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不該戰斗的敵人   
  
第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不該戰斗的敵人

"通天教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金幣這丫頭居然大叫了一聲就沖了上去,占便宜也不用這麼拼命吧?

看到金幣沖上去我也立刻跳了起來打算沖上去趁機捅通天教主兩刀過過癮,沒想到我剛跳起來愛之環就響了起來,害的我差掉摔回地上."什麼事?"

"快下線,出麻煩了."玫瑰的聲音非常的焦急,而且根本沒給我解釋就直接切斷了通訊.

"麻煩?"雖然不清楚玫瑰所謂的模范到底是什麼事,但我還是立刻退了出來.

摘掉頭盔之後我環視了一下四周的情況,我所在的房間里並沒有什麼問題,可外面卻非常的嘈雜.我從床上直接跳下來,然後迅速拉開門沖了出去."女媧,到底出什麼事了?"我邊向魔寵們的房間跑邊用腦袋里的的輔助電子通訊設備直接連接中央電腦.

女媧的聲音已經完全沒有了平時的溫和語氣."基地遭遇正面襲擊,敵人已經突入地下七層,我暫時封閉了第八層和第七層之間的隔離裝甲帶,但是這只能抵擋最多二十分鍾,現在我正指揮研究人員撤到十三層以下區域,軍神建議我們在第八層地區集結兵力發動反擊."

"正面入侵?敵人怎麼把這麼多部隊弄進中國領土的啊?"南京分基地整體就是個地下碉堡,每層都有大量的自動防衛武器和防護裝備,地表部分還駐紮著兩個先進武器實驗團,如果要正面突破並迅速沖入地下七層,至少需要兩個整編師或者一個特種突擊旅,否則即使沖進來也需要消耗很長時間,不可能這麼快就到第七層的.

女媧的回答讓我感覺胸口仿佛被大錘重擊了一下.只聽女媧用略帶憤怒的聲音道:"入侵的我國部隊."

"我國……部隊?"突然的打擊讓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可能知道我會想歪,女媧跟著補充道:"放心,對方沒有正式授命."

"沒有正式授命?"我瞬間明白了到底是什麼情況.所謂的沒有正式授命,其實就是默許或者權力下放.可能在對我們的態度上上層無法統一意見,所以正好借用部分軍隊人員對我們龍緣科技兵的敵對情緒,默許他們發動一場這樣的戰斗.根據自然法則,勝利者就是優勢群體,也就意味著對國家更有用.反正現在我們和那些反對我們的人已經是必然無法共存了,上層認為與其讓我們兩個勢力在國家內部長期敵對引響國力,還不如讓我們直接干一仗,把雙方的實力和人員都暴露出來.到時候誰失敗了就將是國家集中力量鏟除的那一個部分,剩下的就是需要扶植的對象.這招雖然有些陰損,但目前來看這也是對國家利益損傷最小的辦法.即使失敗,損失的不過是幾支軍隊,現在我國依然處于無戰爭狀態,這幾個師的損失很快就能補上來,遠比讓我們兩方內耗來的安全.

女媧知道憑龍族的智力應該很容易分析出事情的本質,所以她跟本都沒有問我是怎麼想的,直接就接著說道:"你打算親自參戰嗎?"

"人家要殺的就是我們龍族,總不好意思讓保安部的人幫我們頂吧!人家也是人生父母養的,犧牲了的話,對他們的家庭也是個沉重的打擊."

"你什麼時候變這麼仁慈了?"

"拯救值得拯救的,消滅值得消滅的,龍族沒有猶豫.現在告訴我,我們的力量對比.敵人到底有多少人?"

"比你預想的要多的多."女媧的聲音似乎比之前要平靜了許多,可能是我的態度讓她覺得這也不是件壞事."進攻部隊包括一個整編步兵軍群,大約三萬多人,另外他們還有兩支特種作戰旅.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的基地在地下,所以他們的重武器全都派不上用場,而打巷戰他們絕對不是你們的對手."

"OK,那麼我們有多少人手可用?"

