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九十三章 貌似不公平的決斗   
  
第十六卷 第九十三章 貌似不公平的決斗

鬼手信長他們三個的計劃相當詳細也非常具有可行性,事實上結果比他們預料的還要順利不少.麒麟武士在斯哥特他們這些鈴音騎士的帶領下確實對天昭的天原守衛產生了壓倒性的戰斗優勢,然而數量的優勢卻並非那麼容易忽略的東西,尤其是雙方的戰斗力並沒有什麼不可逾越的差距.

麒麟武士在天原守衛的隊伍中只沖了大約三百多米就開始出現了明顯的速度下降,盡管前面借助沖擊力硬是踩翻了一大片天原守衛,奈何人家數量太多,再大的沖擊力也有消耗完的時候.一名麒麟武士正驅策著跨下的麟獸越過一名天原守衛,忽然旁邊斜斜伸來一杆長槍擋住了麟獸的前爪,跟著受到慣性的影響那頭麟獸立刻向前翻了出去,連帶著上面的麒麟武士也從麟獸背上滾了下來一頭撞進了天原守衛的人群之中.

那名麒麟武士反應也不錯,就地一滾立刻跳了起來,旁邊的天原守衛迅速靠近打算占便宜,但是這名麒麟武士迅速的扔掉長兵器抽出配劍抬手就是一劍砍倒了正面的天原守衛,旁邊的天原守衛立刻補刀,不過剛出手就被對方抓住了手腕.麒麟武士正要把這個打算砍自己的天原守衛干掉忽然聽到背後一聲獸吼,回頭一看自己的麟獸剛好從自己背後飛過一下將一名打算偷襲的天原守衛按倒在地.麟獸可不是戰馬,這家伙長的一嘴尖牙絕對不是用來吃草的,那個被撲倒的天原守衛本想掙紮,可是麟獸動作比他快多了,上去一口就從那名天原守衛的脖子上拽下一大塊肉來,血水瞬間噴的附近幾人全都成了紅人,不過這頭麟獸忽然聽到背後一聲慘叫,他本能的感覺不好,回頭一看卻發現自己的騎士居然已經被人砍倒了.從麟獸背上摔下來的麒麟武士本身戰斗力就受到了一定影響,亂軍之中個人實力也無法完全發揮,最終還是被敵人得手.麟獸發現主人被殺立刻發狂的撲了上去,那名刺殺麒麟武士的天原守衛還沒來及把刀拔出來就被麟獸以下撲倒在地.兩個生物抱在一起滾出去不遠就被人群擋住,附近的天原守衛看也看不看就把手里的武器向下猛紮,那頭麟獸畢竟只是動物,智力方面遠沒有人形生物高,結果是抱著那名殺死自己主人的天原守衛一起被亂刀捅死在地.

伴隨這名麒麟武士的倒下更多的麒麟武士開始紛紛落馬並被逐個干掉.當然,伴隨著麒麟武士的死亡,天原守衛也在以恐怖的速度消耗著.斯哥特看到麒麟武士大量死亡幾乎已經發狂,一杆戰槍舞的四處亂飛,三丈之內根本無人敢近.

神野一戶看著下面的戰場得意的說道:"看來情況比我們預料的要好很多,照這個速度拼光了紫日的麒麟武士我們還能剩下一兩萬天原守衛呢.到時候用這些天原守衛輔助我們的高級魔寵和玩家去拖住紫日的魔寵,說不定還能提前干掉一兩個魔寵."

"對對對,這次一定讓紫日死的不能再死."鬼手信長激動的附和著.

紅蓮鳳凰很冷靜的說道:"你們也別太樂觀了.麒麟武士雖然傷亡很大,但你們有看到那些鈴音騎士出現傷亡嗎?"

"鈴音騎士?那東西不是一共才二十一個嗎?"

"才二十一個?"紅蓮鳳凰很不屑的看了一眼神野一戶."如果你的魔寵有九百五十級我是絕對不會說才二十一個的."

"鈴音騎士有九百五十級?"神野一戶和鬼手信長幾乎是同時叫了起來.

"你們居然不知道?"這次輪到紅蓮鳳凰驚訝了.

鬼手信長解釋道:"紫日的魔寵都很強,相比之下妖仆就不是那麼出彩了!"

"那是因為你沒帶兵和紫日正面碰過.你每次和紫日見面都是單人對戰,附近的人都是各打各的,你們從來沒有以戰陣指揮的形式交鋒過,否則你們就會知道紫日的那些鈴音騎士一點不比他的魔寵弱了.事實上要我說戰斗力最強的反而應該是這些鈴音騎士,畢竟大兵團作戰中單靠個人實力是不行的,他們這樣能指揮能沖鋒的前線指揮官有時候比高級玩家還有用."

"你這麼清楚難道你和紫日進行過戰陣對戰?"神野一戶問道.

紅蓮鳳凰搖了搖頭."我知道是因為我和松本正賀談過."

"松本正賀?"鬼手信長非常不屑的哼了一聲:"那個懦弱的軟蛋有什麼好問的?"

