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十八章 敲詐與反敲詐   
  
第十六卷 第十八章 敲詐與反敲詐

"來,讓我們看看你有些什麼值得我們幫你拼命的東西吧?"

"不行,我不會讓你們看我的儲物空間的!"大輪冥王拒絕道.

"為什麼?"本來已經准備好的我們全都愣住了.

大輪冥王很認真的道:"很簡單,我的儲物空間東西很多,如果你們看到了我的東西不是要漫天要價了嗎?"

"可是你不給我們看,我們還不是一樣要什麼你就得給什麼?"

"那不一樣."大輪冥王非常堅定的道:"我不會提前讓你們看我的空間的!"

"可是我們不知道你有些什麼要怎麼開價呢?"

"你們可以提出一些大致的要求,然後由我來給予你們合適的東西."

"這樣啊?"我假裝思考了一下,然後就點了點頭."行,就這麼辦吧!"反正我們的目的不是報酬,而是要讓大輪冥王打開儲物空間,所以我們根本不在乎到底能得到什麼,只要騙她打開空間就行了.

"那你們說吧!要些什麼要的報酬?"大輪冥王也了解現在的情況不給東西她是擋不住外面的那個假銀雪的,所以也沒和我們扯皮.

我怕要求提的太低反而使大輪冥王產生懷疑,所以想了想還是沒有說出特別低廉的價格."那麼這樣吧!你應該有高檔裝備吧?我們每人要一套適合的神器."

"不行,這個要求太過分了,這簡直是早敲詐."

"就算我們要敲詐你,你能不給嗎?"我故意笑著反問大輪冥王."不過你放心,我們是有原則的雇傭兵,不是強盜.剛才的不過是我們提出的初步要求,談生意總要有個討價還價的過程,開的高了你可以還價啊?既然每人一套神器有些過分,那你能給我們多少套?"

聽了我的話大輪冥王總算緩和了下來."套裝神器非常珍貴,你們要全套的我可搞不到.給你們每人一兩件到還是可以接受的."

"那就每人兩件,你沒意見吧?"我裝著很貪財的樣子問大輪冥王以進一步打消她的顧慮.

"沒意見."大輪冥王答應的到是爽快."不過……"靠,居然還有下文.

"不過什麼?"

"不過外面那個家伙干掉之後你們要把她的尸體給我."

我立刻就猜到了大輪冥王的意思,也明白把外面那個假銀雪的尸體給她根本毫無問題,但我不能答應的太快,不然可能會引起她的懷疑."給你是可以給你,但外面那家伙實力超群,我不可能因為你的要求而拿自己人的命去冒險,所以戰斗時我們不會顧及任何東西,萬一把她的尸體打爛了什麼的我們可不負責.當然,我們不會故意去破壞她的尸體,只是不會刻意的去保護.你要是能接受我們就成交."

"行."大輪冥王總算是同意了.

"那麼請把我們的好處給我們吧?"我雖然心里非常激動,但卻不敢表露出來,只能非常鎮定的說著話.

大輪冥王一聽我的話立刻反問道:"你見過事情還沒辦完就跟顧主要錢的雇傭兵嗎?"

靠,這家伙真夠討厭的,不過我也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反正我的目標不是那些假東西,而是要讓大輪冥王打開自己的儲物空間,所以先付後付到沒多大問題."那你也不能讓我們什麼都不拿白給你干吧?要不你先給我們每人一件神器當定金,完事之後再付另一半."

大輪冥王點了點頭,我這個要求看起來也還算合理,她也沒什麼理由拒絕了.在我們激動的目光中大輪冥王總算開啟了自己的儲物空間,我們一個個全都屏住呼吸沒敢動地方,只讓我和夜影兩個人表現.

"我們可以自己挑選自己要的神器嗎?"我沒急著上去要東西,而是先問了一下.

大輪冥王看我們都還算老實也就稍微放松了一點."你們只能一個一個過來挑,而且如果是某些特殊裝備我不能給的你們就不能要."

"那沒問題."這種時候當然要順著她說了.

夜影最先道:"那讓我先挑吧?"

"行.反正先後都一樣."我點點頭讓夜影上前,大輪冥王也沒有要阻擋的意思.

