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的蒼蠅習性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的蒼蠅習性

"我想是因為那個東西."太陽神拉的腳下踩著一個黃金平台,好象是站在一個小型的平頂金字塔上一樣.在埃及看到金字塔很正常,但平頂金字塔卻並非埃及主流風格.埃及也有平頂金字塔,但做為埃及主神的太陽神拉不應該踩著一座平頂金字塔,而且這座微縮金字塔居然還有著一個像天平一樣的標志.這個標志並不常見,但我認得,因為我曾在別的東西上看到過這個標志,而那個帶有這樣標志的東西就是戒律之環,而且還是那個大的戒律之環.

"難道那東西能屏蔽神力嗎?"公主問道.

"不是屏蔽神力,而是屏蔽一切."

"屏蔽一切?"

"除了自我存在之外任何探測或者偵察都沒有用."

"你怎麼知道的?"

"我猜的."我當然不可能是猜的,但我也不能跟公主說實話,畢竟她根本都不知道戒律之環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我走到了天庭這邊的人群中,除了公主跟著我過來了之外,自由他們幾個人都很迷茫的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跟著我過來.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太混亂,這麼多人在這里,而且目的不明.任何情況下站錯隊都是個很嚴重的問題,何況現在有這麼多隊伍.

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中國人,而且和其他國家兩派勢力高低不明的情況不同,中國這邊天庭和妖怪們的強弱關系很明顯,所以我站到天庭這邊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自由他們國籍混亂,想要選擇合適的隊伍就不大容易了.再說,他們也沒有我這樣的條件.好歹我和天庭這些家伙都是認識的,起碼我有選擇站到哪一隊的權力,而他們根本都不認識這些家伙,站進去人家也未必認他們,可不站進去就會被認為是一個獨立的隊伍.看剛才打斗的激烈程度,除了我之外,他們中的任何人被當成獨立隊伍都會馬上被干掉.這就是他們猶豫著要不要跟我站一起的原因.

我沒空管他們死活,先向妖族水虛那個方向打了個暗號算是問好,水虛也小心的回了個暗號.同時,我若無其事的走到了神仙隊伍里."天尊,紫日見禮."禮多人不怪,這里都是上神,我還是表現的謙和一點比較好.

原始天尊點了下頭算是回禮,他這樣的存在,地位過高,真要表現的禮貌過度反而讓人擔心他是不是別有所圖.我笑了笑又向老子行禮,老子也是一樣的點了下頭.紫竹仙子到是先向我行禮,還說了些客套話,孫悟空卻是整個一大老粗,完全不拘小節.最後到那個白衣女子,我先禮貌的詢問了一下:"不知仙子怎麼稱呼?"

孫悟空一把拉過我道:"她可不是仙子."

女子原本保持著的仙靈之氣瞬間崩潰,面目變的極為凶惡."死猴子,又想打架啊?"

"臭狐狸,不要以為你尾巴多我就怕你!"

暈,原來這個女人是狐狸精.聽說天庭有個部門專門負責收攏各類生物的族主,狐狸一族算是對修煉有特長的種類,出現修煉成功的可能性比別的族要高出很多.下界多聽說狐狸精,不是因為狐狸容易變成妖怪,而是因為狐狸修煉快,成仙的都上天了,下界能接觸到的只剩妖怪了,所以才感覺狐狸精特別多.真要把修煉有成的狐狸全集中起來,計算一下就會發現狐狸中學壞變成妖怪的比例比別的族反而要少的多.

天庭這次一共就來了五個人,另外四個中有兩個是開山祖師型,另外兩個是天庭新秀型,這個狐狸精居然能和他們一起出席這樣的場合,不用說也是強悍的不得了的類型,要不然的話這里出現的就該是小龍女他爹那條老龍,而不是只狐狸了.