"我不想和你討論關于松本君的事情,現在的問題是紫日的鈴音騎士.我建議你現在就派人下去把鈴音騎士干掉,要不然等一會這二十一個鈴音騎士絕對能把我們的天原守衛全部拼光."

"有那麼誇張?"

"你不信就算了."

"好,我姑且聽你一次."

鬼手信長的手下動作很快,不一會就調集了二十一名高級玩家到達了戰陣之中.這次鬼手信長他們能出現在這個高天原和我不一樣,我是被意外帶進來的,而他們則是天昭請來的幫手,自然是會讓他們盡量多帶人了.事實上此次過來天昭差不多把會里的高手全給帶來了,因為當初天昭說每個人完成任務都是有特殊獎勵的,所以多帶人自然就能多拿好處,因此鬼手信長盡管正是大戰之時依然組織了大量高手進入高天原掙獎勵.

對于鈴音騎士的戰斗力鬼手信長本來是不太相信的,盡管聽了紅蓮鳳凰的建議,但最終他也只調了二十一名高手下來參戰,畢竟通常情況下同級的玩家都要比NPC厲害一些,二十一名玩家對二十一個NPC已經算是以強壓弱了,何況鈴音騎士要對付的還不止這二十一人.不過鬼手信長這麼想,紅蓮鳳凰卻並不太贊同,只是鬼手信長已經聽她的話派出了玩家參戰她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只能是祈禱這些人有用.

其實有這種想法的不只是鬼手信長一個人,或者說除了紅蓮鳳凰之外大部分都跟鬼手信長一個想法.那二十一名玩家沖到戰陣後方立刻分散開來沖進了戰群.按他們的想法自己一個對一個應該是沒問題的,所以根本就沒想到要合兵一處逐個擊破.

斯哥特正和對面的天原守衛打的不亦樂乎,忽然一名明顯裝束不同的玩家跳過天原守衛的頭頂從對方背後蹦了出來.這家伙在空中就舉著一柄大刀當空劈了下來,照他這個姿勢真要落下來只要斯哥特不擋肯定會被一劈兩半,不過斯哥特看到有人要砍自己有可能不做出反應嗎?

"分陣."斯哥特突然大喊一聲,身邊的麒麟武士整齊的向後退了一大步,場地中心呼啦一下就空出了一大片空地.那名玩家一個跳斬沒劈到人卻落進了麒麟武士的包圍圈.雖然計劃有點失誤,但這家伙畢竟是高級人員,一招失利立即發現不妙,轉身就想往天原守衛的隊伍里跑,不過斯哥特比他還快."裹夾陣形."兩隊麒麟武士突然從那家伙和天原守衛中間穿插了過去,然後這兩隊麒麟武士分別向兩邊壓,瞬間就將那家伙和天原守衛給隔到了兩個區域.同時包圍這家伙的麒麟武士迅速形成了一個三層的圓形包圍圈.

那玩家進來的任務是干掉鈴音騎士也就是斯哥特,麒麟武士可不是他的目標,發現自己被雜兵包圍之後那家伙立刻開始尋找去斯哥特的位置來,結果環視一周差點沒被氣死,只見斯哥特不知什麼時候騎到了一頭大怪物身上正在指揮麒麟武士包圍自己.那家伙頭腦一熱立刻朝斯哥特這邊沖了過來,但包圍圈已經形成哪是那麼容易沖出來的?

"刺槍."斯哥特一聲令下前排的麒麟武士同時刺出了手中的鉤鐮槍,那個玩家技術也確實不錯,手中重刀在鉤鐮槍陣上一點居然滕空而起想要跳過槍陣,誰知道他剛跳起來斯哥特又喊了一聲:"防空."呼啦一下後兩排的槍陣全都向斜上方豎了起來,而且鉤鐮槍的鉤鐮全都轉到了上方,一下就在那家伙面前組成了一面刀陣,只要一不相信被鉤到那就別指望再出來了.

那家伙到也不緊張,單刀對准其中一杆槍猛力一砸,借助反彈力居然又蹦了回去,只可惜這次他的運氣終于是用完了.就在他反彈向陣中之時斯哥特忽然喊了一聲:"鉤住他的腳."

兩杆鉤鐮槍突然一轉伸了上來一下鉤住了那家伙的腳腕猛的向後一拉,那家伙人在空中本就無處借力,腳腕突然被拽住身體立刻失去平衡向後摔了出去,但是對面的包圍陣中已經沖出了兩隊麒麟武士,其中兩名麒麟武士也舉起了鉤鐮槍堪堪掛住他的雙肩,四柄鉤鐮槍硬是將這家伙從空中拽了下來猛砸在地面上.強大的沖擊力震的那家伙一時之間滿眼金星雙耳爆鳴根本一點反應能力都沒有了.旁邊的麒麟武士立刻沖上前打算用劍解決這個家伙,不過他恢複很快,震蕩的副作用剛一消失就發現四柄快劍已經到了自己要害上方.這種時候他也沒可能再保留什麼技能了,大吼一聲,一道紅色光環突然爆開將附近的麒麟武士全都給推了出去.

