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六十八章 勒索   
  
第十六卷 第六十八章 勒索

"也沒什麼啊!我就是算出天庭總共欠我們價值一百七十億水晶幣的好處費,不過我說了,不用給錢,可以折算成兵員補充過來.可惜玉帝說天庭訓練天兵也有時間,所以一時給不了太多.我看他們比較為難就只帶了七八百萬天兵出來,畢竟還得留點給人家看家嗎.不過後來我發現天庭的寶貝不少,然後我就把寶貝也折算成了錢抵消部分帳目,最後就又拉了不少裝備回艾辛格.怎麼啦?玉帝發火了?"

"沒.發火到沒有,不過玉帝讓你搞瘋了.現在這都成乞丐窩了.剛到這時我還以為天庭遭賊了呢,現在看來是遇上土匪了!當初和佛門翻臉天庭都沒搞的這麼慘過,你簡直比整個佛門加一起還要厲害!"

"人家還不都是為了你,你居然還說人家!"

"我又沒說你做錯了.不過說起來你到底是怎麼能算出天庭欠咱那麼多錢的啊?"

"嘻嘻,這個只是一點小聰明而已,你要是需要的話讓我算成我們反欠他們也容易的很."

"佩服佩服.那你先忙你的,我來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再和天庭交涉一下搞點好處."

玫瑰一聽我這麼說連忙提醒我:"你可不能再跟人要寶貝了,要不然玉帝會發彪的!我看隨便搞點兵或者神獸什麼的就OK了,要不然天庭肯派神仙參戰也可以."

"你說的輕巧,算了我還是自己想辦法和他們說吧."切斷聯系之後我又轉回了玉帝這邊,只見玉帝正在那拿著個缺了個口的破茶杯正裝模做樣的在那品茶呢.我故意走到玉帝附近使勁長吸了口氣."哎呀,香,實在是太香了.這極品擎天茶可是世間罕有啊!不知道玉帝怎麼拿個這麼破的茶杯喝如此好茶啊?這不是糟蹋了東西嗎?"

"噗……"玉帝被我說的把口中的茶水全給噴了出去.雖然他換了用具擺設和身上的服裝,但天庭畢竟是天庭,玉帝要仙女泡茶,仙女當然習慣性的就把玉帝以前經常喝的茶給送上來了,殊不知現在這狀況就好象有個人在那邊啃熊掌邊跟你哭窮.

"這個是天庭里剩的最後一點極品茶葉了,我們是看今天你來了,所以大家把好東西拿出來接待你,你走了之後我們這可就再也喝不到這麼好的茶了!"太白金星這家伙真是狡猾狡猾的,姜果然還是老的辣.

"哦,那還真是給我面子啊."我故意端起茶假裝要喝,送到嘴邊又給放下了,同時我的眼睛里硬是逼出兩行眼淚來."不行,天庭帶我如此之好,我怎麼能坐視不理!這樣吧!天庭既然爆發經濟危機,那我看不如由我來出資幫你們緩解一下如何?"

"你要給我們錢?"玉帝一聽脖子都伸的跟長頸鹿一樣了,估計是我給他的震撼太大.在他們的印象中我們行會的人基本都跟討債鬼一樣,可是我居然還說要給他們錢,你說玉帝能不驚訝嗎?

我故意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接著說."我又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怎麼可能真的看著天庭有難而不幫助,再說這又不是什麼我不辦不到的大事,只是錢的問題而已,對我來說不算什麼的."

"啊!真是患難見真情啊!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玉帝這會也不管什麼形象了,抱著我一個勁的贊揚,反正拍馬屁又不用錢,就是費點口水而已.

我的嘴角不經意間劃過一絲邪惡的笑容,不過玉帝他們誰也沒看見.那笑容一閃即逝,我很快又換上了一幅悲天憫人的表情."那麼玉帝覺得我資助你們多少資金才可以解決你們的燃眉之急呢?"

"這個……?"玉帝突然退後,然後微微一招手,附近的神仙都拿出了閃電般的身份圍攏到了玉帝身邊,然後一群人圍了個圈一陣嘀咕,最後玉帝轉過身來笑著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一看玉帝的手指就能大致猜到他要多少了,不過我自然有我的打算.看到他打出的一,我立刻搖了搖頭並伸出了五根手指,同時說道:"十億水晶幣怎麼夠?我看怎麼著也要五十億,玉帝您可千萬別嫌少啊!再多小弟我也拿不出來了,這就是我能調動的極限了!"

"啊?五十億?"我知道玉帝為什麼那麼驚訝,因為他比出的一其實是一億水晶幣,我這一轉身就給他增加了五十倍,他不驚訝才怪呢.但是……我的錢是那麼好拿的嗎?

"嘿嘿,主要是兄弟我最近要打仗,實在是沒什麼閑錢了!要不然也不會只拿出五十億出來的."

玉帝聽了我的話立刻喜笑顏開.玫瑰剛從他這里敲了差不多價值一百億水晶幣的好東西走,這會我又給送回五十億來,多少也算填補了一些虧空.玉帝笑完之後立刻裝模做樣的說道:"可是天庭的這個經濟狀況你也看到了,我們一時之間大概是還不上什麼錢的,你看這個……?"

玉帝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就是假客氣,意思就是不想還錢,讓我以後也別要了,這五十億就算送他們的,但是我拿出五十億這麼大塊肉來吊魚,怎麼可能空手而歸?

