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戰術天才VIp卷 第一四六章 強弩之末   
  
VIp卷 第一四六章 強弩之末

戰術天才第一四六章強弩之末

沐燃星並沒有討多的操作部隊.此刻陣勢凡經結好當乓一又方陣一起沖鋒的時候細節實在太多.一百萬和一千五百萬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果現在他控制的是一百萬軍隊他甚至能讓這些部隊沖鋒的時候連陣勢都不亂永遠保證最前線的標准機甲呈現一條直線可是現在卻不行他最多能夠保證這些部隊不互相擁擠互相踐踏.

畢竟一千五百萬啊就算是對他而言也實在有些太多了.

轉眼間三千萬軍隊就猛烈的撞擊在一起!

槍聲密集得簡直難以形容就仿佛最暴烈的豪雨敲打在屋頂上在幾乎已經完全連成一片的轟鳴聲中.最前排的標准機甲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就紛紛倒在了戰場上暗紅的血液飛滿天空.

崔然星微微點了點頭他想這才是他想要的戰斗.

這種大型戰役中精確操作的力量實在太小了最前排的士兵在一瞬間至少要承受上萬子彈的射擊.那是絕對的秒殺在這種威力面前.補給機甲完全成了擺設所以現在.細節已經無從談起真正決定戰爭勝負的只能是陣型,隊列,節奏還有大局觀 在這樣的戰役中.花生元帥跟一個低級軍官並沒有本質的區別.

而這樣的戰場卻正是崔然星的最愛.

林燃星卻在這一瞬間瞳孔緊縮徒然一驚.

他現雙方的部隊才網一交鋒自己居然就莫名其妙的落了下風!

同樣的兵力同樣的陣型同樣毫無保留的對撞可是自己偏偏就是落了下風在剛剛那短短的一秒鍾內崔然星的部隊損傷過十萬而自己這邊卻足足損耗了二十萬標准機甲!

怎麼回事?

林燃星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聽到戰場上響起了一陣劇烈的"嘩啦"聲.那是大部隊一同抽取強刺激的聲音然後崔然星的所有部隊就硬生生的往前跨了一步.

這一步跨得霸道而狂野林燃星的部隊居然抵擋不住最前排的標准機甲頓時全部被擊斃紛紛倒下.正好空出了一步之遙的距離來.

雙方的部隊還是隔著同樣的距離可是這一步的溝壑卻是用林燃星部隊的血肉來填滿的.

"狂暴霸道.無堅不摧"弗萊西看得眉飛色舞:"這就是我們崔家最大的驕傲獨特而無可複制的崔本座啊!"

林燃星深深的吸了口氣表情變的前所未有的嚴肅.

在正面戰場上直接被擊退對他而言這還是第一次.

林燃星沉下心來仔細去看戰場這一看頓時就看出了蹊蹺.

原來雙方的陣型並不是完全相同.而是有著細微的差別.林燃星的部隊正前方是一條水平線崔然星的部隊最前方卻有著細微的波浪狀起伏這種起伏看上去很不明顯.若是換個人來看恐怕看上三天三夜也看不出有什麼用意可林燃星卻只一眼就看懂了這其中的竅門.

正是這種刻意為之的波浪形.讓崔然星的最前排機甲並沒有在同一時間全部進入對方的射程也就是說當林燃星的部隊承受全面攻擊的時候崔然星的部隊卻只承受了一部分的攻擊.

可是這陣型的竅門卻還不僅于此.

崔然星組成的那一個個方陣並不是固定開火的他們仿佛潮水一般在極細小的空間里不斷進退就仿佛潮漲潮落;每一次前進所有的機甲都全力開火每一次後退就只有前排的機甲開火.

正是這一進一退之間崔然星所有的前排機甲都能夠完全的宣泄火力而一小部分機甲卻始終游離于林燃星的射程之外芶延殘喘.

若是部隊規模小的話這種技巧沒有任何意義因為指揮官可以把注意力分散到每一具機甲身上采用更加有效的精確控制.可是在這種大規模的作戰中卻根本沒人能夠顧及到每一具標准機甲那麼這種技巧就忽然爆出巨大的威力.

至少在每一秒內林燃星都要多損傷五六萬的機甲.

五六萬並不算多可是一旦這個損耗累積起來就會相當可觀林燃星用力皺了下眉他想:"不能這麼拖下去."

然後他的手徒然快了起來 至少快了一倍!

是的此時此刻林燃星已經被崔然星逼得要動用全部的力量了這還是繼激動之後第一次有人把他逼成這樣!

