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六十七章 討債的   
  
第十六卷 第六十七章 討債的

看著我們和愛莎握手,本行會的精英騎士們都在後面竊竊私語.

騎士甲歎道:"唉……會長夫妻倆咋就這麼奸呢?說是給七百萬買技術,到頭來只給了些馬,橫豎是一分錢沒出啊!"

騎士乙疑惑的反問:"可我們不還出了天馬嗎?"

"你知道什麼?知道最近流行什麼嗎?"

"流行什麼?"

"流行種馬.你沒負責過養馬,所以不知道.天馬簡直就是種馬之神,那繁殖力絕對恐怖.七百萬只能買七千匹天馬,按照天馬的繁殖力和我們行會的保有量,只要不控制他們的繁殖,兩天就湊夠數了!"

"靠,那會長他們不是很黑?"

"靠,你新來的啊?會長夫婦都是惡魔,這已經是路人皆知的事情了!"

"阿嚏."我和玫瑰突然同時打了個噴嚏."奇怪,怎麼一起感冒了?難道有人在說我們壞話?"我和玫瑰同時轉頭向後看,後面的騎士看到我們眼角的寒光都一起打了個冷顫,心里還在念叨著:"果然是傳說中的惡魔夫婦,好可怕的直覺!"

"那麼先把我們的礦石還給我們吧?"

"好的."

協議達成之後我們的事情進行的非常順利,愛莎大概也是考慮到以後白夜在我們行會容易兩面受氣,所以也就刻意的和我們配合起來防止白夜不好做人.我們本身也沒打算欺負人,兩邊刻意舒緩之下反到變的很融洽起來.剛完成了各種交易規定的內容後玫瑰居然還推薦了我們行會的城市建設隊伍要承包愛莎盟的城市重建工作.像這樣自己把人家的城給拆了又要人家花錢請自己家的建築隊來重建城市的我們大概還是第一家,反正我是覺得怪怪的,不過玫瑰到是適應的很,並且還拿到了一個相當不錯的承包價格,真是太佩服她的商業手腕了!

趁玫瑰在這邊了結後續問題,我直接選擇了傳回艾辛格,然後直接下線.簡凡他們三個的新身體應該已經適應的差不多了.

"老大,你回來啦?"文蕊一看到我就叫了起來.

"老大?誰讓你這麼稱呼我的?"

"會里一般都這麼叫你啊!"

"但這不是游戲,在這邊還是不要叫老大為好,要不然不知道的人還當我們是混黑社會的呢!"

曹恩笑著道:"黑社會哪有我們厲害啊."

"說的是."簡凡隨手一托,一只啞鈴自己漂浮了起來."這種超能力一樣的技術實在是太厲害了."

我皺著眉頭看了他們三個一會,然後招招手讓他們三個都坐到休息區的椅子上去,最後才站在他們面前認真的道:"可能是因為我中間離開的原因,但你們的表現也確實有些讓我失望."

聽我的口氣似乎是要批評人,簡凡他們的笑容都收斂了下去.

"你們了解自己的能力嗎?"

曹恩本來想說了解,但看看我的表情連忙改成了不了解.

"不了解就給我聽好了.你們的能力看起來像超能力,而且按照一般的定義也確實可以算是一種超能力,但這種超能力的根本是磁力控制.你們知道用這種能力托舉物體需要多大的能量嗎?"

三個人一起搖頭.

"十三點六倍.這是我們計算出來的精確數值.也就是說,同樣一只啞鈴,你用自己的手舉起它和用磁力場托起它,這個過程中消耗的能量差高達十三點六倍.我們龍族的體溫本身就比人類要偏高一些,雖然現在你們用的都是三代身體,所以過熱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但能源消耗依然非常高.在正常情況下我們要比人類多消耗兩倍的能量才能維持正常生命特征,而戰斗中我們可能每分鍾就能消耗掉一個人類一星期用掉的能量,兩相比較下你們就能明白我們的能量消耗是多麼的巨大.你們可能已經知道了,龍族的食量特別的大,這也是一種代謝技能不足的連帶反應,但你們最起碼應該知道節約的重要性."

文蕊小聲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平時最好不要用超能力?"

我點點頭."能用自己的雙手去完成的就絕對不要用特殊能力,因為那將使你們的能量消耗上升十幾倍.雖然我們的血液比人類的血液含有更加多的能量物質,但我們的平均能源補充間隔也只不過是一個月而已,也就是一說超過一個月不進行能源補充就會餓死."我拿出了一支能量補充液給他們看."這是我們使用的應急能源液,使用靜脈注射可以在三分鍾內生效,每支可以支持高強度戰斗半個小時的能源,或者是正常生活一個月.不過我們平時一般都不喜歡用這些東西,還是以吃飯為主,畢竟還可以順便享受一下美食."

文蕊笑著說道:"嘻嘻,吃不胖可是大多數女孩子的夢想哦."

我繼續說道:"現在你們在基地里是沒什麼,可是你們以後是要被送去探險的,所以能源的補充是個問題.萬一遇到什麼情況沒有合適的能源補充怎麼辦?所以你們必須從現在就養能節約體能消耗的習慣,這樣你們就能在危險的複雜環境下具備更長久的生存能力."

簡凡點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我們現在還需要鍛煉這些特殊能力啊?"

"我又沒說不許你們訓練,只是平時能不用最好不用,不要搞的連端茶倒水都用電磁控制力來操縱那就麻煩了!"看他們三個都接受了我的說法我也沒有繼續說他們."那好,現在讓我們看看你們訓練的成功."

