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天域神器正文 第二章 林妃雅   
  
正文 第二章 林妃雅


在趙茹眼里,項七只是個沒有正形的小弟弟罷了.項七可不會自作多情地認為她對自己有好感.

項七突然想起來,他還得找劉天鳴算賬呢,頓時暴喝一聲:"劉天鳴,限你三秒鍾給我滾出來,一,二,三."

"遵命,老大.您老別叫得這麼大聲嘛,嚇得人家的小心肝撲通撲通地亂跳."劉天鳴乖乖地滾了出來,訕笑不已.

項七掃了一眼劉天鳴,往外走去,淡淡地說道:"今天晚飯你請了."

"老大,你也太不人道了吧.我強烈抗議."

"抗議無效."項七說道,"給我爬快點,今天晚上給你介紹個妞."這是劉天鳴的死穴,只要拿准他的死穴,這飯他不請也得請,請也得請.

劉天鳴雙眸頓時爆射出兩道綠油油的精光,屁顛屁顛地跟了上去.

"賣相怎麼樣?"

"比五十塊錢多一點,比一百塊錢少一點."

"那不錯了,胸呢,胸大不大?"

"應該比不上籃球."

......

看著兩個背影消失在工作室的門口,工作室里的幾個女性成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了無奈的笑容,這兩個家伙還真是工作室里的活寶.

和劉天鳴一起吃過晚飯,項七拎了兩大包回來,都是他敲詐勒索來的,請客一份,外帶打包兩份,一想起劉天鳴那張就像死了媳婦的臉,項七便忍俊不禁,小樣,收拾你還不簡單.

臨海是座古城,新城區改造完畢,老城區的房子,尤其是望江門一帶,都被作為上了年代的古物保留了下來,不在規劃之內.項七家住在一個四合院內,這個四合院原本住了三戶人家,其中一戶人家喬遷新居搬走了,只剩下了兩戶.院子里雕欄畫棟,清一色木制的房屋,倒是有那麼一點文化氛圍,不過對項七這樣的俗物來說,卻沒什麼感染力.

院子中央是一株粗壯的老槐樹,要三個人才能合抱得過來,據說這家伙已經長了一千多年了,差不多該成精了,只是項七在這里住了這麼多年,也沒見什麼女妖精溜進房間里來.

院里青石鋪地,放置了一些亂七八糟的物事,有木制的,有石制的,有碾米的,有做年糕的,很具有江南特色,很多東西項七都叫不上名字.

"不知道林妃雅那小妮子回來了沒有,她也該放學了."項七朝林大爺那邊張望了一下,四合院門口方向傳來一陣腳步聲,回頭看去,卻不是林妃雅是誰.

林妃雅父母出外打工,這家里就剩下她和她姥爺兩個人了,十多年的老鄰居,項七和老媽對林妃雅和她姥爺頗為照顧.

小時候,林妃雅一直粘著項七,兩個人經常睡一張床,長大了一些,總算知道男女有別,沒那麼黏糊了,後來項七在外面瞎混,兩個人就顯得有些生疏了,不過項七還是把她當小妹妹一樣照顧,同時,青梅竹馬一起長大,項七心里難免有那麼一些情愫.

林妃雅背著書包,穿著普通的藍色校服,烏黑的秀發披在肩膀上,紮了幾條小辮子,沒怎麼打扮,卻有一種說不出的靈秀氣質,瓜子臉,白皙的皮膚,烏黑的眸子,典型的江南女孩.

林妃雅看到項七,不快地別過頭去.

項七心里一緊,走了過去,揪了揪林妃雅的小麻花辮,沒正形地笑道:"不錯嘛,打了幾條麻花辮好看多了,不像以前,披頭散發,像頭母獅子."

"跟你說了別動我的辮子!"林妃雅瞪了一眼項七,生氣起來,卻有一種別樣的韻味.

項七心里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以前兩人相處很好的,他經常翹課在外面胡混,林妃雅勸說了項七幾次,項七都沒聽,後來林妃雅一直都沒給項七好臉色看.直到工作曉事了,項七反思以前,終于隱約明白了一些,想要修複和她的關系,卻再難找回以前兩小無猜的那種感覺了.

兩個人越走越遠,項七心里也很是遺憾.

項七把那包吃的放在林妃雅的手上,有些寂寥地強笑說道:"從外面帶回來的,拿回去吧,晚上你們就不用做飯了."

林妃雅倔強地不肯接,項七強塞到了她手里,轉身離開.

看著項七落寞的背影,林妃雅站在原地呆了一下,心中一陣酸楚.

"媽,別做晚飯了,我給你帶飯了."項七對屋里叫了一聲.

"又蹭小六的吧."

"不蹭他的蹭誰的."項七笑嘻嘻地說道.