我在玉帝說完之後立刻慷慨激昂的說道:"玉帝你什麼都別說了,我知道你的難處,也知道天庭的處事態度.其實按我的意思這比錢就算是贊助天庭的,根本不需要你們還的."玉帝一聽立刻激動的想說感謝的話,但是我卻話鋒一轉搶在他前面繼續說道:"但是我知道天庭是絕對不會占我們這些下界小行會的便宜的,玉帝您志向遠大氣質高潔,自然也不會接受施舍."

嘿嘿.管你三七二十一,我先給你的人品來個定性,要麼你就豁出去老臉不要,要麼你就給我打落牙齒和血吞.天庭愛面子那不是一天兩天了,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因此他們是絕對不會不要臉的.要讓天庭記住,有些便宜是不能占的.

看玉帝臉色巨變,我立刻得意的跟著說道:"玉帝如此高義,我要是堅持不要,那就是看不起玉帝您,也是看不起天庭,所以我不能為了自己得到一個慷慨大度的名聲就讓天庭的名聲毀于一旦,天庭高義我自然也不能小人了."哇哈哈!先用高帽子把你們捧上天,看你們一會怎麼下台."所以,我決定還是按照借貸的方式算清楚,雖然這樣別人會說我不夠大方,但為了保住天庭的氣節和玉帝的顏面,我受點委屈又能算的了什麼呢?"哼,我就不信這段話出口天庭還敢拿我怎麼樣.

玉帝顯然是給我說懵了,不過旁邊的太白金星到是反應夠快,既然知道已經無法下台,那還是先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比較好."那個,請問下紫日仙友是打算怎麼個借貸法啊?"

"就按照一般的借貸原則,我出錢,天庭拿錢,然後咱們定個時間,按照時間表慢慢還錢.當然,為了不讓別人戳天庭脊梁骨說你們占我便宜,這個利息自然也就不能省掉了."太白金星一聽利息就知道要糟,可惜畢竟年紀大了,反應沒咱快啊,結果又被我搶了先."不過你們放心,我是不會跟你們收高利貸那麼誇張的利息的,其實這個利息也就是為了保存天庭的名聲,無非也就是意思一下.其實我個人並不是很在乎錢不錢的,所以你們也沒必要還錢,干脆直接折成實物如何?"玉帝剛想插嘴我又搶先開口道:"對了,玉帝不是正在煩惱人太多養不起嗎?我看不如都給我吧?我來幫天庭養著,這樣天庭短時間內就不用再花錢養這麼多天兵了."

"不……"

"不用跟我客氣."我搶先道:"幾個兵我還是養的起的,那我們接下來確定小還錢的時間和利息怎麼算如何?"

"這個……!"

"不用這個那個的,我們冰霜玫瑰盟和天庭就是一家,不需要跟我客氣.這個還錢的方法我看也不用出錢了,我覺得給我些天兵和神獸就不錯,一方面持續降低天庭負擔一方面又不會讓外人戳天庭的脊梁骨,別人看起來好象還是我占了你們便宜,天庭絕對倍有面子.放心,我不在乎別人戳我脊梁骨,只要保住天庭的面子就行."

玉帝被我說的已經快不行了,但一直插不上話,只能在心里嘀咕:"再這麼搞下去天庭就成乞丐窩了."

我當然清楚玉帝在想什麼,但我壓根就不會給他說出來的機會."那個玉帝啊!我看天兵折算成資金回補我的損失其實就是我在幫天庭分擔危機,所以不用算的那麼貴,這樣我還能幫你們多分擔一些!所以,我覺得天兵全都按一折給我怎麼樣?"

"一折?"玉帝剛叫出聲就又被我打斷了.

"我知道玉帝怕我吃虧,不過不用擔心,我完全成承擔下來.不如這樣,一折之後我再反利千分之五給天庭算是我的回報,這樣我的負擔也稍微小一些,天庭就不用那麼計較了."

"反利?什麼是反利?"

"這個就說來話長了,你聽我慢慢給你解釋.……"

我一口氣跟玉帝他們亂侃了能有兩個多小時,反正就是一大堆經濟術語.總之天庭的神仙們算是徹底被我侃暈了,最後部分的商談玉帝是真正體會到了當神仙的感覺,因為他一直在云里霧里一般的聽著我在那演說,反正他是有聽沒沒有懂.

在我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和神仙們神侃之後一堆暈忽忽的神仙就和我簽署了以下協議.

關于冰霜玫瑰盟對天庭的資助協議:

一,本著天庭和冰霜玫瑰盟友好互惠的原則,冰霜玫瑰盟將支付天庭總計為五十億水晶幣的特別貸款.資金分三次支付到位,除第一次一次性支付三十億水晶幣以外,後兩次每次支付十億水晶幣.

二,本著減輕天庭負擔的原則,本協議生效日同時冰霜玫瑰盟可一次性從天庭調走五百萬天兵及三種類型的神獸培植許可.

三,考慮到天庭的償還能力,特別貸款的償還方式將改為實物償還方式.天庭將于協議生效後三十個人界自然日開始償還貸款,償還方式為每次交送兩百五十萬天兵給予冰霜玫瑰盟,兵種比例可由冰霜玫瑰盟自行選擇.每兩次償還的間隔時間為一個人界自然月,如天庭有能力可提前償還下月之份額.總計償還一百個月後結清欠款.

四,關于本比資金的利息已經計入每月償還范圍內,如天庭某月未能按時提供足額天兵則每名天兵按每月產生一個水晶幣的利益計算額外利息,提前輸送天兵可按每天兵每月對應一金幣的計算方式減少利息.

五,關于特別補助資金交互過程中產生的額外利益差將全部使用天庭自行選擇之特殊物品或人員進行償還,但選擇後必須經冰霜玫瑰盟同意方可生效.

