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戰術天才VIP卷 第一零九章 一枚棋子   
  
VIP卷 第一零九章 一枚棋子


沒錯,他根本就沒想到,我們從來就沒想過要向他學太平得意的點著頭:"我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讓她吃癟,哈哈."

于蓮看了他一眼,眼神帶著點譏諷:"可是你擺出這副聲色犬馬的尋歡格局來,即便他真的跟小薇做點什麼,我覺得也是情有可原吧?"

她冷笑道:"你們男人本性不就是如此嗎?"

"你說得很對,我也沒指望說服你,"石太平更是得意:"可是你想過沒有,當我把他在床上的丑態錄下來,放給清甯小姐看的時候,清甯小姐會怎麼想?"

他一拳頭捶在沙發上:"就算清甯小姐覺得情有可原,他對林燃星的盲目崇拜總該破滅了吧!"

"石太平,"于蓮道:"真卑鄙."

"那也需要你配合呀,"石太並不生氣,笑嘻嘻的道:"你看,從丹丹到小薇,我們的計劃是一環扣著一環,簡直完美無缺啊!"

房間里,林燃.可不知道一舉一動都已經落入了別人的監視之中,他正詫異的詢問小薇:"我不是已經保住你了嗎,我們為什麼還要進來?"

"因為……"小薇的表情略帶羞澀,仿佛些難以啟齒,卻終究勇敢的把話說了出來:"我想把完璧之身獻給您,林先生."

"我可沒這個興趣,"林星有些好笑:"你放心,我說話算數,一定會把你帶出去的,以後你就是自由之身了,好好的過日子,別再有什麼獻身的念頭了."

小薇地笑容有些苦澀.她感激地看燃星一眼.悠悠地歎了口氣:"林先生不知道紅妝俱樂部地規矩啊……"

遠在skk之城也有一個紅妝樂部.這里也有一個紅妝俱樂部.也就是說.紅妝俱樂部其實是連鎖企業.而這個企業真正地幕後老板不是別人.正是海倫于家.更確切點說格就是真正地大老板.

正因為紅妝俱樂部擁有這樣駭人地官方背景.所以一直以來.它都是走地最高檔地發展路線且.從來都沒有什麼權勢人物敢在這里撒野.因為所有曾經撒過野地人都已經得到了足夠慘重地教訓.

所以俱樂部雖然是開門做生意.可是它定下地規矩.是不容違背地.

"每一個進入紅妝俱樂部地服務女郎.絕不允許維持完璧之身走出去用肯定地語氣告訴林燃星:"所以.我是不可能就這樣出去地.我唯一能選擇地是奉獻完璧之身地對象."

林燃星聽得目瞪口呆.

"您是我的大恩人,而且,我看得出您是一個好人,"小薇紅著臉拉住了林燃星的手:"所以願意把我的第一次獻給您,好嗎?"

林燃星呆住了.

石太平看看于蓮:"喂朋友,接下來的戲份可是少兒不宜哦要不要回避一下?"

于蓮掃了他一眼,淡然道:"我上個月剛滿十八歲."

"那好吧們一起欣賞,"石太平笑了笑,忍不住又有些感歎:"于蓮,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從哪兒找來小薇這個女孩子的,堪稱演戲天才啊!"

于蓮有些輕蔑的笑了:"拜托,石太平,你以為小薇是在演戲嗎?"

石太平一愣:"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于蓮道:"到現在為止,她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石太平張大了嘴巴:"也就是說,她的確還是處*女,也的確是被騙來的,也真的是想獻身給林燃星?"

"當然,"于蓮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他一眼:"你的智商能不能稍微高一點.如果這是假的,你以為演戲天才這麼容易找嗎?"

石太平道:"可是,你又怎麼知道事態會像現在這樣演變的呢?"

"這些問題並不複雜,你稍微動點腦筋就能解決掉,"于蓮道:"我事先就安排好了林燃星坐的位置,只要他站起來,自然就會正對著包房,小薇如果跑進來,本能的會尋找第一個看到的人,也就是他,更何況,林燃星長得並不難看,至少比你要順眼得多,也正是容易讓小薇有安全感的類型."

"那……小薇從訓練室溜出來也是你安排的?"石太平吃吃的道.