"你的麒麟武士們有一大半都在更換二代生物骨架,能跟你走的只有一千零三人,斯哥特他們都可以隨你出戰,還有你的那些小朋友們.不過基地里的空間不太夠,所以幸運他們可能只能提供有限的幫助了.另外,B1,B3以及B7部隊全都在基地里,也可以隨你門一起出戰.如果你們真的頂不住,我還可以提前啟動天災計劃幫你們把敵人趕出去.但是為了保險一些,最好還是能不用就不用."

天災計劃就是蟲族發展計劃,基本構思就是將我在游戲內的共生體女王的意識導入一具具備蟲族女王特性的身體之中,然後由她來操縱這些蟲子作戰.這個計劃的危險性就在于蟲族的進化速度遠超其他動物,所以出現突變個體的可能性也很大,萬一出現不良變異,其結果可能會是災難性的.但是,如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誰還會在乎那些?

總體看來敵我雙方的兵力懸殊還真是滿大的.我和我的那些手下一共才一千多人,B1,B3和B7隊員家一塊都不夠二百,而入侵人員大約有四萬多,幾乎是我們的四十倍.

"看來這仗需要費點力氣了!"

"一對四十,論戰斗力你們應該占有絕對優勢,況且我會使用基地內的防護閘門和自動防衛武器幫你們制造方便,軍神則將為你們進行戰術指導,只要你們注意一點,基本可以零傷亡."

女媧的話一點也沒有誇大的成分,而這也正是那些人看我們不順眼的原因.那些人類士兵,他們每天流血流汗玩命的訓練,到頭來戰斗力卻連我們的一成都無法達到,辛苦和努力都得不到承認,換誰也會生氣.不過,他們的應對方法實在是過于不理智和偏激了,但這也正是人類的特點——先做後想.

基地內的警報早已拉響,而基地外面我們的防衛部隊十有八九已經全軍覆沒了.能夠支持我作戰的人員很快都集中到了地下十三層,而原本的保安部隊成員則全部集中到了十四城擔當第二預備隊,他們的任務是防止有個別漏網之魚進入基地下層區域,那里的研究員可都是非武裝人員,戰斗力基本為零.

"老公."玫瑰穿著緊身的第四代單兵防護甲走了過來,她身後還跟著凌和維娜她們.

"你們都武裝好了嗎?"

"我連你的都帶來了."玫瑰說著把我的鎧甲遞給了我."武器你想用什麼?我們都拿了一件冷兵器一件熱兵器,也許都用的到."

"冷兵器可能用不上吧?這里空間太狹窄,過道里根本舞不開."

凌亮了亮手腕上的合金爪."我們選的是這個,可以隨意伸縮,而且本身比較短,不影響活動."

"那我就不用了."我說著亮了下自己的鎧甲.我的鎧甲是按照《零》中的魔龍套裝設計的,除了沒有魔法屬性之外,游戲中的大部分刀具之類的東西都有攜帶,而且這件鎧甲有非常強大的電子設備,防護力也相當不錯.

穿戴整齊之後我帶著大家迅速趕到了地下十四層集結,這邊已經有不少人到了.女媧是安排麒麟武士和我們到這里彙合後再去十三層的,至于其他幾只生化部隊也都已經等在這里了.

蝴蝶和大K老遠就開始向我打招呼."小少爺今天打算親自上場啊?"

"那些混蛋太不象話,不教訓教訓他們我會牙疼的!哦對了,你們一會用什麼武器?"B部隊的人沒有說話,而是一起把自己的武器舉了起來.暈,全是大家伙!"喂,你們拿這麼長的槍,當心到了通道里沒辦法靈活使用."

"咦?你不知道嗎?"蝴蝶很奇怪的看著我.

"怎麼啦?"

"十三層是植物園啊!"

"植物園?"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十三層的地形,因為我們的工作區都很深,所以我都是做電梯直接下來的,很少在上面走動,因此也根本不知道十三層到底是什麼地方.

女媧的監聽器捕捉到了我們的對話,她非常驚訝的問道:"你們真不知道十三層的情況?"

"我們又沒去過,怎麼會知道?"