整個戰局忽然就變得精細起來.

原本是大開大合的狂野殺戮忽然多了幾分繡花針一般的味道.

崔然星的眉心忽的跳了一跳.他看到在對方的戰線上有一具重傷待斃的標准機甲忽然往後一縮退進了方陣中.

然後他的眉心就又是一跳這一次他看到足足十多具標准機甲的一小塊區域整個的縮了進去就好像方陣前沿忽然變成了泥沼四下了一個缺口把這十多具重傷的機甲吞進去.

崔然星的眸子眯縫起來他心頭掠過一絲寒意.

這今年輕人他在干什麼?

在這樣紛繁複雜的戰場上難道他在精確控兵?

怎麼可能那是只有激動才干得出來的變態行徑!

崔然星心頭才剛剛掠過這個念頭就忽然看到對面的陣線扭了一扭.仿佛憑空出現了一道波浪再然後.這道波浪就仿佛漲潮一般往前一湧

鋪天蓋地的槍聲還在繼續依然有無數標准松甲在不斷到下可是崔然星分明看到那道波浪驀然又往後一退

"這"這是"崔然星張大了嘴巴:"這不是我的陣型嗎?"

崔然星眸子里掠過灼灼的光亮他動了下一波強力沖擊.

作為百合帝國正面戰場最強者.他的攻勢曾被陛下譽為"如長江之疊浪天河之倒懸一旦礙手則綿綿不絕無休無止非沖潰對手再不息.乃戰場不敗之技也".如今他絕不允許有人打破自己的神話.

又是一輪劇烈的"嘩啦"聲.崔然星的部隊再度跨"強行壓鯊著對面的敵人泣步仿佛重錘落地.雷孿"簡直勢不可擋林燃星果然無法硬抗被迫又撤回一步.

他撤得很及時若是再慢上半秒鍾或許最前排的標准機甲就要再度被全殲而此刻他雖然失去了一寸土地卻也有效的保留了自己的兵力.

戰斗依然在僵持崔然星的部隊依然在步步緊逼只是短短的幾分鍾內就已硬生生踏出了八步而林燃星也就乖乖的後撤了八步看上去仿佛崔然星已經占盡了上風可是只有兩位當事人知道從現在起戰斗才真正陷入了苦戰.

是的林燃星的確在退可是戰場無邊無際這種後撤根本不影響局勢最關鍵的地方在于這八次後撤中林燃星的損耗比想象中要少的多.

他雖然在撤卻並不是潰敗他只是在刻意避開崔然星最最鋒利的正面攻勢化解對方的雷霆之威.崔然星雖然一直在進攻卻始終只能隔靴搔癢無法對敵人造成真正的打擊.

所以只能得勢卻不能得分.

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拳手正動一整套組合拳打得對手連連後退.可是後退的那位卻總是有效的用雙手護住了最脆弱的面門他雖然落後卻並不致殘而是敏銳的尋找著反擊的機會.

崔然星心頭有種不耐煩的情緒開始難以遏止的滋長起來這種有力使不出來的感覺簡直古怪到極點在他數十年的作戰生涯中前所未有.對面的段天涯上將曾經是一塊鐵板想要跟自己硬抗可是在被自己重錘一擊之後卻忽然軟成了一團爛泥任憑自己的重錘一記比一記沉重卻全都打在了淤泥中傷不到對方的筋骨.

而讓崔然星感到心頭毛的是他終于確定了自己的對手在掌控大局的同時確實還在使用精確控制他在不斷把那些受傷的標准機甲調到後方雖然成功率並不高.卻畢竟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傷亡.

當然最讓崔然星恐懼的則是林燃星完整的複制了他的波浪陣型並且做得完美無缺絲毫也不遜色于他也就是說即便是從陣型和大局上他也已經沒有絲毫的優勢.

此刻的崔然星就仿佛一只強弩射出去的利箭原本威力萬鈞中途卻穿過了無數層障礙到了此亥已經有些疲軟無力了.

兩人都是行家更看重的是戰場大局而不是單純的兵力對比此時此刻雖然崔然星的部隊從數量上已經領先可是他反而有一些不詳的預感.

他在攻而林燃星在守攻擊的一方總是要投入更多的力量才行若是無法在力量耗盡之前將對手擊潰.那等待他的就會是對方暴風驟雨般的反擊.

"不我一定要擊潰他".崔然星深深的吸了一口長氣振奮起最後的斗志動了一波仿佛火山爆般猛烈的連鎖攻擊.

