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十四章 礦區   
  
第十六卷 第十四章 礦區

我搶在銀雪爆發之前道:"你還好意思和我說這不干那不干?你的良心呢?"

"這關我良心什麼事?"我的提前發火反到讓銀雪冷卻了下來.

我冷笑了一聲."你以前在洪荒時代吃的是什麼?你現在吃的是什麼?以前你住什麼樣的地方?現在你住什麼樣的地方?以前你用什麼樣的武器?現在你用什麼樣的武器?你都忘了嗎?忘記你那美味的食物是哪來的?忘記你那華麗的宮殿是誰給的?忘記那些為你服務的仆人是誰請的?忘記提升實力的力量果實是誰提供的?好,如果你說你把這一切都忘了,那我無話可說,從此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大家互不相干!"

銀雪有些臉紅的道:"誰……誰說我忘了?"

"沒忘?"我冷哼了一聲."沒忘你就這不干那不干?那你是來干什麼的?我們行會為你付出的資金不亞于維護一支大型艦隊的費用,我們花這麼多錢難道就為了請尊活菩薩回來上香玩?"

銀雪確實很聰明,但她畢竟只是從洪荒時代過來的神獸,遠沒我的交流經驗那麼豐富,何況我本來說話就很厲害,一般人根本架不住,更別提銀雪了.三兩句下來她被我說的面紅耳赤想反駁又無話可說,心里委屈還無處發泄.

"可是……可是……!"

"可是什麼?"銀雪可是了半天也沒可是出什麼,我卻先一步說道:"冰霜玫瑰盟就是個大家庭,大家可以為了冰霜獻出自己的力量,能者多勞,弱小的玩家也會盡自己的一份力.這是個很不錯的風氣,你知道什麼是風氣嗎?風氣就是一個社會群體中為大家所公認和執行的行為准則,這是一種並沒有實際形態卻能影響一個群體總體實力的重要東西.我從創建冰霜開始就在努力培養和保護這樣一種風氣,你知道這有多難嗎?為什麼冰霜的人員審核那麼嚴格?就是因為我不希望那些價值觀扭曲的人破壞我辛苦建立的風氣.不錯,你的確是有著我們需要的強大戰斗力,但你身上也帶著很不好的風氣.為了你的戰斗力會讓冰霜不再有之前的那種奉賢和拼搏的精神,我不願意為了你的戰斗力而毀掉我辛苦建立起來的風氣.之前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在觀察你,對你的行為一直保持著謹慎的態度,而今天,你終于達到我所能忍受的底線了."

"你……你要干什麼?"銀雪隱約感覺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不是我要干什麼,而是你要干什麼."

"我沒有要干什麼啊?"

"你現在必須做出選擇.成為這個大家庭的一份子,把冰霜的會員都視為你的家人,或者離開這個家,去尋找你希望的樂土."

"我我我……我沒說要離開啊?"銀雪滿臉委屈的說道."我只是……!"

"只是說有些事情不想去做,希望能多得到一些報酬是嗎?"銀雪下意識的點點頭.我緊接著說道:"那你就是打算離開嘍?"

"我沒有!我什麼時候說要離開了?"

"我剛說過,要留下來就要成為這個家庭的一員.冰霜需要你的戰斗力,但我不能容忍良好的行會風氣被你一個人帶壞."

"可我是想成為這個大家庭的一員啊!"

"大家庭的一員是嘴上說說就可以的嗎?"

"那要怎麼樣?"

"你不需要問我.以你的智力水平難道會不明白什麼才是家庭成員?有哪位母親為孩子做飯會和孩子要勞務費嗎?有哪個丈夫會在幫妻子按摩之後向妻子要報酬的嗎?有哪個孩子會在給媽媽幫忙之後向媽媽索要工資的嗎?都沒有.因為他們是家人.家人就意味著每個人都確切的知道自己為家庭做的每件事都是在為全體家庭成員帶來好處,家人不需要考慮家庭為自己提供了什麼,而是要考慮自己為家庭做了什麼.可是你呢?我讓你清理場地,這是為了方便一會的勘探和開采魔晶石.魔晶石開采出來利益屬于誰?它屬于我們行會,屬于我們這個大家庭,也屬于家庭中的每一個人.提前清理場地就可以提前開工,這對我們這個大家庭里的每一個人都有好處.那麼既然對自己有好處你為什麼不做呢?"