"沒想到我也會有失誤的時候."女媧立刻道:"你們等一下,我直接把十三層的地形地貌傳到你們的電子腦里,你們可以直接調用地圖."由于是在基地里,傳輸信號很好,速度也非常快,我們瞬間就看到了女媧傳來的地圖,而且在其上還能看到一些白色的點正在移動.女媧給我們解釋道:"我把生物傳感器和地圖連接到了一起,你們看到的白點是正在撤退的研究人員,一會我會把敵人用紅色標出來,己方戰斗人員則用綠色標出來.十三層整個就是按照原始森林設計的植物園,它本來是為了應付核戰爭而建立的基地內部氣體循環系統的一部分.你們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特長在叢林戰中消滅敵人.而林地內有大量隱蔽的自動武器,我會控制這些東西輔助你們戰斗,一些敵人還有埋在地下的防護牆,必要的時候我會升起一些防護牆給你們當掩體用.上層的通道都很窄,對方不會攜帶重型武器,他們最多就是能把輕型硫彈炮和迫擊炮,火箭筒之類的武器帶進來,再大就肯定進不來了.所以你們在火力上占有絕對優勢."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死太多人!現在大家去更換叢林戰裝備,然後去地下十三層集合."

按照女媧的指點我們迅速到達了地下十三層,這里的環境非常接近原始森林,頭頂上的天頂距離地面有二百六十多米,加上天頂上模擬自然光的照明系統,正常情況下根本就看不到房頂.要不是因為這層存在很多的柱子,一般人絕對想不到這里會是一個位于地下幾百米的植物培植區.當然,研究所畢竟是科研單位,所以這里的植物也並非普通植物,其中大部分都是生長很迅速的人工基因植株,甚至有個別是完全不同于地球生物的半植物化動物,而且這些特殊生物也具備一定的攻擊性,畢竟最初的時候他們是被作為生物兵器開發的,即使之後做了其他方向的拓展,但作為武器的本能還是存在的.

當我們把一切都布置好之後敵人已經進入了第十層,他們的突入速度遠比想象的要快很多,不過上面的部分都已經撤乾淨了,除了一些不很重要的研究器材之外幾乎什麼也沒留下.

女媧直接打開了之間幾層的閘門,把敵人徹底放了下來,這也是軍神的計劃.軍神的意思是,等一部分敵人進入之後就放下上面某一層的閘門,這樣就可以把敵人切斷,等他們打開那道大門的時候下面的敵人應該就被我們消滅的差不多了.而人類軍隊不像我們龍族自控能力這麼好,他們在看到大量傷亡的同伴後會出現士氣低落現象,這對我們很有利.從入侵基地開始,敵人一口氣侵入到了這里,中途一直沒都是高歌猛進,這就讓他們的氣勢變的銳不可擋,軍神計劃用這種戰術抵消他們的士氣因素,並利用通道閘門和我們的配合靈活分割敵人並逐群消滅.

"現在開始更換為無線電通訊,禁止使用聲波交談."我直接以電子腦發出電磁信號向所有成員下令.比普通人類多出一種通訊方式確實能占到不少便宜.

我們潛伏在各自的躲藏地點,直接使用電子腦接收女媧通過監視器拍攝到的敵人動向.一隊穿著黑色城市作戰服,頭帶夜市頭盔的士兵從入口處沖了進來,不過這里的環境顯然讓他們愣了一下.之前的實驗室突然變成了原始森林,大部分人都無法瞬間適應這麼大的變化,不過這些人都是經過嚴格訓練的特種兵,很快就適應了環境.一個帶頭的家伙有模有樣的打出了一系列手勢,他的隊員立刻按照指揮開始分散前進,很快後面又有更多的人跟了上來.

"看起來都是專業部隊."維娜的電波信號出現在我們大家的腦中.

圖象中一個看起來像是指揮人員的家伙的臉部被定格放大到了屏幕中心,然後側面迅速出現了他的履曆.女媧的信號出現在我們的意識中."羅干強,特種兵上尉,職業軍人,服役七年.好家伙,這家伙一共在任務中干掉過一百七十多人,真正的殺人魔王啊!"

"他有你殺人多嗎?"凌開玩笑的問女媧.

女媧生氣的分辨道:"我那是人體實驗,不是單純的殺人."

"嘻嘻,反正我們又不在乎,你解釋什麼啊?"

"都給我安靜點,敵人過來了."

女媧的聲音立刻平靜了下來:"你們馬上把視覺模式切換到輻射模式,我要關燈了."

