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救援   
  
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救援

這個可憐的獸人小姑娘被鎖成這樣說明她有著特殊的能力,否則只要用這鐵門一關就肯定跑不掉了,完全沒必要把她鎖成這樣.不過按照一般邏輯,既然是敵人的敵人,那就算不能成為朋友,起碼也有利用價值.

"我來."推開靈兒,我把永硠雃角F斧頭的形態,對著地面上躺著的一條鐵鏈就是一斧子劈了下去.

當.一聲脆響,斧頭直接卡在了鐵鏈上,不但沒斬斷,居然還拔不出來了.更要命的是我們背後的鐵門竟然瞬間彈了出來重新關了起來,連我們也被關在了里面.

克利斯締娜對著鐵門放了道魔法射線,結果射線打在門上居然彈了出來,我嚇的趕緊松開永痚h了出去,射線穿過我剛剛站的位置射在地面上,然後又是一彈,再次命中牆壁,連續兩次反彈後又飛了回來.靈兒用一根孔雀毛在前面一擋,射線終于被吸收掉不再反彈了.

"這下麻煩了!"

金幣敲了敲大門."鋼的.外面有魔法封印,里面還有魔法反射塗層,想打開只能硬砸了!"

"我當是哪來的老鼠呢?原來是紫日會長啊!"槍神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門外.

"槍神?"

"哈哈哈哈!真是意外呢!"自由女神的聲音也出現在外面:"我們正在審問你們的維娜女神,沒想到這會又抓到了紫日會長.看來你們是真的要完蛋了哦!"

"哼!你別太囂張,這破房子還困不住我們."靈兒很氣憤的說道.

自由女神的聲音依然是那種不在乎的感覺."要是在別的地方我到是真的不敢保證什麼,不過如果是這間房間,那就不要指望了.你們是出不來的."自由女神說著說著我們面前的大門居然突然變成了透明狀態,我們能看到外面站著的自由女神和槍神他們.

槍神走過來把手放在了門上:"這東西可是純鋼的,而且使用了十六道強化封印.紫日,你就老老實實的在里面待著吧!哦對了,忘記和你說了.這里面是原地複活的,你就算自殺也別想出來了."

"狂妄."真紅突然沖了上去,對著槍神的臉所在的位置就是一拳.轟的一聲響,整個房間都抖了一下.

槍神被嚇的退了一步,不過很快就意識到中間還隔著道門,于是又走了回來."你是真紅是嗎?聽說你身上的國器是所有人里面最厲害的.果然是很猛啊!不過……這道門你是無論如何也出不來的.所以你還是省點力氣比較好."

自由女神得意的道:"你們就在里面呆著吧,我們過幾天等你們餓的不行了會再回來的,哈哈哈哈!"自由女神說著就帶人轉身離開了房間,槍神得意的向我做了個挑釁的手勢,然後也跟著離開了.

槍神他們走了,大門也重新變回了不透明的狀態,但我們依然被困在里面.

"現在怎麼辦?"克利斯締娜問道.

"我先把門砸開,不過得先把我的永琝迉X來."我說完就走過去拔永.其實永琤d的不是很緊,但問題是鎖鏈是會讓勁的,我沒辦法用力,而一旦我用力把它繃緊,另外一頭那個小姑娘就會痛苦的叫起來,搞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要是根普通鎖鏈,只要踩住鎖鏈再拔就絕對沒問題,可這鎖鏈我們不能碰,只要一接觸就會遭到強烈的電擊,所以根本不能使勁.

"還是我來吧."諾琳看我折騰半天也沒弄出永,反而搞的那個獸人小女孩痛苦的叫了好幾聲,干脆自己上.諾琳是機械生命體,電擊全當充電了.上去一手抓住鎖鏈,另一手拉住斧頭向外一拉,嘩啦一聲斧頭就拔了出來.

我接過斧頭,但是諾琳並沒起來.她看著手里的鎖鏈向我們招招手:"過來看."

我們一起圍了上去,只見鎖鏈上被我砍過的地方有道小小的缺口.克利斯締娜立刻道:"看來紫日的永甯O能砍的動這東西的,不過你的永琩S事嗎?"

