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六卷 第二百二十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   
  
第十六卷 第二百二十章 請神容易送神難

雖然凌說對方不來還好,來了就要給點教訓,但既然對方花了那麼大力氣給我們下了藥又怎麼可能不來呢?盡管我們是不需要睡覺的,但是為了給對方下手的機會,我們還是全都躺在了酒店里,但是思想卻異常的清醒.因為等對方來的這段時間沒事干,斯哥特就提議大家打麻將,于是我們就用大家的無線網絡建立了一個小局域網在里面玩起了虛擬麻將.不得不說我們的能力真是柄雙刃劍.雖然利用這個無線局域網我們可以躺在各自的床上湊了幾桌麻將,但同時因為我們的電子腦有著超級計算能力,結果大家全都在那算牌,搞到最後除了自摸之外根本就沒人能贏,因為大家都會根據另外三家的出牌情況推算出對方的大致牌面,然後就會主動限制打出對手需要的牌.這樣算來算去的結果就是十圈牌打下來有八圈都合牌了,最後外面的牌全抓光了也沒人贏,只能推倒重來.

"靠,你們這幫家伙一個個算那麼精細干什麼?"我在維娜,凌,小純和夜月這桌麻將中當看客,看他們老是合牌忍不住發話道:"這局開始都給我把推算能力關掉,不許算牌,大家憑運氣,要不然就看你們在那堆牌玩了!"在我的限制下果然效果就好多了,基本上有人贏也有人輸了,至少看起來和普通人的游戲差不多了.其實這也算是我們龍族的一個悲哀了,智力太高有時候也不是什麼好事,就好象小孩子玩的很好的游戲在大人眼里覺得很幼稚一樣,人類喜歡的那些什麼棋牌類游戲在我們看來不過是一種高等數字公式的應用而已,算到最後誰手里有什麼牌基本都算出來了,簡直等于是大家把牌都亮在那里在打牌,根本就沒有任何樂趣可言了!不過後來大家發現好象和麻將以及撲克比起來,下圍棋也是個不錯的娛樂形式,因為圍棋的規則對數字的依賴性相對比較低,雖然我們強大的計算能力都能提前預判好幾千步之後的情況,但至少以我們的計算能力還算不到結局,所以勉強還能玩玩.要是基地里的主系統女媧在這里估計連圍棋也沒的玩,因為你第一個子落地她就已經把結局都算出來了,根本沒有可比性!

雖說我們在那玩了幾十圈麻將和撲克,但由于用的是我們的電子腦中建立的無線網絡在進行游戲,所以沒有出牌洗牌的時間間隔,游戲進程相當的迅速,幾乎就是幾分鍾一圈,要是把我們玩牌的畫面虛擬成動畫顯示出來,以人類的反應速度根本連看牌都來不及,別說還要思考了.就在我們玩了不知道第多少圈的時候負責警戒的白浪突然插了進來."目標出現了."

我們腦中的棋盤和麻將桌突然一下全部消失,跟著大家立刻進入了相對靜默的狀態,同時各種感官啟動到最佳狀態,整座酒店大樓的情況全部都被我們監視的死死的.

我們住的這座酒店是紐約相當有名的豪華酒店,保安措施也是一流的,所有過道,電梯以及休息區這樣的公共場所全都裝有監控設備,而且這些攝象機還都經過偽裝,除非你專門去找,否則是難注意到這些攝象機的.但是現在這些東西全都便宜了我們,因為相對我們的能力來說酒店的電腦系統基本等于是不設防的,所有監控信號都被我們截獲,那些攝象機就成了我們的眼睛,來人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行動被我們看的清清楚楚.

對方大概是意識到能被派來出外勤的肯定都不是簡單角色,所以派了二百多人.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穿著黑色的城市作戰服,看起來很像是城市特種部隊,還有七八個穿著黑西裝的家伙,看起來似乎和這些城市特種部隊不是一個單位的,但是職能卻要高出不少,因為城市特種部隊中的指揮人員是聽他們調度的.

