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修羅傳說正文 第183章 蹂躪(上)   
  
正文 第183章 蹂躪(上)

三年前,她的爺爺端木崖臨死之前忽然看破天機,預感到端木世家將面臨一場滅頂之災,于是拼盡最後的力氣留下遺言,令全家遷移,而遷移的目的地,讓全族上下震驚不已——那是一個神秘到連國家都絕對無法找到的地方.至于端木崖為什麼會知道那里,已經成了一個不可能得到答案的謎.從此以後,端木家族的藏身之地,成為家族內部最大的隱秘.

"犯了錯誤躲起來就沒事了?天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風逍不屑的說道,雙手連續揮出,將她的頭飾和面紗全部強行取了下來,露出完美的輪廓線條和冰肌玉膚.

臉色晶瑩,膚光勝雪,長睫如月,配上雪白的婚紗長裙曳地,美的不可思議.雖然臉上略顯驚慌,但無法掩飾清傲幽冷的氣質和絕代風華的豔色.連風逍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仙女第一的女子有著超乎眾生高高在上的仙姿美態.

微一失神,轉瞬便恢複過來,風逍隨手將白紗頭飾丟到地上,一臉歎息的說道:"果然是漂亮的能讓所有男人自慚形穢,但是可惜了……呵呵,你確定你不說嗎?"

他本來就沒打算從她嘴里問出什麼來,這個可憐的女人只是他報複計劃的一個開始而已,他多年的忍耐已經幾乎到到了極限,已經不想再拖了.

如果不是因為蕭天在取得她的照片後,卻吃驚的發現依然無法查探到她的信息,風逍還真的不想用這種極端的方法.

"不~說!你能把我怎麼樣!"傲月伊人一臉蔑視的看著,嘴角泛起冷笑.還明顯,她並不認為對方能把她怎麼樣.

"哦,你確定嗎?說實話,我很喜歡你這樣的回答."風逍嘴角勾起邪魅,放開了她的手腕,右手隨意的揮出,把她身上的白色婚紗給扒了下來.

"雖然我很想玩制服誘惑,但是條件不允許,或許哪一天我們可以在另一個世界嘗試一下."風逍一臉貪婪的欣賞著眼前絕美的身體,心里則在暗歎自己每次施展"飛龍流云手"似乎都是用來扒女人的衣服.

傲月伊人身上此時只有一件月白的褻衣遮掩中重點部位,嬌美的身體幾乎完全顯露,曼妙無比.察覺到對方面具下射出的貪婪目光,傲月伊人下意識的看向自己的身體……頓時眼前轟然一片,緊接著發出一聲高分貝的尖叫.

"啊——"

正在後花園里看著寶寶抓蝴蝶玩的夕若聽到了奇怪的尖叫聲,轉過頭來問道:"瑤兒姐姐,剛剛的聲音……好像是……"

風瑤搖搖頭,"不用理會."

"你……"傲月伊人雙手環在胸前,蜷縮著身體盡可能的遮掩住更多的春光,清高冷傲的姿態完全消失.此時她已經無暇去思索為什麼自己的衣服會莫名其妙的消失,驚慌的失措的眼神中只有憤怒和哀求.

"求求你……把衣服還給我."在一個男人面前被脫得幾乎一絲不掛,她再也撐不起高傲.她一個高高在上的世家大小姐,連手都沒有被男人碰過,何時受過這樣的羞辱.

"你已經沒機會求我什麼,當然,也沒資格!"風逍心底沒有泛起絲毫的憐憫,反而充滿報複的快感,他一臉邪笑著上前,兩次飛龍流云手去掉了她最後的遮掩.

"不要……"

不等她哀求什麼,風逍已經一把扯過她護住胸前的手臂,一對雪白豪乳頓時彈跳出來,劃出洶湧的乳浪.風逍右手伸出,抓住了一只雪乳肆意的揉捏著,嘴里嘖嘖不絕:"沒想到啊,冷豔的外表下居然隱藏了這麼大一對,看來平時沒少玩自摸啊."

清白的身軀被一個男人褻玩,傲月伊人如墮深淵,她拼命反抗著想要掙脫,可她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抵抗修羅的控制.

"求求你……放了我吧,除了那個要求,我保證什麼都答應你."傲月伊人幾乎絕望了,殘留的自尊被撕的粉碎,屈辱的眼淚一滴滴的滑落,之前的她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哦,是嗎?什麼要求都可以?"風逍指尖撫過她傲峰險壑的曲線,停留在粉紅的兩點上肆意的劃著圈圈,左手更是插入她豐腴的兩腿中間,在潛藏的溝壑之間狠狠的戳了一下.

傲月伊人如遭雷擊,耳邊模模糊糊飄過風逍的話,頓時仿佛看到了一絲希望,"只要你放過我,除了讓我出賣我的家族,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

"好!"風逍很干脆的收回手,享受著她絕望中的梨花帶水,邪魅的笑道:"本來是想把你給破了,然後順便把錄像傳到網上去的……"

傲月伊人渾身一顫,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憤怒和恐懼.

魔鬼……他是個魔鬼……

"看在你求我的份上,就給你個機會."風逍淡淡說完,意念一動,修羅幻之外的全部裝備都收了回去.

