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二章 發飚時間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二章 發飚時間

"鬼手信長?""你怎麼進來的?"我和佳哈幾乎同時叫了起來,只不過內容不同而已.

對于我們的表現鬼手信長似乎非常的滿意."哈哈哈哈……你們兩個以為馬上就能成功了,沒想到我會突然出現吧?你們說要是我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會怎麼樣呢?不知道眼前這位變成巨大機器的法師大人會不會遭到眾神的聯合封印呢?至于紫日你嗎……我看結果也不會好多少吧?"

"你也不要太得意了."我故做鎮定的說道:"你難道真的以為把我們的話宣揚出去就有人相信嗎?"

"雖然我不敢保證所有的神都會相信,但只要有一個神來找你麻煩那就足夠你受的了,何況我說的本來就是實話."

"這麼說是沒的商量了?"

"商量?襲擊我們日本的城市的時候你有和我們商量過嗎?"鬼手信長得意的說道:"你就准備和眾神開戰吧!"

威脅完我之後鬼手信長立刻轉身跑了出去,我雖然不知道該怎麼才能不讓他把今天看到的事情說出去,但我至少至少不能讓他出去到處亂說,本著先做再想的原則我迅速追了上去.穿過空間門之後我和鬼手信長一起摔進了之前那個空間裂縫之中,不過這次沒有了帶路的向導.鬼手信長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居然能找到路速度絲毫不減的向前狂奔,不過我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將腦中記憶的之前走過的路線利用大腦中的芯片輔助功能疊加到我的視覺信號中輕易的就在看似沒有路的空間中標示出了之前我走過的道路區域,只要我不跑出這個區域就不會掉進時空亂流之中.

鬼手信長以為我根本不敢在這里追他所以跑了一段居然還回頭看我打算嘲笑幾句,誰知道一回頭就看到我人已經在半空中了而且正在朝他砸下來.事實上剛才把這里的路徑標示出來後我就發現了這里的奧秘,原來出口和入口之間的直線距離只有幾米,之前之所以走了半天是因為路線是扭曲的,所以會讓人產生錯覺.在這種沒有參照物的空間中人的方向感可以說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不過我不在乎這些,作為龍族我腦中的電子部分可以完成碳基生物無法完成的精密數據處理工作.剛才我就是因為看到了疊加後的路線才大膽的放棄了繞路而是直接跳過了這個跨度最小的路段直接砸到了鬼手信長身上.

由于毫無准備加上我的沖擊力太大,鬼手信長根本沒能抵擋住我的沖擊,結果我們兩個就這麼抱在一起從道路的另外一側滾了出去.我和鬼手信長同時意識到了情況不妙,可惜為時已晚.我拼命的揮動翅膀卻發現居然完全飛不起來,而鬼手信長最後扔出的抓鉤也在毫厘之差下沒能掛住道路的邊緣只能眼睜睜的和我一起掉下時空亂流之中.

大約向下落了幾分鍾之後我突然感覺到一絲冰涼,跟著越來越多的冰涼接觸了我的身體,我很快意識到這些都是懸浮的水滴,不過問題是這些水一接觸我的身體就會立刻變成一大片冰凍牢牢的固定在我的身體上.雖然我能把這些冰都弄下來,但更多的水點卻貼了上來,結果就是我身上包裹的冰塊越來越多,最後終于超越了我的力量上限將我完全封凍在了一大塊冰砣子之中.在我不遠的地方鬼手信長也好不到哪去,而且由于力量屬性較弱,他比我凍結的速度還要快.

伴隨著凍結的過程我很快意識到了我們出現的位置.顯然我們已經脫離了時空裂縫,但我們出現的位置顯然是在超高層大氣之中,因為只有這種地方才會有這麼多處于懸浮狀態的過冷水.這種過冷水實際上就是一種溫度低于零度卻依然維持著液態的水,按照大部分人的常識水一點低于零度就會變成冰,但事實卻是某些特殊情況下水是可以在零度以下的狀態維持液態的,而現在我們遇到的就是這種狀態.這種零度以下的水雖然暫時沒有凍結卻已經符合了結冰的條件,所以一旦接觸到別的東西打破它們的固有狀態就會立刻按照大多數情況下的自然規律迅速凝結,而我和鬼手信長就是被這種水凍結的.

本來以我的條件從高空墜落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是一旦我被凍成一大塊冰雕再這麼砸到地面上那可就麻煩大了,不用想我也知道自己肯定頂不住這種沖擊.不行,絕對不能這麼直接撞到地面上,不然肯定會掛掉的.多次掙紮無果後我已經能夠看見越來越近的地面了,要是這麼下去肯定會完蛋的!媽的,拼了!"神域——終極完全體."

"那是什麼?"德國鐵十字城外圍戰場邊緣幾個正在休息的玩家忽然發現了天空中有兩個拖著白色尾巴的東西向著地面急速沖來.

"感覺好象是流星."旁邊的人回答道.

"不對,流星外面應該有火焰才對啊?"

"難道是太空垃圾?"

"那更不可能了,這里又不是現實,哪來的太空垃圾?"

"你們在看什麼啊?"兩個人正在討論,旁邊又有人問了起來,他們立刻把自己看到的東西指給那人看,結果那人也加入了討論的隊伍,很快戰場上的大部分人都停了下來在討論天上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事實上兩邊的主帥都發現了這倆不明飛行物,而戰斗之所以停止就是因為雙方都把這東西當成了對方的秘密武器,畢竟這倆東西的聲勢實在是太大了,而且照這個速度撞上地面的話肯定會引起劇烈的爆炸,而且威力不會比魔晶大炮低多少.不過……事情突然發生麼變化.

