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五卷 第十九章 秘密據點   
  
第十五卷 第十九章 秘密據點

有向導還真是方便啊!白虎他們在和那個不明人物的戰斗中已經嚴重偏離了應該在的位置,但我們卻很簡單的就找到了他們,只不過找到了也就只能在旁邊看著,根本幫不上什麼忙.那個和白虎在戰斗的家伙我不認識,但看裝扮的確是佛門的人.場上都是高手,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也不少.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先去找寶藏比較好,于是我讓那三位志願向導帶我去了大輪冥王藏東西的地方.

大輪冥王雖然是老大級的人物,但在作為老大之前她首先還是個女人,所以她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多疑.向導們帶我找到的藏寶處很隱秘,但因為他們的特殊能力而輕易被我們發現了,只是看著眼前這個四敞大開的山洞我卻不敢進去.

山洞沒有裝門,可是那洞口散發出來的強烈法力波動,即使是不懂魔法的戰士大概都能感覺到.這麼強的禁制,以我的水平恐怕很難解決.

"誒……這個要怎麼進去?"我試探性的問了下三位向導.

"只有那只孔雀自己會開,我們也不知道."這三位顯然也不擅長這方面的東西.

想了一下我還是決定使用最簡單的方法——繞道.是誰規定進山洞一定要走洞口的?難道就不能從旁邊大洞進去嗎?反正我的魔寵中會打洞的很多,從側面開個洞進去應該不難.

我把開拓者放出來,從山洞側面找了塊比較松軟的地方開始向內挖掘.軟土和岩石對開拓者來說都一樣,只要別碰上硫酸鐵就沒問題.只用了半分鍾開拓者就從側面打進了山洞里面,簡單的有些出人意料.

"不錯,速度滿快的."我拍了拍開拓者,然後把他送回了鳳龍空間.

向導們說是為了避嫌,堅決不跟我進山洞,實在沒辦法只好我一個人進去了.這地方環境到是不錯,四周的牆壁都是相當整齊的岩石,看起來是人工挖出來的.洞內很干燥,也沒什麼不好的味道,唯一的缺點就是蟲子多了些.

穿過前面的人工山洞我很快進入了一個天然的大山洞,這個大洞還連接著無數的小洞,而每個小洞內全都堆滿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我隨便拿了一件起來看了一下.

這是一支道士用的發簪,主要材料是玉,花紋也很普通,放地攤上頂多賣一元錢一支.但是這支發簪卻一點都不普通,因為那蓬勃的魔力說明這東西至少是件聖靈裝備.除了發簪,我還找到了一個兩米多高的大桶,桶身為黑色,材質是某種不知名金屬,重量不清楚,反正我一個人搬不動.像這樣的東西在這里有很多,具體是干什麼的我一時也搞不清楚,不過我向來是先搬東西之後再研究用途的.

"斯哥特,搬東西了."打開空間之門把我的搬家隊伍都叫了出來,鈴音騎士和麒麟武士迅速湧出大地之門開始掃蕩這個寶庫.

這里的東西真不少,不過我人多,全部搬完應該也用不了多長時間.一般的物品我都讓他們直接扔大地之門里面堆起來,只有碰到魔力波動特別強的東西才交給我處理.

"報告長官."一名麒麟武士跑到我面前行了個軍禮.這些家伙自從有了實體之後越來越像個軍人了.

"什麼事?"

"那邊發現了一尊雕塑,懷疑可能是我們要找的東西."

因為從天庭出來的時候玉帝他們就曾說過,那些玉有可能會改變形態,甚至是質地,所以除了魔力之外別的都不能做為標准.因此我告訴麒麟武士們的也是大致的標准,我只說了要找一種魔力很強很特別的東西,並沒說具體樣子和魔力特征.那種玉的魔力很特別,我在天庭時感覺到的是一種很古怪的感覺,用語言根本無法表達出來,所以我也沒辦法告訴麒麟武士到底要找什麼樣的魔力波動,只能我自己辛苦點,只要是比較古怪的都去看看.