以上五條看著不多其實內容要多狠有多狠,要不是玉帝已經被我徹底侃暈,估計打死他也不會簽的,但這東西畢竟是經過系統公證的協議,就算天庭也沒辦法翻悔的.

簽署完條約我立刻笑逐言開的收起協議准備掃蕩物品然後閃人,可惜玉帝這家伙太有先見之明了,整個天庭現在已經什麼都沒剩下了,想找到值錢東西順手牽羊還真不太容易,好在怎麼說咱也帶了這麼多天兵回去,這趟總算沒有白跑.

說起來這份協議說白了就是我們行會用五十億水晶幣跟天庭簽了比巨型合同,內容就是天庭每個月要向我們行會輸送二百五十萬天兵,而且要連續送一百個月才算完.這樣計算下來天兵的價格簡直就跟白撿一樣,真是便宜的沒話說.當然了,這五十億咱是不可能全讓冰霜出的,再說我也沒那麼多周轉資金不是?我的想法是賣兵.反正咱的天兵在本國和幾個和我們行會友好的外國行會都很暢銷,只要我肯賣,他們絕對是我拿多少出來他們就吃下去多少,你賣少了他們還會生氣,根本不用擔心賣不出來.我自己初步算了一下,只要每月把這二百五十萬天兵中的五十萬賣出去,剩下的二百萬就等于一分錢沒花的全到了我們行會,不過我估計玫瑰可能不會留下那麼多,最可能的方法是賣掉一百五十萬,每月只留一百萬,這樣我們行會也比較好安排天兵的任務,要不然NPC兵力過大也怪頭疼的!我總不能三天兩頭和別人玩全面戰爭吧?

當我帶著協議回到艾辛格的時候還沒來及把東西拿出來給大家看就看到一個人風馳電掣的沖到我面前一把抱住了我的雙腿."紫日你一定要幫我啊!"

"喂……阿修福德你快放開,你這是干什麼啊?"

"除非你答應出兵幫忙,否則我堅決不放."阿修福德跟我耍起了無賴來.

"你他娘的有點氣概好不好!你們條頓武士不是號稱不知道什麼叫害怕的嗎?"

"我又不是條頓武士,我是領導者,是首領.如果我服軟能救的了我的行會,我個人丟點面子也沒什麼."

"你到是會抓重點."不管怎麼說我和阿修福德都算是大老級的人物了,阿修福德的話我也能明白確實是硬道理,不過……這家伙也太惡心了!"喂,你先起來好不好?我什麼時候說不幫你了?"

"啥?"阿修福德一蹦三尺高回頭怒視著紅月."紫日說他沒說,你怎麼跟我說你們行會不想幫我們守城啊?"

紅月立刻一幅理直氣壯的樣子用比阿修福德更大的聲音吼了回去."我是說了不打算幫你們守城,可是我們計劃好了一個圍魏救趙的計策,誰讓你不聽完就跑的?"

"啊?是這樣嗎?"阿修福德一幅我很單純的表情在那裝傻.

我拍了拍阿修福德的肩膀道:"我怎麼覺得你最近越來越像街頭小混混了?你們阿修福德家族的貴族氣度都哪去啦?"

"這個說起來還得怪你."阿修福德反擊道:"你們中國有句話叫什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就是跟你走的太近所以被你染黑了."

"你居然敢說是我把你染黑了?好,我決定不幫你了."

"別啊!我認輸,我自己黑還不行嗎?不過話說回來,你們玩那什麼圍魏救趙我到是明白,可問題是你們圍魏沒啥問題,我這當趙的可得頂著全部的壓力啊?你就沒點啥意思嗎?"

"我說你大老遠跑艾辛格來干什麼呢!感情是來要好處的啊?"

"嘿嘿,說起來這事還都是你們害的,要不然也不會把我們鐵十字軍牽連進來,日本人和我們又沒仇,還不都是在替你們背黑鍋?你出點血難道不應該嗎?"

"那這次的好處你別要就是了."

"好處我們憑什麼不要?就算有好處那也是我們自己靠本事拿的,為什麼不要?總之你不給我點好處我就賴你這了."

"行了行了,我算怕了你了!"我無奈的拿出了那份剛和天庭簽署的協議,其實之前提到的只是總則,後面還有一大堆的細節,整整寫滿了一張十多米長的卷軸.

阿修福德拿著卷軸一行行看了好半天,最後才大叫道:"你們國家的天庭也太好騙了吧?這東西明顯就是單方面條約嗎!你看這數字折算過來幾乎跟強買一樣,你們也太黑了吧?"

"這你就不用管了,總之你知道我們有個每月二百五十萬天兵的穩定供應就行了.我的意思是從這里挖一部分賣給你,當然價格不可能這麼便宜,利潤我還是要的,畢竟這價格是我豁出老臉去硬刮回來的,我們的人情在里面抵消了部分資金,這種無形花費你必須要認帳."

阿修福德平時跟我裝傻沖愣關鍵時刻可一點不含糊,一聽我的話立刻點頭道:"這樣.我一次性提十億水晶幣給你,以後每月給你五千萬水晶幣,你今天給我八十萬天兵,以後每月給我五十萬天兵,再多我實在出不起了."

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後點頭道:"理論上我同意你的要求,但還得加個附屬協議,那就是這些天兵你不能對外賣,而且絕對不能用他們做對我們行會不利的事情."

"成交."

阿修福德簽完協議之後立刻把一份文件遞給我道:"這是紅月剛給我看的你們的進攻協調手冊,我覺得有些地方還得改改,你再看看."

我接過被阿修福德畫的亂七八糟的手冊大致翻了一下,可是上面的東西太多一時還真看不完,無奈只好把軍神叫來幫忙.軍神翻書的速度絕對不比點鈔機數錢慢多少,嘩啦啦的一遍翻過來之後到把阿修福德給嚇了一跳.