"廢話,這種事情就更沒有難度了,找個機會讓小薇聽到點壞消息,比如,她即將被徐少爺破身之類的,讓她有逃跑的念頭,然後刻意制造疏漏,讓她覺得有機會逃出去,她當然會抓住機會逃跑.我再派人在後面追趕,算准時機,在包房門口把她抓住,然後故意讓她掙脫,如此而已."于蓮冷笑道:"你要知道紅妝俱樂部的保安人員都是由退伍軍人來擔任的,若不是故意放水,恐怕她最多只能逃出十米遠."

石太平心服口服的點了點頭:"所以,林燃星就算再聰明,也絕對看不出小薇竟然是一個陷阱,他今天死定了."

"那倒未必,"于蓮又輕蔑的看了他一眼:"石太平,不要總是用你自己的智商來揣測別人好嗎,你們男人在這種順理成章的豔遇面前通常會智商下降,可是,如果林燃星真是一個正人君子的話,他至少會發現,今天的事情未免太巧合了一點."

石太平"嗤"的一笑,沒有說話,只是把目光又落回屏幕上.

房間里,小薇正在慢慢的脫下外套,露出半邊潤澤如玉的香肩,她解開發帶,讓烏黑如墨的長發瀑布般鋪灑下來,她想要把完美無缺的**解放出來,獻給面前的男人.

林燃星一直低著頭站在那里,仿佛是在思考某些相當深奧的問題,他足足站了五分鍾,才霍然抬起頭來:"慢著!"

小薇紅著臉抬起頭來:"林先生,您要親自幫我脫衣服嗎?"

"我想,我應該離開了,"林燃星的表情冷峻起來:"小薇不能接受你,你還是找別人吧."

小薇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連解衣扣的手都停了下來:"林先生,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不是."林燃星間斷的回答了兩個字,就飛

開了小門,一步跨了出去.

"林先生!"小薇有些神經質的叫了一聲:"您是一個好人,為什麼不能把我帶出去呢?我……我不想留在這里呀!"

林燃星的表情仿佛鐵鑄般沉穩半點波動都沒有,他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靜靜的看了小薇半晌才輕聲道:"對不起."

說完這句話,他就頭也不回的沖了出去,順手重重的帶上了門.

石太平張大了嘴巴底呆住了.

于蓮的表情又驚訝,又是意外,沉默了足有半分鍾,才忽然擺出一副惱怒的樣子來罵道:"石太平,你這個騙子!"

"我干嘛了我?"石太平真是屈極了:"我今天沒說錯話吧?"

"你說林燃星個色狼,偽君子,"于蓮怒道:"可是你看,現在他做了什麼?他明明就是個正人君子!"

石太平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了.

于蓮輕輕吐出一口氣來:"你記,這是你第一百八十七次騙我等到滿了兩百次之後,我將不會相信你說的任何一句話."

話說到這里聽到幕上傳來"吧噠"一聲,又有人推門進來了.

石太平抬頭只看了一眼有些發,因為進來的人居然是李強.

他來干什麼?

于蓮也停下了即將走出去的腳步,重新轉了回來,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冷笑道:"難道是林燃星委托他來的?"

"啪!"石太平重重的一擊掌:"沒錯,就是這樣,啊哈,我還以為林燃星真是什麼正人君子呢,沒想到啊沒想到,他才是偽君子中的偽君子,你看,他分明是想憑李強的面子把小薇接出去之後再好好享用啊!"

于蓮眼里閃爍著複雜的光芒:"如果真是這樣,那他的心計也未免太深沉了一點,我真要提醒清甯小姐提防他了."

石太平滿意的一笑,忽的叫道:"糟了,如果他真把小薇接出去,我就什麼都拍不到了."

"笨蛋,"于蓮瞪了他一眼:"紅妝俱樂部的規矩不能壞,李強來了照樣沒用,林燃星想把小薇接出去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先要了她的完璧之身,我看他肯定是想換個房間,逃過我們的窺探而已."

"那……那怎麼辦?"石太平又有些懵了.

"白癡,"于蓮道:"林燃星的計劃倒是不錯,可是紅妝俱樂部的每一條走廊,每一間房屋都在我們嚴密的監視下,你只要不斷跟蹤李強窺探下去,自然能看到林燃星要干什麼."

石太平這才恍然大悟,他雙手在控制台上操作著,不斷跟蹤李強的方位,切換一條條走廊,一直跟了五分鍾,李強總算停了下來,敲響了某間房門.

"就是這里了,"于蓮道:"切進去,看看林燃星在不在里面."

石太平飛快的切進房屋,然後就笑了:"哈哈,他果然在."