傲月伊人再次發出尖叫,別過臉去.

"怎麼,沒看過這麼完美的身體?好吧,今天我就仁慈一回,只要你用嘴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放了你."風逍抱胸站在她面前,他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反而在暗暗贊歎自己體型身材之完美.

"你…你這個魔鬼…你做夢吧!"

"還是讓小爺先把你破了之後,然後把你的精彩表演傳到網上去,讓全世界都來觀賞觀賞華夏第一仙女的風采."風逍邪邪一笑,腳步逐漸的逼近.

在足以令所有女人絕望的威脅下,傲月伊人終于屈服了,她抹掉眼角屈辱的眼淚,緩緩的蹲下,閉上了眼睛,伸出小舌顫抖著舔向他猙獰的下身.

嬌嫩的香舌生澀的舔動,溫熱膩滑的感覺沖刺著風逍的神經,他不自禁的低吟一聲,嘴角露出報複的快意."不要蹲著,跪下!不,是趴下!"

傲月伊人仿佛完全認命了,慢慢的跪伏下自己的身體,豐滿圓潤的臀部拱起一個驚人的弧度.風逍終于露出滿意的邪笑,抱著她的頭部在她嘴里狠狠的沖刺起來,每次都深抵喉嚨.

傲月伊人只想早點脫離這場噩夢,沒有掙紮,盡最大的努力**著,嬌美的身體也隨著風逍的挺動來回晃動,碩大的嫩乳也隨之前後擺動,蕩起令人目眩的乳浪.

不知過了多久,傲月伊人開始全身發熱,頭腦也變得暈眩起來,又不知過了多久,一股濃漿猛然在她嘴里爆發,嗆得她螓首下意識的仰起,劇烈的咳嗽之中將口中的液體咽下大半,剩余的從嘴角流出,閃著淫靡的色彩.

結束了……終于結束了……

傲月伊人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她多麼希望今天的事情只是一場噩夢,醒來之後,她還是那個一塵不染,冰冷高傲的端木伊人.

"還我衣服,放我走."傲月伊人單手支地癱坐在地上,頹然的神采無法掩飾她身材的絕美,她輕輕擦掉嘴角的液體,臉色蒙上一層灰暗.

風逍慢吞吞的走上前去,再把衣服接觸到她手的那一瞬間反手後拋,將潔白的婚紗扔到了後方的牆角.

"你……"

風逍在她的豐腴修長大腿上慢慢的撫摸著,嘴里淡淡的說道:"端木大小姐,我似乎有一件事情忘記告訴你了……"

雙手一翻,分別抓住傲月伊人的一條長腿,並將它們分到一個誇張的角度,露出雙腿中間絕美的風景.

"好美的花瓣啊,可惜……可惜我只對兩種人說實話,一種是我的女人,一種是我的朋友.這兩種,你都不屬于."

在傲月伊人驚慌和絕望的眼神中,風逍的腰部狠狠一挺,毫不留情的穿過一層薄薄的障礙,完完全全的進入了她的身體.

"啊……"

楊夕若雙手一顫,手中剛剛采起的靈木仙葉掉落在地上.

"瑤兒姐姐,風大哥他……"楊夕若臉上稍顯蒼白,緊咬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風瑤輕輕扶住夕若,"怎麼了夕若妹妹?"

"瑤兒姐姐,風大哥怎麼可以這個樣子……對方只是個弱女子啊.瑤兒姐姐,你不覺得這樣的風大哥有些……有些可怕嗎?"

"可怕?"風瑤沉默,然後輕輕說道:"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哥哥有單純的一面,有魔鬼的一面,但無論如何,他都是我最愛的哥哥,無論他做了什麼,他都是我唯一的天,就算有一天他真的變成了世人所唾棄和恐懼的惡魔,我也會毫不猶豫的陪他一起墮落."

楊夕若全身一震,美目楚楚的看著她.她一直都以為自己愛風逍到了極限,絕不少于風瑤對他的愛.可是她現在才發現她錯了.風瑤對他的愛,已經深入骨髓深入靈魂,縱然天地逆轉六道輪回,只要靈魂不滅,她對他的感情就不會有一絲的躊躇和改變.

究竟是什麼樣的經曆讓她對他產生了如此的愛戀.

楊夕若眼中閃過愧疚,她緊緊的抱住風瑤的手臂:"瑤兒姐姐,我明白了.我的幸福,我的一切都是風大哥給的,即使風大哥真的變成魔鬼,我也會像瑤兒姐姐一樣時刻陪在他身邊."

"更何況……"楊夕若展顏一笑,嬌顏綻放出風華絕代的光芒:"風大哥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無論他做了什麼,他都是!"

心結打開,楊夕若臉上再次露出醉人的笑意,絕望的聲音再也掀不起她心中的半分漣漪.而她對風逍的感情,更是在不知不覺中升華到了另一個境界.

下章預告:端木伊人的選擇脫離了風逍預想的軌跡.而天煞風云,也展開了他的報複手段.

上篇:正文 第182章 我只是一個惡魔    下篇:正文 第184章 蹂躪(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