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不惜工本的掩護   
  
第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不惜工本的掩護

女騎士被撲下來之後毫不遲疑的抬肘撞我的腰肋,但是我比她動作更快,趁她翻到我上面的時候一腳把她踢了出去.女騎士飛起來的瞬間在空中翻了個身,順手一劍刺向下面的我.當的一聲,劍尖被我用永瓻d斷,沒了劍頭的劍頂在我的盔甲上毫無作用.永琣菾吨え鬲鶡滫漸霪痦y滾了出去為我騰出雙手,我雙手向後上方撐住地面,用力一按,腰腹使力頭下腳上的倒立起來,雙臂再次發力,整個人旋轉著飛了起來,對著上方已經開始下落的女騎士踹了出去.女騎士本來是想用手擋的,可惜她的胳膊太短,遠沒有我的腿攻擊范圍大,還是被我一腳踹上了天.

"保護大姐."一個騎士跳下坐騎把騎槍舞的嗚嗚風響著橫掃過來.

"就憑你們?"我在空中一張翅膀身體立刻正了過來,單腿向前擋住這一槍,身體就勢向前一倒,雙手按住他的肩膀,然後在空中翻了個跟頭過去雙腳一落地,我立刻借助慣性向前一帶,把那個家伙從我背上摔了過去.趁那家伙飛過我頭頂到我面前時,我跳起來一腳把他徹底踢飛上天.騎士就是陸戰兵種,我不讓你落地,看你還怎麼打.

"老大,我搶到他的哇……啊……啊……"一個騎士興奮的喊叫聲因為一串電流的茲啦聲而停了下來,我回頭的時候只看到一個很像是非洲人的家伙手里拿著我的永,張著嘴,頭盔不見了,一腦袋爆炸式發行,身上還在冒著青煙."嗚……好爽啊……!"咚.那家伙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永痡q他手里滾了出去.

那個女騎士眼看快落下來了,我沖上去又是一個高飛腿把她踢上天空,跟著後手翻接住另外一個落下來的騎士再次送他上了天."你們就在上面多玩玩吧!飛鳥,幸運,別讓他們下來."

在我的指揮下幸運和飛鳥輪流的在空中騷擾他們,找准機會就抓住他們把他們往高處帶,一旦他們要攻擊就再丟開他們,總之別讓他們落地就可以了.實踐證明飛在半空中的騎士連平時十分之一的戰斗力都發揮不出來.

地面上剩下的幾個騎士也紛紛圍了過來,當先一名騎士騎著坐騎.戰馬沖到我身邊時突然人立而起,騎士幾乎從坐騎身上立了起來,騎槍借著戰馬前蹄重新下落的力量向我紮了過來.

"一群笨蛋."我指了指天上,騎士們驚訝的抬頭向上看,結果只看到一條巨大的龍尾橫掃過來.轟隆一聲,一排騎士全被打飛了出去.

天上那個女騎士被幸運扔了下來,瘟疫和水晶飛上天空玩起了乒乓球,飛鳥充當裁判.什麼?你問拿些騎士哪去了?那些在瘟疫和水晶之間飛來飛去的不就是嗎?

女騎士已經被幸運和飛鳥來回扔的快暈了,但是這個女人的平衡感還算不錯.我示意幸運扔她下來,她卻在快要落地的時候突然一個翻身平穩落地,並且立刻跳上了正好位于旁邊的坐騎.只見她把掛在馬鞍側面的騎士槍舉向天空."無謂沖擊."

說實話,《零》中的馬上技能真的不多,我第一次看到完整的騎士技能.女騎士的坐騎突然加速,而且這明顯超出了戰馬的正常速度,我只看到一條亮線,接著就感覺到自己飛了起來.

靠,這技能也太快了!我被直線拋出十多米才重重的摔在地上,好在草原地面不太硬,摔的到不重.不過我剛翻身想站起來,居然又看到那道白光閃了過來,只感覺到下巴好象被什麼東西撞了,整個人又再次飛了出去.日,居然是連續性的折反攻擊!