這次麒麟武士們給我看的是一尊紅玉仙女像,這絕對是重點懷疑對象.雖說那玉有可能改變材質,但那只是有可能,正常來說它依然保持著我在天庭看到的那塊玉一模一樣的外形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而只改變形態的可能性略小,至于連材質都改變掉,那只是最低的可能性.所以,凡是玉的東西,一律都是值得關注的東西.

我三步兩步沖到那尊雕塑的旁邊,然後把手按在了玉像的表面,閉上眼睛仔細的感覺了一下.

"怎麼樣?是我們要找的東西嗎?"斯哥特問我.

我搖了搖頭:"很可惜不是,不過這東西也滿奇怪的.小龍女,出來幫忙鑒定一下."

小龍女從鳳龍空間里跳出來仔細檢查了那尋雕塑,然後道:"這是天庭很久以前送給佛門的一件禮物,名字我也記不清了,功能類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什麼?這東西屬于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別激動."小龍女趕緊按住我的嘴."這個確實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不過只針對沒有力量的凡人,像我們這樣的人回血速度比它傷血都快,根本等于沒用."

"靠,這種東西佛門要了有用嗎?"

"就是因為沒用,所以才送啊!"小龍女理所當然的說道:"天庭和佛門又不是真的好到穿一條褲子,私下里雙方誰也沒想過要把對方當成朋友,所以客氣也是表面上的假客氣.佛門當時剛好完成了一個什麼計劃,天庭面子上總得送點東西,可是太沒品位的東西送不出手,太強的東西又不舍得,所以最後就送了這麼個東西.用起來它就跟廢物一樣,但說起來人家好歹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起碼說出來夠氣派."

"這麼說來這個東西還真是很合適啊!"

"那當然."

"長官,這邊又有新發現."

我們正聊著,麒麟武士們又發現了一件值得注意的東西.這次發現的東西離我們所在的地方不遠,我很快就走了過去.

"是什麼?讓我看看."

麒麟武士抬著一個棺材就跑了出來."就是這個."負責這個小隊的麒麟武士指著棺材對我說道.

"這個……!"這種東西居然也被放進了藏包庫,大輪冥王的愛好還真是特別啊!"知道這是什麼嗎?"我回頭問小龍女.

"棺材."

"廢話,我當然知道這是棺材.我是問里面裝的是什麼?"

斯哥特碰了我一下,看到我看向他才小聲道:"我認為除了尸體棺材里也不會有別的東西了."

"尸體也分很多種的."我點著斯哥特的胸口道:"你們不是也算尸體嗎?至于僵尸,尸巫什麼的,不也都是尸體嗎?所以說尸體也是有區別的.這個東西既然能放到寶藏庫來,那就肯定有奇特的地方."

"管它三七二十一,打開就知道了."斯哥特上去一腳踹在了棺材板上,結果那口巨大的棺材橫著翻了十幾圈一直飛到了牆角才停下來."真夠結實的啊!"

"都說了是寶貝,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打開的嗎!"

我走過去再次看了看這口棺材.這是一種很古老的棺材式樣,和近代的棺材結構並不一樣,當然和西方人的棺材差的更多.這東西四四方方的,看起來更像個巨大的籠屜而不是棺材.它的表面沒有做任何裝飾,完全是木料本身的顏色和紋理,只是這木頭稍微有點特殊.用來打造這棺材的木料來自世界樹,也就是說這是口用世界樹制作的棺材.要知道世界樹的珍貴程度不亞于任何一種寶石,所以用它來做棺材實在是件極端奢侈的行為.

斯哥特也走了過來,他在棺材上踢了幾下,然後道:"這東西大概不比鋼板差多少."

"錯.這個東西不是不比鋼板差,而是比鋼板還要硬,它的硬度超過你所見過的任何東西."

斯哥特驚訝的看了看這口棺材,然後道:"那我們要怎麼打開啊?這上面連個鎖都沒有,想開都不知道怎麼開.而且這麼硬的東西,你的永琱]未必砍的動吧?"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說著我把永硠雃角F一只小錘,然後在棺材蓋板上輕輕敲了敲,蓋板發出了一種很脆的回聲,接著我又在旁邊敲了起來.

斯哥特看著我在那里用個小錘子敲來敲去,非常疑惑的問道:"你這是在干什麼啊?"

