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七卷 第五十八章 佛門的新手段   
  
第十七卷 第五十八章 佛門的新手段

當我們到達城牆上的時候佛門的先鋒軍剛好到達城外,不過這些家伙並沒有擺出馬上要攻城的架勢,而是就地開始安營紮寨,很快就建立起了一座大營,搞的我們全都是一頭問號.

"他們這是什麼意思?"紅月看著城牆外那一大片帳篷疑惑的問道.

"鬼知道!"

"難道他們打算和我們打持久戰不成?"我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可問題是我們根本不著急啊?時間拖的越久不是對他們越不利嗎?"紅月反問我.

"這個大概只有佛門的那些家伙和老天知道了!"鷹轉身對我道:"不管他們怎麼安排,我們還是要戒備起來的."

我點點頭."說的沒錯,反正我們不在乎拖時間,那就敵不動我不動,小心戒備好就是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佛門一直在做古怪的事情.他們先是把大營給紮了起來,然後又運來了大量的建築材料隔著一片草原和我們面對面的修起了城市.

"他們這是要干嗎?"紅月看著對面熱火朝天的建設場面大腦完全陷入了混亂.

"這個……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干嗎."

"要不要派人過去偵察一下?"玫瑰問我.

"你覺得這種情況下我們的人混的進去嗎?"

"估計夠戧!"鷹忽然道:"對了,巨蚊哨站呢?"

"對啊!"我一拍腦袋趕緊跑回去呼叫巨蚊哨站前來支援.幸好巨蚊哨站是快速城堡,很快就從國內飛了過來.當它到達的時候這邊天還有點蒙蒙的亮光.很快巨蚊哨站中就飛出了大群的偵察蚊子潛入了佛門的建設工地,我們則全部擠在巨蚊哨站內的監視器前面看著各個偵察蚊子傳回的畫面.

"佛門好象真的是在修城市啊!"鷹看著畫面說道.

"等等,剛才那個地方……"玫瑰慌忙指著一處位于屏幕邊緣的建設場地對旁邊的操作員道:"讓這只蚊子倒回去,快."

當那只偵察蚊子再度轉會了剛才那片區域的時候我們正好看到一些人正在建造一座大樓的牆壁.之前一閃而過我們都沒看清楚,現在畫面穩定下來後看到的情況立刻讓我們注意到了那道牆壁竟然只是外面薄薄的一層.看似堅固的建築內部竟然全都是用木頭做的框架,外面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植物纖維做的蒙皮,再在表面貼了層類似泥土的東西,最後以神力塑形制作出了這種看似堅固的建築,但實際上它們只是木頭,泥土和一些植物纖維,真打起來一個人就能把城市整個拆掉.

"奇怪,他們建造這種豆腐渣工程是打算干什麼?"

"不清楚.不過總歸不是什麼好事."

"有道理."

克利斯締娜忽然道:"你們不覺得這座建築看起來很像我們的議會大廳嗎?"

"嗯?"克利斯締娜的話讓我們一起把目光轉回了那座建築上.之前光注意細節了,現在整體看過去感覺確實和克利斯締娜說的一樣.這座建築不是類似,而是完完全全的就是按照我們的議會大廳修建的,不管是結構還是外觀,從任何角度看上去都是一模一樣的.

玫瑰忽然對操作人員道:"馬上找一只飛的比較高的蚊子,我要看全城俯視圖."

"明白."

畫面一轉從低空近景切換成了空中的大范圍俯視圖,一看到這張圖我們全都愣住了.

"這不是契約城嗎?難道蚊子飛錯地方了?"

"不,不對.這不是契約城,這就是佛門正在建造的城市."我指著城市里的工人和一些建築道:"看這里.這些都是佛門的建築人員,不是我們的,而且進度也不對.這座城市沒有我們的城市完成度這麼高."

"那就是說佛門在仿制契約城?"紅月不確定的問道.

"不是在仿制契約城,而是在仿制契約城的全尺寸模型.這個東西只有個契約城的空架子,里面都是空的!"

