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五卷 第二十四章 失落的神器   
  
第十五卷 第二十四章 失落的神器

接下來的大屠殺我並沒有參加,龍族對人類的戰斗不能叫戰爭,應該叫狩獵更合適一些,因為雙方在戰斗力方面存在本質區別.

基地外面剩余的部隊都有重武器,但這對結果並沒有多大影響.地形開闊並不只是對他們有利,我們的重武器一樣也能用.當那像長著四只腳的雞蛋一樣的全波段防護罩發生器從貨物通道走出來時我們這邊的壓力開始明顯下降.強磁場范圍內子彈等依靠慣性飛行的武器基本都飛不過兩米,而且即使命中目標也沒什麼威力.更重要的是這些白色的"雞蛋"發射的磁場是向下的,也就是說所有含鐵,鈷,鎳成分的物品都會變的很重.很不幸的是進攻我們的這些敵人使用的武器基本都含有大量的鐵,尤其是重武器.

幸運帶著自己一家子沖在了戰場的最前線,在沒有重武器威脅的情況下他們比我們更可怕,我第一次認識到龍炎這種面殺傷性武器的威力居然有這麼大,被火焰直接噴到的人還好點,一下就結束了,反到是那些靠的太近又沒直接被碰到的人,往往是燒的滿身大泡最後皮膚脫落,非常的淒慘.

我正靠在大門邊邊休息邊監視著戰場,忽然腦中傳出了一名B1部隊成員的報告."將軍,我們基地外面出現了少量記者和圍觀人群,我們應該怎麼處理."

基地雖然在郊外,但畢竟旁邊有條公路,如果是有人看到火焰引起的濃煙或者聽到爆炸聲,還是很可能會過來看個究竟的.雖然我知道他們是無辜的,但一旦消息傳出去,則很可能引起全面戰爭和國內的大動亂,到時候死的人只會更多.一個是殺掉這一百多無辜者,一個是等著全世界范圍內死幾億人,做個減法其實很容易.

某些只會空想的理想主義者常常叫喊著人命不能用數字來計算,但我很想知道當更多的人因為保護幾個人而倒下時他們是不是認為這樣反而更人道.不管他們是怎麼想的,反正我們龍族都是實干派,絕不相信奇跡.在我們龍族眼里,一切事物,包括倫理道德都必須數字化,都可以拿來衡量.事實上大多數人類也都是這麼干的,只是大家都會叫囂著倫理道德來掩飾自己的行為罷了.

我向發信號的人傳訊道:"全部帶進山來,注意別讓更多的人看見.我會派保安部隊的人去外面阻止更多的圍觀者進入."

事實上之前女媧已經派過一些保安出去了,只是數量太少沒能形成封鎖線.按照女媧的意思是,出去的人不過是個警告牌,他們的作用在于警告那些人里面不安全,誰再向里闖就是他們自己找死,也怪不得別人.只是女媧顯然低估了人類看熱鬧的決心,即使是死也要看個究竟的人還不在少數.

戰場之上已經趨于平靜,沒有人跑掉,我們成功的攔截了全部的敵人,而此時在某處的辦公室內,一名須發全白的將軍無力的關閉了監視器.他從辦公桌旁邊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只小巧的手槍,然後頂在了自己的嘴里輕輕扣下了扳機.

玫瑰走到戰場上的一個士兵身邊,然後在他的尸體找到了一個攝象頭."看來今晚會有很多人自殺啊!"

"死光了最好,省得總給我們添麻煩."維娜憤憤不平的說道.

"啊……!"一聲尖叫突然劃破長空,音量還真是夠驚人的.

我們的人幾乎同時扭頭看向了聲音的方向,那里正站著一大群人,從服裝上看只是平民.聲音的來源是其中的部分女性和少數男性成員,至于他們尖叫的原因,從他們的視線中很容易找到答案.

"幸運,你又不是小狗,別老在別人身上聞來聞去的."

一個生活在現實中的人突然看見一個集裝箱那麼大的腦袋湊到自己面前,尖叫已經屬于正常情況了,即使像其中幾位躺在地上的女士那樣也不算奇怪.第一次在現實中看到龍,即使是我也會有些眩暈感,何況幸運這家伙還湊這麼近聞人家的味道.

幸運聽了我的話一邊把腦袋移開一邊嘀咕道:"真臭,有三個家伙拉在褲子里了!"

我向那些人身後的隊員喊道:"把他們帶過來."

