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六十九章 威懾   
  
第十六卷 第六十九章 威懾

跟著帶路的牧師走了還不到十步,外面忽然又吵了起來.先開始牧師只是皺了皺眉頭,可是走了幾步之後聲音越來越大,牧師實在頂不住了,只好回頭歉意的讓我等一會,然後又走到了大門口.

"什麼人在這里吵鬧?"牧師對一般玩家可就沒我這麼客氣了.

"你的人憑什麼不讓我們進去?"一名看起來像是亞裔人種的紅袍法師MM走上來質問道.

牧師生氣的反問:"你又不是祭司系職業為什麼要闖光明神殿?"

"不是祭司就不可以轉職嗎?"

"轉職?"牧師皺眉打量了下女孩,然後很不屑的說道:"就你這一身邪惡值,要是以前騎士們早就將你斬于殿前了,現在對你們客氣一點你居然還想往里闖.想轉祭司還是等你先把身上的罪惡洗淨再說吧."

"我被人陷害和人家動了手,這一身邪惡值你讓我怎麼洗啊?"女孩看牧師要走開始有些著急了起來.看樣子她說轉職並非假話,而在游戲中能得到雙職業可以說是個很不錯的獎勵,至少目前為止我認識的各個大行會會長一多半都是雙職者.可是這個女孩得到了雙職業認可卻無法轉職,這就好比你買六合彩中了頭獎卻因為自己是通緝犯而無法去對獎一樣,你說她能不急嗎?

看她似乎等級不低,要是能招攬到是個不錯的人才,于是我也走了過來."你獲得了雙職業認證許可嗎?"

"當然,要不然你以為我來這是胡鬧的嗎?"

我沒有理會對方的無理態度,而是點點頭問道:"那麼你拿到的是定向許可還是范圍許可,或者是全系許可?"

"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暈,忘記一般玩家不會知道這麼多東西了,以上的那些東西只有各大行會會長才知道,一般玩家是不會了解的.我重新想了一下才開口:"簡單點說就是職業認證許可是分類型的.定向許可最差,在拿到時就已經指定了職業類型,你只能轉職成指定職業者.范圍許可稍微好點,雖然不限制特定某個職業,但給出了范圍,比如說特定光明系或者特點戰士系又或特定不能使用武器的類型,總之限定方式千奇百怪,但至少還有的選擇.最後一種全系就不用說了,意思就是選什麼隨便你,除了已經有的職業無法學了之外隨便什麼職業,只要你找的到轉職點就能轉職.你拿到的是哪種呢?"

"我拿到的好象是你說的那個范圍限制類的.許可上說只能轉祭司類輔助型戰斗職業."

"那你為什麼要轉光明祭司呢?"

"除了光明祭司還有別的祭司系職業嗎?"

"你不知道嗎?"我真的被雷到了,居然有人不知道祭司不止光明聯盟有."祭司除了光明勢力有,獸人的薩滿也算祭司的,還有巫醫和佛門中的禱言僧,阿拉伯神系里的祈願神仆乃至中國的道士系中的降神術士都算祭司的,再說就算我剛說的這些職業不出名,黑暗神殿的暗黑系祭司你總聽過吧?"

"誒?黑暗神殿也有祭司嗎?"女孩一幅受了驚嚇的樣子看著我,看起來到不像裝的.

我無奈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你還真是強啊!暗黑系祭司居然都沒聽過,那你知道黑暗執政官嗎?"

"嗯,知道.我以前見過,是種非常強大的戰斗職業,在戰場上只要不遇到光明祭司幾乎就是橫掃型的."

"你說對了,但你知道嗎?黑暗執政官就是黑暗祭司的高級形態之一,只要把黑暗祭司的所有職業技能都練到二十級就可以選擇進階成黑暗執政官或者暗殿法師等三十多種一般人看不到的職業體系."

"真的嗎?沒想到暗黑祭司這麼強啊!真是太感謝了,那我這就去轉暗黑祭司去."

"慢著."我張口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事嗎?"