"你想先看什麼?"簡凡興奮的問道,看來他早就想展示自己的成果了.這種心情我以前也體現過,就好象一個孩子突然得到了心愛的玩具急于拿去找朋友炫耀一樣.

我想了一下道:"雖然我們的體內是人類的上千倍,但我不推薦盲目的追求肉體搏斗,所以最重要的依然是武器的使用.你們先讓我看看你們的射擊能力吧."

"好的."

我們在訓練區找了個射擊區開始檢查他們的射擊能力,結果相當讓人滿意.三人中文蕊的射擊速度最慢,但命中率三人幾乎一樣.槍支有效射程內固定靶誤差都在一毫米以內,也就是說槍槍十環.在啟動了射擊實驗場內的橫風和熱對流系統後命中精度依然高達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點九以上,幾乎可以認為是無誤差射擊.複雜狀態下的移動靶射擊命中率略低一些,但依然超過千分之九百九十九,而且可以在雙向運動狀態下進行動態目標捕捉,其中簡凡甚至可以一槍命中兩只不規則飛行中的目標,這點稍微有些出呼我的意料.

"看來你們的射擊能力都非常不錯,那麼讓我看下你們的格斗能力."我帶著他們到特殊訓練室,然後指著一堆鋼筋問他們:"你們可以踢的斷嗎?"

"啊?這麼細?"簡凡看著鋼筋遲疑了一下.

我走到那堆鋼筋旁邊抱起來遞給了他們三個,然後轉身和他們拉開了幾米的距離."一根一根."

三個人互相看了看,然後同時舉起一根鋼筋扔了過來.我就在鋼筋飛到面前的瞬間突然起跳在空中一個飛踢,只聽當的一聲拇指粗的鋼筋從中間斷成了兩截,斷裂的鋼筋彈出去之後深深的插入了地面.簡凡立刻驚訝的跑上來看了看我的腿."你不疼的嗎?"

"我就知道你們擔心這個."我卷起褲腿給他們看了看,根本什麼痕跡都沒留下."你們雖然已經獲得了龍族的身體,但你們的思想還停在人類階段,你們害怕受傷,害怕疼痛,不敢去嘗試以前無法達到的極限,殊不知那已經不是你們的極限了."

"話是怎麼說,可這不是一時半會能克服的了的啊?"

"所以才要你們練習.對人類來說踢鋼筋的結果就只能是踢斷自己的腿,但你們的骨骼是重合金,鋼筋和你們的骨骼比起來就像沙木和鐵木的區別,更何況包裹這層骨骼的是堪比鋼鐵的生化肌體,即使單以肌肉力量也能輕易的將鋼筋卷彎,踢斷它僅僅需要對速度的控制而已.但是對我們龍族來說精確恰恰不是什麼麻煩事,你們只要去想,具體的操作完全可以交給腦袋里的電子芯片去負責.由精確無比的電子芯片負責精確控制,由邏輯運算見長的生物電腦負責宏觀思維,再加上你們繼承自人類個體的被稱為道德的自律神經系統,這就是龍族三位一體的控制中樞,龍族當初在定型時就是這麼設計的,所以對人類來說很複雜的問題在你們面前完全不是問題."

"真的嗎?為什麼我們沒感覺?"曹恩問道.

"因為融合還在進行,沒有三五個月是不可能徹底貫通的,不過用你們已經可以用了,不信的話看這個."我用鋼筋在地上隨手寫了道三個十位數連乘的算是,然後轉身問他們:"你們看到算是應該就能知道答案,我想你們以前肯定沒這計算能力吧?"

曹恩驚訝的說道:"是誒!我以前算數可是很慢的,沒想到現在居然看一眼就能知道答案."

文蕊聰明的說道:"如果我們的腦袋里那塊電子芯片真的可以和我們同步思維的話,我看就算出現一道天文計算題我們也能心算出結果."

我點點頭:"少量的天文計算你們的確是可以輕松辦到,但真正的天文運算你們的電子芯片還是負擔不了的,我只是告訴你們你們的身體已經和以前不同了.好了,現在試著踢根鋼筋試試."

簡凡他們聽到我的話都開始扔了根鋼筋自己踢了一下試試,但結果卻是全都把鋼筋踢飛了出去,別說斷,連彎都沒彎.

"你們還是擔心受傷,這個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想要克服大概需要些時間,我建議你們可以考慮想象眼前的是報紙卷的棍子,多試試就可以了.你們要沖破的無非就是心理障礙,只要突破了就可以大幅度提高自己的戰斗力."

"好的,我們明白了."

在我的指導下三個人開始加緊訓練起如何突破自己的心理底線,其中最笨的曹恩反到速度最快.人家都說笨蛋是沒心沒肺的,這個時候反到是這樣的人比較放的開.不知道規則的人反而不容易被規則限制,聰明人都知道人是踢不斷鋼筋的,所以心里障礙就要比笨人嚴重很多.

看他們訓練還得一會時間我干脆讓他們自己先練著,然後又再次上線.玫瑰那邊效率很高,愛莎盟的事情已經基本都處理完了,魔晶石全都運了回來.我上線的時候正好看到鷹在往會議室跑,趕緊跟了上去.

"干什麼跑這麼急啊?"

"紫日?正好我還打算讓人去喊你呢."

"啥事啊?"

"你搬回來那座皇天後土碑不是能顯示對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嗎?"

"對啊.難道那上面又顯示出什麼事了嗎?"

"當然.說起來你搬回來那玩意還真是有用,所有有威脅的事物都能提前知會我們一聲,這樣很多威脅也就不算是威脅了,而且即使一些不可避免的威脅,起碼我們能多出不少時間去准備."