孫悟空似乎特別喜歡找這個狐狸精的麻煩,兩人越吵越厲害,最後原始天尊忍不住咳嗽了一聲兩個人才收斂了一下各自站開.全世界各地的教派基本都有人到了這里,在這種地方出丑是非常不合適的,所以原始天尊不得不阻止兩個小輩的胡鬧.

看他們兩個似乎是安靜下來了,我打算趁現在局勢僵化無人出頭的時機把情況先搞清楚.這邊莫名其妙的來了這麼多的高級神靈,可我到現在卻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清楚,這對我之後的行動很不利.

孫悟空雖然好說話,但卻不是個能表達事情的人,他更擅長做,而不是說.那個狐仙雖然看起來也還可以,但她正在氣頭上,找她大概是不合適的.前面兩位祖師級的輩分太高,問話不方便,剩余的目標只剩紫竹仙子了.我小心的湊到她身邊詢問起來."仙子,我有點問題可以幫我解答一下嗎?"

"你是想問為什麼我們這些人會莫名其妙的出現在設立是嗎?"紫竹仙子果然很聰明,我還沒張口她就猜到了我要問什麼."其實今天的事情很複雜,但解釋起來也很簡單."

"什麼事情又複雜又簡單的呢?麻煩仙子詳細解釋一下."我別紫竹仙子搞糊塗了.

紫竹仙子笑了笑:"事情就是你看到的這個樣,你說複雜嗎?"

我看看滿場的神佛妖怪,確實夠複雜的,于是回答道:"是很複雜."

紫竹仙子又繼續道:"但是說起來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戒律之環的索引器出現了,大家都是來搶東西的.簡單嗎?"

"是夠簡單的."

這還真是又簡單又複雜的事情!搶東西,而且是戒律之環用的索引器.我不知道這個索引器是干什麼的,但是我知道戒律之環是干什麼的.既然這個東西是戒律之環的索引器,那就值得為它付出任何努力.

"仙子,我知道戒律之環,但是這個索引器……?"

"看到埃及的那個神了嗎?"

"你說的是太陽神拉?"

"我不知道那家伙在他們那地方到底是干什麼的,反正就那家伙.他腳底下踩著的東西就是戒律之環的索引器.這個東西的功能和這個事情一樣是既複雜又簡單.真研究起來,這個東西的功能是無窮無盡的.戒律之環架構世界的時候就是用索引器來操作的,也就是說用它可以組合出一個世界,你說有多少功能?但是簡單來說它的功能實際上就兩條,一是召集所有的戒律之環的部件,另一個是操作戒律之環的運做."

"這東西能召集戒律之環的部件?"我忽然想到事情不妙.我們行會上次丟了兩個戒律之環的零件後有會員又找到了兩個零件!那要是被這個東西全都召集過來,我們不是一件也剩不下了嗎?

剛想聯絡玫瑰看好行會里的零件,手上的愛之環居然先響了."老公,出事了."

"該不會是戒律之環……?"

"你怎麼知道的?"玫瑰很驚訝.

"算了,你就別管這事了."

"哦,知道了.對了,還有件事."

"還有什麼事啊?"

"日本那邊出了點小狀況."

"小狀況?什麼狀況?"

"有兩個日本人潛入中國弄走了一件裝備."

"一件裝備?什麼裝備這麼值錢用的到你來跟我講?"

玫瑰停了一下才繼續道:"你不在的時候金幣和真紅出去找剩余的國器裝備,真紅的那套真武套裝的零件基本上都找全了,但是最後一個零件我們慢了一步."

"日本人拿走的該不是國器吧?"

"很不幸你說對了!"

徹底暈了.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一報還一報吧?日本人的兩套國器都讓我給拆了.忍者套裝的直劍到現在還在雨哲手里,另外一套陰陽師的裝備也是卻了武器,兩套日本國器全都不完整.沒想到日本人居然會把我們的國器也弄走一個!

"那兩個日本人怎麼會把東西帶走的?國內反日的人不是很多嗎?沒人發現他們是日本人嗎?"因為生氣,我的聲音稍微有些大.

