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十二章 合作開發   
  
第十六卷 第十二章 合作開發

我想到的這個唯一合理解釋就是絲羅商會發現了超大型七彩魔晶石礦脈,但這個解釋的發生概率實在是太低了.魔晶石一直就是很緊俏的礦物之一,七彩魔晶石做為魔晶石家族中的頂級品種之一,其價值更是天文數字.目前發現的七彩魔晶石要麼是黑暗神殿這樣的古老勢力以前積攢下來的,要麼就是在大型魔晶石礦中偶爾發現一兩塊成品,還沒有聽說成片發現的.但既然這是一種礦物,理論上說也應該會有積聚礦出現,但這是一個小概率問題,其性質就像一個人走在馬路上被隕石砸到一樣,理論上有可能,實際上幾乎不會發生.

雖然發現大片七彩魔晶石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們不能以結果去推測概率,因為一旦結果發生,那這件事物的概率不是零就是百分之百.也許絲羅商會真的走狗屎運撞上一棵搖錢樹也不一定.

只要這個最大的問題解決,之後的事情反而好解釋了.絲羅商會是個小行會,如果公開出售七彩魔晶石,一兩塊還沒問題,但只要數量一多,立刻就會把貪圖這比財富的人引來,到時候人家明搶,那絲羅商會就什麼也剩不下了.可要是不出售,這麼大比財富放那里也是放著,即使冒險也不可能不賣.所以,絲羅商會明確的知道自己的弱小和這比財富的吸引力,他們現在這樣做是在邀請合作伙伴.

這些東西的價值無與倫比,必然會吸引來大量有實力的勢力或者個人.而他們把七彩魔晶石封的這麼嚴實,就可以先把一些宵小之類不入流的人排除在外,因為發現不了層層密封之中的七彩魔晶石的人肯定都不會是有實力的人.而一旦發現七彩魔晶石的人有了歹念,他們就一定會襲擊車隊.雖然車上也裝了七彩魔晶石,但和礦脈比起來,那不過是九牛一毛,損失一點根本無關緊要.而絲羅商會就可以從中知道誰不能合作.

什麼?你問搶劫車隊的人逼問絲羅商會礦產是哪來的怎麼辦?那根本也不會成功.絲羅商會布置這樣一個計劃已經很明確的說明了他們的領導者是個很有才干的人,挖出七彩魔晶石礦脈這麼大的事他們不可能到處宣揚.如果我猜的沒錯,真正知道挖出了礦脈的人不會太多,而一旦有人逼問,這個別的幾個人肯定會守口如瓶,根本不會有人能從他們那里調查出礦產來源.這也是為什麼絲羅商會不先出售再找合作伙伴的原因,以為一旦開始公開出售,那知道事情的人勢必增多,到時候想封口也難了.一旦讓人家知道礦的位置,那就徹底沒救了.

根據以上推測我還發現一個可能的情況,那就是這披七彩魔晶石可能不是在已有礦坑里發現的.絲羅商會以前的經營項目中也包括白魔晶石,也就是說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該知道他們有白魔晶石礦,到時候過去一查就知道有沒有七彩魔晶石了.所以,這批七彩魔晶石肯定不是在原來的礦區發現的,不然根本就沒有隱藏的可能了.

絲羅商會費了這麼大力氣和成本就是為了招來一個有誠信,能夠在巨大利益前和他們合作,卻不會侵吞他們財產的人,這個手筆還真不小.相信這個老板要是在現實中做生意,應該也能做建立起很大的事業.

既然對方是想尋求合作伙伴,那我也沒必要再搞什麼地下手段了,對于識時務的人我從來都不會做的太過分.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方擺明了是要出讓部分利益以換取保護,我要是再用強就顯得太不識好歹了.萬一人家一咬牙來個玉石俱焚,那才叫偷雞不成失把米呢!名聲也丟了,活也白干了,最後還什麼也撈不到.我才不干那種蠢事呢!

他們要合作我就和他們合作,現在的問題是盡快和對方搭上線,當然這也不是什麼難事,反正是合作,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和他們說我知道他們運的是什麼就行了.不過目前還不適合與他們見面,我得去把銀雪帶上,這樣才有足夠的實力談條件,畢竟要保護這麼高價值的東西沒點實力人家也不會放心的.

