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傳說中的太陽   
  
第十三卷 第二十二章 傳說中的太陽

知道了對方的任務後我立刻開始變的殷勤起來.開玩笑,這麼個大任務怎麼可能錯過呢?我先裝的很自然的靠到限制級藍色小藥丸的附近,這個家伙雖然很抽屁,但畢竟是任務持有人,任務內容還得從他那里搞到才行.

"我說藥丸子啊?你那個任務到底是怎麼接到的啊?"我裝做漫不經心的詢問著.

泉水也被我的話帶起了興趣,湊上來問道:"對啊.你怎麼接到這麼大的任務的啊?"

"切,這還不簡單."限制級藍色小藥丸非常得意."我只不過去傭兵任務處問他們要最難的任務,結果就接到這麼個任務了."

"有沒有搞錯?這也行?"白云少爺驚訝的問道.

"不是行不行的問題,而是運氣好不好的問題,有時候運氣來了真是擋也擋不住啊!"藥丸子終于被我們勾起了興趣,開始吹噓他是如何如何的運氣好.

我下靜靜的聽著,等到他吹的正得意的時候冷不丁的問了一句:"那麼我們的任務提示是什麼啊?"

本來以為這個家伙肯定會順口說出來,沒想到他警覺性還挺高,居然硬生生的停住了."干什麼?你想單干嗎?"

好家伙,這家伙數耗子的嗎?我趕緊辯解."這個任務的好處肯定是很大的,這點誰都知道.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你依然跑來召集了一支我們這樣高素質的隊伍,可見任務難度也是非常之大的.就算我想單干,一個人肯定不行,再回去召集隊伍也肯定來不及了.你說是吧?"

"有些道理,但是你打聽這個干什麼?"

"當然是方便戰斗了.你召集我們來做任務,結果只告訴我們最後的目標是獲得那個什麼守護獸,過程我們是一點都不知道.這要是出點突然情況我們還怎麼做任務啊?"

藥丸子想了半天道:"那好吧!我就告訴你們具體情況."他拿了張卷軸出來道:"首先聲明,我不知道這只國家守護獸長什麼樣子.任務說明中只說這是國家守護獸,但是沒有具體內容.我們的任務目標是去地下喚醒這個沉睡的守護獸.按照說明內容,我們的敵人應該是路上那些怪物.守護獸是我們大日本國的守護者,不會攻擊我們,所以他不是敵對戰力,要不然我們就算再多十倍的人也是白費."

"哦,原來如此,那任務路線或者提示呢?有這些東西的說明嗎?"

"任務上說守護獸沉睡在熔岩地脈下的熔岩河發源地,提示只說讓我們找到一個地脈入口進入,然後順著任何一條看的見的熔岩河逆流而上就可以了.所有地脈的發源地就是那個守護獸的沉睡之地."

好家伙,這個東西在熔岩河里.那就是說是個火焰系生物了.這樣說來我應該還能對付的了,畢竟我也有不少火焰系頂級生物.不過考慮到國家守護都是強化過N多次的超級生物,我擔心小鳳和依佛里特未必搞的定這個家伙.

聽了藥丸子的介紹,我們立刻開始思考起來.不過別人是在想如何找到目標並完成任務,我則是在想怎麼破壞任務.最好的結果是我能把這個守護獸變成我的人,次一點的就是干脆把任務破壞,讓日本人得不到這個守護.最壞的情況就是我失敗,守護獸成功複活,那才叫麻煩呢!

我正計劃著壞點子,泉水突然道:"我有辦法了.想找熔岩河還不容易?火山下面肯定全都是,只要先找做火山,然後進去不就行了?"

"你說的輕巧."白云少爺反對道:"熔岩什麼溫度?你以為是澡堂子里的熱水啊?"

"咦?這到是沒想到."泉水吐吐舌頭,繼續開始想了起來.