震開麒麟武士之後那家伙一拍地面突然又站了起來,然而兩杆鉤鐮槍以更怪的速度同時從他背後掃來正中他的雙膝,瞬間將他給打的跪在了地上.他剛要掙紮頭頂又落下兩杆鉤鐮槍,他雙手一抬握住了鉤鐮槍的槍杆阻止了鉤鐮槍的攻擊,然而這個時候又從四面八方同時伸來八杆鉤鐮槍同時用鉤鐮槍上橫生的鉤鐮鉤住了他的脖子.這個時候他算是知道自己徹底的陰溝翻船了,但知道也沒用了.

"分."斯哥特一聲命令八杆鉤鐮槍同時後撤將那家伙的脖子瞬間切斷,一顆腦袋被挑上半天高,血水跟著像噴泉一樣噴了出來,無頭的尸體跪在地上抖了幾下才撲通一聲倒了下去.

嘩.城牆上原本很松散的靠著城牆的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同時跳了起來,剛才那個玩家被殺的過程他們也看到了.說起來長,其實剛剛那家伙從跳到斯哥特面前到被殺不過也就是十幾秒的事情,尤其是最後從那家伙在戰陣中起跳到情況急轉直下被殺也就幾秒時間,如此乾淨利落的絞殺陣可以說這里的三個領導者沒有一個見過.要是松本正賀在這里他肯定是知道的,不過他現在在日本已經是混的相當糟糕了,要不然也不會考慮和我合作的,至于這里的三位.鬼手信長就一莽夫,除了能打之外一無是處.神野一戶不過是個狗頭軍師,壞點子不少,有用的不多.紅蓮鳳凰這個女人平時比較神秘,但總體來說一是影響力太低,二是本身也存在性格缺陷,想要當一個合格的領導者那也是沒指望的.

其實干掉一個玩家對斯哥特他們來說根本不是難事,但現在在戰陣中,所以鈴音騎士們比較喜歡利用集群的力量對付敵人.自從襲擊斯哥特的那個家伙被干掉後剩下的二十個玩家也先後完蛋,他們在戰陣中視野不象城牆上的鬼手信長他們那麼開闊,根本看不到自己人正一個個被干掉,所以他們最終只能一個個的自投羅網一個也沒跑掉.

"現在怎麼辦?還要繼續派人下去嗎?"鬼手信長看到這個情況已經相信了紅蓮鳳凰的話,但是他卻開始猶豫了.

紅蓮鳳凰很奇怪的詢問鬼手信長."這也要問嗎?"

"難道我應該繼續派人?"

"廢話."

"可你也看到了,之前那些玩家一個照面就被放倒,再人派如果再有大的損失我怕之後牽制紫日魔寵的人不夠用.你也知道紫日的那些魔寵絕對不是三兩個人就困的住的."

"不趁現在把鈴音騎士全部解決你連和紫日交手的機會都沒有還談什麼圍困?"

"好的,我明白了."鬼手信長向後一揮手,一名玩家跑到了他的身邊,鬼手信長招那名玩家附耳上前小聲交代了幾句然後那家伙立刻跑了出去,不一會下面又多了十多名玩家.雖然這次的人不多,不過這些人和上一批人有個明顯的區別那就是他們沒有分散開來而是組成了個小型的組合向著其中一名鈴音騎士殺了過去.

最先遭遇這個獵殺小隊的鈴音騎士先是一愣,跟著做了件讓所有人都驚訝不已的事情.只見他突然指著那些玩家大喊了一聲:"擋住."

然後他轉身就跑.

麒麟武士雖然不如鈴音騎士那麼厲害,但即使是高級玩家也不能說像砍瓜切菜一般對付麒麟武士,現在這個鈴音騎士轉身就跑,麒麟武士立刻把缺口填補了起來,那些玩家眼看著那個鈴音騎士逃跑卻不知道該不該追.之前他們這些人也是站在城牆上的,他們的同伴被殺的過程他們也都看到了,如果追著那個鈴音騎士跑肯定會陷入麒麟武士的包圍圈,只要戰陣幾個變形就可以把他們穿插分割,而一旦他們的組合被拆開誰都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由于不好下決定,其中一名玩家回頭看了下城牆之上,果然鬼手信長正盯著這邊.看到下面的玩家回頭鬼手信長立刻向前一指,那個玩家也馬上一點頭然後回身招呼其他玩家."追."

獵殺小隊得到指示後就不再考慮其他可能性而是悶頭去追那名逃跑的鈴音騎士,然而情況讓他們覺得稍微有些不正常,因為前面的麒麟武士明顯不是真打算攔他們,照麒麟武士的戰斗力他們的前進應該非常艱難才對,可是眼前的麒麟武士卻總是和他們一觸即分,根本不和他們纏斗,結果就是他們居然輕松的追上了那名逃跑的鈴音騎士.

"你的人戰術素質還是不如紫日的鈴音騎士啊!"城牆上紅蓮鳳凰感歎著.

"你怎麼知道?"

"看看鈴音騎士在干什麼吧!"紅蓮鳳凰不屑的提醒道.