我們眼看著夜影走到了儲物空間的入口處,然後夜影裝模做樣的看了半天才道:"我要那個."

"哪個?"大輪冥王的儲物空間和我的鳳龍空間有的一拼,同樣的亂七八糟,一堆東西堆在一起,夜影這麼一指大輪冥王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說的哪件.

"就是那個,看起來像個錐子的那個."夜影借著給大輪冥王指東西的機會向前又走了兩步,這下他和空間入口已經只有一步之遙了.

"是那個馬頭樣子的東西嗎?那可是獨角獸用的,你是人形生物,要那東西干什麼?"大輪冥王看到的夜影是人形化的,她根本不知道夜影的真身是什麼.在夢中,夢魘的力量是百倍于現實中的,大輪冥王根本沒辦法看出他的變形術.

"我很喜歡那東西,反正我就想要那個,你給我就是了."

"那好吧."大輪冥王轉身去控制儲物空間,但就在她轉身的瞬間夜影突然還原成了本體形態,然後猛的躍過了大輪冥王對著空間入口張嘴一吸.

我們在這邊只看到夜影跳到了大輪冥王前面,然後儲物空間就消失了,跟著夜影已經閃到了我們身邊,大露冥王像發瘋了一樣朝我們沖了過來.不過她還沒碰到我們,我們就感覺到眼前突然一黑,再恢複正常時已經躺在了天宇城的那間房間里了.我從床上一下蹦了起來,左右看看,立刻發現了夜影的身影."怎麼樣了?"

夜影有些不確定的道:"我沒想到大輪冥王反應那麼快!"

"難道你失敗了?"問這話的不是我,而是剛醒過來的幸運.

"那到也不一定."

"不一定?成功就是成功,失敗就是失敗,不一定是個怎麼回事?你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啦?"

"大輪冥王反應太快,我剛碰到她的儲物空間她就把空間給關閉了.我看來不及搶奪空間控制權了,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的空間給撕裂了."

"撕裂了?"

"對,撕裂了,也就是說我搶了一部分過來.我之所以說不知道成功還是失敗,就是因為我不知道我們要的那兩塊玉到底是在我搶下來的這部分里還是大輪冥王搶過去的那部分里."

"那你們誰搶的多?"

"她搶的多些."夜影道:"我只拿了很小的一部分空間.不過你們別擔心,我是看准了位置才撕的,之前假裝找東西時我已經看到了兩塊和你之前說的差不多的東西,所以為了保證最大的可能性,我就把那兩件東西附近的區域撕了下來."

"真是的,趕緊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嗎?"剛醒過來的夜月在旁邊催促道.

"對,快打開看看."

夜影在我們的催促下打開了搶下來的儲物空間,不過這畢竟不是他自己的空間,無法長時間支撐,在打開之後幾秒就會徹底的消失,所以夜影在打開之後立刻就把里面的東西全都倒了出來.

"好家伙,沒想到你搶的東西還不少嗎?"幸運看著面前的一堆東西驚訝的說道.

夜影道:"大輪冥王的空間很大,不過大部分區域都是空的,我挑的是東西最密集的地方,所以雖然撕下來的空間不大,東西卻不少."

"東西多是沒用的,關鍵是必須找到那兩塊玉."我一邊說一邊已經在那堆東西里翻了起來.因為玉帝說過那東西的形態是不一定的,所以我也只能靠它的魔力波動來尋找,好在那東西的魔力波動非常的特殊,只要碰到肯定就能感覺的到.簡單的翻了一下之後我立刻感覺到了很清晰的魔力波動,顯然那東西確實在這里,于是我也趕緊加快了翻找的速度."哈哈,找到了!"我把手伸進那堆東西里面摸索著,然後抓到了那個魔力來源猛的一拽.

"這是什麼?"夜月看著我手里的東西問道.

"好象是嬰兒奶瓶."

"奶瓶?"

我們一屋子人一起圍到了這個東西旁邊看了起來,經過反複確認,最終還是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個奶瓶,而且那種神秘的魔力波動就是從這東西上傳出來的.

夜月道:"玉帝雖然說過這東西的形態不固定,但這也太離譜了吧?"

