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五卷 第二十二章 落網   
  
第十五卷 第二十二章 落網

"是的.這就是我們守護的魔鏡,它被分成了兩個部分分別藏了起來,剛才的儀式就是解除封印將其徹底融合.現在,只要你帶著它離開這個空間,我們就自由了."得到肯定答複後我迅速的帶著守護者們走出了空間通道.

我們剛從鏡子里出來就被一條繩索給拉到了一邊,負責封印大輪冥王的法陣並沒有啟動.我進去前就和二郎神他們打過招呼,我會帶守護者先出來,跟在我們後面的才是大輪冥王,所以在我們出來前是不會誤啟動的.至于白虎和玄武,他們本身實力很強,就算被自己人的陷阱誤中,只要時間不長,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畢竟我們設的是捕捉陷阱,不是絞殺陷阱,頂多就是被吸干法力變的手軟腳軟,過段時間就好了.

"里面情況怎麼樣?"二郎神拉著我問道.

"暫時還沒什麼問題.空間殘留能量還能支撐一會,大約幾分鍾後空間會開始逐漸崩塌,然後大輪冥王和白虎他們就會被崩塌的空間逐漸逼到這個出口來.只要他們一鑽出來,你們就啟動法陣把他們全都給困住就可以了."

"哈哈,這次大輪冥王那只笨鳥要倒黴了."朱雀笑的很得意.

我略微有些擔心的道:"這個東西不會傷害到白虎和玄武吧?"

"放心吧,這是能量吸收陣,以他們倆的修為,回去吃兩顆仙丹也就補回來了,不會有太大問題的.不過一會你可得站遠點,這東西的吸力很強,你這樣的冒險者被粘到很可能會掉回新手區去的."

"靠,這麼危險啊?那我們還是退遠點說話吧."安全第一,我可不想為了這麼邪門的原因被搞回新手村.

一口氣拉著二郎神跑到百米開外我才停下來."喂,朱雀小姐,你往旁邊站點,別擋著我啊!"

"你站那麼遠干什麼?"朱雀剛才在和青龍說話,沒聽到二郎神和我說了什麼.

"我怕被誤傷."

"誤傷?"朱雀看了看法陣隨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不再多說,而是拉著青龍向旁邊移了一點給我讓出視線通道.

布陣的眾神仙把法陣准備好之後就處于高度戒備狀態,而我們也緊張的蹲在遠處等著那兩只即將撞樹的兔子.那個鏡像空間的坍塌速度比我們預想的要慢不少,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突然發現鏡面一陣抖動,這是里面有人要出來的前兆.

"來了."

所有神仙都同時閉眼開始念咒,地面上的巨大法陣亮起了明亮的黃色光芒,而且其中央的太極圖還在緩慢的旋轉著.現在這個陣已經處于激發狀態了,不需要人再去控制,這個時候任何東西只要進入陣法范圍就會被困在里面.

鏡面晃的越來越厲害,突然一個人從里面摔了出來."哇啊啊啊啊……!"無數道黃色的電弧從陣法內的各個方向飛了起來,剛跳出來的人立刻被閃電打的飛到了空中,可是他卻飛不出這個法陣的范圍,只能慘叫著在天上打擺子.

"靠,不是大輪冥王!"我們已經看清楚了跳出來的人.這個家伙我不認識,但如果斯哥特在這里的話他一定會告訴我這就是之前被他們逼進了鏡子里的那幾個玩家之一.只可惜現在斯哥特並不在這里,而且之前他也忘了告訴我有這麼一回事了.鏡子是斯哥特他們抬回來的,我並不知道那些玩家在鏡子里,還以為斯哥特把他們干掉了呢!

"快停下,那家伙要掛了!"二郎神喊了起來.

"不能停."我大聲阻止了那些神仙們的動作."大輪冥王可能就在後面,你們現在停下還能馬上發動嗎?"

我這麼一說大家都明白過來了.這個陣法的維持並不需要太大力量,但是激活它需要消耗的法力卻異常巨大.剛才那些負責操作法陣的神仙們已經激活了一次法陣,現在的法力足夠他們維持陣法運轉,卻不夠他們再激活一次.

我的話音都還沒落鏡子里就又接二連三的滾出來六個人,結果沒有一個是大輪冥王,但是和之前那個家伙一樣,這些人全都被黃色的電弧打的在那里直抽抽.用來鎮壓大輪冥王這種級別高手的法陣哪是普通玩家能抗的住的呢?那幾個家伙眼看著身上的裝備開始一件件的向下掉,身體也變的越來越虛弱,可是不管他們怎麼掙紮就是完全無法移動身體.

我稍微有些擔心的問那個主導法陣的神仙:"他們這樣不會有事吧?"