我迅速返回了銀雪所在的商店,正打算推門進去,忽然透過玻璃門看到一個大美女正要出來,我立刻習慣性的拉開門讓到了一邊.美女邁著模特般的步子一步三扭的從我面前走了過去,我的目光不自覺的就跟了上去.她那一頭帶略帶波浪的過腰長發隨著她的步子輕輕飛舞著,給人一種非常輕靈飄逸的感覺.在那自然而清新的長發上只別了一支綠色的寶石發卡,除此之外完全沒有任何裝飾,但就是這支發卡一下就把她的氣質拔了起來,如果沒有這東西,她就只剩輕靈無法顯示出那絲高貴了.

再看她的臉蛋,大大的眼睛上瞄了一些淡淡的綠色眼影,而且特意拉出了一條直通太陽穴的曲線,這在她原本的高貴輕靈氣質上又加了些妖魅,既顯得更加勾人又不會太過放浪.配合上她那長而略微上翹的睫毛,更顯出了一種知性美.

這位女郎的鼻子不是很高,但似乎用水粉做了處理,所以看上去非常的俏麗,完全沒有破壞她的美麗.至于兩頰似乎完全沒有加工的樣子,不過她的皮膚很好,所以即使不施粉看起來也很漂亮.最後是她的小嘴,那東方人特有的小巧紅唇被刻意畫出了一絲上翹的感覺,仿佛隨時都在索吻一般,讓人有種想咬一口的沖動.

在她的身上套著一件類似精靈族式樣的緊身短甲,綠色的皮制胸甲巧妙的烘托了胸部的曲線,並巧妙的在兩胸之間鑲嵌了一塊透明的綠寶石,讓你仿佛能透過它看見些什麼,卻又什麼也看不清.這種欲擒故縱的設計簡直是太能吊人胃口了,正常男人的目光幾乎都會不自覺的被吸引過去.

這件胸甲下面並沒有束腰,取而代之的是女郎完美的小腹.雪白的肌膚加上六塊精致卻並不突出的腹肌,那天然的S曲線比任何束腰都更能讓人發狂.

腰部以下幾乎快到臀部的位置斜掛著一條由一片片樹葉組成的短裙,當然那不是真的樹葉,而是用皮革制作的葉片,然後串成了一圈,每片葉子上還有很多紅色的符文裝飾和一些寶石點綴,使得樹葉的自然和寶石的高貴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既不顯得太過華麗也不至表現的過于鄉土化.不過我很懷疑這些"樹葉"的長度是不是太短了點,以這個長度只要她稍微動作大點可能下面就什麼都遮不住了,真不知道設計師是怎麼想的.

短裙下面並沒有通常女孩子們喜歡的絲襪,而是女郎自己的大腿.她的皮膚白皙中帶著紅潤,而且一看就是那種經常運動彈性十足的類型,並沒有大多數女孩的那種脂肪過度堆積的情況.女孩子們喜歡絲襪就是因為它們能給腿部塑形,而這位小姐的腿部已經是完美狀態了,再穿條長襪反而礙事.

再往下直到女郎的膝部開始就是一雙脆綠色的過膝高筒靴了,這靴子的樣式應該也是仿精靈長靴的類型設計的,它的前部和後部並不一樣長,這是精靈長靴的主要特征.和通常的精靈長靴略有不同的是這雙長靴沒有完全包裹住女郎的小腿,它的護腿部分被剪出了許多菱形的缺口,然後以綠色的絲加以填補,這樣在增加美觀度的前提下還能起到透氣的作用,同時大幅度減輕了靴子的重量.雖然這靴子看起來很像精靈族的戰斗長靴,但我一眼就看出了它只是件裝飾品,因為沒有誰會穿著有七寸高跟的長靴去打仗.以這種靴跟的尖細程度別說遍地腐植質的森林了,就算是土質稍微軟點的草地都會陷進去,很難想象誰能穿著這東西打仗.

女郎帶著一陣清淡卻迷人的香風從我面前走過,然後繼續以那誘人的姿勢走向街對面,我就這麼一直看著她忘記了轉身,直到旁邊街道上傳來唉呦一聲慘叫我才被驚醒.看來被吸引的不止我一個,旁邊這位居然直接撞路燈杆上了.

我搖頭笑了笑,然後轉身走進了店里.店員們全都微笑著看著我,我卻疑惑的四下掃視了一遍."那個和我一起來的女孩呢?"

店員們沒有回答我,而是哧哧的笑個不停.我正要再次發問的時候忽然聽到背後開門的聲音,轉過頭來之後卻看到剛才走出去的靚麗女郎又走了回來.她滿臉笑容的看著我卻一句話也不說,就這麼僵持了大約十幾秒她突然很沒形象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就開始笑個沒完,連店里的店員都跟著笑個不停.

