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五章 虛張聲勢   
  
第十六卷 第五章 虛張聲勢

"沒想到吧?"鬼手信長得意的排開人群走到了我的面前站定,然後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的新造型."你到是變化不小,這才幾個星期不見沒想到你居然退化回四足動物階段啦?"

"哈哈哈哈……!"周圍響起一片哄笑聲.

"確實好久不見啊!"我的身體開始迅速縮小化回人形狀態,同時把永畬釣鴗F手上."上次把你們老窩一口氣給端了,這麼長時間還沒去看過,怎麼著?春風吹又生了?"

鬼手信長聽了我的話氣的牙癢癢,但他也沒有辯解,就像剛才我做的一樣,這樣事情不能狡辯,只能打岔,否則會越描越黑.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麼布這個局的嗎?"

"我大概能猜到."

鬼手信長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猜測這樣一個龐大的計劃並不簡單,他沒想到我能猜到."那你說說我是怎麼做的?"

"很簡單."我指著旁邊的寄生族人說道:"你們既然能騙取他們的信任,自然也能騙到別的種族的信任.依我看你們把這個星球上的幾個主戰種族的強力人員都集中了起來,然後讓他們趁我國聖獸和妖魔混戰時去收漁人之利,只是沒想到我國的護國神獸強到這種程度,居然把你們找來的幫手全給放倒了,而且還一路追殺了過來.不過你並不甘心失敗,所以就臨時改變計劃讓這些人在這里埋伏,因為你知道護國神獸丟了這麼大的事我肯定會到的,所以你想大的抓不住能干掉我這個小的也不錯.我說的沒錯吧?"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臨時改變計劃的?"鬼手信長身邊一個傻愣愣的家伙忍不住張口問道.

我微笑著說道:"這都不明白嗎?虧你還是鬼手信長的跟班,真是一點也沒學到啊!鬼手信長和我可是打過很多次的,所以他非常了解我的能力,那種封印我的東西就已經說明了他對我的了解.然而鬼手信長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其他能力,即使我的召喚生物被封禁,單靠這里的兵力也不足以戰勝我,至少沒有必勝的把握.鬼手信長不會這麼鹵莽,我了解他,雖然我們是敵人,但我不會否定敵人的能力,因為那也是對自己的貶低.但是,如果鬼手信長知道這些人擋不住我,那他為什麼只派這麼點人呢?你們雖然不是很強,但日本畢竟是個國家,湊出一些能對付我的人肯定是不成問題的.鬼手信長知道人手不夠,他又有足夠的人可以調用,卻還是沒能找來足夠的人,那麼原因就只剩一種了——他沒時間.這就是我判斷的依據.因為你們是臨時改了計劃,所以你們壓根沒想到需要截擊我這個亞洲第一高手,倉促之間根本就來不及調動足夠的人手,以至于連關系並不是很牢靠的寄生族的人也調了過來助戰,要不然以鬼手信長的自負,他是不會在對付我的戰斗中動用日本人以外的力量的,因為如果我被外勢力的人打敗,反而更證明了日本人沒用.我說的沒錯吧?鬼手信長君?"

"我不得不承認你很聰明,但你的聰明才智也到此為止了."鬼手信長得意的一拍手,他的後面突然沖進來大批的日本玩家,雖然職業比較亂,但從其中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忍者和日本武士來判斷,這些都是日本玩家,至少大部分是."你的確猜到了我們因為時間倉促而沒有准備足夠的人手,但是你在這里被擋了這麼長時間,我的人已經都到齊了.現在你死定了."

"應該是你死定了才對."我也拍了拍手,山洞外面瞬間又冒出了一大群人,內部的日本玩家全都被壓縮到了洞的中間區域.包圍日本玩家的人群忽然分開一條路,玫瑰和紅月以及我們行會的幾個主要戰力從中走了出來."鬼手信長,難道只有你會叫增援嗎?你以為我召喚生物被封,人又被包圍,還會和你們死拼嗎?我是一個行會的會長,不是單槍匹馬的游俠,血性我自然是有,但理性我也一直保留著,你真以為我會傻到一個人單挑你們一群嗎?"