"你還是沒告訴我這次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啊?"

"也不是什麼新問題,還是上次那個鬼手信長他們計劃的聯合攻擊行動."

"又有變化嗎?"我驚訝的問道.

"變化到也算不上,但是挺討厭的."

"討厭?"

"嗯,那些該死的混蛋聯系了印尼那邊的人打算來個絕地大反攻,想要收回我們占領的印尼那片土地."

"印尼?"我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鬼手信長是不是腦袋讓門板夾啦?印尼?哈哈哈哈……!"

"你笑個什麼勁啊?"

"啊?你不理解?"我很驚訝的看著鷹.

鷹無奈的抓了抓頭."我又不是你們這些滿肚子壞水的家伙,快告訴我這里到底有什麼彎彎繞?"

"這都不明白?"我解釋道:"印尼確實被我們滅國了,但土地後來可是賣了出去,也就是說這里現在是聯合國所屬了,大家你占一塊我占一塊,剛好把傳送陣都修到這里,然後就變成了各國之間的一個交通樞紐.你想啊?世界物資中轉站的利潤能有多大?這麼大塊蛋糕讓這些獲得既得利益的國家吐出來,誰干啊?別說日本人煽動印尼人,就算美國和中國一起煽動,我保證這地方也絕對會是鐵板一塊."

"可問題是現在那邊已經動起來了."

"啊?咳咳咳咳……"我被自己的話嗆的直咳嗽."你說什麼?"

"我說印尼那邊動起來了.各國好象都有自己的計劃,反正那邊現在正在不斷的增兵,好象全世界的行會都打算在那邊來個大決戰一樣."

"怎麼會這樣呢?不應該啊!"

"我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但皇天後土碑上顯示的就是這樣的畫面,叫你來就是希望你能進去看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這到沒什麼,那你們先去商量一下對策,有結果了讓玫瑰轉告我,我先去印尼那邊看看."

"行,你去吧."

我一摸傳送戒指直接出現在加蘭城中.本行會雖然占領了印尼的大片土地,不過後來大部分都賣出去了,現在一共就剩下加蘭(印尼原丹戎加蘭),奇襲城(印尼原北干巴魯),法師城(印尼原特拉奈普拉),凌之城(印尼原巨港),純之城(印尼原巴東),哨兵城(印尼原馬塔蘭),邦加城(印尼原邦加島擴建而成)這七個城市,雖然數量不多,但全都位于戰略要沖,剛好可以牢牢的扼住主要出海口,算是很經典的防衛安排.

我幾乎是剛從傳送陣里走出來就看到大批的外國玩家跟螞蟻一樣跑來跑去,那熱鬧程度絕對比春運期間的北京火車站還要嚇人.

"暈,這都是怎麼啦?"我看著眼前的情景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喂,你到底是要進還是要出啊?別站著擋路啊!"一個玩家推開我嚷嚷道,不過他的聲音越說越小,因為他已經認出我來了.

我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認識我了,立刻把他提了起來,然後一個縱躍就上了旁邊的一座雕塑."你認識我嗎?"

"嘿嘿,開玩笑,干我們這行的哪能不認識你啊?"

"哦,你干什麼的啊?"

"我?跑運輸的."

"運輸?"

對方發現我在打量他連忙解釋道:"我有空間裝備.你即使是冰霜的老大,印尼這地方的商機你不會不知道,我們這些有空間裝備的人就和那些有辦法快速移動的人合伙搞運輸.各國之間的物資流動量都是以每分鍾多少千噸為單位的,這個吞吐量,目前還沒有哪個國家有辦法獨立處理.目前各國之間的運輸最快的就是你們行會的跨國傳送陣,但那東西收費太高,而且還有物質種類限制,再說有些東西人家也不敢讓你們看到啊!這第二快的方法就是通過這里了.印尼這邊這些城市被各國買去後就算他們領土,他們的國內傳送陣可以直接建到這邊來,這樣他們只要花國內傳送的錢把物資傳到這邊再運到臨近的城市就算是出國了,只有再用對方國家的傳送陣傳回對方國家內部,這樣就算完成了運輸過程.雖然中途要倒兩次傳送陣,但勝在吞吐量夠大,價格也便宜.當然,要是直接以陸路或者海路運輸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個時間估計誰也等不急."

"你到是深明其中根本嗎?"我笑著和他打趣道.

"咱也就一車老板,利用這個人的空間裝備拉點私活.我說老大你抓我上來是要干什麼啊?我還帶著貨呢,這要是慢了可是要扣錢的!"

我隨手扔了一待水晶幣給他."問你點事,耽誤不了多長時間."

"您說您說."這家伙還真是見錢眼開,而且看他說話的樣子似乎是個中國通,這麼具有鄉土氣息的老外我還第一次見到.

"我想問下這里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平時的運輸量不該這麼大吧?"

"嘿嘿,您還真會問問題."那家伙收起水晶幣然後解釋道:"我也就一車老板,所以太多秘密我也不知道,不過按照你們中國人的話叫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我也確實知道些東西."

"別廢話,快說."

"誒,是這樣的.最近從日本方面流傳出來的消息說是日本那邊打算在印尼這邊發動軍事行動,所以這里的交通可能要耽誤一段時間無法進行,但是這個供銷關系並沒有消失,可一旦這個商路被卡死,那不管什麼時候再開通,肯定會影響到以此為生的商業體系.為了應對這個問題,目前所有有能力的老板都在瘋狂的囤貨,希望在商路斷掉之前先把東西囤積起來一些,這樣如果封閉時間短說不定還能靠倉儲物資挺過去."

