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召喚蒼穹正文 093人生不過是一場戲,而你的卻是悲劇   
  
正文 093人生不過是一場戲,而你的卻是悲劇

絢爛多姿的各種魔法在天空仿佛煙火一般傾瀉而下,決斷了蕭羽眾人的希望.

聽著魔法爆鳴刺啦啦的響,驚濤拍岸一般,心底從38℃瞬間降到冰點以下,一片拔涼.

"轟隆隆!"魔法不斷轟擊著護住眾人的骷髏,骷髏們身上冒出的一團淡淡光暈,成功消減了魔法攻擊,可是在如此高強度的魔法攻擊下也只能慢慢瓦解.

生死存亡,最後一刻.

查理狂笑著,看著漫天的魔法火焰和光束,他終于感受到複仇的快感,再也沒有把敵人蹂躪致死更讓人舒爽的.

"死吧!布拉格,都去死吧,我要把你們都變成粉末,拿去喂狗!拿去喂狗!"查理臉上掛著笑,可是眼神卻凶狠至極.

魔法綻放最盛大的時候.

沒有人注意,蕭羽安靜地站立著,一動不動,目光卻如鷹隼,終于一道精光從他眼中劃過.

他站直了身子,伸出了兩根手指,"二!"

握住一根,"一!"

時間仿佛一下子定格.

只有微風依舊吹拂,蒼狼傭兵手中的弩箭還在呼嘯,法術還在奔騰.

然而大地卻隱隱有了一絲顫抖,仿佛性高潮前那一絲難以抗拒的顫抖,接著這意思顫抖化作噴薄而出的力量,讓大地突然之間搖晃起來,這厚實的土地突然裂開一條口子.

從裂口之中噴出赤紅的火焰,這火焰沖天而起,像一條長龍.

又一個裂口爆開,又一條火龍竄出.

一個個裂口爆開,一條條火龍沖出.

火光連成了一片,像一朵盛開的紅蓮,只是這紅蓮卻是奪命的鬼符.

"轟!"

"轟!"

"轟!"

轟鳴聲接連不斷,終于連成一聲,變成一首伴著鮮血與碎肉的死亡之歌.

"啊!"蒼狼傭兵只來得及一聲尖叫.

呼嘯而出的火焰便將他吞沒,他甚至都沒有弄明白怎麼回事,便被強大的沖擊力瞬間撕成了碎片.

哀號聲也並沒有和爆炸聲連成一片,只是喊叫出一聲,便被打斷.

一個個傭兵像爆裂的西瓜,轟然裂開,噴出鮮紅的汁液,將大地染紅,然而頃刻間又被高溫的火焰烤干燃燒,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查理口中的狂笑一瞬間之間變成呼喊,再之後是痛罵,以至于到最後竟然變成了絕望的悲鳴.

爆炸一下接一下仿佛沒有盡頭,蒼狼數百傭兵頃刻間變成了灰燼,而唯獨留下護盾中看戲的查理.

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下一瞬間被殺死,他卻無能為力.

然而他卻要一直受著煎熬,這爆炸仿佛在他心底炸響一般.

終于這催命的烈火停息了,這要命的爆炸停息了.

唯獨沒有停息的是查理絕望的嚎叫.

"為什麼?"查理近乎哭喊地說著.

爆炸停息,煙塵慢慢消散,蕭羽眾人終于露出了行跡.

只是地上卻躺下了幾個人,這些都銀月傭兵團的傭兵,全部被蕭羽在混亂中打暈了過去.

"哈哈,查理還不明白嗎?一切不過是一場戲!"蕭羽笑著說道,當然他有理由笑,這一切都是他導演的.

"戲!什麼戲!"查理茫然地問道.

"我懷疑黑狼是戲,為的是放過叛徒,讓他幫我帶話.我趕走黑狼是戲,為的就是讓你們麻痹大意好上當.我沒有發現叛徒是戲,為的就是他把你們引到這里.我來這里獵殺魔獸是戲,為的就是獵殺你們.我被你們圍住是戲,就是為了讓你們踩上我的陷阱.一切不過是戲而已,只是你的那一場卻是悲劇."蕭羽說道.