血龍突然道:"要不然這樣,我們還是找火山,然後由我挖地道進去.好歹我也是矮人族,打洞速度很快的."

赫斯拉問道:"這一路挖過去要多久?你知道目標距離我們多遠嗎?等你挖到什麼都完了."

流星愛人幫血龍道:"我們又不用直接挖到目的地去,只要讓血龍打個垂直井下去,熔岩河附近肯定是有可以走人的空間的.這樣算起來速度應該會很快才對."

"這個辦法好.藥丸子也贊同這個意見."

赫斯拉看向我."銀月,你的意見呢?"

"我贊成血龍的意見.這個方法是唯一能最快接觸到熔岩地脈的方法,而且安全性比較高,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最好盡量離火山近一些,這樣打下去的洞才能比較准一些."

"既然大家贊同,那就馬上開始找吧."藥丸子發布最後的決定.

在日本想找火山還真是簡單,像富士山那樣出名的不算,光無名火山就起碼有好幾百座,我們隨便找找就發現了一座.摸索上山之後我們先看了看山口內部,結果發現情況比想的簡單的多.這個火山口根本就沒熔岩,它的頂部只有個大洞,好象就是個天然的通道,連打直井都省了.

藥丸子把任務說的多麼艱難,結果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怎麼回事,我們一路上完全沒遇到任何阻力.從那個火山口下到下面之後就找到了熔岩河,順著這個熔岩河逆流而上,很快就遇到了大量的岔道,但是上游的都是主干道,根本不會錯.這一路完全沒遇到任何怪物,連道路也非常的平整,完全不像任務說明上寫的九死一生.

赫斯拉最先問道:"這一路是不是太平靜了一點?"

藥丸子道:"可能是我的運氣好吧!"

白云少爺不屑的道:"你當你是幸運星啊?按說這種地道里怪物肯定不少,如果沒有碰見這些小怪物,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附近有更厲害的怪物把小怪物都給嚇跑了."

"可是有什麼東西這麼厲害呢?難道是那只守護獸不成?"泉水問道:"他不是應該還在沉睡著嗎?"

"有沒有可能是他已經被別人喚醒了?"流星愛人問道:"既然是在工會接的任務,那就是道公開任務,對所有人都是開放的,你接到不等于別人接不到,說不定有另外一隊比我們更快的完成了任務."

"那不可能."藥丸子斷然否決道:"就算這是工會接的任務,但這樣級別的任務是不可能多次發放的."

"你怎麼知道不可能?"流星愛人問道.

"因為……!"

藥丸子剛要解釋就被血龍打斷了."別吵了,前面有動靜."說著血龍就開始趴在旁邊的牆壁上仔細的聽了起來.

我一把拉住他向後拽:"別聽了,都能看見了."

前方的熔岩河上游居然出現了一個洪峰向著下游沖了下來.這個熔岩河道本來很高,河流在河道中央流淌著,兩邊還有很多空地可以走人,但是洪峰的高度已經連洞頂都蓋過了,簡直像是一堵牆一樣壓了過來.

"不好,快跑."赫斯拉提醒大家一聲就開始向回跑.流星愛人趕緊放出坐騎給大家.

熔岩這東西雖然看起來很粘稠,但實際上流速相當快,尤其是在地下的時候.噴出地面的熔岩之所以看著很粘稠是因為溫度比較低,這下面的熔岩和一般的水完全沒二樣,速度快的嚇死人,一路順著我們剛剛通道的道路追了過來.

我們這群人也管不到別人了,各自用最快的速度飛奔.速度最快的當然是我.紅翎可是天狐,雖然不如飛鏢這樣的光狐速度快,但只要是狐狸都慢不到哪去.跟在我後面的居然是血龍的水晶龍.雖然人家沒有方便的四肢和流線型身體,但是人家功率大啊!跑起來跟火箭一樣.獨角獸和紅龍帶著剩下的人在後面一點,速度也還可以,最慘的就是那個藥丸子,他的馬是在城市里買的系統馬站的馬,只要能當坐騎的魔寵幾乎都比它快.

