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七十五章 廢物高手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五章 廢物高手

漫長的城牆前大批英法行會的玩家和NPC正在疾步向前,一名法國玩家正在指揮附近的NPC按順序爬上長長的攻城梯,忽然感覺腳腕被人抓住了.由于敵人都在城牆上,所以他並沒想到敵人,知覺的就認為是受傷的同伴.事實上直到看清抓住自己的人後他依然沒有意識到危險,因為抓著自己的那只手腕上剛好帶著一個很特別的掛件,這是他們行會的行會裝備之一,所以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牧師,這邊有人受傷."大聲呼叫牧師上前之後他立刻蹲下去想把同伴扶起來,可同伴借著他的力量爬起來之後卻突然猛的將自己推倒在地,跟著像饑餓的野獸一般撲了上來瘋狂的撕咬著自己任何暴露在外的部分.慘叫和混亂瞬間讓附近的人意識到爬起來的那個不是同伴.這里是游戲,僵尸這個物種在這里並不是什麼稀罕東西.然而這次習慣思維卻嚴重誤導了大家的判斷,因為重新爬起來的那些同伴的尸體雖然也是僵尸,但卻沒有任何僵尸的特征.

這些從地上爬起來的曾經的同伴們依然保留著死亡時的面貌,除了巨大的傷口之外他們基本上還都保留著活人的姿態,但和大部分僵尸不同的是這些家伙並沒有表現出超高的防禦和超慢的速度,相反,他們的防禦力低的可以,但速度卻驚人的快.

幾乎是在第一聲慘叫響起的同時場面就開始徹底混亂了,地上的尸體開始一層層的爬起來,這些恐怖的複活生物像青蛙一樣四肢著地跳躍著前進,只要撲到敵人身上,不管對方是野獸還是別的什麼物種張口就咬,那可怕的速度帶來的沖擊力往往附帶一到兩秒的眩暈時間,而這一兩秒足夠他們咬一口的了.即使之後玩家們將他們甩掉,但被咬的傷口會在幾分鍾內迅速惡化,之後他們將一頭栽倒在地,幾秒之後當他們再次爬起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是亡靈大軍的一員了.

阿修福德站在城頭之上看著下面一片混亂的場面終于放心不少."照這個速度看樣子敵人是靠不近城牆了."

我搖搖頭."你別想的太美了!我們是不可能單靠這些東西擋住一億敵人的!"

"不行嗎?以他們的蔓延速度我看完全可以迅速把敵人轉化為自己人,之後我們就有了近一億亡靈大軍完全不用擔心戰斗力的問題,就算靠傳染能力我們就能抵擋敵人了啊?"

"你想的美."我指了下還站在那里沒動窩的巫妖們."傳染是以他們的法力為介質進行催化的,你以為真的能無限傳染嗎?每傳染一個敵人他們的法力就會消耗一點,雖然這個速度很慢,可想拖住一億敵人似乎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吧?"

"這麼說來他們只能擋住一小會了?"

"擋三五個小時不成問題,而且休息一段時間他們還可以再來一次的嗎."我笑著說道:"你也別太擔心了,其實我找他們來最大的用處不是幫你消滅敵人,而是利用他們的能力將敵人的尸體從城下挪開,你看現在城牆前面不是乾淨了不少嗎?要是一直讓敵人這麼堆下去你的城牆前一旦被堆出個斜坡來我們還混個屁啊?"

"說的也是,你果然夠聰明."

"不是我夠聰明,是你這家伙關心則亂!"

"對了,要是烏鴉一會來了怎麼辦?"

"這個我還沒想好,反正有我擋著,就算烏鴉有本事把我放倒,我保證他自己也絕對要扒層皮,到時候你隨便叫個阿貓阿狗上去捅他兩下,不死我負責.再說這種情況也不太可能發生,依我看不大可能干掉我,比較大的可能是我把他干掉或者打個平手."

"為什麼會是平手?"露巍傻忽忽的問道:"你不是世界第一嗎?"

阿修福德搶先罵道:"傻啊你?沒看到紫日的魔寵不全嗎?對馴獸師來說魔寵不齊就意味著戰斗力不滿,這種能力不全狀態怎麼和第二名打?你見過世界第一的運動冠軍在受傷生病狀態還能贏第二名的嗎?"說完這些阿修福德又對我道:"說起來你的魔寵到底干什麼去啦?我看是不是把他們都叫回來?"

"我在外面發現了一個很有潛力的玩家,我想發展他入會,那些魔寵正在帶他做任務.本來這樣的安排到是沒什麼,不過現在看來這個決定有些鹵莽了,主要是我沒想到烏鴉也會攪進來.這樣,我馬上讓人去找一個和我們有貿易關系的行會派人幫她完成任務,然後我把自己的魔寵都調回來."