這已經是崔然星元帥最強的一擊!

標准機甲們出仿佛狼嚎一般的吼叫伴隨著一浪高過一浪的.嘩啦"聲他們一步快過一步的往前壓去.就仿佛是整支部隊開始急行軍.他們長槍平舉火光四濺看上去就仿佛要把槍口直接捅進敵人的胸膛!

林燃星在同一時刻也深深的吸了一口長氣然後他就開始撤退.

千多萬標准機甲如同潮水般退卻.他們並沒有轉身掉頭而是一直保持著倒退的姿勢他們的長槍同樣平舉正對前方明亮的火光在槍口處閃耀可是崔然星的急行軍卻偏偏追不上他們.

這一刻弗萊西已經徹底看呆了.

他雖然是十大元件之一腦子里卻也已經失去了概念他不明白林燃星這種控兵到底應該算是什麼境界因為這根本是他在最奢侈的夢里都沒夢見過的情景.

用到退的方式後撤卻要保持急行軍的度而且控的還是一千多萬士兵這已經只能用變態來形容.最重要的是他居然還完整的保持著部隊的陣型根本就沒有被崔然星這最猛烈的一波攻勢打亂自己的節奏.

崔然星這一沖就足足沖了三公里之多然後終于慢慢的停了下來.

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沖到這里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在過往的戰斗中他的敵人總是跟他強攻硬碰他根本只需要沖出三步就已經將敵人擊潰可是今天他卻遇到了林燃星這樣奇怪的對手.

現在的他就是強弩之末射到這里力道已盡勢不能穿魯縞者也.

在崔然星止步的同時林燃星的部隊也戛然而止然後在他的隊伍中就響起了整齊的"嘩啦"聲.

整場比賽打到現在這還是林燃星的第一次強刺激!

這也是他的第一次正兒八經的反擊!

他的兵力已經遠不如崔然星.可是這次反攻的氣勢之盛卻絲毫不弱于幾分鍾前的崔然星看上去.就仿佛已經有了必勝的信心.

當林燃星的大部隊氣勢洶洶殺過來的時候崔然星元帥只是輕輕的歎了口氣就直接退出了戰場.

作為這個世界上曾經正面最強的將領作為百合帝國四大本座之一他實在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大部隊在正面被擊潰所以他甯願選擇逃避.

"我輸了.

崔然星輕輕搖了搖頭這一刻仿佛蒼老了十歲.

任何一個人在被擊碎心底最深處的驕傲時都會變成這樣的.

林燃星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的看著面前的長者他完全能夠理解崔然星此刻的心情因為在地球上時已經不知有多少職業選手中的佼佼者在自己面前露出同樣的表情.

可是他不後悔自己的一舉一動無論是地球上的《星台》還是這個宇宙的種族爭霸都是絕對的勝負世界勝負的世界里容不得有半點憐憫因為對敵人憐憫就是對自己殘忍.

崔然星被打擊得很慘他呆了大概有十多分鍾才從失意中勉強恢複過來沖著林燃星笑了笑:"抱歉之前低所以說話有些過分." 單從這句話也看得出崔本座的心胸和氣魄了林燃星當然不是得寸進尺的人他趕緊陪笑搖頭道:"是我太冒失了."

崔然星有些勉強的笑了笑他心里自然不好受可是想到這個擊敗自己的人同樣在為百合帝國作戰.就又忍不住有幾分欣慰他想這個妖怪般的年輕人能夠出現在這里這也算百合帝國之福吧.

"你不冒失你只是陳述事實而已"崔然星歎了口氣顯得有些感慨:"你知不知道剛才的一戰代表了什麼?"

林燃星眨了眨眼:"什麼?"

"代表你打破了一個規律一個關于我的規律"崔然星自嘲的笑了笑:"軍方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如果讓我在正面戰場上占到優勢那麼這個宇宙中沒有任何人能夠翻盤."

他頓了頓補充道:"包括激動."

"哦?"林燃星果然有了興趣:"這有什麼典故嗎?"

"典故就是三十年前的桃花星系戰役"崔然星也不隱瞞將當年他救援林耀煥的往事簡單的述說了一遍然後道:"當時我利用陛下的明路式推進打了激動一個猝不及防.占據了一點優勢可是陛下的秘技時限極短很快就失效了接下來激動奮力反擊想要翻盤卻終究沒有擋住我的連鎖攻擊被我用足足五十次強攻將部隊擊潰.那也是我崔然星這一生中最光輝的名局."

林燃星點點頭想起當年盛況.也有些悠然神往.

