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十七章 連蒙帶騙   
  
第十六卷 第十七章 連蒙帶騙

幸運在背上我們之後試了幾下,結果他根本就離不開地面.天空砸下的雨點已經幾乎沒有縫隙了,像幸運這麼大的體積所承受的沖擊力是無法想象的,別說飛,他現在連站著都很費勁了.

"飛不上去怎麼辦?"

我想了想道:"夜影,你能帶根繩子上去可以嗎?"

"我可不想變成避雷針!"

"靠,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

"那我們……咦?雨停了誒?云也散了!"

"糟糕,快起飛快起飛!"公主指著遠方叫了起來.

我們順著公主的手指看過去,只見遠處的山谷內,一道超過二百米高的洪峰像堵牆一樣朝著我們沖了過來.這次不用任何猶豫了,我一手一個拽過公主和艾美尼斯把她們兩個扔上了夜影的背,然後抱起小妖張開翅膀飛了起來.夜影在帶了兩個人後也迅速升空.幸運猛扇了兩下翅膀離開地面,然後用兩只前爪抓住起夜月和辣椒轉身向高空飛去.依佛里特背後的兩塊裝甲迅速彈開,然後猛的向下噴出兩道火焰,接著就以比我們所有人都快的多的速度竄上了高空.幻影和斑儂枷蘭到是不急不慢的慢悠悠向上飄,反正他們可以虛無化,洪水對他們根本沒用.

夜影和依佛里特上升速度都很快,我和幸運卻不得不掉頭迎著洪水的方向飛了過去,這樣可以借助洪水引起的上升氣流加速爬升.果然,在洪峰即將撞上我們之前,一股強而有力的氣流猛的把我們送上了天空,洪水以毫厘之差從我們的下方奔湧而過,險些把我給拉下去.

小妖被我吊在半空還在說:"這里的天氣是不是說明大輪冥王的心情非常不好?"

幸運提著夜月飛到了我們側面,夜月對小妖道:"要是你像大輪冥王一樣剛建立起一個龐大的事業馬上又變成了一無所有,你的心情也不會好."

我正要說話,忽然頭頂響起一聲口哨聲,我們一抬頭就看到艾美尼斯騎在夜影背上對著我們喊:"看那邊."

我們向洪水的上游看去,只見大片汪洋之中居然還聳立著一座山峰,可見被水淹之前它有多麼的高.目前我們的高度還不能完全看到山頂,不過從這里已經能看到山頂的邊緣部分有人造建築的痕跡,看起來應該是有人的.

"過去,飛過去,大輪冥王應該就在那邊."

"我先去看看."依佛里特突然一轉方向,接著就跟導彈一樣躥了出去,速度快的嚇死人.不過,他還沒飛出一百米,整個世界就突然一抖.

夜影趕緊對著依佛里特大叫了起來:"快停下,要切換夢境了!"

"你說什麼?"

可能是飛行速度太快,依佛里特沒聽清夜影到底在喊什麼.我正打算用心靈通訊聯系他,結果還沒啟動就看到周圍的場景突然一變.我們從洪水上方的高空突然跑進了一個到處都是煙的山洞.只聽前方突然傳來咚的一聲響,跟著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依佛里特,你怎麼啦?"

"沒事!只是撞到牆而已!"

"我不是說過夢境切換時要停下來的嗎?"夜影道:"你先別動,我們馬上過去救你."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只聽前方轟的一聲響,跟著就是一陣岩石碎裂的聲音.等我們跑過去的時候只看到依佛里特正站在一塊岩壁前面,而牆上則有個人形的大坑,地面上還有好多碎石.

"這是什麼鬼地方?這麼多煙?"公主一邊用手扇著眼前的煙霧一邊說道.

"這可不是煙."斑儂枷蘭狂笑著說道:"這是亡靈能量,最純正的亡靈能量,哇哈哈哈,這下法了!"

"別吸了."夜影打斷了斑儂枷蘭的吸收行為."沒用的,這是大輪冥王的一個夢,這都不是真的,你吸了也白吸!"

"靠,白高興一場!"

"可這里怎麼會突然有這麼多亡靈能量呢?"夜月問道.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大輪冥王正在做有關鬼怪的夢."

"說到鬼怪,那個算不算?"公主指著不遠處一塊正向著我們飛過來的墓碑問道.

幸運問道:"這算什麼類型的怪物啊?墓碑妖怪?"

"管它是什麼,打碎就是了."辣椒隨手丟出了一枚光球,正面命中了墓碑,結果毫無任何生光效果,墓碑和光球在相撞後一起消失了."奇怪,我明明用的是爆破術啊?"