"想法不錯.那我問你,你知道不知道別的城市出現了大量的部隊?"

"哦,你說各國都在增兵的事吧?這個還不好理解?"

"嗯?"突然被一個小商販反問反到把我搞愣了,不過我的智力可不低,想了一下也就明白了."了解,你可以走了."我說完就把他扔了下去.

其實那個所謂的車老板說的沒錯,我早該想到問題並沒有想的那麼複雜,是我太擔心了,所以才把事情給搞複雜了.其實別國增兵並非是一定要參戰,而是為了給我們和日本人一種存在壓力.其實只要把雙方的位置換一下就好理解了,如果法國和德國要在我們的邊境旁邊開戰,我們能不多擺點兵在哪守著嗎?就算人家說是為了互相掐對方,可你不放心啊!不放點兵誰心里也沒底.再說萬一對方是耍詐的呢?明著對打,其實是借機增兵入侵,你多放點兵不是正好能擋一擋爭取時間派後援上嗎?

雖然以上理解還算簡單,但我畢竟不是小商小販,我的大局觀要比他們要遠的多.增兵這件事可以看成是一種自衛的態度,但搞不好哪邊打的太興奮了這些狼群就會突然沖出來咬一口,因此戰斗中必須小心第三方的加入,還有就是這些增兵的國家中到底有哪些是自保,哪些是和日本人串通好的,這個必須搞清楚,不然到時候被人從背後捅一刀就不好了.

隨便找了個地方切換到銀月狀態之後我又召喚出了小雪,然後一路溜達到了臨近的城市開始挨個打探.花了整整一夜時間檢查了附近的大部分城市,情況都還算不錯,大部分國家都只是在擔心自己的城市遭到波及,這就是說我的猜測是對的,印尼地區至今為止依然還是各國的主要利益區,所以沒有誰願意讓這里的平衡遭到破壞.不過我不得不說這年頭腦子進水的人也確實還是存在的,因為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個.

"有沒有搞錯,這樣的國家居然要參加這種級別的戰斗?"聽到我通過玫瑰的愛之環傳回去的消息鷹他們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因為我打探到的想和日本人里應外合的國家居然是尼加拉瓜.說實話我之前都不知道他們在這邊有買地,不過講起來我不知道也是應該的,因為他們買的不是城市,而是個村子.你想這樣的小國家的行會能有幾個錢?能買個村子我已經很驚訝了.

"你確定是尼加拉瓜?"紅月的聲音也傳了出來.

我靠在一座雕塑背後小聲的說道:"拜托你們想想怎麼處理這邊的問題好不好?我沒查清楚有可能向你們說嗎?"

"靠,那種國家還用我們說什麼?你順手干掉就是了."紅月的回答還真是超級干脆.

"你說的輕巧,知道尼加拉瓜買的村子在什麼地方嗎?"

"在什麼地方?"

"緊靠著菲亞特城堡!"

"啥?你是說那個法國人買了地皮之後自己新建起來的那個要塞化的城市?"

"當然,除了它還有什麼城市能讓我連動手都不敢動的?你們說這倆地方靠這麼近,萬一我打起來之後法國人以為我要攻擊他們怎麼辦?"

"先通知一聲就是了."大鍋飯說話還真是不經過大腦.

愛之環顯示的影象里素美敲了大鍋飯一下:"你長這麼大個子居然都不動腦子的.我們剛剛在法國襲擊了愛莎盟,雖說理在我們這邊,但站到法國人的立場上他們是吃虧了.所謂兔死狐悲,法國人現在自然是對我們沒什麼好感,再說這種混亂的局面我們本來就怕法國人趁機渾水摸魚,要是不通知的話他們還搞不清楚情況,不敢亂動,一旦真的事先打好招呼我保證紫日哥一動手他們利馬就到."

"他們還敢跟我們對著干不成?"大鍋飯再次說道.

"當然不敢明著干,暗地里使壞那是肯定沒問題的,搞不好你打完了他們帶一群人以幫你防守的名義占領你的勞動成果,這他們不是沒干過,而且即使被占了也不能和他們真的翻臉,畢竟我們沒打算和法國全面開戰."

"政治真麻煩!"

素美道:"政治就是利益交換和人性的掌握,現在來看法國國內對我們行會的整體態度是中立偏敵視狀態,所以為了保證以後能正常出入法國,最好還是別再制造爭端比較好."

玫瑰忽然問道:"如果我能給你找個強力幫手呢?"

"幫手?你該不會是想把她送來吧?"我和玫瑰的默契度一向很高,她一張嘴我就知道她說的是誰了.目前我們行會里做客的客人不少,但真的能派出來幫我打仗的也就倆人而已,其中一個不怎麼合作,所以直接排除,剩下一個就鐵定沒跑了.

玫瑰聽我猜出來了立刻問道:"要不要?人家好歹是女媧的侍女,而且上位神是沒有區域限制的,出境作戰也沒問題.以我的口才說動她幫忙應該是沒問題的,你覺得呢?要我把她送過去嗎?"

我略微沉思了一下道:"我就擔心她來了一不小心玩個陸沉術把印尼半島整個送海底下去!"

"她畢竟只是個侍女,還不至于強到那種程度吧?"玫瑰說話的口氣不怎麼強硬,明顯自己也沒什麼底.

"那要不然你先問一下她到底能達到什麼戰斗力,了解清楚了再說,我先去法國人那邊轉轉,指不定能發現什麼呢."

"那好,我二十分鍾後聯系你."