"當然會有事,而且是大事."那個神仙道:"這種法陣會吸收能量,大輪冥王那樣的高手當然能頂的住,只要不是被連續封印個幾千年,一般都不會有太大問題.可是他們不同,他們只是普通人,法陣會把他們的法力逐漸吸干,然後他們就會不斷的掉級,直到不夠二十級被送回新人區."

靠,直接殺回新手村可是最惡毒的方式了,這個家伙還真是倒黴啊!不過我現在就算想幫忙也沒辦法,只能祈禱大輪冥王趕快出來被我們抓住,這樣他們說不定還能少掉個幾級.

我正在幫他們祈禱卻忽然聽到背後傳來了一個女聲:"土裂斬."

我一個閃身滑向一變,只感覺一股勁風在我的盔甲表面刮了一下,巨大的力量差點把我的胳膊拽脫臼,整個人橫著就摔了出去.可是雖然我躲開了,前面的神仙們卻無法躲閃.法陣啟動後這些神仙是不能突然離開的,必須等法陣完全停止他們才能移動.我帶上二郎神和兩大神獸到這邊來就是為了保護不能動的神仙們,可是沒想到還是被偷襲了.

一聲慘叫中一名不知名的神仙被一劈兩半,連元神都沒保住.襲擊我們的是大輪冥王的女兒不動冥王,別看這丫頭長的俏麗可愛,實際上一點不比她娘差,絕對是個殺人如麻的主.

"攔住她."我大喊一聲提醒前面站的兩位聖獸.

不動冥王的第二次攻擊跟著到達,但是在我的提醒下聖獸已經反應了過來.朱雀移了半步擋在了攻擊路線上,手里的紅色長槍直接打在劍氣上,那道藍紫色的劍氣立刻被彈飛了出去.

"大膽妖孽膽敢傷我上仙,當吾等是擺設嗎?"青龍把手里的青鱗飛龍劍抽了出來,劍尖一點不動冥王的方向."真龍波."

我本來還以為青龍要沖上去砍人,誰知道劍尖卻突然一閃,射出了一道仿佛激光炮一樣的巨大光柱,沿線的任何障礙物都無法抵擋這光束哪怕一秒的時間,所有被擦過的東西全都瞬間汽化,其威力實在是讓人頭皮發麻.

不動冥王和青龍比顯然是差了一個檔次,這一劍她是無法硬頂的,只能閃到了一邊,但沒想到的是自己閃開了光束卻招來了更可怕的東西.朱雀飛在不動冥王的上方,單手一指不動冥王."南明雷炎彈."

我不知道朱雀釋放的到底是哪種攻擊,反正我只看到一大片綠豆大小的紅色光點像暴雨一樣飛射而出,不動冥王完全沒辦法阻擋這些東西,瞬間被打成重傷撞斷了幾十棵大樹後還欠進了一塊巨岩之中,她的周圍到處都在冒煙,仿佛剛被隕石襲擊過一樣.

我迅速跑到不動冥王靈兒摔落的那塊巨岩旁邊,雖然她媽不是個東西,但她畢竟和我一起出過任務,不能對她太無情.跑到她的身邊時才發現她的身上全都是黑色的想孔,這些孔的直徑可能還不如圓珠筆芯,但是數量太多,靈兒的整個身體幾乎都被打成了篩子,而且傷口已經被燒焦,想愈合都不可能.這種傷其實是最要命的,表面上看起來好象是傷口燒焦了不會流血而亡,其實卻是把所有傷口都破壞了,想治療也無從下手了.這要是傷在體外還可以把傷口的死肉刮掉讓其再生,可是這麼多洞,我要是把死肉都刮掉,靈兒可能就只剩下一半的體重了.

其實剛剛的攻擊不止命中了靈兒,她身邊的地面也和她一起,滿地都是小窟窿,而且密集程度非常的可怕.就連她躺著的那塊石頭也滿是小洞,簡直跟蜂窩一樣.這麼猛的攻擊我真是無話可說,四聖獸的實力太恐怖,我們這些玩家和他們比起來簡直就是人工湖和太平洋的區別.

"喂,朱雀你也下手太狠啦?"

"哼!這種妖魔死不足惜."

青龍看出了我似乎是想保她,于是問道:"你是想要留下她?"我也沒必要騙他們,直接就點頭承認了.青龍拖我的幫助找到了父母,現在和我關系也比較好,所以也沒說什麼,直接扔了枚藥丸和一個頭飾給我."喂她吃下去,三日之內她的傷就能痊愈.這個頭飾是限制她力量的東西,你給她帶上,除非有我的咒語,或者比我法力高出十倍以上的人,誰也別想拿下這個頭圈."