"因為……"

銀雪剛講了兩個字我就搶先道:"因為你沒把自己當成這個家庭的一份子,所以你不認為提前開采礦石對自己有好處.你認為幫忙清理場地得到好處的是冰霜玫瑰盟這個行會,而不是你個人.這說明你把自己放到了行會之外.現在你還要狡辯說自己想成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嗎?"

銀雪徹底啞火了,之前的那種氣勢早就瀉的不知去向了,現在整個人就像吸毒者毒品藥性過去之後的樣子,顯得既沮喪又疲憊.

看到銀雪已經軟化了下來我也緩和了一些口氣."你是行會的新成員,我們行會也確實需要你的力量,而且我們和四聖獸的關系也使的我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我不想為了這種事把大家搞的以後見面尷尬,但你的行為實在太讓人寒心."

"我……我改可以嗎?"

"改不是嘴上說了就算完的,檢討誰都會說,真做到的沒幾個人.這次我會記住,也會替你隱瞞,不會讓行會里的人用異樣的眼光看你,但我必須警告你.人人都會犯錯,但頻繁的犯錯就是你這個人有問題了.如果有下次類似情況發生,我希望你不用我再說什麼,自己直接離開就可以了."

銀雪拼命點著腦袋,然後轉身就要走.

"你去哪?"

銀雪帶著滿臉淚痕指著旁邊道:"我去清理場地."

"這邊不用你干了,我想來想去還是覺得這些東西有利用價值.你去把那個湖弄干就可以了."

"哦."銀雪一個縱身飛了起來,然後在空中單手向湖面一指,一道紅光直射湖面.起初到是沒看出有什麼變化,但是十幾秒之後湖面就開始翻滾起來,仿佛燒開了一樣,湖里的魚和各種水生魔獸全都瘋狂的往岸上蹦.大約半分鍾之後湖面上已經完全被蒸騰的熱氣所覆蓋,看這樣子銀雪是打算直接把這個湖給燒干了.

"銀雪,弄點風把水霧吹開,這樣蒸發比較快."我大聲提醒著銀雪.

銀雪用另外一只手擦了下臉上還沒完全干透的淚痕,然後單手指向天空緩慢的繞了兩圈,只見湖面上的氣體開始瘋狂的向一個點彙聚,然後開始盤旋上升,眼看著一個小氣旋在我們面前逐漸成型並迅速發展成了一個水龍卷.絲羅在旁邊驚訝的嘴都和不攏了.她從剛才的對話里已經聽出來銀雪是NPC了,但她沒想到銀雪居然這麼厲害.

水龍卷的轉速越來越快,最終發展成了一條烏黑的巨型龍卷,湖里的水開始跟著龍卷一起向上飛,湖面的水位也迅速的向下落去.看到龍卷比熱能熱線效果更好,銀雪干脆放棄了另外一只手上的射線改成兩手一起控風.只見湖的邊緣部分迅速出現了十幾個小氣旋,然後風聲越來越大,那十幾個小氣旋迅速成長為十幾個黑龍卷一起圍著湖中心的那個大龍卷開始打轉,湖水仿佛瞬間就被提了起來,一直連湖里的淤泥什麼的都一起被抽了上去.混亂中我好象看到幾個大家伙的身影也在旋風中被一起吹走了,估計可能是這里的大型魔獸.他們可能是這里的BOSS,不過碰上銀雪也只能讓他們自歎倒黴了!

偌大一個湖轉瞬之間就被抽的一干二淨,而湖底的情況則讓我和絲羅傻了眼.整個湖床上居然鋪滿了亮晶晶的一層魔晶石,其密度大的簡直就像是湖底是由整塊魔晶石組成的一樣.我本來也考慮到有可能在湖底發現魔晶石成礦,可我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現這麼多.

絲羅傻愣愣的指著湖床問道:"這是不是說明我們發財了?"