切斷通訊後我迅速離開了尼加拉瓜人買的村子,然後直接去了菲亞特城堡.說起來法國人的思維真是不太好理解,你說印尼這地方潮濕多雨,地面都爛的跟沼澤地一樣,大型武器根本用不上,他們居然還修了個要塞一樣的城市,實在是沒法理解.

趁著玫瑰去了解摩菱的情況這段時間我先把整個城堡都轉了一圈.歐洲人的城堡不象我們國家修的那麼大,沒多長時間也就轉完了.總體感覺菲亞特城堡像軍事要塞多過商業據點.一般來說印尼這邊並不是什麼戰略要地,現在之所以地位重要完全是因為各國的商業交通樞紐在這里,所以才變的那麼重要,但一旦誰動武打破這種格局將土地全部搶到手,那這片土地也就沒價值了,因此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人動這里的心思的.但是現在我的偵察結果顯示法國人似乎並不是打算只在這里做生意,因為照現在這個城市的發展樣式來看它已經遠遠超出了防禦的要求.

正好我檢查完這邊的情況玫瑰的聯系也到了."老公,你那邊情況如何?"

"我這邊一兩句說不清楚,你先告訴我摩菱怎麼說."

"她同意幫忙,不過她現在不在我們的城市.從女媧在神界的住所到下界需要些時間,所以你得再等三個小時,至于說攻擊力方面你可以放心,一來她放不出那種級別的魔法,二來她也會盡量克制使用力量的.好了,那麼現在說下你那邊的情況吧."

"我這邊的情況就是法國人的菲亞特城堡有問題."

"問題?什麼問題?"

"你知道印尼這邊的路框基本上已經不能用爛來形容了,但是他們卻在這近乎沼澤地一般的地方修起了一座超級要塞,你認為這是在干什麼?"

"反正不是在搞行為藝術."

"所以我推斷法國人在秘密進行著某種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只是我一時還想不到他們到底要干什麼.不過我這里有個最壞的推論."

"你不用說了,我已經想到了."玫瑰似乎也明白了我在擔心什麼."既然如此不如我們來玩一招打草驚蛇怎麼樣?"

"你的意思是……?嘿嘿,不愧是我老婆,和我想到一塊去了."

"那就開始吧."

"OK."

我迅速的離開了菲亞特城堡,然後跑到那個尼加拉瓜人買的小村子外面,接著把凌叫了出來讓她負責操縱我的召喚生物,我自己則只帶了艾美尼斯和飛鏢一起跑回了菲亞特城堡.在我用心靈接觸發布命令之後凌開始調動我的召喚生物悄悄的包圍了那個由尼加拉瓜人買下的小村莊.

這座村子其實基本都不能算是村子,這地方應該被稱為野外補給點才對.整個村落成不規則的近似正方形,邊長也就在三十米以內.村子里的建築一律是草木結構,除了地面是石板的,幾乎都找不到磚石.村子中心是個小廣場,廣場中間就是傳送陣,但這個傳送陣非常小,即使靠緊點站一次最多也就能傳送三到五個人.廣場外圍就是一圈房屋,其中有練級區必備的雜貨店和鐵匠鋪,但雜貨店只買小型藥品,而且幾乎找不到特種藥劑,除了補血就是回魔的藥,還都是小瓶的.鐵匠鋪更牛,只能修理裝備不賣東西,而且由于鐵匠等級太低,只能修理最高到精銳裝備級別的裝備,像聖靈裝備和神器還修不了.另外剩下的幾間屋子有一間小飯店,一間村長家,四間村民家,然後還有兩間倉庫,這就是村子里所有的建築了.在這圈房子外圍就是一圈木頭紮的籬笆,高度僅有一米九,而且全是由稀稀拉拉的小樹枝組成的,除了擋擋野獸基本沒有任何作用.別說什麼攻城武器,就是來個法師,人家不用魔法拿法杖敲也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把籬笆敲倒.

這村子破是破了些,但是考慮到尼加拉瓜的國民人數和他們的富裕程度,能買這樣一個村子已經很不容易了.

凌騎在夜影的背上通過鷹眼術仔細的觀察了村子里的情況,然後緩緩的抬起了右手用力向前一揮.斯哥特看到凌的手勢立刻喊了起來:"下弓."

嘩啦一聲,所有的麒麟武士全都從坐騎背上拿下了騎弓並搭上了一支箭,整齊的動作帶來了一聲整齊的響聲.村子里的人其實早就發現外面被包圍了,只是他們人太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好.

斯哥特可沒管那麼多,看麒麟武士都准備好了立刻繼續下令:"舉."

嘩,一萬多長弓同時拉開對准了村子里面.

"從第一梯隊開始,每梯隊間隔十秒,弧線拋射.放."

嘩啦一聲第一梯隊的第一排麒麟武士同時松開了拉住弓弦的右手,羽箭立刻飛射而出.僅比他們慢一點,就在第一排麒麟武士的箭離開弓臂不到一米的距離上時第二排的麒麟武士也松開了弓弦,緊跟著是第三排第四排一排排的射出,結果到第一排的箭都已經落進村子里了第一梯隊還有不少人還沒放手呢.

這種梯次射擊主要是為了拉開時間差,讓箭雨保持一個適當的密度,畢竟我們這邊有一萬多人,村子就那麼點大,這麼多箭要是一起放肯定大部分都會互相撞掉下來,還不如這樣保持著一個大概的空間密度和一個較長的時間段,既能達到比較好的殺傷效果,又能徹底摧毀敵方的信心.

箭雨過後村里的尼加拉瓜人和從這里經過的外國人全都嚇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一個個的全都縮在房子里沒有動靜.凌向斯哥特使了個眼色,斯哥特立即再次下令:"換抓鉤."