"真是奇怪的地方."夜月剛說完就緊張的定在了原地:"好象又開始抖了,是不是又要切換場景了?"

"看起來是的,大家千萬保持鎮定,不要亂動,切換一結束馬上准備反應."

周圍的畫面突然一抖,跟著就看到一道像沖擊波一樣的東西從我們周圍閃過.周圍的環境以這道沖擊波為交替線發生了轉換,當沖擊波過去之後我們才發現自己居然是飄在離地三米高的半空中的.

"哇!"公主最先開始向下掉了下去,不過還好幸運反應比較快,一把接住了她.其他人到是都跟上了環境變化,紛紛采用了應急措施,好在三米也不是太高,只要有准備,即使是普通人也不會摔出多大問題,再說下面又不是水泥地,軟的很呢.

我們落地之後才發現地面似乎比想象的還要軟一些,幸運剛一落地就向下陷了半尺深,不過其他人都還好,地面還沒軟到連我們都會陷下去的程度.

這里的環境和剛才又不一樣了,晴朗的天空下是一大片空曠的草原,遠方依稀能看見一些巍峨的雪蜂,但是這里的動物實在是讓人頭暈.我們正在觀察著環境,忽然就發現了一條類似飛魚一樣的生物從我們旁邊高速飛過,接著我們又看見了一條大白鯊沖了過去.兩條魚在天空中一個追一個逃,表演著海洋生物版的生死時速,只不過……"鯊魚為什麼在天上飛?"辣椒終于問出了我們大家一起想到的問題.

我們正在看飛天大白鯊,地面忽然輕微的抖了一下."那是什麼?"感覺比較敏銳的小妖忽然發現了新玩意,我們趕緊轉頭去看.這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只很可愛的白兔,不過它不是小白兔,而是大白兔,真真正正的大白兔.

幸運驚訝的叫了起來:"靠!這什麼兔子啊?比我還大?"

斑儂枷蘭憋著聲音道:"就你那身材沖什麼大個子?相當年我可是龍族第一雄龍,那才叫一個威風,不過和這只大白兔比起來也就是伯仲之間了!"

體長五百米,蹲在地上還有三百多米高的巨型白兔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不過我們還算幸運,這家伙貌似還算食草動物.只見這個大家伙啃完了附近的幾棵大樹,然後就一蹦一蹦的朝我們這邊跑了過來.隨著它的接近,地面開始越震越厲害,它每次落地我們都要被彈起來一截,感覺像在玩蹦床.

我們全都呆在原地沒敢出聲,大白兔似乎對我們也並不感興趣,只是在路過我們身邊時看了一眼就繼續向前跳了過去.這家伙雖然個頭大,大速度依然像小兔子一樣迅捷,幾個起落就跳出了很遠,然後慢慢的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

我們正抬頭看著大白兔消失的方向,忽然聽到公主叫了起來:"哎呀!什麼東西咬我?"我們轉過來時只看到公主彎腰下去撿什麼東西.不一會就看到她從過膝深的草叢中拎起了一只黃色的貓科動物.這只小動物大約只有兔子那麼大,當然,這指的是正常兔子的大小,不是剛才過去的那只超級兔子.眼前的生物雖然只有兔子大小,但是脖子後面卻長著濃密的黃色棕毛,怎麼看怎麼像雄獅,就是體積似乎不大對頭.

"這算什麼?微型獅子?"

啪.辣椒突然拍了一巴掌,然後我們就看到她滿手是血的打開了手掌,只見她的兩手之間多了一具稀爛的動物尸體."這東西剛才咬了我一下."辣椒解釋著.

"靠,這玩意還滿多的."夜月發揮了自己手比較多的優勢,居然抓到了兩只.當我們看到她捏著翅膀提起來的小東西全都愣了一下.

"這怎麼好象是獅鷲啊?"依佛里特問道.

公主反問道:"你以前見過黃蜂大小的獅鷲嗎?"

"那到沒有,不過這不是夢中世界嗎?夜影說在這里一切皆有可能的."

"哇!好大一只蒼蠅!"艾美尼斯指著天空叫道.

我們一起抬頭去看,只見一群有狗熊那麼大的蒼蠅正從我們頭頂嗡嗡嗡的飛過去,感覺就像我們站在了機場跑道上,而頭頂正有一個轟炸機群飛過.

"老天,我沒看錯吧?"

"我想你沒看錯."我指著遠方的天空:"不過我想知道那是不是我的幻覺!"我所指的方向正有一群巨龍那麼大的蜻蜓在圍攻一只長了N多觸手的雪人,而且那只雪人的下方還有很多腦袋比身子還要大的人類正拿著長長的繩子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大輪冥王是不是有神經病?"公主問道:"這些東西她也能夢到?"