"管它變成什麼樣子,只要玉帝認可是這東西就行了."夜影的見解到是比較客觀.

"靠,我們這麼多人拼死拼活就為了幫玉帝搶個奶瓶,這消息要是傳出去我們就別混了!"斑儂枷蘭非常不滿的哼聲說道.

我把那個奶瓶遞給艾美尼斯道:"先抓著,那東西應該有兩塊,還有一個說不定也在一起."說著我又把手伸進了那堆東西里面翻了起來,還別說,我果然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件東西."還好這件還算正常."

我翻出來的第二件東西看起來好象是面手持式的古董梳妝鏡,雖然這東西也比較怪,但好歹比奶瓶看起來要正規多了,最起碼這神仙里面也有用鏡子做武器的,但我卻不知道哪個家伙有用奶瓶的!

"哈哈,有了這玩意就能交差了."我得意的拿著鏡子笑道,但就在我准備把鏡子放起來的時候旁邊突然人影一閃,一道紅色的身影和我擦肩而過.

"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果然名不虛傳."牆邊出現了一名全身火紅的女忍者,而且這人我還見過,就是在紅色星球上面襲擊我們的那個紅衣女人,只是她的裝備似乎換過,看起來比之前那套要囂張多了.此時她正靠在牆上單手捂著肚子,鮮血正從她的手指間不斷的滴到地面上.

我拿著還在滴血的永痧蒂b房間正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能無聲無熄的潛入天宇城,你也算不錯了.我想即使我問你,你也不會告訴我你來干什麼的吧?"

"不,我完全可以告訴你,我是為這東西來的."女人得意的舉起了另一只手里的鏡子.我到這個時候才發現之前我手里的那面鏡子居然到了她的手里.剛才僅僅是一擦身的機會,頂多也就零點一秒的時間,我雖然砍了她一劍,可她卻把我手里的鏡子拿了過去.那要是面普通鏡子送她一千面我也不在乎,可那玩意偏偏是件任務物品,這種東西是絕對不能丟的.我打了個手勢,眾魔寵們立即分開把她附近的所有方向都給堵死了.女忍似乎並不為此感到驚慌,她只是左右看了一下,然後笑著對我說道:"你覺得這樣就能把我留下嗎?"

"那要是再加上我呢?"銀雪從側面走了出來.

那個女人似乎直到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了銀雪在旁邊,但是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銀雪就無所謂的說道:"紫日我到是還有些忌憚,你這樣人普通玩家能把我怎麼樣?"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銀雪小姐,你被小瞧了哦."

"沒關系,螞蟻是不會了解巨人的力量到底有多大的.至少要有接近的實力才能看出我的力量級別,她顯然還沒到那水平."

聽了我們的話之後女忍再次看了銀雪一下,然後稍微皺了皺眉頭,顯然能得到我的承認的人不會太簡單,她已經明白自己可能是太輕視敵人了,不過她卻並沒有表現出任何驚慌."那麼,我還是先離開這里為好."隨著她的話說完,她的背後那面牆上突然轟的一聲穿進來了兩只手臂,然後那兩只手完全過來把牆壁一抱,猛的向外一拉.只聽轟的一聲牆上被硬生生拉掉了一大塊牆體,女忍的背後多出了一個大洞.她一彎腰倒跳了出去.

"別讓她跑了."我幾乎是在她啟動的同時就跟了出去.房間的牆壁上連續幾聲轟轟轟轟的響聲,我的魔寵們一個個紛紛破牆而出.

出呼我們的意料,幫助女忍的竟然不是玩家,而是一台機器,確切的說是部魔偶.我第一次發現除了我們行會居然還有別人有這麼完美的魔偶.這架魔偶身高差不多有兩米多,整個身材看上去比較苗條,不像我們行會的魔偶看上去那麼強壯,但這家伙的速度卻比我們的魔偶快了好多倍,簡直比終結者TX型魔偶還要快.

我和魔寵們追出來的時候那個女人和她的魔偶已經在幾百米之外了,不過我也不傻,趕緊把手指放進了嘴里吹響了口哨.原本立在城市各個街道上的各種雕塑突然之間全都睜開了眼睛.女人剛跑了沒多遠就被兩尊三米高的巨人石雕攔了下來.