再次落地後我吸取教訓再不急著爬起來了,而是向側面滾出去,先閃開攻擊線路再說.但是這次更悲慘,女騎士和她的坐騎已經快的連光都快看不見了,只是一閃就過去了,而我的背上似乎突然被什麼東西砸過一樣,整個人都面朝下的陷進了泥里.撞不到我居然踩我,這個女騎士還真有創意啊!

"斷空舞."半月突然離開我的背部飛了起來,然後刀輪一分為三,再分別分散成兩兩一組的對稱半月,六柄月牙刃圍著我的上方展開了一道刀網飛速的旋轉了起來,我則從地上支撐著站了起來.

不知道是女騎士的技能一旦發動就沒辦法停下,還是她沒看見,反正她又沖了過來.先是當的一聲響,跟著就是噗噗之聲接連響起.女騎士在接觸刀刃旋風之前用武器試圖驅散我的半月,可惜被驅散的不是半月而是她的騎士槍.那杆鋼槍旋轉著飛的無影無蹤,而她自己則撞進了刀輪區域.她的坐騎最先中招,那些噗噗聲就是刀刃刺入戰馬身體又飛出來帶出的聲音.由于慣性比較大,刀輪飛的又不高,結果只傷到了戰馬,女騎士從刀輪上面飛了過去,我也再次被撞飛,只是這次力量不大,僅僅翻了跟大跟頭而已.

女騎士的戰馬剛離開那個刀輪區域就倒了下去,女騎士剛好摔在我身邊,她剛要起來,我已經先一步一個翻身騎到了她身上.她立刻想要掙紮,我反手一下把兩個半月從上面拽下來卡入她的腳腕上方,除非她不想要腿了,否則就不能亂動腿.不過她立刻又開始想出手打我,我又如法炮制的把另外四片分散開的月牙刃拽下來分別卡在她的兩只手腕和脖子以及腰上.

"看你再動?"我得意的看著滿臉怒容的女騎士.

她似乎被我刺激到了,突然大叫起來:"非禮啊!"

"糟糕!"我心里剛有這個想法就已經發生了很不幸的情況.一股巨力把我扔上天空,連我的半月和永琱岔的東西一樣沒剩,全都跟著我飛了出去.為什麼會忘記女性保護啊?真是暈啊!

新型女性保護系統采用彈射方式強制分離男女雙方,這個系統雖然名為女性保護系統,但實際上不光保護女性,男性玩家遇到女色狼也可以使用,但是今天這個情況明顯我的姿勢比較像侵犯型,結果……馬有失蹄時啊!

臨"飛"走之前我只來及提醒僅有的幾只在現場的魔寵幫忙看好目標,我自己算是無能為力了,女性保護系統的彈射是不考慮屬性問題的,管你什麼技能也頂不住.

熱血城外風尹飄渺的軍隊剛把那些來增援的騎兵全都干掉.煙雨問風尹飄渺:"你看到紫日他們往哪邊去了嗎?"

"那邊."風尹飄渺指著一個方向."魔寵和主人是有聯系的,紫日的魔寵大部分都在這里,隨便找個問問就知道了."

煙雨剛好看到小純,連忙喊道:"你是小純吧?紫日在哪知道嗎?"

小純點點頭:"主人好象正朝我們這邊來,速度還很快."

"恩?"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忽然發現天空中一個小黑點之間接近.

"啊……!"一個由遠及近的叫聲逐漸擴大,只見我從天而降,咚的一聲摔在地上,連滾帶翻的在地上跑出去幾十米才停下.

風尹飄渺和煙雨趕緊跑過來,看到我狼狽的姿勢全都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風尹飄渺好不容易鎮定下來問道:"你這是怎麼搞的啊?"

"遇到高手了!"

"高手?"煙雨一聽更詫異了."什麼高手這麼厲害?能把你從遠處打飛到這邊來?"

我苦笑著搖搖頭:"不是戰斗高手,是系統高手,居然能把女性保護的生效情況摸的這麼透!"