"這就不是我能理解的了!"夜影道:"事實上你們做的夢也和這個差不多,之前我曾偷偷進過你的夢,知道我看到什麼了嗎?"

公主一聽立刻叫了起來:"什麼?你進過我的夢?你到底看到什麼了?我怎麼不記得在夢里夢見過你?"

"一般來說如果我們不對你的夢做什麼的話,你是不會記得在夢中看到夢魘出現的,因為我們在別人的夢里都會和背景融合為一體,不刻意的去找基本上是不會發現的.再說大部分人不會記得自己夢里到底看到了什麼.一個正常人一輩子做的夢中會有百分之三十完全不會留下記憶,也就是說你都不知道自己做了夢,另外還有百分之二十的夢你會記得自己做過,但不記得到底夢了些什麼.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中有百分之四十會記得其中的部分內容,只有百分之十的夢能清晰的記憶每一個細節.我們夢魘在你的夢里都是和背景環境融合在一起的,就算恰好出現在那百分之十記得細節的夢中也不一定就會被注意到,你沒看到我也很正常嗎!"

"那你到底到我的夢里去干什麼?快說你到底看到了什麼?"

夜影無所謂的道:"進入別人的夢對夢魘來說就像呼吸一樣簡單,我不過是在娛樂而已.你不知道每個人的夢都像電影一樣有趣嗎?當然,你做噩夢的時候在我看來可能就變成恐怖片了!"

"那你看到了什麼嗎?"夜月湊過來激動的問道:"我很想知道公主到底夢了些什麼,平時看她都像個人畜無害的小姑娘,到底她心底在想什麼呢?"

"抱歉,我不是大嘴巴,看別人的夢是我的習慣,但泄露隱私就是不道德行為了."

"可是我想知道啊!"夜月哀求道.

"好了夜月,別再問了,不然我讓夜影把你的夢說出來."

在我的威脅下夜月果然不敢再問了,不過我們目前還得面對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們好象被困住了.這個草原是夢中的世界,也就是說它的一切都不能用正常的思維去理解.雖然我們好象能看到草原的邊緣,可是不管我們朝哪個方向走就是到不了頭,無論我們怎麼走都始終在草原的中心位置,腳下的土地似乎一直在跟著我們移動,簡直像在跑步機上奔跑,明明能看到,可就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到達!

"夜影,這種情況你遇到過嗎?"我問夜影.

"遇到過."夜影絲毫沒有因為現在的情況而感到緊張,反而很放心的道:"這種情況在夢境中代表夢的主人非常的迷茫,所以才會出現永無止境的環境,不管向哪個方向走,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可我們還要去尋找大輪冥王的位置,這樣叫我們可怎麼找啊?"辣椒問道.

夜影道:"遇到這種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原地不要動,然後等待夢境切換."

"那不就等于被困住了嗎?"

"也不完全是,至少我還可以帶你們離開這個夢,不過我們要找大輪冥王,所以暫時還不能走."

"那就坐下來等吧!"公主居然又不知道從哪變出了一個小折疊椅放在地上,然後又從裙子下面翻出了一頂大遮陽傘和一張折疊桌,最後居然還弄出了一堆飲料,簡直像在度假一樣.

"真不愧是女媧神族的後人,理解力就是不一樣."夜影贊許的看著公主."讓我也一起休息一下吧."夜影說著居然開始了變形,幾秒之後竟然變成了一名身穿黑色披風的帥氣青年.看到我們的目光他連忙解釋:"夢魘在夢中基本上就是半神,變個身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吧?再說我本身就會變身術的,只是你們不知道而已."

"難怪呢!"夜月也變出了一張貴妃椅放在了公主的陽傘旁邊,然後拿了杯飲料雍懶的躺了上去."啊……這才是享受啊!"

"喂,你們的東西是怎麼變出來的啊?"小妖在旁邊急的團團轉,可她並不知道怎麼變東西出來.

夜影自己弄拉張大沙發靠上去說道:"我之前已經說過了,相信之力就是夢中的絕對力量,只要你相信你的面前有把椅子,那這里就會出現一把椅子,就這麼簡單."

"真的可以這樣嗎?"

"把這樣嗎那三個字去掉,要絕對相信真的可以,只要你懷疑那就別指望椅子出現了."

"就這麼簡單嗎?那我也試試."艾美尼斯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張吊著紗帳的大床,跟著床上居然又突然多出了一堆毛絨玩具."恩,看來真的可以啊!"