"這到底怎麼回事啊?"我看著那個靚麗女郎滿腦子問號,不過我很快注意到了一些問題.她看起來好面熟,而且越看越覺得像.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只好試探性的問道:"你該不會是……銀雪?"

"哈哈哈哈……哎呀受不了了!"女郎笑的捂著肚子蹲了下去."哈哈哈哈……沒想到真的把你騙過去了!我變化有這麼大嗎?"

"真是你?"我的下巴差點掉下來,圍著她轉了幾圈才終于確定下來她就是銀雪."靠,變化也太大了點吧?"

"真的認不出來了嗎?"銀雪激動的問我.

"你這樣子和以前完全就是兩個人嗎!我要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才叫有鬼呢!"

銀雪在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問道:"怎麼樣?漂亮嗎?"

我點點頭."不過我現在正式以城主的身份命令你禁止穿成這樣在艾辛格街頭亂晃."

"為什麼?"銀雪的臉瞬間就垮了下來.

"靠,你沒看見剛剛那幾個撞路燈杆的人嗎?要是你穿成這樣在艾辛格亂晃,那還不交通堵塞啊?"

"哈哈……你真幽默!"聽出來我是在開玩笑之後銀雪立刻就高興了起來."回去我一定要讓碧凌和五元素她們看看,讒死她們."

我也複合了幾句,然後道:"你買了多少東西?我們付錢走人了."

店長一聽要付錢立刻躥了出來,一邊微笑一邊把一條足有三米多長的帳單遞到了我面前.還好我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所以也沒有看內容,直接翻到最後看了下合計價格.不過很可惜,我還是低估了女人花錢的能力.

"你確定這個價格沒搞錯嗎?"我一臉驚訝的問店長.

店長有些尷尬的道:"我知道這個數字確實有些多,但您應該也知道,我們這是巴黎最高檔的化妝品公司,所以東西都不便宜,況且……!"店長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把帳單上的數量指給我看.

我瞄了眼帳單,然後深吸了口氣,連續做了三次深呼吸才算平定下情緒.看來這事還真不能怪店長,人家的價格確實很高,但並不離譜,之所以總額會如此誇張,原因是銀雪把人家的倉庫都基本搬空了!

"那個……我說銀雪,你買的是不是有點太多了?這些化妝品用起來很省的,每次只要一丁點就可以了.這一小管口紅能用六個月,你也沒必要一次買一箱子吧?還有那個眼影,這一小盒夠你用一年的,你也不至于把人家的存貨都搬空啊?這些東西有保質期的,時間長了就不能用了."

"沒關系,我能制造靜止空間,保質期對我來說是無限的."

"那也沒必要買這麼多吧?你買的化妝品起碼夠你用兩千年的,這也太多了吧?"

"哼,我早看出來了,你就是個吸血鬼.騙我說你們行會福利好,可是我來了就一直在幫你干活,根本沒閑的時候.我要是不一次多買點,下次還指不定等到什麼時候才有機會來呢!"

"靠,你的目光還真長遠!"

"那你到底買不買吧?"銀雪的口氣明顯不對頭了,看來她已經快發飚了.

"買,當然買.雖然你說我是吸血鬼,不過今天都是我在吐血好不好?"

看到我付錢銀雪立刻又笑了起來,非常親密的跳到我身邊手舞足蹈的說她以後肯定認真干活,保證我這錢花的不虧.對她這種保證我也沒當回事,反正她這種脾氣和小孩一樣,耍起賴來我是肯定沒辦法的.今天給銀雪買衣服和化妝品的錢都夠造兩艘碧凌級戰列艦了,要是讓玫瑰知道她肯定得吞速效救心丸!

付完錢之後我們在店長和全體店員的送行下離開了店面,我們剛走遠人家就關門了.不關門也不行了,倉庫都搬空了,想開門也沒東西賣啊!

銀雪一路上都保持著高度亢奮的狀態到處亂躥,並且由于她的行為造成了多起交通事故.我費了好大勁才讓她稍微安靜了一點,然後非常鄭重的道:"你也玩差不多了,現在要辦正事,你要保持狀態啊!"

"狀態無所謂啦!反正你接觸的那些家伙都是小不點,我打個噴嚏就全都搞定了."