我點點頭,跟著又搖搖頭."如果只有這里有礦,而別的地方都像我們猜測的最壞情況一樣什麼都沒有,那它們只夠我們的開采成本.但如果真的到處都像這里一樣,那我建議你馬上去雇保全公司,而且要做好應付瘋狂的追求者的准備."

"為什麼?"

"因為你現在已經是富婆了,會有很多人打你的主意的.其中一些人可能會使用諸如綁架,勒索,恐嚇等手段,而另外一些則可能對你展開愛情攻勢.相信我,早做准備對你有好處."

"我哪有那麼吃香!"絲羅笑著道:"我分的只是一小部分,你拿的才是大頭,居然還……恩?那是什麼?"絲羅忽然發現了遠方天空中一個急速接近的黑點,不久之後黑點後面又出現了更多的黑點.

我抬頭望了一眼."別擔心,是我們行會的飛梭大隊."

"飛梭?"

"一種運輸飛行器,可以垂直起降,而且直線速度很誇張.不過這東西的缺點也很明顯,那就是無法轉向.想要轉彎必須先原地停車,然後用另外一套設備進行轉向,等把方向對准了才能再轉回直線運動,而且切換一次大約需要一分鍾,基本沒有參戰的可能,我們主要拿它做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固定航線,反正只要對准了方向來回跑就行了,連掉頭都省了."

說話之間那些大家伙已經飛到了我們頭頂上.這些看起來很像潛水艇的大家伙有著非常不錯的流體外形,因此它們全都獲得了可觀的速度和超低的功耗.絲羅直到這些大家伙在我們上空完全靜止下來才把驚訝的嘴巴閉上.

最先落下來的是一艘體積很大的飛梭,這東西剛一落地前後兩邊的整流罩就在一陣機械轟鳴聲中開始向上升起,露出了兩個巨大的艙口.當整流罩完全升起後艙門開始向外緩慢放下,最終變成了跳板搭在了地面上.機艙內突然傳出一陣亂糟糟的機器啟動聲,兩部蠍型伐木機在嘰嘰吱吱的履帶聲中分別從兩頭的艙門里開了出來,跟在後面的都是同樣型號的伐木機器.

第一艘船還沒卸完,第二第三搜已經降落了.和第一艘船一樣打開兩頭的艙門,一些奇形怪狀的大型機械從里面依次開了出來,看的絲羅在原地直吸涼氣.

"這些都是你們行會的?"絲羅憋了好半天才忍不住問道.

"當然,不是我們的能開這來嗎?"我忽然發現了玫瑰,趕緊向她招手."老婆,這邊."

玫瑰騎著我送她的那頭白色巨狼跑到了我們面前,然後直接從狼背上跳到了我的懷里."怎麼樣?我把艾辛格剩余的機器都開來了,還從鋼城臨時調來了本來打算送去洪荒時代采礦的設備,這可是我們的第四支采掘隊了,這麼多礦區我們都忙不過來了."

"不能多召些人嗎?"

"想加入的是不少,但你把標准訂那麼高,能進來的能有幾個?NPC到是多,可也架不住咱們這樣雇啊?最近黑暗神殿和天庭都不肯出售NPC給我們了."

"為什麼?"

玫瑰扮著手指數道:"上也月對日戰爭陣亡天兵一千五百萬,上上個月在美國建立前哨基地坑了黑暗神殿四千多萬兵馬,上上上個月和歐洲光明神殿開仗,人到是沒死幾個,可是後來我們要勞工,差點把黑暗神殿的儲備人口都給搬空了.最近這個月你是東征西討,你知道這段時間死了多少NPC嗎?還有開采礦石時候的自然損耗等情況,我們行會平均每個月陣亡一千多萬NPC,人家出售點也有限額的!"

"靠!那就沒辦法招人了?"

"那到也不是,但是需要這個."玫瑰拿手搓了搓,我們立刻就明白了.

"天庭什麼時候說不供應NPC部隊的?"

"今天.不過人家沒說死,只是要我們注意消耗量.最近開的幾個礦區工傷事故太多了,這種非戰斗減員都好嚇人!"