幸運跟在艾美尼斯之後也弄出了一堆超級金山躺了上去,連依佛里特都搞出了一個火焰岩漿池來.只要搞清楚了原理,這種類似自我催眠的方式其實還是滿好學的.

夜影道:"其實這樣練習一下變化各種東西對我們也有好處,至少一會真遇上大輪冥王的時候你們可以隨機應變的使用各種工具來保護自己."

夜影的話到是真的開拓了我的思維,我轉身對著草原打了個響指,前方空曠的草地上突然多出了一大片重炮陣地,而且全都是一類特大型魔晶炮."你們說如果大輪冥王被這麼多炮同時命中還能不能活下來?"

"關鍵不在于你有多少炮,而是在于你認為這些炮有多大威力."夜影道:"不過大輪冥王自己的認知程度也會影響最終效果.如果你把炮弄的很多,大輪冥王如果認為自己擋不住了,而你認為有可能傷到她,那就說不定真的能把她轟下來.但如果你認為這些炮傷不到她,而她又恰好認為自己不怕這些東西,那大概就一點用也沒有了!"

"喂喂喂……"幸運突然指著遠方的天空道:"猜猜那是什麼?"

"大輪冥王?"我瞬間就認出了遠方天空中正在交戰的那群人,不過……"為什麼我看到我自己了?"

"那不是銀雪小姐嗎?"幸運指著天空問道.

"四聖獸也在誒!"

"好象還有二郎神!"

夜影忽然道:"我明白了.大輪冥王被抓之後就一直處于昏迷狀態,她是在夢中重複自己被抓的過程,看來我們不用擔心了.以她重複的內容來看,即使我們不上去幫忙她也會被制伏的!"

我焦急的道:"可問題是我們需要的是打開大輪冥王儲備空間的鑰匙,不是干掉大輪冥王!"

"那我們怎麼辦?"艾美尼斯問道:"總不能上去幫助大輪冥王打自己人吧?"

"這到也是個辦法!"夜月摸著下巴邊思考邊說道:"因為主人和那個大輪冥王夢里的自己有著一定的沖突,所以我們恰好可以利用這個方案來個真假紫日,然後假裝我們是冒牌貨,趁機接近大輪冥王,然後詐出她的空間門開啟方法."

"好象很有難度誒!"公主道:"首先,大輪冥王既然干了這麼多年神獸老大,肯定不是一般貨色,我們想親近她必須得有漫長的時間做為消耗.其次,就算我們真的成為了大輪冥王認可的朋友,你認為她有可能告訴我們她的儲物空間啟動方式嗎?這就好象你和你的朋友關系再好,也不可能把自己家保險櫃的密碼和鑰匙都給朋友吧?"

"貌似說的有點道理!"小妖道:"那不如我們直接和這些夢中的四聖獸一起上去把大輪冥王干倒,然後逼問開啟方法?"

夜月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一,這些大輪冥王夢境中的四聖獸以及天庭人物未必就會當我們是盟友."她又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二,大輪冥王不是小丫頭,刑訊逼問對她未必會起作用."

夜影點點頭道:"說的有道理.一旦大輪冥王被抓住之後忍受不了折磨,她就會求死,而破除夢境的方法就是要至之死地而後生,一旦大輪冥王開始求死,那夢就結束了.雖然有銀雪在外面壓制著,大輪冥王即使結束了這個夢也不會醒來,但我們卻會因為夢的消失而被強行踢出去,即使我能帶你們再回來,可又得再抓一次大輪冥王,而且萬一她不再做被敵人圍攻的夢,就我們這些人想抓她也不會太輕松吧?"

"那我們要怎麼辦?"

"其實問題很簡單."夜影道:"作為夢魘,我的其中一種能力就是噬夢."

"是不是就是和那個傳說中的貘一樣?"

"差不多,不過我沒它那麼厲害,只能吃掉一部分的夢境.其實吃掉夢境就相當于把記憶給吃掉了.你們只要你逼大輪冥王展開她的儲物空間,然後我上去把這塊區域給吃掉,等退出夢境之後我就可以開啟大輪冥王的夢境了."

"聽起來似乎很簡單,問題是怎樣才能逼她打開空間."

夜月忽然打斷我們道:"在你們討論如何讓大輪冥王打開空間之前是不是先考慮考慮我們要怎麼面對那些家伙?他們已經快打過來了!"

大輪冥王的夢中,她正在重複之昏迷之前的記憶.四聖獸加銀雪以及二郎神和托塔天王正在圍攻大輪冥王,而大輪冥王身邊也有通天教主和那個佛門中人在幫忙,當然,這里除了大輪冥王是自己的精神投影之外,其他的都是她的虛構形象.不過,在夢中,夢的主人就是創世神,即使是虛構想象,他們的戰斗力也是不能忽略的.可以說,大輪冥王認為這些人有什麼實力,他們就能發揮出什麼實力.