我搖搖頭:"沒事,永琱ㄛO那麼容易壞的東西,它是可以自動修複的,就算豁口或者卷刃也可以迅速恢複的."

"那要是對著一個地方多來幾下不就能砍的斷了?"

"那我們還是先把這個小姑娘弄下來吧?"靈兒道:"看這樣子太可憐了!你看她,看到我們都沒力氣說話,肯定是被這個東西搞的."

我想了想道:"好吧.真紅過來幫忙.諾琳,你把鎖鏈兩邊抓住,這樣我好用勁."

諾琳依言把鎖鏈拉直,我把永琣A次變了個形狀.現在的永琤~形比較奇怪,它看起來就像個有兩個頭的溜溜球,而且每個球上都有兩個握柄.在這兩個球之間還連著根極細的絲線,當然這也是永硠靰.我讓真紅抓住其中一頭站好,然後拿著另外一頭在鎖鏈上繞了一圈,然後走開一點把絲線拉直.

"好了,大家讓開點.真紅你拉好千萬別松手.靈兒麻煩你把小姑娘的眼睛遮住,一會可能會比較亮."

"哦,好的."靈兒迅速走過去把小姑娘的眼睛捂了起來.

"好了,開始了."我一捏握柄,那根絲線突然動了起來.我這邊的線轱轆開始迅速的收線,細長的絲線迅速的從真紅那頭放出來,在鎖鏈上轉一圈後進入我這頭的收線機中,這就成了一個簡單的鋼絲鋸,而且還是全自動的.

高速滑動的絲線在鎖鏈飛速滑動,強大的摩擦力使鎖鏈發出了一陣刺耳的銳鳴.鎖鏈上的魔法反抗裝置迅速啟動,但是永畬琤誘ㄘ這東西,白的刺目的亮光照的房間里根本什麼也看不見了,眼前就是一片白.大量的火星在房間里到處亂蹦,而且還伴隨著一種酸酸的金屬粉末的氣味.突然,嘩啦一聲響,我和真紅同時感覺手里一松,白光消失,地上的鎖鏈已經斷成了兩截.

我笑著道:"怎麼樣?我的鋼絲鋸效果不錯吧?"

真紅把手里的東西放了下來,然後使勁甩了甩手."靠!震的我手都麻了,不過這東西的切割效果還真不是蓋的."

我笑著把手的把手再次在另外一根鎖鏈上繞了一圈."好了,再來吧?這還有一大堆鎖鏈呢!"

雖然鎖鏈很多,但是我們的切割速度非常快,平均三十秒一根鎖鏈,很快就把這些鎖鏈全都切掉了,就是我和真紅都感覺雙手又麻又癢,那感覺真是不舒服.

小姑娘終于被放了下來,我直接從打開大地之門去找大地母神借了堆墊子出來給小姑娘躺了上去.真紅幫她檢查了下身體,除了比較髒之外到是沒什麼傷痕之類的東西.不過她一身的圈環也沒辦法穿衣服,只好拿了條睡衣一樣的大袍子把她整個包了進去.

可能是非常虛弱的原因,這個小丫頭一直沒說話,眼睛也是半睜半閉,身體更是軟的像灘泥,只比死人多口氣.靈兒用治療術想幫她恢複一下,可是卻被她身上的那些環給彈開了.

諾琳仔細研究了一下才道:"不行,光切鎖鏈沒用.這些環依然在封印她的力量,不把這些東西拿掉她是不會恢複過來的."

真紅有些傷腦筋的道:"可是這些環都緊貼著她的身體,我們又不能像剛才那樣切割!"

"要不然我們試試用匕首慢慢切?"金幣道:"也許這東西沒鎖鏈那麼硬呢?"

"那就先試試."我把永琝辿角F罐頭起子的樣子,然後先在小丫頭的手腕上那個環上做了下實驗,結果很不妙.這東西似乎比鎖鏈還要硬,而且這玩意直接靠著小丫頭的皮膚,我又不敢太用力,完全沒辦法下手!"沒轍!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諾琳忽然問道:"你的永琤籉顜峈炯ㄞ鉣僆?"