查理驚疑地看著蕭羽,連連後退,"怎麼可能,不可能,你騙我的,你一定騙我的."

"哈哈,這里我要感謝一下最佳女主角,歐若拉美女,她出色的演技讓所有人為之動容,她拼死地抗爭讓多少人感動."蕭羽笑著說道.

歐若拉嫵媚一笑,"這里要感謝布拉格給了我這次機會,演的不好,大家見諒."

布魯斯在一旁傻愣愣地站著,"他娘的,你們合起伙來騙我們,害的我還偷偷抹眼淚,太不仗義了."

蕭羽:"你這大嘴巴,讓你知道了還有什麼秘密."

查理看著蕭羽和眾人的調笑如遭雷擊,突然想要去拿東西.

可是天空中一點寒芒閃過,將查理的手洞穿,定在了身後的石縫中.

"啊!"查理痛呼出來.

"查理兄弟心急什麼啊,我們感言還沒說完呢!"蕭羽笑著說道.

"這里我要感謝查理兄弟給我這次機會,讓我過了一下戲癮,這里更要感謝一下最佳男配角盧卡斯.大家歡迎一下."蕭羽說道.

盧卡斯顫顫巍巍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老大饒命啊!"

蕭羽笑了,"誰是你老大,那邊那個哭喪著臉的才是你老大,你這個叛徒,走狗,瞎了你的狗眼,竟然找這樣的老大.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有殺你嗎?"

盧卡斯茫然地搖搖頭.

蕭羽笑得更燦爛,也更加殘忍,"因為叛徒讓我殺了,其他兄弟怎麼辦,他們的怒火往哪里發泄,把你留著,就是會了讓大家把你千刀萬剮!"

盧卡斯一下嚇得癱軟在地,"老大饒命啊!"

傭兵們一個個圍了上來,拔出腰中的匕首,一個個沉默而冷靜的走了上去.

"啊,不要啊,饒命啊!"盧卡斯慘呼連連,卻沒有一個人想要結果他的命,每個人都小心翼翼地,怕的就是他死了,這氣還沒消.

很快盧卡斯變成了一個血人,渾身的筋肉被這些沒有解剖學常識的人弄得亂七八糟而血肉模糊.

蕭羽搖搖頭,看來得抽空給他們上上解剖常識課了.

可恨的盧卡斯流盡了最後一絲血,頹然倒在地上,抽搐了兩下便咽了氣.

這些傭兵意猶未盡地停下了手,只是眼睛都像是老流氓看騷寡婦一樣看著查理.

查理冷汗沖額頭流到了屁股溝.

哆哆嗦嗦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去摸什麼.

只是還未動,又一支利箭射在查理的手上,讓他像耶穌一樣定在了石頭上.

"說了,不要亂動,我話還沒說完呢!"蕭羽說道.

查理疼痛得眼淚鼻涕都留了下來,可是卻沒有辦法去擦,人干一樣掛著.

"這里其實更要感謝一下黑狼妹妹,她出色的演出實在是讓不少觀眾動容,可惜的是她心太善良了不忍心看見你死,所以今天就不來領獎了."蕭羽惋惜地說道.

查理眼中的怒火越來越盛,絕望占據了他的大腦,他竟然像個男人一樣猛地掙脫了束縛.

蕭羽這才想起來,查理的手早就被他給剁了一只,那麼剛剛定住的是一只假手.

查理斷手處有一根鐵鉤,他試圖將鐵鉤伸進懷里,可是剛剛動作,一把巨大的斧頭旋轉著,帶著強烈的勁風呼嘯而至.

這斧頭太大,仿佛門板一般,高速旋轉的巨大力量,直接豎著將查理分成了兩半.

他到死也沒有瞑目.