"你這小子,給林爺爺送去吧,他估計又得到天黑才能回來."項母歎了一口氣道.

"我已經送過去一份了,這份是給您的."

"剛從鄉下帶回來一些棗子,明天給小六帶過去一點,別老是蹭他的."

"知道了,我盡量少蹭."項七有口無心地應道,嬉皮笑臉的樣子哪像是聽進去了.

項母搖頭苦笑,她的話對項七是一點用都沒有.

"妃雅回來了吧,給她也拿過去一點."

"哎,知道了,在哪呢."項七發現了桌子上放著的棗子,拿起一顆放在嘴里,抓起一把,一溜煙地溜了出去.

"這小子,讓他給小六送去都沒見他這麼熱心過."項母看著項七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

臨海地處江南,約莫六七點的時候,天就差不多黑了,遠處街道上華燈初上,這小院里卻是非常安靜,林妃雅房間那邊發出昏黃的***,她應該在做作業,說來慚愧,項七高中的時候從不做作業,像林妃雅這樣經常學習到晚上一兩點,幾乎沒有.

推開有些破舊的木門,林妃雅正趴在窗邊的木桌子上,寫些什麼東西.正值夏末,天氣還有些悶熱,林妃雅只穿了一件淺藍色的無袖T恤,修長的藕臂宛如白玉琢成,白皙圓潤的臉型反射著黃色的燈光,從側面看,有一種靜雕的凝固美感,挺直的鼻梁,修長的眉毛,圓領處露出大片冰雪肌膚,就像...項七也說不上來.

"你進來干什麼?"林妃雅看到項七,輕蹙了一下眉頭.

項七的心不由得跟著一跳,林妃雅蹙眉的樣子,有一種扣人心弦的美.

"我媽說讓我給你拿點棗子."項七說道,把棗子放在林妃雅的桌上,往林妃雅的書上瞄了一眼,是一道立體幾何的題目.

"哦,替我謝謝嬸嬸."林妃雅說道,瞥了一眼項七,繼續低頭寫東西.

項七趴在桌子上,擺弄了一下桌子上的玩偶,是一個小豬的布偶,有些陳舊了,不過洗得很乾淨,還是蠻可愛.

"你還不走?"林妃雅抬頭看著項七說道.

"呆一會就走."項七笑笑說道,發現書桌中間放著一個精致的筆筒,是用木雕成的,這是項七十六歲學木工的時候做的,"你還放著?"

"什麼?"林妃雅一抬頭,看到那個筆筒,長長的睫毛不自覺地顫抖了一下,低頭裝作漫不經心地說道,"哦,找個新的還要花錢."

項七微感失落,只是因為省錢才一直用著嗎?

"這道題解不出來?要不要我幫你?"項七失落的神情一閃而過,笑呵呵地說道.

"不用了."林妃雅搖了搖頭說道.

"我立體幾何學得還行,說不定還真能解出來."項七探過頭,看了一下課本,一眼便看出了問題的所在,指著那圖形,說道,"這里到這里拉條輔助線就可以了."

"我說了不用了."林妃雅合上課本,盯著項七,很生氣地說道.她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生氣.毫無疑問,項七有著非常不錯的頭腦,可是高中那段時間卻自甘墮落,讓她心里滿是深深的失望,現在又不務正業,她真的很恨項七,為什麼這麼不爭氣.這段時間,她幾乎每天都想問他,你還是那個項七哥哥嗎?

以前從沒見過林妃雅發這麼大的火,項七一時間有點不知所措,沉默了一會,說道:"我回去睡覺了,你別忙得太晚."

項七從林妃雅房間里退了出來,把門帶上,在院子里徘徊,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坐在老槐樹旁邊的石椅上,仰頭看著無盡的星空,傷感的情緒從心底湧了起來,還有以前的種種回憶,他忽然有些明白,林妃雅為什麼突然會發那麼大的脾氣.項七比林妃雅大三歲,小學和初中成績都很好,所以林妃雅有不懂的題目,項七都能幫她解答,只是後來,高一家里的一場變故,帶去了項七一個最親的人,他開始墮落,沉迷網絡,吸煙,喝酒,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混混.他也和林妃雅越來越疏遠了,兩小無猜變成了形同陌路.

浪子回頭金不換,項七深吸了一口氣,把燃燒了半支的煙丟在地上,狠狠地踩滅,落寞地笑罵道:"去他嗎的,說好了戒煙的."

心情仍然有些沉重,但終究好受了一些,朝自己房間走去,隱約聽到林妃雅房間那邊傳來若有若無的哭聲,腳步頓了一下.

項七在原地逗留了許久,咬了咬牙,回房去了.

∼∼低調地發新書,大家偷偷地看,千萬別讓別人知道.

上篇:正文 第一章 鬼手項七    下篇:正文 第三章 怪物級的電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