"快下決定啊!我們到底怎麼應付這些人?"艾美尼斯催促道.

我想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與那個虛構的自己合作的打算."我們去幫大輪冥王."

"了解."幸運張開翅膀就要起飛,不過他剛擺出了要向上蹦的姿勢就定住了."等等?你剛剛說什麼?幫大輪冥王?"

"對,幫大輪冥王."

"為什麼不是幫我們自己?"艾美尼斯也好奇的問我.

我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夜影說道:"那些人物的實力是不是取決于大輪冥王的評價?"

夜影點了點頭."那些本身就是大輪冥王幻想出的人物,他們的實力當然取決于大輪冥王的認知."

"那麼,你們認為大輪冥王是對自己更了解一些,還是對四聖獸更了解一些?"

"當然是對自己."幸運迅速接口道.

夜影點著頭道:"我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攻擊那些大輪冥王虛構出來的人物,獲勝的幾率更大一些,因為大部分人在夢中都會本能的降低對手的實力.不過我不明白,即使我們幫助大輪冥王把那些虛構出來的自己人都放倒了,那又有什麼用呢?"

"這都想不到嗎?"夜月這次到是聰明了起來:"只要我們幫助大輪冥王干掉了那些虛構的自己人,然後我們就可以借此向大輪冥王索要好處費.因為我們的目的僅僅是讓大輪冥王打開她的儲物空間,所以不需要提出太苛刻的要求,不管和她要什麼,只要她打開空間就一切OK."

公主也跟著道:"這到是個好辦法,我們就算幫助那些虛構的自己人放倒了大輪冥王他們也無法讓她打開儲物空間,反到是幫她干掉了自己人更容易騙她打開空間."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對眾魔寵道:"現在上去幫忙吧!記得別留手,那些都是大輪冥王夢里虛構的形象,根本不是真的四聖獸他們."

"放心,這我們知道."夜月答應了一聲就縱身跳到了幸運的背上."快起飛,我們去湊湊熱鬧."

天空中四聖獸正被大輪冥王的一招彩虹光環震飛出來,忽然發現背後有人靠近.離的最近的白虎剛一轉身就看到了一條龍張牙舞爪的撲了上去.夢中的白虎戰斗力只是由大輪冥王所設定出來的,遠沒有現實中那麼厲害.要是真的白虎肯定可以一招放倒幸運,但現在這只不是真的白虎,他只勉強擋下了幸運的攻擊,但是他沒注意到幸運的背上還帶著人.

其實這並不是白虎沒有注意到我們,而是大輪冥王沒有注意到我們.事實上夢中的這些虛構人員都是大輪冥王假想出來的東西,他們自然是沒有感覺的.以大輪冥王現在的位置是看不到幸運背上的人的,所以反之虛構出來的白虎即使看到了我們也會像沒看見一樣.幸運巨大的身體遮擋了大輪冥王的視線,她的潛意識僅僅是指揮著白虎擋住了幸運的攻擊,而夜月和我卻從兩側繞出.我一劍切進了假白虎的腦袋,夜月則在假白虎的身上開了六個窟窿.

大輪冥王看到白虎被刺穿,當然就是認為白虎掛了,所以現實中本不該這麼容易掛掉的白虎居然就這麼掉了下去.四聖獸都是靈力化形,說白了就是元素體,物理傷害對他們雖然有影響,但遠不至于被捅兩個洞就掛掉.如果是真的白虎,現在肯定已經把我們撕成碎片了,可惜這個是假的,所以它掛了,我們卻沒事.

干掉假白虎之後我立刻一蹬幸運的翅膀縱身撲向了那個假的自己,而那個假的我卻傻愣愣的看著我朝他飛過去,一點反應都沒有.在大輪冥王的思想中,一個人突然看到一個自己出現肯定會愣一下,雖然實際上我很少出現這種情況,但只要大輪冥王認為我會出現這種情況,那這個假的我肯定就會出現這種情況.所以,當他或者說是大輪冥王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把這個假冒的自己給切成了十幾塊碎肉.

突然襲擊僅僅干掉了兩個人就失去了作用,但這也很不錯了.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他們三個稍微愣了一下,雖然很奇怪為什麼會突然跑出兩個我來,而且後來的這個我還攻擊同伴,但至少大輪冥王知道後來的我是在幫她,所以她立刻開始配合我們的行動分散其他人的力量.