"不是吧?"風尹飄渺面色古怪."你是被女性保護扔回來的?"

"你以為有別人可以把我扔這麼遠嗎?"

"你難道對某個女人那什麼了?"風尹飄渺小心的問我.

"你當我什麼人啊?那個女人太狡猾太無恥了!明明已經被控制住了,居然靠那種下賤的招數把我強行彈開!"

煙雨比風尹飄渺聰明多了,聽我這麼說,立刻道:"紫日不會干那種事的,這點不用懷疑.再說就算他有那想法,也不會在這種關鍵時刻干那種事.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中有個女人利用系統漏洞啟動了女性保護功能.一般來說《零》中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因為系統存在主動意識判定,很少出錯,但有一個情況例外."

"什麼情況啊?"風尹飄渺在游戲里就有好幾個女人,根本用不到騷擾女性,所以對這種事情完全不知道.

煙雨有些尷尬的道:"當發生第三類接觸時系統的主動判定會因為意識讀取系統的反應速度跟不上而被放棄,保護的前提是反應速度夠快,等意識解析完成侵犯也完成了,所以這個意識讀取僅適用于一,二類接觸,當發生第三類接觸時,系統采用的是先入為主的判斷方式."

風尹飄渺還是搖頭:"什麼一,二類接觸我完全不明白,還有那個什麼先入為主,這不是說賊喊捉賊也可以了?"

"正確.就是可以賊喊捉賊.系統的目標是阻止任何形式的性騷擾事件發生,不管是犯人還是被侵犯者,只要其中一方申請保護,事件本身就不會發生,哪怕彈錯了人,起碼不會給玩家造成心理影響.你也知道,這年頭精神損失費的官司可都是天價,系統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再說,如果你是強奸犯,你會在自己即將得手的時候自己主動報案嗎?所以正常情況下這樣做是不存在問題的.至于那三類接觸,屬于分級評定.語言調戲算第一類接觸,只要對方申請,你的語言調戲也可能導致女性保護系統啟動.第二類接觸是只除性器官之外任何位置的身體接近,包括手和頭發,不過一,二類接觸有系統的主觀思維判定,只要你不是帶著性騷擾的目的發生接近,系統是不會啟動女性保護的.但是第三類接觸就比較麻煩,這個指的是性器官發生危險接近,這個情況下系統主動思維判定不會啟動,只要事實成立,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的,一樣有可能啟動.而且第二類接觸和第三類接觸中提到的情況都是接近,而不是碰到.第二類的好好點,只有距離小于一厘米才會發生,第三類只要在十厘米范圍內都可能發生,不一定要碰到,只要夠近就可以了."

風尹飄渺驚訝的看著我:"難道你碰她那里了?"

"靠,你當我是色情狂啊?當時為了防止她反抗,我就騎到了他身上把她壓在地上,當然會進入超近的范圍內,她當時主動向上挺了下身體,把距離縮短到了十厘米范圍內,結果保護申請成功,我就被扔出來了.這種保護方式知道的人並不多,而且女孩子一般都比較害羞,誰會想到有女人會主動用自己的性器官接近敵人以達到戰斗目的啊?媽的,今天真是栽了,居然碰上這麼個女人,廉恥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煙雨伸手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別生氣了,就當遇上仙人跳了!"

"仙人跳好歹還有自己的主觀因素在里面,我可是什麼想法都沒有啊!真比竇娥還冤!"

風尹飄渺笑著拍拍我:"不就是被扔了出來嗎!沒什麼好生氣的.那個女人往哪邊跑了,我們追上去把她干掉."

"不急,我的龍寵都在那邊,女性保護可不包括魔寵."

"不包括的嗎?"風尹飄渺驚訝的問:"那要是……?"

煙雨壞笑著對風尹飄渺道:"你自己試試就是了!"

一個熱血盟的玩家離的近,聽到煙雨的話之後趕緊對風尹飄渺道:"老大你可千萬別實驗,在《零》中命令魔寵對別的玩家或者NPC進行性騷擾的話,魔寵會過來上你自己的,比被彈飛還慘."