"那就先安撫著.黑暗神殿那邊怎麼說?"

"阿爾倪那邊說可以賣兵,但是工匠說什麼也不給了.歐洲這邊的黑暗神殿到是還能提供工匠等勞動NPC,但是限制數量每月最多二百萬,多一個都沒有."

"我們行會那麼多城市,自然征召數量是多少?"

"大約每個月一百萬多點,根本不夠數."

"那不是沒人用了?"我指著正在卸貨的人問道:"那這些人哪來的?"

"猜!"玫瑰笑的很得意,我知道這肯定是她好不容易想出來的,不然不會要我猜的.

我想了一想,覺得好象也沒什麼地方能搞人了."猜不到."

玫瑰笑著道:"從二手販子那里買來的."

"二手販子?"

"本行會進口受限不等于別的行會也受限啊.我去和風尹飄渺還有阿修福德商量了一下,用他們的剩余份額去購買勞工,然後再轉給我們.雖然價格要比我們直接買貴一點,但總比沒人用要好.其實我們也就是最近這一個月開工的地方太多,又是建城又是開礦才搞的人不夠用,下個月就能緩過來了."

我滿意的看了看正在卸貨的工程隊,然後道:"有這些就好辦了,只要確定了礦區的面積和大致儲量就能決定到底是建個城市起來還是只建一片礦場了.但願能發現一大片高密度礦區,七彩魔晶石這東西再多我也不嫌多."

"報告."一名冰霜所屬NPC跑了過來.看到我們轉過來了他立刻開始報告:"礦區勘探隊和初級場地清理設備已經全部卸完,請指示是否馬上開始勘探?"

"先確定一下大致礦場面積和礦石儲量,然後向我報告."

"明白."NPC向我敬禮,然後轉身跑向了自己的隊伍開始指揮大家分頭行動,那些卸完貨的飛梭則升空返航給我們讓出了位置.

一群NPC馴獸師騎著巨魔從我們旁邊走過,那些巨魔還兩兩一組抬著一些大型機械零件.蠍式伐木機帶著轟鳴聲開進了森林邊緣停了下來,只件那些巨大的蠍形機械下面伸出了一根根的機械腿將自己頂了起來,然後鉗子式的兩只伐木口分別向兩棵樹抓去.大鉗子咬住一棵樹後從下向上一捋,除了主干外的分支就全都被卷了下來,跟著大鉗子移動到樹干貼近地面的部分,一只大型輪盤鋸轟鳴中從鉗子中間插了進去,然後又退了出來.大鉗子輕松的將筆直的樹干放到一邊,然後又向下一棵樹伸去,這整個過程還不到二十秒,效率之高讓人驚訝.

絲羅張著嘴感歎道:"好厲害的伐木機,你們以前都是這麼砍樹的?"

"差不多吧!你也知道,我們行會的城市比較多,需要的木頭自然也不少,單靠人去鋸根本拉不及啊!"

"那麼那邊那個也是鋸樹的嗎?"絲羅指著遠方巨魔們正在裝配的那台大型設備問道.

絲羅所指的是台像塔一樣的設備,立在地上大概有二十多米高,四周還伸出了很多像是把手一樣的東西.

我看了一眼那東西搖了搖頭."那不是伐木機,這東西比伐木機可高級多了.實際上它是能量探測器,本來是戰爭用探測器,不過最近我們發現用它找礦也一樣好用.只要有樣品,這東西就能找出一定范圍內所有具備類似屬性的物質."

"那麼你所謂的這個一定范圍有多大呢?"

"那得看你找什麼."玫瑰幫我回答道:"像七彩魔晶石這種能量反應強烈的物質,只要有米粒那麼大一塊,我們在一千公里范圍外就能探測到.但如果你找的只是鋼鐵或者是某種穩定元素,探測距離只能保證在三公里范圍內,而且精確定位必須在兩公里范圍內."

"那也很厲害了,總比動手挖要快的多吧?"

"那當然."我指指那些正抓著把手抬著機器移動的巨魔."可惜就是它的重量和功能一樣強大,我們不得不出動巨魔衛隊才搬的動它!"