那些人很快就被壓到了我的面前,他們大多穿的不錯,畢竟這里是高速公路附近,來發現這邊動靜的都是開車路過的人,而能跑來看熱鬧的則大部分是開私家車的人,長途客車可不會為了看熱鬧而中途停車,貨車司機要趕時間也沒那閑心,所以被抓來的基本都是條件比較不錯的人.

人群中還保持著理智的人全都仔細的打量起我來,畢竟我的鎧甲外形最奇特,而且明顯是這里的最高指揮官.

"為什麼要抓我們?我們到底犯了什麼法?"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走出人群質問道.

"我又不是警察,你犯法關我什麼事?況且你也沒犯法."

"那為什麼抓我們?"

我用手指在周圍的那些大家伙身上比畫了一圈."因為你看到了他們."

這些人都是相對比較有錢有身份的人,自然見識也要比普通老百姓要多一些,我這麼一說他們立刻就明白了為什麼會被抓.封口這種原因很容易就能想到."那你打算把我們怎麼樣?"

"這個我還沒想好,不出意外的話會變成實驗品,然後死在某次實驗中."

"你……!"

青年還沒喊出來旁邊就有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走上來交涉道:"我是TBT集團亞洲地區首席執行官,市長和我的關系也很不錯,你們不能這麼對我.人體實驗違反國家法,而且我是美國籍,不是中國公民,你們無權這樣對我."

"哦?你是美國人?"我戲謔的看想了這個中國人.

對方點點頭:"按照國際關系准則你們不能隨便對我使用刑法."

"很不幸,國際准則附加協議中還有一條反間諜協定,因此……"我抬起左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抓著我的胳膊拼命掙紮,但卻完全無法撼動我的手臂."現在我宣布你被確認為美國間諜,由于你有拒捕行為,所以在抓捕行動中被我方人員擊斃."我說著手上一使勁,只聽喀嚓一聲那家伙的腦袋立刻歪向了一邊,他的手和腳也迅速垂了下來.

"啊……!"尖叫聲迅速在人群中響了起來.

我隨手扔掉了那具尸體轉頭看向其他人."美國每年有過十萬各類人員進入我國,失蹤三五個人屬于正常范圍,別叫的那麼大聲.好了,現在你們之中還有誰是外國友人的請馬上站出來,我會給你們特殊照顧的."

一個長相很普通的女人顫抖著站了出來."我……我是韓國留學生,求……求你別殺……!"

"韓國人是嗎?"我把頭盔摘下來扔給凌幫我抱著,然後露出了一個很善良的微笑:"別怕.我們是鄰國嗎!兩國關系還算不錯,我不會隨便殺人的.不過……"我的笑容突然消失,手指一動,那個女人的眉心處瞬間多了半根箭尾,然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不過現在是特殊情況,所以實在對不起了."

那群人瞬間就安靜了下來,連本來在尖叫的都安靜了下來,大概是嚇呆了.我再次轉向他們."那麼剩下的就都是本國人了吧?"

那些人立刻拼命的點起頭來,生怕點慢了被當成外國人.我再次露出了善意的微笑,但那些人看到我的微笑後卻仿佛過電一樣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來.

"過了過了,我又不是惡魔,有必要這麼害怕嗎?"我向那個之前作為代表出來交涉的青年人招招手."你很勇敢,這至少說明你具有獻身精神.當然,也許你只是雄性激素分泌量超標.不過,我依然覺得你是個很勇敢的人."說著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兩腿一軟差點跪地上.我輕輕一提就把他扶了起來."別往下癱啊!你抖什麼啊?我又不會吃了你."

幸運這家伙好象也和我有類似的興趣,特喜歡玩弄別人的神經.我在那說話,他卻在我後面眦著牙舔著嘴唇,一副很饑餓的樣子,嚇的這青年牙齒碰的咯咯響.

我回頭朝幸運揮揮手:"一邊玩去,人肉不好吃,別在那亂滴口水,地板燒壞了不要錢修啊?"幸運的唾液有酸性,雖然腐蝕性不是特別強,但也不算太差.

幸運根本沒離開,只是不在做出那種樣子嚇人玩了,不過這家伙順手抓了輛裝甲車過來,然後蹲在地上仿佛很無聊的樣子把裝甲車上的鋼板一條條的往下撕著玩,結果這青年眼睛都看者了.

我笑嘻嘻的看著這個家伙."別怕,他嚇你玩呢.我這個人其實很好說話的,所以只要你們配合一點是不會出什麼意外的.外國人沒有忠心度可言,所以沒有留下的可能,但你們不同."

聽了我的話那些人稍微放松了一些,其中一個女孩子走到我面前道:"那你們可以放了我們嗎?"