"你要自己去?"阿修福德現在就怕我離開.

"切,當個會長連這種事都要自己辦還不累死啊?"我說完就打開愛之環找到玫瑰讓她幫我安排人去辦事了,跟著我又和她說了一下現在這邊的情況,玫瑰說艾辛格那邊現在還是一片甯靜,看來日本人還是很能沉的住氣的.

城牆下的戰斗比我想象的要麻煩些,敵人在發現僵尸群後迅速的做了些調整,結果就是巫妖的法術消耗比以前大了不少,才半個小時就快頂不住了.幸好玫瑰那邊動作也很迅速,我的魔寵很快就得到了替換,而且還派來了一群強力增援和我的魔寵一起趕到了鐵十字城.

"真紅,金幣?你們怎麼來了?"

"還有我們."明顯精力過盛的明鏡蹦蹦跳跳的跑了出來.

"戰爭樂隊?"阿修福德幾乎高興的要蹦起來了.本行會的戰爭樂隊雖然組建時間不長,但真正是比我的名氣還要大.對一般玩家來說這樣一支全頂級美女陣容的戰斗隊伍本身就有非常強大的吸引力,何況她們還是支非常不錯的樂隊.明星想出名當然比我這種光靠實力說話的人要快的多,而一支實力強大的明星隊伍就更不用說了.當然,這還是對一般玩家來說.至于那些會長之類的人物則更看中這支樂隊的附加屬性,因為這個樂隊使用的裝備基本上都是可以提高軍團戰中整體戰斗力的東西,也就是說她們的武器幾乎全都算是行會級裝備,要知道最近一次世界拍賣會中有件行會裝備可是賣出了兩億水晶幣的天價啊!

"你們也來了啊?"

"聽說你們這邊打的比較熱鬧,紅月讓我們過來湊個熱鬧."水晶火焰看了眼城外還在拼死向前沖的敵人戲謔的說道:"不知道我們的音樂能不能感召這些可悲的生靈呢?"

"或許能吧."阿修福德對著自己之前指揮部隊的地方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那麼請各位到我的擴音魔法陣上表演一下吧?我可是早就聽說過艾辛格的戰爭樂隊的故事了,今天就讓我開開眼吧?"

"雖然都是樂隊,但我們的戰斗方式也並不完全一樣,一起上是不可能的,還是先讓你聽首鎮魂曲吧!"

在我的示意下水晶公主首先走上了擴音魔法陣,然後放出了她那架超赤紅色的巨型管風琴.不等其他人就位水晶公主首先獨自開始了演奏.她幽雅的抬起兩只手虛懸在風琴的鍵盤上方,然後只見她在第三層左上角的鍵位上用力一按.

嘟……一聲仿佛輪船汽笛般的低音震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扔掉了手中的東西雙手抱住了腦袋,巨大的低音穿透力驚人,整個戰場瞬間被打斷.所有人都還沒來及反應過來出了什麼事之後的音符就已經開始接二連三的響了起來,低沉壓抑的旋律以極端緩慢的節奏進行著,我們這邊的人還好,僅僅是心理上受到了一些影響,敵人那邊卻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屬性壓制的效果,每個人都感覺自己變的手軟腳軟,仿佛身體一瞬之間重了好幾倍.

在音樂響起的瞬間英法行會的領導人員全都愣住了,過了好半天才有個人反應過來大叫著:"是戰爭樂隊!艾辛格的戰爭樂隊在演奏!"

"媽的,這是在欺負我們沒有魔音師啊!"一個會長突然道:"是不是讓城里潛伏的人出來幾個干掉那幾個魔音師?"

"你想的美!"另外一個會長道:"艾辛格的魔音師並不全是輔助型的,其中還有幾個是戰斗型的魔舞者,我們的刺客大概是干不過這些人的!"

"魔舞者很厲害嗎?"

"不知道!這種職業全世界的玩家加一起好象也不到五十人,其中一大半都在冰霜玫瑰盟.不過按照已經知道的情況,魔舞者的戰斗力絕對低不到哪去.再說這麼重要的人員你們認為附近會沒人保護嗎?"

"那到也是!"一個會長歎氣道:"不說別人了,單就那個該死的紫日,你們認為我們的刺客有希望完成任務嗎?"

"我覺得其實還是有希望的."一個法國會長忽然道:"你們難道忘記維納斯小姐了嗎?"

"那個超級女明星?可她沒什麼戰斗力啊!"

"就是!她根本就沒有戰斗力的嗎!"

"不."領頭的英國行會會長道:"大鳥的意思是讓維納斯的那幫追隨者來幫忙."

"你是說……烏鴉?"一個會長試探性的問道.