"拜托你認真點好不好,我幫你買這麼多東西不是要起反效果的!"這次我是真有點生氣了.花錢我不在乎,在投資方面我們龍緣的人向老不會手軟,但該產出時沒有產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銀雪可能也注意到我是真生氣了,立刻蹦到我身邊挽起我的胳膊道:"好了好了,開個玩笑嗎!看你氣的!我就是因為買了這麼多東西比較激動嗎!好了,現在我恢複冷靜了,你要干什麼就去干吧."

我沒答腔,轉身就向著絲羅商會那邊走去.銀雪立刻跟了上來,不過這次老實多了,像個保鏢一樣跟在我身後,只是目光不是在搜索可能的敵人,而是在找附近的商店有沒有賣她喜歡的東西.

絲羅商會距離我們並不太遠,我們很快就到了之前我跟蹤馬車時發現的那個巷口,不同的是這里現在比剛才要熱鬧的多了.巷口處正停著七八輛馬車,使本就不算寬敞的街道被堵的嚴嚴實實的.在馬車周圍還有兩幫人,其中一方顯然是車夫和押運人員,他們目前正被另外一群人違在中間,兩方似乎正在爭執著什麼,時不時還有幾個人互相動動手腳,只是被圍的馬車夫和護衛實在太少,根本沒有戰勝的可能.

"看來有人比我們先到了."

銀雪雖然玩鬧起來像個孩子,但她智商不低,我一說她就明白了."我們能發現那東西,別人也能發現,有人找上門也正常."

"哦對了,我之前根據調查的情況做了個推論,先和你說一下,免得一會配合不好."我迅速的把我之前對絲羅商會意圖的推論告訴了銀雪,她也聽的直點頭.

我這邊剛說完,那個巷口就已經爆發了混戰.雙方的口角終于升級成了混戰,以我對巴黎防衛力量的觀察,城市防衛隊至少要半個小時以後才能到,如果來搶劫的那方聰明點在路上設置攔截點故意制造些交通意外之類的事情阻撓城防隊,甚至有可能讓城衛隊兩三個小時都到不了.

對于這種混亂,不插一腳是絕對不行的.既然我要和絲羅商會合作,幫他們干掉這第一個覬覦他們財富的敵人就是一份最好的合作禮物.我帶著銀雪先退到了街外,然後展開大地之門.斯哥特一看到我就笑了起來."又要打架了?"

我點點頭,拉著他到巷口指給他看."看清楚了.被圍的車夫和保鏢是要保護的人,進攻他們的就是敵人."

"尺度呢?這里好象是城市內啊?驅趕還是消滅?"

"你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反正這些人以後也是我們的敵人了."

"正和我意."斯哥特轉身朝後面一招手:"都別騎坐騎了,我們步戰."

城市里街道狹窄,騎著坐騎反而發揮不開,不過不騎坐騎不等于不帶坐騎.如果是一般騎兵,坐騎在不騎的時候基本是沒什麼用的,但麒麟武士就不一樣了.麟獸本身也是一種戰斗力相當可觀的攻擊性生物,即使不騎也可以當戰斗魔寵用.

因為巷道太窄,我的近萬兵馬實在展不開,所以斯哥特只帶了五百人沖進去.不過這麼窄的地方,五百人基本上已經是人山人海了,何況這些麒麟武士都帶著坐騎,一個人要占兩個人的位置還有多.

斯哥特站在巷子中間指著那邊的人大聲喊著:"把敵人全給我放倒."巷子里本來正在混戰的兩幫人馬一下就被這聲大吼給吸引了注意力,不過他們都以為這些是對方的人,所以一下子全都傻了.

斯哥特可不管那麼多,帶著人就沖了上去,兩邊剛一接觸就是一片哭爹喊娘的慘叫聲.麒麟武士七百五十級的級別其實並不算高,目前大部分玩家都在這個級別區域,上下也差不太多.但麒麟武士有兩點與玩家不同:第一,他們是職業軍人,戰斗技巧和玩家不可同日而語;第二,他們有只坐騎幫忙,還能和同伴配合攻擊,玩家大多精于單干,頂多也就是小隊協同,很少有善于大兵團作戰的.

保護馬車的車夫和衛隊本就敵不過對方,在看到麒麟武士們沖上來時已經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于是全體閉上眼睛蹲了下去.不過等了一會之後他們並沒有感覺到自己被殺,而是聽到周圍響起了混戰的聲音.睜眼一看,新出現的人居然和他們的敵人打成了一團.雖然搞不清楚這些援軍是哪來的,但這並不妨礙他們興高采烈的加入反攻者的行列.