進入十三層的人越來越多,原始叢林的大半土地都被控制了起來,差不多有三千多人進入了這一層之後入口處的閘門突然落了下來,所有沖入這一層的士兵都緊張的回頭看了一下,但是一名軍官卻立刻大叫道:"不要亂,守好自己的位置,分組警戒,敵人可能設了陷阱."他的話音剛落房間內的燈光就突然一下全部熄滅,所有的士兵都覺得眼前一片漆黑.在關燈前女媧有意把房間內的光照強大調整到了最大,這樣士兵們的瞳孔就會縮到最小,這下突然關燈,他們自然是兩眼一摸黑.

不用軍官們吩咐士兵自己就迅速把夜視頭盔上的開關給打了開來,綠色的影象緩慢的在視野中亮了起來.不過,還沒等他們看清楚周圍的情況,只聽一片電流聲響起,接著所有人的夜視儀全都黑了下來.剛剛維娜發動了電磁沖擊,所有的夜視儀都被瞬間通過的電磁輻射給完全燒毀,連帶的爆炸還把不少人的眼睛也給閃了一下.

士兵們還沒來及研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聽到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響了起來,一個士兵開始開火,其他人也跟著開火,但他們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打什麼,而事實上他們射出的子彈大部分也都射入了自己人的體內.我們的人基本都在樹上,而且身上有防護鎧,根本不怕輕武器的攻擊.

我看准機會從樹上放下了一根即使正常光線下也很難被發現的生化蜘蛛絲,然後用系成環的絲圈套住了下面那家伙的脖子,輕輕向上一拉,被綁成活動扣的絲線立刻自動收緊,喀嚓一聲,一個腦袋滾了出去.

"不要亂,別亂開槍!"一名特種兵軍官大聲喊了起來,但是他的聲音很快就消失了.凌拿著一柄血淋淋的匕首從他身邊跳回了樹上.

"這里,我發現了一個."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只強光電筒突然照到了我藏身的位置上.

"真麻煩."我回身一槍嘣掉了這個拿著電筒的家伙,但是周圍卻已經有很多人注意到了我的存在.我翻身跳下大樹,迅速沖向一個正舉槍對著樹上的家伙,一拳把這家伙的胸腔整個打陷了進去,然後縱身躍上斜對面的大樹,回手一只飛刀放倒了一個正拿槍瞄我的家伙.我們的電子腦可以接收敵人的思維信號,當有人瞄准了我們,他的神經信號就會突然出現一個峰值信號,只要注意在出現這種信號的時候進行躲避就可以保證絕對不會被命中.

三千多被放進來的士兵被我們砍瓜切菜一般全部放倒,根本毫無還手之力.雙方實力相差太多,而且他們又是被突襲,再加上地形不熟,除了人多就根本沒有一點優勢可言了.

"各單位注意,確認全部擊斃了嗎?"我詢問道.

"這還有一個."斯哥特隨手從一堆樹干之間拽出了一個人.這家伙一被拽出來立刻抓著斯哥特的手想反擰,結果卻發現仿佛抓到了機械臂一樣,不管他如何使勁還是利用反關節全都沒用,他根本就擰不動這只胳膊."你再掙啊?怎麼不擰了?"斯哥特戲謔的說道.

"你們這些怪物."這個家伙瞪著斯哥特的眼睛氣憤的喊了起來.

房間里的燈又再次亮了起來,原始森林里的植物依然還是保持著原來的樣子,子彈對植物的傷害作用並不大.我們看清楚了這個人,原來就是之前看到過的那個羅干強.

我走過來踢了他一腳,他的小腿立刻成不正常的姿勢彎了過去,但是這家伙愣是憋住了沒叫出來.他咬著牙一字一頓的硬擠出幾個字來."虐待俘虜是最卑鄙的行為."

"人類之間的戰爭才會有俘虜,你們早就拿我們不當人了,現在到想起國際公約來了!我知道你們的想法,我也不覺得你們想的有什麼錯,但我們的確不是人類,所以為了保證自己的生存權,我們必須得抗爭.好在大部分人還是比較明智的,你們這樣的死腦筋也只能是被淘汰的過去式."說完之後也不等他反駁,我直接把手槍頂在了他的腦門上.躺下之後就好好安息吧!"

槍聲過分羅干強的尸體倒在了同伴們的血泊中,我拍拍手對大家喊道:"來動作快點,把這些人都掛起來."