"他們到底打算干什麼呢?"

玫瑰道:"雖然我完全搞不清楚佛門到底在干什麼,但是我非常確定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事.畢竟以現在大家的狀態來看,佛門應該是最著急的一方.他們應該在到達這里之後立即發動攻擊,這樣才最符合佛門的利益.可是他們非但沒有進攻,還停下來修建了這麼一個奇怪的全尺寸模型,這顯然是不和邏輯的.除非……"

"除非什麼?"大家的目光紛紛聚集了過來.

"除非修建這座模型城市能夠對為佛門帶來遠比直接進攻更大的好處,對他們來說現在時間就是生命,他們肯浪費時間來完成這麼個東西那就一定是能夠決定戰局的關鍵所在,否則實在說不通佛門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干."

因為心里總是覺得眼前的城市模型非常危險,我最終還是坐不住了."不行,我們搞不清楚這東西的用途,老這麼等著遲早要出事,我去找外援看能不能幫的上忙."

"行,我們在這看著."鷹說道.

迅速離開契約城之後我立刻傳送到了天庭.既然那東西是佛門的人造出來的,那麼想知道那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問佛門的人自然就知道了.雖然印度那邊的佛門中人不可能告訴我那玩意到底是干什麼的,但現在天庭可是還有一大幫佛門分身存在呢!佛門知道的東西他們應該也都知道,除非這個是在他們離開印度之後新搞出來的技術.但是那個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

看到我這麼快就又跑了回來玉皇大帝還以為出了什麼事,連忙詢問我:"你這麼急急忙忙的跑回來,難道是佛門攻陷了你們的城市?"

"不是."

"那你這是……?"

"三兩句說不清楚,佛門又在跟我玩小動作,我現在需要你們幫忙.趕緊把那個如來分身找來,有緊急情況需要他幫我看看."

"好的."玉皇大帝立刻讓太白金星去把如來的分身給請了過來,不過如來分身不是自己走過來的,而是被抬來的.因為壓制藥物的效力越來越弱,他現在已經基本不能動了.

這邊如來分身剛被放下我就立刻把大型水晶通訊機給架了起來,然後點開畫面把契約城外的那個模型城市的情況展示了出來."這次我實在是心里不放心,所以才迫不得已請你幫忙,望如來不要見怪."躺在擔架上的如來分身擺擺手算是客氣過了,他現在已經連說話都懶得說了.見他都成這樣了我也不再和他客氣,直接把這個模型城市的情況介紹了一下,然後問道:"不知道你可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佛門跑到我們的城市外圍又不攻城,卻修了這麼個東西,我們實在是很困惑."

如來分身一看到那東西立刻眼睛瞪的老大,然後他艱難的支撐著抬起手從身上拿出了一個類似首飾盒的小盒子.當然了,如來是不可能有首飾盒的,這東西應該有別的用途.只見他在盒子上摸了幾下,然後把手放到了盒子上方輕輕一按,盒子頂上突然咔噠一聲打開了一個直徑兩寸左右的圓形孔洞,然後一根一尺多長的卷軸突然從盒子上的那個洞里蹦了出來掉在了如來身上.看那根卷軸比盒子還要大,也不知道是怎麼裝進去的.估計那盒子應該連著空間通道,否則不可能裝的下這麼大的卷軸.如來顫抖著拿起身上的卷軸向我伸來,我趕緊過去接了下來.

我指著自己問他:"讓我看?"

如來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又躺著不動了.

我小心的抽掉卷軸上的紅絲帶,然後將卷軸橫著拉開,結果發現方向不對."太白,快來幫忙."

太白金星連忙過來幫我抓著卷軸的一頭,然後我讓另外一名神將過來幫忙拉著另外一頭把整張卷軸完全展開.沒想到整張卷軸展開竟然有上百米長,最後又叫來好幾個神將幫忙才把卷軸完全托起來.卷軸完全打開後玉帝也忍不住湊過去一起看了起來.原來這上面記載的是一種大型法術的研究報告,雖然這個顯然是還沒完成的技術,但實際上已經和完成品區別不大了,差的只是最後那點收尾的東西,根本沒什麼難度了.

