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純陽仙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9卷 碎丹成嬰 第4章 毀樹(求訂閱月票)   
  
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9卷 碎丹成嬰 第4章 毀樹(求訂閱月票)

第9卷 碎丹成嬰 第4章 毀樹(求訂閱月票)

雖說動物沒有辦法提供足夠有用的夢境,但並不代表著夢境之樹這里就沒有沉睡中的動物,反而大量的小鳥應該習慣落在樹枝上,所以在這里沉睡著數以無數計的大大小小的鳥類.

在這些小鳥被激活之後,無數的攻擊就向著呂惟這邊撲面而來,這些小鳥都是在金丹期以前還沒有能力化形的小鳥,但是這里的數量相當的多,飛起來就如同烏云一般直接撲向了呂惟那邊.

呂惟看了天空中的小鳥一眼,心中也只有無奈,這里的小鳥是夢境之樹近萬年的積累,他那一點夢境之水根本就不能把這些小鳥處理掉,可以看的出來,眼下呂惟也只能把這些小鳥全部給殺掉了.

此時的緒箬也正好發揮出了她的作用,她帶著的手下擋在了呂惟的面前,不停地對這些小鳥發起了攻擊.

這些小鳥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只不過是數量多了一點就是了,以緒箬一個人的實力,就可以擋下一大批的小鳥,更不用說緒箬身後的道兵了,這些小鳥的出現,只不過是給呂惟提供經驗而已.

在緒箬出手之時,呂惟也沒有閑著,他不停地把夢境之液打到樹上的那些沉睡者的身上,不過現在對于呂惟來說,這樣做是越來越難了,那些小鳥不但對呂惟發起攻擊,還保護著這些沉睡著,根據呂惟估計過去,這里最少有著五千名的沉睡者還沒有醒過來.

呂惟知道再這麼下去是不行了,現在他必須去把句芒給叫醒,否則的話再多拖下去,對于呂惟來說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所以呂惟讓緒箬後退了一下,自己強行頂著幾件法寶擋下那些飛鳥的攻擊,就要向著夢境之樹方向走去.

這一次呂惟在往前走的時候,是沒有地下沉睡者來標明哪里可以走,哪里不可以走的.

所以這一次呂惟行走的速度更慢了一些,他在那里觀察著地面的情況,在看著之前沉睡者睡著時的痕跡.

難得呂惟殺了進來,夢境之樹自然要把呂惟給拉到夢境里去,只要在夢境里面,呂惟就不再是他的對手.

但是此時的句芒卻也有著這樣的打算,他也感覺到了呂惟的到來,同時他打算借著呂惟進入這里的機會,准備與呂惟一起攻擊夢境之樹.

而且句芒還知道一個情況,其實夢境之樹最大的力量來源並不是樹的本身,而是地上的泥土,這些叫作夢壤的泥土才是讓人進入夢境的東西,其實夢境之樹只不過是借用了泥土的力量,而夢境之水則是把泥土里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

所以想要破壞掉夢境之樹,那麼就一定要讓夢境之樹的根離開泥土中,這個對于呂惟來說也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是對于句芒來說卻太過于簡單了了.

因為從一開始出現在這個世界里時,句芒就是所有植物的控制者,如果不是眼前的夢境之樹力量在他沉睡之時發生了變化,眼下句芒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現在的句芒有了一點空閑,他就在那里關注著呂惟的行動,畢竟呂惟的所有動作他也全部都感覺到了,現在夢境之中給他帶來的壓力已經不是很大了,他很想要與呂惟一對一的溝通一下,如果可以讓呂惟在外面做他做到一些事情的話,也許效果會好許多.

不過呂惟卻不知道這個情況,他還在緩緩地向前走著,直到他走到了一個地方,樹上落下了一只比較大的鳥類到他的面前.

這個鳥類重重地摔到了呂惟的面前,倒在那里一動也不會動,呂惟正想要繞過去,卻發現這只鳥的臉好像有些變型.

呂惟想了一下,心中也就產生了一個想法,眼前的小鳥並不是來自于夢境之樹的控制,而是來自于句芒的手下,因為這張鳥臉很像一張人臉.

倒在地上的小鳥一動不動的,但是呂惟卻感覺到這只小鳥身上有一些什麼信息.

呂惟沒有多想,直接便抱起了小鳥順著來時的路退了出去,此時天空中已經完全被飛行著的小鳥給占據了,原本的天空中還可以看到如同拳頭大小的光亮,但是現在的天空完全是一片的漆黑,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東西.

而在地面上,越來越多的鳥尸也堆集起來,呂惟已經認不出哪里是安全的地方,哪里又不安全了.

退到了緒箬的身後,呂惟把自己的抱出來的鳥尸放到了一邊,拿出了一些夢境之水倒了上去.

結果這夢境之水一點反應也沒有,呂惟又想了一些方式,都沒有找到應該傳達過來的消息,這讓呂惟很是頭痛,他是從後世重生過來的沒錯,但他的層面一向都不是很高,並不知道一些高級的方法,在把自己所知道的通信方法全部都看過了一遍之後,呂惟還是沒能找到句芒想要說的東西.