"靠,比你高十倍,那還是人嗎?你直接說拿不下來不就得了?"

青龍笑了笑:"我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這麼做的.畢竟這丫頭是重要犯人,讓給你已經是越權行為了,如果限制了她的力量,我再說是你要的人,玉帝起碼不會太過追究."

青龍說的也是實話,我想了一下還是給她帶上了頭裝,然後把藥也塞進了她的嘴里."對了青龍大哥,這頭飾會限制到什麼程度?是變成完全沒有力量的弱女子還是具備一定戰斗力?"

"應該還能保留高級生物的戰斗力,大概也就和你手下的小龍女和夜月她們一個水平."

"多謝了."我明白了青龍的意思.把靈兒的力量控制在這個水平上對天庭就沒有威脅了,而且我留著她也能當個幫手,大家都好說.

雖然吃了藥,但靈兒受的已經是高度致命傷了,我這樣帶著她實在不方便,只好把水晶召喚出來先把她送回艾辛格養傷,不過她這個性格大概不會太好相處,所以我又用愛之環通知了玫瑰讓觀音姐姐負責照顧她,就算她醒過來鬧事,有觀音姐姐在她也搞不出什麼事來.

"真君."布陣的一個神仙忽然喊了起來,我們一起轉身跑了回來."怎麼啦?"

那個做陣眼的神仙道:"剛剛陣法上的主星位置被放倒了一個仙友,我們的陣法變的極不穩定."

不等他們說完二郎神就叫道:"我來補位,告訴我要怎麼做."

"不行,這個陣法很特殊,不是實力強就適合的."

"那怎麼辦?"

"麻煩真君速去尋個會玄天陣的仙家人員來,修為低一點都無所謂,這個陣法的威力是共同承擔的,只要有人站在固定位置上,哪怕不提供能量只充當導線也足夠了."

我忽然想起來金幣好象會玄天陣,以前還真看她玩過."你們在這等著,我知道一個人會,馬上就讓她過來."

"那太好了,請紫日仙友盡快,我們這樣撐不了多久了.要是大輪冥王這個時候跑出來我們可就全完了!"

"明白."我趕緊轉身啟動了愛之環."玫瑰."

"有什麼事情嗎?"

"知道金幣在哪嗎?"

"不知道,干什麼?需要找她嗎?"

"十萬火急."

"那你等一下,我去找軍神."

"快,我們這邊急等."

"知道了."

玫瑰很快就用愛之環傳回了通訊."老公,找到金幣了,不過她正在日本和敵人混戰,亂軍之中想把人撈出來可不大容易,你們又這麼趕時間!"

"告訴我具體地點,我過去接她."

"坐標是001.XXX.XXX.XXX."

"靠,這什麼坐標啊?怎麼搞出四組數據啊?"

"最前面的是星面代號,地球表面就是001,後面三位是等高差坐標,最後兩組是經緯網坐標."

"知道了."切斷通訊之後我轉身對二郎神他們道:"人有點遠,我去接一下,這段時間麻煩各位多支撐一會."

"我們盡量吧!"

啟動傳送戒指我直接傳送到了艾辛格的跨國傳送陣上,下一秒我已經通過跨國傳送陣抵達了日本,接著再次使用傳送陣到達金幣戰斗的戰場附近的一座城市里.本行會強大的魔科技術帶來的強大戰場投送能力真是幫了大忙,要是一般行會的人想完成我剛才走的那段路起碼要兩三天時間.

走出這座小城市的傳送陣才發現戰場其實就在城里,周圍已經亂成一片了.看樣子是我們國家的玩家正在攻占日本人的城市,而且已經突入城市內部來了.

"啕嘶給……!"一個沒看翻譯的日本玩家鬼叫著沖了上來一槍刺向我的肩膀.我微微讓開半個身位,趁他沖過頭的機會胳膊一動把他的腦袋夾到了腋下,然後轉了一圈把他沿著來時的方向又給扔了回去.

仰頭看了下天空,好象沒幾個人飛到空中的,大概空軍在戰斗開始前就被拼的差不多了.沒管再次沖上來的兩個日本玩家,我輕點地面躍上了旁邊一座比較高點的建築,但是我剛上去就看到一只人形甲殼蟲揮起巨大的拳頭一拳打了過來.

"坦克."

轟的一聲響,甲殼蟲在命中我之前的一瞬間像炮彈一樣飛了出去,坦克比這家伙大了起碼三倍以上,力量也完全不在一個水平線上.我跳上坦克的背,四下看了起來,只見城東面的城門口各種顏色的光芒閃個沒完,一看就知道是大型法術造成的.我指了下東城門."坦克,沖過去."