兩個正在下墜的物體中的一個突然亮起了一個紫色光點,跟著光點迅速爆開一圈紫色的光圈,伴隨著這光圈的閃耀那個物體似乎正在急速減小,很多白色的碎片從物體表面崩落分解,而物體上的光芒則越來越亮,而且魔力感應比較強的人甚至能感覺到那東西的魔力級別正在不斷上升中,其總量很快就超越了大多數人的感應上限已經進入了完全無法衡量的級別了.

"快看,那東西在減速."

那個閃光的個體和另外一個個體忽然同時開始減速,最終在離地面不到十米的時候兩個個體居然完全停了下來,其中那個閃光比較強烈的個體周圍忽然開始接二連三的出現了一堆生物,但是這些生物只要一出現就會被中間的個體吸進去,而且其速度快的下面的人根本沒看清楚到底都出現了些什麼東西,很快這個閃光體周圍的東西全都被吸收了之後另外一個不閃光的墜落體也被吸了過去一股腦的進入了閃光體之中,接著那個閃光體突然炸裂,一圈金色的球狀沖擊波以閃電般的速度擴散開來將所有處于半徑內的東西全部吹的東倒西歪,不少靠的近的生物甚至被吹到了幾公里之外.

金光爆裂之後在光團中出現了一個美麗的戰士,這個戰士身穿一套沒有頭盔的華麗戰甲,戰甲主體由黑白金紅四色組成,其上點綴著大量閃光的寶石,而且還有一些能量組成的彩色光帶圍繞左右,不過最誇張的卻是這個戰士背後那對閃耀著耀眼金芒的巨大羽翼,那強烈的光芒甚至使人產生了處于盛夏的烈日之下的炙熱感.

"呼,總算安全落地了."神秘戰士呼出一口氣,跟著又突然叫了起來."咦?鬼手信長你這個混蛋怎麼進來了?"這個掉下來的美麗戰士自然是我,不過和體似乎出了點問題,因為我居然在體內找到了鬼手信長的意志.

事實上鬼手信長比我還要急,因為我至少還占有這具身體的主導權,他卻只能起到很微弱的作用."紫日你這個混蛋到底把我怎麼了?"

"我才要問你呢?你怎麼跑到我身體來了?"

"誰想跑到你身體里去啊?快放出出來.告訴你,今天的事我肯定是要到處宣揚的,你就算這樣困住我也沒用,我就不信你能一直維持這個狀態."

看到這個神秘戰士在空中以兩個聲音互相吵架下面的玩家全都糊塗了,不過有幾個人卻沒糊塗.阿修福德迅速沖到了我的下面對著上面大聲喊著:"紫日,是你嗎?"

聽到阿修福德的交換我將注意力暫時從鬼手信長的問題上移開了一下."阿修福德.是我,不過剛剛使用技能好象出了點問題.這里是哪?歐洲戰場嗎?"

"這里當然是歐洲戰場.你把戰爭挑起來又不管我了,我自己要是不在現場指揮鐵十字城明天就要掛上英法國旗了!"

"不好意思.最近事情太多,我實在是沒法分身啊!你先讓你的人撤退一下,趁我的狀態還沒解除先幫你減少點壓力."

"哼,紫日你不要太得意."說話的是英法聯合會的首領,這家伙之前被我和阿修福德打的很郁悶,這會發現這個從天而降的神人居然是我立刻就憤怒的罵了起來."告訴你,不要以為只有你是高手,雖然你是戰力榜第一,但我們已經聚居了很多歐洲的高手,今天就讓你知道人多力量大的道理."

"螻蟻."我向著那個家伙一指,一道金色的光圈立刻從我的手指尖上飛了出去,光圈一路向前越變越大,最後成為了一個直徑四米多的巨大光圈並直接撞在了地面上.轟的一聲巨響,那個指揮官連帶著他背後站的一大群人全都變成了飛灰.

戰場上的人瞬間都愣住了.他們大多知道我很厲害,但是剛才的表現未免也有點超出預計.過了好半天才有幾個人反應過來大喊著:"快,叫特別狙殺隊來!"

這個所謂的特別狙殺隊就是之前那個指揮官說的專門為我准備的隊伍,他們的戰斗力在歐洲都是排的上號的人物,要是在以前這些人絕對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人物,但是現在面對的敵人是我,所以才需要集結起來一起圍殺我.

由于都是高手組成,所以這個特別小隊的反應速度非常之快,幾乎是在瞬間就集結到了我的周圍,不過這些人既然都是高手自然不會太笨.看了眼他們的指揮官曾經站立的地方,然後其中一名聖騎士職業的玩家對其他人做了個少安毋躁的手勢."您是紫日?"對方的語氣非常客氣.

"我是大日本帝國的鬼手信長."

"閉嘴,這里沒你插話的份."我重新搶到嘴巴的控制權後再次以另外一個聲音對那名騎士道:"不好意思,我的這個狀態出了點問題把一名敵對人員也整和進來了,所以現在有點失控,不過主導權仍然在我這里.你們現在這樣圍著我是打算投靠我呢?還是……?"我用一個殺氣凜然的眼神代替了之後的語言.

對方集體向後退了一步,這個不是他們自己想退的,而是游戲里的附加屬性造成的,他們自己是控制不了的."雖然我們知道你很強,但我們也不是泛泛之輩.直說了吧!我們以前是一個魔寵蛋狩獵小隊,雖然我們之中的每個人單獨拿出來在游戲里也排不上什麼位置,但我們的團體殺傷力絕對會讓你意外.說起來我們和你也沒什麼過節,但是這次我們收了人家的錢,所以……"

"那就是沒的談了?"我直接一抬手.