根據卷軸上記載的內容,這應該是一種類似巫術的大型法術,原來這個東西也不是佛門自己搞出來的,而是從西方傳過來的,佛門也是在得到了一些內容和花了很長時間才完善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根據卷軸內記錄的東西,這個法術是專門針對敵方的建築和大型武器系統的,對活的生命體不起作用.使用這種法術需要先建造一個目標物的全尺寸模型,就像契約城外面佛門正在建的那個一樣.這個全尺寸模型必須用指定的材料建造,而當這個模型完成後就可以開始使用法術了.使用這種法術需要很多苛刻的條件,而且需要大量實力高強的法師聯合施放,另外還需要一些很奇怪的祭品.在此之後這個法術會有兩個完全不同的發展方向,而且可以根據需要由施法者控制啟動其中任何一個都行.第一種發展方向是一旦法術被成功完成,那麼之前建造的那個全比例模型就會和真實的目標發生置換,也就是說之前的那個模型會變成真實的存在,而原本真實的目標則會變成模型.假如現在佛門在契約城外面搞的這個模型完成並成功施法,而且選擇了這個第一種發展方向的話,那麼一旦法術完成,佛門的模型就會成為一座和契約城一模一樣的城市,而我們則會變成站在一堆只有外表的模型中.本來我們靠著強大的城市防禦和佛門對抗還有點希望,現在突然變成站在一堆泥巴和爛木頭拼起來的模型中,那還有不死的?

事實上對我們來說那第一種情況還算好的,如果佛門選擇了第二個發展方向情況只會更糟.第二發展方向的前面准備工作和第一種發展方向是完全一樣的,但是到了最後完成部分的時候法力的引導會有略微的差別,從而使結果發生改變.這第二發展方向一旦生效,那麼我們的城市還是我們的城市,但那個模型會變成和我們的城市相關聯的個體,它們將互相表現出對方的狀態.比如說佛門使用了第二發展方向並施法成功,然後他們只要一把火把自己做的模型給燒掉,我們的城市也會立刻跟著燃燒起來並最終被燒成一片廢墟,說不定還會燒死不少人.或者他們也可以直接猛砸自己做的模型,而不管他們如何破壞那個模型,我們的城市的對應位置也會出現和模型一樣的受創情況,反正就是模型發生了什麼情況我們的城市也會出現相同的情況,雖然反過來也一樣有效,但是總不能讓我們通過砸掉自己的城市來破壞佛門的模型吧?

"竟然還有這麼古怪的法術?"玉皇大帝看完卷軸也明白了這個法術的內容,而如果這個法術真的完成了,那我們的契約城十有八九是保不住的.萬一真的發生那種情況,吃虧最大的還是天庭,畢竟這城市可是天庭出資建造的,萬一被毀了,我們任務失敗天庭的錢也打了水漂.

"這個,請問一下可有什麼辦法阻止他們完成這個法術?"看完卷軸我趕緊湊到如來分身的跟前詢問了起來.

如來分身張嘴想說些什麼,但是費了半天勁卻什麼也沒說出來,看他嘴巴在動似乎是有什麼要說,只是聲音太小實在聽不出來.看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如來自己也是急的滿頭大汗,但是他現在實在是太虛弱了,根本沒辦法說話.不過我很快就想到了辦法."對了,我有辦法幫助交流,你一會不要抵抗就行了."我說完就把公主召喚了出來.在對方不抵抗的情況下讀取淺層思維是非常簡單的事情,而人想要說出來的話就是最典型的淺層思維,因此公主完全可以在我們之間做翻譯.