于蓮眼里的表情冷淡下來,顯然對林燃星頗為失望,她閉緊了嘴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屏幕.

小薇看到林燃星,果然大喜過望,她眼里的淚水還沒擦淨,整個嬌軀卻已仿佛小鳥般撲了過去,歡聲道:"林先生,我就知道您是個好人."

林燃星卻飛快的伸出手臂,攔住了她撲過來的身軀,笑道:"你先坐好."

小薇臉上露出迷惑之色,乖乖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道:"林先生,您這是……"

林燃星舉手制止了她的提問,略微思索了一下,才道:"小薇,有些事情我不需要對你解釋,你也不需要明白,但是我說的話,希望你能理解,還有,今天的事情以後也不用再對任何人提起,因為這對你沒有好處."

小薇眼里的迷惑更甚,點頭道:"您說吧."

"我也是剛剛才想明白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所以我才拜托李強把你帶過來,"林燃星笑了笑字字道:"這其實是一盤棋,我和石太平是下棋的雙方,而你,卻是石太平手里的一顆棋子."

小薇皺著好看的眉頭思索了一會,才有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道:"您說我是棋子?林先生,您覺得我在騙您?"

"不沒有騙我,"林燃星搖搖頭,目光柔和的看著小薇:"你只是一顆棋子當局者迷,你什麼都不知道,可是我卻是下棋的人以我知道."

"那……那……"小薇都要哭了:"您到底想說什麼?"

林燃星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腦袋,秀發拂過指尖,有一種順滑之極的舒適感,他的表情卻有些愧疚:"我想告訴你其實很想幫你,可是這盤棋關系重大,我不能為了一顆棋子毀了一盤棋,所以,我只能選擇棄子."

小薇的眼淚立刻就出來了:"林先生,您還是不能帶我出去嗎?"

"是的."林燃星點頭道:"我剛剛問過李強俱樂部的規矩確實是無法違背的,所以只能跟你說對不起."

他從懷里掏出一張金卡來:"來,把這個拿著."

"這是什麼?"小薇眼淚汪汪的抬起頭來.

"這里面有一億聯邦幣夠你贖身出去,然後好好的過日子星道:"我沒有辦法帶你出去,可是我希望這一億聯邦幣能夠稍微彌補我良心上的愧疚,在破身之後,你可以第一時間找到紅妝俱樂部的老板,為自己贖身."

小薇微微張開紅唇,顯得有些震撼.一億聯邦幣對于她來說,實在是多得有些誇張了,誇張得超過了她的想像.

林燃星看她不動,便伸手過去,把金卡放進了她的手心.

小薇的表情真是百感交集,嘴唇張了又合,過了許久才擠出四個字來:"我會永遠記得您的."

"不需要了,別忘了,你只是一顆棋子,棋子和棋手之間,是不可能有感情的,"林燃星灑脫的站起身來,大步走到門口,才又轉過身來:"所以,我們後會無期吧!"

說完這句話,他就大步走了出去.

背後,小

水已經泉湧而出.

屏幕這邊,石太平和于蓮同時陷入了沉默.

事態的發展,已經完全超過了他們的預期.

又過了許久,房間里才再度傳來于蓮惱怒的尖叫聲:"石太平,你果然還是騙我了!一百八十七次,我記住了!"

從紅妝俱樂部出來,林燃星總算對說服五大家族徹底死了心,他直接向光明王提出了第二次朝堂會議.

"今天,我們就要帝國中校林燃星前來借兵一事作出最後的結論,"光明王威嚴的掃視著自己的臣子們:"希望大家從海倫家族的利益出發,做出自己的選擇."

無名老人笑了笑,說出了那句千年不變的話:"我海倫家族的私兵,絕不借給外人."

石敢當也飛的接口道:"為了海倫家族自己的安全,我也反對借兵給外人."

光明王點點頭,道:"老李呢?"

"我支持把軍隊借給林燃星中校,"李毫不畏縮的看著陛下的眼睛:"我覺得,把部隊全部留在家里並不是保護海倫家族的唯一辦法."

胡言的表情就有些雜了,他瞟了眼坐在下首的林燃星,再看看坐在對面的老李,歎了口氣:"陛下,臣——願賭服輸."

"我理解,"光明王微笑著點頭,卻又問句:"那麼,老胡,如果沒有幾天前那場決斗的話,你會做何選擇?"

"陛下,您這不是讓我為難?"胡言苦笑道:"我如果現在作出其他選擇,那豈非對打賭取勝的林燃星中校很不公平?"

