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暗斗   
  
第十六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暗斗

所有出行前的行動安排都結束後我們又各自休息了一個晚上,當然,我們的休息並不是上床睡覺,而是做了些小范圍的適應性訓練,只要不要做太大型的訓練對我們來說就算是休息了.訓練持續到第二天早上我們才徹底停下來洗澡吃飯外帶做了些調整性訓練,等大家都折騰好之後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大家彙合之後才發現服裝似乎有點亂,有人穿的跟去夏威夷渡假一樣,還有人卻是一身西裝革履的打扮,完全就是不搭調,最後我不得不讓大家都回去重新換衣服.

為了防止發生之前的服裝混亂,這次我給出了指導意見之後大家的服裝就好多了.鈴音騎士中的十五名男性成員全部統一了黑西裝黑墨鏡,讓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們是保鏢.鈴音騎士中的女性成員穿的也是黑色西裝,不過樣式是女式的,雖然同樣是褲子,但是和男式西褲比起來就要漂亮很多.維娜她們這些主要人員的服裝方面就沒什麼太大限制了,基本上是什麼衣服都行,但前提是不能太誇張,最後大家都各自選了一套還算不錯的便裝就算搞定了.

折騰完服裝之後都已經快十點了,好在我們不用去機場等飛機,因為我們人比較多,這次干脆就動用了龍緣自己的小型商務機,而且基地後面就是機場,到是省得我們再轉車了.龍緣的小型商務機是一種高速噴氣機,除機組人員外可載客三十六人,我們用起來剛剛好.因為小飛機速度比大型客機快很多,所以我們到紐約的時候這邊才剛好早上六點.和美國這邊幾家大型公司的會晤時間定在了當地時間十點以後,因此我們就先跟著這邊的分公司接待人員一起到了這邊預定的酒店辦理了入住手續,然後又去外面接收了幾輛改裝過的汽車.這些車是這邊的分工司秘密的從黑市買回來的髒車,而且都經過了秘密改裝.因為之後我們要做的事情不能留下明面上的證據,所以不能用公司的車,要不然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當然了,這些車暫時我們還不能開,商務會談之前我們還是用公司的車接送.

等我們把事情都辦完就已經差不多快到時間了,之後我們就和分公司派出的幾個真正的商務人員一起到了位于紐約的天橋大廈.這座大廈是美國人在幾年前剛剛完工的新大樓,雖然不能算世界級高樓,但本身的高度也絕對能把附近的一些所謂的摩天大樓比成矮子.這座大廈目前是上帝之眼防務公司的總部大樓,而這個公司其實是美國鷹團的一個組成部分,也就是說這個基本上可以算是特瑞的產業.這不,我們剛到大門口就聽到一個跟炸雷一般的笑聲由遠及近.

"哈哈哈哈……神林你總算願意到美國來玩了,上次承蒙你的招待我還一直沒機會還你,這次我們到是可以好好玩玩了."特瑞這家伙一邊說還一邊走過來給了我一個熊抱,真懷疑這家伙祖上是不是野蠻人,力氣大的我都有點吃不消.

"玩是肯定要玩的,畢竟我也是難道來一次嗎!不過我們還是先進去再說吧?"

"哦,對對對,先進來再說吧."

在特瑞的帶領下我們一行熱就走進了天橋大廈.大廈一層除了接待台之外可以說基本上就是個展覽廳,里面放著十幾個巨大的圓形轉盤,每個轉盤上都放著一件大型武器在那里緩慢的旋轉著.

看到我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台造型非常古怪的東西上特瑞立刻介紹了起來."嘿嘿,你猜不到這是什麼吧?這個是其實就是輛兩棲登陸車,不過它不是在水面上行使的,而是在水下潛行的.在執行搶灘登陸任務的時候可以由專用軍艦或者普通登陸艦運送到近海區域,然後釋放,這個東西就可以在水下快速突進到岸邊並把人員送上灘頭.由于它的速度比較快,而且是在水下行動,所以第一批次的登陸隱蔽性比較好,也不容易被攔截."

"這個能裝多少人?速度如何?"我身邊的維娜開口問道.