鬼手信長被紅蓮鳳凰一提醒立刻轉頭去看鈴音騎士的位置,結果卻發現原本分散在各處指揮作戰的鈴音騎士不知什麼時候居然混到了一起,更讓他郁悶的是鈴音騎士中間居然還站著個人身蛇尾的美女.夜月的形象鬼手信長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夜月的戰斗力到底有多強,現在看到這架勢不用想也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可惜他知道也沒用,下面那些玩家顯然並不知道,因為他們還在往鈴音騎士所在的地方跑.

因為麒麟武士的不阻攔,那小群玩家很快就追上了逃跑的那名鈴音騎士,只是當他們突然發現周圍空了很多之後看到的並不是一個鈴音騎士而是二十一個鈴音騎士,當然,最顯眼的還是鈴音騎士前面那位美女蛇.

"怎麼這麼慢啊?我們在這里可是等候多時了."夜月邊說邊緩慢的抽出了腰劍的六柄蛇劍.

那些玩家聽到這話立刻就明白了現在的情況,但是回頭一看卻發現後面多了一片鉤鐮槍陣,白癡也知道再想退回去絕對沒有進來那麼容易了.

這十幾個玩家發現沒的跑了也把心一橫抽出武器沖向了前面的鈴音騎士,然而鈴音騎士們卻根本沒動,動的只有夜月一個人而已.當.一聲金鐵交鳴之聲,夜月的蛇劍架住了當先那個家伙的東洋刀,跟著另外四柄蛇劍跟縫紉機的針頭一般在一秒之內在那家伙的肚子上進出了不知道多少次,那家伙的整個腹部瞬間就成了一堆爛肉,不過他身邊的人卻沒打算救他,而是直接從夜月和這家伙身邊跑了過去.

"啊!"從夜月右邊跑過去的七個人突然同時叫了起來,原來他們同時被一條大尾巴擊中,七個人全都被抽的倒飛了出去.借助這強力一擊夜月迅速回身沖向了另外一邊的七個人,跑在最後的兩個人一起回頭想要阻擋一下夜月,誰知道一回頭卻看到一雙迷人的眼睛一閃,跟著就完全失去了感覺.

夜月一秒都沒多耽誤,直接從兩尊石雕中間窗了過去,跟著單手搭上前面一個人的肩膀把他拉倒在地,那家伙還沒來及掙紮就中了十七八劍,剩下四人夜月已經來不急再殺了,因為他們已經被一排長槍穿的跟羊肉串一樣了.

再說被抽飛的那七個人,這七位也夠倒黴,其中人名忍者因為體型比較小直接被抽飛進了鉤鐮槍陣,麒麟武士可不客氣,上去就是一通亂戳,最後剩的就一堆爛肉.另外四人摔落地面後還向前滑了一截,一個家伙被兩名麒麟武士用槍尖插進了咽喉掛掉,另外一個則在爬起來後被十幾個麒麟武士突襲干掉,僅有兩人成功爬起來並進行了反擊,不過他們也沒能堅持多久,畢竟周圍全都是麒麟武士,他們兩個根本是雙拳難敵四手,轉眼之間就被亂槍紮死.

十五人的小隊進戰陣不到一分鍾又掛了,鬼手信長在城牆上看的差點沒吐血,本來他就擔心一會牽制我的魔寵人數不夠,現在又少了十五人,那根本就需要擔心了,因為人數是肯定不夠了.

可能是損失太慘重,也可能是突然開竅了,總之鬼手信長終于想起來紅蓮鳳凰說過要合作的.看到紅蓮鳳凰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鬼手信長立刻氣憤的質問道:"不是說好了要合作嗎?我都派了人兩波人你為什麼還在這里看熱鬧?"

"因為我根本沒帶手下來."

"什麼?和著你一直在耍我們是吧?"

"那到不是."紅蓮鳳凰正色道:"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最近剛跳槽,手下根本沒多少人可用,更別說這種級別的戰斗一般人拉來也是炮灰.不過你放心,鈴音騎士雖然有很強的戰斗力但畢竟只是妖仆,你先等一會,讓那些鈴音騎士消耗一會,然後我會親自出手."

"哼,那你不早說?害我死了那麼多得力手下!"

"那是他們白癡,我本來以為第一劈人就足夠解決鈴音騎士了,誰知道他們自己分兵不但放棄了偷襲的好機會還給敵人提了醒,要不然第二波人也不會被對方誘到一起集中干掉了."

"那我們就看你的了."鬼手信長不咸不淡的頂了一句.

紅蓮鳳凰根本沒在意鬼手信長的話而是突然一按身前的牆垛直接翻過城牆跳了下去.和一般玩家比起來紅蓮鳳凰的動作可謂靈敏至極,人還在空中就突然轉身在城牆上蹬了一腳,跟著整個人立刻貼著地面橫掠而過,同時雙手在地上一按,向前一個前滾翻跟著伸展肢體再次彈起,當她第二次接觸地面時已經到了戰陣外圍.不做過多停留,根據之前的記憶,紅蓮鳳凰直接在前面的天原守衛背上借力起跳,幾個起落就到了人群中間.

鬼手信長在城牆頂上看著紅蓮鳳凰的動作起先還覺得她動作不錯,可是隨後卻發現她的移動方向不太正常,另外更讓他郁悶的是附近竟然有好幾十道人影同時射向了鎮陣後方觀戰的我所在的區域.