當我們沖到之前下來的那個火山口的時候趕緊向上跑了出來,最後面的紅龍帶著泉水,赫斯拉,白云少爺一起從火山口沖了出來,僅僅落後零點幾秒就是一道沖天的熔岩柱,只差一點點就把我們全給悶燒了!

剛跑出來還驚魂未定的大家忽然聽到赫斯拉的聲音."藥丸子呢?"

"好象在我們後面."泉水說道.

流星愛人道:"你們後面就是岩漿了,要是在你們後面那肯定是……!"

很明顯,那個自認為很走運的家伙其實是個倒黴蛋.經過我們的分析,然後等待了一段時間之後終于搞清楚了狀況.這個地下通道確實是沒有怪物,它這里根本就不會有怪物,因為剛剛追擊我們的熔岩洪峰是個間歇性熔岩爆發.看起來好象很平靜的熔岩通道中每間隔十五分鍾就會有一個熔岩洪峰經過,除非小鳳和依佛里特那樣完全不怕火的生物,不然肯定會被變成熔岩的一部分.

間歇泉經常見,間歇熔岩卻是第一次見到.大家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赫斯拉問我們:"你們覺得這個任務還能做嗎?任務持有人有人已經掛了,我們這些人有可能接觸到任務嗎?"

"我覺得可以."我說道:"系統任務從發出之時起就是完全開放式的任務,應該是可以正常完成的.我以前也曾經意外介入到了別人的任務中,而我沒有接過對應的任務,可見不接任務不等于不能完成任務."

"可是熔岩河怎麼辦?"流星愛人問道:"熔岩時不時就來這麼一次,我們誰受的了啊?"

我搖搖頭:"表面上看這熔岩河不可抵擋,實際上它根本就是毫無危險,因為這個東西是個簡單的速度測試."

"速度測試?"血龍問我:"為什麼是速度?"

"熔岩河每十五分鍾爆發一次,這麼准確的時間間隔不可能是無意義的.之所以留出這麼一個精確的時間,我想就是為了給我們一個提示,而提示的目標就是只要在十五分鍾內跑完會爆發的這段熔岩河,就可以安全通過了."

被我這麼一說大家都開始陷入思索,畢竟我的說法太新奇了.以前從沒有誰想到過任務中會有這樣的測速關卡.其實要不是我接的任務中經常遇到這類關卡我也不會想到這個,不過現在看來我想的大概沒錯.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這麼完成任務,大家也就不再說什麼了.我們又等了一次熔岩爆發,當爆發結束的瞬間我們就跳了下去,然後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沖.前面的路本來就很平整,加上之前已經走過一次了,所以這次我們的速度非常快.跑了大概八分鍾後岔道就不再出現了,開始是進入最後的通道了.

大約九分之後泉水焦急的喊我:"你確定我們沒搞錯嗎?再向前沖就要撞上熔岩了.雖然洪峰是每十五分鍾爆發一次,但這里更接近上游,洪峰上次通過我們那里是實際上離爆發時間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所以我們實際可用的時間並不到十五分鍾啊?"

"別管那麼多,跑就是了,任務不會是無解的,只要向前就沒問題."

我正說著,忽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一個岔道.和之前的岔道不一樣,這個岔道的外面蕩漾著一層能量屏障,明顯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赫斯拉大喊著:"沖啊,就要到了."

洞口確實是快到了,問題是熔岩也快到了.在我們看到那個洞口的同時前面的熔岩洪峰也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中.流星愛人突然扔出一個加速術把大家罩了進去,我們的速度明顯加快,嘩啦一下一起沖進了通道,熔岩洪峰此時距離通道口也只剩幾米遠了.