玫瑰委屈的道:"你沖我發火有什麼用?日本人又沒貼標簽,只要對方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鬼才分的清是哪國人呢!再說日本的中國裔公民也不少,或者有些人帶有中國血統的,這個根本沒法分的.而且,實際上問題不是出在間諜上,而是國內出了問題."

"別告訴我又是影舞者的光明聯盟!"

"你還真是有當先知的天分.就是光明聯盟的間諜弄到了我們的情報,趁我們去拿另外一件裝備的時候他們先下手拿了最後一件東西.日本人只不過是過來接貨,根本不是他們動的手.而且這次還發現了一個新問題."

"什麼問題?"

"國器居然還有二段裝備."

"什麼叫二段裝備?"

"這麼說吧.你走之前我們不是都以為兩套國器已經都湊齊了嗎?"

被玫瑰這麼一講我才想起來."對啊!你不說我都沒注意.兩套國器不是都齊了嗎?為什麼又冒出一個最後一件國器來了?"

"這就是二段裝備.我們以前找的是第一段國器,裝配起來之後兩套國器互相呼應,之後才會顯示出第二段國器的情況.實際上在一段國器的外面還可以掛接上這個二段國器,然後才能成為真正的國器套裝.金幣的一二段國器已經全部找齊,但是真紅的二段國器缺了一瓶血."

"血?"

"二段裝備都不是完整的裝備,它們實際上只是些輔助的東西.金幣的二段裝備是一個香爐和一堆的特種材料,找回來之後按照說明上把材料放進香爐里焚燒,然後用那些煙熏了金幣六個小時才算成功.金幣被熏的差點暈了,不過後來顯示效果很不錯.這些煙霧不但提升了裝備,連人的屬性也一起跟著升,只可惜只對國器擁有者起作用.真紅的二段裝備是十幾瓶的血水,據說是來自各種不同的存在,全都有說法的.要求上說必須把這些血倒進池水中,然後真紅應該在池子里泡上六個小時才能完事.但是現在缺了一瓶."

"缺的是什麼樣的血?"

"按照說明上寫的,少的那個東西應該叫蚩尤之血."

"靠,那不是中國的大惡魔嗎?"

"不管是什麼,反正少了那瓶血二段裝備就全體報廢,根本用不起來."

"好的我明白了,回去我再想辦法,我這里現在很麻煩."

"出什麼事了?"

"事到沒出,不過這里很亂.全世界你能想到的各路神,仙,妖,怪的代表全都到了.孫悟空就在我旁邊,原始天尊也在!連阿爾倪和米枷勒都在這里.我還看到了一個長的很像海皇波塞東的家伙,搞不好還真是他本人."

"那不是神仙大集合了?"玫瑰的聲音滿是驚訝.

"要光是神仙就好了,這里連妖怪也有.水虛和他們老大都在這里,我還看到一個裹的跟粽子一樣的家伙,雖然不認識,但絕對不是好人."

"那就不打攪你了,趕快處理完之後回來吧."

"好的."

切斷聯系之後我仔細看了看那邊的太陽神拉.埃及的眾神還以為拉出了什麼事情,沒想到居然是他得到了戒律之環的索引器.我剛看了幾秒,空間中突然一閃,緊接著拉腳下的金字塔自動散架了.空間中出現的幾個黑洞中陸續飛出一堆金屬,然後這些東西和分散的金字塔底座的零件互相對接,很快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極端複雜的圓盤形物體.

這個東西就是個金屬圓盤,乍看起來和測風水先生拿的那種銅羅盤有些像,但結構更為複雜,從里到外有幾百層可以獨立轉動的環狀帶,每個環狀帶上都刻滿了文字,而且上面還有好多凹槽.在盼體中央部分有個洞,看起來是缺了什麼東西.這個家伙的盤面直徑在百米以上,可以說是相當的大了.不過相對于它的面積,這家伙的厚度就更詭異了.看起來這東西結構這麼複雜,至少應該有十厘米以上才可以裝下那麼多機關,但實際上這個東西的厚度連一厘米都不到,絕對的超薄設計.