麒麟武士和鈴音騎士的裝備都很統一,絲羅商會的人雖然不認識我們也不至于搞錯敵人,而絲羅商會的人全都在盔甲外面套著統一的外罩,所以也很好區分敵我.盡管雙方配合不是很好,但畢竟人太多,對方很快就全被全部放平了.我和銀雪一直站著沒動,等他們打完了才過來.

我的魔龍套裝雖然和鈴音騎士以及麒麟武士的裝備都不一樣,但我們的主體風格都差不多,那些守衛中的幾個玩家一下就看出了我就是這些人的首領.在《零》中,想要找到統一裝備並不容易,尤其是戰斗裝備.鈴音騎士和麒麟武士都是統一裝備,這讓守衛們確定了我們的實力一定相當恐怖,所以說話也客氣了不少.

簡單的交流了一下才知道他們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押運物資的守衛和車夫大部分是NPC,其中只有幾個玩家,而且顯然都是外圍玩家.他們是在押運物資回來時被堵在了巷口,根本不知道總部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既然問他們也沒用,我就干脆直接帶銀雪一起進去了.外面這個地方暫時也不能撤出,敵人可能是在發現了七彩魔晶石後慌忙派人來先行監管,大部隊可能根本就沒到,所以這里一會可能還會打起來.我想了想把凌召喚了出來,讓她在這里坐鎮.反正凌有忠貞之心,可以代替我啟動任何功能,包括召喚大地之門和鳳龍空間.我的全部魔寵加上大地之門里剩下的麒麟武士應該能支撐很長時間了.這麼窄的巷子,敵人就算有幾百萬軍隊也不可能一下全湧上來.

交代完凌之後我和銀雪一起進入了巷子里面.這條並不寬闊的小巷到是非常的深,起碼有二三百米長.一直走到頭之後向右一轉,又是一段二十幾米長的小巷,不過這條小巷比之前進來的部分要寬的多,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小空地.目前這里正停著三輛馬車,還有一些人在看押,應該是和外面一樣被扣押下來的.在這段小巷的側面就是一排大門,上面還掛著絲羅商會的牌子,只不過現在門口站的明顯都不是絲羅商會的人.

我和銀雪剛一出現就引起了對方的注意,立刻有一群人圍了上來.其中一個家伙擋在了我面前,他看了看銀雪,然後愣了好半天才開口道:"你們是什麼人?這里現在不許進入,趕快離開."

"我們和來和絲羅商會談生意的."

"今天不談生意,有事改天."

銀雪哼聲說道:"你們又不是絲羅商會的人,說了不算."

"我說今天不談生意就是不談生意,你們快離開."

"大狗,你這個笨蛋,看不出人家就是來找茬的嗎?"一個全身火紅的女騎士從後面走了出來.她走到我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們一下,然後說道:"原來是紫日會長啊!難怪進的來呢!我們外面的人應該都被放倒了吧?"

沒想到對方居然認識我,不過這樣到是省了我不少事.

"既然你認識我那就太好了."我很強勢的道:"你應該知道這點人是擋不住我的."

那個女人到是沒對我的話有多大反應,反到是之前攔住我的那個家伙有些心虛的向後退了幾步.之前他攔我們的時候表現的到是很囂張,但現在聽這個女人和我的對話他已經知道自己踢到鐵板了.

"雖然我們擋不住你,但你也不用這麼囂張."那女人毫不退讓的道:"我們只是先期人馬,大部隊還在後面.你的魔寵和召喚生物確實很多,但再多也就那麼回事,你一個人也不可能對付我們一個行會.至于說你的行會,這里好象不是中國吧?"

我並沒有生氣,只是繼續說道:"既然我們大家都明白,那就好辦了.我現在要進去,你應該不會阻止吧?"

"不,我不會讓你們進去的."女人抽出了自己的配劍擋在了我們前面.

"你既然知道自己擋不住,還站那里干什麼?"

女人非常堅定的說道:"擋不住和不去擋是兩回事."

"我很佩服你."銀雪走向那個女人."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那個女人看到銀雪靠近立刻揮劍劈砍,銀雪卻只是慢條斯理的伸出一只手擋在了她的面前.她的劍在接觸銀雪手掌前的一瞬間突然撞上了一道無形力場,所有人都看到在她們兩個人之間出現了一道閃著淡金色光芒的光環,接著那道光環突然收縮成一點,之後那個女人就不見了,而之前還站在她身後的那個玩家則被徹底染紅了.大量粘稠的紅色液體順著他的身上不斷滴到地上,把這個家伙徹底嚇傻了.他張著雙手瞪著眼睛,先是緩慢的回頭看了一下,然後又看了看天,接著轉回來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最後突然暈了過去.