"靠,當天宇城的防禦系統是擺假的嗎?"我對著天空一揚手,一發紅色閃光彈直射天際,附近的城門全都開始緊急關閉,各個街道之間的隔離牆紛紛升了起來,所有人員全都放下手頭的事情拿起了武器開始按照早就制定好的緊急方案到各自的指揮者處報道.

女忍終于意識到這次似乎太低估我們了,她緊張的拿出了一張卷軸扔上天空,但是那東西卻像塊破布一樣又落回了地面.女忍驚訝的撿起了那根卷軸想再次向上扔,卻被我叫住了.

"女人,雖然你很強可惜你卻沒腦子.天宇城是冰霜玫瑰盟的歐洲地區交換中心,也是我們行會最大的海外基地,你居然只帶了一台魔偶就闖了進來,難道你以為耗資三百五十億水晶幣,用了七百萬勞工和十萬台大型機械花了一個多月才完成的天宇城是豆腐渣工程嗎?告訴你,這個城市里的每做雕像都是一尊魔像,這里的每做建築都有貓眼石監視系統,這里的每個人都是戰斗力量,沒有一百萬以上正規軍你也敢往這里跑?當我們不存在嗎?"

"我的卷軸為什麼不能用了?"那個女人冷靜的問道.

我抬手用大拇指指了下我背後:"看到城牆拐角處的方尖碑了嗎?"女人點了點頭."如果你懂魔文,我想你會在上面看到這樣的內容:此地為永瓻妐T之地,禁止一切未許可之空間能量流動."

"這里封印傳送?"

"是封印未經許可的傳送,也就是說我可以傳送,你就不行,誰叫這里是我的地頭呢?現在,如果你不想給自己惹麻煩的話建議你把手里的東西還給我."

女人後退了兩步,靠到了那台魔偶的身上.就我們說話這會工夫附近的街道和房頂上已經站滿了人,連天空上都有大群的飛行魔像在警戒,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空隙.

看那個女人的眼神老往腳底下瞟,我立刻召喚出了鋼爪,然後拍著鋼爪的腦袋提醒道:"建議你不要試圖在地面下打洞,如果你了解我們行會的話就應該知道我身邊這東西有什麼特長.這里可是每個人都有一只哦,你不是要和我們比賽誰挖地道比較快吧?"

"那好吧!"那女人似乎放棄了拼命的打算."我把東西還給你,能讓我離開嗎?"

"只要你保證不會再給我們添麻煩."

那個女人點點頭,然後抬手把鏡子扔了過來.只見空中劍光一閃,飛到半路的鏡子突然變成了那個女人的樣子落回了地面,而原本站在魔偶身邊的女人則慢慢的消失在了原地.我拿著還在滴血的永睄C說道:"和你們日本忍者打了這麼長時間交道,你不會認為我連幻影分身都看不出來吧?我身邊這位可是幻象女神誒!"

女人看了看胳膊上新添的巨大傷口,狼狽的又退回了魔偶身邊,和我兩次近身接觸她身上就多了兩道傷口,這次她再也不敢囂張了.自從成為龍族之後我的反應神經已經快到難以想象的程度了,雖然身體的優勢對游戲人物毫無影響,但反應速度卻是實實在在的可以帶進游戲里的,再加上我的游戲人物本身也是體能超群的個體,再配合我的反應速度自然是有著可怕的破壞力.

"看來你是不打算配合了!"我招了招手,附近的人立刻開始向中間推進."提醒你一下,我這里有好幾萬魔像,它們雖然攻擊力不怎麼樣,卻是很經打的哦!你不要到最後累趴下了,我可沒有優待俘虜的習慣."

"好,我把東西還給你,但是不能在這里,我不相信你.你要讓我到城門口,我才能給你."

"可惜呢小姐!我對你也一樣沒多大信心!"

"那你說怎麼辦?"

"不如這樣."我瞄了眼她身後的魔偶."把東西給他,你退出安全區域,就算我們不守信用,你也不過是損失一台魔偶而已."