風尹飄渺一聽全身一哆嗦."煙雨你這個混蛋,想讓我變基老啊?"

"哈哈,你自己思想不健康怪誰啊?紫日魔寵那麼多,你見他干過嗎?"

"廢話,他的魔寵都是女性,那不是自己找吃虧嗎?"

我立刻指了下不遠處正在解決最後一個敵人的二世:"現在有男的了,不過我不會讓他靠近你的.我的魔寵可不喜歡斷背山上下來的."

"你們兩個也不用聯合起來欺負我吧?不就是這次你們出兵救援我沒給好處費嗎?"

"靠,原來你還知道啊?"我和煙雨終于讓這個守財奴明白了我們的意思,真是不容易啊!

收拾掉城外這些打掩護的敵人,我們開始追擊前面在逃的那些家伙.為了保證已經到手的這些幾個國器零件別再被對方拿走,我讓一名鈴音騎士幫我把這個東西送回艾辛格,之後玫瑰會把它轉去美國.

那個女騎士雖然利用無恥的方式把我給彈了出來,但她還是沒能跑出多遠.在我被彈飛之後他們又來了一批接應的人,可惜依然沒能在三條巨龍的緊迫盯人之下把東西從走,而且還被干掉了十幾個人.

雖然論單體戰斗力巨龍不如神龍,但龍畢竟是龍,凡是帶龍字的,哪怕是別的物種都相當厲害,何況巨龍本身就是龍中比較特出的一個種類了.對一般的玩家來說巨龍的出現都代表著成片的死亡,對方能只損失十幾人已經說明實力還算不錯了.不過雖然三條巨龍盯的夠緊,但對方依然連滾帶爬的到達了下一個城市,結果事情就變的複雜了起來.

在場的只有幸運,瘟疫,水晶和飛鳥,其中幸運的智力水平最高,但是他卻缺乏一項很重要的東西——常識.幸運是人造生命體,他的知識都是我們教的.龍緣基地的科學家一抓一把,卻缺少社會學人才,說白了就是沒有交流型人才,畢竟基地是研究單位,不是商業單位.其直接結果就是幸運接受的知識全是各種科學知識,完全沒有待人處事的知識.那個女騎士和其他人一起跑進了城市,但是這個城市是屬于第三方的,按情況來說幸運只要把我們抬出來就可以了,現在在中國的行會基本上都要賣我們行會點面子,就算不幫我們抓這個女騎士,起碼不會阻擋.但是幸運不懂這些,結果就直接帶著其他兩條龍和飛鳥一起最進城里繼續打.

這個城市的人光知道城市上空出現了三條龍加一只不明生物,大家還以為是怪物攻城呢,結果他們就開始攻擊幸運他們.幸運遭到攻擊立刻開始反擊,平白無故的把整個城市推到了敵人的陣營中.我們趕到的時候現場已經是一片混亂,那個小城市哪架的住三條龍折騰,連城牆都倒了一大段.看樣子這還是個剛升級到城市階段的小城,連炮台都沒有,要不然還可以擋一陣,還好幸運他們沒把任務給忘了,不然城都讓他們給推平了.

看到城外三大行會的旗幟同時出現,城里的玩家立刻緊張了起來.他們開始的時候可能是以為幸運他們是野生生物,但是只要一和幸運他們打起來馬上就會知道他們是有主人的魔寵,之後就會知道是我的魔寵.這麼大個城市當然有不少人知道我是誰,他們還以為是我要攻擊這個城市,所以看到三大行會的旗幟變的更緊張起來.

這個小城市的城主幾乎都快哭了,他站在已經變成廢墟的市政廳上對著身邊的守衛喊著:"為了城市.我們拼了."

"拼了!"守衛們齊聲複合.

這些人剛准備好要拼命,一個巨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城市上空."城市里的居民注意,我是冰霜玫瑰盟會長紫日,剛才發生的情況僅僅是意外,請馬上停止戰斗,本行會負責賠償一切損失."