"除了駕駛人員外可以裝十四名步兵,正好兩個班.水下速度大概有八到九節,水面能跑到十節,登陸後大約每小時六十公里左右的速度.不過這個東西只有輕裝甲,擋擋槍而已,碰上反坦克武器就完蛋了!"

我點點頭沒做什麼評價,畢竟能擺出來展覽的可以說都不是什麼太先進的東西,所以我也絕對不會對這些東西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坐電梯到達樓頂之後我和我的手下們就被分開了,鈴音騎士現在的身份是保鏢,自然是不能跟著我們進會議室的,然後具體的談判內容有專業人員負責,我自己並不需要全程跟隨,所以最後我們就分了三撥人,鈴音騎士在樓道中的休息區,維娜她們去了會議室,我則和特瑞一起去了他的辦公室.

我一進特瑞的辦公室就感覺這個所謂的辦公室一點辦公室的樣子都沒有,怎麼看怎麼像武器展覽廳,牆壁上一個挨著一個掛滿了各種長短槍支,地面上是一個個的小型展示台,其上放著各類大型單兵武器,其中甚至還有一門單兵火炮.這種武器雖然叫單兵炮,但畢竟它還是一門炮,比起一般的單兵武器還是要大了很多.特瑞的辦公桌就在正對大門的落地窗旁邊,桌面甚至超過了普通人家里的雙人床,在其桌面上除了放著兩台電腦之外竟然還放著一管肩扛式防空導彈發射器.

"靠,你的興趣還真是直白啊!"我掃視了一圈房間里的各種武器道:"就你這里的東西就夠打一場小型戰爭的了!"

"嘿嘿,我們畢竟是防務公司嗎!辦公室里擺雕塑那是金融人士的風格,我們和他們還是不一樣的."

我邊看著邊走到桌子前面將那支單兵導彈發射器給拿了起來扛到肩膀上比畫了一下,手指在發射器側面的控制器上一按,前方的瞄准器自動彈開,原本黑色的顯示屏幕立刻亮起並顯示出了綠色的畫面."靠,這里面有導彈啊?"我看到那小屏幕左上角的待命發射狀態時嚇了一跳,之前我還以為這就是個發射器呢!沒想到里面竟然裝了導彈,這要是發射出去,那就指不定誰要遭殃了!

特瑞聽到我的驚呼也沒在意,依然是大大咧咧的說道:"我們自己就是生產軍火的,當然沒必要放模型了!"

"我的意思是你怎麼連彈藥也沒下掉?"

"沒有彈藥那不就成了擺設了嗎?武器自然就要有武器的樣子嗎!這里的武器包括你手上那支發射器全都都是滿彈藥裝填的."

"你也不怕炸了!"我看看周圍密密麻麻的武器說道:"本來我還只是覺得你有點惡趣味,現在我感覺你簡直是武器狂人.你這里有沒有安全點的房間啊?呆在你的辦公室里簡直就跟坐在火藥桶上差不多啊!"

"哈哈……和你開個玩笑.這些武器確實都裝了彈藥,但是全都沒有戰斗部.你手里那枚導彈確實能發射出去,但是彈頭就是個塑料殼子,里面是空的.還有那些槍里裝的都是空包彈,子彈有發射藥,但是彈頭是紙漿做的,發射出來以後就會因為空氣摩擦迅速燒掉,頂多就能看見槍管噴火,啥也打不出去的!"

"我說你怎麼在房間里擺這麼多裝了彈藥的武器呢!"

"嘿嘿,真要放那麼多實彈我自己不說什麼,我老爸也不干啊!"說到這里特瑞突然話鋒一轉:"那個……和你商量個事情怎麼樣?"

"嗯?"我疑惑的看向特瑞等待他下面的話.

特瑞坐到了桌子後面,然後靠在椅子上用一只手玩著桌上的鋼筆說道:"我知道你們這次過來有別的事情."

聽到這里我心里突然一陣緊張,但是我很好的壓制住了那種感覺,並沒表現出來."對,除了和你們談判之外我還要和別的幾家公司談談."

