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純陽仙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0章 玩家的介入   
  
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0章 玩家的介入

了惟說的沒錯.面對眾麼個白癡,就算是再好的人.帆水個留年的.沒幾下這位自大的玩家就死在了呂惟的手上,呂惟還把擊殺他的視屏放到了上,並且發出了一個言論.如果再有這種白癡出來.那個,公會都不要想活了.

昌惟這種話雖然有著發泄自己郁悶心情的一方面原因,也有挑戰那些玩家的打算,呂惟倒不是自大,而是相信自己的實力,他認為就在眼前的這些敵人里面,是不會有人可以打敗自己的.

而且呂惟認為,如果讓更多的玩家進入了碧落仙境,這一次的事情才會比較有意思,因為呂惟可以在三天之後離開這里,而這些進入了碧落仙境的玩家離開這里的方法就不一樣了.

那些門派是不會在呂惟離開之後,把些人放出去的,他們從這里出去的唯一方法只有殺掉足夠的人數.

不管他們是殺足夠人數出去的.還是被殺出去的,這些進入了碧落仙境的玩家,已經沒有了與呂惟搶占先機的機會了,這麼一來,呂惟在外面的壓力也就會小上許多.

果然呂惟這個貼子才發出去.進入碧落仙境的玩家數量又多了一倍有余,這些玩家殺進來之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向著呂惟的方向而去.

此時已經有一部分的玩家發現了呂惟就在碧落黃泉宮里,不過他們並不知道碧落黃泉宮的情況,所以這些玩家倒是給後來的玩家指引了一條通向碧落黃泉宮的路,讓他們先進碧落黃泉宮探路.

這麼一來倒是苦了呂惟,這些玩家如果沒有遇到呂維倒沒什麼,只要一遇到呂惟,一見面就直接對呂惟出手,根本就不過問呂惟什麼的.那攻擊的樣子就好像呂惟是他們殺父仇人一樣.

前兩次呂惟遇到的玩家都是單獨的.實力也不算最強,呂惟輕松地出手應對過去了,但是第三波的敵人.卻讓呂惟頭痛了,因為這一次呂惟竟然遇到了三位玩家的部隊.

還好這:位玩家並不是一起的,他們只不過是同時出現在一個房間里.正好這個房間呂惟也在,而且這個房間還會比較只有呂惟第一次進入房間的十分之一大呂惟與這三位玩家站在這個房間里面,可以相互看清對方的樣子.

至于想要放出道兵什麼的出來戰斗.那是沒有個置了.

呂惟的反應會比他們快上一點,反正在這個房間里面,除了自己全部都是敵人,不用像對方那樣擔心打到其他的戰友.

昌惟的身體一縮,直接便沖到了其中的一個敵人面前,還沒等那位敵人反應過來,呂惟的拳頭就打到了敵人的臉上.

如果只是一般的拳頭,那些玩家還沒有什麼,但是呂惟這一擊下去.拳頭上竟然還帶著火焰,這就讓那位玩家有些受不了了.

他可不想讓自己的臉變成烤肉.在這一拳打來之時,直接就向後閃去.

這位玩家這麼一閃,呂惟倒是高興了,呂惟的攻擊本身並沒有多強.而他拳上的火焰也沒有太強,呂惟平時的攻擊全部靠著的都是法寶與道術,現在他修行《燭九陰心法》.道法什麼的都有,但是法寶卻暫時還不能用,現在這一擊完全就是讓他退下去的.

這位玩家一退,其他兩位玩家也沒有借機上來補位,呂惟很輕松地抓住了這個.機會,把頭發一甩,無數的星光就落到了眼前的這位玩家身上.

這位玩家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自己好像吸入了一個黑洞之中.他的身體就好像被什麼放到了一個磨盤里面,不停地絞動著,馬上就要變成碎片了.

同時呂惟雙手也在不停地變動著.許多如同星光一樣的文字出現在呂惟的手心里.

邊上的兩位玩家吃驚地看著呂惟的一舉一動,聽著一種幾乎是從天空中傳來的幽幽聲音道,"星空爆炸."

隨著這個聲音傳來,兩位玩家就看到一開始被呂惟盯上的那位玩家身體直接炸開了,血肉就好像是星球一樣,被炸到了房間的牆上.

擊殺了一名玩家,呂惟並沒有就此向著下一位玩家攻去,之前的星空爆炸用去了呂惟體內三分之一的法力,如果呂惟再發出兩擊,他的法力也就全部用完了,到時他可沒有辦法與敵人戰斗.

所以此時的呂惟就這樣退到了房間的一角,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金一銀兩道光芒.

見到呂惟身上的異像,兩位玩家也吃了一驚,他們來這里是為了擊殺呂惟而來,可是不為了充當呂惟的戰績而來.

此時這兩位玩家也拿出了他們最大的本事,在這兩位的手上,都出現了算是比較強力的法寶.

其中的一位玩家用的是一種罩型的法寶,從這個罩子黑色的顏色可以看的出來,這東西是水屬性的.不過不管什麼屬性,這種可以控制他人的法寶是所有法寶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不好對付的.