那個女人轉身看了看背後的魔偶,然後略微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成交."

既然雙方都達成了協議,那就好辦多了.我們互相保持著戒備移動到了對著法國一側的城門口,看來這個女人還不完全傻,至少她知道我們行會在德國有同盟行會,想抓個人很容易.

"好了,你現在讓你的魔偶站在那里不要動,你自己可以離開城市范圍了.只要出了城牆一百米之外就可以使用傳送卷軸了."我對那個女人說道.那個女人立刻開始向城門外跑,不過卻被我們的人攔了下來."要我說幾次呢?我身邊這位是幻象女神,你的忍術就像幼兒園小朋友的謊話一樣可笑,麻煩你不要再刺激我的神經了好嗎?"

女人聽了我的話無奈的轉身走回了自己的魔偶身邊,然後把真的鏡子交給了魔偶,自己則向城外走了過去.她的魔偶抓著鏡子站在城門口,我們的人則是在城門里.讓她的魔偶堵著城門主要是因為她擔心我們拿到鏡子再追她,而我們也不在乎魔偶站在門口,因為天上有我們的飛行部隊,即使魔偶想帶著鏡子跑也肯定會在到達傳送限制區域邊緣之前就被截住,即使它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的過閃電.城牆上可是站了成排的雷電系法師,閃電系魔法基本上都是無法閃避的.

等大家都站好了位置之後我慢慢的向那台魔偶走了過去."好了,現在把東西交給我吧."

那台魔偶向我點點頭,然後轉頭看向站在二百米之外的女忍者,接著他抬起了那只抓著鏡子的手.我們全都嚇了一跳,以為他要干什麼呢,結果他只是伸出了大拇指做了個OK的姿勢.不過,就在我接近到魔偶身邊時,情況突然變化.魔偶的肩膀突然喀嚓一聲響,然後抓著鏡子的那只手臂居然整個從它身上掉了下來,但就在那只手臂剛剛下落到一半的時候,手臂的後面突然噴出了一道長長的火焰,接著整只手臂就像導彈一樣沖著城門外的那個女人飛了過去.那只手飛出去我到不在乎,可問題是鏡子也在那只手上.

"靠,上當了!"我剛要追過去,就見眼前突然一亮,跟著就感覺自己好象被誰用錘子砸了一樣.等我恢複知覺重新爬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之前站著的地方了,而城門口則多了一個半徑三十多米的大坑,附近的城牆都被轟下來一大塊.

艾美尼斯站在我身邊道:"你昏迷了一分鍾左右,她已經帶著東西跑了.不過我們的人跟蹤空間通道的痕跡追了過去,就是不知道追的上追不上."

"真是的!大輪冥王那樣的大海我們都闖過來了,好不容易拿到東西居然在陰溝里翻了船!還好還剩下了一個,至少能先讓玉帝恢複對我們的關系!"

"那你現在要干什麼?"

"你和其他人先回鳳龍空間,我要去見玉帝.這東西放我們這里太不安全,交到玉帝手里再被搶也不關我的事了."

雖然我不清楚這三塊能改變形態的玉到底是什麼東西,但從各方對它的關注程度上就可以推測出它的用途絕對不簡單.不過,現在不是計較一些並不存在的利益的時候,趕緊把東西交給玉帝,恢複天庭對我們行會的支持才是主要事情.我們行會現在已經在全世界全面撲開,可以說每分鍾都在打仗,買不到兵的話會嚴重影響之後的發展戰略,這種損失是我絕對不能容忍的.

既然不能失去天庭的支持,我就不能讓玉帝對我們失望.簡單的交代了一下天宇城的負責人繼續追查那個女人的下落,然後我就帶著那只"奶瓶"返回了艾辛格.臨上天庭之前我先用艾辛格的那幅仙蹤神畫通知了一聲天庭那邊做好准備工作,既然上次對方能從天庭把東西弄出去,難保不會這次再來個半路搶劫,所以防衛是不能少的.

盡管玉帝沒和我說這東西具體是干什麼用的,但玉帝似乎也沒打算隱藏對它的重視程度.當我帶著東西和抓來的人到達南天門的時候,玉帝居然已經親自站在了門口等著我了.