另外一人馬上接口."之前維納斯小姐曾含蓄的表示過她希望能把阿修福德整的慘一點,並且之前聖火也是她請來的,這樣看來到不是說假的,只可惜聖火這個排名第五似乎和第一還是有比較大的差距的!不過我至少能肯定烏鴉不會比紫日差到哪去."

又一個會長接口道:"要是烏鴉能拖住紫日,那剩下的就好辦多了."

"沒錯,只要紫日被拖住,我們就可以派出精英刺殺團完成狙殺任務."

"先別高興的太早."帳篷突然被掀開了,一名全身都被黑色斗篷所遮蔽的玩家從外面走了進來.之前那些會長剛想詢問忽然看到了他胸前的那枚金色六芒星徽章."烏鴉?"

烏鴉根本沒接他們的話,而是直接走到了會議桌前面伸手將一枚水晶球放在了桌上,跟著在水晶球上一點,空中突然浮現出了一段畫面,其內容就是剛剛我和戰爭樂隊見面的那段.

"你們都看到了,來的不光是戰爭樂隊,還有那兩個中國國器持有者.還有,艾辛格的戰爭樂隊似乎比大家所知道的數量要多的多.如果我沒猜錯,畫面中除了那兩名國器持有者之外剩下的二十四人應該全部都是魔樂手相關進化職業."

"這麼多?真不知道那些歐洲MM怎麼全跑冰霜去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嗎?"烏鴉掀起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一頭黑發.周圍的那些會長全都一愣.戰力榜只顯示兩項內容:人物名稱和系統計算後的戰力值,對于其他信息則一概不顯示.之前所有人都知道烏鴉是歐洲的玩家,但直到此刻所有會長才突然發現烏鴉居然是黃色人種.

"你是中國人?"周圍的會長們驚訝的看著烏鴉.

"難道亞洲就只有中國一個國家嗎?"

"那你是……?"

"我是什麼國籍很重要嗎?"烏鴉不屑的掃了眼那些會長然後繼續說道:"以上這些是我按照維納斯小姐的要求轉交給你們的信息,我不會去主動配合你們的行動,如果你們願意配合我我自然是不會阻攔.一會我就會去挑戰紫日,你們可以趁機加大攻城力度.如果我失敗了,你們能趕在這段時間攻破城牆也算我沒白忙活,如果我勝利了那我將按照維納斯小姐的要求進入城內繼續破壞,至于你們怎麼做那是你們的事."

一個長的很帥氣的法國會長對烏鴉說:"囂張的家伙.雖然我看你很不順眼,但我還是希望你能戰勝紫日."

"對,你一定能戰勝紫日的."其他的會長附和著.

烏鴉很平靜的說道:"笨蛋的可怕之處並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聰明.我可不是你們那樣的笨蛋.紫日既然能在戰力榜第一的位置上坐的穩就不會是浪得虛名,我的勝算頂多也只能是五五之數,不過那不是你們要操心的.好了,現在開始我會等待三十分鍾.三十分鍾之後我會去挑戰紫日,你們有什麼安排就最好盡快."

烏鴉的囂張可不是一星半點,然而英法行會現在急需一名能有效遏制我的高級人員,隊于這個戰力榜第二他們自然是不管得罪.任憑烏鴉任何的囂張,只要能拖住我的動作,那英法會長就樂于忍一忍.

半個小時的時間看著長其實並不算太多,至少英法行會的會長是這麼覺得.過億的大軍雖然開戰以來一直在減少,可相對這龐大的基數還真看不出有什麼變化,盡管已經連續打了三四個小時,可目前仍然還是有一億多人.這麼龐大的一支隊伍想要徹底協調過來還真不是簡單的事情,半個小時說起來是給他們准備,其實壓根也准備不了什麼.英法行會的會長們也知道這些,所以他們僅僅是給指揮官們下達了一個加快攻擊節奏不惜代價的命令,同時他們也抽調了一些精銳組成了幾個小的突擊團體准備留做特殊用處.

幾乎也就是剛剛完成這些工作半小時時間就到了,這麼點時間根本不夠做什麼太複雜的准備.烏鴉在時間到達的瞬間沒有做絲毫的停頓大步走出了帳篷.至于鐵十字城這邊,目前我還不知道烏鴉已經到了.

在戰爭樂隊的強力輔助之下,城下的敵軍以非常誇張的速度迅速的倒下,尸體產生的速度甚至超過了那些巫妖的轉換速度.阿修福德一直在抱怨鐵十字城沒裝永久性的亡靈轉換陣,要不然現在也不至于看著這麼多的尸體無法充分利用了.

外邊打的正酣,忽然阿修福德的一名幕僚指著城外叫了起來."快看,那邊被突破了."