就在我以為已經安全的時候,一只小手突然按上了我的胸口,同時從上面傳來一古巨力把我向後推了出去.我驚訝的抬頭,伸手的居然是泉水.她的臉上有著一種詭異而猙獰的笑容,周圍的其他人居然也是一樣的表情看著我.紅翎反應迅速的轉身追了出來把我接住,里面的那群人向我揮著手做告別狀.洪峰瞬間通過了我所在的位置將我和紅翎一起吞沒其中.

說實話我對此一點也不感到生氣,因為我也沒把他們當成同伴.如果有機會我也會干掉他們的,只是比較意外他們居然比我還快搶先對我下手了,而且是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只能說是我大意了!

我把右手按在胸前,閉著眼睛輕念著:"以火焰之神阿摩拉德的名義——沉睡吧火焰!"

熔岩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突然變的安靜了下來,外圍的熔岩還在瘋狂的沖刺,但是我這里的熔岩卻不再具備任何威懾性.幸好我手上還套著四枚神力戒指,差點讓這幾個小朋友給陰了!

當洪峰過去之後,在通道中心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岩石巨蛋.突然,喀嚓一聲,巨蛋上出現了幾道裂縫,接著一聲爆鳴,巨蛋立刻四分五裂飛了出去.出現在巨彈中心的我高舉著太陽之杖."居然敢陰我,會讓你們知道厲害的.紅翎,我們走."

騎著紅翎躥入通道,那幾個人已經不在了.通道實際上只有幾米長前面就是個石頭房間,里面有著一座傳送陣,顯然對方已經穿過去了.我也走到傳送陣上,但是什麼都沒發生.正當我以為這個陣法需要間隔一段時間才能再次啟動的時候,地面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接著整個大陣開始向下降了下去.搞了半天這不是傳送陣,而是個電梯.

垂直下降了幾百米之後地面突然轟隆一聲停了下來,前方剛好有個洞口,看來這才是任務目標.我剛走入洞口後面的升降機就自動升了起來,只留下一個深井.沒管它,我繼續前行.這邊是個很大的溶洞,而且長滿了紅寶石,簡直多到眼睛都發花的地步.牆壁上有幾處大塊的黑色痕跡,顯然原來鑲嵌著紅寶石,只是被人挖掉了,而我也知道是誰挖的.

"幸運,瘟疫,小三,水晶."我一口氣把四條龍都召喚了出來.

"哇!好多寶石啊!"幸運的眼睛里閃著星星撲了上去.

我笑著道:"你們負責收集寶石,我會從你們收集的部分中留三分之一給你們,其他的要上交,多勞多得."

四條巨龍興奮的一陣狂掃,巨龍看到寶石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好象完全沒聽到我說什麼,不過我也不管了,現在不是采集寶石的時間,交給他們就行了,反正也沒便宜外人.

穿越寶石通道後就到了一段相對來說比較大的空間,老遠就聽到這邊有戰斗的聲音.我小心的靠了過去,果然讓我看到了那幫陰我的混蛋.他們五個人正在和一大群鳥類生物戰斗.這些東西差不多有幾千只,每只只比鴿子大一點,全身火紅,仿佛一只只微型火鳳凰一樣.當然這不是鳳凰,要不然我也不會看到他們戰斗的場面了.幾千只火鳳凰一起出現還得了?哪怕是我這樣的人也不可能在幾千頭火鳳凰的圍攻撐過一分鍾,更何況他們?

這些東西其實應該叫火鴉,長相象烏鴉只是全身帶火而已,屬于熔岩河里的特殊生物,對高溫的抵抗力比一般生物要高出很多,幾乎是不怕火的.當然,他們畢竟不是鳳凰,也只能說是防火性能好一點,不是真的不怕火,溫度高到一定程度還是會完蛋的.

我完全沒有要躲的意思,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到他們身後.他們很快就發現了我,除了驚訝之外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因為他們也沒時間反應,場中的火鴉已經讓他們手忙腳亂了,根本沒時間管我.