"黑暗執政官也不是那麼好轉的,黑暗神殿可不像光明神殿什麼人都收,你要是不急可以在這等我,一會我也要去黑暗神殿,你跟我一起去的話我保證你不會後悔的."

"這個……!"女孩想了一下後點了點頭."那好,我在這等你."

我點點頭轉身向大殿內走了進去,那個光明牧師趕緊跟了上來."紫日大人,您這樣在我們光明神殿前公然幫黑暗神殿發展勢力是不是也太……?"

"是你們先不要人家的,我也不過是順手嗎!這種小事你也跟我說,是不是菲林迪爾沒和你說清楚啊?"

"不是不是!"牧師聽我口氣不善立刻緊張的辯解了起來,他個小牧師可得罪不起我這樣的大人物.

一路走到菲林迪爾的接待室前,牧師輕敲了兩下門,等門里有人拉開了大門之後才客氣的彎腰施禮讓我進去,等我走進房間後他又恭敬的把門給拉上了,但他自己卻沒進來,想來是級別不夠吧.

我走進大門時就感覺好象情況不太對,繼續向里走了不遠終于發現哪里不對了.眼前的房間煙霧繚繞清香陣陣分明就是浴室嗎!靠,雖然我地位不低,但是偷窺女神出浴這種大帽子壓下來也是不得了的事情啊!我剛想轉身逃跑就聽背後一陣水聲,跟著突然一只光潔細嫩的小手從背後繞了過來環住了我的脖子."紫日會長怎麼剛來就要走啊?"菲林迪爾的聲音酥的能讓人直接躺地上.

暈啊!這哪是女神啊!整個一女妖嗎!"那個……我沒想到女神殿下正在沐浴……那個……我先出去等會!"雖然這里誰都知道我是被陷害的,但這種時候就算你有一百張嘴也沒用,所以我干脆承認是自己走錯了地方,至少不會越描越黑.

"咯咯咯……"背後傳來一陣讓我雞皮疙瘩直豎的嬌笑聲."和你開個玩笑嗎!看你嚇的!"

好家伙,有你這麼開玩笑的嗎!"那個……女神身份尊貴還請您注意身份."暈,就算你不要臉倒貼我也不敢吃啊!別說吃了菲林迪爾對玫瑰那邊我良心過不去,就算玫瑰不介意,她這種身份簡直就一刺猬,這要是吞進喉嚨卡在那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才要人命呢!

"哼……!"菲林迪爾語氣一轉."大膽紫日,居然敢……!"

不好,菲林迪爾要發彪,現在決定不能讓她找到借口.趁她話沒出口我突然轉身一把按住了她的嘴巴."真是的,你和我開玩笑就不讓我也開個玩笑嗎?"

菲林迪爾明顯被我號的一怔,不過她也很快恢複了過來."哼,開玩笑?我看你是故意找茬."

俺的娘誒!這些女神怎麼一個個都精神不正常啊!當初的凌就是見面就玩倒貼,後來即位的阿爾倪也是個性格古怪的計劃,光明神殿那邊枷百利就不說了,典型的神經病加人格分裂,迪坦斯那家伙可能是唯一一個性格稍微好點的神,但也是怪怪的,歐洲光明神殿這邊瑪利蓮和菲林迪爾就是倆瘋子,埃及那邊還有一堆二百五外加阿奴比斯個變態.我算是明白了,身處高位的人精神壓力比較大,變態的可能性也遠遠高于普通人.尤其是女神這種類型的,壓力大不說還不能找男伴,結果就是精神壓力加欲求不滿,最後搞的個個內分泌失調精神紊亂.

我深吸了口氣然後突然對著菲林迪爾暴喝了一聲:"你耍什麼耍?真搞不清楚自己身份啦?你的光明神殿是誰在給你撐著你不知道啊?那些人把你捧著當女神,你就真當自己是女神啦?告訴你,沒有我你現在還指不定在哪個光明騎士家里當黃臉婆呢!記住你的身份,你是候補女神,要是當初政變失敗後沒我幫你頂著,你以為現在還有什麼好日子過?剛才說你能給騎士當黃臉婆都是給你面子,要是瑪利蓮在使點壞搞不好你就成光明騎士慰問團的成員了!"