"你這朋友看書速度也太誇張了吧?"

我湊到阿修福德耳邊小聲的說道:"感覺如何?"

"什麼如何?"

"我上說你覺得我這個手下的效率如何?"

阿修福德點點頭."絕對一流."

"想不想買一台?"

"買?……一台?"阿修福德的表情瞬間變的很誇張."難道他是……?"

我趕緊按住他的嘴."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哦,我了解了.這東西你們真的能賣?國家進出口限制里沒這玩意吧?"

"喂喂,你這德國工業集團太子是怎麼當的啊?這你都不明白?這麼說吧.你說美國人限制對中國的高科技產品的出口,但是為什麼他們不限制向中國出口飛碟呢?"

阿修福德也不是傻蛋,立刻驚叫道:"這東西中國政府還不知道已經研制成功了?"

我微笑著點點頭,其實心里則在嘀咕:"中國政府確實是不知道軍神的研究成功,但就算知道也一樣敢向外賣,因為軍神只是大型管理電腦,而且半生物半電子電腦存在不可複制性,賣出去也不會造成技術擴散,根本不需要禁止出口.當然了,我換個說法說出來阿修福德對咱的態度可就好了不少了,畢竟他以為這是我瞞著中國政府偷偷決定賣給他的東西,怎麼能不給我加點感情分呢?"

"對了,你到底要多少?"我問阿修福德."這可不是家用電腦,生產起來很麻煩的!"

阿修福德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那個……賣技術嗎?"

我點點頭:"價錢合適到是可以賣,問題是……!"

"得,你別說了,我估計我也買不起.那成品一台多少錢?"

"那得看你打算干什麼了.這東西叫做戰場信息管理中心,其實就是個全自動無人管理平台,但根據不同的需要必須做專向優化.國家內政服務系統每台三百億人民幣,綜合戰場管理系統八十億就可以買到,局部戰場指導型一億就OK."

"那你們這台?"阿修福德指著軍神問我.

"他是原始型號,要說功能大概和國家內政服務系統類似,但因為沒做過優化,所以實際運算效果在綜合戰場管理型和局部戰場指導型的性能之間."

"他都能做些什麼?"

"可以指揮士兵,而且……精確到單兵."

阿修福德驚訝的再次看了眼軍神然後問道:"單兵指引?"

我點點頭:"有他在低級軍官什麼的有沒有都無所謂了,而且他可以精確的計算每一件事並根據戰場環境大致推算一段時間後的戰場局勢並提前做出反應.我們以前還用他猜測過敵人首腦的行為模式,結果命中率高達百分之七十多."

"靠,那不是等于把對方指揮官都變成自己的間諜了?"

"理論上差不多."

阿修福德皺著眉頭說道:"這東西不是游戲里用的東西,你們拿來用估計也就是測試一下性能,我可玩不起,但我們國家絕對用的到,等我回去以後問下我家老頭,了解個大概情況再和你說,不過我估計肯定會買個幾台的,這麼好的東西不買是傻瓜."

"沒關系,這東西反正本來也沒打算,只是隨口一說,看在大家的關系上你想要就賣你,不要也無所謂."

"那麼戰場的事情你說怎麼辦?"阿修福德雖然是對我說,但眼睛已經轉到了軍神身上,畢竟他修改的手冊是軍神看的,我根本連看都沒看完.

軍神在得到我的眼神示意後立刻說了起來:"修改總體來說還是可行的,只是有些地方還需要完善,比如說你說的那個什麼分散兵力的問題,我們看完全就是敗筆.在我們的手冊里已經說清楚了,聚集兵力是為了重點防禦要害城市,反正之後就可以占領敵人的大量城市,到時候你們會發現自己的人手根本就不夠管理這麼多城市而不得不放棄一些小城市.既然以後必然要放棄,那現在再浪費兵力去防守不是在浪費兵力嗎?萬一就為了那點兵力而使某個大型城市失陷,那樣的結果我想你也不想看到吧?"

"那你有什麼辦法嗎?"我隨口問了一下.

軍神迅速的說道:"雖然阿修福德的意見不可行卻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創造性的意見,你們兩個也知道,我缺乏創造思維,但整理已經出現的想法我比你們要全面和細致的多.阿修福德的建議雖然無法采納卻開出了一條思路,那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把這些小城市白白送出去呢?我們完全可以賣掉嗎!"

"賣掉?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啊!"我和阿修福德都叫了起來.日本人聯合法國勢力進攻鐵十字軍就是為了要吸引我們行會的兵力,而那些小城市我們是守也不好不守也不好,與其這樣不如直接在戰斗開始前把它們全都賣掉.反正日本人的目標是吸引我們,他們肯定不希望把不相干的行會卷進來增加自己的負擔,所以賣出去的城市就是絕對安全的.雖然我們會為此損失這些小城市,但畢竟錢到手了,單從資金總量上來說並不虧本,況且就像軍神說的,反正戰後我們也管不過來那麼多行會,與其到時候再賣不如現在先精簡一下,把一些管不到的或者沒必要的城市全都賣出去.

這個想法一確定下來我們之後的事情都好辦多了,因為沒什麼顧慮了.軍神把阿修福德的計劃一通大改之後迅速寫了一份新手冊,我們審核過之後覺得都非常不錯,于是決定就按這個東西辦.

阿修福德拿著協作手冊離開後我又把玫瑰叫了回來,鐵十字軍賣城市我們也得賣,本行會一項注重精兵政策,所以人員實在太少,平時都靠NPC大軍撐場面,可這種大型戰役中我們必然是有照顧不過來的時候,還不如也先處理掉一些位置不好或者沒什麼價值的城市為好.