剩下的這些夢中人物都被大輪冥王他們分散成了幾組,我帶著自己的魔寵圍住了假朱雀,把其他的都交給大輪冥王他們自己去對付,反正我能幫他們分擔了一個壓力已經讓他們輕松了不少.但是,盡管我們只對付一個聖獸,我也沒打算上去硬碰,而是采用了夜影提出的取巧打法.

所謂的取巧打法就是利用虛構人物其實沒有主關思維這一缺點,只要大輪冥王看不到這個人,他基本上就等于是塊木頭.正常情況下人做夢的時候只有自己的思維,別的人物都是假的,所以我們感覺夢中的人都是活的一樣,因為我們的注意力和這些人物是同步的.但現在夜影把我們也帶了進來,這就造成了大輪冥王顧及不到的地方會出現夢境紊亂的現象.

我們把假朱雀分割出來後幸運立刻飛到了朱雀和大輪冥王之間的位置上,擋住了大輪冥王的視線,這樣這個假朱雀基本上等于就癱瘓了.我和其他魔寵一湧而上把這個假朱雀給砍成了碎片,然後再利用同樣的方法又把假的二郎神也給分割出來解決掉了.

"嘿嘿,夜影的辦法還真好用."幻影漂浮在我旁邊看著正掉向地面的假二郎神說道.

"我們再去圈幾個家伙出來一起干掉."艾美尼斯叫道.

"等等,那邊是什麼人啊?"夜月忽然又發現了一群人正在向這邊趕來.

"暈!十八天衛和那個會布陣的神仙團."

夜影立刻叫道:"快沖過去,趁距離比較遠大輪冥王看不清楚先把他們給干掉,等靠近了大輪冥王可以主觀的去思考這些人的反應時我們就不好對付他們了."

十八天衛分成三人一組,每組的戰斗力就相當于四聖獸之一的力量,理論上說這些人是很厲害的,不過目前他們距離大輪冥王太遠,所以他們都只是由大輪冥王的潛意識在控制著移動,不管是反應能力還是戰斗力都爛的一塌糊塗.還是使用老辦法,幸運遮擋視線,我們幾個上去一通亂打就輕松搞定了這些後援.夜月他們到這個時候才開始慶幸多虧之前選擇了幫助大輪冥王,不然還真不好辦了.在這個世界中只有靠近大輪冥王的人員才能真正發揮出戰斗力,遠離她的人其實都是沒有思維的.

我們解決了後援又開始回來繼續從戰團里往外拉人,這次被吸引出來的是托塔天王,我們不但把他給輕松放倒,甚至還把他的塔給搶了過來.夢里的東西拿了一帶不出去,我們之所以要搶這東西純粹是為了之後騙大輪冥王開啟儲物空間方便一些.先給她一個我們是為寶貝而來的印象,之後再要好處她也就不會覺得很奇怪了.

大輪冥王到是也不太傻,看到我們連續做掉了幾個人之後也知道了要怎麼和我們配合,她開始主動的一個個往外放人,而我們只要把她的視線擋住,這些由她的幻想構造出來的人就會變的呆若木雞,我們可以很容易的解決掉這些家伙.最後只剩下了一個目標,那就是假銀雪.在大輪冥王被打暈之前,她印象中最厲害的角色應該就是銀雪了,所以她把銀雪留在了最後一個.

雖然之前我們都干的很快,但那是投機取巧的結果,最後剩下的這個假銀雪一直處于大輪冥王的關注之下,也就是說我們不可能制造像之前那樣的情況,也就沒辦法占便宜了.當然,有我們這麼多人再加上大輪冥王和通天教主以及那個實力並不遜于他們的佛門中人,圍攻假銀雪還是可以輕松獲勝的.不過,我們暫時還不打算把這個假銀雪干掉.

大輪冥王是個典型的行動家,但她絕對不是個好的領導者,因此她也不具備任何領導者的氣質與習慣,其中就包括對信譽的重視.一個想做大事的人通常會把信譽看的很重要,因為一旦你成功了,那你就將變成森林中最招風的那棵大樹.處于這樣關注之下的人,哪怕是有一點點的汙點,都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因此,領導者把信譽看的很重,雖然他們有時候也會失信,但那都是在他們知道絕對不會泄露出去的情況下才會發生.但大輪冥王不同,她不是個合格的領導者.在佛門的時候她就渴望權利和地位,然而她卻從沒真正當過一個高等領導者,因此她什麼也不知道.她不會去維護自己的信譽,她根本就不在乎信譽.如果我現在什麼都不做的幫她把假銀雪干掉了,那戰斗結束後只會有兩種結果.狀況一:干掉假銀雪後她會順手把我們也干掉.狀況二:干掉假銀雪後她會完全忽略我們的任何要求,馬上翻臉不認人把我們丟在這里自己離開.如果我們糾纏她要報酬的話,那就會返回狀況一.