"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特瑞直截了當的說道:"我是粗人,不喜歡那些彎彎繞,咱們就把能說的都擺到台面上來說吧!實話跟你說,我們在你們那邊也是有間諜存在的,這個你應該知道,畢竟你們在我們這里也沒少安排間諜,這是大家都必須做也避免不了的事情.所以呢……你們這次來的目的我多多少少也知道一點.美國政府策劃了兩次襲擊你們龍緣基地的行動,你們做出報複行為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了特瑞的話我也知道他確實是知道不少東西了,再隱瞞下去似乎也沒多大意義了,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執行任務.再說,聽起來特瑞是要和我們討價還價,而不是想直接阻止我們的行動,要不然他也不會直接和我明講了."OK,我承認你說的是實情,但我們如果想要執行任務,你恐怕即使知道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吧?"

特瑞伸出兩只手向下壓了壓:"別帶火氣,我沒說要破壞你們的行動啊!"看到我似乎沒有真的發火他又接著說道:"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不了解你們中國人的那種愛國熱情是什麼樣的感覺,我也沒有那種東西,對我來說只有我的利益和別人的利益而已.所以說呢!我現在雖然知道了這個事情,但我所希望的僅僅是不要因此導致我的利益有什麼損失,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這個特瑞!剛剛還說自己是粗人不喜歡彎彎繞,現在說的話簡直能和中國的那些老學究比複雜了!這還不算繞啥叫繞?"你是想說美國的利益和你的利益並不是完全重合的,你希望我這次可以在行動中避開你的利益那部分是嗎?"

特瑞拍了下桌子:"Bingo.你果然很聰明."

"那麼你希望我怎麼做?"

"這是一份資料,我希望你不要在這幾個地方下手,另外,我還可以給你一些目標的一些情報,你如果襲擊這幾個目標的話,我還可以額外給你們些幫助."

"借我們的手打擊異己嗎?"

"基本上也就是這個意思."

我將特瑞扔過來的資料拿起來看了看,然後問道:"如果我幫可你,那麼我能得到什麼?"

"這個,還有這個."特瑞又扔過來兩本文件.我接住翻開看了一下.第一份文件是有關一比交易的合同,而且和約中的甲方已經簽過字了,也就是說只要誰把自己的名字填到乙方的位置上合同就成立了.根據這個和約,只要乙方有一定的執行能力就可以得到一大筆利潤,基本上算是明擺著在送錢了.至于另外一份文件,那是一段關于DNA方面的研究資料,可以說這個東西對我們公司的研究很有幫助,當然了,目前我拿到的就是個大概介紹,即使我有過目不忘的本領把這個全記錄下來也沒用.

看完了資料之後我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後點了下頭."我不保證什麼,但我會盡量保證事情按你希望的方向發展."

"我就知道你是爽快人."特瑞說著微笑著伸出了一只手.

我也伸手和他握了握."那麼合作愉快."

談好了基本框架,後面的東西就簡單多了.所謂的商務訪問反正也就是個名目,所以並沒讓我們多分神,中午在特瑞這里招待了一頓午餐之後我們就返回了酒店.其實之所以答應特瑞的要求並不是我見利起意,而是因為……順便.實際上特瑞完全是在多此一舉,不過看起來這和他們的情報人員有關.他們的情報人員似乎是只傳回了我們即將在美國本土搞點什麼事情出來的消息,但是我們具體要干什麼他們卻並不清楚,特瑞他們也只是猜想我們大概會干些什麼,而且湊巧猜對了而已.只是他們雖然猜對了我們要干什麼,卻搞不清楚我們的具體目標是什麼,所以他們才列出了自己的利益所在以及自己的敵對勢力的所在,希望我們可以不要傷及他們的利益所在.不過很巧合的事情就是我們原定的襲擊目標剛好就在特瑞建議我們襲擊的那幾個目標之中,也就是說即使他今天不和我談話,我們還是會襲擊他們希望我們襲擊的目標,等于就是他們白送了我們一份大和約和一項研究成果.不過這也不能說他們的決策有錯誤,要是我們遇到這種情況大概也會做出同樣的反應.