我一句話都沒說,直接繞過地上那片成扇形放射的血汙走向了絲羅商會的大門,銀雪收回她的那只手也跟了上來.負責守門的玩家看了看地上的血汙,然後非常聰明的閃到了一邊.

實力的差距不一定就能決定戰斗的勝利,但高到銀雪這種地步的,即使是失誤再失誤也沒有失敗的可能了.如果是我出手,三十秒之內就能把那個女人放倒,但那不會讓這些人害怕的跑開,因為那只能說明我實力比較高,還算是可接受范圍內.像銀雪這樣輕描淡寫的瞬間把對方炸成血沫,那已經超出了能夠反抗的力量范圍了,相信沒有誰會願意和這樣的人戰斗.

我們兩個就像散步一樣逛進了絲羅商會,那些攔截我們的人全都在我們十米之外拿著武器對著我們組成了一條防線.按道理來說似乎是我們被包圍了,但看上去那些包圍我們的人好象比我們還緊張.

我和銀雪完全當他們是透明人.就算沒有銀雪,我在這里也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誰也擋不住我,而有銀雪在身邊的時候我自然可以表現的更囂張一些,反正他們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

在我們向內院移動的過程中對方之中也曾有法師和弓箭手試圖攻擊過,但結果卻是在施法的法師自己突然爆炸,而弓弩手射出的箭矢都會在飛出後立刻掉頭命中射箭的人,有時候運氣不好連旁邊人都會跟著遭殃.

就這麼輕松的穿過了最外面的幾座建築,我們很容易的到達了一個位于建築群後方的院子前面.這里的人大概已經知道了前面的情況,對我們的反應也差不多,就這麼輕松的讓我們穿了過去.

這道院門之後是一個法國式的小花園,中央是噴水池,四周點綴了一些植物,看起來相當的精致.我們繞過噴水池之後直接走到了那最顯眼的高大建築之前.真想不到這樣的小型商會居然還有座大型建築,而且它肯定使用了某種遮蔽魔法,之前我們在院子外面的時候根本就沒看到這里有座三十多米高的建築.

我和銀雪剛走上台階,還沒碰到大門,那兩扇足有四五米高的大門就從里面被人拉開了.門里站著不少人,而且看裝備比外面那些人可要精良多了.這些人的背後,站的離大門很遠的地方還有一小群人,看那樣子他們才是絲羅商會的人,而外面這些幫我們開門的應該就是和我們一樣為這披七彩魔晶石而來的人了.

"沒想到冰霜玫瑰盟的會長也會大老遠跑到法國來玩啊?"大門真中站著的一個法國人開口說道.這人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大,一頭波浪卷的金發,長的頗為帥氣.而且這個家伙有著讓我非常嫉妒的身高,看樣子至少有一米九.從他身上的裝備以及他的徽章判斷,這個家伙就是這幫人的首領,不過他還並不是會長,因為他的徽章雖然顏色鮮豔一些卻並不是立體的.

"怎麼?難道我到什麼地方還要經過你的允許嗎?"

"那到不用,但你也別忘了,這里是法國."

這家伙的意思明顯就是說在法國他說了算,即使是我這個中國第一行會的會長也得當心著點.要是平時,本著小心為上的原則我到還會稍微謹慎一點,可現在銀雪就站在我身邊,實在是沒什麼能讓我感到威脅的.

我不接這家伙的話,而是越過他看向他背後的那些絲羅商會的人."請問哪位是絲羅商會的最高負責人?"

"是我."出乎我的意料,站出來的居然是個女人.

"你就是絲羅商會的最高負責人?"

"是的."那個女人向前一步道:"我是絲羅商會的會長."

"那太好了."我直接走上前去,銀雪立刻也跟了上來.我剛走到門里,那個討厭的家伙就一下站到了我的面前把路給擋住了.我向左邊讓了一步,他也向左移動了一步,我又向右移了一步,他立刻也跟了過來.

我剛要發火,銀雪忽然走過來一把把他撥到了一邊."好狗不擋道."

那家伙並沒有因此而生氣,反到是傻在了原地.他是個戰士,力量值當然不會太低,可是卻被一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輕松的撥到了一邊,這個打擊可不小.他當時感覺自己就像是正被一台推土機推開,不管怎麼使力都完全停不住身體.我看著他驚慌失措的表情微笑著跟在銀雪的後面也走了過去,對于他剛才的感受我可是已經體會過了.之前去化裝品商店的時候銀雪就是這麼拉著我飛奔的,當時我感覺自己就是被小孩手里拽著的氣球,一點反抗余地都沒有.