鑒于大輪冥王的以上行為特征,要談判最好還是在戰斗沒結束之前.就算她喜歡過河拆橋,也絕對不會在自己還站在橋上的時候就把橋給拆了.

雖然我想到了以上問題,但是實際做之前還得先處理一下別的事情.假銀雪一個人是絕對擋不住大輪冥王他們三個的,所以現在大輪冥王雖然還沒過河,但起碼也到岸邊了.我現在和她談,她很可能奮力躍上岸再順手把橋拆了.所以,在和她談判之前還得先加強一下假銀雪的威力.要是在正常狀態,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在夢的世界,這其實很簡單.想讓假銀雪看起來很強,只要打擊一下大輪冥王的自信心就可以了.當她認為這個假銀雪很強大時,那麼這個由她的夢境所制造的假銀雪就真的會很強大.另外,在制造這種前提的同時,我們還得順便把這個假的通天教主和假的佛門中人也給解決掉,這將有助于一會我們和大輪冥王的談判.

計劃好之後我們就開始實行,首先借助我們的力量讓假銀雪的力量在大輪冥王的心里提高.基于之前我們輕松的圍殺了大輪冥王逐個放出的高手們,大輪冥王對我們的實力判斷也有所提高,也就是說她至少知道我們的集群力量可以輕松的干掉任何一個四聖獸級別的家伙.而現在,我們就是要展示銀雪的不同之處.

在我的暗示下幸運最先沖了上去,然後被假銀雪一個光球炸飛了出來,跟著我和辣椒一起沖了上去,但立刻被踢飛了出來.其他的魔寵利用我們攻擊造成的時間間隔一湧而上,但結果全被打了出來.其實這一串動作我們根本沒放水,這就是大輪冥王想象中銀雪的力量級別,只不過因為之前她看到我們干掉了四聖獸而誤判了我們的力量級別.但是現在她看到我們全都起不到半點作用,立刻就認識到了銀雪不用一般的力量級別.

"媽的,這家伙比之前的那些難搞多了!"我故意在大輪冥王附近大聲的喊著.

幸運帶著傷重新飛了起來,接著我的話繼續道:"之前那些家伙加一起也不夠這家伙一個的,早知道她比四聖獸厲害,只是沒想到居然會強到這種程度!我連她的邊都摸不到!"

我和幸運的話剛說完就看見包圍圈中的假銀雪突然仰天大吼了一聲,一圈有偌實質的白色光浪頓時擴散開來,強大的風壓居然吹的我們一起向後退了好遠.大輪冥王顯得非常震驚的樣子,而我們卻知道自己的行動起作用了.假銀雪突然爆發的原因就是大輪冥王的潛意識已經接受了她的實力超越四聖獸這一觀點,所以假銀雪才會突然爆發.如果估計不錯的話,現在假銀雪的戰斗力肯定已經比之前要厲害很多了.

夜月騎在幸運背上對假的通天教主和那個佛門中人喊道:"她比四聖獸厲害多了,我們的實力不足以拖住她,要想使用之前的戰術,你們兩個必須上去把她拖住,我們才能用之前對付其他人的方法干掉她."

假通天教主和那個佛門中人互相看了一眼,大輪冥王對他們喊道:"你們再不上大家就要一起完蛋了!"

假通天教主和那個佛門中人聽到了大輪冥王的話之後稍微頓了一下,但最終還是沖了上去.原本按照真實情況下的實力,銀雪就算能戰勝他們兩個的聯手也不至于馬上就獲得勝利,但現在的情況卻是通天教主和那個佛門中人剛靠上去就被一腳一個踢了回來.

我們早就准備好等待這個機會了,兩個人一飛出來就分別被幸運和實體化的斑儂枷蘭接了下來,當然,這兩位巨大的翅膀剛好遮住了大輪冥王的視線.幸運看了下爪子上接住的完全沒什麼損傷的通天教主,然後對著大輪冥王喊道:"通天教主不行了!"

大輪冥王一聽立刻就緊張了起來,同時,幸運爪子上的通天教主也從剛才的毫發無傷變成了奄奄一熄,這就是大輪冥王的思想在轉變.趁她正為失去一個同伴而混亂之時,斑儂枷蘭也趕緊叫道:"不好,這個家伙被打的形神俱滅,我們又少了一個戰斗力!"