玫瑰聽了我的意見之後立刻開始活動起來聯系各個行會的首腦搞了個城市拍賣會.可能是我這個會長干的太不稱職,直到今天賣城市我才知道我們行會的城市總量居然已經突破兩位數了,我自己都不知道這些城市是什麼時候打下來的.

紅月看我那麼驚訝的樣子就對我解釋道:"其實也不是你不稱職,主要是我們行會的軍團分工太細,每個領導者自己帶著一幫人在外面打仗,除了各自帶的兵,別人都不知道他們在干什麼.就好象修羅紫衣帶的冰霜玫瑰盟美國方面軍,他們在美國都已經占領了六座城市了,可是我們居然都不知道.至于我這邊在日本方面那就更不用說了,有時候一天打下兩三座城市都是有的,這些城市雖然大部分都當即就賣出去了,可畢竟有些位置特別好的還是被留了下來,要不是你今天說要賣掉一些城市精簡一下行會規模我們自己都不知道原來我們行會的城市居然有這麼多."

在我和紅月說話的這會工夫玫瑰已經把國內和一些外國行會的人都約了過來,咱畢竟還掛著個世界第一行會的名頭,邀請函的份量還是很重的,那些國際型行會都還要給我們幾分面子.聽說我們要賣城市那些人當然要到場,一來可以賣我們個面子,二來他們也知道我們行會留下的都是好城市,現在買下來肯定能撈到不少好處.

當然,所有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在我們和各國行會熱鬧的開著拍賣會的時候,鬼手信長正帶著一大幫反冰霜聯盟的人在一起開會.

影舞者最先開口:"你們覺得冰霜玫瑰盟這個時候賣城市是不是針對我們?"

鬼手信長搖了搖頭:"現在看來我們的計劃還沒有泄露,按說不應該,可這樣的巧合實在是……!"

一個韓國行會的會長忽然道:"冰霜一口氣賣出去這麼多城市,他們的剩余兵力肯定會全部集中到剩下的幾個城市里,這就平白增加了我們突襲的難度."

一個穿的很暴露的韓國MM也道:"我算過了,賣掉的城市在冰霜現在占有的城市中超過半數,也就是說除了艾辛格之外其他城市的防衛力量都將翻倍,這樣下去我們的勝算就等于是減半了,你們覺得我們還有必要繼續施行計劃嗎?"

"開弓沒有回頭箭,計劃已經啟動,我們動用了這麼大的人力物力,一旦放棄那這些東西就等于全部白扔了,我們不能放棄."影舞者這會到是變的比誰都堅決起來了.

"可是萬一……!"

鬼手信長轟的一聲拍碎了面前的桌子."沒有萬一,我們一定會贏得最終的勝利."

"這是多方聯合會談,不是你的行會內政會議,請注意一下你的語氣."說話的是個法國人,雖然看起來很年輕,但眼睛中閃爍的光芒卻說明了這是個思維敏銳的人.

"尚克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鬼手信長明顯不大高興.

尚克斯冷笑了一聲."聯合行動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的,如果我們判定此戰的利益已經不存在,撤出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目前為止我還是認為此事有執行的價值,所以我還坐在這里.但你最好注意自己的態度,雖然你是這個臨時聯盟的總指揮,但我們並不是你的手下,暫時聽候調遣也只是出于利益的考慮.我聽說在你們日本和韓國,上司是可以隨意打罵侮辱下屬的,但我是法國人,我們崇尚自由,你們的那套東西最好不要帶到我們身上,再說我也不是你的下屬."

"我看還是先讓我們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習慣問題拋到一邊為好,不然還沒等和冰霜玫瑰盟打起來我們自己內部就先打開內戰了."

"那麼你們認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尚克斯問道.

那個韓國MM道:"冰霜玫瑰盟這個時候賣城市說起來確實是我們的運氣不好,但反過來想一下,他們沒有發現我們的秘密這又何嘗不是我們的運氣呢?"

"說的有道理,但我們現在總不能還按原計劃辦吧?以原先的兵力我估計我們根本就無法吸引足夠的冰霜玫瑰盟兵員,如果這個戰略目的無法達成,你們之後的行動也就只能放棄了."

"可是我們已經沒有多余的兵力提供你們使用了啊!"坐在鬼手信長身邊的一個全身都罩在斗篷中的家伙說道.

"沒有兵也得想辦法搞到兵.這次賣城市的可不止冰霜玫瑰盟一家,鐵十字軍也賣掉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小型城市,我總感覺這不太對勁.精簡之後他們的城市數量下降,兵力也會相對集中起來,這樣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威脅到鐵十字城的安全了.那座該死的鐵十字城是完全仿照艾辛格修建的,城牆高的嚇死人,我可不想用我們行會的士兵去填那深不見底的護城河."

"尚克斯你先冷靜一下,城市畢竟是死的,沒有人的話誰都能翻過去."

"可現在的問題是他們的城牆上全是人,你們難道真的想讓我們拼和兩敗俱傷不成?"尚克斯的話已經明顯帶著火氣了.

鬼手信長忽然道:"要不然這樣,我們這些負責主攻的行會再給你們湊一個億出來,然後你們去買些NPC軍團,我想應該足夠應付了吧?"

"一億?"尚克斯氣憤的問道:"你知道鐵十字軍的兵力基礎是多少嗎?一億只夠填城牆的,想真正威脅到這座城市根本不夠用."

一直沒說話的紅蓮鳳凰忽然開口道:"你們的任務是佯攻,又沒誰讓你們真的把鐵十字城打下來,只要足夠威脅到他們就可以了."