軍神這個人工智能是個徹頭徹尾的結果論者,根本不會去考慮人道和面子問題,他只會物盡其用的挖掘出每一件物品和人員的最大利用價值.比如說現在,這家伙居然要我們把所有被殺的尸體都倒掛到樹上去,而且要我們用自己的電控能力把尸體的表情都盡量變恐怖點.人死亡之後肌肉組織不會馬上跟著死亡,一定時間內它們依然可以接受電信號的控制,所以我們可以輕易的調節尸體的表情和姿勢,如果用一根帶電線的探針刺入他們的脊椎,我們甚至能讓尸體站起來走路.

按照軍神的意思,第十三層的原始森林迅速被我們改造成了人間地獄,估計一般人進來十個有九個會當場嘔吐,不過我們已經把自己的嗅覺系統關閉了,至于眼睛看到的,對我們這些情緒不明顯的龍族成員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在我們再次藏好之後大門外的敵人終于把大門給炸開了一個洞,然後一枚手雷被扔了進來,之後才開始有士兵沖進來,不過沖進來的士兵很快就愣住了.現代的士兵雖然有大量的設備可以輔助訓練,但戰場的血腥卻不是那麼容易體驗的,看到這人間地獄的景象當場就吐的一塌糊塗,後面跟進的人也基本都一個德行,只有一個人還勉強記得去把大門徹底升了起來.

大門打開後外面的士兵大量湧入,但結果完全無法前進,大家都被嚇到了.可以說這些人和我們一樣都是第一次正式上戰場,但他們的反應明顯不如龍族這麼冷靜,一點血腥就成這樣,如果我們向他們掃射,那還不是一打一大片啊?

後面的高級軍官比先到的士兵要好一些,但也是臉色不大對."都別站著,馬上向往搜索,敵人也許還在這里.你們要把對同伴的悼念化成對那些怪物的仇恨,我們為了人類的純潔,必須消滅這些怪物."

"是."士兵們稀稀拉拉的回應了一下,然後就開始紛紛向前跑,但是看動作已經毫無銳氣可言了.軍神的這招雖然損了點,但效果真的很不錯.如果有人跟著這樣一個將軍,可能會很丟面子,也可能會被人仇恨和唾棄,但絕對很容易贏得勝利.

士兵們向前搜索了不太遠就突然停了下來,有些人還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結果摸到的卻是一手血.他們疑惑的望向身邊,結果發現身邊的同伴全都從眼角和鼻孔向外流血,他們瞬間意識到自己手上的血是怎麼回事了,那是他們自己的血,他們在流鼻血.

阿嫡娜此時正站在森林的這一層唱著悠揚的死亡之歌,這實際上是一種聲波,而且處于人耳的接收范圍之外,它可以使歌聲范圍內的哺乳動物出現腦充血現象,最後可能會腦血管破裂而死.這招屬于面殺傷性武器,而且只針對哺乳動物,同時對龍族完全無效.

那些走在前面的士兵一個接一個的開始倒下,不少人在地面上抽搐還口吐白沫,就跟癲癇病發作一樣,後面的人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手忙腳亂的救護傷員.

事實上這招也是軍神的直接命令,其作用是制造神秘感,利用之前的挫折加上這神秘的死亡方式,很快就能把人類心中的猜疑情緒誘導出來,他們會在潛意識中認為敵人很強大,而且不敢進攻,這將進一步打擊他們的心理.事實證明軍神的想法很不錯,在付出了近千人倒下的損失之後連軍官們也不敢再派人前進了.

"對方停下了."小純閉著眼睛說道.

"他們被嚇到了,停下也是正常的.我們現在進入下一階段戰斗."

我們迅速分散進入了森林內部,然後到達了對方的前沿前方不到一百米的距離上.由于我們的偽裝能力,對方根本就沒注意到我們已經到達這麼近的地方了.

"阿嫡娜,聲波攻擊."

"明白."

悠揚的歌曲再次響起,由于距離太近,所有的敵人都同時捂住了耳朵開始滿地打滾.一個帶著耳機的軍官突然從身邊的人手里搶過了一把反器材狙擊槍對准了阿嫡娜這邊就是一槍.雖然阿嫡娜立刻就閃開了,但她的移動還是打斷了歌聲的進行,敵人全都恢複了正常.

