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召喚蒼穹正文 238戲耍聖階   
  
正文 238戲耍聖階

二網回來看到暴風小林叉弟投的月票,馬卜心情好了不吵,圳快屁顛屁顛去碼字,終于碼了出來,謝謝就不多說了,只能說,說啥呢.無語凝咽啊.

蕭羽沒有那一刻像如今這般感到幸福,所有東西都只有失去了才知道可貴.

蕭羽抱著莉麗絲溫軟的身體感覺自己抱著溫暖的太陽,心里暖融融的.滿心里竟是幸福,蕭羽傻呵呵地笑著,現在就是誰罵他,他都不會生氣,這麼幸福的時候哪有時間生氣啊.

莉麗絲將眼淚擦在蕭羽身上.身體還在抽搐著,哭聲喜悅中帶著委屈和悲傷.

"傻丫頭,要哭的是我,你要知道你剛剛對我殘忍,我的心都差一點碎了."蕭羽輕柔搓著莉麗絲的長發,仿佛撫摸綢緞一般.

莉麗絲抬著頭,帶著哽咽的聲音."對不起,我不該那樣對你的,我也只是想看看你有多愛我.而且我的爸爸總說你不愛我,我要向他證明

蕭麗絲說這話時眼中帶著歉意,並且在蕭羽臉上輕輕吻著,試圖緩解愛人的委屈和不快.

莉麗絲的純很軟很溫暖,蕭羽被這溫暖濕潤的唇輕輕觸碰著,心里也變得柔弱了,心里的不快早就消失不見了.

戀愛的人就怕鬧矛盾,有些話說開了,相互體諒,一切反而變得比之前更緊密.

就好比蕭羽.以前他對于莉麗絲的愛很深,可是也很複雜,其中有因為莉麗絲的單純而喜愛,也有因為莉麗絲的執著堅強而感動,最後更是因為心愛人離自己而去而無法阻擋那種挫敗感.

如今卻完全不同,因為剛剛蕭羽終于明白自己對于莉麗絲的愛是多麼深,多麼濃烈.

蕭羽輕輕回吻著的麗絲,"我不生氣了,只要你還要我,我就高興還來不及."

"我怎麼會不要你,我就怕你不要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騙你,永遠對你好."打麗絲舉著手發誓.

蕭羽將莉麗絲的手握住,"我相信你

兩個人深情地吻著,全然忘了剛剛所有的事情,蔡而一旁卻站著幾十個人,其中還有莉麗絲的父親.

國王看著擁吻的兩人看不出任何表情.

只是莉麗絲突然想到了什麼掙脫出蕭羽的懷抱.

"他們都看著呢."莉麗絲終于是恢複了她單純小姑娘的性格.

蕭羽看了看四周也有些尷尬,任何人都不習慣自己跟日本如似的,一堆人看自己漏*點表演,這麼變態的事蕭羽可做不出來.

更何況看著自己的還有未來老丈人,這讓蕭羽的老臉也為之一紅.

蕭羽看向老丈人,卻發現國王臉上無喜無悲,一時間蕭羽也弄不清老丈人的意思.

國王就這麼看著蕭羽,目光深邃冷峻,仿佛洞穿一切一般.死死,盯著蕭羽.

蕭羽感覺有些喘不過氣來,這是王者的威嚴,當然也有老丈人的威嚴,兩者加在一起.蕭羽也為之低下了頭.

但是蕭羽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時候不能輸,輸了就會被看不起.

蕭羽趕忙抬起頭和老丈人對望著.這一次目光堅定,再也不挪開.

"我就當是看一塊石頭蕭再中告誡自己.

一老一少就這麼對望著,仿佛兩座雕像一樣.

國王的眼睛突然放出光來,嘴角微微帶了一點笑意.

"布拉格?"國王突然開口問道.聲音不大卻很威嚴.

"是!"蕭羽不卑不亢地說道. "你怎麼敢這麼對公主無禮?是想死嗎?"國王突然發難喝問道.