"別太複雜就可以,他可變不出激光切割機什麼的."

"砂輪可以嗎?"

"你是說輪盤鋸?那東西也夠危險的,要是一不小心……?"剛剛幫忙抱這小丫頭到墊子上的時候我接觸過,她那小胳膊腿軟的像水做的一樣,連抱她的時候我都不敢用勁,生怕手勁大了給捏斷了.輪盤鋸這東西可是專門用來切金屬的,何況還是永硠靰瑤盤鋸,這要是一不小心那還不血肉橫飛啊?

金幣忽然道:"你的魔寵夜月不是會石化術嗎?把她的胳膊石化,然後再鋸."

真紅反對道:"金幣你大概沒見過現實中的輪盤鋸,那東西切鋼筋就跟切面條一樣,石頭也是一碰就爛!"

"要不然試下用高溫切?"克利斯締娜問道.

"你想吃烤人肉就直說."金幣生氣的道.

"等等等等."我制止了她們的爭吵."我們是不是掉進誤區了?為什麼一定要用蠻力破壞呢?這東西既然是用魔法封上去的,難道不能拆下來?"

"可是我們沒人知道破解的方法啊!"

"不知道就不能問嗎?"我打開了鳳龍空間把所有的高智力型魔寵都召喚了出來,房間里瞬間就站滿了人.

凌看了下環境問道:"又被封啦?"

"差不多.不過現在有別的需要你們處理一下."我指了下那個小丫頭."她身上的環你們有辦法弄下來嗎?"

人形狀態的幸運笑著彈出了一根爪子."把胳膊切斷再把環拿下來就行了."

"你成心的是嗎?"

幸運壞笑著道:"開玩笑的.其實真的不難嗎!只要把那東西切開就是了!"

"要是能切的動我還用找你們問?"

"這樣啊?"幸運湊過來看了看小丫頭手上的金環."這是很高魔力制作的封印之環,但是這上面寫的都是什麼魔文啊?我怎麼一個不認識啊?"

凌一把把幸運推了出去:"一邊去.知道是魔文還在哪擋事!"

"你知道?"靈兒驚訝的問道.

凌點點頭:"這是魔文不假,不過不是魔法文字,而是魔族文字,是我們大惡魔的文字,不過這種文字因為筆畫比較多已經不用了,現在我們用的都是簡體魔文,這種古體早就淘汰了."

"那你認識嗎?"我問道.

"認識.怎麼說我也是貴族嗎!身為女神怎麼能不認識古文呢?"

"那你趕緊看看能不能解下來?"

"能."凌很直接的回答:"但是需要點東西."

"要什麼?"

"大部分東西我們這里就有,但是還需要一點火焰精華,我們這里大概是找不到了."

"我……!"

我話沒說完整個房間就突然震動了一下,搞的我一個沒站穩直接摔了個大跟頭."靠,自由女神在上面搞什麼啊?"我剛說完地面又是一次劇烈的震動,而且比上次更厲害.

靈兒看著頭頂道:"我能感覺到上面有大量的生命在消失."

"就是說有很多人死了是嗎?"我問道.

"差不多就這個意思吧."靈兒道:"好象兩種不同的力量正在碰撞,震動就是那力量泄露造成的."

"難道自由女神又得罪什麼人了?"金幣問道.

克利斯締娜道:"我們還是想想怎麼出去再說吧?這丫頭身上的東西大概要離開之後才能打開了."

我點點頭對魔寵們道:"來,大家幫把手,把這門給我拆下來."

"小意思."幸運向瘟疫他們招了招手:"哥幾個幫把手."

三頭雄龍加上坦克這個超級沖撞機器,硬是用蠻立把那道門給撞變了形,最後硬把門框從牆上給撞了出去.那被魔法加固的大門到最後都沒有開,只是造這里的人忘記把門框和牆體也加固一下了.不過一般人也想不到有誰有這麼大力氣連門框一起撞倒了.

幸運囂張的在那破門上踩了幾腳:"這破玩意還想當住我們,簡直是拿面條籠子裝老虎.老大,前面路太窄,我們過不去,我們先回鳳龍空間了."