"找主梁."

"主糧?這里面有吃的?"

"不是主要的糧食,是主梁,房梁的梁!"

"可是你找主梁干什麼?"斯哥特依然不明白我要干什麼.

"知道魯班鎖嗎?"我邊敲邊問.

"知道."

"從風格上看這東西和那玩意是一個年代的東西."

"所以你認為這個東西因該是存在一根主梁的?"

我剛要回答,忽然棺材板發出了一聲很特別的回音,聽上去比之前要沉悶的多,而且還帶著一種很特殊的摩擦聲."找到了."

"你怎麼知道是這里?"小龍女也好奇的走過來問道.

"因為這種結構完全靠主梁來鎖閉各個部分之間的連接點,因此主梁會同時連接很多個部分.也就是說主梁周圍的結構很複雜,所以敲擊時的回音會很特別,能聽到一些細微的碰撞聲.怎麼?不相信?那就證明給你們看."我說著把那塊木頭向下一壓,然後一松手,那木頭自己彈出來了一截.我抓著彈出來的那段木頭猛的向外一拉,只聽轟一聲,整個棺材的頂蓋突然彈了出去,接著四面擋板整齊的向四個方向倒了下去.不過,看到里面的情況之後我的得意勁立刻就沒了!"誒……這個好象是套棺!"

這個該死的棺材,居然還不止一層!幸好,第二層僅僅只是普通棺材,沒有什麼特殊的閉鎖裝置.

"這次該讓我們看看到底裝的是什麼了吧!"斯哥特走過去抓住棺材蓋板的一頭用力向上一掀,轟的一聲蓋板被他整個從棺材上掀了下來.我們趕緊一起伸頭向里看,結果再次愣住了.

這次到不是發現里面還有層棺材,而是發現里面居然是空的.如果光是空空如也我們頂多也就是失望一下,但這個棺材可是比空的更讓人驚訝,因為它的底下居然是條樓梯.

棺材蓋板打開後,跟該放尸體的地方卻是一個大洞,從上面能看到一條向下延伸的階梯,但是卻看不到盡頭.這棺材的深度至多不超過一米三,可是這條階梯卻至少有一百米以上,這明顯不是棺材可以放的下的東西.

"這是空間入口!"小龍女第一個喊了出來.

"應該是吧!"我伸手在棺材的內壁上摸了一下,然後看了看手指."這棺材里從來沒有裝過尸體,它就是個經過偽裝的入口."

"不知道這能同到哪里?"斯哥特說道.

"如果是另外一個藏寶地就好了."小龍女現在也被我帶壞了,天天就想著占便宜.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斯哥特直接翻進了棺材里面,然後向下面走去.

"小龍女你在上面等著,麒麟武士要是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就先集中放到一起,等我回來再看."說完我也翻身跳入了棺材里.

這下面的樓梯非常的陡,每級台階只能站的住半只腳.我的靴子後面還有背刃,本身就比一般的靴子需要更大的地方,現在只能側著站,不然根本沒地方借力.通道里很黑,但是對我和斯哥特來說問題不大,畢竟我們都是黑暗生物,黑暗才是我們最好的朋友.

"感覺到了嗎?"斯哥特忽然小聲問我.

我點點頭."感覺到了."通道里有氣流,這說明下面不是密閉空間,而是通著外面."很咸的風,外面可能是海邊."

"風?"斯哥特很詫異的回頭看向我這邊."我說的是地面的溫度."

"溫度?"我伸手在牆上摸了一下,結果真的感覺到牆壁的溫度非常高,已經接近我的體溫了."別急,我讓飛鏢過去探探路."

飛鏢體積小速度快,一般的機關他即使踩上去也不會啟動,而就算啟動也沒用.以他的速度,別說是什麼陷阱落石,就算是弩箭也追不上他的速度.飛鏢在前面探路,我們就不用再提心吊膽的向前走了,這樣一來速度明顯就快多了.

向下走了不太遠通道就變成了水平前進的狀態,接著就突然進入了一個非常巨大的房間.這里明顯是經過人為加工的地方,房間的牆壁和地板上都雕刻有大量的浮雕,而且其風格非常奇怪,似乎並不是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地方的雕刻形式.