另外一位玩家拿著的則是一面鏡子,這個也讓呂惟眉頭一皺,在鏡型的法寶里面,除了大部分光芒類攻擊以外,還有幾個比叭利味的.像是控制型的照妖鏡"與擊必殺的陰陽 可以說是品種相當的混亂,呂惟需耍看到敵人攻擊,才能猜出他用的法寶是什麼屬性的,但是在看到敵人出手之後,一切可就有些遲了,呂惟沒有把握在敵人的法寶之下,能全身而去.

更不用說現在還有一位玩家拿著罩子,如果真的被他們給困住,呂惟也沒有把握能活著殺出去.

呂惟一面拾起了之前玩家爆出的法寶,一面盯著整個房間的四周,盤算著如果自己就這麼跑了,會有什麼後果.

甩掉這兩個玩家是肯定的,但是呂惟不敢保證,自己下次出現的房間里會有多少的玩家存在.

如果呂惟出現之時,他們突然突襲呂惟怎麼辦,一個個念頭在呂惟心中閃過,最後呂惟不得不留下來與敵人戰斗.

這兩位玩家倒沒有想過那麼多的卓情.拿出了法寶之後,他們只是注意了一下對方的法寶,就自顧自地發起了攻擊.

兩位玩家並沒有配合,這讓呂惟松了口氣,這兩個玩家同時祭出了法寶時,呂惟已經做好了准備.

盤旋在呂惟身後的兩道羌線.直接就向著拿罩的那位玩家那里打去.這兩道光芒倒沒有消耗呂惟多少的法力,本來呂惟可以同時攻擊兩人的,但是呂惟看著另一位玩家手中的鏡子,也知道這東西可以反先.所以就把所有的攻擊力全部集中到拿罩型法寶的這位玩家身上了.

這位玩家雖然有防著呂惟的攻擊,但他也沒想到,昌惟竟然不管另外一名玩家,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自己身上,在擋下了一道金光時,直接就被銀光打到.

銀潰一落到了這位玩家身上時,呂惟雙手正好捏了一個古怪的印記.在這印記這下,這位玩家竟然發現自己無法動一下了.

如果他有辦法低頭的話,會發現他的身體已經布滿了寒霜,如果他能內視的話,更會發現,此時他的血肉也正慢慢地變成冰塊.

不過呂惟可沒空在那里等著這位玩家慢慢地被凍死,此時的呂惟直接往前一沖,重重地撞到了這位玩家的身上,把已經不能動了的玩家給撞飛出去,借著玩家的身體擋下了另一位玩家鏡中發出來的光芒.

看著從鏡中發出的藍光,呂惟心中已經有了判斷,這位玩家手中的鏡型法寶並不是什麼有著特殊能力的東西,只不過有著聚光與反光能力

.

這對于呂惟來說,只是有些麻煩.卻不是不可戰勝,隨後把之前玩家爆出來的罩型法寶拿起後,呂惟直接咬破了右手食指,在這罩型法寶上面畫上了三個符文.

昌惟的速度很快,還沒等那位玩家反應過來,呂惟已經在這罩型法寶上畫上了三個紫色的大字.

這位玩家心中感覺不好,連忙向後退去,但是一切已經遲了呂惟把那罩型法寶往上一扔,就退到了房間的角落里去了.

在呂惟三個紫色的符文控制之下,罩型法寶在空中迅速變大,籠罩住了整個房間的三分之二,最後的一位玩家也被困在了這里.

見到敵人被罩型法寶罩住,呂惟並沒有立玄出手控制,而是直接坐了下來,開始恢複法力,別看呂惟對付三位敵人最多只有了三招片刻就搞定了,但是這三招已經用掉了呂惟大部分的法力.

呂惟現在已經沒有辦法控制眼前的罩型法寶了,所以這罩型法寶很自然地按著呂惟一開始的計刑.

昌惟的紫血可不是白流的,通過紫血符文,呂惟給這罩型法寶下達了三個命令,第一個是變大罩住敵人,第二個是不停地縮小並放出罩型法寶里面所有的法力,第三個則是自爆.

至于這三個命令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就要看這罩型法寶里面帶有多少的法力了,反正對于呂惟來說.他是把這罩型法寶當成一次性法寶來用的.

也許真正能給里面那位玩家致命一擊的,也許就是罩型法寶的最後自爆了.

呂惟這邊的法力還沒有完全恢妾,罩型法寶就已經失去了最後的作用,連最後的爆炸都沒有成功.就直接變成了粉末.

抬頭看了一眼散落到一地的罩型法寶粉末,呂惟並沒有去處理留下的東西,而是一直在原地恢複法力,直到所有法力恢複之後,走到最後一位玩家的尸體之前.

看了一眼這位連名字都沒有的龍套,呂惟直接拾起了地上的鏡型法寶.感覺了一下法寶的材質與屬性後,呂惟淡淡地說了一句,"下次不要再來碧落仙境了,這里不是你們可以過來玩的地方

"如果你知道他是誰,你就不會這麼說了此時在呂惟的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這個聲音很是特別,雖然聽起來很是平凡,但是只要聽過一次,就絕對不會忘記.