直到我們走到了絲羅商會的人群中這邊的那個家伙才反應過來,但是他的囂張態度明顯緩和了不少.他非常清楚我是誰,但他畢竟是本地行會的首領,而且這個行會可能還不小.在他的觀念中,我這個外國行會就算再強也不大可能跑到這里打敗他們,何況我也不方便大老遠調那麼多人過來,所以他根本就不怕我.但是現在不同了,雖然不清楚銀雪的真正實力,但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他自己對上銀雪不會有任何勝算.其實他不知道即使是這樣的想法都太低估銀雪的實力了,要是他看到之前門口那個被炸成肉沫的女人就不會這麼想了.

"你好,我是……!"我邊說邊向絲羅商會的會長伸出了一只手.

對方也迅速和我握了一下."我知道,你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我在新聞上看到過你,而且之前我們也見過一次."

"啊?"

"之前你曾到法國的光明神殿來過,當時我正好在大殿辦理一些手續,你撞飛了大殿的後面還帶著個人從後面沖了出來,之後有很多天使和騎士去攔截你,不過還是讓你跑掉了."

"哦,原來是那次啊!你當時也在人群中嗎?真是巧啊!對了,你怎麼稱呼啊?"

"絲羅.商會就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

"那好絲羅小姐,我這次來是想和你談一下關于七彩魔晶石的合伙開采問題."

聽到我准確的說出了來意,絲羅立刻微笑著再次和我握手."我終于明白冰霜玫瑰盟強大的原因了."

"您太過獎了."雖然嘴上謙虛,但能猜出絲羅的正確想法確實是不容易的.我剛才和她說是要合伙開發,這就已經說明了我清楚的知道她派車到路上繞的意圖,而對于一個像我這樣足夠聰明,又有實力和願望與她合作的人,她自然是高興的不得了.

"那我們是不是去詳細的談一下細節問題呢?"

"喂,你們當我不存在啊?"門口那幫家伙總算反應過來了.

"你還有什麼事嗎?"絲羅非常不客氣的問道.

"當然.我們也要和你們合作."

"不好意思,我們不需要."絲羅既然是本地人,對這個行會的實力肯定也是清楚的,加上她又知道我們行會的事情,只要互相衡量對比一下就知道該選誰了.

"你都沒談為什麼就說不需要?"

"不需要就是不需要,沒什麼好說的."絲羅完全不給對方機會,她知道即使和我們談不攏也不可能和對方結盟的,所以干脆趁我們在這里把對方趕走還能獲得一點印象分.

既然對方已經標明的立場,剩下的就該我們來處理了.我和銀雪一起走到了那個家伙面前,然後同時伸手指向門外."我們還有事情要談,你可以走了."

"你們憑什麼趕我們走?"

"因為我不歡迎你們."絲羅走過來說道.

"我就不出去,你們把我怎麼著?"對方發現自己道理上站不住腳干脆就開始耍無賴了.

"那就再見了."銀雪伸手在那家伙胸口上摸了一把,結果那家伙就瞬間爆成一片血霧.銀雪瀟灑的轉身向里走,同時大聲說道:"一分鍾,之後如果還有誰在這里搗亂就和他一樣."

那些來搶七彩魔晶石的人一個個全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也搞不清是該先離開還是一直留在這里.不過銀雪是不會猶豫的,一分鍾很快就過去了,那些傻站在原地的人瞬間全部爆成了一團血霧.一個正好站在絲羅商會大門口的家伙只有一只腳在門里,結果剛好就是在門里的部分整個爆成了血霧.這麼大范圍內的敵人瞬間被秒,而附近的建築和絲羅商會的人卻一點事也沒有,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實力高所能形容的了.

"現在礙眼的人都不在了,我們來談談具體的情況吧?"我再次向絲羅說道.

"當然,請跟我來."絲羅帶著我們穿過一條走廊進入了一間會客室.房間面積不大,裝修卻相當不錯,給人一種很高雅的感覺.

我們剛坐下就有幾名侍者端來了飲料.一名侍女端了一疊資料放到了絲羅身邊的茶幾上,然後又拿了些紙給我們.我揮手示意不需要,然後開口對絲羅道:"在正式商談之前我想先在基本情況上達成共識,這樣有助于我們接下來的談判,你認為呢?"

"當然."絲羅點點頭.