眾人看向伊利.

伊利拍拍手,面無表情地說道,"都和你說了不要亂動了."

只是伊利很快就發局眾人眼神的不同,仿佛要撕碎他一般.

"誰叫你殺了他的啊,你叫我們怎麼爽啊!"火氣還沒有發泄的傭兵們將伊利圍住.

伊利抱著腦袋傻笑著,突然被人海淹沒,"啊,我不是故意的!別打臉···"

蕭羽走上前去對著查理尸體施展了尸爆術,然而什麼讓人震驚的是,這一次尸爆術竟然只是短短的幾秒就爆炸了.查理的尸體瞬間變成了肉末.

這才是蕭羽真正的底牌,蕭羽為何敢將這些人引到這里來殺死的真正原因.

原來蕭羽的加速手套不但能加快攻擊速度,更能加快施法,原來十秒鍾的施法,現在才三秒鍾,這才是蕭羽真正的底氣,如果還是以前的十秒鍾施法,他有幾條命也玩玩了.

一切看似冒險,其實不過是合理安排後的賭博,勝負早已注定,而一切就在于你敢不敢去賭了.

布魯斯走了上來,"老大你這次實在是太牛逼了,只不過有一點我不爽,那就是把黑狼給趕走了,她雖然幾次想殺我們,可是終究是個好姑娘啊."

蕭羽笑了笑,"我怎麼會那麼傻,趕走自己的女人."蕭羽把自己和黑狼纏綿那一出戲略掉,卻只說這些天的安排,聽得布魯斯連伸大拇指.

只是布魯斯有些疑惑,既然要殺蒼狼,為何又節外生枝弄些銀月傭兵團的人來.

蕭羽看著地上躺倒的幾個銀月傭兵團團員,眼中放出精光,"你就等著瞧吧."

蕭羽打掃好戰場,收繳了一些還算保存完好的武器,于是帶著眾人還有幾個昏迷的銀月傭兵團的團員回到城里.

只是快進城時,傭兵們自己在自己身上拉開幾條口子,然後讓布魯斯放了幾個火系魔法,把衣服弄得破爛一些,于是一群人便回到了銀月傭兵團.

一回到銀月傭兵團,蕭羽便帶著昏迷的銀月傭兵團員來到安東尼處.

蕭羽擠下幾滴淚來,"兄弟,我對不住你啊!"

安東尼忙扶起蕭羽,"這是怎麼啦?"

這時蕭羽堪比陳道明的演技發揮了作用,"兄弟,我這次帶著團員去做任務,不巧你們傭兵團的幾個人想要跟著做任務,我一想都是朋友就答應了.哪里知道路上遇到了蒼狼的人,結果就打了起來,我沒有保護好銀月的兄弟,讓蒼狼的人亂箭把樂飛兄弟射死了."蕭羽一邊說著,一邊叫人把射成一堆爛肉的樂飛抬了過來.

安東尼看見這淒慘模樣,一陣皺眉.

再看其他人卻都暈倒了,"這是?"

"他們中了魔法爆鳴都暈了過去,我怕耽誤治療就最快的速度抬了回來."蕭羽說道.

安東尼叫人弄醒了幾個人,一細問,真的是和蕭羽所說一模一樣,只是說道樂飛被射成馬蜂窩時忍不住痛哭起來.

安東尼忍著怒火,對蕭羽說沒事,這是他來處理.

于是蕭羽便告退了.

眾人回到營地.

范尼卻是目光無神,正在想著什麼.

蕭羽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心里難受,成大事者必須要有犧牲,你拿一萬金幣給樂飛家送去,算是我們對他的一點補償吧."

范尼點點頭,拿著錢離去.

這一切是一個連環套,一個拉銀月傭兵團下水的套.

蕭羽現在只是燒了把火,這火慢慢燃,遲早會變成燎原的烈火.


上篇:正文 092無路可逃    下篇:正文 094局,紛亂,攪屎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