"可我的兵力一擺出來他們就能看出來城市是否守的住了,如果我不做出真要打下鐵十字城的樣子他們根本就不會害怕,到時候萬一他們不向冰霜玫瑰盟求援,最後倒黴的還是你們自己."

"那這樣吧!"鬼手信長無奈的道:"我讓他們幫你再湊一個億出來,然後我個人貼補你一個億,再多我們就實在沒辦法了!"

尚克斯也點了點頭:"那我就盡量用這些兵嚇嚇他們吧!但我先說好,到時候調不出冰霜的人你們可別怪我."

一個一直窩在角落里的韓國行會會長忽然小聲插嘴道:"一般來說冰霜玫瑰盟沒道理突然賣城市吧?他們該不是要准備進攻什麼人才提前精簡行會編制啊?"

要是我們行會的人聽到他的話肯定會贊這家伙夠聰明,可惜的是鬼手信長他們都沒重視這個小行會的會長說的話,本來他就不是什麼大行會的人,在這樣的聯盟中說話也是得靠實力的,不是說你有腦子別人就一定要聽你的,至少日本人和韓國人都深信拳頭大的人才適合當老大.

在忽略了本次會議中最重要的一句話的前提下之後的會議也理所當然的沒能討論出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來,無非就是各行會搞錢增兵,其他的基本還是按照原先的計劃施行下去.

基本上就在此次會議進行的同時我們的拍賣會也取得了圓滿成功,本行會出售的城市不管是戰略位置還是內部建設都堪稱樣板工程,因此價格也被炒的非常之高.不過在行會里的人都在歡呼雀躍的同時我和玫瑰卻極有默契的發現了一個我們期待已久的現象,那就是這些國際行會的資金明顯都越來越豐富起來了.

《零》的最初設計就是為了搞跨別國的經濟,而在社會鏈條被切斷的同時它會使社會狀況出現不正常的虛假繁榮,現在看到這些行會個個出手大方,明顯是各國的經濟鏈條已經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了,下一步估計就是全盤崩潰了.不過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我們似乎是低估了《零》對資金的吸納速度,如果這樣瘋狂發展下去,搞不好大崩潰會來的預想的要早,這對我們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玫瑰悄悄的靠到我身邊小聲的說道:"發現了嗎?看來我們的計劃似乎走的太快了!"

"那怎麼辦?這難道還能踩刹車嗎?"

"其實有個辦法可以緩解這個虛假繁榮的發展速度."

"你是說趕一部分人出去?"

玫瑰點點頭,明顯是和我想到一塊去了."只要把部分人趕出游戲,那麼這些人就只能在現實世界生存,他們的存在會使社會鏈條得到短暫的修複,這樣就可以延緩我們的發展腳步了.但是這個度必須掌握好,打擊的太厲害搞不好就變成幫助那些國家軟著陸了,要是打擊的太少可能還不足以限制《零》的過度發展!"

"誰叫你當初把《零》的資本吸納模式搞的那麼誇張,現在《零》本身都快發展成一只金融怪獸了!前幾天我詢問女媧本集團的帳目狀況時才知道《零》內部居然卷進了七萬萬億人民幣的無形資產,結果搞的本公司現在是流動資金過多,反而讓那些投資部門都不知道要怎麼運轉了.上個月的利潤回報率連以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玫瑰安慰我道:"我們在打擊的畢竟是全世界的經濟體系,龍緣怎麼算也是個國際性的大型集團,砸到自己也是正常情況."

"我到不擔心錢的問題,至少到現在為止龍緣依然有超過八個百分點的資產回報,在國際企業中還算過的去.我真正擔心的是把這些錢全砸自己手里,搞成內部經濟環就麻煩了!"

玫瑰也皺著眉頭說道:"這到是個問題,可惜還不能拿這些錢去買別國的物資.現在各國的經濟體系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別國又不是沒有經濟專家,他們也都知道情況危急,只是他們無力扭轉局面而已.可如果我們拿這些錢去買他們的產品就會讓他們的經濟產業鏈徹底崩潰掉,這樣下去不但不能減緩發展速度搞不好還會提前導致經濟危機全面爆發."

玫瑰說的這個道理其實很好理解,這就好象一個坐在馬路邊等活干的工人.他只要不干活就沒錢吃飯,可現在他已經很久沒吃飯了,繼續坐著等工作到沒什麼,一旦真有人雇他,那他只要一站起來就會立刻餓暈過去.目前各國的經濟體系也就是這麼個情況.《零》抽走了資金,消費群體以及勞動力,這三管齊下很快就打破了經濟鏈條,而經濟就像是條河,如果資金不在其中流動起來,哪怕這個環節中的每個個體都握著錢和物資,那經濟體系依然會崩潰.

別人都在慶祝賣掉不用的城市大賺了一筆,我和玫瑰卻只能靠在一起愁眉苦臉,可憐我們兩個還不能讓別人知道.這里的人雖然都是行會首腦,但我們倆真正在做的事情除了紫月和軍神之外還真的誰也不能說.

"喂,你們兩個在那談什麼呢?"紅月突然從我和玫瑰的背後冒了出來.

"沒什麼,在說拍賣會的事."我趕緊岔開話題道:"對了,拍賣所得去稅之後我們還剩多少可支配資金?"

"七億多點."

我聽完又轉身問玫瑰:"我們行會的流動資金還剩多少?"

"只剩不到一千萬了,你要干什麼?我們最近天兵買的太多了,雖然單位價格便宜的要死,可這一口氣我們都快買了兩三千萬的天兵了,哪還有閑錢啊?"