一個NPC技術工跑到我身邊問道:"會長,我們需要這里的樣本做參照物."

我抬手對准已經打干了的湖床虛空一握,一枚拳頭大的七彩魔晶石立刻飛入了我的手心.我把這塊七彩魔晶石拋了過去."用這個就行了."

"這麼大?"那個技工看了看,然後捧著七彩魔晶石跑了回去.幾乎就在他把七彩魔晶石裝上機器的瞬間,整台機器上的紅色紋路就瞬間全部亮了起來,跟著機器上爆出一圈紅色的光圈,像沖擊波一樣迅速擴散出去把我們全都包裹了進去.

幾個工人對著我們這邊大喊道:"准備好了,捂上耳朵."

絲羅並不知道為什麼要捂耳朵,但是看我們全都動作迅速的捂上耳朵就也跟著把自己的耳朵捂了起來.幾乎就在她剛把耳朵捂上的瞬間,剛剛擴散出去的紅色光圈又帶著一陣尖銳的嘯聲收了回來,而且和之前僅僅是光幕不同,這次的光圈明顯多了些實質性的東西,我們能明顯感覺到一陣很強的氣流從身邊刮了過去.當光圈完全消失在機器內時機器表面的紅色紋路也逐漸暗淡了下去,跟著一群工人跑到了機器底部接住了一張剛從機器里伸出來的紙的邊緣.工人們小心的拖著這張紙在向後退,機器的出口正在不斷的向外吐紙,看起來這東西還滿長的.大約拉出了一條十多米長半米寬的紙帶之後工人們又跑回去開始接著拉第二根紙帶,其余的人則在第一條紙帶上開始寫寫畫畫.

絲羅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機器,非常好奇的跑過去看他們在干什麼,但是那張滿是線條的紙對她來說似乎太複雜了一些,她完全看不懂上面到底寫了些什麼.

工人們一口氣拽了二十多張紙出來才停了下來,另外一披人抬來了一組折疊板,放在地面上展開之後組成了一個二十米見方的平地.工人們把那些紙按順序在平板上依次鋪開,然後把它們的接縫都對齊.隨著鋪上去的紙越來越多絲羅終于看出來了這是張地圖.

"這是地圖?"絲羅激動的回頭問我們.

我點點頭."這是這片地區的地質斷層圖和元素梯次圖,這些紅色的點就是和參照物有類似結構的物質,旁邊的那些不同顏色的物質需要參照那邊的目錄才能知道是什麼.這些線條表示的不是地形,而是地質密度,開采的時候可以根據這張圖避開地下空洞和蓄水層,還可以對地質結構比較松軟的地方做提前加固,避免其發生坍塌,所以我們行會開采礦物很少出現透水或者塌方事故."

"大行會就是不一樣啊!設備好先進!你們這東西里面是不是有電腦啊?為什麼還帶自動打印功能啊?"

"要是有電腦就不用做這麼大了."玫瑰有些喪氣的道:"為了完成這個東西我們的法師只能一層一層的往上面疊魔法陣,你看到這個東西像個塔,其實它就是一萬多層的立體魔法陣組成的.就光最下面那個出紙的那個地方就用了一個水系加幻象系加火系的三重組合法陣.你知道組合陣多難弄嗎?"

絲羅搖了搖頭."我不是陣圖法師,這種東西沒玩過."

我笑著向絲羅解釋."其實陣圖法師的工作有點像是在玩拼圖游戲,關鍵是要保證魔法陣與魔法陣之間不能出現能量對沖現象.陣圖法師有個技能叫識別,可是讀出魔法陣的能量流動方向,而複合法陣的時候就要注意盡量讓不同系的法陣按一個方向流動,否則就會使兩個法陣都失去作用.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非常複雜,不過如果你是數學專家的話,改練陣圖法師絕對有前途."

"哦,我想在討論我的職業之前,你最好先解決一下那些人的問題."絲羅突然指著遠方說道.我們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只看見浩浩蕩蕩的隊伍向我們這邊開了過來.

"蒼蠅來的還真快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三章 敲定    下篇:第十六卷 第十五章 鋼鐵防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