有些無奈的呂惟只能把這個放了下來,不過此時進入夢境之樹那里的路已經被切斷了,天空中的小鳥數量是越來越多,現在的呂惟根本就沒有辦法安全地殺進去.

在呂惟看來自己只能在這里先行處理掉這里的小鳥再說,所以呂惟也就加入了對小鳥的攻擊之中.

不過呂惟一出手,情況好像就有了變化,因為呂惟現在所用的攻擊方式正是燭九陰的攻擊方式,所以他的攻擊里面帶著光與火的力量.

特別是呂惟時不時打出的陽光攻擊,與純正的陽光沒有任何的區別,這樣的攻擊之下,呂惟發現一直沒有怎麼動作的樹根竟然動了.

這讓呂惟有些吃驚,他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試上一次,在呂惟的准備之下,一道強烈而又刺眼的日光就這樣射到了樹上.

當這日光接觸到樹葉與樹枝上時,沒有任何的影響,但是照到了樹根之上時,卻讓樹根不停地往回收縮著.

此時的呂惟也明白了,這夢境之樹的樹根是有些怕日光的,之前這里與山谷的正上方相距太遠了,每天只有一段時間的日照,而且對于樹根來說,所有的陽光全部都被樹枝與樹葉擋住了,其他的部分自然沒有太大的影響.

但是現在呂惟卻針對樹根進行了日照,沒用多久,樹根控制的范圍就縮小了一半以上,由于呂惟只針對一個方向進行日照,所以就這里的樹根縮了回去,而這對于眼前的巨樹有著重大的影響,因為這棵樹實在是太高了,平時需要樹根保持著平衡的,此時就眼前的這個位置樹根縮下去之後,整個夢境之樹正慢慢地向著這邊倒了下來.

看著夢境之樹倒下的機會,呂惟並沒有急著離開,他反而借著這個機會,飛快地用最後的夢境之水打著那些的沉睡者,這一次的效果相當的不錯,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有近兩千名的沉睡者醒了過來,另外還有一大批的沉睡者落到了地上,呂惟雖說沒有辦法讓這些沉睡者醒來,但他卻可以把附近幾個水池里的夢境之水引過來.

做到了這一點之後,呂惟這才向著夢境之樹的另一頭跑去,在夢境之樹倒下之時,夢境之樹的樹葉什麼的也不停地往下落著,呂惟有著一種感覺眼前的夢境之樹已經與地面有了一定的聯系,想要破解這里的一切,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但這只不過是呂惟心中一閃而過的念頭,呂惟跑到了夢境之境的另一頭之後,發現句芒的情況會變得更好一些,此時的句芒已經露出了上半身,並且他的身體好像也難輕微地移動一下了.

所以呂惟馬上拿出了自己帶來的另一件東西,向著句芒那里扔去,其實這個東西本來並出現在這里的,因為這個東西是句芒自己研究出來,最後被定為禁用的一種東西.

就算是呂惟也只能得到其中的一小塊,而且就算是這一小塊,也不是呂惟現在就可以用的,此時的呂惟直接就把這東西扔到了句芒的嘴里,相信句芒應該可以明白呂惟拿出這東西的意思.

其實句芒還真是明白呂惟拿出這種東西的意思,呂惟扔出來的東西叫作靈虛草,是句芒制作出來的一種植物,這種植物之所以會被句芒當成禁物來看,完全就是因為這種植物有著一個特性,強行吸引附近所有生命中的靈性,也就是說,只要這種草一種下去,附近就不會再有其他第二種的植物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這種草並不受其他屬性的影響,也就是說就算是種在火山或是海底,這種草的效果也是一樣的.

當初句芒把這種草研究出來,為的就是讓靈氣慢慢消散的世界變回原本充滿靈氣的樣子,但是這種草迅速生長而且會吞噬一樣植物的特性讓句芒最後不得不把這個禁封起來,除了句芒本人以外,沒有人可以再讓這種草生長.

但是不得不說,這種草是用來對付夢境之樹的一個絕好方式,因為夢境之樹也在這靈虛草的吸收范圍內.

而且靈虛草是唯一不會受地上夢壤影響的靈物,就算是生長在夢壤之上,夢壤拉人入夢的能力也就此沒了.

句芒當然明白這一點,不過他同樣也明白一點,那就是靈虛草好種難收,只要有一個種子沒有收起來,馬上就會有成千上萬的靈虛草出現.

當年句芒就是毀掉了三個了小世界,這才把所有的靈虛草收了起來,並且一一為靈虛草的種子設下禁咒,沒有句芒親自出手,根本就不可能種出草來.

可是現在句芒卻要用這個東西來救自己,這也不得不說是一個笑話.

句芒在收到了這靈虛草之後,想了想最後還是沒有按呂惟的想法去做,句芒也有著自己的想法,如果他想用這一招他早就用上了,別人想要找靈虛草的種子很難,但是句芒手上就有好多.

此時的句芒還是想用一下自己的辦法,所以他強行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一張嘴就吐了一個東西到呂惟的面前.