這些人一進入酒店就引起了酒店服務人員的注意,畢竟這麼大隊的武裝人員怎麼看也不像來住宿的,不過對方有正式的文件,和酒店里的人說了一下之後就得到了對方的配合.和酒店人員交涉的那些人是城市特種部隊中的頭目,而其他特種部隊成員則拿著槍成攻擊隊形兵分六路,其中兩路開始爬樓梯,另外四路則分乘四部電梯向我們所在的樓層進發.在這些人開始行動以後我們又發現了幾架直升機出現在酒店的山空,然後其中三架個頭比較大的直接在樓頂繩降了五十多名全副武裝的特戰隊員.這些人一落地就跑到大樓的邊緣固定起了十幾條繩子然後扔到了樓外,顯然是打算從窗戶突破進入了.大型直升機放完人之後就調頭飛離了大樓,而另外三架攻擊直升機則移動到了樓外開始緩慢下降高度.雖說這是夜里,直升機的聲音也很大,但像這座酒電這樣八九十層的高層建築和我們常見的一般樓房是不一樣的,窗戶的隔音能力都異常的強悍,就算是直升機懸停在窗戶外面也頂多就能聽到一點點低沉的嗡嗡聲,要是沒有這種良好的隔音能力,以這麼高的樓層,光是風聲恐怕就能讓大部分人整夜整夜的失眠了.

"來了不少人啊!"夜月在我們的意識中感歎著.

"一群廢物,來再多也還是廢物."維娜很不屑的說道.

"那幾個穿西裝的似乎有點看頭哦."小純調侃的說道.

凌細細感應了一下之後說道:"和我們之前在國內遇到的那種有殖入式機械骨骼的人很類似,但是結構並不完全一樣."

"大概是新型號,我們的技術在進步,美國人自然也不會原地踏步啊."我說著忽然道:"哦,看來他們要行動了."

在我們對話的同時那些人已經到達了我們所在的樓層,不過他們並沒有搞出什麼動靜來,畢竟他們現在基本上認定我們已經都被麻醉劑給放倒了,之所以來這麼多人無非就是本著萬無一失的想法多加了道保險,他們根本想不到我們會對鎮靜劑完全沒反應.

最先動手的窗戶外面的那些人,他們降落到我們上面一層的窗戶處就放棄了繩子改用一種大型吸盤慢慢爬到了我們所在的窗戶邊緣,不過為了防止萬一他們沒有直接到達我們的窗戶外面,主要是怕我們之中有人沒睡.他們先是拿了根拐杖一樣的東西伸了出來,那玩意的尖端有個攝象頭,而且帶有偏振光過濾鏡,可以看到反光玻璃內部的情況.用那玩意掃了一下房間里面確定我們都在睡覺之後他們才爬到了窗戶外面,然後小心的用特制工具在我們所住的幾個房間的玻璃上分別挖了幾個大洞,不過他們只是切開了玻璃,並沒把玻璃拿下來.這種超高層建築的玻璃外牆其實比防彈玻璃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蕩著繩子破窗而入那種事情是根本連想都不要想的,除非你有我們一樣的身體強度,否則就是打算自殺.至于他們不拿到玻璃蓋板是因為高層建築外部的氣流高速流動造成的負壓,只要他們一拿掉玻璃,樓層里的空氣就會迅速從那些洞被吸出去,到時候會弄出很大動靜來,除非有必要讓他們突入,否則他們就不會打開玻璃.

這邊准備好之後有個家伙用無線電設備和樓里的人進行了通話,而我們則全都開著無線電監聽,他們的話我們自然是全都聽見了.樓里面的這些特戰隊員中走出了兩個人小心的移動到了我們的門邊,然後其中一個人從身上拿出了一張電子卡插入了門鎖識別器,這東西是酒店里的後備房卡,他們又不是賊,自然直接就拿來用了,再好的開鎖工具也沒對應的門鑰匙方便啊!

在房卡插入門鎖之後門把手上方代表鎖死的紅燈突然跳到了綠色上,同時還發出了嘀的一聲提示音,結果把那些特戰隊員全都嚇的身體一僵,等到窗戶外面的那些人用通訊器告訴里面的人我們沒醒之後他們才繼續動了起來.