莉麗絲想要說什麼,卻被蕭羽攔住.而後用一只手輕輕環著,既不是特別親密,也沒有放開.

"莉麗絲是我的愛人,我和她親熱也算是對她無禮嗎?"蕭羽聲音不高不低地說道.

"放肆,公主千金之體,是你說碰就碰."國王旁邊的聖階黑衣侍衛高聲喝道.

蕭羽眉頭微皺,他現在看的聖階也變多了,對于聖階也有些免瘦了.

"放肆二我和國王說話,你又插什麼嘴."蕭羽輕蔑地說道.

"你 "聖階護衛一時語塞,雖然他身份特殊.可是必要場合他也要表現出對國王的尊重,就比如國王說話時不要插卑,蕭羽一下戳中了他的要害,讓他無話可說.

"你小子什麼身份,我乃公國護國將軍,有面聖而不行禮的特權,你一小小傭兵團長,七十級的亡靈法師又何德何能敢這麼跟我說話,這麼跟國王說話聖階護衛沒話說,只得將身份搬出來.

"原來是護國將軍,難怪可以不把國王放在眼里,想來像你這樣的強者殺掉國王自弓當國王也是很容易的.當然可以面聖而不行禮蕭羽盡情地挑撥者.

聖階侍衛被蕭羽這句話徹底觸怒.君臣之間最怕的就是猜忌,他作為一個聖階強者,國王忌憚他,同時他也害怕國王不信任他,蕭羽一句話就挑撥兩人之間的關系,這怎麼不讓他氣憤的.

"我,我杜雷守衛陛下幾十年.衷心可表,豈是你能挑撥的

蕭羽哈哈笑著,"你當了幾十年的護衛肯定當煩了,是不是想換個.職位當當."

杜雷徹底被蕭羽說得老羞成怒."我要殺了你."

蕭羽跳著閃開,一旁笑著.

就連莉麗絲也笑了出來,"你就欺負杜雷叔叔老實."

"好了杜雷,你我之間的關系不怕他挑撥,你回來吧."國王開口說道.

杜雷有些不甘地退了回來,怒目看著蕭羽.

"布拉格你的心機太重了."國王突然開口說道,"而莉麗絲又是那麼單純,我不放心將她交給你.

"此言差矣."蕭羽開口說道."您是什麼人,您是上位者,必然知道像莉麗絲這樣的皇家子弟一輩子躲不開權謀,日後就算嫁人也躲不開,她要做的不是躲開,而是找一個人幫助她,讓她不再害怕陰謀詭計,我就這是這樣一個人."

莉麗絲臉上帶著笑,仿佛蕭羽說得很有理一般.

"可是你又如何證明自己是真心的,你所做的一切不是陰謀呢?"國王說道.

"憑這個."蕭羽捂著自己的胸口,臉上表情嚴肅而正經,"我對莉麗絲的感情天地都可以證明,如果我對莉麗絲…有一點不是真心,就讓我萬雷劈死,萬馬踩死,萬劍碘訛"人罵死."

莉麗絲皺著眉不想讓蕭羽說這麼惡毒的誓言.

然而國王卻不是這般想,他對于蕭羽的信任一點也沒有增加,"話誰都會說,沒有一點實質的."

蕭羽突然拔出劍將手臂割開一條血口,血液噴濺而出沖上了天空.

蕭羽嘴巴快速動作著,飛快地念著咒語.

"天地萬物,時間蒼生,皆有靈性.皆可做表,看我形狀 我當為此血誓,終身真心待莉麗絲,如若反悔,當受血液煎熬之苦."蕭羽的咒語越念越快,血液噴出的越來越多.

終于一聲雷鳴,天空形成一道血色的符文.

蕭羽施法完成,手心多了一顆紅色印記.

"血誓".大陸最神聖最惡毒的誓言,幾乎沒有人願意立這個誓言.因為一旦反悔將會受到神靈懲罰,血液仿佛沸水一般,飽受煎熬,這種誓言只有極度誠心的人才敢發出,只有一顆真心才能成功,成功之後也必不會反悔.