"這個大概不可能馬上實行,具體什麼時候可以放了你們那就沒准了,不過時間應該不會太長."

另外一個穿的很花哨的女孩子突然沖上來道:"你是什麼軍銜?"

"你問這個干什麼?"

"你扣留我,還把我嚇的那麼慘,我要讓我爸撤了你."

"哦?這麼說來你爸官不小嗎!說來聽聽,說不定真能撤了我呢!"

"哼!知道怕了?告訴你,我爸是南京軍區第一實驗部隊軍長."女孩子非常得意的報出了自己老爸的職務.

"哎呀,原來是肖翔軍長的女兒啊!"女孩愣了一下,沒想到我居然認識她爸,不過我後面的話卻讓她差點暈過去."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給你爸送葬了啊?你等等我讓他們把你爸拼起來啊."我說著轉身對幸運道:"別在那撕坦克了,去把肖翔軍長撿回來去."

幸運為難的看了下滿山的尸體道:"那家伙坐的裝甲成讓我兒子給燒化了!尸體和鋼水都融成一團了,我上哪給你找去啊?"

我轉身對那個女孩道:"哎呀不好意思,我的手下手腳太重,你看這多不好意思啊!一不小心搞了個尸骨無存!要不我把你也送下去,我們今天一下送去這麼多人,鬼差辦入境手續也沒這麼快,你爸這會肯定還在奈何橋前面排隊,你跑快一點說不定還追的上."說著我抓住女孩的肩膀把她扔了出去."小不點,送你點好吃的."

小不點從他媽身邊飛起來在空中一口咬住了女孩的身體,尸體瞬間被咬斷,血水和內髒灑了那些人一頭一臉,幾乎所有人都開始尖叫了起來,他們拼命拍打著身上的血水和內髒碎片.小不點落地後拼命吐著嘴里的東西."呸呸呸,叔叔你騙我,這都什麼味啊?難吃死了!"

"哈哈哈哈,小讒貓,讓你下次再嘴讒,給你長點記性."說著我對玫瑰他們道:"那邊那個穿校服的,還有這個,這個,這個,那邊那個,最後一排那個長的很不錯的留下,其他的帶到實驗素材倉庫."

剛才做出那麼血腥的行為並不是完全無意義的,一來我現在很不高興,這些反對我們龍族的家伙總給我們找麻煩,我的心情自然很不好,干掉幾個討厭的家伙就當是發泄一下.另外還有個目的就是讓這些人的思維被我的行為所刺激,這樣我就可以通過監視他們腦電波的峰值信號來判斷這些人的大致情緒特點.具備理性思維的人和沖動的人思維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理性的人腦電圖線條像音樂的聲波圖一樣有規律性,而沖動的人的腦電波信號更像噪音信號,完全沒規律.我點出來的這些都屬于自律神經比較強的,他們的行為極端理智,只要明白了道理就不會做出出格的事情,這點和龍族很像,至少他們能控制自己的行為.

等那些人都被帶走後這六個人都被聚攏到了我的身邊,其中五男一女,年紀各不相同,最大的看起來有五十多了,最年輕的是那個女孩,頂多才十六.

"我知道你們很奇怪自己為什麼被留下來,不過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

其中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很平靜的道:"之前你這樣說完之後就殺了好幾個人."

我一臉嚴肅的道:"那你覺得我現在是在說假話嗎?"

"我又不是神仙,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假的,況且不管我說真假,你都可以決定我說的對錯.只要你故意反著來我就肯定錯,只要你順著我的話來我就一定對,所以不管我說什麼,決定對錯的都根本不是我."

"哈哈哈哈……,真是有意思的人."我拍拍他:"那就不問你了,我的回答是你們會活下去.現在告訴我你們的姓名和職業,家庭情況."

幾個人配合的報出了自己的情況,他們都是理智很強的人,知道這種時候抵抗對他們沒有任何幫助.我看了看六個人的資料,然後對那個五十幾歲的人道:"真不好意思馮先生,今天的事情亂了點,你這樣級別的領導干部應該能猜到些事情的內幕,我想你也明白出了什麼事.後面的東西我也不跟你說了,相信你知道怎麼做."

對方點點頭."我大致聽過一些關于你們的事,只是沒想到今天是你們在這里起了沖突,要不然我也不會上山來了."

"您能理解是最好的,我也沒必要為難你,只要你能當今天什麼也沒看到我就可以當今天什麼也沒發生,明白嗎?"

"明白."