小心的壓下門把手推開房門,然後那些人小心的摸進了客廳.由于我們人多,所以包下了一間總統套房,進入大廳之後那些人就開始分別摸向我們各自的房間.套房只有外面的門有電子鎖,內部的門只是簡單的彈簧鎖,而且根本沒人會鎖那東西.這些人摸到門邊之後就開始小心的打開門鎖,然後摸到了我們各自的床前用槍指著我們圍了一圈.

等他們完成了包圍之後其中一個帶頭的人才對外面打了個手勢,然後外面的人就開始呼叫樓下的黑衣人.那些黑西裝聽到報告之後立刻向樓上走來,進了電梯之後他們就聊了起來,而我們雖然聽不見他們說什麼,但我們可以通過攝象機看到他們的嘴,這也就足夠了.以讀唇的方式我們很容易就知道了他們的對話內容.

"真沒想到會這麼輕松."其中一個瘦高的家伙說道.

旁邊一個黑人也立刻道:"沒想到中國人的間諜也不怎麼樣啊?上面真的說對方是規格外的力量?"

一個看起來像是他們中的首領的禿頭說道:"不管他們是不是規格外力量,反正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只要把他們交到基地那邊就沒我們什麼事了."

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人歎氣道:"哎,早知道就不來了,害我都沒去參加杰克的婚禮,還不知道明天要怎麼跟他解釋呢!"

"哈哈,放心吧!他們要出去渡蜜月的,你至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編理由.不過我估計等他們回來應該已經把這事給忘記了."

"好了,都專心工作吧."那個禿頭打斷眾人."在沒有把他們交到基地之前他們都算是我們的任務,搞砸了我們誰也跑不了."

那幾個家伙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是特戰隊員正在往我們臉上噴催眠氣體.他們這是以防萬一,給我們多加點料,而我們則根本沒有反抗,裝做已經被麻醉的樣子.一般人由于神經反應的問題,想裝睡也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的,但是對于我們來說就沒這麼麻煩了,只要切斷大腦和身體的連接就完全不會有任何不正常的反應了,當然,現在他們所做的任何事都在我們的監視之中.

在噴完了催眠氣體之後那些人也放松了一些警惕,幾個後進來的家伙也開始說起了話,不像之前只是互相打手勢.

"他現在怎麼樣了?可以搬運嗎?"走進我房間的其中一個黑西裝問道.

另外一名黑西裝將一塊手表一樣的東西套在了我的手腕上,跟著那個東西的正面就顯示出了一組綠色的數字,目前上面顯示的數字是九十三.那個家伙看了看數字道:"已經進入深度睡眠了,只要這個綠色的指數不要超過一百三十他就絕對不會醒."盡管那家伙是這樣說的,但事實上卻是我現在根本就是醒著的.那個小東西其實也沒什麼科技含量,不過是個微型心電圖加脈搏檢測儀而已.它主要的功能就是通過人的心率來估算人到底是睡著了還是醒著.進入深度睡眠和潛睡眠的人心跳是不一樣的,醒著當然就更加不一樣了,而這個東西就是將這些數據通過一個簡單的數字表示出來而已.對于這種毫無技術含量可言的小型儀器我根本不用費神去研究它,用電磁場掃一下就能完全明白了.對我們來說電子產品其實才是最脆弱的東西,何況這玩意還直接貼在我的皮膚上,那簡直就是找不死,現在我想讓它顯示什麼數字它就會顯示什麼數字,至于我的心跳,它根本就測算不出來,也沒有測算的必要.

在各個房間里的鈴音騎士和我的魔寵們都被帶上了這個東西,然後在確定我們都"睡的很香"之後他們就開始行動了起來.首先他們從外面運進來了三十多套金屬做的長方形支架,那個支架上有很多的固定器.四名特戰隊員將其中一個支架搬到了我的房間,然後將那個東西放到了我的床上,跟著四個人分別將我的手腳塞進了支架四角的固定器中鎖死,之後又有人拿來了一個更大的固定器將我的腰也鎖了起來,固定器的兩端則連接到了那個框架上,這樣我就成大字型被固定在了框架中間.完成這一切後四個特戰隊員一起抓住了支架的四角就打算把我抬出去,結果一用力卻發現根本抬不起來.四個人愣了一下,然後再次用力,結果只是讓支架離開了床鋪一點點而已.