"小心."聖騎士反應迅速的大喊了一聲,兩名戰士幾乎是以瞬間轉移的方式擋在了他的面前,跟著他們前方出現了兩面巨大的盾牌,兩名戰士側身頂在了盾牌之上,並且幾乎在他們完成這個姿勢的同時一堆輔助防禦法術紛紛落在了兩面盾牌和後面的戰士身上.不得不說這個團隊的配合真的是非常完美,甚至于我的魔寵都沒有這樣好的配合度.不過……絕對實力的差距不是技巧可以彌補的.就算你把太極拳的四兩撥千斤練到頂級也別指望能撥開坦克,這是絕對實力的差距.

瞬間完成的防禦壁壘被我發出的一道光刃命中,地面上瞬間多了一道一公里長五米多寬的巨大溝壑,至于那名聖騎士和那兩名戰士……除了坑邊的幾片盾牌碎片之外我沒發現任何殘留.

"媽的,太變態了!"一個英法聯盟方面的玩家忍不住罵道.

旁邊的人也有同樣的感覺."就是啊!這樣的戰斗力根本沒的玩嗎!他一個人就能單挑我們全部了!"

一名英國行會的小頭目聽到這話立刻訓斥道:"別在這里敗壞自己的士氣.紫日的戰斗我以前見過,並不是這樣的.這個應該是某種技能,而且肯定是有時間限制的.大家先不要靠近,拉開距離看看情況再說."

由于這個小頭目喊的比較大聲,外加本身距離我就不遠,所以我也聽見了他的話.對此我並打算掩蓋,反正一會之後和體狀態解除他們都會看到的."嘿嘿!既然被發現了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這個狀態我確實不能一直維持下去,不過在魔力耗盡之前給你們添點麻煩還是可以做到的."說完這話之後我又回頭叮囑阿修福德."讓我們的人撤回城里,我幫你們擋十分鍾,抓緊時間休整一下把城牆上的機關都修複一下."

"明白."

由于我離開的這幾天鐵十字城一直處于戰爭狀態,所以阿修福德根本沒辦法指揮自己人修理城牆上被破壞的部分,現在既然我能為他創造短暫的安全時間他當然明白該怎麼做.

"好了,現在該是我們的游戲時間了."我一個人懸浮在半空中看著對面的無邊無際的英法聯軍.雖然這兩天雙方死傷無數,但由于開戰的時候跳動的人實在太多,就算站那不動也夠殺幾天的,所以現在剩下的部隊看起來依然還是無邊無際,不過現在這無邊無際的敵人卻被我一個人擋在了鐵十字城之外不敢寸進.

我帶著嘲笑的目光看著眼前的英法聯軍,嘴里諷刺道:"怎麼了?難道我一個人擋在這里你們都不敢向前嗎?或者說你們打算等到我的特殊狀態結束?我的這個狀態雖然不是長效的,但如果一直站著不動幾個小時也不會小時哦!"我這可不是在嚇唬他們.和體後我的魔力雖然一直在掉,但如果我不動用技能,光是和體本身消耗魔力的速度確實能讓我站在那里維持七八個小時的和體狀態,但是一旦我開始戰斗魔力消耗就會成倍增加,所以他們不動反而會讓我爭取到更多時間.

"他說的對,大家別害怕,就算再怎麼強他也只有一個人,所有人全力沖鋒,不要給德國人修理城牆的機會,戰斗不能間斷!"

"總算還有明白人啊!"我很隨意的笑了笑,然後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我突然出現在了聯軍的大部隊中央.

"哦天啊!"一個玩家因為躲閃不及一頭撞在了剛剛完成瞬移的我的身上,跟著就見我的盔甲上紅光一閃,一個半徑三百米的紅色光環突然爆開,所有范圍內的敵人全部消失.

我看著眼前一片焦黑的地面感歎著:"這也能激發報複屬性?你還真夠倒黴的啊!不過也無所謂啦!離我這麼近,就算現在不死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說完之後我轉頭看向圈外的聯軍,然後平舉起右手,大量紅色光點開始向我的手中聚集並最終組成了一柄長達兩米的巨型光劍.光劍並未實體化,而是一直保持著能量形態,盡管有著兩米長的劍刃,但由于沒有實體,所以它的重量幾乎為零.

"讓我看看合體技能消耗完之前我能干掉你們多少人."我揮舞著光劍原地轉了個圈借助旋轉的力量一個橫掃,一道半月形劍芒立刻從光劍上飛射而出.前後也就一秒多的時間劍芒就跨越了一千多米的距離,而劍芒所經過的路線上的所有障礙全都無聲無熄的斷成了兩截.

"嗯,威力還不錯."我看著光劍自言自語道.

"別怕,大家沖,他的技能總有消耗完的時候."一個勇敢的家伙叫囂著沖了上來,我扭頭看了他一眼,轟的一聲那個家伙炸成了一片紅霧.

其實我不是在耍帥,而是在試技能.這次合體我使用了所有我能指揮的動的生物,結果就是我的屬性欄里多出了無數條全新的屬性.合體之後我似乎是可以隨意使用以前屬于這些召喚生物的各種能力,而且這些能力的威力竟然是按我們合體後的攻擊力計算的.像是剛才我揮出去的劍芒其實只是我的永睄C附帶的基礎技能,但是因為現在我處于合體狀態,結果那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小技能居然變成了威力如此之大的攻擊技能.至于我手里的這柄光劍,它實際上是由我的永睄C和小號銀月的那柄太陽之杖組合成的新武器,名字叫做永琱坐,自身為能量體,除了具備永睄C以及太陽之杖的全部屬性之外還多出好多組合技能,不過唯一的缺點是這把組合武器只在合體狀態下才會出現,一旦我的合體狀態解除它也會自動崩潰分解成永睄C和太陽之杖.