這種誓言也當做永遠不會改變的誓言,是最忠誠的代表.

大陸有句諺語叫做,"憾山易.撼血誓難."可見血誓是多麼真誠的誓言.

看著蕭羽發出血誓就連國王也為之動容.要知道血誓幾乎就是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了對方,這是任何人也不願意做的,然而蕭羽卻做了,做得直接而快速.

莉麗絲心中滿是感動,她也沒有想到蕭羽竟然肯為她發血誓,她的心里既是驕傲又是自豪.

世間有幾個女人能夠得到愛人的血誓,莉麗絲當然有資格自豪,因為蕭羽對她的愛竟是這般深.

"好".國王突然拍手,"不銷,果然我沒有看錯你."

國王此刻已經相信蕭羽對莉麗絲的真心了,他作為一個父集,當然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得到幸福,可是作為皇室子女,一輩子的婚姻幾乎從沒有幸福過,因為有權利紛爭有陰謀詭計,再恩愛的夫妻也會翻臉成為仇人.

蕭羽竟然發血誓,也就意味著莉麗絲這輩子能夠得到蕭羽絕不會變心的愛.

這樣國王也就放心了,他的女兒是那麼單純,他最害怕的就是別人欺負她.

"不過,我還是不能答應你們."國王說道.

"為什麼啊?父王?"莉麗絲本以為父親已經答應了,沒想到還是不答應.

"因為你憑什麼給莉麗絲幸福.她是公主將來管理一個國家,你憑什麼配得上她."國王說道.

這是實話,也很現實,莉麗絲是國王唯一一個女兒,將來必定是莉麗絲繼承皇位,她的丈夫也必定是一方霸主,這樣才配得上她.

蕭羽笑了起來,笑得很是囂張,"我憑什麼?就憑我布拉格之名,如今艾美國內,有誰敢輕視我布拉格."

"囂張!"一旁的聖階侍衛冷哼道."一個小小傭兵團團長敢這般囂張

蕭羽懶得說話,瞬間將維塔斯.潘多拉,雷克薩,嗜血魔神,地獄火召喚出來,而後是變形金網,兩年多個全副武裝的骷髏,天上飛著滿是盔甲的石像鬼.

如此多的武裝,如此強大的陣容頓時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為之動容.蕭羽這個陣容不可謂不強大.

這時天空中飛來數人,正是歐若拉一眾.

歐若拉,露露,夏綠,范尼等一眾人也趕了過來.

蕭羽的實力再一次擴充,特別是夏綠的出現讓同是聖階的杜雷變得緊張起來. "聖階?.國王滿是笑容地看著蕭羽,"難怪如此大的口氣,這位想必是神雕夏綠吧.想不到你也突破到了聖階."

夏綠有些驚訝竟然有人認出了他,"我就是夏綠.

"

蕭羽有些得意,自己的這個陣容在大陸上也許只算一般,可是放在艾美絕對算得上強大.

從艾美國幾個侍真的表情可以看出對方對于蕭羽還是很忌憚的.

大陸上的聖階畢竟不是蘿蔔白菜,一個聖階便是核威懾一般,這是大陸最終極的力量.

蕭羽決定更加加一把力.

"耀日行者你出來吧蕭羽將耀日行者放了出來.

范尼也變身成為巨熊,雷克薩將巨熊召喚出來.

一個不是特別大的院子頓時讓一群巨獸擠得滿滿當當,以至于耀日行者一出來就和所有魔獸擠作一團,看起來頗為搞笑.

然而耀日行者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卻是讓所有人呼吸都變得艱

了.

杜矗的眼神完全變了,剛剛夏綠出來只是讓他忌憚,畢竟夏綠只是剛剛進階成為聖階,實力並沒有太過強大.

然而耀日行者卻不同,它本身就擁有強悍體制,而且是強大的聖階.後來又吸收了另一個強大聖階的靈魂,實力暴漲了一大截,看起來更加恐怖了.