給坦克這家伙起了這麼個名字真是一點都不虧待他,這一路他還真像坦克一樣,管你有路沒路,一路撞過去就都是路了.凡是趕于擋道的,不管是建築還是怪物一律踩扁砸爛.

我們到達城門口的時候只看到這里的小廣場上已經到處都是死人了,金幣這丫頭和真紅一起正在那大開殺戒呢.

"喂!金幣,快過來,緊急任務需要你幫忙."

"紫日?"金幣一道天雷把沖向她的一個日本玩家變成了非洲烤雞,然後轉身飛向了我這邊.坦克用身上的火炮進行小威力的點射,連續干掉了幾個日本玩家的集群才徹底把城市里日本玩家的最後防線給打跨了.金幣落到坦克的腦袋上問道:"干什麼?很急的事情嗎?"

"十萬火急,路上再跟你解釋,馬上跟我走."

"帶路吧."

我召喚出飛鳥翻身跳了上去,然後把金幣也拉了上來.收回坦克之後我們直接飛到這個城市里的傳送陣,然後傳回支點城,通過跨國傳送陣回到艾辛格,然後我把飛鳥收回,啟動傳送戒指的定點傳送能力,直接輸入離開時的坐標,然後抓緊金幣一起傳送了回去.

看到我帶著個人出現那些神仙都松了口氣,我們要是再晚點到可就麻煩了.金幣被我推上了那個重要的連接點,她本來就會這個陣法,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也不用教馬上就運轉了起來.金幣一把自己這個點支撐起來陣法立刻就穩定了下來,周圍的神仙全都舒了口氣.

"這幾個人是怎麼回事?"金幣用嘴指了指陣法內的幾個玩家,現在他們全都扒在地上一幅很痛苦的樣子,而且看樣子級別掉的非常厲害,身上的裝備全都因為級別不夠而強行掉了下來.

"是誤闖陣法的玩家,不過我們現在不能停下陣法,所以也沒辦法了.大不了等事情結……小心,大輪冥王出來了!"

我正說著鏡子內突然冒出了一只鳥頭,接著是五彩的身體,然後連尾巴都一起飛了出來.大輪冥王居然以孔雀形態飛了出來,不過她剛出來就發現中圈套了.她本來是一出來就張開翅膀要往天上飛的,結果不但沒能飛起來反而重重的摔回了地面,整個身體平鋪在地面上完全無法移動了.剛才為了通過狹小的鏡框她特地把自己變小了,這會想擴大都沒辦法了,正常孔雀一般大的身體被壓在地面上根本動都動不了.

跟在大輪冥王後面出來的是那個佛門的家伙,不過他也很大輪冥王一樣,剛一出來就一個跟頭摔了出去,然後就扒在地上完全無法移動了.

我反應最快,一邊跑向鏡子一邊喊了起來:"快把鏡子搬走,白虎他們和要出來了."

二郎神和青龍也反應過來了,一起沖上來幫我一起把鏡子轉了個方向.幾乎就在我們剛完成這個工作白虎就從里面飛了出來,一下把青龍給撲倒在地.

"呀?怎麼是你啊?"白虎看著被自己按在爪子下面的青龍愣了一下.

"快下來!我幫你免災自己卻遭殃了!"白虎一邊跳了下來一邊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一看到那個陣法他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可憐的青龍還沒從地上爬起來鏡子里又是一陣波動,縮小到一米多的玄武從鏡子里飛了出來,正好撞到青龍身上,又把他給砸在了下面.

"天啊!我今天是招誰惹誰啦?玄武你這個秤砣快下來,我快被你壓死了!"

"咦?青龍你怎麼在這里啊?呀?朱雀也在啊?"

"你們這些混蛋快放了我."大輪冥王在陣法內拼命掙紮著站了起來,然後她邁著艱難的步伐撞向了陣邊的一個神仙,可是她離那個神仙還有兩步的時候卻再次被壓回了地面上.不過這家伙還真是倔的很,就是不肯老實趴著,依然掙紮著站了起來再次撞了上去.那個神仙操縱著陣法根本不能動,被撞也沒辦法躲,好在大輪冥王也用不上多大力氣,但依然把他給撞的噴了口血.

金幣道:"這樣不是辦法,這個陣法不能完全壓制她的力量."

主持陣眼的神仙道:"不是陣法的問題,是你來之前我們在缺少一個人的情況下強撐法陣已經快脫力了,所以現在陣法威力下降的很嚴重."

"那你們會用延伸陣嗎?"

"延伸?怎麼延伸啊?"這些神仙顯然都不會這個東西.

"把陣法主導權轉給我,我來做."

"好吧."