公主一出來就開始對如來分身使用思維讀取,很快我們就明白了他要表達的意思.原來如來對這個法術也不是很了解,他只是有研究資料而已.不過他說了,這次的佛門分身中有人懂這東西.得到如來的指示我們趕緊又把他提到的那個家伙給找了來.這個佛門分身原本是個西方的高級魔獸,後來加入的佛門,而這個卷軸里提到的法術也是他從西方帶來的.當然了,眼前這個只是分身,真正的那個家伙還在印度那邊呢.這個家伙和如來分身的情況差不多,也是處于虛弱狀態,還好有公主在這里可以當翻譯.

"怎麼樣?他說什麼?"看到公主站起來我連忙上前問道.

"他說這個法術完成條件非常的苛刻,而反過來說就是想破壞會非常容易,因為只要使佛門的任何一點沒達到要求法術就會失敗."

聽了公主的翻譯我們也都明白了過來.這就好象現代的大型戰爭機器一起,功能雖然很強大,但組成結構也異常的複雜.生產這樣的機器需要苛刻的條件,但破壞他卻異常的容易,只要其中任何一個部件達不到要求機器就報廢了.佛門的這個法術也是一樣的情況,完成它需要各種條件,而我們沒必要阻止他們的全部手段,只要任何一條關鍵要求被破壞,法術自然就用不出來了.

"你再問問他有哪些比較容易破壞的條件?"

"好的."公主轉身繼續和那個家伙交流了一會,然後轉身對我們說道:"他說想破壞法術的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破壞周圍的濕度平衡."

"啊?這法術對空氣濕度還有要求?"

"是的.這個法術中需要模型和目標物體周圍的空氣都非常潮濕才行,雖然我們不容易靠近那個模型,只要把我們的城市弄干就行了."

"可問題是契約城馬上就要下雨了啊?"

"這個好辦."玉帝突然插嘴道:"我給你想辦法.你先等一下."說著他就把太白金星喊了過來簡單的交代了一下,然後太白金星立刻跑了出去,不一會就拉著一名穿著藍色盔甲的神將跑了回來.

那名神將一進來就先向玉皇大帝見禮,然後就直接跑到了我身邊從背後抽了根卷起來的旗子出來遞到了我手里."這是雷雨帆,只要將其插在城中最高點,然後念這段咒語,保證你的城市周圍絕對滴雨不降."他說著又遞過一張指條,上面寫了段咒語.

在我接過那面雷雨帆之後太白金星又拿出了一只白色的葫蘆."這是吸云葫蘆,你可以把它的蓋子打開放在城中任何地方,它可以吸收附近方圓百里之內的水氣,保證你的城市干的像沙漠一樣."

"你們天庭的古怪東西還真不少啊?"

"天庭在華夏好歹也組建這麼長時間了,好東西自然少不了."

見到這兩樣東西後躺在地上的那家伙立刻又向公主招了招手,公主連忙靠上去讀取了他的思想,然後站起來道:"他說光吸收水氣還不能保證萬無一失.如果多破壞幾個條件就可以更安全一些."

"那還有什麼條件可以破壞的?"

公主又靠上去讀取了一會,然後轉達道:"他說其他辦法都有替代方案,破壞了也未必有用,不過有兩點是非常重要的,一是模型的完整度.我們可以想辦法破壞那座模型城市.只要模型上的部分被提前破壞了,法術生效以後被預先破壞的部分就不會生效,如果破壞比例超過了模型總體積的一成,則整個法術都將無法啟動.那個模型城市這麼大,破壞起來應該不難.另外他還說,這個法術啟動需要祭品,而如果能把祭品破壞掉或者搶走,那麼法術就無法進行了."

"祭品是什麼東西?"

"祭品不是東西,而是人.簡單點講就是一個玩家,不過也不是什麼玩家都行的.必須要是沒有在游戲內做過那種事情的'處女’,而且年齡限制不能超過二十二歲,不能低于十八歲.這名玩家的職業不能是黑暗類職業,必須是中立或者光明陣營的職業,個人正義值要超過一千.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名玩家必須同意成為祭品,強行綁上去是沒用的,因為法術啟動後會詢問她是否願意,只要她回答不願意法術立刻就會停止.作為祭品,法術完成的十幾分鍾的過程中她都將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會一次性降低五百級,並且以後會永久性的出現不定期的視覺混亂現象."