"她想獨立干掉紫日搶我們的功勞."神野一戶一下叫了起來而鬼手信長實際上自己也明白過來了.天昭召喚他們來的時候確實是說按人頭發獎品,可誰都知道直接殺死我的人不會和一般人拿一樣的獎品,這回紅蓮鳳凰突然放棄原定計劃直接朝我而來分明就是在和鬼手信長他們搶功勞.

現在鬼手信長才算徹底想明白為什麼之前紅蓮鳳凰要提議讓他的人去對付鈴音騎士,那根本就不是為了最後的勝利,她的目的根本就是希望借鈴音騎士之手消耗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的實力,反正死的又不是她的手下,不管是哪邊被殺對她來說都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至于現在她說要去對付鈴音騎士無非就是借這個機會越過戰陣去對付我,而這個計劃即使被發現也不用擔心.因為我一旦和紅蓮鳳凰交上手鈴音騎士和麒麟武士必定會努力擋下之後趕來的敵人,畢竟他們也不希望太多人同時沖到我身邊,所以即使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之後反應過來再想沖過來搶功也不是那麼容易了,可以說這個紅蓮鳳凰將一切可能性都給算了進去.

鬼手信長這邊在整理思路,紅蓮鳳凰那邊已經沖到我身邊了.她實際上並不是沒帶手下進來而是把他們都隱藏了起來,這會這群人呼啦一下全都跑了出來,數量居然比鬼手信長和天原守衛帶的人加一起還要多.不過說起來這也正常.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好歹也算是日本的領軍人物,他們的兵力全都在前線抵禦我們行會和韓國人的進攻了,這會能調動的部隊自然是要受限制的.紅蓮鳳凰就不同了,她又沒有什麼防衛責任,完全可以把自己能找到的高手全都帶出來,這就是政府軍和地方武裝的不同,政府軍永遠無法集中力量于一處,畢竟偌大個國家不能不管.

其實紅蓮鳳凰這樣做也很冒險,麒麟武士和鈴音騎士雖然會幫她擋下之後趕來的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但畢竟時間不會太長,一旦她在這段時間內無法干掉我自然就有可能被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搶功,不過相比之干掉我所獲得的好處,她還是決定冒次險.

我本來正站在城外指揮著戰場上的麒麟武士對抗天原守衛,忽然發現紅蓮鳳凰從城牆上下來直朝我沖過來,附近又殺出這麼多埋伏的人,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他們什麼意思了.

"哼,斬首行動嗎?事情想的未免也太簡單了吧!"

最先沖到我身邊的其實還不是紅蓮鳳凰而是她手下的一名玩家,只是他也就只能跑到我身邊而已了,因為就在他剛接觸到我身邊的區域的同時他已經變成了一堆碎肉.

"真是白癡啊!"鐮刀突然從隱身狀態中恢複了出來,之前他一直借助艾美尼斯的技能隱身藏在我身邊,剛剛那個家伙就是在高速狀態下撞上了鐮刀編制的蜘蛛網而被自己的力量切成了碎片.雷霆蜘蛛的蜘蛛網鋒利程度絲毫不亞于刀片,切個人就跟切豆腐差不多.

看到同伴中招紅蓮鳳凰立刻伸手一揮,其他人紛紛停了下來,跟著各種奇怪的技能先後出現,而目標則分別指向了我的幾個魔寵.他們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把我的魔寵引開,只可惜我的魔寵根本就不是一般魔寵,他們的智力絲毫不比人低,甚至于還超過大部分玩家的智力.這種小伎倆根本沒被放在眼里,我的魔寵們紛紛使用自己的手段擋下了敵人的攻擊.

那些玩家發現攻擊無效立刻轉頭看向了紅蓮鳳凰等待她的下一步指示,之前的計劃中可不包括這樣的反應,現在這些玩家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扔閃光彈."紅蓮鳳凰一聲大喊,呼啦一下我們頭頂就多了一片白色的小球,跟著只聽到一串不是很大的爆鳴聲,瞬間我們周圍就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任何人都無法在這樣的強光中睜開眼睛,就連遠處城頭上的鬼手信長都被閃光彈閃到雙煙流淚不止,不過光照暗淡下去之後大家卻發現了件令人驚訝的事情.

紅蓮鳳凰居然到了我的面前.

"去死吧."紅蓮鳳凰抬手就是一刀,我陷陷的向旁邊一閃讓開了她的攻擊,不過紅蓮鳳凰顯然也沒指望一刀就能干掉我.在逼我做出閃避動作後她立刻對外面大喊著:"都快沖過來,他的小號是法師,近身就有勝算."

她的手下動作也不慢,紛紛取出一種紅色的彈丸向腳下猛的一砸,一團煙霧爆開之後他們居然全都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我的身邊.動作最快的家伙抬手就是一劍砍了過來,我向後一彎腰,劍刃貼著我的臉削了過去,就差那麼一點就命中了.紅蓮鳳凰看到這麼好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她突然將手中的刀翻了過來然後整個人跳起來用刀尖猛的對著還做著後仰姿勢的我紮了下來.在所有人的眼中我都是必定躲不過的了,但就在刀身即將臨體前的一瞬間異變突生.