除了這柄劍,剛剛把那個玩家炸成血霧的技能則是來自辣椒的念力攻擊.辣椒以前就有使用念力控制物體的能力,只不過當時的技能沒這麼強,現在合體後我不但能用這個技能控制物體甚至還能產生等于我合體後屬性點的傷害能力,所以一個簡單的念力爆破就把那個家伙炸成了一片紅霧.

實驗完這兩個技能後我又開始陸續測試各種屬性.隨手一揮,一片火云噴薄而出,近萬聯軍在紅云中化為飛灰."原來龍炎變成這樣啦!"我點著頭再次向旁邊一指,一道一才寸寬的紅色火線立刻順著我的指尖一直延伸出去兩公里多才消失.完成這個之後我手指一動,火線立刻橫移將兩攻擊半徑內的一個扇形區全部點著,大片敵人在火焰中四處亂跑,慘叫聲響成一片."原來這就是小鳳的火焰控制.不知道夜月的石化之眼能達到什麼效果?"

合體後我雖然可以使用夜月的石化之眼,但是卻沒有夜月那種無法控制的負面效果,需要我主動使用才會生效.轉身對著敵人比較多的方向我啟動了石化之眼的效果,跟著就看到前方一大片區域內的敵人開始迅速石化,但緊跟著我又發現自己的魔力值居然也在瘋狂下降,嚇的我趕緊把技能取消了,但盡管如此仍然造成了至少十萬戰斗生物的石化,不過我的魔力值這下也干掉了一多半,只要再多用一秒我肯定會因為魔力耗盡而從合體狀態中退出來的!不過我自己知道這個技能消耗比較大,敵人卻不知道,他們只看到我一個技能石化了十萬多NPC和玩家.如此之大的威力瞬間把一部分人給震住了.

"我們是不是什麼地方搞錯了?"一名英法聯軍的指揮官在指揮部里詢問著周圍的人.由于之前我的一個技能干掉了英法聯軍的最高指揮者和他身邊的人,所以現在這里只剩下二線指揮官了.

"我不太清楚紫日的能力到底是什麼."一名長的相當帥氣的青年忽然從指揮部拐角的柱子後面走了出來."之前我就不同意對鐵十字軍動手,但你們既然做了,那我也沒辦法.現在我可以幫你們計算一下.首先,紫日的戰斗力表現和他平常的水平有很大差距,可以確定這不是他的正常戰斗力.按照他自己說這是個技能,不過《零》是不可能有逆天技能的,所以這個技能肯定有著它自己的限制.剛才紫日石化了那麼多人,這說明這個技能的殺傷力相當之高,那麼由此我可以推斷出這必定不是個持久性技能."

"你怎麼知道這不是持久性技能?"旁邊一個英國行會的人反問道.

"因為紫日沒有把你也變成石頭."帥氣青年走到眾人中間繼續說道:"如果這個技能有這麼強的能力他為什麼不干脆把我們的隊伍全部石化?這只能說明他的實力受到限制.表面上看起來紫日瞬間石化了我們十幾萬人,但你們計算過嗎?如果紫日不使用今天的狀態,而是以正常狀態召喚出他全部的召喚生物在我們的軍隊中胡亂沖殺呢?"

一個還算比較精明的人立刻跟著說道:"只要時間足夠他照樣能干掉十多萬人,而且還會多很多,當然這個過程中他自己也不能一點損失沒有."

"那就是了."帥氣青年接著說道:"所以說紫日的技能並不是什麼逆天的屬性,他只是將自己的能力壓縮了.所以看起來他變的近乎神靈一般無可阻擋,但實際上他造成的破壞不是增加而是減少了."旁邊正有人打算插話,青年搶先一步說道:"不過破壞力降低並不是說這個技能降低了紫日的總體實力,事實恰恰相反,這個技能使他的實力上升了很多.雖然看起來他的總傷害輸出下降了不少,但我們對他的傷害輸出卻下降的更厲害.如果他帶著全部召喚生物有一起上我們就能拉開一個比較大的接觸面同時對他的各個召喚生物發動襲擊,這樣我們的傷害力將大大削弱他的實力,可是他現在這樣只有一個本體,我們同一時間最多能有幾個人對他發動襲擊,這就導致了我們幾乎傷不到他.還有一點就是他濃縮了自己的力量後給我們的士氣造成的打擊非常之大,同時他還提高了他們那邊普通玩家的士氣.畢竟不管怎麼說他現在看起來就是無敵狀態,而且殺我們的人就跟捏螞蟻一樣,這種實力就算不能左右整個戰局,最起碼我們這邊的士氣是徹底提不起來了."

"你說了這麼多還是沒說該怎麼對付他啊?"

"答案很簡單."青年拿出了一枚堅果放在桌子上."紫日現在就像這枚鐵棘果,不但滾來滾去讓我們使不上勁,而且還到處傷人.我們想要對付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轟的一聲也不知道那個青年從哪摸出了柄戰錘一口氣將整張桌子連那枚堅果一起砸成了碎片.