"是."騎兵隊中突然沖出一千多麒麟武士,不過他們已經把弓掛回了麟獸的肩上,手里則揮舞著長長的抓鉤.

村里的人眼看著騎兵沖到眼前卻不敢出來防禦,外面那近萬張弓可不是擺著好看的.第一批麒麟武士沖到村子外圍的籬笆之前後立刻拋出了鉤爪.樹枝編的籬笆上滿是空洞,對抓鉤來說實在是太容易掛住了.兩條抓鉤准確的掛住了籬笆的兩個拐角,跟著更多的抓鉤飛了上來把整條籬笆上全都掛滿了抓鉤.

一名帶隊的麒麟武士看抓鉤全部就位之後立刻大喊了一聲:"拉."所有麒麟武士立刻轉身開始向後拉,只聽轟的一聲本就不怎麼結實的籬笆牆瞬間被拉的四分五裂.

斯哥特再次向前一揮手,又是一個千人隊沖了出去.和之前的千人隊交錯而過之後這支千人隊直接沖進了村里,無數的鉤爪飛上房頂,跟著轟的一聲整座房子的頂棚都被拖了下來,後面的麒麟武士立刻將抓鉤甩上去掛住牆壁的頂緣,然後猛的向後拉,連續的轟隆聲中房屋的四壁也紛紛倒下.前後也就幾分鍾時間,這座小村子的建築基本就都被麒麟武士給拆平了,里面的人員到這個時候已經知道沒活路了,于是開始紛紛准備反擊,誰知道麒麟武士卻突然抓身跑了.

就在村里人疑惑的表情中千人隊已經回到了本陣,不過隊伍中間卻突然閃開了一跳通道,村里人根本都沒看到通道盡頭到底是什麼玩意,反正他們只看到一條彩色的光帶飛入了村子中,跟著就全去複活殿聚會去了.

事實就像正在發生的一樣,鑒于法國人的不明行為,我將村莊的占領任務變更成了徹底摧毀,即使法國人半路來搗亂也不可能救的下這個村子了.不過,法國人的行為卻表現的相當詭異.在尼加拉瓜的村子被襲擊之後法國人的軍隊突然開始集合,然後就在我以為他們打算插一腳的時候,這支隊伍卻突然從反方向的城門開了出去.

我趕緊啟動了愛之環."老婆,這邊有點情況."

"怎麼啦?"

"法國人的隊伍從反面出城了."

"反面?"艾辛格的會議室里玫瑰迅速的招手讓旁邊的NPC幫她把地圖展開,然後就開始在地圖上找了起來."反面出去最近的城市是英國人的,法國人不會那麼白癡去打英國人吧?"

"顯然不可能,但如果他們是勾結好了的呢?"

"勾結?我到是沒想到這一層,但我實在不知道他們勾結在一起到底能干出什麼事來.或許英國人和法國人只是打算做戰略調動?可是這樣好象也說不通."

我的腦子里突然靈光一閃."你說他們有沒有可能是要圍魏救趙?"

"圍魏救趙?"玫瑰稍微頓了一下,跟著突然喊了起來:"我明白了.你還記得當初皇天後土碑上顯示的內容嗎?"

"記得."

"鬼手信長當時說要攻敵之必救,而我們卻一直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要攻擊哪里讓我們去救,現在你這麼一提醒我到是想明白了.日本人要攻擊的不是我們行會,而是阿修福德的鐵十字軍."

"那你認為他們的攻擊目標會是哪里?阿修福德在德國也算勢力第一的人物了,要是全面攻擊,沒個把月是不用指望有什麼成果的."

"鐵十字城."玫瑰非常肯定的說道.

"鐵十字軍新建的那座行會總部城市?喂,那地方可是仿我們的艾辛格造的,能打的下來就該叫奇跡了!"

"但是你要明白鐵十字城雖然是仿艾辛格的結構建造的,但面積畢竟小了很多,況且他們也沒有我們這麼多的防禦力量."

"那麼你認為鐵十字城有可能淪陷?"

"不大可能."玫瑰回答道:"圍魏救趙這個計策之所以叫圍魏,而不是滅魏,其主要目標就在于攻擊敵人必須保護的地方從而吸引別的地方的敵人在轉移徒中加以殲滅.在這個計謀中魏不是攻擊重點,只要對方始終保持著一個戰略壓制的狀態就算完成了任務目標,是否能取得戰斗勝利根本無關緊要,因為我們這個趙才是他們的真正目標."

聽了玫瑰的話我凝重的點了點頭."聽你這麼一說確實如此.我們事先從皇天後土碑上知道了鬼手信長使的是圍魏救趙的計策,可依然覺得有些棘手,要是我們事先不知道,到時候他們真的攻擊鐵十字城我們肯定會大量派兵前去救援,之後他們只要不斷增加壓力我們的兵力就會被全部吸引過去,這個時候他們再用另外一支伏兵襲擊艾辛格等我們的大城市,就算不能全部拿下,占領一兩處那是絕對沒問題的.而且一旦我們行會的兵力全部被吸引到歐洲,那麼在日本本土那邊的中國行會很難獨立抵抗日本人的進攻,搞不好辛苦占領的地盤又會被反搶回去."

"你說的很對,但幸運的是我們知道了敵人的計劃,現在的問題就是怎麼安排防禦問題了."

我想了一下道:"這事滿嚴重的,我看我還是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為好."

"那我召喚你回來."

"等等,我的隊伍還丟在那個村子外面呢,等我把他們收回來你再召喚,利用這段時間你先把人集合一下."