"這家伙是頭狗熊嗎?怎麼這麼重?"其中一個特戰隊員小聲罵道.

"再來四個人幫忙."另外一個人叫道.

很快另外四個人過來幫忙,八個人才把我連支架一起抬了起來,而其它房間也是類似的情況.我們體內裝的那些東西大大增加了我們的體重,所以看起來我們的身材都很勻稱,體重卻高的驚人.

我們一個個被那些人抬到了樓下,然後大門口開來了十幾輛黑色的武裝押運車,我們被兩人一組的抬上了押運車,然後固定在了車體中間事先准備好的支架上,跟著那些人就好象來的時候一樣迅速撤離了這里.

"神林你說他們會把我們帶到哪去呢?"小純在我們的小型網絡中問道.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那個地方即將不存在了."

凌一聽我的話立刻興奮的說道:"最好是把我們帶到什麼秘密軍事基地,我很想當一回恐怖份子呢!"

"哈哈,就算是實驗室也不錯啊."維娜也是個惟恐天下不亂的性格."反正不管是什麼地方,絕對都不是一般場所,我們只要把那里拆掉,之後肯定會讓美國人後悔的."

就這麼在車里一路搖晃了一個多小時之後車子終于停了下來,不知道出于什麼考慮,對方竟然在城市里繞了幾個圈子才把我們拉到目的地,不過以我們的探測能力是不可能會迷路的,即使我們看不到外面的路也照樣知道這是哪里.

車子停下之後後面就被拉開,我們全都被抬了下來.雖然閉著眼睛,但我卻清楚的知道周圍到處都是荷槍實彈的士兵,不遠處還停著幾輛步兵戰車,車頂上的重機槍始終指著我們.在這樣嚴密的押解之下我們被運進了一個巨大的貨物電梯,然後就感覺到了失重的感覺.雖然看不到電梯顯示的數字,但是憑借對加速度的感應我們可以精確的計算出我們下降的深度——兩百七十三米.這麼恐怖的深度,就算我們龍緣的殺手衛星直接對著這里轟都要連續打上好幾炮才轟的進來,可見這里的防禦之強.

電梯停下之後大門剛一升起就有一大群研究員沖了過來,其中一個長了一頭花白頭發邋里邋遢的家伙很興奮的問押解我們的人:"情況怎麼樣?"

"目標狀態一直很穩定,只在搬運下車的時候有一點恢複的跡象,但是我們又補了一次麻醉劑,現在已經穩定下來了."那個家伙說的情況是我們故意偽裝出來的,就是要讓他們相信我們是真的睡的很死,要不然哪能這麼容易的進到這樣的基地里面來呢?

"哈哈,太好了.這些人可都是龍緣的B13計劃的最強成果,只要我能破解其中的奧秘,我們就能徹底改良你們的基因,以後你們就再也不用忍受那些副作用的痛苦了."聽到這個瘋子研究員的話那幾個押解我們過來的黑西裝都露出了興奮的表情,顯然他們的身體和我們比起來缺點多多,至少那個副作用絕不是一般的小事情,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激動了.

我們在武裝人員的押送下被送到了一個巨大的大廳,大廳的外圍是一圈帶圍欄的過道,而大廳中央則比外圍要低了一米左右,這個區域被一米多厚的防彈玻璃給隔成了好幾十個房間,雖然互相之間都能看的到,但卻是完全隔絕的,其間還放著很多科學儀器.我們被分別帶到了不同的房間,其間的設備也是五花八門,顯然他們是打算同時在我們身上研究各種不同的東西了.

和我被送到一個房間的是凌.我們兩個被從那個固定架上搬到了一張實驗台上,這個實驗台的邊緣也有固定用的鎖扣,而且相比之前那個架子,這個東西顯然要結實的多,畢竟看起來它就比那個單薄的架子厚了好多.之前那個邋遢研究員跑到了我們所在的房間,只不過此時他已經全副武裝了起來,身上穿的一套全封閉式的防護服,連腦袋都包的嚴嚴實實,只有眼睛那個區域帶著一個罩了半張臉的巨大防護鏡,而防護鏡的邊緣則是和防護服一體化的,顯然也是密封的.既然他們知道B13計劃,應該也知道B13生物樣本原本就是一種病毒,所以才做了如此嚴密的防護.