這邊的英法指揮人員只是一時沒想到方法,並不是說他們有多笨.這下這個青年一做出行動他們立刻就理解了他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說連我們的部隊一起使用大威力的超級武器進行覆蓋性攻擊?可是這樣我們的傷亡會很大的?"

"你們可以不用,不過讓紫日這麼沖來沖去傷亡人數遲早會達到甚至超過在自己隊伍里丟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傷亡人數,至于士氣之類的東西那就更不用問了."

"就按他說的辦."剛剛被我干掉的英法聯軍總指揮忽然從帳篷外面走了進來,顯然他是剛從複活法陣複活回來.

"可是總指揮?"還有人不舍得自己的部下.

"沒有可是."總指揮近乎咆哮著吼道:"你想讓我們失敗嗎?"

"不,我……我去通知特別部隊准備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總指揮點點頭揮手讓他出去,然後轉身對另外一個剛跟著自己複活回來的人命令道:"你去通知長劍部隊馬上頂到前面去,把所有外圍部隊都撤出來盡量降低我們的損失."

長劍部隊是這位英法聯軍總指揮自己行會的精銳部隊,等于是他的嫡系部隊.英法聯軍說是聯軍其實就是一些大型行會的聯合體,之間並沒有多少統屬關系,因此大部分都不想讓自己的部隊白白犧牲掉,不過現在總指揮把自己的嫡系都派上去了他們就算再不要臉也不好意思說什麼了.

因為是緊急情況,所以英法聯軍的辦事效率出奇的高,我正在戰場上大殺四方,忽然就感覺阻擋我的隊伍發生了變化.當然,我發現敵人的變化不是因為這個長劍部隊比一般玩家厲害,而是因為他們的防護裝備全都是統一的,雖然武器各不相同,但一個顏色的盔甲和法師袍還是很好認的.至于說我為什麼沒有發現這支部隊比之前遇到的厲害——你能發現螞蟻中最強壯的個體比最弱小的個體力氣大嗎?這根本不可能嗎!精銳部隊雖然厲害,但以我現在的狀態砍什麼人都是一招一大片,我哪感覺的出來他們到底有多少實力啊?

這邊聯軍指揮官的嫡系部隊忍受著巨大傷亡硬拖著我的行動,外邊英法聯軍的一般部隊則在迅速的向四面八方撤退力圖拉大我們之間的距離,而在戰場後方英法聯軍的特種部隊則在以一種比前方的長劍部隊更辛苦的狀態努力著.事實上英法聯軍所謂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並非什麼特殊攻擊性道具,也不是什麼禁咒之類的攻擊性魔法,而是一個巨大的召喚陣.

空曠的場地上七十二堆小山包一般的魔晶石堆排出了一個奇怪的召喚陣,而這些魔晶石堆之間的線條則是由清一色的牧師系年輕女性玩家組成的.除了這些女孩子之外,在整個整法的中心點上還有一塊直徑一米多的完全由各種珍貴寶石拼出來的祭壇.在這個祭壇之上站著一個女人,要是我在這里肯定會認出她來,因為她正是那個歐洲第一美女維納斯.

此時的維納斯正站在祭壇中央唱著一首音調古怪的歌曲,聽起來似乎好象是歌,可又沒什麼調子,總之感覺怪怪的.在這個巨大的寶石法陣附近,三百多名男性光系法師圍成了一個巨大的松散圓圈,他們此時也在念著奇怪的祭文,似乎很忙的樣子,而其余人員則只能在一邊干著急.法陣從擺好開始除了這些啟動它的人員外就不能再有別人進入陣內了,所以外圍人員此時都在一旁緊張的等待著.

"快好了吧?"之前在指揮部里被罵的那個家伙此時正站在法陣外圍緊張的詢問著身邊的一名光明系高等牧師.

牧師玩家一邊盯著法陣一邊回答:"目前看來一切順利,維納斯小姐的歌唱技巧真的是無與倫比,這麼複雜拗口的歌曲她居然能連續不斷的唱上十多分鍾而不出錯."

"這就是為什麼她能成為我們歐洲男人第一夢中情人的原因."說到這里這個家伙似乎想起了些什麼."對了,你們之前說維納斯小姐能控制那個家伙多久?"

"大約十到十五秒."

"就這麼點時間來得及嗎?"

"我們之前計算過,摧毀鐵十字城的最後防禦五六秒也就差不多了.從這里趕到那邊路上大約需要一秒,即使算上對付紫日的時間應該也不會超過十秒,有五秒時間用于反召喚我想應該夠了."

"希望你們的計算別出差錯,那可是真正的高端武力啊!平時有系統規則限制他們不能把我們怎麼樣,可這次是我們主動招惹人家的,萬一……!"

"請放心吧!我們不會讓那個萬一發生的."

"但願吧!"

這邊緊張的召喚工作正在進行中,那邊我已經快把長劍部隊給干差不多了.英法聯軍的總指揮顯然是低估了這種狀態下我的殺人速度.如果只是一般的屬性強悍,對付玩家總得一個一個殺,哪怕你速度再快想要干掉幾萬人也是需要些時間的,不過現在的情況是我的技能也得到了屬性疊加,所以根本沒有按照他們計劃的一個一個殺,而是一片一片的轟成灰.這樣下來部隊的傷亡速度就明顯超過了他們的計劃.

這些死掉的精英都是人家英法聯盟總指揮的嫡系部隊,看著隊伍消耗這麼誇張他已經有些坐不住了."為什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還沒准備好?"

一名玩家立刻靠上來解釋道:"那個法陣的啟動過程需要二十三分鍾,現在才過去十七分鍾,只要再等六分鍾就行了."