"帶上耳機,對方用的是聲波攻擊."

所有的士兵都慌張的把背包里的耳機拿出來套在了頭上,他們這些人的裝備到是滿全的,不過對我們來說這沒多大作用.

"開火."在我的命令下我們的全體人員都跳下了樹干對著對面還有些精神恍惚的人就開始射擊.

龍緣生產的KS606型機槍是一種個頭很大的單兵武器,理論上來說它應該算是一種反裝甲武器,火力非常的強大,至少比對面那些人拿的武器要猛的多.龍族的力量決定了我們可以不考慮重量問題,所以這種實驗武器的威力和備彈量都相當可怕.當密集的槍聲響起後對面的人根本就來不及做出反應,大批的人員在我們的火力下成片的往下倒.

其實他們被打的這麼慘還有一個原因,他們之前本來是躲在一些鋼板後面的,可他們並不知道這些防護板是可升降的.在我們開始掃射後這些東西自然就收了回去,以至于對方全部暴露在我們面前,像接受槍決一樣被成片掃倒.槍林彈雨之中的確有個別勇敢的戰士開槍還擊,但除了在我們的盔甲上擦出道道火星之外別無用處,即使是反器材武器也只能把我們掀飛出去,卻並不能完全破壞防護甲.

持續三十鍾的全速射擊讓槍管燒的滾燙,青煙順著槍口向上冒.前方的地面上別說活人,連比較完整點的尸體也找不到一具.四千多人被打成了一堆爛肉,徹底不分彼此了.

"女媧,上面還有多少人?"

"三萬七千多,怎麼?覺得累了嗎?"

我指指心髒:"這里很累."

"我明白你的感受,但……!"

"我不需要安慰,道理我懂,只是覺得很不值得."

玫瑰走過來摟住了我的脖子."正是因為我們一再重複這樣的錯誤,所以才必須有龍族的崛起……為了不再犯錯."

維娜走過來道:"說來說去還是神林對人類的認同感太強了,像我們就沒什麼心理負擔."

雖然維娜的話有些不太好聽,但道理是沒錯的.不管現在是什麼,但我畢竟曾以人類的身份生活過很長時間,所以我的深層思想中依然對人類存在認同感.相比之下維娜他們就要輕松的多,他們本來就是人造生物,在游戲里建立思維模型時也是以非人生物為藍本的,所以認同感不強.在他們看來殺人和殺雞沒多大區別,畢竟一直就不是同類,完全沒有心理障礙.

"振作起來,上面還有很多呢!這麼早就手軟,之後的可不好辦啊!"斯哥特拍著我的背給我打氣.

"知道了!你們別為我擔心."我抬頭看了看天頂."女媧,下一步怎麼辦?"

"軍神要你們後退,然後等新的部隊沖進來,你們就開始打一場近距離的肉搏戰,盡量不要使用熱兵器."

"明白."

我們一邊向後退,凌一邊問女媧."既然敵人還沒到,我想知道一下為什麼要用冷兵器?該不會是你覺得子彈太貴想省錢吧?喂,省錢可不是這麼省的吧?"

"這是軍神的意思,再說我又不管帳.讓你們使用冷兵器是為了讓你們近距離作戰,要在敵人面前沖份的展示出你們超越人類的身體素質,讓他們產生一種你們是無法殺死的錯覺,從而徹底摧毀他們的精神.這一戰要求你們不能全殲敵人,而且戰斗中盡量打的血腥一點,這樣配合現場已經存在的殘肢斷臂就可以徹底擊潰他們的精神防線,一旦有人開始逃跑,你們就可以像趕鴨子一樣把這些人都給趕到基地外面去,而且在路途中可以順便殲滅至少三分之一的敵人.怎麼樣?軍神的方法是不是又省力又方便?"

"槍都不讓用,你居然還說省力,我看是費力吧?"艾美尼斯拿出了刃爪套在手上,隨便揮舞了兩下."一會你們最好把面罩都關嚴點,噴你們一臉血我可不管哦."

"敵人下來了.開始行動."

我率先從森林里跳到了地下第十三層的入口處,雖然這層整個都是植物園,但入口處還是比較空曠的,只是這里現在全都是之前留下的尸體殘片,所以看起來比較像修羅地獄.