"呦!各位忙著哪?"我壞笑著刺激他們.

這句話沒引起他們犯錯卻引來了一群火鴉,結果反而讓他們笑了起來.不過他們很快就笑不出來了.我幽雅而緩慢的舉起了右手,帶在手指上的火焰神之戒亮起了璀璨奪目的紅色光芒."魅惑——心靈引導."火鴉全都身體一頓,停止了向我飛來的動作.我把手放平地准正打算看熱鬧的他們."生命,食物,美味."

火鴉仿佛全體吃了興奮劑,不管傷亡的一股腦全都沖向了他們.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火鴉嚴格來說也算鳥類.我剛剛使用思想引導把食物和這些家伙聯系了起來,這樣火鴉就回不顧一切的向它們的食物沖過去,也就是向這些害我的混蛋沖過去.

五個人被火鴉的攻擊折騰的半死,雖然這些小家伙戰斗力不強,但數量多速度快,還外帶火焰傷害,真打起來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趁他們和這些些家伙玩的不亦樂乎,我直接繞過他們身邊進入了前面的洞穴.

沒想到這幾個家伙還滿拼命的,看我要進入洞穴了,血龍突然一斧子劈爛幾只火鴉,然後把斧頭向我扔了過來.在他們驚訝的目光中我用法杖接住了斧頭,然後像玩雜技一樣用法杖挑著斧頭轉啊轉的,就是不掉下來."想要回斧頭嗎?還你."說著我法杖一抖,斧頭立刻旋轉著飛了回去.

血龍伸手接住了斧頭,結果立刻傳來一陣仿冷水進入熱油鍋般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陣青煙冒了起來.血龍吃疼的慘叫一聲,並把斧頭扔了出去,結果斧頭柄還從他手上撕下了一層皮.

"哈哈哈哈!"我在旁邊笑的前仰後合的."鐵板熊掌,味道不錯吧?跟我玩陰的,你們還差幾十年呢!"我說著轉身帶著一路放肆的笑聲進入了洞的深處.

我的太陽之杖可是時刻燃燒著高溫火焰的,他的斧頭早被我烤的滾燙了,他這個時候去抓就和握住燒過的鐵條差不多,不燙才怪呢.

進入內部的洞穴之後發現這里簡直是火焰生物的天堂,洞穴的牆壁上爬滿了火焰蜥蜴,這種個頭不大的小東西能像巨龍一樣噴出高溫火焰,而且溫度比巨龍的火焰還要高,不過是缺少腐蝕性,所以沒火龍的火厲害.但是不管怎麼說,火蜥蜴依然是一種相當不好惹的生物,尤其是當這些家伙成群出現的時候更要小心.除了火蜥蜴,地面上的火蠍子和岩石柱子上盤繞的火焰金剛蟒都是很強的東西.火蠍子巨毒無比,實在逼急了還能自爆,威力堪比航空炸彈.火焰金剛蟒更要命,體長僅五米的火焰金剛蟒看起來在魔獸中屬于體積比較小的類型,但是這家伙刀槍不入,外加活使用火云術和毒云術複合出來的火焰毒云術,絕對是很討厭的生物.

我只能小心的舉著火神戒指向前走,戒指上的紅色光芒使周圍的生物都帶著敬畏的目光老老實實的干他們自己的事情,而且擋道的生物還知道主動給我讓路,真是不錯.以前我只在進入亡靈聚居地時有這樣的情況,亡靈們因為我的邪惡氣息比他們還強所以從不敢攔我,這里的火焰生物也是一樣,不過他們敬畏的是戒指上的火焰神力,不是我的.