昌惟轉過頭去,發現一個全身銀袍的男子正拿著一把折扇站在自己的身後,呂惟拍了拍自己的頭說道,"怎麼又是折扇,這段時間我一折扇男犯沖嗎?"

"多謝你沒有說折扇"男,我也看了你打那個白癡的視屏,謊起來那個家伙是嗥一口癡,但不得不說他在某個大公會里很有背景,最少你現在得罪不起."

呂惟白了這個銀袍男一眼,隨口說道,"我收回剛才所說的話,其實你也是一個折扇白癡男."

呂惟的話並沒有讓他銀袍男生氣,反而讓他笑了起來,"你知道嗎?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人這麼說我了.很早以前是有人叫我白癡的.不過都敗在了我的手上,你會不會是下一個.呢."

呂惟並沒有回答這樣的無聊問題,直接說道,"你是銀翼要塞的人?將級的玩家,有什麼稱號來著,說來聽聽,我也好打一個名聲."

呂惟的話讓眼前的銀袍男笑得更大聲了,"很好,讓我想一想,己經有多少年沒有人這麼問過我了,可以告訴你,我不管在哪個游戲里面.都會被人稱為銀翼的第一根羽毛,我已經為銀翼要塞在三個游戲里面得到了將級的稱號,這一次我要沖擊帥級."

"為什麼不是帝王呢,看來你還是沒有信心啊."呂惟搖了搖頭."說出你的名字吧,對了最好說的少一點,我記不得太多."

"好吧,在下翼行將,銀之翼王,可以告訴你,原本我叫銀之翼的.銀之翼王是我們會長認為我的存在對于銀翼要塞來說是一個不可代替的角色,所以才會讓我叫銀之翼王的."

"你好無聊明."呂惟直接打斷了銀之翼王的話,"你想要戰斗那就開始吧,我等了你半天,你的法陣應該布好了吧."

銀之翼王一愣,抬頭看向了呂惟.眼中閃過了一絲的不信.

不過還不等他發動自己花了半天時間布下的法陣,呂惟這邊已經動手了,呂惟身邊湧出了一團星光,准備把銀之翼王給困住周天星斗大陣之中.

不過與一般的高手不一樣,像是這樣有稱號的高手,他們手下往往都有著一個團隊為他們服務,對于這一次的任務,他們自然也是有著許多的考慮,眼前的呂惟對于他們來說.是重點打擊對象,所以他們對于呂惟的研究也足夠深 入.

所以他們都知道呂惟有著一個由星光所組成的大陣,這個大陣集困,控,殺,幻等特點為一體,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周天星斗大陣.

為此這些有稱號的玩家們,都有考慮著要如何對付呂惟這一招,呂惟周天星斗大陣一放出來時,眼前的銀之翼王就已經出手了.

此時的銀之翼王也表現出了他能被稱為翼行將的原因,他的速度達到了呂惟想像不到的水平.

這個房間並不是很大,銀之翼王可以在瞬間出現在房間的任何一個.

落.

自然以他的速度也可以閃開呂惟周天星斗大陣的吸引,並在周天星斗大陣發動之前,攻擊到呂惟的身體.

昌惟一開始也有所准備,面對眼前的敵人時,呂惟已經有所考慮了,不過呂惟並沒有因為這個而頭痛,周天星斗大陣的威力並不是一般人的速度就可以閃過去了,當初就算是帝江落到了周天星斗大陣里,也沒有辦法逃走.

不過周天星斗大陣也有一個最大的弱點,那就是張開需要一點時間.銀之翼王就是想要用這個時間差來打呂惟.

但是呂惟也算到了這一點,他張開周天星斗大陣也只不過是做個樣子.畢竟周天星斗大陣是另外有一個空間,那個空間比這個房間還要大很多,如果把銀之翼王給放了進去,反而不好控制.

昌惟現在要用的倒是另外的一個.法術,在銀之翼王沖起來的瞬間,便聽到了一個聲音,"光芒無處不在."

接著銀之翼王就感覺到自己眼前一白,整個竟然失去了控制.

為了防止撞到牆上,銀之翼王也不得不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但是他速度一放慢,呂惟就正好出現在了銀之翼王的身邊,重重地一拳打到了銀之翼王的腹部.

銀之翼王直接被打飛了出去,在到飛出去之時,銀之翼王還聽到了一個聲音,"下次你最好帶一個墨鏡.那樣會讓你看起來更好看一點.

不等銀之翼王在空中調整好移動的方向,呂惟後面的攻擊就出來了.一連串的攻擊打下去,銀之翼王直接重傷.

不過銀之翼王也算是有本事,他竟然在空中一個扭身,強行沖入了天花板上的天窗里去了,成為第一個從呂惟手上逃走的玩家.

看著銀之翼王逃走的樣子,呂惟長長地歎了一聲,"看來這些有稱

今天有些遲了,沒有存稿了.全部都是趕出來的,還請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有月票的給些月票.能推薦的幫著推薦一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9章碧落仙境    下篇: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11章 四相星光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