眾神仙一起閉起眼睛開始念咒,金幣的身上突然亮起了一圈金黃色的光圈,接著光圈越來越多,逐漸把她整個人都給包圍了起來.地面上的陣法符號在金幣接手後立刻活動了起來,站在最外圈的神仙腳下突然閃亮出一排黃色的光圈,然後這些光圈開始互相聚合延伸,最後在主陣四角又完成了四個直徑一米的小型法伸.

"麻煩四位聖獸進去代替陣眼的能量,這樣就可以以你們的法力強行把大輪冥王給壓下去了."

四聖獸一聽立刻各自找了一個陣站了上去,只見陣中的光芒突然一亮,接著大輪冥王和那個佛門的家伙一起慘叫了起來,而那幾個玩家的身體則迅速中間收縮,最後硬是被擠壓成了一個個玻璃彈子大小的球體.看來這些家伙這下只能回新手村去呆著了!

巨大的壓力讓大輪冥王和那個佛門成員已經無力反抗了,但是金幣他們並沒停下.為了防止萬一必須把他們的力量完全榨干,否則一旦失去陣法的控制,再想抓他們就難如蹬天了.

陣法連續使用了近一個小時,大輪冥王還在哼哼,那個佛門的家伙似乎是已經暈過去了,可是我們依然不敢停.四聖獸的意思是等他們之中誰堅持不住了再停下,畢竟他們是布陣的人,比陣法里被困的人總能多監視一些時間,如果連外面的人都不行了,里面應該就是徹底沒有力量了.

這個想法本來是滿好的,不過我們卻忘了點事情.這座山可是就在妖魔據點的旁邊,這麼長時間的工作泄露出的法力波動對妖魔來說就跟雷聲一般清晰,要是沒有妖魔注意到這邊才叫奇怪呢.

二郎神最先發現情況,猛的轉身大喝一聲:"何方妖孽在此鬼鬼祟祟的監視我們?"

樹林一陣晃動,從山里走出了大把的妖魔,從氣息上判斷這些都是妖魔中級別較高的存在,而且這個數量實在是有點嚇人.好死不死的大輪冥王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力氣說話."快……快干掉他們……救我出來!"

妖魔們雖然剛經過一次反叛,但大輪冥王過來之前已經全部都鎮壓肅清過了,所以現在妖魔的忠誠度還是可以的,聽到大輪冥王的聲音立刻就怪叫著沖了上來.

我們這邊可謂高手如云,但問題是高手全都困在陣里了,能動的人也就我和二郎神兩個,這麼多妖魔要我們可怎麼擋啊?大群的妖魔從四面八方向我們沖了過來,我和二郎神站在法陣兩邊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擋下這麼多妖魔.就在我們以為這次要陰溝里翻船的時候,突然,一個金黃色的光圈從天而降,只砸在了我和二郎神的前面不到一寸的地方.光圈落地之後立刻彈了起來,停留在離地一米五的高度之後光圈突然擴大,僅僅只是一閃就不見了.

周圍突然變的好安靜,吵鬧的聲音嘎然而止.要不是那些妖魔還保持著沖鋒的姿勢立在那里的話,我們很可能會認為剛才產生了幻覺.幾秒之後,仿佛被暫停的時間突然恢複了流動,聲音再次回到我們的耳朵里.周圍那些圍著我們的妖魔和樹木全都整齊的倒了下去,周圍響起一片尸體倒地和樹木傾倒的聲音.一招,僅僅一招,周圍至少有一萬妖魔被一招解決了.

"看來我來的還真是及時啊!"銀雪非常幽雅的從天而降,我和二郎神同時呼出了一口長氣.

"大姐你以後可不可以早點出場啊?剛剛差點被你嚇死!"

"你以為我不想嗎?"銀雪指了指頭頂."看上面."

"靠!通天教主!"我說怎麼玄武和白虎在鏡子里打了那麼長時間都沒看到銀雪來支援,搞了半天她也被人纏住了."你一直和他在打?"

"你說呢?"

二郎神道:"通天教主可不是好對付的主,要不然我回去搬兵如何?"

"好主意."我趕緊道:"那就麻煩真君盡快了!這邊我們大概也擋不了多久."

"放心,我讓嘯天犬去,用不了多久."

二郎神迅速用法力凝聚成了一小塊玉掛到了嘯天犬的脖子上,然後拍拍他的腦袋."快回去報信."嘯天犬長嘯一聲,一轉身就不見了.

"哼!還想搬救兵?"通天教主突然出手想攔截嘯天犬,但是銀雪的反應也不慢,一道青光擋住了通天教主的殺招.

"通天教主好歹也是成名高手,欺負一條狗,未免有些下作吧?"雖然打不過通天教主,但是我能說的過他,打嘴仗咱還沒怕過誰.