"恩.你們都先回鳳龍空間待命,白浪留下就行了."我轉身道:"把那小姑娘放白浪背上,用皮帶固定一下,別掉下來了."說完我又轉身對金幣道:"你那個占卜術不是說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准確率嗎?怎麼還是把我們帶到了錯誤的道路上?"

金幣尷尬的道:"大概這次剛好在另外那百分之十五上吧!占卜本來就沒有百分百准確的嗎!"

"那等到了目標你再來一次,應該會中吧?"

金幣點頭道:"以我的准確率,連續兩次不中的可能性趨近于零."

"也就是說還不是零是嗎?"

"也不排除這個可能啦!"金幣尷尬的笑著道:"要不然我多占卜幾次,如果連續指向一個目標我們再走,這樣肯定中."

"行,先回到那個之前的岔道口再說吧."

這下面似乎沒什麼守衛.自由女神大概是真的以為我們出不來,所以帶人先走了.當然,也不排除是因為上面打起來了,所以她先離開了而已.

順利到達岔道口,這邊依然沒人.金幣連續用了十次占卜術,其中八次指向同一條路,以她的命中率,這要是再不中就沒天理了.

這次的道路和之前的幾乎一樣,只是通道稍微長了些.打開最後一道門之後我們又遇到了之前遇到的那種大門,這次有了經驗,我們很簡單的就打開了大門,而且特地留了人在外面,防止大門再關上.

大門打開後我們全都愣住了.和之前的小丫頭保持著相同姿勢的維娜正被吊在房間內,完全相同的鎖鏈遍布她的全身,鎖定位置和那個小丫頭也是一模一樣,而且——維娜居然也沒穿衣服!幸好現場就我一個男性,而且對我來說沒什麼好回避的.她們這些人造生命體的身體我哪個沒看過?當初她們剛獲得身體的時候都是我一個個從培養艙里抱出來的,還有什麼好避的?不過我沒反應,周圍的女生卻有很大反應,靈兒和金幣慌忙捂我眼睛,克利斯締娜則拿著備用法師袍進去給維娜擋了起來.之前的小丫頭還是孩子,她們沒什麼反應,維娜可是禦姐型的成熟大美女,她們自然要幫人家遮擋一下.

不過她們的好心反倒惹的維娜一陣輕笑."別擋了,該看的他都看過了."

"啊?"維娜這是實話,但是她這樣說出來的話歧義很大.

我尷尬的輕咳一聲."這個……還是想辦法先把維娜弄下來吧."我走到維娜身邊看了看,這些鎖鏈和之前的是一樣的,估計每個通道盡頭都是一個這樣的囚牢,而這里的囚具大概也是統一標准的.不過不同的是維娜遠沒有小丫頭那麼虛弱,至少她說話很正常,表情也沒有任何疲憊之類的感覺.

在我看鎖鏈的時候維娜對我道:"我就知道你們會來救我的."

"你可是我們的女神,不救你怎麼辦?"我揉了揉她的頭發:"她們沒欺負你吧?"

維娜笑著搖搖頭:"到是你,居然摸我的頭.欺負我現在手腳不能動嗎?要不然你再過分點?我不介意的."

盡管我自認為自己臉皮很厚,但依然被維娜搞了個大紅臉."別搗亂.我現在就把你弄下來.真紅過來幫忙."

"哦."真紅過來接住了永畯餕雂う漱螺庛佶m.

使用之前一樣的方法輕松的切掉了鎖鏈,而且因為我們知道那些環一時半會可能拿不下來,所以這次是盡量貼著鐵鏈的根部切的,這樣環上不剩鎖鏈就會比較輕松一些.我們順便把小丫頭身上的鎖鏈也做了下處理,全部齊根切.

鎖鏈一掉維娜就站了起來,我給她拿了套衣服先穿了起來,然後道:"這些環在身上對你的力量有影響嗎?"

"當然有."維娜道:"這東西封禁了我的全部魔力,我現在連個照明術都放不出來了.而且這東西還在吸收我的體力,我現在的身體只比普通人要強壯一點.不過那些鏈條斷了後吸收好象就停了,只是魔力和體力依然不能恢複,僅僅也就是不再惡化了而已.大概不把這東西拿掉我是無法恢複的."