一看到我出現在南天門外的傳送陣里玉帝立刻笑著迎了上來."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最值得信賴的."

我知道東西丟了一個,所以不可能像玉帝那麼開心,但是這事也不是能到處亂喊的事情,我也只好面色沉重的對玉帝說道:"請玉帝先不要激動,事情有些變化,在這里不太方便,是不是……?"

玉皇大帝能在這個位置上坐這麼長時間自然也是已經成精的老鬼,一看我的臉色就知道問題不簡單,趕緊收起笑容和場面話,帶著我和我身後的鈴音騎士一起走進了天庭內部.因為這次談的事情不太好公開談論,所以我們沒到靈宵寶殿,而是被帶去了瑤池.玉帝坐穩之後迅速的揮退左右,只留下太白金星在旁邊,然後他又看了看我身後的鈴音騎士."他們……?"

"這些是和我有共生關系的手下,玉帝可以完全放心."

玉帝點點頭,跟著立刻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剛才報告說找到了我要的東西,怎麼才這麼一會又出了變故?還有你身後這些人抬的箱子里裝的是什麼?我要的東西一共只有三件,其中一件還在我這里,你抬三個箱子來裝的是什麼?"

為了防止玉帝反應太大,我先給玉帝打了個預防針."這個,箱子里的東西可能會比較刺激,所以玉帝您最好先做個心理准備."玉帝帶著疑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後點點頭.我知道玉帝也是經過風浪的人,應該不至于刺激太大,所以提醒一聲也就可以了.我轉身向斯哥特打了個手勢,連他在內十二名鈴音騎士迅速的把箱子放到了地上,然後斯哥特打開了第一個箱子.

"通天教主?"玉帝雖然得到了我的提前警告,可看到箱子里面躺著的人的時候還是受了不小的刺激.但是當他看到第二個箱子里面躺著的大輪冥王之後就更加驚訝了."這是大輪冥王?那旁邊那個箱子里裝的是誰?"

"說實話我也不認識."我示意斯哥特打開了第三個箱子.玉帝看到之後倒抽了口冷氣,但有了前面兩個做鋪墊,他的表現比之前看到通天教主時要好多了.我對玉帝道:"這三個人的分量相信玉帝不會不清楚,我們行會把他們弄到手也是費了不少工夫.當然,天庭的強力支援也是起到了很大作用的."該貪的功勞我不會放過,但玉帝這家伙愛面子,該給的面子好得給他.再說四聖獸和十八天衛的功勞確實不可忽視,所以我也只能照實說了.

玉帝心知肚明的點點頭,然後對我道:"能抓住他們三個也算是大功一件,只是……?"

我沒等玉帝把話說完就已經把那只包的跟粽子一樣的奶瓶遞到了玉帝面前,雖然這東西外面還包了N多層紅布,但那里面的魔力波動卻是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住的.玉帝的呼吸瞬間就變的急促了起來,他幾乎是顫抖著雙手接過了那大團紅布包.

"你真的搶回來了?"玉帝已經激動的快要不會說話了,不過他很快就意識到了情況不對."等等,你既然已經把東西拿回來了,那你剛剛說的嚴重問題是怎麼回事啊?"

我很認真的道:"問題就出在這里了.東西我確實幫您搶了回來,只是半路又被劫走了一件,所以只剩您手里的這一件了!"

出呼我的意料,玉帝聽了我的消息到是沒有馬上就蹦起來,而是先打開了紅布把那只奶瓶拿到手里並變回了之前給我看的那塊樣品一樣的形狀,然後才站起來走到我身邊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說道:"我相信你的實力.雖然這次被劫了一件,但能弄回他們三個和這一塊已經很不錯了.但是另外那件你也不能放松,一定要給我找回來."

我立刻信誓旦旦的保證一不會讓天庭失望.

玉帝很滿意的道:"你肯努力就好,人員方面天庭敞開供應,價格方面還可以再降一降,只要你能幫我把那最後一件給找回來."

靠,我就知道之前說我們買的兵太多要限制數量的事情純粹就是借口,這下終于現原形了.我這才剛找回一件物品,玉帝那邊馬上就開綠燈,擺明了就是在暗示我必須為天庭盡力辦事.不過現在從天庭賣給我們行會的兵不管是質量還是價格都非常不錯,所以我也只好繼續為他們賣命了!