這樣一個強大的存在頓時讓杜磊變得緊張起來,手中微微滲出汗來.隱隱鼓蕩著斗氣,隨時准備出手迎敵,他怕自己稍有差池就送了性命.

耀日行者一點也沒有強者的自覺,他胡亂放著威懾,頓時讓一旁的等級較低的侍衛心神晃動,險些站立不穩.

"敢問您是哪一位強者."杜雷恭敬地問道,對于耀日行者這樣的絕世強者應該保持尊重,只有蕭羽才是有是恐嚇又是威逼的.

耀日行者哪里肯鳥杜雷.他被放出來很是不願意,太陽弄得他有些不舒服.

"布拉格你說殺誰,趕快說,我殺完了好回去."耀日行者大咧咧說道,仿佛眼前這些都是螞蟻隨便他捏.

耀日行者其實只是想早點回去,他以為蕭羽放他出來就是讓他殺人的.他當然認為殺完人就可以離開這里,躲避那該死的太陽了.

但是這話在國王等人聽來卻成了極度囂張的話,竟然有人要殺他們.而且是隨意地殺.

杜雷怒火勃發,可是卻也不敢胡亂動手.

因為耀日行者已經看向了他,眼神中滿是嗜血的沖動.

耀日行者將精神力放出來.仿佛看美食一樣看著杜雷,之前吃了一個聖階,這讓耀日行者嘗到了甜頭.耀日行者和蕭羽不同,蕭羽吸收靈魂不徹底,往往有很多浪費,然而耀日行者將靈魂完全錄離沒有一點浪, ,宗整的本階靈魂是多麼強然讓耀日行者垂涎欲暗.※

耀日行者舔著嘴唇,杜雷差一點便要動手殺人,因為他實在忍受不了別人像看晚餐一樣看著他.

"陛下,我這樣的實力不知道夠不夠資格了."蕭羽自傲地說道.

國王不置可否,自從耀日行者出來後國王就很沉默.

突然國王眼中放出一團精光,威勢猛然提升.

耀日行者突然感覺到一股威壓.看向國王,日光變得不同了.

"好強大的實力,你的實力很強大."耀日行者突然開口說道.

這下輪到蕭羽吃驚了,他也想不到國王竟然是一個強者,似乎實力並不比杜雷差,因為耀日行者竟然表現出了恭敬,要知道這個牛逼的家伙只有遇到實力相當或者比他高的,他才會變得恭敬,比如這杜雷,比他差了一些,耀日行者便臭屁的看不上眼.

蕭羽釋然,這艾美公國夾在兩大帝國之間,如果沒有一點實力說不定早就被兩國吞並了,哪里會存在這麼多年.

世間所有東西果然都有其原因,對于帝國這樣的暴力機器來說不可能允許一個力.所以兩大帝國才會不敢輕易下全力對付它.

這一次蒼狼入侵,艾美淪陷大半,可是帝都卻沒有一支部隊敢攻過來.要知道滅一個國家沒有比直接滅掉國都更容易的了,然而蒼狼根本不敢,就帝都都有兩個聖階,蒼狼來攻打必然會損失慘重,這樣就會讓本來就實力強大的銀月撿了便宜.

一切都變得清楚了.

但是蕭羽卻一點也沒有沮喪.

"想不到陛下實力也是這般強大,不過這也沒有什麼,我現在才七十級,可是我的實力已經堪比一個聖階.等我聖階時,七八個聖階也無所畏懼."蕭羽自傲地說道.

"小子牛皮也不怕吹到天上,你的實力是不錯,可是比起聖階還是差的太多了."杜雷說道.

"不知道杜雷將軍有沒有興趣比試一下,看看我有沒有吹牛."蕭羽含笑看著杜雷.

蕭羽很囂張地直接挑戰杜雷.杜雷剛剛就一直很郁悶,如今又被蕭羽這樣實力低下的人挑戰,這怎麼不讓他郁悶的.

"好,我答應你."杜雷站了出來.

蕭羽笑了起來,"你放心我不會打傷你的,要不然莉麗絲會生氣的."