城市里的人全都互相看了看,最後把目光全都聚集到了城主的身上.那個城主幾乎是流著眼淚癱了下去,顯然他是相信了我們的話.我騎著夜影降落在那個城主身邊,風尹飄渺和煙雨緊跟著降落了下來.

對方的城主已經受刺激過大,站在那里發呆,反到是他身邊的那個玩家氣憤的沖上來質問我們:"你們為什麼要襲擊我們的城市?"

"不好意思,今天的事情純熟誤會,你們和我們各有一半責任."

那個人一聽立刻氣憤的道:"你們進攻我們的城市,我們還有什麼責任?"

"你們的責任就在你剛才那前半句話上."

"怎麼啦?"

"情況根本就不是我們進攻你們的城市."我向天上招招手,幸運他們全都降落了下來,那個玩家害怕的後退了兩步.我對他道:"他們都是我的魔寵,今天出了點事,我讓他們幫我追幾個人,結果那些人跑進了你們城市,然後他們也追進來攻擊那幾個人.可是你們居然主動攻擊他們,我的魔寵遭到攻擊當然會反擊,你說你們是不是有責任?"

"我……我們以為他們是來攻城的呢!"

這事其實誰也怪不了,那幾個人混在人群中,誰也不會注意他們,但是巨龍攻擊玩家,別的玩家就會認為是在攻擊城市,反擊也是正常情況.這種事純粹是因為缺少溝通造成的.

對方還想解釋,我趕緊安撫他們道:"我也沒想追究責任,畢竟我們也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我說這話純屬客氣話,一個玩家追殺另外一個玩家這種事情很常見,只要不是紅名,理論上說城市守衛不該插手.今天所不同的是我沒有直接動手,而是派的魔寵,還有就是我的魔寵個頭大了點而已,歸結起來這實際上還是玩家之間的戰斗,反到是城主的部隊主動攻擊我的魔寵,屬于違規干涉玩家戰斗.

風尹飄渺也道:"損失我們來認,之後會幫你們全部修複到之前的樣子.現在你先幫我們個忙,馬上給我們查傳送陣記錄,我們要知道剛剛離開的幾個騎士的下落."

玩家城市中的城主有權查尋傳送記錄,剛才那個女騎士在混亂中通過傳送陣跑掉了,我們必須找到她到底傳到哪去了.

這個城主到是滿配合的,畢竟本來他們也不占理,何況我們也答應賠償了,他還說什麼呢?再說得罪我們三大行會也不是什麼好事,就算我們不主動去害他,人家知道他們和我們三大行會有仇也肯定會躲著他們,甚至以為攻擊他們可以得到我們三大行會的好感,這都說不定.

那個傳送陣管理員在查名單,我們在旁邊看著傳送陣中的水晶記錄的人像.人像在快速滾動,突然我看到了那幾個熟悉的面孔."停.往回倒."

記錄迅速定格並後退了幾格,那個和我對戰的女騎士以及另外一些不認識的人出現在陣中.這些人顯然是一伙的,大概是後來來增援的人.風尹飄渺問那個傳送陣管理員."查下他的目的地."

"好的."那個家伙把手放在水晶上,閉上眼睛開始搜索.空中嘩啦一下彈出了一個傳送陣名稱.

"艾辛格跨國傳送陣輔助中轉陣三十八號?"

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到了我這里.風尹飄渺驚訝的道:"紫日,那不是你的城市嗎?"

煙雨立刻道:"不,艾辛格的跨國傳送陣是可以通國外的,這些人大概是要出國,沒看到目標點是艾辛格跨國傳送陣的中轉陣嗎?"

"趕快去艾辛格."我一邊說著一邊率先啟動了傳送戒指,直接過去了.風尹飄渺和煙雨他們很快也跟了過來,畢竟傳送陣就在身邊.