"光明騎士慰問團?我們這沒這個序列啊!"菲林迪爾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就你這蠢的跟豬一樣的腦袋,你真以為那些長老團的人會選你當女神?他們不過是覺得你好控制一些罷了!至于那個慰問團是干什麼的你就甭問了,知道你更難過."呼,總算壓住了菲林迪爾的氣勢,不過說起來她確實夠過分的.歐洲光明神殿當初是一個整體的時候也就比我們行會強一點,現在一分為二,兩邊哪邊也不是我們的對手,居然還跟我這嘰嘰歪歪,成心找罵來著!被我罵了一通的菲林迪爾一幅受氣小媳婦的樣子低著頭站在那里一聲不吭,我看氣氛差不多了才繼續說道:"你這次擺這麼個陣勢迎接我到底是想干什麼啊?"

"哦,我是得到了這個,所以……!"

菲林迪爾話還沒說完她手里的寶石就被我搶了過去."這你在哪弄到的?"我搶過來的不是別的東西,而是戒律之石,這可是逆天級的東西,屬性強到什麼程度傻瓜都知道.只要使用這個未定性的戒律之石去戒律之城的戒律之環上裝備就可以隨機抽到一種法則的力量,在游戲里戒律之環就是主系統的具體表現,一旦掌握這種法則,那就基本和GM沒區別了.當然了,想要破壞游戲平衡也不太可能.一來是那巨大的有如摩天輪一般的戒律之環上一共有一百多個插孔,也就是說一共能放一百多塊戒律之石,可我們到現在才收集了三塊而已.二來這戒律之環是各國神靈共有的東西,我不過是倉庫保管員而已,講起來東西在我的城里放著,真要使用還得到處請示,所以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動用的東西.要不然這次鬼手信長找了這麼多幫手跟我搗亂我也不用到處拉攏別人來幫忙了,直接使用戒律之環把他們的攻擊和防禦都調成零得了,隨便派三倆人就能玩大屠殺了!

菲林迪爾先是本能的左右看了看,然後才貼上我的耳朵小聲說道:"我的人從黑暗神殿那邊搶來的."

"什麼?這是迪坦斯的東西?"我差點沒把手上的寶石給扔出去.迪坦斯和菲林迪爾可不是一個級別的,人家的黑暗神殿低調是低調,可人家畢竟是一方霸主,而且勢力完整,統轄手段也比光明神殿要高明太多,這樣的組織還不是我們行會能正面對抗的.現在聽說這東西是從迪坦斯那里搞來的,我感覺手里抓的好象不是寶石而塊燒紅的鐵塊.這燙手山芋拿在手里到底要怎麼辦啊?"你是不是腦袋燒糊塗啦?這種東西你也敢搶?他有發現是你的人搶的嗎?"

"風險越大利益越大,這可是你用行動告訴我的,所以我才派人把這東西搶了回來,別說你不想要.再說我做的很乾淨,不會被發現的."

我摸著下巴說道:"說不想要的那都是騙人的,但問題是利益和損失不成正比啊!"

"什麼意思?"

"這還不明白?"我把戒律之石又交到了菲林迪爾手上."迪坦斯是什麼人?"

"迪坦斯是歐洲黑暗神殿的主神啊."菲林迪爾疑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問這個,而且她也知道我肯定比誰都了解迪坦斯的身份.

我揉著額頭繼續說道:"你既然知道他是神族那不就得了.戒律之環又不是抽水機,我隨便找個地方藏起來把戒律之石往里一塞就能用?那玩意一開起來能量波動大到什麼程度你不是不知道,以神族的感應力,這就跟在個普通人身邊扔了顆手榴彈差不多,聾子也讓你震醒了!何況迪坦斯還不聾.每一種戒律之石都對應一種戒律,當初簽署眾神協議的時候你又不是不在,那東西是隨便就能啟動的嗎?我就算把這枚戒律之石裝上去啟動了又如何?別的神肯定都會派人來問到底是誰啟動了什麼能力,就算我不說,那個能力又不是查不出來,只要誰邊查查都能找到很多使用後遺留的痕跡.到時候全世界的神都會知道戒律之環啟動了新能力,你說迪坦斯有可能想不到那塊戒律之石就是他丟的那塊嗎?到時候他來問我這塊戒律之石哪來的,你說我是把你供出來呢還是幫你隱瞞呢?"