那個邋遢老頭走到我的身邊,然後用剪刀就要開始剪我的睡衣,但是就在他准備動手的時候我卻突然睜開了眼睛,嚇的他手一抖,差點沒把剪刀給扔出去.

"抱歉嚇到你,但我可不習慣在陌生人面前脫衣服."

"你你你……你沒有被麻醉?"

"你說呢?"

就在我們說話的同時外面的走道上已經湧進來了大批的軍人,只是他們現在除了站著看之外什麼也做不了.一米多厚的防彈玻璃可不是他們手里的步槍能射穿的.

那個老頭雖然知道我醒了,但是看到我被緊緊鎖住的手腳之後又恢複了膽氣."就算你醒了又怎麼樣?我不得不告訴你,醒過來真是你的不幸.如果你能這麼一直睡下去還能少受點痛苦."

"哦?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戲謔的問道.

"因為我即將在你身上做些實驗,而為了不影響實驗結果,我是不會再給你注射麻醉藥的."

"那麼你又憑什麼以為我會乖乖的躺在這里讓你做實驗呢?"說著我轉頭看了下固定著我的手腕的金屬圈."難道你的信心就來源于這個東西?"就在老頭准備回答是的時候,我的手突然一抬.那塊超級合金制作的固定鎖就好象面做的一樣在手的手碗上瞬間扭曲變形,跟著突然傳來叮的一聲響,固定那個東西的螺絲從金屬床上崩了出來,在房間里來回反彈的幾次之後打進了一台儀器中才停了下來,而此時我的手已經脫離了固定鎖的控制."那麼現在你又做何感想呢?"

伴隨著我的問話,維娜他們也一起動了起來.固定我們的金屬鎖扣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這些東西用來固定人類那就是堅不可摧的,但對我們來說它們並不比面團堅硬多少.輕松的睜脫了控制之後我從鐵床上跳了下來,然後走到那個老頭面前一把撕開了他的防化服並將他扔到了凌的面前."看看他知道些什麼."

凌直接抓著那家伙的脖子把他提到自己面前,然後看著他用不容質疑的口氣命令道:"看著我的眼睛."在凌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對方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和凌對視在了一起,但和凌這樣的美女對視可絕不是什麼美妙的事情.在眼神接觸的瞬間那個老頭就開始了撕心裂肺的慘叫,他的雙手抱著腦袋拼命的擠壓,雙腿也在空中無意識的亂蹬,同時他的七竅之中都開始迅速的向外滲血,並有越流越快的趨勢.不過盡管情況如此恐怖,他的目光卻依然無法移動分毫,甚至連閉眼都做不到.

那家伙的痛苦哀號僅僅持續了幾秒就完全消失了,他的手也從腦袋上滑了下來.凌將七竅流血的老頭隨手扔了出去,而那個家伙落地之後依然還在那無意識的抖動著,旁邊的另外幾個研究員早被這恐怖的一幕嚇的暈了過去,難得一個沒暈的也已經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這家伙知道的東西還真不少.這里是美國陸軍研究所,專門進行超級士兵計劃的生物部分研究工作,我想我們應該能在這里弄到一些不錯的東西帶回去."

"看來這趟沒白跑.不過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找件衣服換上."被抓來的時候我們都在裝睡覺,自然是不可能武裝整齊的了,所以現在大家都穿著睡衣.這樣樣子雖然不影響戰斗,但未免也太休閑了一點,再說幾位MM的服裝確實比較透,不能便宜了那些美國老,就算他們活不了多久了也一樣.

在外面的士兵還沒反應過來之前我們就完成了實驗室的鎮壓工作,這里的研究儀器全都被我們砸了個粉碎,研究員也被殺了個一干二淨,光是研究人員的損失就夠美國軍方心疼一陣的了.不過,我們的目標可不是這幾個研究員.對我們來說這麼一座基地簡直就是一座巨大的寶山,以我雁過拔毛的性格又怎麼可能進寶山而空手而歸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暗斗    下篇:第十六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輕松突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