我向斯哥特招招手."帶他去裝神經竊聽器."我轉身對他道:"這是保險手段,畢竟不能只靠你一句話我們就什麼都不過問了.只要你不泄露這消息那芯片就不會對你夠成任何影響,但是如果你違反規定,那它就會使用強電流把你的神經系統全部燒焦,而且你根本就來不及把信息傳出去就會變成植物人."

"放心吧!我還不想死."

"那就好."

處理外這位我又送了另外幾位去加裝神經竊聽器,最後只剩下一男一女兩個人.男子四十一二歲,一身休閑裝.我對他道:"作為本集團的高級員工,你的問題相對就簡單多了.那個神經竊聽器你也不用裝了,反正你腦袋里有本集團的人員識別芯片,我們就當這事沒發生好了,反正你也就差兩個安全級別就能接觸到這些東西了,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那麼,旁邊這位是你女兒嗎?"

男子迅速拍了下女兒的肩膀:"快問好."

"叔叔好."小姑娘立刻說道.

邊上的凌和小純他們一起放聲大笑了起來,我尷尬的撓撓頭."一不小心就變成叔叔了,我看起來有那麼大年紀嗎?"

"你和爸爸是同事,當然喊你叔叔了."

"不能這樣分吧?你十六了吧?我也才大你八歲而已,叫叔叔太誇張了吧?大哥哥就差不多了."

"誰說我十六的?"下丫頭不服氣的道:"我已經十八了."

"十八?"我詫異的看了看她,然後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捏住手腕,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太陽穴閉上眼睛感覺了一下,之後我驚訝的松開了手."你是強化生命體?"

強化生命體也是生化科技的產物,但不是人造人,而是強化人類.龍緣最初的生物研究方向很多,也曾經有針對普通人類的改造計劃,只是後來廢棄了.這個強化人類計劃也是其中之一,但這個方案強化的只是肉體,對智力的提升不明顯,而且個體差異導致的變數也很多,所以沒有廣泛推廣.使用這種技術可以把正常的自然人變成身體比較強壯反應神經出眾的運動天才,智力方面也會有少許提高,針對普通人類來說也算不錯的方案了.不過,強化生命體歸根結底還是人類,而且這種強化是不可遺傳的,也就是說他們的後代依然還是普通人類,不像我們龍族成員即使有了後代也必然是龍族,不會退化回人類水平.

小姑娘看著我問道:"你說什麼強化生命體啊?"

我驚訝的看向中年人."她不知道?"

中年人點點頭:"我不想讓她的人生變的太複雜,所以沒和她說過.這孩子是先天性小兒麻痹症,全身高位截癱,生活都無法自理.後來在她十歲的時候我升到了龍緣特種運輸部高級主管的位置上,當時查看高級貨物清單時無意間發現了我們公司居然還有這種藥物,所以我就用自己的職務申請了一支,沒想到還真批了下來.後來這孩子不但恢複了行動能力,而且身體的運動能力還超出了普通人一大截,連智力也變的很高,像個小大人一樣.當時給我送藥劑的那個研究員說我們很走運,我女兒對這種藥物剛好是高度適應性體質,所以藥品效果比正常值要高出不少."

"我說怎麼十八歲看著像十六不到呢!"強化生命體壽命比普通人要長一些,三十歲的時候才會表現出正常人類二十二歲的身體特征,而且青年期會很長,可能七十歲之前都看不出什麼老化現象,到死也就看起來像四五十歲的人."對了,和你商量個事.把你女兒留在這里,讓我們研究一下她的適應性問題.作為報答,之後我們會把她轉化為龍族成員."

"龍族?"

龍族是我們自己對自己這個新物種的稱呼,大部分都不知道.我趕緊解釋:"龍族就是正統的BG生物,簡單來講就是人造天神,無限壽命,超級回複,天才智力,運動超人,而且還附帶一大堆特殊能力.和神話故事里修煉成仙的人也差不多了,只不過神話是虛無飄渺的,我們卻是真實可實現的.怎麼樣?我這個建議願意接受嗎?"

中年人想了下道:"你得問她自己,我沒意見,但她不同意我也不會同意."

我轉頭看向小姑娘,小姑娘立刻問道:"可以變漂亮嗎?"

我打了個響指喊道:"都把頭盔下掉."等大家把頭盔都拿掉之後我在小丫頭滿眼星星的目光中問道:"你看我們之中有一個比電影明顯長的丑的嗎?"

小丫頭立刻叫了起來:"我要加入."

我立刻伸出道:"恭喜你做了一個很明智的決定."

"那我可以馬上就變漂亮嗎?"