小心的穿越這個洞穴之後經過一個相對狹小的關口就進入了後面的洞穴,這邊的生物到是不多,但是級別卻翻個跟頭往上跳.洞頂倒掛著一只火焰蝠王,洞左邊的一塊通紅的石頭上趴著一條黑色巨龍,右邊的洞穴邊有個岩漿池,一只火鳳凰正拿著塊燒的通紅的鐵梳子在岩漿池里洗澡.我剛進來他們就突然有了反應,火焰蝠王把頭從翅膀里伸了出來緊盯著我,巨龍也突然把頭抬了起來,火鳳凰正在梳毛的動作也定格了.

他們的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打量了半天,然後突然移動到了我的戒指上,之後完全不再搭理我.火焰蝠王把頭又埋回了翅膀里睡覺,巨龍也把頭又放了下來,火鳳凰繼續洗他的,仿佛我不存在了一樣.

他們不搭理我正好,反正我也不想招惹他們.穿過這個大洞,對面的洞居然還有道象模象樣的大門,好象還滿氣派的.這道大門是中國風格的式樣,日本文化受中國影響太嚴重,所以很難看出什麼古典風格的東西.大門看起來更像個牌樓,金漆磐龍柱,火鳳朝陽門,怎麼看怎麼像南天門,而且這門也確實和南天門差不多大,簡直是給泰坦巨人設計的.

我走過去看了看,剛准備接觸大門,忽然背後傳來了一個青年人的聲音."我要是你就不碰那東西."

我轉過來,發現那只火鳳凰已經站到了我背後.剛才的聲音明顯來自這只火鳳凰,沒想到他的聲音聽起來這麼年輕.

"你是在和我說話?"

"這里除了你還有別人嗎?或者說你身邊那只狐狸才是主人,你只是魔寵?"火鳳凰說話不大客氣,但是卻沒多少敵意.

"您的眼光到是不錯."我看了看他,然後道:"那麼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這門不能碰嗎?"

火鳳凰的身體突然縮小,然後變成了一個英俊的年輕人站在了我的面前."你難道不知道里面關著什麼東西嗎?別和我打馬虎眼了.我知道你來這里的目的.聽我一句,馬上回去,這里你想都別想,沒有指望的.你只回好心辦壞事而已."

"不,你不知道我的意圖."

"不,我知道."鳳凰笑著道:"你是來阻止里面的東西複活的,甚至你可能還打算把他據為己有,並用他的力量對付日本人.我說的沒錯吧?"

"對付日本人?"我爭辯著."我干什麼要對付我們自己,我要擁有他也是對付中國人啊!"

火鳳凰笑了起來:"我都說了別和我打馬虎眼了.你叫紫日,你是中國人,而且是天庭外職人員和黑暗神殿名譽領主,同時還是妖族名譽成員之一,好象你和歐洲那邊什麼勢力還有些關系,具體我不大清楚,反正我只知道中國這邊的東西.至于說你想騙我的理由我也理解,所以我不怪你,但是別再和我說謊了.我知道你是地道的炎黃子孫."

我真的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對方居然什麼都知道,更誇張的是我現在明明是銀月這個小號,他居然知道我是紫日.

"你怎麼知道我是中國人的?"

"這個你不用管,我自然有我的辦法.順便說一下,我不是日本的神獸,而是洪均教主的好朋友,一萬級火焰鳳凰神熾日.你們天庭的那幫子神佛嚴格來說都是我的晚輩,你就更被想在我面前玩什麼花招了."

老天啊!這家伙是洪均教主的朋友,那輩分不是上天了嗎?整個中國天庭都是姜子牙創建的,而姜子牙是原始天尊的徒弟,原始天尊又是洪均教主的徒弟,這個家伙和洪均教主平輩,這得強到什麼程度?他說自己是一萬級的火鳳凰,看起來是差不多.

我瞄了一眼旁邊還在睡覺的巨龍和頂上掛著的蝙蝠."那這兩位是……?"

熾日道:"別管那兩個懶蟲,在這里幾萬年了,他們醒著的時間加一起也不超過十年."

我不好再問,于是轉而問道:"既然是自己人,那我相信您是不會害我的.但是我想知道為什麼不能碰那道門呢?"