"你當然要幫我瞞著了!"

"幫你瞞就是我倒黴,不幫你瞞就是你倒黴.雖說我們行會要真和歐洲黑暗神殿全面開戰也未必就一定會輸,但我憑什麼和他拼命啊?這戒律之力確實很強,可為了它搞的我行會解散未免也太冤了吧?"

"那我豈不是白搶了?"

"所以我才說損失和利益不成正比啊."

"啊!我的天啊!為了搶這個東西我可是損失了好幾個寶貴的高手啊!拜托你一定要想點辦法啊!我可不想這東西砸我手里啊!"菲林迪爾焦急的把戒律之石遞到我手上央求著我幫忙.

我單手托著寶石一邊看似隨意的把玩著一邊慢悠悠的說道:"這辦法也不是沒有……"

菲林迪爾一聽立刻精神百倍的湊了上來."快說快說."我看了菲林迪爾一眼,然後邪惡的笑了笑.菲林迪爾被我的笑容嚇的趕緊拉著領口退了幾步."你要干什麼?"

我生氣的瞪了她一眼."放下你的手吧!我對你那身臭肉沒興趣.咱家玫瑰美若天仙,我也看不上別的女人.再說就算我想找,只要隨便喊一聲就能拉出一個連姿色不下于你的,你說我有必要把這麼珍貴的籌碼用在你身上嗎?"

菲林迪爾雖然被我的話給氣的不行,但卻絲毫不敢反駁,畢竟她確實是做了件很蠢很蠢的蠢事.說起來她其實早就知道這次的事不太好擺平,要不然她也不會在和我剛見面的時候擺那麼個龍門陣企圖壓制住我了.但這事也不能說菲林迪爾太過鹵莽,只能說戒律之石的誘惑太大了而已,只要是知道這東西的神肯定都忍不住想搶下來,要不然當初太陽神拉也不會被各國神靈追的滿世界逃命了.

認清形式的菲林迪爾到也不傻,她立刻走過來認真的說道:"你要什麼盡管說."

"首先呢,這個東西你想獨占是不太可能的.這是條件也是前提,你先確定一下自己是否能接受?"

菲林迪爾點了點頭."反正這又不是錢,沒什麼分不分的,只要有寶石,我的目標就都能實現,多一方勢力使用我也沒什麼損失.我接受這個前提."

"你能想通就好,那麼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嗯."菲林迪爾點了點頭."我想我已經想明白了,你是要找個第三方勢力來接手並把這個黑鍋給背下來."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其實東西誰搶都行,就你不行.一來你們和黑暗神殿靠的太近,他要動你們誰也攔不住.二者光明神殿現在已經不同往日了,沒辦法和黑暗神殿正面對抗,所以你就不得不找個第三方勢力來幫你背這個黑鍋.當然了,即使知道你也做不到,以你的身份是沒辦法和別人洽談的,但我就不同了.就現在我就起碼能確定至少有兩個勢力願意幫你背黑鍋,但必須我去談才能奏效."

菲林迪爾點著頭說道:"所以你的好處費才是關鍵?"

"讓我辦事收點勞務費也不算過份吧?當然了,別指望用你自己付帳,你不值那個價."

菲林迪爾被我說的滿臉通紅也不知道是羞的還是氣的,總之表情很痛苦的樣子."那你到底想要什麼?我知道,你來我這里肯定是有事的."

