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暴力不合作   
  
第十六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暴力不合作

我的話顯然並沒有被對方所接受,當然也不排除他根本聽不懂這個可能,反正那家伙就是沒有配合我,反而突然尖叫著朝我撲了過來.

"封禁."周圍黃光一閃,我所在的區域突然被一個圓柱形的黃色光環給包裹了起來,那個家伙一頭撞了上來卻把自己撞的倒飛了回去.這里是魔法實驗場不是決斗場,實驗者必須享有絕對的安全保障,因此我在這里可以操縱實驗場的所有力量來對抗我希望對抗的目標,而這些力量的來源則是城市管道,也就是說這個實驗場的後盾是艾辛格的能量核心.以艾辛格那台超級核心的能量輸出,就算眼前的家伙是二郎神或者迪坦斯那種級別的家伙,在這里也只能乖乖給我聽話,更何況這家伙絕對到不了那個級別.不過,眼前這家伙顯然並不打算就此放棄.

那家伙撞上能量罩被彈回去之後立刻再次騰空而起,但是這次他沒有沖過來,而是突然發出了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場地上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而最慘的就是我和夜月他們幾個被定住的人,因為我們的脖子以下根本不能動,所以想捂都沒辦法捂.事實上就算我們捂住了也沒用,因為那家伙根本不是在叫,他發出的是靈魂嚎叫,一種類法術能力,可以直接作用于你的靈魂,可以無視大多數障礙直接傷害目標.當然,這個技能也有缺陷,比如說敵我不分.

"OK,你把我惹毛了!啟動,天師鎖魂陣."本來這個技能是需要配合一些動作的,但是我現在不能動,不過我的目標不是別人,所以不能動也無所謂.一個巨大的法陣突然出現在我的腳下,跟著我身上白光一閃,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我從陣中我的身體中摔了出來."呼,這下自由了!"

看到我的身上突然脫離出一個個體來,那個一直襲擊我的家伙居然停了下來,顯然他很驚訝本該被定住的我為什麼突然能動了.而實際上他們的法術很成功,我確實還站在那里,或者說是我的肉體還站在那里,現在能動的只是我的靈魂.天使鎖魂陣本來是用來封鎖靈類生物的,連帶的對一切有靈魂的生物多少都有些壓制作用,效果就看我們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了.不過我個人覺得這個技能最好用的功能卻是金蟬脫殼.因為幻影的存在,我可以將自己的靈魂脫出身體,讓幻影暫時替代我管理身體,反正他就是個能夠實質化的靈魂.

趁著對方還沒緩過勁來,我的靈魂突然舉起一只手:"置換."一道旋風卷過我的靈魂,跟著我的小號銀月出現在了場地中.之前我被定身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換銀月這個小號出來,可是由于那個身體完全沒法動,連換號這種事情居然也被封住了.不過現在不同了.我的大號和小號共用的只是靈魂,肉體完全是獨立的,現在我將靈魂脫離出來自然可以召喚小號的肉體了.

發現我突然變了個人後對方變的更加疑惑了起來,但是我可沒什麼閑工夫讓他思考問題.伴隨著我的手指悄悄晃動,一個白色的罩子突然出現在了那個家伙的身體周圍.當發現這個光罩的時候那家伙立刻朝光罩上撞了過去企圖脫離光罩的范圍,雖然不知道這個光罩的用途,但那家伙本能的知道這東西對他沒好處.但是他把我的光罩想的太簡單了.在他撞上光罩的瞬間光罩突然亮起了眩目的強光,跟著我們就聽到了那家伙發出的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這次不是靈魂嚎叫而是真的慘叫,看來我的力量對他傷害不輕.

之前身為紫日的時候我對他幾乎沒什麼傷害,這主要是因為我們一見面我就被封住了行動,而且剛開始不了解他的特性,自然要吃虧一些.就在剛才幾次過招我也大致明白這家伙的特點了,所以現在換上銀月立刻就表現出了不一般的殺傷力.

很顯然,這個家伙雖然不是亡靈生物,但卻更不是一般的物質類生物.當然,這家伙也不是單純的虛體生物.夜月的石化之瞳雖然號稱連靈魂都能石化,但實際情況是石化靈魂屬于夜月的特殊技能,需要主動施法,單純被她的目光注視到只能讓有實體的物質石化,不會讓靈魂類生物也石化掉.眼前這個家伙似乎是介于物質與虛體之間的一種生物,或者說他們的存在不穩定.但是,雖然知道這些家伙是半虛體,我卻發現他們的特性更接近亡靈生物,因為這些家伙在撞擊實驗區的能量護罩時不但沒有造成能量碰撞還從能量罩上吸收了一部分能量.能從能量防護罩上吸收能量說明這些家伙是由負能量構成的,而亡靈生物就是最典型的負能量生物.負能量生物的主要特征就是可以被光明元素中和,所以剛才我使用聖光類法術凝結的光罩僅僅是一次碰撞就給那家伙造成了難以想象的傷害.