"不會那麼快的,基因再調整需要大約一年的時間,你會慢慢變漂亮起來,不過說實話你現在也不錯了."

"沒有女人會嫌自己太漂亮."

"你是女孩不是女人."

"女嬰也一樣."

處理完這些目擊者之後我命令大家迅速打掃戰場,新聞部的人開始編寫掩蓋事實的宣傳信息.雖然目擊者都處理了,但重武器的動靜太大,不掩飾是不行的.我們的官方解釋是實彈演練,這個借口比較容易混過去.

我們敵人完敗,上頭的意見也終于統一了起來.因為上頭怕之前的不作為行為引起我們的不滿,所以之後的事情處理的異常迅速.戰斗結束不到一個小時直升機就到了現場,幾位真正的實權者全都到達了現場對我們進行表彰,同時給我們許了一堆的願,擺明了就是在拉攏我們.雖然心里不太舒服,但我們龍族是不會做出太過情緒化的事情的,所以根本沒表態.

除了空口的許願之外,上頭到也真的給了些實際好處.龍緣附屬基地的損失國家全部負責,而且第四特區的開發問題全面放開,以前一直被限制的開發速度這次終于全部解除了,而且除了國家戰備實驗室要保留一份資料外,其他第四特區出來的東西我們都可以全部利用起來.最後,南京基地得到了整整一列火車的原子分離機,這就意味著我們的超級神龍太空戰艦有望提前完工.

好處拿到手我們也不還太不給面子,畢竟上頭已經這樣賠笑臉了,我們也不好把事情搞的太僵,畢竟我們不是想決裂,所以還是不能把關系搞的太複雜.再說現在這個時期實在沒什麼時間讓我們胡鬧了,那枚能夠終結太陽系的行星殺手還在以每秒幾萬公里的速度向我們沖過來,不能在它到達前閃人就只能變成恐龍二代,這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下午老爸陪高層去吃飯開會,我卻帶著大家回實驗室接受了全身檢查,然後又再次接上線.現在我沒心情和他們搞政治,還是多用《零》給國家和龍緣多撈點錢才是真的.轉移經濟負擔這種國家之間的大招可是屢試不爽的必殺絕技,好好利用可是能不戰而屈人的,和樂而不為呢?

再次上線天都快黑了,我剛一出現在戰斗現場就愣住了."靠,破壞神來過啦?"我走的時候這里的情況是一堆高手在圍毆通天教主,可是現在的情況是滿地大坑,地面起碼被削下去七八百米,愣是搞出了一個巨型隕石坑,而且大坑里還套小坑,仿佛遭到了密集轟炸一樣.四聖獸躺在坑底全都昏迷不醒,十八天衛東一個西一個躺的到處都是,居然還有一個半截身子都在土里,外面只剩了兩條腿.二郎神靠在坑外的一塊岩石上,渾身是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血.拖塔天王倒在大坑的半截處,頭發全都立了起來,身上還在冒煙,十有八九是讓雷劈了!

我找了一圈也沒發現被困在陣中的大輪冥王和那個佛門人員,事實上不光他們兩個,連那個陣圖都不見了.那些布陣的神仙到是都在,只是全都倒在一起,看樣子傷的不輕,怎麼叫都沒反應.通天教主和大輪冥王一樣也不在現場,可是我很奇怪為什麼沒看到金幣和銀雪,難道被抓了?可是不對啊!這里有多少高手啊?能把這麼些個老大級的人物全部干翻,那得強到什麼程度啊?就算是洪鈞教主和元始天尊對上這些高手也只能被干挺,根本連還手都沒機會,什麼人能在這樣的包圍中反敗為勝呢?這不和邏輯啊?再說地上這個大坑是怎麼回事呢?就算四聖獸戰斗力強悍如此也不可能炸出這麼大個坑來啊?

"金幣,你在嗎?"我對著周圍大聲的叫了起來.等了半天也沒回答,看來金幣不是被打暈了就是不在現場.她是玩家,即使被殺了也可以換小號回來,不可能完全找不到人的.

想了想我還是跑到了拖塔天王身邊,手剛一碰他就被感應電打了一下,看來雷擊是直接命中的,要不然拖塔天王身上也不會殘留這麼多的電能了.試則再碰了一下,這次電流小的多了.用力把他翻過來才發現拖塔天王的臉上滿是傷口,好象被很多小刀劃出來的一樣.在他的身下還壓著一個葫蘆,分明就是之前裝天庭法器的那個葫蘆,還好這東西沒丟,不然事情可就大條了.雖然這葫蘆里的東西我沒法私吞,但在歸還之前到是可以暫時用一下,應該沒多大問題.畢竟我這也算是保衛天庭財產嗎!