我微笑著點了點頭."孺子可教也.那我就直說了吧!我們行會馬上要參加一場大規模的戰役,現在需要一些高級兵種."看菲林迪爾要插話我趕緊擋住她搶先說道:"別急,我可不是要買那些普通的高級兵種,我說的是真正的高級兵種,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真正的高級兵種?"菲林迪爾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但過了一會她突然瞳孔猛的一縮."難道你說的是……是那些光明囚徒?"我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菲林迪爾立刻搖著頭拒絕道:"這絕對不行.光明囚徒是曆年來給光明神殿造成巨大損失的惡魔,我是絕對不能讓這些人跑出去的,不然我們還混什麼?"

我伸出一只手制止了菲林迪爾繼續說下去."你不用擔心,我向你保證絕對不讓這些人出現在任何一場針對你們的戰斗中.對于這樣的保證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可是……!"

我再次伸手制止了菲林迪爾說下去,跟著我將手掌向旁邊一伸,鳳龍空間自動打開,從里面伸出了一只白皙的小手搭在了我的手上,然後我向外輕輕一拉,夜月從鳳龍空間里風情萬種的走了出來.跟在夜月後面的還有兩位,一個是公主,一個是小貓.

我向菲林迪爾介紹道:"夜月是我的主要戰力你應該是認識的,她的身份相信你不陌生吧?"

"美杜莎之族!"菲林迪爾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了出來.

夜月聽完突然手腕一翻一柄蛇劍已經頂在了菲林迪爾的脖子上."不識貨的笨蛋,我是上神女媧的遺世之族,你們居然把我們歸入魔族,真是該死."

公主伸手按下了夜月的劍,然後輕聲道:"帳先記著,今天我們不是來打架的.喂,大肉彈,你到底同不同意我們的要求啊?我和主人可是等了很久了!"

"大肉彈?"菲林迪爾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差點惱羞成怒的撲了上來,好在夜月的劍及時制止了她的妄想.

我笑著按下了夜月的劍和菲林迪爾的手,然後把小貓拉到了身前介紹道:"這是小貓,她是獸人之祖,我是在自由女神的神殿里發現她的,可以說她也算是被囚禁的封印一族.根據我的了解,似乎你們這些大型勢力都有封禁一些強力人物的習慣,雖然我暫時還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有什麼用,但我知道網羅他們絕對是有好處的,至少目前看來這些人的戰斗力和忠誠度都明顯高于一般的戰斗生物,我的意思你明白嗎?"

菲林迪爾看了看小貓,然後點了點頭."你說的東西其實也是我所猜測的,但各教派之間曾發生過多次大混戰,不少過去的知識都斷代了,所以很多神教自己內部都有許多不解之迷.這些封禁一族也算是其中之一.你的夜月是當初的歐洲光明神殿捕獲並封禁的,後來在亞洲光明神殿分裂出去的時候丟失了,不過既然出現在你身邊那我想大概是被亞洲光明神殿帶走了吧!其實封禁一族中也不是所有成員都是迷,像你的夜月我們是知道她的身份和來曆的,但為什麼一定要封禁他們卻並不清楚."

"既然你們並不知道,那干什麼不給我呢?反正放著也是放著."

"就是因為不知道我才不敢交給你,請為我們想想!"菲林迪爾居然開始裝起可憐來了.

我搖了搖頭:"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選擇其實很簡單,要麼你用這些封禁種族來換我的幫助,要麼馬上面對迪坦斯的憤怒."

菲林迪爾為難的沉思了半天最後還是無奈的選擇了妥協.其實這也沒什麼好想的,無非就是選擇現在完蛋還是以後可能遇到危險,相信誰都會選擇後者."那好吧!你們跟我來."

我收起魔寵之後跟著菲林迪爾一路穿過神殿的前部到達了後部的一個小花園,在命令所有隨從等在外面之後菲林迪爾帶我們走進了花園里的一座噴水池之中.當我的腳踏進水池之後才發現水面居然是幻象,腳下並沒有潮濕的感覺,而是似乎踩到了某種堅硬的岩石地面.在菲林迪爾的帶路下我順著水池邊緣開始向前走,結果才發現原來腳下的是條旋轉階梯,隨著我們向前走身體則逐步沉入了水面.當我的頭完全進入那虛假的水面之下時眼前的景象瞬間一變.我們似乎正身處一處深井之中,並且還在順著井壁上的台階一路向下.