站在洞口的玫瑰幫我補充道:"紫日他剛剛發現自己的召喚能力被封禁就立刻通知了我,所以直到剛才為止他只不過是在故意拖時間,等待我們的增援.沒想到你們為了等援軍也在故意拖時間,結果就很容易的把兩邊的援軍都給等來了.只可惜你帶的人太少了點."

"哼,算我失算了,但那又怎樣?我們想跑還是很簡單的,你們根本不能把我怎麼樣!"鬼手信長果然是經常絕斷大事的人,在判斷力方面他的確是比他的前任松本正賀要出色,這種事情上毫不拖泥帶水,說斷就斷.

由于鬼手信長的決定下的太突然,所以我根本就沒反應過來日本人就已經向我們這邊沖了過來.

"哪跑."我沒去管那些小嘍羅,直接沖著鬼手信長就跳了過去.

鬼手信長對我的攻擊完全無視,居然不閃不避的直接沖了上來,我當然也不會客氣,一刀把他切成了兩段,但是被分尸的鬼手信長落到地上卻變成了兩截木樁.我稍微愣了一下,鬼手信長這家伙應該是日本武士才對,怎麼突然多出了個忍者技能了?

丟失目標之後我迅速回身尋找了起來,但是周圍到處都是日本玩家,實在是找不到目標了."該死,居然讓他跑了."

我正在生悶氣,忽然聽到玫瑰的聲音在後面響起:"老公趴下."

我自己都沒明白什麼意思就本能的趴了下去,跟著就聽到嘭的一聲響,只見一個易拉罐大小的東西飛過我的頭頂掉進了前方的人群之中.那個小玩意剛一落地就像不倒翁一樣立了起來,然後只聽一聲輕微的爆炸聲,跟著那個小東西的上面大半截就整個飛了起來.當那大半截飛到大約兩米高處的時候突然轟的一聲凌空爆炸,數萬枚小鋼珠像雨點般四散分飛,瞬間就放倒了一大片人.日本玩家中的忍者非常多,而這個職業又是以犧牲防禦為代價換取速度的職業,身上那套緊身布衣幾乎沒有任何防禦力,根本無法抵擋這種爆破類武器.

"靠,散釘雷你們也有啊?"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我一會果然看到了五月.

"你怎麼沒跑啊?"我從地上爬起來問道.

五月笑著道:"半路上撞上了你的援軍,干脆一起回來了.今天真是開眼了,沒想到你們行會的裝備這麼齊,把小日本打的落荒而逃."

玫瑰從後面走過來道:"日本人跑不是因為我們武器齊,而是因為今天他們人少.不過我們行會的武器確實是很全的,有興趣的話可以買幾個回去試試."

我笑著把玫瑰拉進懷里道:"你就別跟他推銷了,我保證他是肯定想要的,就是沒錢買."

"你怎麼知道我沒錢?三五百水晶幣我還是拿的出來的."五月臉紅脖子粗的申辯著.

"哈哈哈哈……!"我和玫瑰一起笑了起來.

"你們笑什麼?"

"哈哈哈哈!實在受不了了!"我拍著五月的肩膀道:"你知道剛才那個散釘雷多少錢嗎?"

五月搖了搖頭:"不知道.怎麼?很貴嗎?"

"貴到是不太貴,也就二百水晶幣一個而已."

"二百水晶幣……一個?"五月一副不能接受的樣子問道.

我點點頭:"雖然要一二百水晶幣一個,但是只要一個就能放倒一二百敵人,平均下來對付一個人只花了一兩個水晶幣,你要是上去和人家打,先不提打不打的過,光是和這麼多人戰斗所消耗的血瓶就得四五十水晶幣了吧?這樣算起來,其實你還是很劃算的."