"搞什麼啊?"阿修福德看了一眼混亂的戰場,在複活的亡靈大軍和英法聯軍之間有著一條很明顯的界限,而這條線的中段靠近城門的位置居然被硬生生的撕開了一道口子.

我跟著大家的視線也注意到了那個地方,啟動星瞳後能看到當先一名全身都籠罩在斗篷中的人就是突破點的尖刀人物,任何亡靈只要接近到他身邊五米之內必然立刻粉碎,他幾乎是一路閑庭信步的走過了兩軍的交戰點.

巫妖們也算是高級生物了,智力當然不會差.看到敵人突破了防線他們立刻調整了部隊的結構,一些高級亡靈生物迅速的聚集到了這個家伙的身邊.巫妖們使用的支配亡靈生物技能是一種概率性技能,也就是說不會把所有尸體都變成僵尸,這其中有一定概率轉化尸體為亡靈守衛,或者是直接出現死亡引導者.

亡靈守衛比較簡單,基本就是保留生前戰斗力的一種亡靈生物,可以認為是除陣營之外完全保留了生前的各種特征.至于死亡引導者這種生物,你可以直接想象死神的形象.黑色的斗篷完全遮擋住全身,僅有一雙干枯的骨手握著一柄滿是血汙的巨戰鐮刀.這些冒牌死神雖然沒有真實的死神那麼強大的戰斗力,但作為一種不亞于巫妖的高級亡靈生物,他們的戰斗力是絕對低不到哪去的.

處于重重包圍之中的烏鴉顯然並沒有在意身邊的那些生物,他僅僅是緩慢的伸出了一只手,然後對著地面輕輕一指,在他的腳下立刻蕩開了一圈白色的光圈.所有接近的亡靈生物一接觸到光圈立刻被燒的青煙直冒,紛紛慘叫著退出了攻擊范圍.

看到這種情況巫妖們立刻調走了那些高級生物,他們非常明白這樣的消耗沒什麼意義.既然不能以高級生物在力量上壓制,那就干脆用最低級的生物從數量上想辦法.在巫妖們揮動的手臂指引下,高等亡靈生物迅速四散開來,跟著就是綠油油的一片僵尸圍了上去.

腐毒僵尸是僵尸中比較另類的存在,或者說是比較特殊的中間狀態.一般僵尸轉化過程中會有百分之一的概率出現失敗產物,而這種失敗產物就是腐毒僵尸.腐毒僵尸的體能要明顯低于一般僵尸,而且和亡靈生物無窮無盡的生命不同,他們通常只能存在十幾個小時就會自然消亡,因為他們在不斷的快速腐爛.不過這種腐爛的過程雖然迅速卻可以使腐毒僵尸在完全爛光之前獲得一般僵尸三倍以上的速度和攻擊力,同時他們還帶有一種極端霸道的尸毒.這種尸毒的主要特點就是完全無視毒素抵抗,以緩慢而穩定的速度逐漸腐蝕中毒者的身體.

巫妖們這會把腐毒僵尸全部集中過來顯然就是打算利用腐毒活活拖死這個敵人,不過他們卻忽略了烏鴉的速度.腐毒僵尸確實比一般的僵尸要快不少,但那也僅僅是相對一般僵尸而言的.像腐毒僵尸這種速度大部分戰士類玩家都是可以躲開的,只有法師或者祭司之類不注重敏捷的職業才有被抓到的可能.像烏鴉這種能排的上戰力榜的存在,即使是不擅長敏捷的法師類職業也絕對不會連僵尸都閃不開,何況烏鴉還未必就是法師職業.

事實也就像我所預料的差不多,烏鴉很輕易的閃開了那些僵尸的圍攻徑直向城門走了過來.

"他要干什麼?"

"好象是想破壞城門!"

"開什麼玩笑?"

"不可能吧?他一個人就打算破壞城門?"

城牆下敵人都被擋在了僵尸陣線的後面,僵尸和城牆之間這段空地上除了烏鴉就只剩死掉的英法聯軍的尸體了,這樣的環境下想要一個人破城確實有點古怪的感覺,不過《零》畢竟不是現實,在這里實力決定一切.如果把烏鴉的位置換成是我,我相信自己是絕對可以獨立破城的.

看著烏鴉輕松脫離包圍圈我就已經知道必須得我親自上了,因為這家伙並不是從僵尸的包圍圈里跳出來的,而是直接走出來的.他根本就沒理睬那些僵尸,之前突破防線時使用的那種粉碎技能再次出現,只要僵尸一接近他的身邊立刻就會變成無數碎片.因為距離他遠我即使啟動星瞳也只能看到一些隱約的白剛,根本看不出來他到底用的什麼技能.