在台階上不知道轉了多少圈之後我們終于到了洞底,這里只有一扇石門立在那里.菲林迪爾從領口拽出了一條造型精美的項鏈然後用手指在項鏈上輕輕一抹,項鏈頂端突然伸出了一段紅色的光芒組成的鑰匙頭.菲林迪爾將這光之鑰匙插向了石門,然而我卻沒看到那里有鑰匙孔,不過光芒鑰匙還是成功插了進去.菲林迪爾略微轉動了一下項鏈然後又拔了出來,石門突然轟的震動了一下,然後才迅速向兩邊滑了開去.

"這些就是所有被封印的種族嗎?"我看著房間里擺了一圈的石棺問道.

"我所擁有的都在這里了,不過瑪利蓮那邊還有一部分,分裂的時候她也搶了不少走,數量比我這邊只多不少."

我點點頭走過去看了一圈.石棺一共有三十三口之多,而且分別使用了很多種不同的封印方式,可能是考慮到封印的生物特性不同而采取的針對性封印."這些全都可以拿走嗎?"我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菲林迪爾搖了搖頭:"如果你想全部拿走,那麼我甯可你不要幫忙."

對于這樣的說法我多少還是可以接受的,菲林迪爾畢竟也不傻,她知道該妥協到什麼程度才是合適的."那麼你打算給我多少?"

"你可以自己選則其中的五個.至于能選到什麼就得看你的運氣了,因為我也不知道每口棺材里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封印生物的資料本在上次分裂戰爭中被焚毀了,說起來那把火好象還是你點起來的."

"啊?"這還真是報應啊!沒想到當初我引發的戰爭居然把我需要的資料本給燒了,不過換個角度想,如果沒有那場分裂戰爭我可能還拿不到這些東西,所以也不能說就是吃了虧."商量一下,我現在是真的很需要戰斗力,所以五口可能不太夠,可以多給兩口嗎?"

"你要七個?"菲林迪爾略微沉思了一下隨即開出條件:"如果你能保證讓瑪利蓮那里的封印生物的數量低于我這邊的,那你就可以拿走七口棺材."

"成交."

看到我要開棺,非林迪爾連忙拉住了我."別動!你不是想在這里開棺吧?"

"干什麼?你不是同意了送我七口棺材嗎?"

"可我也沒說讓你在這開啊!這里面的生物都是確認不可安撫的種類,否則也不會被封在這里了.誰也不確定打開後會有什麼情況發生,所以你最好帶回自己的地方再開,就算里面的生物跑出來搞破壞也不關我的事."

我點點頭,然後隨便點了七口棺材塞進鳳龍空間,反正也不知道裝的是什麼,花時間挑有沒意義.

搞定了好處之後我又接過了那枚戒律之石收進了鳳龍空間."好了,這邊的事情都搞定了,迪坦斯那邊我去幫你擺平,等這枚戒律之石能用了我會通知你的."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離開菲林迪爾的神殿之後我剛准備傳送突然想起來進入之前還答應了一個法師MM要帶她去轉職的,現在四下一掃果然發現了她正靠在一尊雕塑的台座邊上和一些人說著話.在那個法師MM的身邊還有六個人,其中兩男一女明顯是戰士,另外三個人中一個是女性精靈弓箭手,一個是男性刺客,還有一個穿了一身古怪的皮毛衣服,疑似德魯依的家伙背對著我所以分不清男女.

在我看到他們的同時那個弓手MM也發現了我,她立刻指著我說了什麼,其他人立刻看了過來.那個法師MM繞過其他人先跑了過來,剩下的人也慢慢的走了過來.我看著已經跑到跟前的法師MM道:"我的事情辦完了,現在帶你去黑暗神殿.這些是你朋友嗎?"