呂惟一看,發現這些正是一種藤蔓的種子,隨後呂惟抬頭看向了四周,心中也就明白過來,句芒這是要讓自己強行把夢境之樹給拔起來,只要這夢境之樹的根沒有辦法留在土里,那麼夢境之樹的力量也就沒有了.

此時的呂惟想了想,轉頭就把這個任務交到自己的手下道兵手上去了,他們要在峭壁上開出洞來,並把這些種子種下去.

至于呂惟則准備在那里,多對夢境之樹的樹根來幾次日照攻擊.

現在的情況是整個夢境之樹已經倒了一半,不過由于夢境之樹守高,一頭已搭在了峭壁之上,再也倒不下去了,所以這里還有著一大部分的樹根沒有被強行拔起.

呂惟就是要對這些樹根下手,在呂惟的攻擊之下,這些樹根倒也縮回去許多,不過最後還是沒有全部從地里面被強行拉出來.

還好此時呂惟的手下也已經把一切都處理好了,在他們的操作之下,無數的藤蔓已經全部種到了峭壁之上.

隨後這些藤蔓就好像有靈性一樣,不停地射向了半倒中的夢境之樹,纏上去之後,這些藤蔓迅速地收縮著,強行把夢境之樹拉到了半空中.

隨著這些藤蔓的運作,句芒的身體也被完全從地下拉了出來,此時的呂惟才明白,之前自己的想法還是太過于天真了.

這麼多年來,只是落下的樹葉與花粉,就可以把句芒的身體埋下一半到土里去,如果真的要用靈虛草的話,那最後所產生的靈虛草數量將會相當的多,最後就算是句芒也沒有辦法把這些靈虛草重新封印起來.

把夢境之樹拉到了半空中後,這夢境之樹還沒有完全消散,反而在那里不停地扭動著,無數的小鳥飛來飛去,在那里攻擊著藤蔓.

此時的呂惟沒有空去理會這些小鳥的情況,他飛快地跑到句芒的面前,想要看一下句芒怎麼才可以醒過來.

不過在離開了夢境之樹的本體壓制之後,句芒已經清醒許多,此時的他已經可以動一下自己的身體了.

見到呂惟過來時,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說過話的句芒開口說道,"這一次多謝你了,不過我現在還沒有辦法完全醒過來,我還需要你的幫助."

"沒有問題."呂惟想也沒法想便答應下來.

接下來的事情也就簡單許多,有著自己的能力的句芒自然可以壓制著頭頂上的夢境之樹,現在的呂惟要做的就是除掉與夢境之樹有關的一切東西.

那就是他們腳下這不知道多少年積累下來的夢壤.

如果在是呂惟突然遇到了這個問題,也許他沒有辦法處理,但是呂惟對于這個問題早就做好了准備.

在來的時候,他就已經離開上了一個需要夢壤的地方,那是一個小千世界,這個地方其實就是以出夢魘為主,而這里需要夢壤,原本這個地方也是有夢境之樹與夢壤存在的.

不過經過多年的開發,這里的東西已經用的差不多了,所以他們只能去一些地方尋找,而呂惟也正是從後世的記憶里面找到了這麼一個小千世界,並且提前聯系了這個小千世界的人.

現在正是呂惟找他們出來的時候,在接入了句芒的任務之後,呂惟就拿出了一面小旗,小心翼翼地插在了地上,隨後又拿出了三根信香,點著後插在了旗前.

片刻之後,小旗迅速地變大,變成了一個一米高的旗門,一個黑色的人影就從中竄了出來.

才一竄出來,這個人影就迅速地一縮,縮到了旗門的陰影處,隨後他抬起頭看向了天空,不由地罵了一句,"你瘋了嗎?把夢境之樹掛那麼高,你就不怕樹葉或是花粉落下來,永遠沉睡在夢中?"

"怕又怎麼樣,現在我也沒有辦法,如果不把這樹拔起來,你根本就沒有辦法過來,低頭看一下地上的東西,你能不能用吧."

聽呂惟這麼一說,那夢魘也點頭應道,"也是,你們不像我們,可以自由在夢境之樹上移動,想把我們叫過來,是要這樣做,地上的夢壤數量相當的多,應該有著兩到三萬年的產量,這一次你可發了."

"那可以得到什麼,你們答應的東西."

"放心好了,我們先把這里的夢壤處理掉,看一下都有多少,處理好了之後,東西是少不了你的."

說到這里夢魘看了一眼正在一邊半沉睡中的句芒,"這位沉睡了吧,要不要我把你把他叫醒?"

"這倒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你把這夢壤處理掉就好了."

夢魘也不再多問什麼,他把手一揮,從旗門里面又沖出了一批夢魘來,這些夢魘一到這里就變成了巨大的口袋,開始吞噬起地上的夢壤來.

他們的速度很快,一轉眼就吞掉了其中的一半,不過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

------------------------------------------

努力更新中,請大家多多訂閱,多多支持,你們的月票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本章節由書友上傳

[

上篇: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9卷 碎丹成嬰 第3章 夢境之樹與夢境之水    下篇:第4卷 任務:一步登天 第9卷 碎丹成嬰 第4章 毀樹(求訂閱月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