真紅看到這樣一個告示立刻興奮的問我:"讓我去吧?我肯定能把他打趴下."

"不行,這個家伙是我的."金幣抗議道.

"我看還是紫日親自跑一趟比較安全."阿修福德和我們不同,他好歹也是歐洲人,對烏鴉的外貌特征多少還是知道一點的."二位就別爭了,那個家伙就是烏鴉,世界戰力榜第二.你們萬一被他打敗丟個一件兩件國器我可賠不起!"

"他就是烏鴉?"真紅一聽反到更來勁了."要是我挑戰他勝利那我不就是第二了嗎?"

我走過去拍了拍玫瑰的肩膀."別想那些有的沒的了,第二就是第二.如果是之前那個聖火我到是可以放手讓你去挑戰一下,但這個家伙實力不明,所以最好還是我來.萬一他的屬性剛好就是克制你的近戰能力你說該怎麼辦?再說讓我先打你又沒什麼損失.就算我打敗他他依然是第二,你再戰勝他依然可以搶他的位置."

"說的也是."真紅有些失望的看了看城下的烏鴉道:"真可以啊!算了,下次有機會再和他較量一下吧!"

"那麼你們在這里保護好樂隊的各位,我這就去會會這個家伙."

"會長你可一定要小心啊!"金幣在後面喊著:"那家伙竄起來的速度不太正常,搞不好有什麼偏門技能也說不定."

我沒回答,只是向後擺了擺手.要說烏鴉這家伙的特點我之前也是大致研究過的.雖說這家伙向來搞的神神秘秘的,但現在的網民比間諜都厲害,還有什麼東西能完全保密的嗎?烏鴉的神秘也僅僅是出現次數少以及竄紅比較快兩大特點造成的,他的實際戰斗數據多少我還是知道一點的.首先從網絡上的一些只言片語就能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烏鴉的防禦主要體現在速度方面.大部分人的說法都是認為烏鴉屬于那種敏捷高防禦低的類型,但我的看法卻截然相反.我曾從軍神那里了解過我們行會的情報部門收集的信息,其中有條明確的信息就是烏鴉曾在屠龍過程中被龍尾掃中過,事後他只是眩暈了一會,並沒受什麼傷,可見他的防禦根本不低.玩家們猜測他防禦不高的原因大概是源于他不喜歡正面抵擋敵人的攻擊而是選擇全部閃避的原因.

從以上信息中我可以明確的知道烏鴉這個家伙至少具備高防禦和高敏捷,另外他的攻擊速度也不低,加上今天看到他突破陣地的情況還必須考慮他魔武雙修的可能性,這些綜合起來也算是能把烏鴉的戰斗模式大概拼湊出來了.

當我從城牆上下來走到城門口的時候烏鴉已經快到城門了,不過他正准備撞門,沒想到城門卻自己打開了一條縫.一名全身黑色重鎧手持勾鐮槍背後披著條黑色披風的騎士騎著匹全身烏黑四蹄帶火的馬形魔寵走出了城門.烏鴉看到的騎士當然就是我了,不過他此時並沒認出來.

稍微一愣神後烏鴉又恢複了正常,城門也在我背後緩慢的重新合攏,但烏鴉卻絲毫不顯的著急,繼續以一開始的悠閑步伐向城門走了過來.

"哼哼……夠囂張的啊!"看到我出現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的人我這是第一次碰見.

烏鴉聽到了我的話居然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依然邁著穩定的步伐向我走了過來.我自然是不能也不會怯場的,既然他向前我也沒道理躲開啊,只能是迎著他走了過去.當我們的距離接近到十米的時候城牆上站著的人和對面英法行會的會長們都緊張的連呼吸都忘記了.這可是第一對第二的顛峰碰撞,而且其結果還直接關系到兩邊人員的切身利益,不緊張才叫奇怪呢!

一名英國行會的會長忍不住擦了把頭上的冷汗道:"烏鴉那家伙在想什麼啊?居然就這麼直接走了過去!就算他是世界第二,對我們這樣的人牛一點到也沒什麼,可那是紫日啊!他怎麼能這麼輕敵呢?"

另外一名會長附和道:"就是啊!面對兔子不屑一顧那叫霸氣,面對獅子還是不屑一顧那叫傻氣!"

一名法國行會的會長忽然猜測道:"你們說他會不會不認識紫日啊?"

幾乎是這個問題剛一問出來周圍的幾個會長全都傻眼了.要是對一般人說這話別人肯定是不會相信的,但對面那個家伙是烏鴉,性格出了名的古怪,除了對維納斯特別著迷言聽計從之外幾乎找不到正常人的特征.這樣一個家伙又常年在深山里練級,要說沒聽過我紫日的名字那是不可能的,但要說不認識我的長相,這還真說不准.