三個戰士中的那個女性戰士首先開口道:"我們是一個戰斗小隊,平時都是一起配合行動的,現實里我們也是互相認識的,所以行動比較統一.今天本來是打算陪卓爾來光明神殿轉雙職業的,可惜路上和別人發生了點摩擦結果把卓爾害紅名了,但是能因此得到紫日會長的幫助真是因禍得福啊!"

"幫你們只是順便,而且我也不是沒有目的.其實我是希望卓爾能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

"你要招我入會?"卓爾很驚訝的問我.

我點點頭."你即將成為雙職業者,只要你不是運氣太爛,基本上以後都可以穩壓比你高二十級以內的絕大部分玩家,這樣的精銳人員我為什麼不要?"

"可是我的朋友怎麼辦?"

我掃了一眼另外六個人,然後道:"本行會招人的規矩就是甯缺毋濫,但在滿足以上前提的情況下我們會盡量照顧人情.所以,你和你的同伴都可以接受測試,凡是合格的人我們都要,如果有誰不合格我們是肯定不會要的,至于其他合格的人則由你們自己選擇.你們可以同進退或者合格的進不合格的不進,反正看你們自己意思辦.當然,最好還是能全部合格大家一起加入."

那個之前說話的女性戰士道:"反正測試又不要錢,我們就都去試試,不合格再說,萬一大家都合格了就賺到了."

對于這個戰士的話其他人似乎也都很贊同,紛紛表示同意.我對他們道:"既然你們同意接受測試,那就跟著我一起來吧.測試現在就開始,通過或者不通過由我來判斷."

"啊?這就算開始啦?那我們要做什麼呢?"

"沒有特定要求,你們按自己的判斷做事,我會根據你們的表現決定合格與否.只有這種你們不知道我到底在測試什麼的情況下我才能看出你們最真實的情況,所以你們也別刻意偽裝什麼,否則萬一表現反了反而評分更低."

"哦,這樣啊!那我們跟著你就是了."

和他們交代完之後我召喚出了夜影翻身騎了上去.法師MM立刻召喚出了只血紅色的巨型蝴蝶,那只蝴蝶扇動著巨大的翅膀飛到了法師MM的頭頂,然後用長腿抱住法師MM飛了起來.三名戰士一人召喚出了一匹馬,看他們用的召喚道具,這馬明顯都是系統商店買的運輸馬,而不是魔寵.那名刺客和弓箭手分別爬上了兩位戰士的馬後面,明顯他們都沒坐騎.最後那個德魯依兄弟到是最簡單,他直接把自己變成了只烏鴉飛了起來.

雖然大家都有坐騎,但因為那兩匹運輸馬在載了兩個人後速度實在快不起來,所以我不得不帶著他們一起使用定向傳送卷軸傳到天宇城,然後再用傳送陣直接到黑暗神殿附近的城市.出了城我們一路向黑暗神殿所在的森林前進,結果剛跑到半路後面的刺客就突然喊了起來."快停下."

"怎麼啦?"

我疑惑的回頭看向那名刺客,刺客卻根本沒搭理我.他直接跳到地上然後俯身將耳朵貼在了地面上聽了起來.

"有騎兵從前方接近,數量在三十騎左右."刺客說完有意無意的抬頭看了看我,我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他這是在顯擺自己的能力希望能得到高評價.雖然我之前說過要他們表現真實的自己,但一般人多少都會認為選拔肯定是選實力強的,所以他選擇在能力方面盡量顯得高強一些.

事實上我也確實是需要高強實力的人,只是他不知道相比之下我更注重個人素質而不是實力.他的舉動確實顯示了優秀的偵察能力,可這樣大驚小怪的反應在實戰中只會給自己人造成壓力並最終影響大家的士氣,屬于絕對不能接受的行為.

我有些生氣的說道:"嗯,確實是有騎兵接近,我還知道他們都穿著黑色的制式盔甲,最前頭兩個還拿著旗子.還有,隊伍一共三十二騎而不是三十騎,因為還有倆飛行魔獸你聽不到!"幾乎就在我剛說完的同時那對騎兵就已經出現在了前方的轉角處,而他們的編制也就剛好和我說的一模一樣.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六十八章 勒索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章 利益交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