可能是看出了我有些不太高興,玉帝警告完之後又開始給好處了.天庭也不想把我得罪狠了,畢竟天庭用的到我們行會的地方和我們行會用的到天庭的地方也差不多多,所以玉帝還是要給我們些甜頭的,至少不能讓我們對天庭產生敵對情緒."對了紫日,你知道是什麼人搶走了東西嗎?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天庭幫助的地方呢?"

"我已經大致能能確定搶東西的人是什麼人了,只是暫時還沒找到而已.至于幫助……目前還沒有什麼具體需要,當然,凡是能增加實力的東西我們都不介意."哼,要想我們辦事,不出點血怎麼行?冰霜玫瑰盟可不是慈善機構.

大家都合作這麼久了,玉帝對我的這點習慣還能不了解?我這邊話一說出來他立刻就明白過來了,不過到底給什麼好處他還真不好決定.好處給的太多,以後想再找我們辦事的價格就會自然跟著長,可是給少了的話我們這邊辦事不利也挺麻煩的.我在旁邊看著玉帝在那里繞圈子,也不打攪他,給他時間讓他慢慢想.

"啊!有了."玉帝突然一聲大叫嚇我一跳.

"什麼有了?"

玉帝高興的拍著我說道:"你們行會的人是不是很需要戰斗力?"

"當然!"

"那就好辦了."玉帝轉身對著太白金星小聲交代了幾句,太白金星連忙跑了出去,不一會就又跑了回來,然後把幾枚很像銅錢的玉碧交到了玉帝手里.

玉帝剛接過那東西就轉手遞到了我面前.我疑惑的看了看玉帝,然後接了一片過來."這是什麼?"

"你還記得當初給你封印那只犯錯的朱雀的寶玉嗎?"

"記得.不過那只朱雀後來在日本打仗的時候跑掉了,現在那東西都成廢品了,放我這里一點用都沒有.這個該不會是一樣的東西吧?"

"確實差不多,但效果可是天差地別."

我看了看手的玉錢道:"小了很多,是不是只能封印低級生物?"

"小可不一定就是不好."玉帝笑著說道:"知道當初給你的封印之玉為什麼只有一枚嗎?不是因為那東西有多複雜,而是因為材料實在是太難找了.不過呢……"玉帝故意拉著長音."你很走運,前段時間我們剿滅佛門之後又從佛門弄到了一大塊,再加上我們現在的制作技術有所提高,所以不但更節約材料了,而且效果也提高了不少."

"效果提高了?能到什麼程度?"

"以前那塊只能把生物封在里面,放出來後也無法完全指揮,只能提出不讓對方做什麼,卻無法具體命令對方做什麼,所以基本上等于是廢物.但是這次的就不同了……"

這次沒等玉帝說完我就激動的問道:"這個是不是可以完全指揮被封印的生物了?"

"那到也不是."玉帝看我的臉直往下垮趕緊跟著說道:"不過也差不多了.這種新式法寶可以把任何生命體都封印進去,當然了,必須先制伏對方才能封進去.但是一旦封進去了,你就可以做到完全的指揮對方為你做事."

"那不是和我說的一樣?剛剛你為什麼說不是呢?"

"指揮確實是可以指揮,就是有時間限制."玉帝有些尷尬的道:"這個具體控制時間由被封印者和封印持有人之間的力量對比來決定,如果對方的力量不如你,那你就可以完全無限制的操縱對方,但對方如果比你強,那就有時間限制."

"你不是要用這種東西做獎勵吧?"我看著手上這玩意問道:"你當我們行會是要飯的啊?雖然封印一只生物確實很不錯,但就我一個人用是不是……?"

"我沒說讓你一個人用啊!"玉帝笑嘻嘻的說道:"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們弄到了很大一塊材料,所以我們就干脆做了塊生成玉."

"什麼意思啊?"

"意思就是你們行會的人可以每人佩帶一塊."太白金星走上來接替玉帝說道:"我們決定把母玉生成器給你們做為酬金,以後你們行會只要有新成員加入,這塊母玉就會自動生成一塊新的子玉出來."