我和玫瑰的動作都很快,半小時之後我們已經在會議室里討論了起來.玫瑰將事情的大概和我們的推論說了一遍,大家一聽都感覺豁然開朗.之前從皇天後土碑上得到的消息只是一個信息片段,有了我今天的發現和玫瑰的推論大家很容易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串聯了起來.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如何應對這一策略."玫瑰說道:"之前因為一直搞不清楚敵人的計劃,所以我們只能在各個城市不斷的增加兵力,現在既然已經明確了敵人的計劃那我們要怎麼辦?"

素美斜靠在座位上單手撐著下巴像個小大人一樣說道:"我在想是不是可以考慮趕在敵人之前動手?"

玫瑰搖了搖頭:"我不贊成.一般來說敵人在動手前肯定有應對一般攻擊的平時防衛策略,所以突襲的效果並不好,不能完全利用這次知道消息的突然效果,所以我認為不適合優先于敵人發動攻擊."

"那麼最合適的時間就應該是敵人的攻擊發動後了?"大鍋飯問道.

我拍了拍手示意大家注意我這里."我看你們把討論的重點給搞錯了,現在不是要研究我們什麼時候出手,而是針對敵人的行動制定出有效的反制策略,還有就是鐵十字軍那邊我們怎麼辦?"

素美雙手一攤:"鐵十字軍那邊反到好辦,方法無非就是兩種,一種是救一種是不救,你們覺得哪個好?"

玫瑰道:"救的話必然影響我們這邊的整體戰略,所以很不劃算,但不救的話必然影響我們和鐵十字軍的關系,這個實在是……!"

紅月用手指敲著桌面道:"鬼手信長之前說要攻敵之必救,現在看來他到是算計的非常好,即使我們知道是個圈套還非往里跳不可."

玫瑰跟著道:"那麼既然已經決定要跳了,那想不受到傷害就只有兩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修羅紫衣問道.

"辦法也是兩個."素美接口道:"一是縮小目標讓圈套圈不住你.針對此次事件就是說我們少派些人去救援,這樣即出兵幫助了鐵十字軍又不會影響我們這邊的整體戰略,但現在存在一個問題就是這個度很不好掌握,再說鐵十字軍求救我們只派一點人顯然面子上不大好看,將來對我們的聲譽也不好."

"那第二個呢?"修羅紫衣追問道.

"那就更簡單了,直接以超出圈套所能承載上限的壓倒性力量一次性的連圈套一起沖跨,這就好比對方挖了個抓老虎的陷坑,但是一頭恐龍走過去即使踩到陷阱也完全不用擔心,反正一步就跨出來了."

"我覺得這第二個方法比較好."修羅紫衣說道.

"可問題是兵都派出去了,這邊怎麼辦?"

玫瑰一拍桌子道:"不如來個釜底抽薪的計劃,我們兩邊都不管,直接反抄對方老家如何?"

一直沒說話的軍神突然開口道:"如果是這個計劃我到是可以布置出一個很不錯的戰術來."

軍神是戰場管理電腦,但他畢竟是電腦,創造性思維稍微差了那麼一點,所以方案沒出來之前他是想不出辦法的,但一旦決定了方案他就可以在方案范圍內做到兵員效果最大化,這就是戰場管理電腦的特點.

既然軍神都開口了,那我們也就不用再選別的方案了,只要聽軍神安排就行了,處理細節問題是他的特長.

"說說你的安排."我對軍神說道.

"既然要釜底抽薪,那就做的徹底一點."軍神突然走到牆邊開始對著牆上掛的世界地圖解說起來:"鬼手信長既然喜歡玩圍魏救趙的把戲,那我們也和他對著玩,看到底誰玩的過誰.你們看,他們目前的計劃是統一英法部分行會的力量攻擊鐵十字軍的總部城市鐵十字城,然後趁我們去救援時兵力空虛的機會由日本,美國和韓國的行會一起出手攻擊我們的本土並趁機收複日本的被占領區.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既不管本土也不去救鐵十字城,我們直接攻擊英法參戰行會的總部和那些美,韓,日行會的總部所在地.鐵十字軍的鐵十字城是座雄城,就算我們不去救,自己頂個三五天是絕對沒問題的.本行會的城市那就更不用說了,基于紫日的烏龜性格,本行會的所有城市都修的跟碉堡一樣,即使面臨十倍的敵人擋他個十天半個月也是絕對沒問題的,所以至少三天內我們和阿修福德都不會有任何城市太大的損失,至于一些小型城市,我看那完全可以放棄,反正沒什麼價值."

玫瑰補充道:"既然要放棄小城市,不如做的徹底點,把兵力集中起來防守大型城市,然後將小城市搬空,在城里埋下起爆裝置再留些敢死隊和敵人拼,最後等敵人都進城了我們就……轟……世界和平啦."

鷹面色古怪的問道:"這招是不是太狠了點?"

軍神斬釘截鐵的說道:"不,這個計劃很好,犧牲一些可以犧牲的部分換取更大的勝利,這是非常劃算的交易.那麼,剩下的就是看我們能在三天里推掉多少城市了."

紫月忽然問道:"兵力分配怎麼辦?留多少人防衛算是合適呢?"

"這個需要情報支持,暫時不做考慮.現在你們都去盡量收集情報吧."

"了解."

"啊對了."我對紅月說道:"麻煩你跑一趟鐵十字軍告訴他們快點招兵准備應戰,但是千萬不要暴露出我們已經知道敵人要進攻的消息,只有不讓鬼手信長他們知道消息我們才能達到最大戰果."