玫瑰補充道:"不要光看投入很大,計算一下產出就會發現其實高投入的回報率反而更高.就好象艾辛格下面裝的那台超級武器,光每次發射需要的魔晶石就價值百萬水晶幣,但你想象一下,一次摧毀一座城市,那得摧毀多少敵人?再加上因此而嚇住的敵人,其實際平均到對付一個敵人的價格可能也就幾個銅板而已."

"看來我的經濟學和你們比實在是差的太多了!"

玫瑰忽然道:"聽夜之子說你是學高能物理的,具體是什麼類型的啊?"

"我學的是電磁學."五月道:"不過生物和物理也都不錯.夜之子那小子現在跟你們干,混的還不錯吧?"

"怎麼?有興趣加入我們?"

五月笑了笑,然後指著前方混亂的人群問道:"敵人都快跑光了,你們不追嗎?"

"追,當然追."我說著從鳳龍空間里拽出了個擴音水晶放在嘴前大聲喊了起來:"鬼手信長你別跑,今天我非抓住你不可.你還跑……"

五月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麼.其實別看我叫的起勁,其實人根本沒挪地方,不過混亂中的日本玩家可沒工夫確認我的位置,所以他們只是更慌亂的跑了起來.

等日本玩家都跑光了我才對五月解釋道:"想知道我為什麼光喊抓人卻不動?"五月點點頭.我笑著回答道:"很簡單.因為敵人根本不知道我們其實沒來那麼多人."

"啊?"

我笑著向玫瑰使了個眼色,玫瑰立刻拍拍手,周圍的本行會人員呼啦一下少了一大半,只剩下幾個人站在那里.要是日本玩家這個時候看到我們的情況肯定會大喊著殺回來.

"靠,你們耍詐!"五月總算明白過來了."可是你怎麼知道來的增援不多呢?我在路上跟他們在一起那麼長時間居然沒發現周圍好多都是幻象."

我和玫瑰只是笑,卻不回答.其實我能發現幻象是有原因的.第一,玫瑰從一進來就向我使了眼色,憑著我和玫瑰的默契,我大致能猜到一些.另外,由于幻象不是真實的人物,所以他們的行為經常會出現模式化的動作,比如說腳步的距離總是相同,以及做某件事的方式一樣,這都是破綻.在一般人看來這些破綻很微小,極易被忽略過去,所以一般不會引起暴露,但我有電子腦,對這些細微處的分析能力比正常人要強出太多,所以這些普通人看不出來的破綻對我來說就像白紙上的墨點一樣顯眼.當然,具體原因是不能告訴五月的,盡管他追著我詢問,但我卻只是神秘的微笑,就是不說.

玫瑰看我把五月也逗的差不多了,于是對我說道:"來,給你們介紹個人."

"誰啊?"我和五月都疑惑的問道.

玫瑰向那邊剩余的我方玩家招了招手,一個看起來很可愛的年輕人立刻跑了過來.這個玩家不但有我們行會的標志,而且還是精英標志,顯然不是一般人員.他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一張白白胖胖的圓臉長的非常好玩,要不然怕人家誤會我是變態,還真想上去揉兩下.

"會長好."小朋友一過來就向我打招呼.

我點了點頭算是回應,然後看向玫瑰,等待她的解釋.玫瑰立刻道:"他叫心隱,職業是刺客.但是他有一種很強的能力叫做場景複制,算是幻象的一種."

"那剛才的幻象……"五月試探性的問道.

"是他做的."玫瑰把心隱推到了我面前,然後對五月道:"抱歉,你可以讓我們單獨說會話嗎?"五月立刻點頭走到別的地方去了.玫瑰這才對我道:"心隱是王叔叔的兒子."

"王叔叔?哪個王叔叔?"

"就是那個救過我爸的同事."玫瑰有些傷感的說道.

我瞬間明白了這個王叔叔是什麼人.玫瑰曾經提到過,她爸以前就過一個救命恩人,這個人因為救她爸而犧牲了,而這個人就是玫瑰說的王叔叔.這個年輕人既然是那個人的兒子,那就算是軍屬遺孤了.