我突然一伸手抓住了紅蓮鳳凰的手腕,跟著用力向側下方一帶,她整個人被我帶的加速向下摔向地面,而我卻借助她的力量旋轉著騰空而起不但避開了她的刀鋒同時還把之前打算砍我的那家伙給踢翻在地.旁邊一個家伙上來就是一個擺肘擊向我的臉,可我卻用右手接住了他的肘關節,然後左手一搭他的肩膀,一個滑步到他背後,然後右手猛的向上一推,咔嚓一聲,那家伙立刻發出了殺豬似的慘叫.趁著他吃疼身體松懈之時我突然收回雙手然後跳起來對著他的兩個耳朵猛力拍了下去.那家伙只覺得一陣巨響,跟著整個人只感覺天旋地轉,差點當場暈倒,不過盡管沒倒他還是跪到了地上.我迅速的抬起右腿用膝關節環過他的脖子用力夾緊,他立刻想用手反抗,但就算他是戰士類職業也沒辦法用胳膊擰過我的大腿,何況他也只有一條胳膊能用.我用力一收腿,微微一帶,咔嚓一聲他的抵抗立刻消失于無形.當我松開腿的時候那家伙立刻倒了下去,不過我背後的人也反應過來了,那家伙一劍直刺而來,我微微一偏頭讓開他的劍,跟著一抓他刺過頭的手腕順著他的力量向前一帶將他從我上方摔了過去.

過肩摔這種動作其實不用太大力氣,只要配合好對方的力量輕輕一帶就完事了.靠蠻力當然也能辦到,不過銀月畢竟是法師類職業,雖說我的屬性很嚇人,但法師怎麼說也不是蠻力戰士,能用巧勁自然最好.借著那家伙被扔過我頭頂的機會我跟著向前一跳和他一起做了個前空翻重重的砸向地面,當然是他在下面,我是摔在他身上的,而且我很不小心的用胳膊肘這個部位接觸了他的咽喉,我們兩個的沖擊力加上我的體重產生的慣性瞬間全都砸在了他脆弱的咽喉之上,瞬間就讓這家伙斷了氣.

紅蓮鳳凰直到這個時候才從地上爬起來,可是轉眼之間就被我干掉兩個人連她都愣住了.我好不介意的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後做了一個太極拳的起手勢."不要以為法師就不能近手肉搏,就算沒有紫日那樣的力量我一樣能玩死你們,不信就盡管上來試試."

這下不光紅蓮鳳凰,他的手下們也是一個個互相看著指望別人先上,他們這些人的實力除了紅蓮鳳凰外其實都差不多,一個照面就被放倒兩個,這樣的殺傷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們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先沖肯定討不了好,所以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僵住了沒人敢動.

"你們不想先出手是嗎?"我突然收起太極拳的架勢站直身體打了個響指."那麼輪到我們了."

我們?沒錯.這里又不是就我一個人.他們只是使用類似忍術的技能瞬間傳送到了我的面前,我的魔寵又沒被干掉,剛才是來不及反應,這會誰還傻到和你們拼個人實力啊?

紅蓮鳳凰的人剛剛肯定是被我的戰斗力嚇到了,所以一時之間忘記了他們是突破魔寵的防衛圈沖進來的,現在聽我一說到是反應過來了,只可惜已經來不及了.眾魔寵一人找了一個目標,場地上瞬間就只剩我和紅蓮鳳凰兩個人還站在那里了.

"一個人你有膽試試嗎?"我挑釁的看向紅蓮鳳凰.

"來就來,怕你不成."紅蓮鳳凰放完大話之後突然猛的抽出一枚紅丸向地下一砸,轟的一聲一團煙霧藤起,等我將其驅散之後看見的只剩自己人了.紅蓮鳳凰跑的快,她的手下也不比她慢多少,除了剛剛被我的魔寵們干掉幾個之外大部分都在紅蓮鳳凰撤離之後使用同樣的方法消失在了戰場上.

"只會以多欺少的廢物."這話不是我說的,相反,它來自紅蓮鳳凰的前盟友鬼手信長.剛剛我和紅蓮鳳凰交手這會沒注意戰場形式,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越過了麒麟武士和天原守衛的戰陣跑到了我們附近,當然過來的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否則他們要考慮的就不是如何對付我而是如何逃跑了.

"怎麼?你想試試?"我挑釁的看著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我當然知道他們肯定是要和我打的,要不然他們根本就不用過來了,我這麼說只不過是刺激他們一下.和失去理智的敵人作戰要明顯好過和冷靜的敵人作戰,這條定理在高手交戰的時候最為有效,當然,如果是路邊小流氓打架那情況則剛好相反,失去理智的人往往會比較有戰斗力,因為小流氓之間的戰斗只能說是好勇斗狠,失去理智的人當然是最勇猛的,所以誰失去理智誰就比較猛,而我們這些高手比的是戰斗驚訝和技巧,只有在絕對冷靜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分析對手的特點並靈活運用自己的技巧,一旦失去理智高手就會立刻變成小流氓級的人物.