這個總指揮自己也知道法陣的啟動是需要過程的,剛才發火只是一時情急,並非他真的要讓法陣提前啟動.他揮揮手讓那個玩家退下,然後轉身對跟著自己的另外一個人道:"去叫羅恩,讓他帶神之獵手去協助長劍部隊擋一擋."

之前建議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那個帥氣青年忽然攔住了轉身要去報信的那個人,然後對英法聯軍總指揮道:"神之獵手這次只能算是雇傭兵,讓他們出動是要按分鍾收費的,再說以紫日現在的狀態就算派他們上去也是一招就滅."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看著紫日殺光我的長劍部隊然後沖進別的部隊中和我們的人攪在一起最後帶著大批我們的人員陪葬嗎?"

"不不不,我可沒想那樣.我的意思是紫日現在的狀態已經不是高手能對付的了,你也看到了,他現在殺人根本不會對哪一個人出手,完全是一掃一大片,所以我們派高手根本沒用.我看不如派一大群亡靈法師過去,然後用低級的骷髏海堵住他.就算他的攻擊力再強,覆蓋面積總是有限的,只要我們能把他的覆蓋面積填滿,低級兵種和高級兵種又有什麼區別呢?"

指揮部里的所有人聽到這個話之後都是眼前一亮."對啊!我們怎麼沒想到啊!哎……都是讓這個該死的紫日給攪的!"

亡靈法師在玩家中的比例可以說並不是很低,況且這樣大規模的戰爭中就算比例低,用絕對數量填也足夠找出一大群的亡靈法師.這些亡靈法師被統一聚集到了一起,然後開始使用大規模的集體召喚術.所謂的集體召喚術不是說大家站在一起召喚亡靈,而是合眾人之力開啟一道通向冥界的通道,跟著只要把大批的亡靈叫出來就行了,這比一個個的召喚亡靈要劃算的多.一個個的召喚亡靈等于沒召喚一個亡靈就要破開一次空間障蔽,但是這種大規模召喚卻能開啟一次通道放出一堆亡靈,雖然大通道比小通道費魔力,但是平均到召喚出來的每個亡靈頭上,數值還是有所下降的.

我在那邊正殺的過癮,忽然就發現面前多出個黑色的大洞,跟著成片的骷髏和僵尸出現在了大洞內部.一名英國的亡靈法師站在一個用人骨制作的高台上得意的叫囂著:"哈哈哈,紫日你不是厲害嗎?有本事和我們召喚出的亡靈大軍打一杖啊?啊哈哈哈哈……"

就在那個家伙得意的笑聲中我卻愣住了.因為從空間門里走出的亡靈大軍的前鋒居然舉著一面我很眼熟的旗子,更離譜的是扛旗子的那個黑暗聖堂前面的兩個一看就是指揮官的亡靈生物我居然都認識.

"呦!好久不見啊."我揮手打了個招呼.

帶隊的兩個亡靈也是一愣,其中一個大巫妖盯著我看了一會才恍然大悟的認出了我."原來是紫日閣下!您怎麼會在這里的?"

"這里是歐洲戰場,你說我怎麼會在這里的?"

"歐洲戰場?"那個大巫妖身邊的黑暗聖堂立刻從身後的侍衛手里接過的一枚黑色水晶球並將其舉起來對著天空照了半天才趕緊對身邊的大巫妖叫道:"這邊是德國的鐵十字城附近,你們哪個混蛋帶的路?怎麼跑這邊來啦?"

一只小惡魔飛到黑暗聖堂面前害怕的說道:"稟告大人,是那些人類亂開傳送通道,我並不知道這條空間通道上會突然多出一個出口,我以為一直按著這條路走下去就是出口呢!"

"混蛋,要是一直都是直路我還要你們這些斥候干什麼?"罵完之後那個黑暗聖堂連忙對我道歉:"真不好意思,這是個小誤會,希望您不要稟告迪坦斯大人,您和大人之間的協議我們都知道了,這次是我們自己跑錯了路,不關大人什麼事."

"好了好了,我又沒說什麼.你們還是趕緊去辦你們自己的事情吧,別在這擋著我殺人了."

"是是是,我們馬上就走."黑暗聖堂和那個大巫妖一起轉身對著後面吆喝著:"全體都有,後隊變前隊,馬上返回."

龐大的黑暗生物軍團在一地的碎眼鏡片中掉頭開回了空間通道中,而那個空間通道也立刻消失不見,留下的則是一千多名沒有任何保護的亡靈法師直愣愣的站在我面前發呆,其中那個帶頭的亡靈法師臉上還保持著之前的笑容沒完全退掉.

"很意外吧?"我看著呆呆的亡靈法師道:"說實話我也很意外.到底是哪個白癡讓你們召喚亡靈生物的?沒有人告訴你們我和迪坦斯關系很好嗎?"

"你你你……!"

"我並沒什麼特殊的,只是你們太笨了."我說著隨手一揮,一道風刃瞬間將前方的一排人切成了碎片."讓我看看你們還有什麼東西."

"既然你想死那就讓你見識一下."一名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英國玩家突然對著後方大喊了一聲:"散開."呼啦一下我們附近的英法聯軍士兵都跑到了很遠的地方,而且看樣子他們還打算跑的更遠點.正當我在那疑惑他們到底要干什麼的時候就看到英法聯軍的大後方突然射來一道藍色的流光,跟著絲毫沒有停頓我在被流光接觸的瞬間就聽到了生命值下降的警告聲,但是還沒等我做出任何反應我的生命值就突然見底,跟著我整個人在天空中大爆開來.當然爆出來的不是裝備,我身上的裝備有系統附帶的不可掉落屬性,無論如何也是爆不出去的,剛才爆的是我和我的召喚生物.在我掛掉的瞬間所有的參與合體的召喚生物全部從我的身體中爆了出來,周圍的人只看到一大片生物像井噴一樣四散開來覆蓋了老大一片土地.