出了傳送陣我想也不想就去查跨國傳送陣的記錄,反正是我自己的東西,我有最高許可權限.我們行會的水晶品級比較高,查詢速度快的多,很快就看到了那個女人和她身邊那群人,但是意外的是居然讓我看到了駐美大使和我愛中華他們這些人,居然全都在這里.查詢傳送目標,地點是支點城.

"這幫家伙去了日本?"風尹飄渺叫了起來.

"他們跑不了."我直接拿出了城市之樹的樹葉."城市之樹,啟動巴貝爾塔通訊設備,暫時接管支點城操作."

"明白."城市之樹的聲音從樹葉上傳了出來."接管完成.等待命令."

"封閉支點城所有入口和傳送陣,給我查這幾個人,相貌就在傳送陣的顯示頁面上,你自己看."

"收到,已經找到目標,他們正在支點城的傳送殿里,我馬上把圖象傳送過來."

跨國傳送陣的操作水晶被暫時當做了顯示器使用,圖象出現在了水晶里.只見駐美大使和我愛中華他們,以及那個女騎士一大幫人正在向一個小傳送陣走去.這個傳送陣是普通傳送陣,也就是說可以在日本境內傳送,但是有日本國籍的人是無法使用的.這些人顯然都具備游戲內的非日本國籍,這點很容易做到,只要不在日本建號就不會出現日本國籍.

駐美大使一邊走一邊還在和玄心說著什麼,他們走到了那個小傳送陣上之後停了下來,明顯是等著傳送,但是突然咔的一聲響,他們腳下的傳送陣熄滅了.

"怎麼回事?"駐美大使有些緊張的問著.

我愛中華到是很平靜."大概是傳送水晶沒能源了.以前我也遇到過這個情況."

我愛中華說的不錯,這確實是水晶沒能源了,不過這和一般城市中的沒能源是兩回事.要是我愛中華看過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城市設計圖,他現在肯定會尖叫著被發現了什麼的然後趕緊叫大家跑.本行會的城市能源系統類似現代城市的電站+電網+用電器的模式,但是一般城市的能源是電池+用電器的模式.也就是說別的城市是給傳送陣裝魔晶石作為能源,用完就要換,本行會的城市卻是把魔晶石統一送到中央能源提取妻,然後分別提供給各個設備,在我們這里如果有什麼東西因為沒有動力而停止了,那只能說是人為關掉了,或者是整個城市都停止了.

傳送陣停機,他們只要換到別的傳送陣上就可以了,在他們的印象中能源不足只是單個傳送陣的問題,很少有碰到兩座傳送陣同時沒能源的情況.但是今天他們就見識了一把,這些家伙換到另外一個傳送陣上之後這個傳送陣也滅掉了.

"靠,不是這麼倒黴吧?"麻雀李三忍不住罵道.

這個時候他們又換上了第三個傳送陣,像支點城這種規模的城市,輔助傳送陣數量少數在一二百,他們還以為是我們這里的玩家疏于管理導致的.結果第三個傳送陣發生了一樣的情況,最後他們干脆分成幾波人分別上了十幾個傳送陣,結果全部失靈.更奇怪的是當時有進出的其他玩家,他們使用傳送陣都很正常,即使是駐美大使他們曾經實驗過失靈的傳送陣,別的玩家一站上去就會立刻恢複正常.

玄心還以為是自己人出了問題,她特地跑到旁邊,和幾個剛進來的韓國玩家湊到一個陣上想試試能不能用,結果連那幾個韓國人也發現傳送陣失靈了.那幾個韓國人走下來換了個陣,玄心沒跟上去,結果那幾個人就成功傳送走了.

這個時候要是再發現不了問題就是傻子了.玄心迅速的對我愛中華道:"他們做了手腳,傳送陣不能用了."

"難道他們先到了?"駐美大使驚訝的問道.

"不知道,反正傳送陣出了問題."玄心道.

"可他們不是在我們後面沒追上來嗎?怎麼會趕在我們前面做手腳呢?"駐美大使依然不相信.