熾日立刻道:"你以為我們三個在這里是來度假的嗎?我們是看守,任務就是看住里面的那些家伙.如果你打開那道門,我們起碼要打好幾天時間才能把他們重新抓回來,很辛苦的.你最好別給我們添亂."

"我不是想放他們出來,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收服他們而已."

"收服?你以為里面關的是什麼啊?"

"不是日本的國家守護獸嗎?"

"那你知道他具體是什麼嗎?"

我搖搖頭."不知道."

"那你知道日本的另外一個名字嗎?"

"好象是叫日出之國吧!他們的國旗都是和太陽."我不大確定的說著.

"那麼你知道為什麼日本會叫日出之國嗎?"

"因為他在世界的東方.太陽最早從他們這里升起."

"說的是不錯,但是你知道這個太陽指的是什麼嗎?"

"太陽不就是太陽嗎?有什麼好指的?"

"不對."火鳳凰道:"日出之國的太陽指的不是天上的那個太陽,而是這里面關的這些家伙.他們的真正名字叫金烏."

"金烏?妖日?"我驚訝的下巴差點掉下來."你是說這里面關著的是個小太陽?"

金烏是一種鳥,他們和鳳凰一樣天生是火焰元素形成的.但是金烏和火鳳凰有些不同,他們的火焰能量比鳳凰要強無數倍,號稱可以和太陽爭輝.人們稱他們為妖日,意思是妖精變成的太陽.中國古代有後羿射日的傳說,其實射的不是太陽而是金烏.

火鳳凰證實了我的想法."古時後羿射日曾經射下九只金烏,但後來傳說有誤,其實金烏是被射落,卻未被射死.連我們火鳳凰一族都能浴火重生,難道金烏就那麼容易死嗎?當時被射落的金烏一直被鎮壓在這里,雖然他們的傷勢已經恢複,但里面有個巨大的魔法陣,可以抽取他們的力量注入地下,融化岩石形成岩漿,這樣就可以把他們的力量分散掉.沒有力量的他們是出不來的.可你要是打開大門,他們一旦飛出來,就不是那麼好控制的了."

"難……難道說全世界地下的岩漿都是因為他們九個的能量被注入地下形成的嗎?"我被搞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當然沒那麼誇張."火鳳凰的話讓我安心了一些."金烏雖然號稱妖日,但畢竟不是真太陽,還不至于強到那種程度.不過全日本地下的岩漿都是他們的力量造成的,這些家伙身上的火焰之力太強,要不是日本靠海,散熱比較快,估計早就變成一個熔岩島了."

"我說怎麼日本的火山這麼多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火鳳凰道:"金烏的力量如果不得到疏導,很快就會把封印也給融掉的."

"那就真的不能使用他們的力量嗎?"說實話,不知道這里面的東西是金烏的時候我到的確是無所謂,可現在我反而很想得到這傳說中的超級生物,畢竟他們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

熾日想了下才道:"真要利用也不是不行.就我所知至少有三種方法可以利用他們的力量,但是對你來說可能性都不大."

"那先說說看,沒准我能做的到呢?"

"那好吧!"熾日道:"第一個方法就是使用內位面召喚術.我做為這里的看護者有權賦予你這個看守室的使用權,這樣你如果會使用內位面召喚術的話到是可以把金烏召喚到你所在的地方和你的敵人戰斗.這個時候金烏實際上同時存在兩個空間中,一個是這個牢房的空間,另外一個就是你以法力構建的內位面虛擬空間.把你的敵人和金烏一起框進這個范圍內之後他們自然就會打起來,而金烏也無法逃脫這個牢籠,因為他的本體還在牢房里,你召喚的只是虛擬空間,不是他的本體.只要你切斷這個虛擬空間的能量輸入,空間就不存在了,這樣他就只存在于牢房所在的空間,也就相當于已經被抓回來了.使用這個方法的話可以安全而可靠的召喚金烏,又不用擔心出問題,是最可靠的方法之一."

