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召喚蒼穹正文 042亦如星星的螢火   
  
正文 042亦如星星的螢火

(兄弟們太熱情了吧,都沒有要票就給我頂到29名,這怎麼是好,我還得拼命再弄一章出來啊,甜蜜的痛苦啊,這一章很文藝,主要是想刻畫一個可愛的女人,和一個真實的主角,試試水,看看效果怎麼樣.)

艾米麗緊閉著雙眼,耳旁是呼嘯而過的風,陡峭懸崖上的樹枝劃破了她的皮膚.

她堅強,年紀輕輕就成了大陸上最紅藝術團的團長.可是她依舊不過是一個年輕的女人,面對死亡,她也驚恐,她也害怕,她身體顫抖,滿是絕望地等待臨死的那一刻.

絕望就像一根藤蔓緊緊包裹了她的心,突然一雙有力的手臂抱住了她.

她猛然睜開眼,看見了狂風中獵獵作響的斗篷,和一張干瘦而堅毅的臉,這一刻她的希望被重新點燃,就再這一刻她眼圈通紅,有想要哭的沖動.

然而下一刻,她才猛然想起這是千米之高的懸崖,那麼等待他們的是血肉模糊的死亡,只是這一刻她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有了那麼一絲溫暖包裹在自己心中,使得她微微好受些.

"不用擔心,我們死不了的."蕭羽在狂風中大喊著.

艾米麗微微一笑,她知道這是這個男人善意的謊言,但是死前有人相陪,也是她的心好受許多,同時也生出了一絲歉意,畢竟這個男人是因為自己而死.

兩人緊緊抱著在空中猛烈翻滾著,突然撞上了懸崖射出的石塊.

劇烈地疼痛讓蕭羽險些痛暈過去,緊接著是一連串猛烈撞擊.

蕭羽趕忙開動了專注光環的鎧甲,進入了二十秒的物理免疫時間.

這是一個漫長而痛苦地過程,不斷地碰撞,不斷地下落,兩人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是終結,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受.

物理免疫時間很快就要耗盡,如果這時還不能落地,那麼等待他們的不過只有死亡.

這種最後時刻的煎熬是最難忍受,蕭羽也只有把命交給上天了.

這座山幸好並沒有太高,蕭羽他們也沒有被太多突出物阻擋而耽誤時間,最後終于提前落了地.

"啪~"一聲猛烈的撞擊聲在山谷中回蕩.

蕭羽一顆心也終于落了地.

兩人就這麼抱著,仿佛還在無盡的下落之中,只是過了很久,艾米麗突然感覺自己身體沒有動了,于是睜開眼.

看見的是一張臉和自己相對著,熱熱的呼吸從他口中噴出打在艾米麗的臉上,讓她覺得一切是那麼真切.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沒有死,慌忙從這個男人的懷抱中掙脫出來,開始打量起四周.

這是一個長著茂密植物的深谷,一條小溪蜿蜒而過,清澈的溪水里有幾條小魚在游動,遠處高山上蒼鷹俯瞰著峽谷,突然震動翅膀俯沖而下.

蟲鳴,鳥叫,交織在一起,和眼前的郁郁蔥蔥使得人突然生出一絲感動,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蕭羽掙紮著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自己身上疼的厲害,背部像是被砸斷了一般,疼得冷汗直流.

艾米麗趕忙扶住蕭羽,很是著急地問道,"疼嗎?"

只是她的手不小心碰到了蕭羽受傷的後背,頓時引得他一陣顫抖.

"對不起,我看看傷勢!"艾米麗撕開蕭羽破爛的袍子,露出鮮紅的血肉,背部早就皮膚擦得破爛,還有幾個血洞往外流著血.

艾米麗用力撕下自己的裙擺,用來包紮蕭羽的傷口,只是包紮過程讓蕭羽疼得險些暈過去.

艾米麗扶著蕭羽一點一點挪到小溪邊,用手捧了一捧清水喂蕭羽喝下.

溪水甘甜而冷冽,進入喉嚨里仿佛會跳舞一般,歡快的跳動著,很快水喝完了,蕭羽依依不舍地舔著艾米麗的手掌.

有所察覺的艾米麗慌忙收回自己的手,臉上頓時爬上了一朵紅云.

兩人陷入了一陣尷尬,蕭羽輕聲說道,"不用擔心,他們很快會來救我們的."

艾米麗搖搖頭,"我不是擔心,我只是擔心你的傷."

"沒事,皮糙肉厚的."蕭羽拍著胸脯說道.

如果一個八戒似的壯漢說自己皮糙肉厚還說的過去,可是蕭羽干瘦干瘦,臉上沒有二兩肉,他說自己皮糙肉厚是多麼讓人覺得好笑的事情.

艾米麗一下就笑噴了,"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沒什麼!女孩子多笑一笑不容易老."蕭羽說道.

兩人這麼胡亂的說笑著,氣氛頓時變得輕松起來.

這時艾米麗突然肚子叫了起來,當著不太熟的男人面肚子叫起來,這讓艾米麗無地自容,臉都快埋到地上.