戰斗中的大輪冥王當然想不到這兩句話是假的,但是在她的夢中,除非是像我們這樣被帶進來的思維能量體,一般的夢境人物一旦被她認為死亡,那這個人就會真的在她的夢里死亡,所以實際情況就是我們用兩句謊言殺死了大輪冥王身邊最猛的兩大戰力.

我看准機會飛到大輪冥王身邊,然後和艾美尼斯左右把她一夾,一個白色的光球瞬間出現在了我們的周圍.我對還比較緊張的大輪冥王道:"別擔心,這是我的絕對屏障,雖然有時間限制,但在它消失前是絕對不會被破壞的."

艾美尼斯立刻跟著說道:"這家伙太強,我們先閃."

"可是她不會放過我們的."

艾美尼斯打了個響指,前方突然出現一片七彩彌虹."嘿嘿,雖然她很厲害,但想破我的七彩彌虹還得花點時間,我們趁現在趕快跑."

有了艾美尼斯的話大輪冥王立刻相信了假銀雪是不會馬上出來的,于是也跟著我們一起開始逃跑.這個計劃是我臨時想到的,因為之前的強化好象做過頭了,現在的假銀雪強的根本無法控制,所以我想先帶大輪冥王跑開,只要騙她打開自己的儲物空間,之後我們就可以退出她的夢了,在這里跟著她打那個假銀雪又沒經驗值又不爆裝備,純粹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我的魔寵們迅速跟上來一起向遠方飛去.有大輪冥王這個夢的制造者在身邊,那個走不到頭的草原終于讓我們走了出去.飛過草原邊緣的大雪山之後我們立刻在山上找到了一個山洞,趕緊帶著大輪冥王一起飛了進去.剛一落地大輪冥王就像失去了力量一樣癱軟在地上,最後還是我和艾美尼斯一起把她架進了洞的深處.

幸運對艾美尼斯道:"你不是幻象女神嗎?用幻象把洞口封住吧?我可不想再被發現了,那個恐怖的女人太可怕了!"其實幸運這話也是說給大輪冥王聽的,目的純粹就是制造一個暫時安全的環境方便談判.外面的銀雪就是大輪冥王幻想出來的東西,只要大輪冥王認為這里安全,她就永遠不會找到這里,一旦大輪冥王認為她可能找到這里,那她隨時都會出現在這.

我靠在大輪冥王身邊蹲了下來,然後喘著氣問道:"你怎麼會得罪到這種高手的?簡直強的一塌糊塗,差點連小命都賠上了!"

我說到這里大輪冥王突然問道:"對了,你們是誰?為什麼你和紫日長的一模一樣?"

"我和紫日長的一樣是因為艾美尼斯幫我做了魔法幻象,怎麼樣?很逼真吧?艾美尼斯可是最厲害的幻象女神,她制造的幻象沒人看的穿."我這麼說其實是想再次強化艾美尼斯的實力,讓大輪冥王認為她封住了這個洞的洞口,那銀雪就找不到這里了.

"確實很逼真,一點都看不出來."大輪冥王有氣無力的問道:"那你們為什麼要幫我?別和我說什麼除強扶弱,那是騙小孩的東西."

"嘿嘿,這都被你看出來啦?"我伸出一只手攆了攆:"幫忙當然是為了好處費啦!實話告訴你吧!我們是雇傭兵,誰給錢就幫誰干活.你可不要賴帳,得給我們一些好處."

"那你們為什麼不選擇幫他們?"大輪冥王的警惕性到是不低.

"很簡單,因為我們這些人加一起足以對付你們三個,所以干完活不怕你賴帳.但如果幫他們把你們干掉,他們翻臉不認人我們也只能忍,你說是你你幫誰?"

我的話理由充分,大輪冥王自然是全盤相信了我的話,而且她也知道一會可能還要用到我們,所以她也沒有要不給好處的意思,不過她還是馬上問道:"那你們要什麼好處?我可沒什麼東西了!"

一聽大輪冥王的話我立刻笑了起來,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我才不想要你的獎品了,我要的是你的整個空間,不過這話不能說出來."酬勞方面我們當然不會亂開價,但你也不能太吝嗇了,畢竟我們幫你干掉的都不是一般貨色."

大輪冥王認同的點點頭.

我繼續道:"那麼麻煩你打開你的個人儲物空間讓我們看看你到底有些什麼可以嗎?我們會根據你擁有的物品來確認該要多少好處.當然,價格可以商量,直到大家都滿意為止."夜影聽到我的話立刻做好了吞噬空間的准備,只要大輪冥王一打開自己的儲物空間我們就完事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六章 白日之夢    下篇:第十六卷 第十八章 敲詐與反敲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