"你 "杜雷氣得想要直接砍掉蕭羽.

"杜雷將軍,你看我們如何比試."蕭羽問道.

"這還用問,直接打斗就走了.哪有這麼多廢話."杜雷說道.

"這樣直接打斗,一來容易毀了皇宮,我們打起來必然損壞比較大,所以我們干脆比點更容易控制的.不知道杜雷將軍敢不敢."蕭羽說道.

"狗才不敢,你說說比什麼."杜雷早已經被激怒.很快就上了蕭羽的賊船.

蕭羽陰陰一笑,"我知道杜雷將軍不但是一個強大的戰士,同時魔法也很厲害,不如我們就比魔法吧." 蕭羽的這個提議很無恥,對方明明是戰士,他卻要比魔法.

然而杜雷剛剛話已經出口了,現在也無法追回了,只得硬著頭皮了.

"好.就比魔法.你說怎麼比."杜雷想了想.自己法師等級也有六十多級,雖然不是很強,可是蕭羽法師也才七十級,更何況是亡靈法師,要知道亡靈法師的法術攻擊力是比不上主系的法師的,當然亡靈法師更厲害的攻擊法術除外,亡靈法師的攻擊法術不多,可走到了八十級,各個都是恐怖異常.那時單純論威力,主系法師簡直無法相比.

但是這些法術也有弱點,那就是施法時間長,耗費魔法十分巨大,更主要一點是,這些法術對身體的損害十分巨大.

好比七十五級攻擊魔法,亡靈的獄箭,這個法術使出來能夠讓一個.亡靈法師直接掉半條命,最少要幾年才能恢複過來,八十級.九十級的技能就更恐怖了.

但是蕭羽其實一點也不擔心,施法時間長,蕭羽有加速手套,施法幾乎全是瞬發,耗魔巨大,他有輝煌光環.法術還沒有放完,魔法就恢複了.

對身體損害大,蕭羽的導體壯得跟魔獸一樣,哪里會跟那些瘦弱不堪的亡靈法師相比.

"單純比魔法也沒有意思,不如我們來比魔法控制力吧."蕭羽再一次設下一個陷阱.

杜雷果然義無反顧地往下跳."隨便你.快說怎麼比吧,比像個娘們似的."

"好,比試方法是這樣的,我們各使用一個法術,等級不限.只要攻擊到遠處房頂上的那一個屋簷上的一片瓦就行了.

"蕭羽指著一千米以外的一個高樓說道.

杜雷皺了皺眉,那屋簷這里看來不過是一個點.想要打中上面的一片瓦,難度豐分巨大.但是他還是有些信心,畢竟他是聖階,可以輕松鎖定.

"好,我們就比試這個杜雷自信滿滿地說道.

蕭羽哈哈一笑,就怕你不上當,"我先來吧,您可以先休息一下."

說著蕭羽便一個風暴之錘扔了出去.

一個閃電劈中了屋簷上的瓦.其實風暴之錘這個面攻擊技能想打中前方的東西都很難,蕭羽實在是要了個詭計.

看著蕭羽擊中了瓦片,杜雷臉色微變,可是也不在意,畢竟他也能打中,大不了打和.

杜雷准備著法術,正在施法.

"烈火啊,焚天長劍,去吧!"杜雷招出了六十級技能焚天長劍,直接射向了遠處的屋簷.

然而就在法術快要放出去的一瞬間.杜雷感覺自己的魔法突然開始流失,大量的魔法流出體外,這魔法流失速度太快,以至于杜雷根本無法將這個法術放出來.

一股黑煙飄起,杜雷十分丟臉的法術釋放失敗.

所有人都驚呆了,堂堂聖階竟然施法失敗.

杜雷更是無地自容,恨不得找一個地方鑽進去.

蕭羽哈哈笑著,原來剛剛他把吸魔塔拿了出來,這吸魔塔將杜磊魔法吸光了,當然讓他放不出魔法了.


上篇:正文 237又見莉麗絲    下篇:正文 239浴室風光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