黃金圓盤剛一組裝完就飛到了拉的身邊,而且越來越小,最後變成了一個只有一張光盤大小的圓盤落在了拉的手里.其他的幾方勢力全都激動的向前邁了一步,明顯是打算明搶了.這些家伙本來就是來搶東西的,突然停下來也不過是找機會休息休息,現在看來他們已經休息好了,這是打算繼續干活了.

眼看對峙又要演變成武斗,我趕緊沖到了場地中央伸出兩只手對向兩邊."大家先克制一下."

神靈行事一般是不會顧忌什麼的,但是這里和他們擁有同等實力的人太多了,所以誰也不敢太張揚.我的突然出現立刻讓大家都停了下來,只有拉依然做著防禦動作.

一個穿著一身奇特服裝的家伙首先語氣不善的質問我:"你是東西?氣息弱成這樣也敢出來阻止我們?還不趕快滾到一邊去!當心老子宰了你."

我剛沖到場地中央的時候天庭的幾位代表就知道我是打算當主持者了,天庭的勢力好歹把我當成半個自己人,所以他們認為由我來主持場面的話他們肯定能占到便宜,所以對我被別人質疑的情況不能坐視不理.原始天尊首先站了出來."這位名叫紫日,是冒險者中的一員,算是很有些實力的人物.在我們天庭也是有些地位的,你說話最好客氣點."

平時看原始天尊不怎麼說話,沒想到一開口就是這麼狠的話,果然是一鳴驚人.

那個家伙非常不屑的道:"那也只是你們承認而已,關我什麼事?"

水虛立刻站了出來."紫日是我們中華妖族的榮譽成員,你說話當心著點."

兩派出面撐腰,這樣算下來的話大多數派系都得小心了.但是事情並沒結束.

阿爾倪也站了出來."紫日至今還領著我們亞洲黑暗神殿外放領主的頭銜,你們也得給我點面子."

米枷勒跟著道:"我們亞洲光明神殿和紫日有著合作關系,動他之前先看看我們同不同意再說."

菲林迪爾也站了出來:"我們歐洲光明神殿和紫日做了攻守同盟協定,我也擔保紫日的安全."

一個身上穿著紅色鎧甲的怪物居然也站了出來甕聲甕氣的道:"紫日是我太平洋海族聯盟的恩人,動他要先放倒我們再說."

另外一個長的很像龍蝦的怪物也直接道:"我們海妖族也會保衛紫日的安全."

一個剛才我看漏了的家伙跟著站了出來."敢動紫日的就是和我們亞洲龍島過不去."

又一個讓我熟悉的老頭走了出來:"歐洲龍島也一樣."

本來光天庭保我還沒什麼,這里高手這麼多,某家勢力說要保誰別人可能不會放在心上,但是現在居然有九個勢力同時說要保我,這下可沒人敢亂插嘴了.九個勢力在這里雖然不算多,但已經足以威懾任何一個落單的勢力了.何況歐洲光明神殿和中國的天庭在這里都算公認的比較大型的實力派,沒有誰願意輕易得罪這兩方的人物.

掃了下周圍人的表情,看來九家力保的震撼效果已經把情況控制住了.不過為了稍微增加一點控制力,我決定再加點砝碼.我向園長伸出手."水晶."

"啊?什麼?"園長他們都被我的意外表現震住了,我問他要水晶他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他們知道我很厲害,但那只是個人實力,和現在這個場面完全沒法比.雖然大多數人都會去崇拜實力超群的勇士,但社會現實是勇士永遠都不如謀士.哪怕讓你撿到本什麼武林秘籍修煉成可以以一敵萬的,一個人就能干掉一個軍團的超人,面對一國領導,你依然不夠看.你確實能干掉一個軍團,但這個領導者可以調十個軍團把你埋掉,這就是現實.所以,我的戰斗實力表現的再突出,園長他們也只是驚訝而已,但這麼多的超級勢力肯承認我,就不是實力可以解決的問題了.