"我在想鋼城是不是需要去歐洲光明神殿打點打點."

"去那干什麼?光明神殿現在不是都不做主了嗎?"紅月好奇的問道.

"嘿嘿,就是因為他們不行了才要打點,我想看看有沒有可能從歐洲光明神殿敲點中堅力量出來."

"還敲?你知道不知道我們行會後來派人去天庭聯絡後續事物的時候在南天門看到了什麼?"

"看到了什麼?"我好奇的問紅月.

紅月笑著說道:"一塊牌子."

"牌子?"

"嗯,南天門外面現在豎了塊大牌子上面寫了一大通風水天道之類的東西,我們的人總結了一下大致可以歸納為天庭最近和名字中帶有紫字的男性相克,如果有這樣的人進入南天門會影響天庭和這個人自己的運勢,所以凡是名字中帶紫字的男性都不要進南天門為好."

"靠,他們就直接掛個牌子寫紫日與狗不得入內得了!"

玫瑰聽了也忍不住笑著說道:"我估計天庭肯定是想這麼寫來著,不過為了怕你發火所以寫的婉轉了一點."

"靠,這樣寫我就不發火了?下次去肯定要再敲他們點東西,不過我得先想個辦法混進去再說."

"你還是老實點去歐洲光明神殿找找那什麼中堅力量吧!"

"了解,你們先忙著,我去也."我說著轉動了手上的傳送戒指直接進入艾辛格的跨國傳送陣,然後通過傳送陣到達天宇城之後再傳送到法國新光明神殿所在位置.

由于我個人的干涉,現在的法國有著兩個完全獨立的光明神殿系統,其中一支是以瑪利蓮.西雨達這個原先的正牌光明女神為首的光明神殿,但通常情況下我們管這個叫舊光明神殿.另外一支則是由菲林迪爾這個原先的候補女神組建的光明神殿,我們一般管這個叫新光明神殿以區分瑪利蓮的那個舊神殿系統.不過不管是她們哪支光明勢力,現在所用的神殿建築都是新蓋的,因為最初的光明神山已經被本大爺的艾辛格移動要塞給轟平了.

雖說兩邊都是光明神殿,不過畢竟支持者不同,所以勢力也不太一定.瑪利蓮這個原先的女神似乎比較受到玩家們的青睞,但原先沒分裂前的歐洲光明神殿那些元老基本都不太支持她,所以她的勢力主要集中在玩家中,看起來像個行會領導人多過女神.菲林迪爾這邊雖然原先是候補女神,不過由于得到過我們行會的強力支持,所以現在勢力發展的比較大,而且自己的NPC勢力體系比較完備.嚴格來說《零》的主系統依然是以菲林迪爾的這支神殿勢力為主的,因為很多業務辦理都要到她的神殿才能辦,瑪利蓮那邊一般只是發布些任務什麼的.不過考慮到系統業務是不能隨便更改的,任務卻可以隨意安排這個特點,反到是瑪利蓮那邊比較值得玩家們去巴結.畢竟你要是光明系的護士到了升階級別,菲林迪爾這邊就算看你不順眼也必須幫你辦手續,而瑪利蓮那邊只要看你不順眼就可以不發任務給你,或者給的都是你完不成或完成了也沒獎勵的垃圾任務.

盡管兩邊的勢力各有千秋,但畢竟不能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所以在對外的制約能力上就明顯沒有統一的黑暗神殿那麼強了.不過我個人覺得這樣對我們行會好處更大,再說這個分裂的局面貌似也是我一手造成的.現在繼續和他們雙方保持關系也是為了能更好的利用他們的勢力,雖說陰險了一點,但對光明神殿這種恐怖份子級別的組織最好還是不要太仁慈的好.

啥?你說光明神殿不是恐怖份子?去翻翻資料就可以查到,美國人曾說過:"原教旨主義者都是恐怖份子."雖然這話有點以點蓋面的嫌疑,但總體來說還是得到了世界各國的認可,也就是說大家公認原教旨主義者的確都是恐怖份子.至于什麼是原教旨主義者,這個很好理解.不管你信奉的是什麼宗教,政體或者文化,這都無所謂,但只要你認為必須以武力將自己信奉的這種宗教,政體或者文化強行推廣給全世界的人民,那你就是原教旨主義者.

光明神殿信奉的就是光明力量,而且他們一直就明目張膽的在喊:"凡不是光明的,都是邪惡的,都必須被淨化."聽聽,這都不叫原教旨主義,還有什麼叫?更何況人家不光嘴上喊喊,人家還組建了光明騎士團,而且還三天兩頭對黑暗神殿發動征討.這絕對是行動派的恐怖份子的行為.你說這樣的組織要是讓他們閑下來了,他們還不成天計劃著"淨化"這個"拯救"那個啊?反正在我看來被淨化的是鐵死,被拯救的也未必就能好到哪去.反正人家管殺人也叫拯救.

一邊想著我已經來到了菲林迪爾所在的新光明神殿,不管怎麼說目前我們的關系還是比較貼近一些的,至于瑪利蓮那邊,我們基本已經處于半敵對狀態了.

我剛走到神殿大門口就聽嘩啦一聲,兩柄劍頂在了我的胸前擋住了我的去路."邪惡的黑暗生物,居然敢入侵神聖的光明之地,我命令你馬上跪在神殿之前接受我等的淨化."