房間里空空蕩蕩什麼也沒有,只在我們這個入口的斜對角有著一道門.那道木制大門已經基本爛光了,剩下的也就是個框而已.出了這個門之後飛鏢嗽的一聲躥了回來.

"怎麼了?"

飛鏢立刻用心靈傳訊道:"前面是一個巨大的通道群,周圍有很多房間,但是里面的東西基本都沒了.在通道的盡頭是段向下的階梯,但是被水封住了."

"明白了,你先回去休息."收回飛鏢之後我叫出了白浪和夜月,然後和斯哥特一起開始搜索這個地下世界.

前方的通道結構非常規矩,橫豎交叉的通道把地洞周圍的土地分割成了一個個小區域,每個區域內都是一間房間,簡直就是個地下城市.我和斯哥特在走到一間房間門前,早已破爛不堪的大門歪歪斜斜的靠在門框上,我只是輕輕推了一下,整個門板就倒了下去,而且還摔成了無數塊.

"咳咳咳咳……"夜月一邊扇著灰塵一邊道:"看來這里有些年頭沒人來過了."

我率先走進房間,看到的是一屋子的破爛.看起來這是個很普通的辦公室,房間內有一排書架和一些桌椅,只是全都蓋了厚厚的一層灰,看起來灰蒙蒙的.

"這里簡直就是個鬼城."斯哥特隨手掃掉了桌子上的灰塵,然後轉身跳起來想坐上去,結果只聽轟的一聲,斯哥特直接摔進了一堆爛木頭之中."靠!"

"這種地方大概沒有東西還能保持原樣的."我伸手抓住書架邊的一本書輕輕一抽,呼的一下,書本變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沫.

"沒有魔法保護,這些東西存放不了太久."夜月對著身邊的一個木箱子輕輕一彈,轟的一聲木箱子變成了一堆碎片."看到了?"

"每個房間都一樣."斯哥特道:"這里到底怎麼了?"

"大概是被廢棄的地下基地."我從書架邊走到了對面的牆邊,這里依稀還能看到一些圖畫的影子,只是我剛一喘氣它就飛散了一大片,結果反而變的無法辨認了."我們繼續向前,秘密應該會在前面."

穿過這片面積不小的居住區,前方還有大量的倉庫,只是里面的東西全都爛的無法辨認了,所以我們也不知道之前到底裝的是什麼.再向前通道就逐漸彙聚在一起變成了一條比較寬闊的通道.繼續向前,不到三百米通道就再次變成了向下的樓梯,只是僅有十幾級台階,下面全都泡在了水里.

"這大概就是剛才飛鏢說的被水封住的地段."夜月道.

"不知道下面有些什麼."斯哥特說.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夜月在說的同時就縱身跳進了水里,然後迅速消失在水面上.

"我們也下去."收回白浪,放下面罩,我也縱身跳了下去.

"等我."斯哥特跟著我也跳了下來.

夜月有條大尾巴,游泳比我們快多了,等我們下水她連人影都不見了.水下的通道依然是一直向下的,而且還有階梯,這說明這里本來是不該有水的,不然根本不需要制作階梯.

向前游了不遠我們就追上了夜月,確切的說是我們追上了被堵住的夜月.向下的階梯被一道石門完全擋住,四周空空蕩蕩根本連個開啟石門的機關都沒有.

"看樣子想過去就得砸開這道門了."斯哥特用心靈接觸對我道.

夜月拍了斯哥特一下."你白癡啊?這是斷水閘,只在水位超過警戒線時才會落下.你把門砸了,外面的水就會全部灌進來,我們會被沖回去的."

"那怎麼辦?"

"先在我們後面制造一面閘門,然後打開這道門.只要沒有出口,水就不會影響我們的行動."

我點點頭."這辦法不錯."說著我把永畬酗F出來,然後讓它分出一部分變成了一道閘門擋在我們身後,四面都深深的插入牆壁,這樣就可以對抗水壓了.完成這一切後我對斯哥特和夜月道:"准備好,我要開門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十八章 鏡衛    下篇:第十五卷 第二十章 女媧神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