當然了,目前戰場上正和烏鴉對峙的我是不知道這些的,我只是覺得烏鴉這家伙實在是囂張的有些過了.你要在我面前表現的不卑不亢我還可以贊賞的認為你是個男子漢,可完全無視我的存在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在兩邊的人一起瞪大了眼睛等待目睹這場顛峰之戰之時,我們兩個人的距離終于接近到了三米之內.以永硠雂う漱霰I槍的長度,這個距離已經處于我的絕對打擊范圍之內了.囂張好歹也要有個限度吧?站在和平國家說我不怕核武器還可以認為你囂張,站在試爆場的原子彈下面還說我不怕原子彈的除了腦殼燒壞了不做第二考慮.

三米.對一般玩家來說和我站在這個距離上就已經處于絕對必殺范圍了,更何況這時候烏鴉居然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我也算被這家伙氣樂了,心想到要看看你到底能囂張到什麼程度,于是邊將勾鐮槍伸到了烏鴉前面擋住了這家伙前進的道路.然而,我還是低估了無知者無謂的程度,他居然就這麼伸手撥開了我的勾鐮槍刃,然後徑直從我身邊走了過去繼續向城門靠近.

城牆上的人和遠方端著望遠鏡的英法行會的人下巴都差點沒掉下來,這麼一個情況是雙方都沒料到的.我自己也驚訝異常的看著還在向前走的烏鴉,完全被鎮住了!我抬頭望向了城門樓上的阿修福德他們,然後指了指烏鴉又指了指腦袋詢問他們烏鴉是不是大腦有問題,結果阿修福德回了我一個莫名其妙的手勢又猛指烏鴉示意讓我盡快解決.

我無奈的搖搖頭,然後催動夜影追了上去.

烏鴉這家伙依然堅持著一貫的囂張風格,根本連頭都懶得回,僅僅是像扔垃圾一樣隨手向後一扔,一道白色的氣團向我飛了過來.我根本看也沒看就用勾鐮槍一個橫掃,只感覺槍頭一沉,跟著就是一陣秘密的叮當亂響,當隨著我的力量施展開來那團白氣終于還是被撥到了一邊然後把地面炸出了一個滿是溝壑的區域.看來這就是那些僵尸被切碎的罪魁禍首了,一種高度聚集的風刃組合團,任何物體進入其內部都會被無數風刃反複撞擊,不碎成一塊塊才怪呢!當然,風刃畢竟是風組成的,想切斷一般的兵器都不太可能,何況是永.

烏鴉在聽到風刃撞擊兵器的時候依然沒有反應,直到我把風刃團撥開後氣團撞上地面他才有所反應,然而這個時候已經太晚了.我是什麼人?戰力榜第一!三米之內毫無防備的背對著我,居然還想臨時接下我的全力突擊,這跟白日夢有什麼區別?

噗.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烏鴉的腦袋就和身體分了家.

"這就完啦?"真紅站在城頭傻愣愣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尸體和還立在輕頭上的人頭後悔剛才沒有堅持自己先去試試的,這個世界第二也來的太容易了點吧?

相比之我們這邊的驚訝,英法聯軍那邊的表情就比較誇張了.所有人都是一臉古怪的表情,搞的好象是世界末日一般.說起來這些會長們到沒指望烏鴉一定能贏,但這未免也輸的太快了點吧?

我回到城牆上的時候阿修福德正在那里捧腹大笑,並且說著要把什麼東西傳到網上去.我笑著走過去問道:"在說什麼這麼高興?"

金幣搶著回答道:"我們在說一會把烏鴉和你決戰的那段錄象單獨剪下來傳到論壇上去,我保證烏鴉以後再也沒臉見人了.哈哈,對這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就得往死里整."

"你們也別太高興了.烏鴉的第二並不是完全的浪得虛名,雖然剛才那種囂張的態度比較奇怪,不過他畢竟是系統認定的第二.就算系統沒把戰斗經驗和個人性格的因素考慮進去,實際戰斗結果應該也不會相差太多才對.你們以後要是碰到他還是要小心為上,囂張的人一向死的比較快."

我在這邊教育行會里的會員,英法聯盟那邊卻在罵娘.

"喂."一英國行會的會長抓著烏鴉的肩膀大聲質問."你之前大話不是說的挺滿的嗎?怎麼這麼快就被紫日干掉了?"

"干掉我的那個騎士是紫日?"烏鴉驚訝的看著這個會長.

"什麼?你不知道?"這個會長也愣了一下.

"我又沒見過紫日,只聽說他是馴獸師,剛才那不是個黑騎士嗎?"