"那真是太好了."我激動的問熾日."你會這個什麼內位面召喚術嗎?教給我吧?"

熾日搖了搖頭."我到是會,問題是即使以我的力量也只能使用它十幾秒時間,這麼點時間能干什麼呢?如果是你來用可能連一秒都不到,根本等于沒召喚."

"暈,消耗這麼大啊?"

"不是消耗大,而是這個魔法本身就不是我們用的.它的真正名稱叫做雙子星召喚陣,必須由至親的雙胞胎,而且必須是兩個純潔的處子,使用時這兩個施法者還必須有一對雙胞胎獨角獸和一對雙星寶石,在這樣的情況下才可以完全無損的開啟雙子星召喚陣.如果滿足以上條件的話消耗會降到非常低的水平,以你現在的法力如過按照上述方式來完成這個魔法,我想一次連續支持幾個月都不成問題.問題是你不是女人,而且也沒有雙胞胎姐妹."

"雙胞胎我到是有,不過我確實不是女人,而且我也沒有雙胞胎獨角獸,至于你說的那什麼雙星寶石我連聽都沒聽過.告訴我第二個方法."

熾日指了下我的法杖."這個方法本來沒人可以用,但是你有這東西,那就好辦了."

"你說太陽之杖?"我看了下自己的法杖."它能幫我得到金烏嗎?"

"當然不行."一個雷鳴般的聲音出現在我的側面,嚇了我一跳.只見一個中年白種人正站在我的側面看著我,而遠處那塊石頭上的黑龍卻不見了,明顯這個人就是那條龍的人類形態."你別相信熾日瞎說,他會害死你的."

"啊?"我疑惑的看向熾日,等著他解釋.

熾日沒有給我解釋,反而盯著那個中年人發起火來."你個瞌睡龍,沒事睡你的大頭覺去,搗什麼亂啊你?這是我們華夏文明的事情,你個老外別插嘴."

黑龍完全無視熾日的咒罵,對著我說道:"金烏是非常凶猛的生物,但是卻對力量非常的崇拜,如果能用自己的力量把他們打服氣就可以讓他們成為你的忠誠仆人,想怎麼指揮就怎麼指揮.但是一般武器是根本傷不到金烏的,所以熾日那個笨蛋才說你的太陽之杖可以用的上.他的意思是要你進去和金烏打.但是我得提醒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冒險者可以依靠靈魂重生,金烏身上的是本源之火,連靈魂都可以一起焚化,如果被他燒死你就准備形神具滅吧!"

我被嚇了一跳.所謂的冒險者當然是指玩家,而連靈魂一起焚化的意思就是連帳號都會被刪除,之後得重新創建任務從新手村開始重新練起來.這條對玩家來說比什麼屬性都厲害,死一次就刪號的敵人誰敢亂碰啊?這個熾日果然不是好東西,看著好象好相處,其實完全是個大騙子嗎!

熾日連忙向我解釋起來:"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說著他拿出了一個和西瓜差不多大的東西遞給我."這個東西叫戒律之雷,直接從法則上修改屬性.你只要在金烏群中引爆它,所有的金烏都將失去焚化靈魂的能力,這樣你這樣的冒險者就算被殺了也頂多掉個十幾二十級,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

"什麼?掉十幾二十級?還沒什麼大問題?"

"當然."熾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道:"你想啊!金烏原本是可以直接焚化靈魂的,就算被限制住,至少還能燒傷靈魂吧?一旦靈魂受損,級別當然會下降.你們平時死亡時對靈魂只有少量沖擊,所以只掉一兩級,被金烏殺死掉二十級算少的了."

"得,我還是直接聽第三個方法吧."熾日簡直是在拿我開涮!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二十一章 變相綁架    下篇:第十三卷 第二十三章 金烏=金色的烏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