推了推拖塔天王."天王,天王!醒醒.快醒醒."叫了變天也完全沒反應,我干脆從鳳龍空間里拽出根水管,把出口對著托塔天王的臉,一擰閥門立刻澆了托塔天王一身水.

"咳咳咳……!"拖塔天王咳嗽著動了一下.

我趕緊把水關上把管子扔回鳳龍空間里,伸手扶起拖塔天王拖到一邊干燥一點的地方."天王,天王?到底出了什麼事啊?"

"水,還有水嗎?"

"有."我直接把管子拿出來遞給他,這家伙把水開大連淋浴帶喝水一下就全搞定了.

喝完水之後他才咳嗽著說道:"呼!多虧我帶了這麼多寶貝,差點就沒命了!"

"這到底是怎麼啦?你們不是在圍毆通天教主嗎?怎麼搞成這個德行啦?誰這麼狠把你們全給放倒啦?"

"不,我不知道!"托塔天王說道.

"不知道?難道敵人強到你連影子都沒看見就被放倒了?"

"那到不是!"托塔天王道:"對方不止一個人,其中有個人攜帶了一件和東皇鍾差不多的寶貝,雙方打了一會之後我就敲響了東皇鍾,而對方也啟動了自己那件寶貝,結果雙寶齊鳴,突然爆發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發生了大爆炸.由于威力太大,我們全被震暈了過去.不過,我的記憶中並沒有這樣一群人存在,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襲擊了我們."

"你的意思是說對方和你們的水平差不多嘍?"

"只有白玉麒麟比對方的人員略強一些,其他人都是旗鼓相當,再後來兩邊的法寶就撞到了一起,跟著我們就暈了過去,後面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了!"

我扶起托塔天王道:"那你先在這里休息,我去看看其他人的情況."

托塔天王虛弱的點點頭."我沒事."

我放開托塔天王跑到了二郎神身邊,先是給他檢查了一下傷勢.他雖然滿身是血,但卻沒有體表傷,無奈之下只好用水刺激了一下,結果是完全沒反應.

"阿嫡娜,小純,出來幫忙.檢查下他的傷."

阿嫡娜召喚出一個淡藍色的光球在二郎神全身走了一遍,而小純則是雙手放在二郎神太陽穴兩邊閉上眼睛感受了起來.過了一會小純先道:"他的傷很嚴重,不光是身體,連靈魂都被震傷了.看情況是受到了很嚴重的能量沖擊導致元神受損,即使現在醒過來也無法行動."

阿嫡娜點點頭道:"我檢查的結果和小純一樣,他的傷確實太重了."

"那會危及生命嗎?"

"那倒不至于,多少他也算是比較厲害的神仙,即使不能馬上恢複,死還不至于."

"那阿嫡娜先留下照顧他,幫他把身體上的傷處理一下,小純跟我來."帶著小純到了坑底的四聖獸身邊,然後輕輕的在青龍的肩膀上碰了碰,結果青龍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嚇的我向後一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靠,你干什麼啊?嚇死我了!"

青龍發現抓住的是我立刻就松了手,他想坐起來,但只支撐起了一點點就突然沒有一皺又倒了下去.我趕緊扶住了他."怎麼樣?傷的很嚴重嗎?"

青龍咬著牙點點頭,額頭上豆大的汗水不斷的往外冒,能把青龍疼成這樣看來確實是很嚴重的傷害了.我把青龍交給小純扶著,自己又去拍其他三個,結果四聖獸都是一叫就醒.實力高就是不一樣,托塔天王借助法寶還被震的非要我澆水才能醒,而處于力量爆發中心點的四聖獸卻只要一碰就醒了,差距還是很明顯的.

"唔……我這是怎麼了?"

"啊……我的頭!"

"奇怪,我怎麼暈過去了?"

白虎爬起來就左右看了起來,好象是酗酒過度之後剛睡醒的人,明顯還處于半迷糊狀態,而且似乎有頭疼的症狀.朱雀抱著腦袋在那里哼哼,估計也是傷的不輕.只有玄武好象完全沒受影響一樣,一下就從地上蹦了起來,龜族的防禦果然是變態啊!

"我們到底出什麼事啦?"朱雀拉著我問道.

"我還想問你們呢!我剛剛有事先離開了一段時間,誰之後一回來就看到你們東一個西一個躺的到處都是,而且現場還多了這麼大個坑."