"我的上帝啊!"之前還在質問烏鴉的那個會長這會干脆跪到十字架前禱告去了.

一個還算比較明智的會長說道:"現在的問題不是追究烏鴉的責任,而是趕緊想想我們的部隊該怎麼辦?之前烏鴉信誓旦旦的說是要攻破城門殺進城去的,所以我們還為了配合他而准備了一支精銳部隊.現在部隊是調度完了,可烏鴉掛回來了,你們說我們的部隊怎麼辦?"

"這到確實是個問題."一名比較帥氣的騎士站出來說道:"部隊的集結調度已經完成,再打回原來狀態會讓部隊出現混亂,而且頻繁變換陣形並非好事.再說個別兵種已經開始按計劃向城門移動了,這要是再給調回來必然會沖亂自己人的隊伍,萬一鐵十字軍和冰霜玫瑰盟那些人再抓住這個機會來個反沖擊那就熱鬧了!"

"說來說去還是烏鴉掛的太快,至少也要掩護我們的人到達城門口啊!"

"好了好了!"一直被罵的不吭聲的烏鴉終于發飚了."我有說不管嗎?再說之前是因為我不知道那是紫日,結果被他偷襲了才會中招的,要是正面對決我絕對能贏紫日."

一名一看就非常精明的會長突然發火大吼道:"你不認識紫日早說啊!平時鼻孔都翹到天上去了!不就是個世界戰力榜第二嗎?紫日是世界名人,但那並非他是戰力榜第一.我告訴你,就算紫日是個生活職業玩家,單靠一個冰霜玫瑰盟會長的帽子他就足夠站在世界名人的行列中了.至于你,除了個戰力榜第二還有什麼?沒錯,我們現在確實需要你的戰力,但你永遠也只是戰場上的武夫,和運籌帷幄的首腦人物根本沒法比!"

"你……你……!"烏鴉之前那麼囂張明顯就是個年輕氣盛的主,這會被這麼一番數落氣的話都說不周全了.

"你什麼你?有本事干掉紫日我們都把你當大爺供著,沒本事就別在那裝什麼牛人!怎麼?不服氣是吧?不服氣去干掉紫日回來想說什麼都隨你!"

"好,你等著!"烏鴉受不了氣激憤的沖出帳篷朝城牆跑去.

英法聯軍真正的總指揮之前一直站在間諜發回的城市布防圖前沒有說話,直到烏鴉跑出去才淡淡的開口道:"聖約瑟,你這是何必呢?"

之前那個裝的很沖動罵烏鴉的那個會長這個時候突然以很冷靜的聲音開口道:"烏鴉這種性格就注定了他只能被人當槍使,對他這種人只有兩個方法最好用,第一是拍馬屁,第二是激將法.他被紫日一招搞定,我總不能在把他捧上天去吧?激他一下沒壞處.硬骨頭就讓那個二愣子去啃,我們干我們的."

英法聯軍的總指揮看了看聖約瑟,然後搖了搖頭."算了,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老用中國人的特殊用語?那什麼二愣子激將法之類的我雖然能明白意思,可這翻譯系統翻出來確實太不順口了!"

"老大,我可是在中國長大的,這都是習慣用語,順口就說出來了,反正你明白意思就行了."

"真拿你沒辦法!烏鴉那邊你多盯著點,說白了我們現在也就是起個牽制作用,真正的決戰時間還沒到呢,可別太拼命哦."

"放心啦,我又不是琶德里克那樣的笨蛋,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

"那我就放心了."

英法這邊在研究作戰方法的同時我們這邊也沒閑著.表面上看起來目前我們這一方只有鐵十字軍的鐵十字城早遭到攻擊,但實際上本行會的鋼城,天宇城以及艾辛格才是真正的重點戰區,只不過目前這三座城市都還處于暴風雨前的甯靜中.說起來這種甯靜還真是讓人非常的不安!

"情況如何?"趁戰斗的間隙我正在和玫瑰通話了解情況.

"比預料的要麻煩些."玫瑰說的很不好,聲音卻很輕松."日本人和韓國的那些行會基本上都在忙著秘密調集部隊,不過這麼大規模的行動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估計他們自己也知道這點,所以部隊的調動速度正在加快.還有就是美國那邊稍微有些不安定,修羅紫衣讓我問你如果事不可為是不是可以考慮放棄磐石城."

"磐石城出產的墨玉是跨國傳送陣的必須材料,所以絕對不能丟.告訴修羅紫衣,必要的時候可以調集起點城的兵力增援磐石城.戰術地位上磐石城不如起點城,但戰略意義上磐石城更加重要.當然,可能的話最好兩個都給我守住."