他可能是人類中最了解激動的一個自然知道教動那個臭脾氣甯折不彎死不回頭他完全能夠想像激動在正面戰場上失利後會如何暴怒.如何強烈反擊又是如何撞上了崔然星這樣一個同樣暴烈狂野的家伙.這兩者的碰撞絕對是火星撞地球.比起今天自己這一戰來至少要精彩十倍.

當然了精彩並不代表有效所謂"網不可久柔不可守"激動就是因為太網偏又網不過崔然星才會被打得落荒而逃.其實以激動的控兵技巧他完全可以采用今天林燃星用過的拖字訣拖到崔然星筋疲力盡然後反擊.

若是當東的激動收斂一下眸氣或許百合帝國兩大本座乃至皇帝陛下三十年前就已經在桃花星系一起完蛋了又哪還有這三十年辛辛苦苦的糾纏呢?

走出模擬作戰大廳崔命早已眼巴巴的守在那里看到三人後立刻就問:"誰贏了?"

林燃星沒說話崔然星也有些郁悶.弗萊西元帥站在兩人身後偷偷指了指林燃星.于是崔命立刻眉開眼笑:"父親我們說好的哦你可不要反悔呀."

崔然星狠狠的瞪了兒子一眼:"滾吧我說話當然算數."

"遵命父親大人."崔命哈哈大笑著揚長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林燃星大為詫異.

"他想要獨自去守具奧丁星球可是我不讓他去"崔然星苦笑道:"他昨天跟我打賭說你能贏我.如果你贏了我就讓他去如果你輸了他就不去我答應了."

林燃星有點好笑:"那你到底想不想他去?"

"當然不想"崔然星的老臉難的的紅了紅:"否則我怎麼會提議跟你比試我最擅長的正面沖撞呢.就沖著我本座的頭銜和這把年紀怎麼也應該跟你比一下精確控制吧."

林燃星道:"那武豈不是害了你了?"

"崔命這小子從小跟林風玩在一起.沒有學到我的東西反而把林耀煥元帥學了化八成不但個性跳脫而且作戰也多出奇招喜歡冒險.實在不適合做主帥所以我一直不敢讓他獨當一面"崔然星歎了口氣:"不過他年紀也不小了總是要一個人闖的這次讓他去奧丁星球.就當是鍛煉吧我崔然星的兒子.畢竟不是溫室里的花朵啊"

弗萊西笑了笑:"元帥別擔心奧丁就在阿卡迪亞邊上有我在他出不了事的."

話判說到這里基地里忽然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兩位元帥刷的立起.異口同聲道:"豬來來了!"

整顆鐵幕星球早已經曆了無數戰爭所有的老兵和下級軍官們早已把作戰當成吃飯喝水一般司空見慣林燃星跟著兩位元帥一路走過去就看到所有人都面色平靜該干什麼的還干什麼仿佛一點都沒受到警報聲的影響在走過練場的時候那些新兵到是有些驚慌個個抬頭看著天空遠遠望著那邊天空漂浮著的暗紅色宿主群.

"繼續練不要東張西望."崔然星略微皺了皺眉沉聲喝道:"打仗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們操心."

"是!"新兵們看到元帥大人的身影立刻變得充滿信心再也不去管天上的異樣又開始一絲不芶的練起來.

這只是一次常規性的試探攻擊.蟲族的少量飛龍從鐵幕的裂縫高空飛過在人類基地邊緣的防空炮塔群那里攻擊了一陣用宿主降下稀稀拉拉的刺蛇想要破壞那里的炮塔可是崔然星及時派出小股部隊前往守衛蟲族見到沒有機會便重新將部隊裝進宿主遠遠的逃跑了.

"這是老朋友豬來給我的一個信號"崔然星雖然在笑眼里卻有著清晰的殺機:"最遲今天中午.豬來要跟我打一場看來他的援軍已經趕到了."

"豬來?"林燃星問道:"豬來是誰?"

"他是我的老對手"崔然星顯的有些感慨:"雖然我們是敵人可是我們對彼此的了解卻早已過了任何朋友."

從弗萊西元帥的解釋中林燃星明白了這里的大概局勢.

豬來是一只飛龍也是澤格蟲族中專門負責攻擊玫瑰星系的最高指揮官他和崔然星已經足足打了十多年的仗了可是打來打去大家的地盤依然是那麼大始終打不出個結果來.(未完待續)

上篇:VIp卷 第一四五章 多多益善    下篇:VIp卷 第一四七章 七月蟲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