鬼手信長和我交手次數也不算少了,多少知道點我的習慣,所以他根本沒把我的話當回事."既然我過來了自然是要試試現在的你還有幾錢幾兩的,不過……哼哼,在此之前必須先把你的魔寵叫開."

我眼睛掃了一下鬼手信長身邊的人,然後立刻做出了回應."好.你不用你的手下,我也不讓我的魔寵幫忙,咱們單對單."鬼手信長身邊的隨從不少,我的魔寵雖然也很厲害,但我並不想讓他們出現過多的傷亡,雖說可以複活,可我現在不能損失任何的力量,否則一會和鬼手信長拼個兩敗俱傷天昭再殺個回馬槍我還混個屁啊?這里畢竟是高天原,是日本神族的地盤,這地方要是天庭我才不在乎單挑還是群毆呢!

聽我同意了他的要求鬼手信長立刻興奮的說道:"要的就是你這句話.我到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兩個號都一樣的無敵."鬼手信長說完立刻就要動手,結果卻被我叫住了.

"停."

"你要反悔?"

"不不不,我不是要反悔,只是想和你打個賭."

"打賭?"

"沒錯."

"好,賭就賭.怕你不成!你想要什麼彩頭?"

我看了眼神野一戶."之前你們給我下的傀儡控制咒,如果我勝利了你們必須解除它."老實講那東西我是真的沒見過,鬼知道它到底有什麼作用,萬一真的解決不了我豈不是永遠無法使用紫日這個帳號了?所以現在這個機會到是不容錯過.一方面打架我比較有自信,另一方面系統擔保的賭約不用害怕對方反悔,只要我能勝利,最後就一定能拿到解決辦法.

對于我的要求說實話鬼手信長是不想答應的,不過考慮到之前已經把大話說出來了,現在不干未免太掉面子,加上本來他就認為自己勝算比較大,所以也沒太做猶豫就答應了下來."你的條件我們接受了,但是你也知道這個條件萬一實現對你的好處非常之大,所以我們也要得到一個對我們非常有用的條件."

"那你們想要什麼條件?"

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一聽我同意了立刻湊到一起交流了起來,好半天之後他們才分開.鬼手信長一臉賊笑的說道:"你的魔寵.我們要你的魔寵."

"我的魔寵?我有那麼多魔寵,你們要哪個?"

"全部."

"如果你願意將整個日本本土以一個水晶幣的價格賣給我,我想這比交易到也算是公平的.我的紫日大號雖然厲害,但畢竟只是一個帳號,就算我拼了那個帳號不要,這些魔寵我依然可以使用,難道你們認為這個大號真的值的起我的全部魔寵的價格?我說打賭也只是公平的賭局,不要想著用小雞換恐龍!"

"那這樣.我們要夜月,小龍女和凌,就這三個魔寵可以了吧?"

"最多一個."

"那就小龍女."鬼手信長很快速的決定了下來.要知道日本的神話受中國文化影響非常嚴重,所以神龍在日本也是頂級的傳說生物,當初松本正賀的黑龍會中帶一個龍字也有借喻神龍的意思,可見在日本龍的地位也是很高的.不過反過來說,在我的魔寵中雖然小龍女的出動頻率不是很高,但她的戰斗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尤為難得的是小龍女還是個全面型魔寵,不但適合各種環境下的作戰,而且幾乎沒有被克制的時候,另外,具備人形形態的小龍女本身智力水平也高的驚人,這樣的存在絕對是首選生物,鬼手信長挑她到也算是眼光毒辣.

"好,就這麼定了."我說完之後立刻小聲吩咐身邊的凌."你馬上下線到小龍女所在的培養艙把她也叫下線.萬一我失敗了他們頂多能得到一個小龍女在游戲內的投影而已."凌點了點頭然後悄無聲息的消失在我身邊.

和鬼手信長他們簽署了系統擔保的賭約協議之後我立刻對鬼手信長道:"協議已經生效,現在我們開始戰斗吧."我的話還沒說完鬼手信長就先一步出手了,只可惜他沒我狡猾.就在鬼手信長即將碰到我之前我已經將一枚造型類似圍棋棋盤一樣的徽章扔上了半空.周圍的人只看到一個光圈擴散開來,跟著就聽到系統提示."您現在處于決斗徽章影響范圍之內,請決定是否觀看決斗成為觀眾之一."

神野一戶雖然愣了一下,但還是馬上選了同意,跟著我的魔寵們也紛紛進入,當光圈消失後場地上立刻空了一大片,不管是鬼手信長的人還是我的召喚生物全都消失在了場地中.選了同意觀看的人只感覺眼前一黑,跟著就看到前方出現一個暗淡的小亮點,隨著亮度的逐漸增加,亮點的范圍也在擴大,很快大家就發現亮點照耀下的居然是一個巨大的六角星形棋盤,不過這並不是象棋也不是圍棋的棋盤而是彈子跳棋的棋盤,而且這面棋盤上也有真正的彈子跳棋棋盤上的那些窟窿,只是因為棋盤很巨大所以洞的面積也都變的比較大.