在這個爆炸的過程中我居然還發現了合體的一個隱藏屬性,那就是當合體狀態的生命值降到零之後我不會馬上死掉,而是會被強制解除合體狀態分離出我的召喚生物,而且我和我的所有召喚生物都還能剩下十分之一的血量而並不是瀕死狀態.盡管剩的血量不多,但十分之一總還算有點,只是現在我卻沒空為此而感到高興,畢竟天上還懸著一個呢!其實到現在我都沒搞清楚我是被什麼人或者說是什麼東西干掉的,從我看到那束流光到我被強制解除和體狀態總共也就兩秒而已,而這兩秒中有一秒多實際上被那個襲擊我的家伙用來跨越了我們之間的距離,也就是說他和我的實際接火時間還不到一秒.能在一秒之內干掉我的是什麼東西?要知道自從完成神力封印任務之後我就算遇上迪坦斯這樣的偽神也能勉強擋上一陣,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在瞬間干掉我呢?

雖然我很想搞清楚那到底是什麼玩意,但對方卻沒給我任何機會,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那家伙就突然丟下了一枚藍色的小光點,跟著光點突然爆炸,但是沒有火焰和沖擊波,所有在爆炸范圍外的人都只看到我所處的區域像鏡子中的世界一般突然碎成了無數碎片並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之中,最後那片黑暗突然收縮成一個黑點並徹底消失.在這一連串的變化之後周圍的空氣突然像瀉洪一樣瘋狂湧入了那個黑洞消失後留下的區域,而此時大家才發現黑洞消失的區域已經什麼都沒剩下了.不管是地面上的尸體還是我的召喚生物,甚至連地面都不見了.這邊區域完全變成了一個大洞,而其中的空氣則是剛剛才湧進來的,也就是說那個黑洞連泥土都一起吞掉了.

完成以上這一系列動作實際上不過也就是兩秒左右的時間,之後那道流光突然轉身射向了鐵十字城所在的區域.阿修福德看到那東西瞬間干掉我之後又朝自己這邊射來當時就傻掉了,別人不清楚他可是知道我的實力的,能在兩秒之內把我轟到連渣都不剩那是什麼實力?面對如此強敵哪有人不怕的?和阿修福德相反的是英法聯軍這邊卻是一片歡聲雷動,畢竟他們的秘密武器總算壓過了我這個人形凶器,不過他們的歡呼並沒持續多長時間.

就在那道藍色流光即將到達城牆之前,一道白色的光芒屏障突然出現在流光之前將流光擋了下來.由于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那道流光並沒做好准備,結果被光芒反彈了回去似乎還受了點震蕩.直到這個時候鐵十字軍這邊才有人看清楚那道流光的真面目.那是一個女人,不過又不完全是.現在這個女人的身體外面正罩著一層似有若無的藍色光芒,而這光芒則組成了一個盔甲武士的形象,看上去就好象是這個藍色武士的體內有個女人一樣.隨後有人忽然發現這個女人居然就是那個歐洲第一美女維納斯,這個發現可是讓大家震驚不已.維納斯的美麗整個歐洲都知道,但並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具備了秒殺我的能力.這個女人難道隱藏的這麼好?

下面的人的猜測當然不會影響到上面維納斯的想法,她現在正處極度的震驚之中,因為她根本就沒想到居然有東西能把她擋下來,不過她現在可沒時間想那些有的沒的,她只有十五秒時間,如果十五秒之內不能回到那個召喚陣中那就意味著他們要倒大黴了.剛剛她用兩秒的時間跨越很遠的距離到達我的面前將我打到強制解除和體狀態,跟著滅掉我和分解出來的召喚生物又耽誤了兩秒,之後到達城牆前又用了一秒,也就是說她還剩十秒回到那個召喚陣.因為時間緊迫她也沒研究是什麼把她擋了下來,而是直接想要再次向前沖,可是一團紅色的火焰卻突然出現在她的正前方將她的路線給擋的死死的,跟著火焰轟的一聲猛的升滕了起來並迅速消失,可是火焰消失後卻在原地留下了一個人.

"紫日?"這聲驚呼幾乎是同時出現在在場所有人的腦袋里的,當然有些人是驚喜有些人卻是驚嚇.

在所有人的疑惑和驚呼之中我開口了,可聲音卻不是我的.那是一種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聲音,不但音量巨大而且還帶著極強的共鳴音,任何聽到都能感覺到那聲音中形同實質的威壓."思凡薩斯,誰允許你出現在人間的?"

"思凡薩斯?"維納斯對我的話很疑惑,她完全不知道這個思凡薩斯是什麼東西,不過她到是很快注意到了我的異常.由于距離比較近她注意到了別人沒有注意到的情況,那就是我的眼睛里居然沒有了瞳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蒼白,似乎其中還帶著隱隱的雷光,這雙眼睛可不是正常人該有的,至少維納斯認為這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眼睛.

在維納斯疑惑的目光中我再次開口了."不.你不是思凡薩斯,可是這力量……?難道凡人也能指揮高等侍神了?說.你用什麼方法借到了思凡薩斯的力量?"