林燃星暗暗點頭,對老胡的信譽和人品也不由佩服.

光明王卻不依不饒的搖頭道:"我只是做一個假,自然不是要你重新選擇,你盡管回答,我相信林燃星中校不會有意見的."

林燃星自然很有意見,可是形勢比人強,看到光明王的目光掃過來,他也只有硬著頭皮道:"我沒意見."

石敢當露出喜色不住看了看無名老人,無名老人冷冷的沖著他點了點頭,那意思很明顯:"沒錯,陛下的確是不願意借兵,否則也不會故意這麼問老胡了."

石敢當心里放下了一塊大石頭,面帶微笑的往後仰躺在靠背上,顯得十分悠閑.

老胡沉吟了一下道:"陛下,如果是一周之前,我會毫不猶豫的拒絕林燃星中校的建議是上次的決斗實在讓我感觸頗深,我想,即便沒有那場賭約也不會拒絕林燃星中校的建議的."

"哦?"光明王的神情頗有幾分意外:"也就是說,你支持他嘍?"

"那也不至于,畢竟,我還是認為海倫家族沒必要為全人類而白白付出算要付出,也應該先輪到聯邦和帝國,"老胡有些為難的皺了皺眉,低聲道:"如果真要我選,我會選擇棄權."

光明王"嗯"了一聲,仿佛在消化老胡的話默片刻才又道:"于格,你呢?"

于格皺著眉頭想了半晌道:"陛下,我也棄權了."

石敢當立刻就坐不住了:"于老弟上次不是還堅決反對的嗎,怎麼忽然就棄權了呢?"

于格的表情有點尷尬沖著石敢當笑笑,又沖著光明王笑笑,解釋道:"我的確是打算堅決反對的,可是昨天晚上,小女卻跟我說,應該支持借兵."

"啊!"這話說出來,在場的幾位大臣都忍不住驚叫起來.

于格的女兒于蓮,在整個海倫家族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她是跟清甯小姐齊名的高智商天才,不但在商業上的天賦無與倫比,而且擁有極強的識人之明,對事物的分析能力和對局勢的預估能力都相當出類拔萃,雖然她今年剛滿十八歲,可是從幾年前開始,就已經再沒人把她當小孩子了.

說的誇張點,即便是現在這種只有重臣參與的朝堂會議,光明王偶爾也會把她拉來旁聽的,由此可見她受到多麼高的重視.

于格看看眾人震驚的神情,心里頓時找到了平衡,解釋道:"你們也知道,我一向很看重小女的意見,可是這次小女的意見卻跟我剛好相反,我想來想去,也只有棄權這條路可走了."

林燃星的心髒怦怦直跳,緊張的盯著光明王的表情,等待著他的最後判決.

現在的形勢相當微妙,目前五大家族中,兩家反對,兩家贊成,還有一家棄權,基本上可以說完全戰平,所以最終的決策權,應該又回到了光明王自己手里.

他到底會答應,還是拒絕?

光明王輕輕咳嗽了一下:"現在的局勢是二比二平,不過老胡之所以支持林燃星中校,是因為打賭失敗所致,而在他內心深處,其實是希望棄權的,既然如此,從我的角度來看,這次表決的結果,應該更偏向于不借……"

"陛下,"林燃星忍不住大聲道:"願賭服輸,自然應該把胡家算作支持我的一方.

我反對您這樣的理解方式."

光明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林燃星中校,我有必要提醒你,借兵的主動權畢竟是掌握在海倫家族手里的,這個世界上,也並沒有絕對的公平存在."

林燃星有些無奈的閉上嘴巴,滿懷不甘的看著光明王.

"這並不難辦,"于格忽然笑了:"既然是因為我棄權才導致平局的出現,那麼,我重新作出選擇就是了."

他看看林燃星漲紅的臉,一字字道:"現在,我反對借兵."

于格本身就是商人出身,對于林燃星這樣的熱血青年,他根本就談不上什麼好感,起初的棄權也是受到女兒的影響,此刻,他敏銳的察覺到了光明王的意圖,自然第一時間作出了選擇.

說到底,這便是身為一個商人應有的敏銳觸覺和觀顏察色的基本能力.

光明王臉上露出了笑容,點頭道:"很好,那麼現在就是三比……"

上篇:VIP卷 第一零八章 聲色犬馬    下篇:VIP卷 第一零九章 一枚棋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