我這麼一說四聖獸才注意到自己原來是在坑底躺著,四下看了看才發現這個坑的面積實在是大的嚇人,而且地面已經明顯出現了很高程度的凝結化,這是高溫後快速冷卻的結果.

青龍拍了拍我道:"你先去把十八天衛弄出來."青龍顯然是看到了那個頭下腳上插在黑色沙礫中的天衛.

"哦,我讓鈴音騎士去."

天衛就十八人,我有二十一個鈴音騎士,足夠分派了.很快我們就把大家一起救醒抬到了大坑外面.看到附近的環境之後青龍他們才知道之前的大爆炸有多大威力,只見現場除了這個大坑之外,周圍地區的損壞也很嚴重,附近的森林全都成放射形向外倒了下去,顯然是受到了相當強大的沖擊波的影響,否則不可能搞出這麼大面積的放射形倒伏.

我們把大家集中之後又試圖喚醒那些神仙,結果是毫無作用.這些神仙不象四聖獸那麼厲害,又沒有托塔天王的法寶保護,好在當時他們都處于法陣范圍內,那個法陣有吸收能量的特性,所以傷害被吸收了大半,不過剩下的那部分也依然把這些家伙給徹底放倒了.

"他們情況怎麼樣?"我問正在給神仙們檢查的小純.

小純道:"身體上的傷到是的不太嚴重,但元神受損比較厲害,以後的法力肯定是要打折的,好在天庭有能恢複實力的仙丹,他們又屬于工傷,回去吃顆仙丹就沒問題了."

我點點頭,然後問他們道:"你們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一下,我來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線索什麼的."

青龍道:"我只知道和我們交手的那四個家伙有和我們類似的能力,我們怎麼打都沒用.不過他們全都穿著黑色的緊身服裝,而且服裝內似乎還有盔甲,只是外面罩了層緊身服,所以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外貌特征.再說他們也未必就是本體出現,說不定和我們一樣也是變化的人形."

朱雀恨恨的道:"當時我要是有時間變回本體就好了,至少不會被那法寶陰到."

青龍忽然道:"對了,白玉姨娘呢?怎麼沒看到她和你們行會的金幣?"青龍是黃金天龍和碧凌的兒子,碧凌和銀雪又是好姐妹,所以銀雪可以算是青龍的姨娘.

我搖搖頭道:"我到的時候他們就已經不在現場了,我估計大概是去追敵人了."

"你怎麼知道是去追敵人?難道不可能是被抓走了嗎?"朱雀問道.

"因為你們還活著."

"我們還活著關這什麼事?"

我指指還在昏迷中的那堆人道:"我到的時候你們全都暈倒在地,沒一個醒的,如果敵人又抓住了銀雪和金幣,干嗎不順便把你們全給干掉?反正你們已經失去抵抗力了,以他們的實力想殺昏迷中的你們應該不難吧?而你們現在還活的好好的,而且明顯還保持著爆炸後的第一姿態,這就只能說明敵人在爆炸後就離開了,根本沒機會殺你們.除了被銀雪追殺我想不到還有別的原因能讓這些能和你們打個平手的高手被迫撤離."

"這麼說來我們難道還占了上風不成?"

"就現在的情況看來確實是占了上風.根據你們的描述敵人的平均實力應該是比你們低一截的,但是他們人數方面占了優勢,所以之前你們是平手,可是東皇鍾和那件不明法器的碰撞把你們都給震暈了.這種爆發的力量已經不算是法器自身的攻擊了,所以不可能有攻擊豁免的問題,既然你們都暈了,我估計敵人十有八九也暈了.不過從你們四個一碰就醒,托塔天王卻要我潑水才有反應來看,實力高強者是能抵抗這種傷害的.你們四個不過是剛好在臨界線上,所以雖然暈了卻一碰就醒.銀雪比你們略強一籌,況且她是研究能量的,對力量的運用水平比你們高,所以那次沖擊對她的影響可能非常小,使她保存了大量的實力.相對的,敵人之中也有人保存了下來,可是對方沒暈的人力量上遠不如銀雪,又在沖擊中受了些傷,更不是對手,所以那人只得用某種法器收了昏迷的同伴後逃跑了.銀雪大概是追著那個家伙跑了,至于金幣,有可能是去搬救兵了,也可能是跟著銀雪一起追了過去."

我剛說完就看到天空突然飛來一團彩云,跟著上面就飄下來一大群人,我一看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金幣第一個跑了過來,後面還跟著玉帝和一大幫神仙,連元始天尊和老子以及洪鈞教主都跑了過來,看來這次是真的讓他們緊張了起來.