光明守護騎士的呵斥聲立刻吸引來了附近正等待上去辦理私人業務的朋友的那些玩家的眼球.由于光明系力量以輔助和治療系法術居多,所以玩家隊伍中的護士們基本都是這里出來的.考慮到護士們特別需要保護,所以連轉職都要帶著練級隊伍一起來.可是練級隊伍里的成員身份比較雜,不少像我一樣帶邪惡屬性的進了神殿肯定要倒黴,所以後來大家就養成了習慣,只要不是光明職業的一般都在神殿前的階梯下面等,這會這群百無聊賴的人發現我被攔了下來立刻就圍了上來想看看熱鬧順便消磨下時間.

我根本理都沒理眼前的光明騎士.以前見到這樣守門的NPC我一項都是低聲下氣委曲求全,但我有什麼辦法?那時候咱等級才三四百級,面對八九百級的NPC護衛咱還能怎麼著?再說了,那時候冰霜相對于這些大型NPC勢力來說只是眾多的合作者中不起眼的一個小行會,我不委曲求全一點難道還要人家來主動巴結我不成?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我已經一千多級了,NPC的戰斗力本身就比不過同級的玩家,何況是高出了一二百級的人物.還有,現在的冰霜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空有發展潛力的小行會了,現在我們也是跺跺腳地球都要抖三抖的超級行會了,像歐洲光明神殿這樣的過棄組織根本沒資格在我們面前耀武揚威.

看到我絲毫不停,兩名騎士立刻發火了.其中一人舉劍就砍,我僅僅用兩根手指就夾住了他伸來的長劍,跟著輕輕一彈,叮的一聲,長劍應聲而斷,騎士踉蹌著退了還幾步才站穩.

眼前的兩個只是神殿外圍的護衛,連精銳都算不上,級別剛到八百級,我卻已經有一千一百二十二級了,整整比這家伙高了三百多級,實力當然不在一個水平線上.相當初我才四五百級的時候,那些八百級的NPC也可以像剛才那樣玩我.

夾斷了騎士長劍之後我瞪了一眼另外那個傻在一邊的騎士."你倆新來的啊?"

"啊?"騎士被我問的一愣,氣勢立即被我壓了下去.王八之氣那種東西確實是存在的,但不是身體上隨意散發出來的氣息,而是指一種對別人精神上的壓制,這種很霸道的氣質通常需要眼神,語氣以及動作的微妙配合,如果非要給它找個類別,我認為王八之氣其實應該算是一種入門級的催眠術.眼前的騎士現在就處于咱王八之氣的絕對鎖定中,整個人都冷汗直冒,感覺就像是被豺狼盯上的兔子.我看效果差不多了就背著雙手很瀟灑的走上去快速但很輕的踢了那家伙一腳."喂,問你話呢?"

"嗯?哦……我……誒……我和他都是上個月新近級的騎士,以前我們是光明軍團的普通步兵."

"光明軍團的步兵?你是哪支部隊的啊?是第四軍團?"我剛問完那個家伙就要張口說話,不過我卻搶在他前面仿佛自言自語一般說著:"不可能,當時經過那段峽谷的時候第四軍團好象被我們炸的只剩幾個拉車的了,那你是第二或者第六或者第七軍團的?"騎士正要回答我又搶先說道:"也不可能,那三支部隊當時好象是在森林里被我們的植物系法師包了餃子,最後總共也沒跑回去幾個人.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第一軍團的,當時他們落在最後,老子還沒來及下令埋伏的部隊攻擊你們,你們就突然莫名其妙的往回跑了."

其實當時我們行會根本沒派人伏擊最後那支部隊,而且光明軍團突然轉向我也非常清楚原因,之所以這樣說純粹是為了增加震撼力.

果然,一聽這話那倆騎士汗都下來了."那個……您是冰霜玫瑰盟的人?"

這次別說我了,後面的人都忍不住了.一個大個子叫了起來:"你傻啊?每個行會都有自己標志的,冰霜的標志好象是滴血玫瑰,快看他是不是帶著."

那些看熱鬧的都在我背後,徽章只有前面有,所以他們都不知道.但是兩個騎士卻一眼就看到了我胸前閃著璀璨光華的立體徽章.之前被打的那個騎士說話都不利索了."你你你是冰霜的會長大人?"

"會長?"背後一個玩家立刻叫了起來:"我說怎麼這家伙背影看著這麼熟呢!原來是紫日,我以前看過他參戰."

另外一個玩家立刻道:"聽說冰霜的老大紫日已經突破一千級了."

"什麼啊!是一千一百多,我有個朋友是冰霜的預備役會員,那家伙就經常跟我吹他們老大一千一百多級,對付我們這樣的玩家跟捏螞蟻一樣."

"難怪剛才他能輕易折斷守護騎士的劍,原來是高了人家三百多級.我現在已經八百三十級了,你給我找個五百級的怪,我也能這樣玩."

門口的騷亂沒進行多長時間,一名一看就是高級人員的牧師忽然慌慌張張的從大殿里跑了出來."紫日會長來了你們怎麼也不通報一聲啊!"牧師一到我們面前就呵斥起兩個騎士來,顯然是做給我看的.估計是這些家伙知道我被擋在了門外怕我發火.現在的光明神殿是徹底沒有了驕傲的本錢,要不然他們才不會在乎我的感受呢.

"你是……?"

"我是女神的高級牧師,大祭司他們都在里面准備迎接您的到來,我是出來給您帶路的."

"哦,那就前面帶路吧,我找菲林迪爾有點事."

"誒……"牧師看了看我的臉色,躊躇了好久才小聲開口道:"那個……在光明神殿范圍內您能不能勉為其難暫時稱呼光明女神殿下為女神?您直呼女神的名字不是不可以,只是這里……!"

我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好了,給菲林迪爾一點面子也沒什麼,你前面帶路吧."哼,對這種地方的人就不能太客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六十七章 討債的    下篇:第十六卷 第六十九章 威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