那家伙被光明能量傷害了一次之後顯然還不吸取教訓,他又再次撞上了防護罩,然後再次閃光並再次慘叫,就這麼來來回回的折騰了七八次他才終于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已經能明顯的看出來這家伙的身體比之前要單薄了很多.這家伙是負能量生物,他撞擊光明護罩就會發生中和反應.在這個中和過程中他將和我同時消耗等量的光明能量以及負能量,但是他消耗的是自己的身體,而我消耗的僅僅是魔力,尤其是在這個實驗場中,我的魔力是和實驗場連接在一起的,除非他能消耗掉整個艾辛格的能量,否則他將無法戰勝我.

"現在可以冷靜下來了嗎?"我就站在那個家伙對面的地面上,而他此時已經停留在了和我等高的地方.這個高度不是他自願降落下來的,而是被我逼下來的.他身邊的那個光罩是我制造的,我當然也能控制它,而我就是將光罩降落到了地面,他不想碰光罩就不得不乖乖的跟著下來.

對于我的問題那個家伙似乎完全沒有聽見,也許是他根本不想回答,但是我無法確定."沙夜子,試試用靈魂低語."

一種壓抑的,仿佛在你耳邊又好象離你很遠的低語聲突然響了起來,一般人如果是在晚上聽到這個聲音大概全身的寒毛都會立起來,因為這聲音實在是太嚇人了.不過這確實靈魂生物以及亡靈生物最常見的交流方式.不過靈魂低語實際上是強制綁定誘惑已經精神控制類能力的,所以對一個意志低于你很多的生物使用靈魂低語基本上就等于是在直接操縱他的思維.

"不行,完全沒反應."沙夜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難道完全沒辦法交流?"我故意自言自語似的說道."既然如此,那留著他也沒用了."說完之後我伸手一握,包圍著那家伙的光圈立刻開始縮小,那家伙也緊張的在光罩內不斷的游動,可是不管他怎麼游,光圈就那麼點大,而且還在不斷縮小中,他最終還是碰到了那層光圈.

"啊!……"慘叫一如既往的響了起來,只是這次的程度比較劇烈一些,同時我命令麒麟武士將剩余的那些"雕塑"中的兩尊也恢複了正常.這種通過折磨同伴以達到逼供效果的手段我以前很少用,因為我覺得那是最不人道的行為,但是現在看起來似乎這些家伙似乎都是茅坑里的石頭,不下點猛料還真拿他們沒辦法.

新恢複過來的兩個家伙一出現就被我以光明護罩包裹了起來,那兩個家伙看到同伴正在悲慘的嚎叫立刻就緊張的尖叫了起來並試圖沖破屏障,但是當他們撞了幾次之後也和他們的同伴一樣意識到了這個東西不是他們能突破的.

就在我以為這些家伙都是甯死不屈的硬骨頭之十,剛被我釋放的兩個目標中的一個突然對著我叫了起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在聽到對方開口的同時我的手也隨之一松,光罩立刻恢複了原來的體積,那個家伙的慘叫立刻就小了下來."我還以為你們都是啞巴呢!"

"不,我們能夠交流."

"塔婭!"被我折磨的快不行了的那個家伙在聽到同伴說話的同時立刻咆哮了起來,顯然他不希望同伴開口說話.

"爸爸,我不能看著你去死啊!"沒想到和我說話的居然是個丫頭,不過這個種族的聲調全都帶著顫音,聽起來跟就好象是從一個長長的隧道深處傳出來的,一時之間根本聽不出男女.

"我就算去死也不要你和敵人說話."

"喂,那位快要死的父親,我很想知道我們是什麼時候成為敵人的?"我沒好氣的問道.這家伙簡直就是一豬腦子,居然將第一次見面的人就直接定義為了敵人.這種給自己胡亂樹敵的性格如果是他們種族的共性的話,那也就活該這個種族滅絕了.

"哼!"那家伙對我的問話根本都懶得回答,直接以一個鼻音就做出了回應.

"夜月."聰明的夜月立刻以石化之瞳再次石化了那個家伙,而我則走到了說話的那個丫頭面前."看來這里只有你是最適合交流的存在,那麼現在讓我們來談談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陰溝里翻船了    下篇:第十六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暴力不合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