心隱看著我道:"我聽蓉蓉姐說過,我也知道你是什麼人,所以我參加了冰霜玫瑰盟."

我鄭重的伸手和他握了握手然後道:"有什麼我們能幫的上忙的地方盡管說."

玫瑰迅速恢複了爽朗快樂的表情對我道:"就是因為有事我才帶他來找你的.你向我要人的時候會里根本抽不出人,所以我就把他帶來,身邊嚇跑了鬼手信長他們."

"那心隱具體需要我做什麼?"

心隱自己道:"也不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情,因為我接到任務的同時你也被算進來了."說著他遞了張卷軸給我.

我展開卷軸看了起來.這是張任務卷軸,確切的說是關聯任務卷軸,而且居然就是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一千級晉級任務.

"靠,沒想到一千級的晉級任務居然不是幫自己做任務,而是幫別人做任務!"

"什麼?"玫瑰也跑過來看起了卷軸,看來她之前也不知道內容.

任務的主體是要求心隱到達紅色星球深處的一個什麼神廟拿到聖物刺客之魂,這個任務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其實卻麻煩的要命,原因就是級別差.這個任務卷軸上有一句提到路上的怪物普遍在八百到九百級之間,還有部分一千級的怪物,而心隱居然才六百級.這樣高難度的任務六百級的人肯定是完成不了的,所以就需要個保護者,而我就恰好是這個保護者.以心隱和怪物的級別差,幾乎是一碰就死,這個保護難度未免也太大了點.可這是晉級任務,不接還不行,真是氣死個人!

心隱在旁邊道:"我的任務是拿到聖物並成功返回,而你的任務就是讓我在路上不掛掉.我知道表面上看起來很難,其實要比你想的簡單."

"哦?說說為什麼?"

"因為我是刺客."心隱很有自信的說道.

我的智力水平絕對一流,心隱這一說我立刻就反應過來了.刺客被干掉通常都是在進攻的瞬間,不是敵人死,就是自己死,可心隱的任務是拿東西,也就是說他沒必要和怪物拼命.如果一個刺客壓根不想和敵人接觸,那他幾乎不會被殺,也就是說任務其實遠沒有我想的那麼複雜.在這樣的任務中,保護刺客甚至比保護一個防高血厚的肉盾型戰士都要容易的多.

"對啊!你是刺客,我怎麼沒想到呢!"

玫瑰道:"雖然路途上的怪物都很難對付,但以紫日的能力是可以輕松突破的.心隱要記住的就是一定不能離開紫日太遠,還有就是要保護好自己.只要你們能配合好,完成任務並不困難.你們兩個最好能用心一點,因為我從NPC那里買來的情報顯示一千級的晉級任務之後可能會有連環任務,但是最後的獎勵……你們應該明白."

這要是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零》中的連環任務是出了名的複雜,但只要能夠完成,最後的獎勵絕對會讓你覺得沒白辛苦.

"很好,不過在做任務之前起碼得先讓我找到銀雪才行."

從鬼手信長出現開始就一直站在一邊的蟹人忽然走過來道:"尊敬的朋友,你看起來比他們還要強大,我可以請求你們幫助我們尋找聖物嗎?"

我想了想對他道:"我想我知道那些家伙是怎麼做的,他們首先偷走了你們的聖物,然後再用另外一組人去騙取你們的信物並承諾自己是非常強大的勢力,希望你們能和他們合作是嗎?"

"你怎麼知道?"

"因為他們每次都是這麼做的."我對蟹人道:"事實上我們並沒有多余的時間專門去幫你們尋找聖物,但既然聖物是被日本人拿走的,那我們在之後的交戰中隨時都可能發現你們的聖物.我保證,如果我們的人找回了聖物,或者發現了任何有關的線索,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蟹人正要說話,我連忙伸手制止了他."先別忙著感謝,我這人一向不做虧本的買賣,最起碼你得讓我覺得這件事情做的不虧."