"那好."我接著開口道:"那麼先說下你的情況.就我所知你手里掌握著一條儲量巨大的七彩魔晶石礦脈,而你的情況也說明了你們無力保護它,一旦正式開采必定會被別的行會搶去.所以你們無法獨立經營,這你承認嗎?"

絲羅點點頭."我同意."

我繼續道:"我們這邊的情況是我們不知道礦脈的地點,如果你們想玉石俱焚堅決不說出七彩魔晶石礦脈的位置我們也是什麼都得不到."

絲羅客氣的說道:"所以我們需要合作."

"很好,既然這兩點上我們能達成共識,那之後的部分就好辦了.現在的關鍵問題就是利益分配的問題,不過在此之前我能否知道你們的礦脈到底有多大呢?"

絲羅搖了搖頭,然後遞過一疊文件."因為需要保密我們不敢進行大規模的現場勘探,初步檢查的結果都在這了."

反正只要不涉及礦脈地點的信息,其他東西絲羅也沒必要和我們隱瞞,因此她直接把文件遞了過來.我拿著那份文件邊翻邊道:"以我的經驗來看,有這麼深的富積層應該是片儲量很大的礦區."

"我們也希望和你想的一樣,只是現在沒有挖出來誰也不能確定,搞不好最後只挖出了地洞似的柱狀礦帶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你們沒有做抽樣檢查嗎?"我翻著文件問道.

"你是說原礦檢查?"

"不,我是說在附近區域采用定點深鑽取土的方法計算礦區面積和深度資料,之後應該能推算出大致的礦產數量的."

"可我們沒有那樣的技術,也不敢請人來做啊!"絲羅說的很沮喪.

"恩,那就等我們開始合作後由我們來做吧!不過既然礦物儲量不明,合作的時候你們可能就得吃點虧了."

"那你們想分多少呢?"絲羅有些緊張的問道.

我拿著資料很認真的道:"礦區資料不明,除了知道確實有七彩魔晶石之外就只知道可能產量很大,但無法確定.另外,根據你們提供的資料顯示礦物的成色也相當不錯.不過你們也僅僅是發現了礦物,之後的探礦,定礦以及采礦和保衛工作你們都插不上手,也就是說除了銷售之外你們也干不了.尤其是保衛和開采這兩項的投資非常巨大,所以我想我們行會的比例應該占很大,這點你有疑問嗎?"

絲羅無奈的點頭道:"我知道你說的有道理,但是你最終能給我們多少呢?"

我想了一下道:"你看這樣怎麼樣?礦區的所有事情由我們行會全包,你們只要派人監督開采量就可以了.如果探礦確定礦區儲量豐富,我們會在礦區附近建起一座大型分選提煉中心,之後我們會將處理好的七彩魔晶石按一比九的比例分開,也就是說給你們百分之十.這樣的分配比例你們能接受嗎?"

絲羅一開始就想到了自己恐怕只能分一點,但百分之十確實有些出乎意料.反複思索了半天她才一咬牙道:"百分之十五,再低就免談了."

"成交."我原本也沒打算真按百分之十分,之所以這麼喊價是給對方留出抬高的余地,要不然一口喊死了多半生意就談不成了.其實這樣分看似很苛刻,但仔細想一下就會明白絲羅商會賺的並不少.畢竟他們什麼也不用管,事情都是我們在干,他們只干拿錢就行了.

絲羅微笑著和我握手,然後道:"還有個小請求不知道可否答應?"

"說說看."

"我們商會的那百分之十五產量在我們沒有聯系好買家之前可否由你們來暫時保管?你也知道,如果運回來的話我們大概是沒辦法保護它們的!"

我點了點頭,然後微笑著說道:"其實我懷疑你可能根本都不需要把它們拿走."

"為什麼?"

"因為我們行會的需求量也大的驚人,所以我們可能會把你們那百分之十五直接買下來.當然,價格方面可以再談."

"那就太好了.如果你們要買的話我們會適當優惠一些的."

"那就太感謝了."我打開了系統合同項目,然後口述合同,最後由系統擔保確認正式生效.

既然已經完成了合同,那就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了.絲羅向我們招招手:"現在就帶你們去看礦吧?早一天開始生產就能早一天見到效益不是嗎?"

"那當然."我點頭正欲跟上,忽然看到外面跑進來一個絲羅商會的人.

絲羅略微有些生氣的問道:"慌慌張張的干什麼?出什麼事了?"

"打……打起來了!"

"誰和誰打起來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一章 跟蹤    下篇:第十六卷 第十三章 敲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