通天教主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無能小兒,不配與我說話."

靠,居然敢看不起我.我很打度的笑了笑."聽說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乃是師出同門,都是洪鈞教主坐下弟子,但我一直很奇怪,為什麼連玉帝這樣力量明顯不如教主閣下的神人都可以執掌三界,而通天教主你卻只是個妖魔."

"你什麼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只是今天看了通天教主的表現,覺得你一點都不冤."

"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只想告訴你,和洪鈞教主以及元始天尊或者老子,甚至是玉帝和天庭的任何一個神仙比起來,你都有不如,而且是大大的不如.因此人家可以位列仙班,你卻只能是天地共誅的妖孽."

通天教主幾乎要氣炸了,指著我罵道:"你這個無名小卒也敢教訓我,真的不怕死嗎?"

"我當然怕死,只是並不怕你,因為你還殺不了我."

"我到要看看怎得殺不了你,速速上來和我過招."

"哈哈哈哈……!"我故意笑的很放肆,愣是把通天教主笑的滿臉青筋才說道:"知道狗熊怎麼死的嗎?"

"你敢罵我?"

"我只是在闡述事實."看通天教主又要發怒,我立刻搶先說道:"你還別不高興,說你笨一點也不冤枉你.我的實力你清楚的很,你自己的實力你當然更清楚,可是你卻要我和你過招."

"這有什麼不對嗎?你在我面前大放噘詞,不殺你難消我心頭之恨."

"所以我才說你傻啊!你要殺我,我難道就要伸著脖子讓你砍嗎?"

"那當然不會."

"對啊!既然你知道不會還讓我上去?不是你傻又是什麼?再說了.你好象是很看不起我是嗎?"看他又要說話我再次搶先制止."別爭辯,你爭也沒用.我知道你為什麼看不起我,就因為我的戰斗力不如你,如此而已.但是這天下就真的是靠個人實力說話的嗎?天庭和已經被打殘的佛門都看不起你,可以說見你就打,而人間也沒幾個崇拜你的.可是我,這個被你看不起的人,卻是一方霸主.在人間,我有自己的行會,數百萬人供應驅策.在三界,管你是牛鬼蛇神,都得給我三分面子.你說我們倆到底誰更強?"

通天教主數次想要爭辯,但是聽了我的話卻是牙齒咬的咯噔響,手都捏青了,愣是找不出一句能反駁我的話,氣的他在那里猛喘氣就是不能開口.

二郎神在我側面偷偷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明顯正憋著笑呢.銀雪也非常得意."第一次看到通天教主被氣成這樣卻無處發泄,這種感覺真不錯."

趁著通天教主被我氣昏了頭,我趕緊又繼續說了起來,反正就是繞著彎子罵他沒用.期間通天教主曾多次企圖反駁,結果都被我堵的無話可說,最後只得放棄.

連著聽了我近一個小時的指責,幾乎把通天教主說的一無是處,連還在操縱陣法的那幾位都聽的目瞪口呆.通天教主最後的理智終于徹底消失了.他指著我大吼著:"我不和你們做口舌之爭,今天我就讓你們知道,光靠嘴皮子是說不死人的."

"那可不一定哦."我從身上掏出了一塊非常精致的懷表,然後悠閑的看了看時間."剛剛你本來可以活著離開這里的,但是最終你還是被我說死了."

"你這混蛋就知道睜著眼睛說瞎話,我不是好好的在這里嗎?"通天教主自以為得到了一個反擊的機會.

我根本沒搭理他,直接拿出個瓶子先灌了口清水."唉呦媽呀!可爽快了!我口水都快說干了,接下來的部分麻煩大姐了!"說完我一邊向後走一邊繼續灌著水.

銀雪升到了通天教主對面的高度,然後開口道:"以你的智商大概是理解不了這麼深奧的東西了,還是讓我來告訴你紫日的意思吧!從你出現開始計算,你已經在這里白白耽誤了一個多小時,而從和你吵第一句話時開始紫日就已經利用自己的召喚生物通知我們幫忙看著援軍的情況,而剛剛援軍已經到了.也就是說紫日完全沒動手,只靠一張嘴就把你拖在這里長達一個多小時.而現在……!"

四聖獸突然出現在通天教主的四周,青龍接口道:"而現在大輪冥王已經徹底趴下了,我們四個都已經脫開手,你離死也不遠了."

"哼!即使他拖到了你們空出手,難道你們認為我現在就跑不掉了嗎?"

"你確實跑不掉了."說話的是托塔天王李靖."我們已經到了有一會了,只是紫日仙友說要等四聖獸騰出手來一起上保險些才等到了現在.本天王這次帶來了十八天衛和天湖七寶,就算你的實力再翻一倍也休想跑的掉."