聽了這番話就算維納斯再傻也該明白過來了.顯然我現在並非我,至少那個聲音不是我的,而維納斯至少可以肯定正在問她話的意志應該是個和她召喚的這個能量體同級的東西,甚至可能更恐怖.雖然很想解釋,可是維納斯知道她沒時間了.就是我出現的這會工夫已經耽誤了五秒多了,剩余時間不足五秒,她根本沒辦法完成預定任務了,現在必須跑,要趕緊把這個該死的麻煩送回去他本來的世界,否則後果將更加不堪設想,只是她卻忽略了我的存在,誒……應該是現在控制著我的這個意志的存在.

維納斯突然轉身向著來時的路線飛射而去,可是她剛退了不到十米就再次被一道光幕擋了下來,同時光幕後方也出現了一個身影.熟悉我的人立刻就會認出來那是小鳳,而與此同時在維納斯左右兩邊又出現了兩個生物,其中一個是夜月,另外一個則是阿嫡娜.我們四個將維納斯完全擋在了中間,這下她可急了.這一擋已經耽誤了一秒,剩余時間只有三秒多了.她迅速向上想要繞過去,可是我們四個立刻跟著她一起向上依然牢牢的把她擋在了正中間.發現上升無用維納斯又開始飛速下墜,可是結果依然,而且這一來二去又耽誤了兩秒,維納斯已經急的快瘋了,可是面對四個幾乎是同級的對手她卻完全無能為力.

可能是實在沒辦法了,維納斯突然向直接擋著她的小鳳出手了.只見小鳳身邊的空間突然碎裂,可是小鳳卻像一個重疊在畫面上的虛影一般,任憑空間粉碎對她卻沒造成任何傷害.接著小鳳突然開口說話了,不過聲音卻是個男人的聲音."你只是借用了思凡薩斯的一部分力量就以為可以傷害到我阿摩拉德嗎?"

如果現在有人像我一樣知道內幕的話肯定會驚叫出來,因為這個阿摩拉德不是別人,正是十上位之一的火焰神阿摩拉德,和大地之母是同級的存在.

雖然這話很驚人,不過可惜在場的幾乎都不知道阿摩拉德是誰,所以誰也沒表現出什麼來,唯一反應激烈的也就是維納斯了,因為最後的時間終于到了.十五秒一到她的身體就突然消失不見了,場地中剩下的只有那個藍色的虛影而已.那個虛影似乎有些迷糊,他疑惑的轉頭看了一圈才對著我這邊略一欠身."請問盤古大人,這是怎麼回事?"

這句話的凡響可比之前那句強多了.阿摩拉德確實沒人認識,可是盤古名聲太大了.作為我們行會的聯盟行會,鐵十字軍的人幾乎都對中國文化多少有點了解,這個盤古大神他們幾乎都知道.

"紫日怎麼可能會是盤古?"阿修福德身邊的一個玩家驚叫著.

相比之下阿修福德就要比那些普通玩家鎮靜多了."那不是紫日.現在操縱紫日的不是他自己的意志,現在這個只是紫日的軀殼而已."事實上阿修福德猜的一點都沒錯,因為鐵十字城外面這麼熱鬧的時候我卻卡在陰曹地府在那發脾氣.剛才中了那招之後我確實是掛了,然後我卻沒有在最近的鐵十字城的複活殿複活而是莫名其妙的被傳送回了中國這邊的陰曹地府,而且還被告知因為我的軀體正被另外一個靈魂占據所以我暫時沒辦法複活只能以靈魂狀態在地府先游蕩一段時間.

且不說我在這邊發飚,歐洲這邊對話還在繼續.那個我的軀體對那個虛影道:"我們還想問你呢!剛剛我們留在人間的力量戒指突然感應到了上位神的力量,而且居然還是老大雷蒙斯的力量,所以就跑來看了一下,沒想到居然是你在這里.你不好好跟在雷蒙斯老大身邊跑人間來干什麼啊?不知道我們上位神和高等侍神都是不能下界的嗎?"

虛影委屈的道:"我也不知道啊!剛剛我還在和雷蒙斯大人報告最近修補空間裂縫的情況,誰知道突然就失去了意識,再清醒過來就已經到這了!"

另外一邊的夜月拖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後對盤古這邊說道:"哥.我看是下界的人找到了借用我們力量的方法,思凡薩斯又不是新人,這種低級錯誤他是不會犯的."

"女媧說的對."阿嫡娜這邊也開口了."我看這事不適合我們處理,畢竟不管是思凡薩斯還是我們出現在這邊都會嚴重影響到這邊的能量平衡,我們還是盡量不要給雷蒙斯大哥添麻煩的好,要不然他又要忙著四處修補空間裂縫了."

"可是讓凡人這樣隨意的召喚我們的力量不是更危險嗎?"占據小鳳身體的火神問道.

"我又沒說不查,只是不能讓我們自己來查.我看還是把這事交給紫日吧?好歹我以前也和他談過話,這小家伙辦事還是滿穩重的."

盤古點了點頭."那就按努的意思辦吧.思凡薩斯,跟我們回去吧."

"是."思凡薩斯躬身行禮然後五個身影突然同時一亮,但是除了思凡薩斯是真的消失之外其余四個身體卻突然從空中掉了下來摔在了地上.

我在地府發飚忽然就感覺到周圍環境一變,跟著我就感覺到自己正在往下掉,然後轟的一聲摔在了地面上將地面都給砸出了一個大坑."靠,這是哪個混蛋坑我啊?"我揉著腰從地上坐了起來,而背後的城牆上阿修福德則是自言自語的說道:"看來這下是他的本體回來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一章 總算見到你了!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三章 上位神的任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