既然這個事情本身對我們的行動沒有任何影響,我也就不需要對行動計劃做任何的更改了.當天下午我們又去了北美電器集團,但和我們見面的卻不是尤西娜.尤西娜雖然是北美電器集團的公主,但和特瑞不一樣,她平時其實很少參加集團的管理,上次到中國作為代表來和我們會面主要是因為我們的老爸們都被各界間諜盯的死緊,所以只能讓我們出來進行會談,他們這些老爸們就在前面給我們當掩護,這次因為本身不是什麼秘密的事情,所以尤西娜也就沒什麼用處了.最後雖然我們還是見到了尤西娜,但也就是打了個招呼而已,重要事情都是和她老爸談的.

當天我們又被特瑞生拉硬拽的給拉去參加了一個什麼慈善舞會,不過在我看來這也就是有錢人尋找一夜情的借口而已.和人類比起來我們龍族成員的外貌簡直可以說是藝術品,類似混血兒的容貌特征加上完美的身體結構,不管從本能還是理智方面都完美的詮釋了致命吸引力的含義.不過,唯一令人比較不爽的就是我們的身高.雖然因為要給新增加的設備留出足夠的空間的原因而刻意的增大了這副新身體的外形,但是我們的身高依然還是沒有增加多少.我和斯哥特他們這些男性的身高都被統一定在了一米八一這個高度上,而女性成員的身高則都設定在了一米七二的高度.這個身高在國內來說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可是以白種人的身材來說這個高度基本上只能算中低高度.女孩子到是沒多大問題,我們這些男性就顯得有些尷尬了,因為舞會上的那些白種佳麗們全都穿著七八寸高的高跟鞋,加上她們本身就有一米七以上的身高,即使其中比較矮的女性也就和我們差不多而已,身高中等的女性都普遍比我們高了一絲,更別提那些比較高挑的了.本來我是很不喜歡五大三粗的身材的,但是現在這種場合我到是有些羨慕特瑞那個狗熊一樣的身材了,至少人家往那一站就比周圍的人都要高出半個腦袋來,那可是絕對的高度差啊!不過和國內女性很注重身高不同,國外的女人一般是不在乎這些的,只要你的身高不是特型身材一般就沒人會在意,反到是我們的完全相貌吸引了不少風騷的女人湊了過來.注意維娜她們幾個,那更是被一群荷爾蒙指數超標的男人圍了個水泄不通.反正來這里的歐洲人除了單純來玩的就是想找個臨時床伴,難得碰上幾個帶有東方氣質的混血兒他們自然是希望能抓住機會嘗試一下了.

我正想著,忽然腦袋里響起了斯哥特通過無線電波直接傳來的提醒."十一點方向,有個女人走過來了."

雖然這個提醒看似很沒有意義,但是我知道斯哥特不會無緣無故的說這麼一句的,所以我的目光也立刻轉了過去.那是個穿著一身華麗晚禮服的亞裔女性,不過能夠明顯看出來她的血統已經不純了,其中應該還有拉丁裔的血統.這個女人的皮膚並不白,呈現健康的小麥色,一身銀白色的拖地晚禮服隨著她的步伐不斷的閃著璀璨的光芒,那緊收的腰部曲線和誇張的臀部隨著她的步伐不斷的左右擺動,其中的誘惑意味不言而喻.不過我真正注意的並非這個女人的容貌,而是她的胸部.……咳咳……不要想歪了,並非她胸部的那兩團肉,而是那兩團肉的內部.沒錯.這個女人的乳房做過手術,內部被植入了一件電子產品,經過簡單的電場掃描我確定那是一只竊聽器,而且是存儲式的.通常的竊聽器都是無線傳輸式的,也就是在聽到聲音的同時將聲音信號轉化為無線電信號發射出去,因為其需要不斷的發射無限電信號所以很容易被偵測到,但是這種存儲式的就不一樣了,它內部有記錄器,可以將聲音錄制下來,這樣就避免了無線電信號外泄,很難被一般的探測器發現.當然了,這種東西畢竟還是電子產品,高級探測器還是能發現的,但是這個女人把那玩意藏到自己的乳房中,很難想象有誰會用探測器對著那里掃描,在標榜人權的美國這種行為跟找死差不多.