要是一般人聽說托塔天王只帶了十八個人和七件寶貝來大概根本不會在意,但這里的基本都是內部人士,所以沒有一個會懷疑這點人不夠或寶貝太少.

這十八天衛可不能簡單的理解為天庭的衛兵,他們實際上應該看成是天下的衛兵,職責和四聖獸差不多,只不過四聖獸是長駐海外的前哨站,要是真有入侵者必須以一人之力暫時擋住所有入侵者一段時間,因此四聖獸的實力是最強的.而這天衛就相當于快速反應部隊,當四聖獸遇敵之後他們就是第一披趕到人員,主要任務就是協助四聖獸之一抵擋敵人直到大軍趕到.因為要完成的任務過于艱巨,所以一般人是肯定不行的.這十八個衛士基本上只要三人聯手就等于一只聖獸的力量,十八衛就相當于六只聖獸的戰斗力,別說阻敵,打反擊都夠了.現在通天教主被十八天衛和四聖獸外加一個銀雪圍在中間差不多就等于是一人面對十一只聖獸的狀態,別說打了,能不能跑掉都是個問題.

如果單是這十八天衛加四聖獸和一個護國神獸通天教主說不定還有逃跑的機會,但問題是托塔天王連天湖七寶都一起帶來了.這天湖七寶其實應該算一件寶貝,它們的作用就是抓人.這七件寶貝本身是七面鏡子,據說是天湖里生產的水晶制作的,所以叫天湖七寶.當這七面鏡子一起發動時可以形成一個類似防護罩的東西,如果鏡面朝內,則這個東西就是困仙陣,許進不許出;如果鏡面朝外,則這個東西就是防護罩,許出不許進.現在當然已經擺成了困仙陣的狀態,我們都被裝在了這個巨大的防衛空間里了.在不能離開這個區域的前提下通天教主想一挑十一簡直是在做夢.再說這里又不是只有四聖獸那種級別的存在.托塔天王和二郎神,乃至那些布陣的神仙和我本人都可以算是戰斗力,就算不是他們那種級別的戰斗力,在旁邊放冷槍總可以吧?

金幣這個惟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已經開始拿著天尊劍計劃找機會上去捅通天教主一劍了,通天教主要真讓她一劍捅死了,起碼一次就能升個百八十級上去,絕對比打那些山里的小BOSS爽多了.

通天教主被銀雪他們這麼一說終于開始緊張了,他四下看了看果然發現我們被關在了一個巨大的半透明光幕內,在光幕的四周有七面古樸的鏡子正圍著光罩旋轉著,而那些鏡子外面還站了一圈神仙在支持鏡子的運轉.十八天衛已經擺出了六個三人攻擊小隊,這樣可以保證最大限度的發揮他們的戰斗力.四聖獸已經不再掩飾自己的氣息,磅礴的能量甚至在周圍的空氣中形成了肉眼可見的能量彩帶,其中銀雪的能量最可怕,她的能量全都像白玉一樣包圍在她的身邊,顯然已經完全實體化了.凝聚力量到實體狀態很多神仙都會,可自然釋放的能量就能實體化,這個實力實在是強的嚇人了.

托塔天王降落到地面上走到了我和二郎神身邊,然後拿出了四個玉鐲子套上了大輪冥王的手腕和腳腕,最後又在她的脖子上裝了個金光閃閃的項圈.雖然看起來這些東西都很漂亮,但我敢肯定那些東西決定比當年孫悟空帶的那只金箍還麻煩.

"紫日仙友沒受什麼傷吧?"托塔天王控制住大輪冥王後一邊往旁邊的佛門成員身上捆繩子一邊對我說著.

我搖搖頭:"沒事.你應該也看到了,我根本沒動手."

托塔天王笑了起來."紫日仙友舌戰通天教主的技術真是讓我等刮目相看啊!"

"玩玩嘴皮子,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無非就是多浪費點口水而已.我說托塔天王你就用根繩子捆著那個佛陀是不是太簡單了點?他的戰斗力可不比大輪冥王差多少,建議你最好還是用同樣級別的東西來把他控制起來."

托塔天王笑著晃了晃手里的繩子."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該不會是傳說中的捆仙繩吧?"

"捆仙繩也就是在人間傳的厲害點,其實根本不算什麼,很多神仙都會解.這根是洪荒十大凶獸之一璃魅的腿筋,根本不接受任何法力控制,被他捆住的人即使把法力修煉上天了也沒用."

"這東西這麼厲害?"

"當然.璃魅就一只,一共也就四根腿筋,中途還做壞一根,只剩下三根,都讓我帶來了."