看他傻愣愣的樣子,我只好走過去把他手里拿著的水晶拽下來,轉身走回場中,然後隨手扔向拉."我們是幫你的部下來找你的,他們很擔心你.你失蹤這麼長時間,水神好象是打算再創造一個太陽神來代替你了.但是你的部下們希望你可以回去."

拉很驚訝的看了看手里的水晶,然後問道:"是科荷普拉讓你們來的?"

"不光是他,你手下那幫大將基本都在.我也只是臨時客串一把搜索隊而已."

我說自己是臨時客串搜索隊可是為了控制好力度.有了這個搜索隊的身份,拉就會把我當成他的勢力之一,這樣的話他也會加入對我的擔保之中,使我的實際支持者上升到十方.同時,前面那個臨時可以讓其他幾方不會排斥我,因為他們相信我畢竟是他們那邊的人,幫埃及的神做事也是臨時性幫工.

十方勢力的支持可以說已經沒人敢動我了,何況拉做為支持者,同時還是戒律之環的持有者,這點可是很重要的因素.

那個一開始出言不遜的家伙現在說話和氣多了."既然這樣,你站出來到底有什麼事情嗎?"

我再次掃視全場道:"大家來此的目的我已經知道了,太陽神拉拿到的這個東西是什麼我也很清楚.但是大家不覺得真要動手的話,各位的損失會很大嗎?我並不懷疑各位的實力,在這里的每一位都比我強很多,這我不否認.但你們的對手不是我,你們真打起來的話就是互相之間的戰爭.在你們這些神的戰斗中肯定會出現慘重的傷亡,我們這些普通生物根本傷不到你們這些神,但你們互相之間完全可以傷害對方.而戒律之環只有一個,真要拿走的話就得干掉其他全部的勢力,你們真的認為自己會笑到最後?"

我故意停了一下留個時間讓他們思考,等了一會才接著道:"好吧.就算你們自信自己比別的所有隊伍都強,可以最終戰勝別人拿走戒律之環,但是我要說的是你們這些派別就算獲得勝利,最後的勝利方也不可能滿員,相反,勝利方最後只剩下一個重傷不治的成員,或一個沒剩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們難道真的就是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嗎?"

那些神開始互相看了起來,他們在評估別的隊伍的實力,然後想算算看最後自己會怎麼樣.結論其實很簡單.這樣的局面下沒有任何人敢擔保自己一定勝利,況且按我說的,就算是勝利方也會付出慘重的代價.我們玩家死一次大不了掉兩級,再倒黴也就是爆出去幾件裝備而已.可這些神都是戰斗NPC,死亡等于被抹殺,而且是永久的.就好象凌跟了我之後亞洲黑暗神殿沒有再刷新出一個新的凌來當黑暗女神,而是阿爾倪出來繼任,這就說明了戰斗NPC實際上都是一次性的.這些神本來生活就相當不錯,而且他們又是一次性生命,因此他們具有一種玩家沒有的感情——怕死.

城市里的自由NPC是系統模擬出的智慧,由主系統統一指揮,所以思想並不獨立,他們這些神都是由單一思考單元模擬的智慧,理論上說具備完整的人格,本身就是一個生命,對死亡的恐懼是本能反應.剛才那麼勇猛是被利益迷惑,想到後果之後誰有不願意太冒險.

"你有好辦法嗎?"一個神站出來問我.

"等的就是這個問題.我其實有個很簡單的方法可以解決目前的問題."

"快說什麼辦法?"那些家伙一個個緊張的等著我說這個方法.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強者論壇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七章 狐狸分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