玫瑰笑著站起來道:"那麼我先去聯系買家,這次之後我們可能又要開次城市拍賣會了."

鷹問我:"那你干什麼?"

"當然是去做公關啦,咱們打地盤天庭可是也有分紅的,總不能事情都歸我,他們光拿好處吧?"

"有道理,多刮回來."大鍋飯一幅大豐收的表情和我告別.

我很認真的點了點頭."放心,這次怎麼著也得讓玉帝扒層皮給我."

"阿嚏."天宮中玉皇大帝無端打了個噴嚏."奇怪,怎麼有種脊髓發麻的感覺?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啊!"

"報……"一名仙官跑到玉皇大帝面前跪了下來.

"什麼事?"

"那個紫日又來了."

"紫日來了?"坐在一旁的王母娘娘聽到報告立刻對玉皇大帝道:"我這下知道你為什麼有不好的預感了!"

"我也知道了."玉皇大帝連忙對傳話的仙官道:"你等會再叫他進來.來人啊.去給寡人找件破衣服來.還有,把這里的仙果都撤掉,那個誰,把這邊的桌椅搬走,去各位仙家的府地看看有沒有什麼破桌子爛板凳什麼的找幾條來,還有那邊……"

半小時侯之後我終于見到了玉皇大帝,不過眼前的情景讓我稍微愣了愣.美侖美奐的瑤池仙境居然完全變了樣,水中的五彩蓮花到是開的很漂亮,但岸上這幾位怎麼看怎麼像一幫乞丐.要不是腳下踩著的云朵,我還以為自己走錯路到了丐幫總舵呢!至于說這些人身邊的器物……玉帝坐的椅子明顯屬于古董級的東西,總覺得以前好象在哪看過.旁邊那張桌子居然還缺了條腿,下面墊了一摞磚在那支著,看起來很危險的樣子.桌上放了一只酒壺和四只杯子,我記得上次來也是這樣擺的,但我記得當時明明用的是一只翠玉酒壺,怎麼一眨眼變成陶的了?而且上面竟然還有條裂縫.更誇張的是那四只杯子,上次來的時候我明明記得那是四只血玉神杯,號稱用那杯子裝水就能當血瓶喝,簡直堪稱神器,然而現在我看到的則是四只白陶杯,尤其是玉帝用的那個,竟然還缺了個口,也不怕把嘴切了!再往旁邊看,類似的東西比比皆是.黃金燈盞變成了爛木頭的,白玉屏風成了朽木屏風,中間還破了一大塊,兩邊的仙女穿的像村姑,還是那種清貧人家的丫頭,那些神將穿的一身布衣,而且是補丁套補丁那種,你不說人家指定當這是幾位丐幫高手.

我盯著眼前的景象愣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哇!天庭遭賊啦?"

"賊?"玉帝裝模做樣的苦笑道:"我們這里哪還有賊願意來啊?你看這都破成什麼樣了?賊怕來一趟偷的東西還不夠路費錢!"

"不是吧?玉帝你哭窮也不能這樣啊?我就那麼可怕嗎?您這是把我當階級敵人啦?"

"哭窮?我還用哭嗎?我這是真窮啊!"玉帝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跟我訴苦:"你想我天庭號稱十萬天兵,那都得花錢養著吧?還有那些神獸,哪個的供奉也少不了不是?天庭又不像你在下界有那麼多實業,我們只靠點香火錢能支撐到現在卓識不容易啊!不過紫日你放心,我知道你來肯定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盡管開口,有什麼需要,天庭就是勒緊褲腰帶也支持你."

暈了,我徹底暈了.貌似我上次來的時候也沒怎麼刮他們啊?難道有人冒充我來過天庭?怎麼搞的天庭的人見了我比見到討債的還怕啊?"那個……玉帝啊!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沒有啊!"玉帝很激奮的回答道:"誰說我們有誤會的?那是在挑撥我們的關系.我不是說了嗎?你有什麼要求盡管提."

"你們都成這樣了,難道我跟你們借打狗棒不成?"

"啥?打狗棒?那是什麼東西?等等……"玉帝退後兩步驚恐的盯著我:"你該不是想要打龍鞭吧?那可是我趕馬的鞭子,你可不能這麼貪得無厭啊!"

"那個,您稍等一下哈."我越來越覺得玉帝反應不正常,趕緊轉身退開一段距離,然後啟動愛之環聯系玫瑰."老婆,最近我們行會誰來過天庭啊?"

"天庭?我剛去過."

"啥?"得,這下我算是全都明白了.別人都說我是雁過留毛,不管到哪里都要刮地三尺,那其實是因為我經常在外面跑,所以做這種事的機會比較多而已,真要說起來這方面玫瑰才是真正的行家,不過也幸好她一般不出來,不然估計就沒人敢跟我們行會打交道了."喂,我問你,你到底跟玉帝這里拿了什麼啊?"

"怎麼了?他們為難你?"

"也不能說是為難.玉帝現在把天庭布置的跟乞丐窩一樣,一見到我就哭窮,我本來還打算跟他買點兵的,沒想到他現在是滿嘴冒泡,我都不知道跟他怎麼說了."

玫瑰很委屈的道:"我也沒跟他說什麼啊!不就是算了比帳嗎!"

"算帳?你算什麼帳啊?"

"就是我們行會幫天庭獲得了多少好處,而天庭給予我們多少支持,最後我把這些東西都數字化再統計起來算給玉帝聽.各個小項和細節我都是讓他點頭的,可最後把細節小項加一起一算他就不干了."

"你算出了什麼結果把人家嚇成這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六十六章 神化術士    下篇:第十六卷 第六十八章 勒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