"是遙控."那個把我彈飛的女騎士道:"冰霜玫瑰盟有種城市之樹,相當于中央控制系統,可以遙控操作城市設施,他們應該已經注意到我們了."

"那我們趕緊從大門出去,那東西不能遙控.就算有守衛,好歹還有一線希望."

"希望當然會有的,但不是留給你們."我的聲音出現在傳送殿的大門口,駐美大使驚慌的想往轉送陣上跑.我笑了起來."不用試了,這可是我的城市,我不讓你們走,你們以為自己就跑的掉了嗎?你們還真夠膽大的,居然跑回我的老家來了.當初松本正賀當日本老大的時候還沒膽子亂闖我的城市呢,你們幾只小耗子居然還敢利用我的東西跑路."

"哼,我們就算死在這里,只要能把國器帶出去,我們就是勝利."

"問題是你們帶不出去了."

"那可不一定."玄心突然撲了過來."自爆."

我暈,小日本的犧牲精神真是沒話說,居然上來就用自爆.不過不得不承認這是唯一對我有很大威脅的技能,轟的一聲巨響傳送殿的大門被轟飛了,我和風尹飄渺他們也被勁風刮了出去.煙霧中就看到幾個人從里面跑了出來,我縱身撲過去按倒一個,翻過來一看居然不是駐美大使."靠,你哪位啊?"這個家伙根本就不是那些人中的成員.

"我是小小鳥,剛從國內過來.一出陣就看到好多煙,我以為著火了就往外跑,哪知道……?"

"靠!"我把這里的人設置成了拒絕傳送,但是沒有封閉傳送陣的其他功能,別的地方要是有人想過來,依然可以使用跨國傳送陣.

正說著煙霧里又有人往外跑,而且這次超級多,我也不知道誰對誰,上去先拉住了一個再說,結果一翻過來居然又抓錯人了."靠.誰會風系魔法?"

周圍我們帶來的人一聽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幾個小龍卷迅速把煙塵都抽上了天空.視線恢複後第一眼就看到駐美大使已經跑出老遠了."那邊,攔住他們."

支點城可是我們在日本的前進基地,絕對的要塞城市,駐軍數量不是一般的多.成隊的重裝甲步兵排著方陣出現到在道路上,把整條街道都給封了起來.那個女騎士一看左右的建築立刻叫了起來."上房."

那些人動作還真快,嘩啦一下全上去了.我們這邊的衛兵反應到也不慢,可惜就是太快了點.房頂又不是用來走人的,呼啦一下上去幾百號人哪有不塌的?轟的一聲,剛上去的人又全掉進屋子里了.

"我日,你們跟著跳什麼啊?空騎兵呢?上去堵住他們."

這些家伙滑的跟肥皂一樣,城市里街道狹窄,人多也沒用,大部隊根本展不開.而且我碰到了和風尹飄渺一樣的問題,自己的城市不舍得碰.眼看著他們快到城門口了,一個一身紅色緊身鎧甲的女玩家突然從我們後面追了上來,縱身跳上了旁邊的房頂.只見她在房頂上輕輕一點,人就像沒有重量一樣飛起七八米高.她在半空中迅速的靠弓搭箭,手指一彈,嗡的一聲,一枚響箭直插駐美大使後心.

噗.麻雀李三飛身替駐美大使擋了這箭,但是箭卻突然爆炸了,麻雀李三整個人變成了漫天的血霧.我不由的多看了一眼那個女玩家,雖然不知道是誰的人,反正是我們的幫手.

女箭手身體下落,在房頂上再次一點,重新飛上半空.這次她一口氣架了四支箭到弦上,然後毫無任何停頓的放了出去.大秦箭神從側面躍起,半空中也放出一排箭,目標直指這個女玩家.看她的樣子大概是閃不掉了,我把永琱@把抖開,永瓻e端一下卷上了她的腰.我向後一帶把她拉了回來.她沒掙紮,而且被拉回來的時候依然一瞬不瞬的盯著前面的駐美大使."送我一把."她毫無停頓的對我道.