之前被殺的敵人中大概有人帶了視覺傳信設備,因為後進來的人顯然一點都不驚訝這里的情況,他們直接就沖向了林子里,根本就沒看出口處的地獄景象.我把手上的機槍交給了一個專門負責幫我們拿裝備的保安隊員,然後帶著大家裝上冷兵器再次沖向了敵人.

咚的一聲我直接從樹上跳下來,正落在一名士兵的面前,他剛要扣扳機就被我一腳踹飛出去,撞倒三個人後倒在地上就不動了,被撞的人也完全沒有反應了.跟在我後面的人也陸續沖了過來,出口處本就不太大的空地一下變的相當擁擠起來.

對方中的一名軍官忽然喊了起來:"上刺刀."

這麼近的距離,雙方人又太多,開槍造成的誤傷肯定很嚴重,對方當然不敢再使用熱兵器,但他們也不想想,刺刀這種東西對我們會起作用嗎?

看到我手上也沒有槍,幾個士兵立刻大著膽子端著槍就刺了過來,我的身影在他們面前忽然一花,下一秒我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背後.噗的一聲,一個家伙的腦袋像西瓜一樣整個爆開.旁邊的家伙回身再刺,我直接捏住他的胳膊連槍一起揉成了團,然後把他整個踢飛出去幾十米遠.後面的士兵放棄了武器,直接撲了上來,我輕易的捏住他的脖子拇指向上一推,咔嚓一聲,這家伙的頸椎碎成了好幾截.丟掉這個人,右手向後一個肘撞,一個家伙的胸腔立刻陷了下去.伸直手臂一個擺拳,跟著撲上來的家伙橫飛出去十多米才落地.左手捏向背後抱住我的一個家伙,捏住他的頭骨,稍微一用力,啪的一聲白色的物質噴了半天高,他立刻就軟了下去.左右的士兵全都震驚的看著我,沒有人再往上沖了.

依靠熱兵器的戰斗力,人類和我們還有一定的戰斗可能,只要武器夠厲害,我們也會被殺死,但肉搏戰中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我們的身體強度和人類比起來就像是豆腐和鋼鐵,一個豆腐做的人就算是武俠電影中那些近乎神仙般的高手,碰上一個鋼鐵做的人也只能干瞪眼,畢竟兩者的絕對差距是無法彌補的.

女媧以前驗證過,以人類的肌肉力量和身體強度,不管如何訓練,最後單靠冷兵器和身體的戰斗力輸出根本就無法達到傷害我們的最低標准,也就是說重要沒有熱兵器和大型器械,面對人類時我們是無敵的.游戲里不破防還有個強制扣血一點的規定,可現實中根本沒有那麼多規定,不破防就是無效攻擊.

我們這些人在人群中打的血肉橫飛,根本沒人擋的住我們.有些人不管誤傷的開槍打我們,結果全都是子彈撞在我們的盔甲上反彈出去傷到了他們的自己人,對我們卻毫無傷害.

我正打的好好的,忽然人群讓開了一條路,只見我的前方半跪著一個人,他的肩膀上還抗著具火箭筒.看來對方也不是完全白癡,知道肉搏傷不到我們,不顧傷亡的把單兵重武器都用上了.可惜,雖然計劃不錯,但他們嚴重低估了龍族的身體優勢.我們超越人類的地方並不僅僅是力量而已,智力和反應速度也是其中的重點項目.從人群突然閃開到那個士兵發射火箭,這中間的間隔大約為兩秒,然而我只用了不到一秒就把情況分析完了,所以幾乎在那家伙扣扳機之前我就已經不在原地了.

火箭沒有捕捉到目標,直接飛入後方人群轟翻了大片士兵,對我們卻基本無效.那個火箭兵忽然發現面前黑掉了,抬頭一看卻發現我正站在他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嚇的他跌坐在了地上.我舉起右拳向下砸去,他突然一低頭,當的一聲,鋼盔被我打穿一個洞,半條胳膊都插進了這家伙的腦袋里.

"不……!"後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瘋狂而悲涼的哭喊.雖然穿著作戰服,但這個護士兵長的還算不錯,可惜今天她不該參加這樣的行動.