"間諜嗎?"我用無線信號感歎了這麼一句,維娜她們聽到我的這句話之後也都注意到了那個女人,而且意外的是她們還發現了另外幾個身體內部植入了竊聽設備的人,這些人中有男有女,他們也不直接和我們接觸,先是和我們身邊的人交談,然後再轉而接近我們.

"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不,我身邊的一個剛認識的美國人就給我介紹起了那個走過來的女人."這位是龍緣集團未來的董事長神林先生.這位是雷曼唱片公司的安娜小姐."

"龍緣集團?就是那個世界第二強企業,超級龐大的龍緣集團?"安娜裝的很驚訝的樣子問道,但她的腦電波出賣了她.經過多次的升級換代,我們的電磁控制能力已經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現在我們又離的這麼近,她的腦電波我可以輕易的感應出來.像她這麼驚訝的反應大腦應該有對應的腦電波跳動才對,可她的腦電波卻平靜的就好象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安娜沒有聽說過我們龍緣集團嗎?"我故意反問,想看看她到底打算干什麼.

"不不不,恰好相反,我就是因為知道才這麼驚訝的."這個女人的演戲水平連我的一半都不到,只能用一個假字來形容,不過我現在是全當沒發現,反正行動還沒展開,本著敵不動我不動的精神先看她打算出什麼招.

接下來就是一段很沒營養的互相吹捧順帶了解一下對方,然後那個女人就開始有意無意的勾引我,看我沒反應居然還在語言上比較明顯的暗示我她可以提供超標准的服務,而且收費公道.這種小明星客串高級妓女的事情在美國也不算什麼問題,本身這邊對性的認識就比我們開放很多,雙方願意就可以了,沒什麼人會說你閑話,所以這個女人這樣說反到容易消除別人的戒心,只是她現在身上裝著個竊聽器,就算她說的天花亂墜我也不會相信她的.

那個女人和我講了半天看我還是不上鉤就突然從旁邊路過的服務人員手中拿了兩杯香檳並遞了一杯過來."我還有約,必須先走了,臨別前讓我們干一杯吧?"

我接過杯子的同時鼻子就微不可察的動了一下."強效鎮靜劑,虧你們想的出來."這個世界上的任何物質其實都是有氣味的,只是氣味的濃烈程度和特點不同而已,對普通人來說無色無味的鎮靜劑對我來說那簡直就是一大杯醋,我就算重感冒鼻腔堵塞也絕對讓它給熏通了.不過,雖然知道了這個情況,但我還是把那杯東西喝了下去,只不過那東西進入食道之後就走了岔道進入了體內的一個裂解分離器而不是我的胃.這個分離器會將進入的物質分解到原子狀態,然後使其在我的體內燃燒並發生再聚合.不管是什麼毒素,只要是有機物組成的,經過這個過程處理之後就只能剩下二氧化碳,水以及一些其它氣體分子而已了.至于某些特殊毒素,除了產生以上物質之外還會多出些金屬單質.最後這些廢物中的氣體會在我的每次呼吸過程中隨著我呼氣的時機一起噴出體外,其中的水自然是融合到血液中,反正水就是水,對人體是沒有壞處的.至于那些金屬單質和其它一些固體雜質則因為體積比較小完全可以先存著,等時機合適的時候再從嘴里一次性吐出來就行了.

看到我喝下那杯酒之後那個安娜終于離開了,然後我又和其他一些人交流了一會舞會就結束了.在整個舞會期間我們這些人都先後被人勸著喝掉了一杯這種帶有強效果鎮靜劑的酒,而且我們利用體內的儀器分析過了,這東西是有延遲的,正常情況下應該會在我們回到酒店以後才發作,而那個時間我們應該本身就在睡覺,也就是說對方是打算趁我們睡著了之後再行動的,讓我們喝掉這個鎮靜劑只是多上一道保險而已.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就叫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他們的雙保險不但沒起到保險的作用還暴露了他們的大致行動時間.

我們互相之間通過氣之後凌邪笑著說道:"嘿嘿,今天晚上他們不來就算了,要是來的話,我會讓他們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一十八章 行動安排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暗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