我明白她的意思,帶著她一個原地轉身卸掉慣性,然後猛的向前一推把她送了出去.借助我的力量她一下飛出老遠,剛一落地她又上了房頂,然後一邊跑一邊閃電般開弓來射兩箭.大秦箭神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被一箭封喉,駐美大使被一個他身邊的玩家推了一把,結果箭沒中,卻把跑在駐美大使前面的熱血好男兒給射倒了.

眼看著這個女箭手大概是追不上去了,我突然發現這里距離城牆已經不太遠了,一抬手把龍筋索射了出去.索頭插入城牆固定,然後我一收線順便張開翅膀一邊滑翔一邊把自己拽過去,速度快了很多,經過女箭手身邊時我順手把她拽了起來.這個女箭手明顯是超級高手,從頭到尾都不受任何干擾,被我抓著腰帶提著她也能開弓放箭.這次總算沒讓我失望,一箭貫入駐美大使的大腿,駐美大使當時正在跨一個房頂,一下沒跨過去反而掉進進了兩座房子之間的封閉小巷.

駐美大使臨落進去之前居然把一個小不包裹扔了上來."我愛中華接住."

我愛中華一伸手接住包裹繼續向前跑.女箭手二話不說再次放箭,一箭從我愛中華後腦進入嘴里穿出,包裹直接飛了出去,卻被古武專家接住了.這幫家伙還真是夠頑強的.

和我愛中華以及駐美大使不同,古武專家是肉搏職業,速度比法師快的多,一下跳出去老遠,然後到了城牆下面.衛兵剛要圍上去,他就伸手在城牆上一借力上了牆頂,不過他上去還沒站住又被打了下來.一個紫色的身影立在城牆上面威風凜凜的看著下面."向來只有我說放行,沒有人能硬闖的,今天我到要看看你們誰出的去."

修羅紫衣的話剛說完就倒黴了,城市里的警報聲和一發炮彈一起到達,修羅紫衣被直接轟飛.城外小日本攻城了.我沒想到日本人會發動一場大規模攻城戰來掩護他們逃跑.這次攻擊應該是臨時安排的,日本人根本就沒有什麼隊型可言,而且之前也沒有任何關于他們要攻城的情報.

炮擊產生了混亂,古武專家趁機越出城牆向遠方跑去.日本人給古武專家讓開了道路,繞過他直接向城市發動沖擊,這樣下去根本沒辦法追了.我的魔寵和召喚生物都還在國內,現在差不多是光杆司令,這還真是麻煩.無奈之下只好召喚出夜影繼續追,好歹坐騎還在身邊.地面上肯定是過不去的,不過空中依然可以通過.小日本的空中單位向來不如我們行會,這方面我不擔心.

城市里的戰斗有修羅紫衣和風尹飄渺他們在,我是不用擔心的日本人本來也沒打算把城市打下來,攻城只是為了掩護美國國器離開而已.

護送國器的隊伍一路上被我們干掉大半,最後真能帶著國器跑的就剩這個古武專家了,這小子穿過日本人的陣營後就專找林子鑽,這樣我的空中優勢也沒有了.跟他在林子里玩了半個多小時的捉迷藏,好不容易把他趕出森林,結果前方卻是個日本村莊.看規模,這種級別的村鎮應該是有傳送陣的,只要他進去我就徹底失去目標了.日本人不會幫我查傳送記錄,而且還會幫古武專家對付我.

心里焦急卻沒辦法,到了村口之後古武專家立刻和一些人說了什麼,那些人立刻擺好架勢打算攔截我.我眼睜睜的看著古武專家跑向一個小建築的門口,赫然就是村里的傳送殿.但是,就在他即將到達小房子門口的時候,我忽然聽到耳邊風響,什麼東西飛了過去.轟的一聲,前面的小房子整個不見了,古武專家愣在原地.我扭頭之後也嚇了一跳.

"是你?"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二十三章 居然上當了    下篇:第十二卷 第二十五章 國器之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