"這還差不多."我表面上表現的無所謂,其實心里卻已經樂翻了.每人一塊玉就等于每人都可以封印一只高等生物.雖然這些生物需要我們去抓,但總比完全無法獲得要好很多.

玉帝這次到是真的很慷慨,看我同意了之後立刻又主動道:"你做為行會的會長是比較特殊的,所以你可以拿到兩塊玉,而且你的玉比普通會員的玉要強一些,不但可以機械式的驅動被封印生物作戰,甚至能在有效時間內讓對方主動幫你作戰,甚至連幫你出主意這樣的事情都能主動配合."

玉帝的話我到是聽明白了.別的會員封印的生物只能相當于遙控生物,雖然可以用來作戰,卻必須要持有者在後面指揮.但我的就不同,我封印的生物在使用時間范圍內就相當于是魔寵一樣,會主動思考和配合作戰.不過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對了,我想問下,萬一這個使用時間到了,我卻沒有及時收回封印生物該怎麼辦?被封印的生物會不會逃跑,或者反擊我?"

太白金星解釋道:"這個你放心,這是經過改進的寶貝,不象以前那種有那麼多缺陷了.雖然超過使用極限後被封印生物會恢複自由意識,但只要玉還在你手里,就可以隨時把對方收回去,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在戰場上忘記時間而把封印生物用過頭.其實我們本來可以設計成時間一到就自動收回的,不過後來考慮到實際應用效果,還是決定設計成這種雖然會失控,卻能隨時收回的模式."

我的腦子向來很好使,太白金星這麼一說我也馬上想到了這種設計的好處.你可以想象一下自己會催眠術,然後你把一個格斗高手給催眠了,接著你就讓這個高手去幫你打架,但是你的催眠術有時間限制,架打到一半他就醒了.可他醒了又能怎麼樣呢?難道對那些被打的人說之前被催眠了嗎?對方肯定不會信的.戰場之上誰管你之前怎麼了,人家就看到你剛才放倒了他們不少人,現在你說不打就不打了?所以說,天庭的這種實際才是最有效的.就算時間到了,被封印的生物恢複了意識,他說停就能停嗎?身處戰斗中的他不管願不願意都得先把架打完再說,可是等他打完你的目的也達到了,直接一回收就OK了.這麼歹毒的設計,果然是出自高人手筆.

"好,既然這東西這麼好用,那這玩意我要了.另外,我想問下,這三個家伙你打算怎麼處置?"

玉帝果然是人老成精,一句話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反正是順水人情,他也不在乎多給我點好處."喜歡的話你挑一個封進那玉里面就是了,反正放我們這里也是找個地方封印起來,扔你那里到是可以廢物利用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玉帝這家伙太上道了,我只說一下他就同意讓我封印一個家伙當做我的助力使用.沒有多做考慮,我直接把大輪冥王裝了進去.佛門那家伙在三個人里戰斗力最弱,直接忽略.通天教主到是很生猛,就是這家伙長的太丑,我身邊帶的怪物是不少,但人形生物各個都很靚麗,不能讓這家伙影響了我們的整體形象.再說了,不動冥王還在我們行會呢!我把她老娘弄回去,她還能不死心塌地的跟著我們干?

和玉帝完成了交接手續之後我就帶著手下們返回了艾辛格,不過去的時候是十二個鈴音騎士抬著三個箱子,回來的時候卻是眾多召喚生物齊上陣,連拉帶拖才把那塊母玉弄回了艾辛格.玉帝這老混蛋真不是東西,怪不然肯把這可以生產封印玉石的母玉送給我們.原來這東西確實是很大一塊材料制作的,而且是大到那種難以想象的程度.另外,由于這是特種寶物,所以根本無法放進任何儲物空間,就連漂浮術和失重之類的輔助法術都對它無效,只能靠力氣硬搬.多虧我小弟多,要不然還真搬不回去了!以後見到玉帝絕對要多敲詐他幾次,不然難消我被耍之仇!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十七章 連蒙帶騙    下篇:第十六卷 第十九章 看走眼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