元始天尊一上來就示意我們不要站起來,然後直接走到二郎神身邊用一團光罩住了他.

"咳!"二郎神突然猛的咳了一聲,身子一挺噴了口血出來,然後就邊咳邊坐了起來.洪鈞教主用同樣的方法給四聖獸檢查了起來,老子則去檢查了十八天衛和托塔天王,至于那些神仙則有另外的人在檢查.

治療完成後二郎神他們都恢複了過來,雖然還是顯得很虛弱但明顯已經緩過勁來了.洪鈞教主詢問道:"你們有看到那件和東皇鍾碰撞的法寶的樣子嗎?"

托塔天王道:"那好象也是口鍾,大概有這麼大."托塔天王比了一個家用電飯鍋那麼大的體積."鍾身的顏色很複雜,灰中帶綠,側面還有個洞,下面的開口處有不少豁口,鍾體表面還能看到很明顯的裂紋,簡直就像是在風雨中掛了幾百年的破鍾一樣."

"破鍾?"洪鈞教主和元始天尊他們三個立刻互相商討了起來.

我覺得事情似乎還有內情,于是開口問道:"請問三位仙聖,這口破鍾到底是什麼法寶呢?"

元始天尊看了我一眼然後道:"那東西就叫破鍾,是上仙天法寶,在天基石上的排名比東皇鍾還要靠前,是件很厲害的法寶.你們能活下來真要感謝托塔天王,要不是他及時敲響了東皇鍾抵消了大部分的力量,那一下你們就已經全部完蛋了."

"呼,好險!"托塔天王嚇了一跳,沒想到大家都差點魂飛魄散了,這可是比死亡還要糟糕的事情,尤其是對神仙來說.

金幣忽然問道:"你們有誰看到白玉麒麟了?"

我疑惑的看向了金幣."難道你去求援的時候銀雪還在嗎?"

金幣立刻道:"我離開的時候銀雪說要拖住敵人,我才跑去求救的."

"這麼說來那次爆炸你沒事嘍?"

"當然沒事."金幣放了一棵樹出來."我的守護樹妖是可以吸收一切傷害的千葉樹,這種純能量沖擊怎麼可能傷的到我?"

"那麼你離開前看到敵人還剩下幾個人了嗎?"

"還剩三個.不過其中兩個都吐血了,走路都不穩當,只有一個還不錯,勉強能接銀雪幾招."

我點點頭:"這麼說來就是在金幣離開之後對方才逃跑的,而且銀雪似乎占了壓倒性優勢,所以才敢追了上去,只是萬一她追進了敵人大本營可就麻煩了."我說著轉向了洪鈞教主."不知道各位有什麼線索沒有?那口破鍾的擁有者你們應該認識吧?"

元始天尊搖了搖頭."破鍾失蹤很久了,我們一直都沒找到過,現在突然出現我們也覺得很奇怪."

我試探性的問道:"有沒有可能是佛門余孽?"

"不大可能."老子搖著頭道:"佛門已經被鏟除的差不多了,再說如果佛門有這樣一股勢力也不至于被我們襲擊了,他們反攻我們都足夠了,沒必要裝著被我們打的很慘啊?"

"這樣瞎猜不是辦法,我看還是讓紫日去查比較好,他找東西的水平比我們可厲害多了."二郎神果然夠兄弟,這種時候還記得保薦我出來.找人可是我們行會的強項,而且天庭向來出手大方,給他們辦事絕對有賺頭.

"既然如此,那這事還是要交給你來辦了."元始天尊看著我說道:"被大輪冥王帶走的那兩塊玉你也得幫我找回來."

玉帝補充道:"你從我們這里借的那塊汙玉就做為你的酬勞,另外我們還可以給你一件正常寶貝和一件限制級的寶貝,你可以自己來選.你要是同意的話我們就這麼決定了,如何?"

這麼好的條件當然要接受,不過我這人向來不嫌好處多."各位仙長,雖然給我的好處並不少,但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能完成的,是不是給我的行會一點勞務費呢?"

玉帝想了一下道:"那好,我可以給你們行會每人一枚凝神丹,服用之後一個月內個人實力提升速度翻倍,而且在服用的當時就可以永久性的提高一級."

自動升一級加一個月的經驗翻倍,這個獎勵絕對能讓任何玩家瘋狂,我就說天庭出手大方嗎!"玉帝放心,本行會一定竭盡全力完成任務,只是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預支那些獎品呢?我想實力提高應該有助于我們更好的完成任務不是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二十三章 不該戰斗的敵人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一章 線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