現在這個六角星形的棋盤的六個角上分別站著一個人,或者說是一個生物,其中兩個對角的位置分別是我和鬼手信長,另外四個對角站著的卻是一個灰色的類似雕塑一樣的東西.在這個場地周圍的區域分布著環行的階梯狀觀眾台,此時已經就位的是我們雙方的陪同人員,不過隨後其他空著的座位上卻開始莫名其妙的出現了很多外國人.由于我站在擂台上所以根本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外國人,而且看他們交頭接耳的動作以及出現的時間差判斷這些應該全都玩家.對于系統為什麼搞出這麼多玩家我實在是一無所知,不過這對我們影響也不大,反正觀眾也無法影響決斗結果.其實這塊徽章之前是從別人手里搶來的,不過後來被我們行會的高級NPC改造過,我一直就沒用,現在突然拿出來沒想到變化居然這麼大.

隨著觀眾迅速到齊,場地頂端突然出現了一個洪亮的聲音."決斗空間現在啟動,決斗雙方分別為來自中國的玩家銀月和來自日本的玩家鬼手信長.觀眾可以對雙方進行下箸,銀月的陪率是一賠一點一,鬼手信長的賠率是一賠二.想要下箸的玩家現在就可以進行下箸了.場上決斗雙方注意.本決斗場規則如下,戰斗中雙方可以盡情使用大型技能,決斗場有絕對屏障保護,絕對不會傷到觀眾和擂台本身.擂台上方被絕對屏障封閉,最高允許升空高度為一萬米,擂台地下已經被封死,禁止使用鑽地類技能.擂台上的所有圓洞均為隨機傳送通道,決斗方可以從任何一個洞口跳入,之後會隨機從另外一個洞口彈出,彈出洞口隨機時包括之前進入的洞口,決斗雙方可以根據自己需要靈活決定是否使用身邊的傳送通道.擂台上除兩位決斗者之外另有四名執法者,執法者分列四處拐角,決斗開始後將全部啟動.每個執法者的戰斗力設置為決斗雙方戰力平均值的百分之九十五.執法者會主動攻擊決斗者,攻擊順序為首先攻擊距離較近者,如遭到攻擊則首先進行還擊.決斗開始後場地中的傳送洞口會隨機噴出一些彩色小球,命中並摧毀小球可以得到隨機屬性.注意,小球中的附帶屬性為完全隨機,不隨雙方屬性而變化.屬性出現後會根據雙方幸運值以及擊中者選擇決定權.系統會虛擬出一只被均勻劃分成若干區域的大轉盤,其中命中小球者將占有自己幸運值乘以二的區域,而對手只占有自身幸運值相等的區域.當轉盤停下時指針指定的區域屬于誰,誰就有權決定屬性作用于自己或者對方身上,甚至可以將屬性指定給執法者.大致規則介紹完畢,如有其他觸犯規則行為系統會隨時提醒,第一次觸犯不進行懲罰但犯規行為造成的條件將會被抵消.三十秒後決斗系統開始運行,請決斗者准備戰斗,現在開始倒計時."

系統讀秒一直持續到一的時候我和鬼手信長才突然獲得行動自由的權利,剛才系統沒說提前出手有什麼懲罰就是因為我們都被控制住了,根本連動都不能動.

鬼手信長獲得自由後到是沒搶先出手,他先向四周看了看,然後很氣憤的看著我質問道:"我們不是說好決斗嗎?為什麼把我搞到這里來了?"

我笑著指了指腳下."我們站的這個地方是我的一個裝備,屬性就是開辟決斗空間進行決斗,在這里我可以獲得一條優勢."

"優勢?"鬼手信長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我得意的伸手一比."讓我為你介紹本次決斗的裁判,本行會的吉祥物吉祥以及如意."隨著我的話音結束場地兩邊突然多了兩只大熊貓,不過他們此時各拿著一個哨子放在嘴邊,那樣子還真像裁判.

"裁判怎麼可以是你們行會的吉祥物?"鬼手信長一聽就知道要倒黴.他立刻叫了起來."這不公平.我不干,這樣的決斗不算數."

"很不幸的通知你,這個空間也算是我的特殊裝備之一,所以我只相當于在戰斗中使用的特殊裝備,並不算是作弊.不過你也別太傷心了,我的吉祥物又不能下來直接干掉你.他們也只能在隨機屬性上幫我一把."我說的簡單,其實遠非看起來這麼簡單.要知道在這個棋盤決斗場上很多東西都是隨機決定的,如果我能控制這些隨機讓隨機不再隨機,那結果就可想而知了.比如說那些小球的屬性全都是隨機的,以我的幸運值命中率會相當高,一旦隨機到很強的屬性鬼手信長鐵定死的不能再死.不過反過來想,這棋盤好歹也算是我的裝備,沒好處我還要它干什麼?

鬼手信長聽了我的話當然是非常的氣憤,不過他已經被拉進這個決斗場了,現在想要離開的唯一辦法就是把我放倒或者他自己倒下."好,算我計算不周被你算計到了,不過你也別太得意."

"干什麼?難道你還指望在這種地方能戰勝我不成?"

"我就不信你的這件裝備能夠逆天.你這個小號確實也很強,不過和我比起來你有一項先天缺陷."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二章 紙老虎    下篇:第十六卷 第九十四章 抄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