蕭羽笑了笑,"肚子餓了吧,我去弄點食物."

"可是你的傷."艾米麗有些擔心地說道.

"沒事,找食物可不用我動手."蕭羽笑著招出幾個骷髏,四散而開,開始尋找起來.

不多時,幾個骷髏便劍上插著各種各樣的小動物回來了,有小兔子,還有豚鼠,有魚,五花八門的.

蕭羽在河灘邊翻找著,找了兩塊石頭,碰撞著,生出一絲火星.

小心地引燃干樹皮,然後放上樹枝,很快就生起了一蓬篝火.

天慢慢黑了下來,兩人對坐著,手里拿一根穿好的肉,烤著,金黃的肉發出嗤嗤的響聲,一股撲鼻的香味彌漫開來.

蕭羽取出找到的一點隧鹽(鳥糞中結晶出來的鹽)均勻撒在考好的豚鼠肉上,遞給一旁的艾米麗.

艾米麗接過,輕輕嘗了一口,豚鼠肉極嫩,肥而不膩,很快就引燃了艾米麗的欲望,一點也不顧淑女形象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

很快一個豚鼠吃完,艾米麗有些意猶未盡,卻看見蕭羽一雙眼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

這回艾米麗沒有在不好意思,"沒見過美女吃東西啊?"

這個讓人意外的問題頓時讓蕭羽一陣語塞,女人還真是捉摸不透的人啊.

"撲哧!"艾米麗看見蕭羽一臉受傷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兩人仿佛比賽起來一樣,奮力吃著烤肉,很快兩個家伙吃得肚子鼓圓.

兩人撐得直摸肚子,突然一瞬間四目相對,看見了對方的窘態,捂著肚子大笑起來.

不笑還好,一笑起來肚子更痛了.

笑聲在震響了黑夜的山谷,驚飛了枝頭的貓頭鷹.

外圍面無表情站立的骷髏看著兩個有些犯傻的人,十分盡責的充當起護衛工作.

兩人吃飽了也笑夠了,就這麼躺在地上看著黝黑的天,仿佛無數鑽石一樣的星星和一輪有著淡淡粉紅光暈的月亮.

突然天上的星星竟然移動起來,四處亂飛,飛到身前才發現那些星星是螢火蟲.

艾米麗突然跳了起來,追著飛舞的螢火蟲,這些美麗的精靈時聚時散,艾米麗就像是在跳舞一般輕盈美麗.

婀娜的身姿在一團黯淡的熒光中飛舞,看得蕭羽不由癡呆起來.

艾米麗盡情地跳著,歡笑著,終于還是累了,躺在蕭羽旁邊喘著氣.

"謝謝!"艾米麗說道.

"沒什麼,救你是應該的."蕭羽說道.

"不是這個,我是要謝謝你給我一個放松自己的機會,讓自己肆無忌憚地瘋,外面的我只能板著臉,不能輕易地笑,因為我要保持自己的威嚴,你知道一個女人要守著這麼大一個藝術團有多難嗎?"艾米麗說道.

蕭羽搖搖頭.

"既要安排姐妹們節目,又要應酬那些有錢有勢的大爺,和那些惡心的人喝酒說話,趕走那些試圖占便宜的登徒子.我好累,好想休息一下,可是我不能,我是姐妹們的天,我要是倒下了,紅衣藝術團也就完了."艾米麗輕聲說著.

蕭羽沉默了,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女人竟然也是那麼艱難,這個看起來既成熟又堅強的女人,竟然內心滿是疲憊.

蕭羽歎了一口氣,"人,活著就是來受苦的,任何人都艱難的,有錢人要鑽營要防著別人,有權的人要陷害要諂媚做盡肮髒之事,窮人受苦受難.人不能逃避苦難,但人可以選擇如何面對苦難,只要你笑對這天地,這世界自然也變得美好."

艾米麗靜靜地聽著蕭羽說話,不由地陷入蕭羽的話中,突然發現眼前這個男子有著和他外表極不相稱的睿智,掩藏在他不羈表象下是一雙洞察萬千世界的慧眼.

"我看不透你啊."艾米麗說道.

蕭羽笑笑,任何人活了兩次,他的性情都會變得豁達,他看待世界也會變得不一樣.

"在我們家鄉有一個傳說,那就是每一個螢火蟲就是天上的一顆星星,你對著它許願,它會滿足你的願望的."蕭羽突然說道.

"哦?"艾米麗兩眼放著光,看著漫天的螢火蟲陷入了沉思.

"你的家鄉一定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竟然有這麼美麗的傳說."艾米麗說道.

"是吧!"蕭羽微微歎了口氣,眼前慢慢浮現出前世的模樣,只是那些東西已經變得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蕭羽感覺自己雙眼變得模糊,眼中流出那種叫做眼淚的東西.

兩個人久久沒有說話,就這麼看著星星,想著各自的心事,慢慢睡去.

睡夢里,蕭羽做夢他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他以前的生活.


上篇:正文 041落崖    下篇:正文 043曲終人散天邊悠悠的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