我看著地上那個依然昏迷不醒的佛陀直為他哀悼,托塔天王把他捆的跟要抬去賣的大肥豬一樣,不知道他醒了以後會做何感想.相比之下大輪冥王就要好多了,帶上的東西雖然肯定有著很強的限制作用,但起碼不影響她的形象.

通天教主在天上緊張的轉來轉去,四周全都是個他差不多的高手,他的實力在這里一點優勢都沒有,說不緊張他自己都不信.

托塔天王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後突然拿出了一堆東西對著天上的幾位喊了起來:"各位要是需要兵器就下來找我拿,洪鈞教主讓我把天庭的寶貝都帶來了,各位可以隨便用."

"什麼?天庭的寶貝都在你這里?"我和金幣幾乎同時轉頭看向了托塔天王.

托塔天王看著我們兩個眼睛里閃亮的綠光不自覺的退了兩步."兩位,這個只是拿來備用的,用完了要還的,你們可不能打別的主意啊!"

我和金幣互看了一眼,然後一起邪笑著走向托塔天王."嘿嘿,我們不拿,就是先看看."

托塔天王把手里的大葫蘆往懷里一收,然後拿了個玉牌出來."拿東西要先登記,回頭要收回的."

"那你總得讓我們知道有什麼可以用的吧?"

"這是目錄."托塔天王手里還真是准備充分,什麼玩意都有.

我翻開目錄,用手指順著目錄表向下滑,當滑到第一頁的底下時我和金幣的眼睛突然同時瞪了起來,然後迅速的同時回頭看向托塔天王."東皇鍾也在你這?"

托塔天王點點頭:"那是跟洪鈞教主借的,你們要用可得先在那玉上寫清楚借據."

靠,這種星球毀滅儀一般的東西我可沒膽子玩,繼續向下翻,很快在第二面找到了一個我能用的東西."喂,我要這個."

托塔天王伸頭看了一眼."汙玉你也敢用?"

"反正已經當上閻王了,難道還怕鬧鬼嗎?"

"說的也是."托塔天王點點頭."先寫借據,回頭要還我."

我迅速在玉牌上用手指寫下借據,信息被直接傳回了天庭,反正他們也不怕我賴帳.托塔天王從葫蘆路倒出了一枚比乒乓球還要小一圈的墨黑色圓玉.這塊玉就是個正球體,其表面光滑無比,而且完全不會反光,黑的非常純正.除了黑之外這玉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冷,不過不是身體上的寒冷,而是靈魂上的寒冷,簡直要把人的心和靈魂都完全凍結的感覺.據說這東西是天地初開時清氣上升濁氣下降,其中最汙濁的那部分沉澱下來就形成了這東西,然後這玩意就一直被淹沒在十七層地獄內的沉淪之海下面,至于後來怎麼撈上來的我就不清楚了,反正這玩意就是天下間最邪惡最黑暗的東西.

金幣看我拿到了東西也叫嚷著要東西,最後她借了枚雷珠.這東西也是個球體,體積比汙玉大那麼一點點,表面成藍白色,而且其中還有團白色的光點在球體的核心處閃爍著.金幣把這枚雷珠裝到了天尊劍的護手上,沒想到剛好能卡進去.雷珠剛一就位天尊劍上立刻亮起了一層密集的電弧.藍色的電弧順著劍刃蜿蜒盤旋,把整柄劍都包裹了進去,亮光刺的人眼都睜不開.金幣試著揮舞了幾下,結果劍風甩出去的全都是電弧,看著就知道威力很嚇人.

雖然只是暫借,不過能過把癮也是好的.我把永琩下來變成了鞭劍形態,然後又弄出個凹槽把汙玉鑲嵌了上去.幾乎就在玉和劍結合的瞬間永痟N突然一沉,我差點沒抓住."好家伙,怎麼變這麼重啊?"

托塔天王道:"這東西本來就是世間濁氣所彙,重一點有什麼不對嗎?"

這到也是!我再次看了看手里的劍,除了變重了好幾倍之外,永琲漯磾掄晹h了一層淡淡的白色霧氣,而且劍身的溫度也低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劍的周圍出現了幾十個白色的由霧組成的恐怖人臉.這些人臉看起來並沒有一般冤魂的那種痛苦的表情,反而帶著一種得意和瘋狂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惡靈,而且是嗜殺成性的那種極惡邪靈.

金幣看看我,我知道她什麼意思,因為我也有一樣的想法."一起上吧!"通天教主現在面對著這麼多高手,我們就算打不過他只要躲出戰圈就可以了,這種基本沒危險的占便宜活動怎麼能不上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二十一章 倒影魔鏡    下篇:第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不該戰斗的敵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