我點點頭:"凌說她知道怎麼拆,只是需要些材料,所以等我們回去就可以幫你下掉了."

看到我拿出傳送卷軸發給身邊的人維娜立刻把我攔了下來."你干什麼?"

"回去啊!"

"不能走."

"為什麼?"

"我的裝備還沒拿回來呢!"

"裝備?"克利斯締娜驚訝的道:"你的裝備可以拆下來的嗎?"

"難道你的裝備拆不下來?"維娜道:"我那套可是上位神族打造的高級裝備,而且已經用我的血同化過了,對我來說意義非比尋常呢!說什麼也不能讓自由女神那個又丑又肥的老太婆拿去."

金幣小聲的嘀咕道:"貌似你比她年紀還要大吧?人家只是看起來年紀大,論出生年齡好象你比她好幾千歲呢!"

真紅有些生氣的道:"這個自由女神也真是的,抓人就算了,居然連裝備有要搶,她拿了又沒用."

"誰說沒用的?"維娜生氣的道:"我那套盔甲只要用自身的血熔煉過就可以使用全部的力量,而即使不進行熔煉也能發揮很不錯的力量,至少比自由女神現在那套裝備好出七八個級別."

我疑惑的道:"那之前怎麼沒看她穿啊?"

我一說到這里維娜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搞的我們一個個莫名其妙的.笑了半天維娜才道:"我跟你們說啊,那個自由女神實在是太搞笑了.她搶了我的裝備之後就想穿上試試,結果她的胸部不如我的大,穿好之後一松手居然直接掉了腰上.你們說笑不笑人?"

噗嗤……哈哈哈哈……這次不光維娜了,連我們幾個也笑噴了.維娜的裝備是那種很暴露的輕甲,防禦的都是要害,而且造型很特殊.她的胸甲不是披掛在肩膀上,而是成一個圓筒狀緊緊的箍在胸部.維娜的身材比較誇張,那東西卡在胸口當然是很穩當的.可是自由女神胸口沒她那麼偉大,所以根本掛不住,一放手就直接掉到腰上才卡住.

維娜得意的道:"還不止這些呢!我的那個腹部的護甲是束腰式樣的,她的腰跟水桶一樣居然怎麼都扣不上,後來她讓人幫忙使勁硬給扣上了,結果差點把她勒的背過氣去,真是笑死人了!還有她那一雙大腳丫,我的那雙高根長靴她根本穿不進去.還有我的那些魔法戒指,那都是我的專用戒指,完全貼合我的手指形態,她的手太粗,根本帶不上,急的她在那里發飚,可就是沒辦法.我那一身東西她就只有裙甲勉強能穿,還有一些首飾到是可以帶帶,就是她帶著怎麼看怎麼不協調,把她給氣壞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被關到這里來了."

我們想想自由女神的樣子確實是夠可怕的.雖說游戲里的自由女神不像現實中的那個雕塑那麼大年紀,但也只是相對小一些而已.維娜的身材簡直就是女人的極限身材,再多一絲就會失去比例美,她的裝備全都根著她的身材走,別說自由女神身材本就不好,哪怕是個一般的美女十有八九也穿不了.至于那些首飾也是一樣,首飾需要配合人的相貌氣質佩帶,維娜是那種極度誘惑型的大美女,自由女神卻是良家婦女中的黃連婆形象,她來帶維娜的首飾能協調才怪呢.

我笑完之後才問維娜:"你知道自己的裝備在哪嗎?"

"當然.那些都是我的血熔煉過的專署裝備,已經和我的身體融合為一體了,我能感覺到它們的位置.不過現在被放到了兩個不同的地方.那些首飾全在一起,其他的裝備都在另一個位置."

"那好,你帶路,我們去搶裝備.靈兒小姐,你現在不用隱藏實力了,盡管放手干吧."

"真的嗎?那太好了.這段時間可把我憋壞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一章 神秘囚犯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三章 趁亂逃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