"我會轉告她的."玫瑰繼續道:"那麼還有個事需要問下.闖王說在日本外海發現了奇怪的艦隊.對方沒有懸掛任何旗幟,目前正高速脫離日本向著北冰洋前進.闖王問是否需要跟蹤探察一下."

"從日本出來的?"我稍微愣了一下.按現在這個情況來看日本人往國內運人都來不及,沒道理往外送啊?難道說……?"通知闖王派人盯緊了,可能的話派人秘密滲透調查下船上裝的到底是什麼以及他們的目的地."

"了解.還有……!"

"等一下,我這邊有情況了."我打斷了玫瑰的報告,因為我再次發現了那個剛被我干掉的家伙——烏鴉.

《零》的戰役系統默認狀態下玩家在一次戰役中只允許參戰一次,但這次的戰斗是以突襲開始的,也就是說這是場無規則戰役.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應到遵守平時的游戲設定,也就是玩家死亡至少還要有個複活時間,可這個烏鴉居然這麼快就回戰場了,這說明他並非簡單的複活而已.

阿修福德幾乎是在看到烏鴉的第一時間就朝我投來了求助的目光,我也知道這種時候除了我也沒人幫的上忙了,反正魔寵和召喚生物剛剛都已經回來了,我現在正處于全盛狀態,即使烏鴉不再囂張,只要我小心點,贏他應該不是問題.

"開城門,我去迎戰."真紅搶在我前面跑了出來.我剛想勸她,沒想到這丫頭先一步喊道:"上次的機會都讓你搶了,你總不能這麼霸道吧?"

"好好好,你上就是了.不過我可跟你說好了,萬一發現情況不對馬上撤,你身上的這身可是國器,不是讓你拿去和人拼著玩的,萬一被搶了一件兩件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安啦,我又不是第一天穿國器了!"

實在找不到理由拒絕真紅,沒辦法我也只好讓她上了,真要萬一被搶了一兩件國器大不了我再搶回來就是了.

在真紅走出城門的同時玫瑰藤和開拓者都已經潛伏到了城外的地面下,他們的任務就是萬一真紅落敗就把掉落的國器搶回來.這到不是我覺得真紅的實力不行,相反我就是相信她才讓她上場的.真要照系統排位,以真紅的戰斗力是絕對打不過烏鴉的,但在我看來實戰中不可預測的東西太多,只要戰斗技術好,系統給出的評定並不一定准.

"你是誰?"烏鴉之前吃了我個大悶虧,緊跟著又被羞辱了一番,這會就是來跟我找回面子的,眼里哪還看的到別人?

對于這種囂張的人真紅一項都是懶得搭理的,但是今天她卻很認真的亮出了兩只閃耀著金光的拳套擺出一副隨時准備戰斗的姿態後才回答道:"我是中國的國器持有者,冰霜玫瑰盟高級會員真紅."

"國器持有者?"烏鴉略微思索了一下,跟著恍然大悟似的叫了起來."哦想起來了,就是那種一個國家只出幾套,穿上之後能給全國人都帶來好處的裝備吧?嗯……這種加團隊屬性的東西自身戰斗力肯定不會太強,不過能同時給一個國家的人帶來好處,用處還真是大啊!干脆奉賢出來讓我賣了吧!"

烏鴉這話一出口別說烏鴉了,連英法行會的人都差點暈過去.戰力榜第二確實有囂張的資本,可問題是資本也是有限度的.這也囂張的太過分了吧?

真紅本來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這會一聽烏鴉的話立刻就火了."白癡.今天就讓你知道一下藐視中國國器的後果."

烏鴉本來還打算出口反駁幾句,沒想到剛准備張口突然感到臉上傳來驚人的壓力,嚇的他慌忙後閃,結果還是被一陣狂風刮的險些摔出去.

"好快!"雙方觀戰的人幾乎同時發出了這麼一聲驚歎.

烏鴉被陣風帶的連連閃出七八米才算站穩身體,低頭一看才發現遮擋自己面目的斗篷居然被完全撕裂了.事實上我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才徹底看清楚烏鴉的外貌,之前的戰斗中我的關注焦點都集中到他的動作上去了,其他方面都沒怎麼注意.現在看來烏鴉似乎是東南亞人,反正不像中國人,但可以肯定是亞裔.不過有一點比較奇怪,那就是裝備.之前雖然只是一個錯面我就干掉了烏鴉,但我清楚的記得他穿的不是現在這身裝備,甚至連職業似乎都不一樣了,要不是那張臉沒變我還真認不出他來了.

"不錯嗎!"烏鴉的斗篷被粉碎之後用力的揮舞了兩下手中的單手重劍."你有和我一戰的資格,出手吧."

"白癡."真紅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的同時也沖了上去.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四章 巔峰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七十六章 奇怪的分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