今天的這件事情上層是在看我們這些進化的龍族和反對我們的勢力哪邊更強,所以不管誰勝利了,另外一方都會被滅口,而我們是絕對不會失敗的,所以對方就必定會全部死光.即使我放過他們,最後他們還是會難逃一死,因此我也根本沒打算表現出任何的仁慈.

面對那個胳膊上佩帶著紅十字卻端著槍邊開槍邊沖向我的美麗女孩,我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舉起了左手.一張半透明的力場牆出現在我的面前,子彈全部停在了場牆上無法寸進.我從上面取下一枚彈頭,原路彈了回去.嘩的一聲那女孩手里的槍炸成了滿天的零件,女孩子也捂著胸口倒退了幾步,然後指著我口吐鮮血倒了下去.子彈直接打爆了她的心髒,根本沒救.

周圍的人看了看我面前依然懸在半空中的子彈,然後一起向後退了幾步,結果給我這里空出一大片空地來.不知道是誰最先叫了起來."怪物啊!"周圍的人突然一起叫了起來,然後丟掉槍瘋狂的向來的路跑.

玫瑰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腦海里."他們崩潰了."

"開始追殺,一個不留."我很平靜的下令.面前這些家伙今天必死,我不殺他們他們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兵敗如山倒,一旦士氣沒了,部隊崩潰也是遲早的事情.人類雖然相對于動物來說有著很高的智力,但就像經常發生的踩踏事件一樣,人群的智力往往不如一個人時來的高等.兵敗之後大家都只記得逃跑,什麼理智都沒了.我們的追殺根本沒有遇到任何抵抗,一路沖到頂部通道出口時對方已經只剩不到五千人了,這遠比之前估計的殺傷速度要快的多.

我順著出口追出地下基地,迎面就看到一個光點飛了過來.我沒有一皺,一道淡黃色的光幕出現在我的面前.女媧把這種磁場屏障加入我們的新軀體真是明智之舉,這東西簡直太有用了.不過這次我擋的東西威力大了點,一股巨力直接將我掀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我又飛回了基地里,直接撞上通道後面的牆壁,而且嵌進了牆里.

"你沒事吧?"凌和玫瑰跑過來邊把我往外拉邊問道.

我順了順氣才回答道:"靠,居然被反坦克炮正面命中!"我說著從肚子上的盔甲上拿下了一片鐵餅,這本來是發炮彈,只不過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

凌驚訝的看了下我的胸口,記過驚叫起來:"你的盔甲陷進去了!"

玫瑰看著盔甲變形的地方皺眉道:"你的骨頭是不是斷了?"

我點點頭:"四根胸骨變形,可能需要回去重新換幾根了."

我們的身體骨骼並不是自然生長的骨骼,而是一副機械骨骼.這骨骼聯合上我們的顱骨基本上就可以算是一部機器人了,而我們的大腦則是裝在這機器骨骼的顱骨之內的,而外面的生化肌肉和消化系統等身體組織也是貼在這機械骨骼之上的.由于用機械骨骼代替了生物骨骼,所以我們的身體強度和力量都再次提升了很大的幅度,只是骨骼一旦變形想弄回來就稍微有點費事了.

玫瑰看我齜牙咧嘴的樣子邊把我扶起來邊安慰道:"被穿甲彈正面命中還沒死的人你是第一個."

"其實我覺得現在已經和死差不多了."就算是生化體,被穿甲彈來這麼一下也去了我半條命,到現在我還兩眼金星直閃."老婆,通知外面的人注意炮彈."

"誰像你這麼傻去擋炮彈啊?"凌從地上站起來道:"你在這里休息,我去幫你報仇."

"喂,我還沒死你報的哪門子仇啊?"我喊完也沒見凌回應,看來是跑遠了."這丫頭!"

玫瑰扶著我走到基地大門口看著外面一片混亂的戰場感歎道:"這些都是罔死之人啊!他們本該出現在保衛國家的戰場上,結果卻因為部分人的思想轉不過彎而死在了這里."

我點點頭."他們本來都該被稱為烈士,但現在他們卻什麼也不是.有時候我都覺得自己很像反派,可我知道,進步就要流血,即使再多一次選擇的機會,我依然會這麼做."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二十二章 落網    下篇:第十五卷 第二十四章 失落的神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