中間這個蟹人還沒說話,他旁邊的那個蟹人卻激憤的沖上來喊道:"你比那些家伙還要邪惡,他們雖然欺騙了我們,但起碼他們沒和我們談條件."

我笑了起來."可憐的孩子,你到現在都理解不了嗎?你們之前幫他們和我作戰就是在付出代價了,難道你認為自己是在義務勞動嗎?用很少的錢賣給你不能吃的食物的奸商和用正常價格賣給你正常食物的本份商人,你更喜歡誰?"

"哼!你們這些藍球來的人都是這麼狡猾!"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們不會真的以為我會幫你們白干活吧?"

"你說的也有道理,只是我們實在是沒有多余的錢請你們幫忙啊!"

"我又沒說要你們給錢,報酬不一定要是物質形式的啊?"

"那你想要我們做什麼?"蟹族人非常認真的問道.

我笑著道:"先不急,在我說出我要你們做什麼之前你們最好先回答幾個問題讓我知道你們到底能做些什麼.這樣我才好決定到底要你們做什麼."

"沒問題.你問吧."

我伸手制止了他急噪的行為."別著急,這里可不是談話的地方,最好能先去你們村子里,然後我們坐下來慢慢談."

我故意不馬上問,就是在傳遞一種信息.任何生物都會不自覺的從環境中攝取大量的信息,但這些信息不會直接呈現在你的表層意識中,而是以類似計算機後台程序的方式潛移默化的影響你的行為.比如說在黝黑的古墓中你就會不自覺的打冷戰,這其實是潛意識在工作,不是你的主觀意識在指揮你打冷戰.我現在做的也是一樣,我有意識的表現出不在乎不著急的姿態,為的就是讓寄生族的這些人知道我並不在乎他們是否合作,這樣他們就會認為自己一方籌碼不足,之後的談判就會容易很多.如果我現在火急火燎的求著他們答應條件,那就完蛋了,恐怕最後什麼條件他們也不會答應的.

在我的要求下寄生族的人終于無奈的同意了帶我去他們的村子,不過這些家伙要求我們必須蒙上眼睛進去,否則堅決不帶我們去村子.考慮到他們剛丟失聖物,正處于極度沒有安全感的時刻,我也就答應了他們的要求.

在蟹人的帶路下我們穿過複雜的地底洞穴到達了地下世界.嚴格來說這里才是紅色星球真正的表面,上面那層地面完全被紅色的沙漠所覆蓋,根本就是生命禁區,紅色星球真正的生命都是居住在這個地下世界里的.

我們在地下世界穿行了一段時間之後蟹人忽然要求我們蒙上眼睛,我知道肯定是快到地方了,于是也讓大家照做.不過,我並不是傻瓜,蒙上眼睛可不等于我不看路.幻影這個精神體是可以借助精神力場感應周圍環境的,所以眼睛對我來說不是必須品.另外,我還可以通過與我共生的女王所操縱的幽靈甲蟲來觀察周圍的事物,眼睛要不要都無所謂.

為了防止被發現,我只釋放了幾只甲蟲沿途擔任警戒任務,並讓一只幽靈甲蟲幻影化之後站在我的肩膀上代替我的眼睛幫我看路.蟹人當然是看不出我的花招,還以為我們不知道路,正得意的帶著我們在附近亂轉,希望借此搞亂我們的方向感.

差不多繞了十來分鍾,這些家伙終于確定我們已經搞不清方向了,于是帶著我們到了一片地底森林附近.不過,我們並沒有被帶入森林,而是在林子邊的一棵樹附近停了下來.帶我們來的蟹人在樹干上敲了兩下,大樹忽然從中間裂開一條縫,其中露出了一條通向下層的台階.這幫家伙還真會藏入口!

我們被蟹人帶著下到了台階底下,然後迅速被眼前的一切所震驚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四章 異族    下篇:第十六卷 第六章 宗教瘋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