我分析道:"年齡和處女都不是問題,以印度的人口基數應該很好找.職業和陣營也簡單,不過那個一千以上的正義值大概不好找."

"正義值很難提升嗎?"玉皇大帝好奇的問道.不管實力再怎麼樣,玉皇大帝依然還是個NPC,所以他並不了解這個正義值,畢竟NPC是沒有這種屬性的.

等玉皇大帝問完之後公主直接指著我說道:"主人沒有正義值,因為他的數值是負的.正義值如果低于零就會顯示為邪惡值,主人的邪惡值是好象已經快到一千萬了."

在場的神仙聽完之後一起把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竟然還全都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氣的我大喊道:"別想歪了,我是因為喝了邪惡之泉,做好事不加正義值,做壞事卻乘十倍的邪惡值,所以才會這麼高."

雖然我解釋了半天,但是天庭的那幫家伙明顯一點沒聽進去,一個個都在心中把我標上了頭號邪惡份子的標記.我也只能無奈的到處打岔希望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了."說正事.那個祭品既然需要這麼高的正義值,估計一定很不好找,佛門應該會看守的很嚴才對吧?"

太白金星也說道:"有道理.那個祭品還要承受很強的痛苦和一次性掉五百級的代價,估計就算前面的要求都滿足了,也沒多少人願意干的."

"那到未必."我說道:"痛苦雖然很難受,但也不一定就沒人願意堅持,而且你們可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種人叫受虐狂,別人越是欺負他折磨他,他就越興奮.還有一些人天生對痛苦的承受力比較強,所以這個痛苦其實不一定會擋住所有人.至于掉五百級那個代價,只要佛門答應之後給予大量補償,我看很多人都會願意的."

"這到是有可能."玉帝也說道:"以我們天庭的能力,把一個人強行提升五百級並不算什麼大事,我想佛門應該也有類似的能力,所以這五百級應該很容易補回來.至于那個痛苦問題,雖然我沒聽說過受虐狂這種人,但是只要佛門開出的條件合理,應該還是會有很多人願意干的.不過這麼多條件總歸能擋掉一大群人,剩下的應該不多.至于紫日說的佛門會保護祭品,這個到不用擔心.紫竹仙子和悟空不是有每天一個名額的刺殺機會嗎?你帶上他們兩個,沖進去干掉祭品就跑應該不難.反正又不需要長期拖延,只要阻礙佛門的進度就可以了.我們拖的起佛門拖不起,只要干掉一兩次祭品佛門應該就會徹底放棄這個計劃."

"這個到是有可能.那我先回去,不行的話再來找你們想辦法."

帶著雷雨帆和吸云葫蘆回到契約城之後我迅速的將兩件寶貝給放了出來,而效果也確實很不錯,原本已經開始下起來的小雨突然就收住了,幾分鍾之後連云都不見了.不過那個吸云葫蘆的功能實在是太強大了一點,在雨云消失之後空氣就開始變的越來越干燥,連地面上的小草都在迅速枯黃,不過還好,這東西到是沒多活人有什麼影響.

我們這邊的兩件法寶一擺出來,佛門那邊立刻就亂了套.沒有水氣,那個法術就無法完成,佛門全都開始急急忙忙的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不過他們在忙著解決水的問題,我卻在忙著破壞佛門的另外兩個條件.

在我將從天庭搞到的消息告訴玫瑰他們之後玫瑰他們就幫我制定了一個比較簡單的計劃,計劃的過程是先由我們行會的遠程武器攻擊佛門的那個城市模型,雖然佛門肯定會擋掉不少炮彈,但只要能轟中一兩炮就能減少我們的損失並給佛門增加麻煩.另外,在大炮攻擊的同時我們行會會使用挖地道的方式把一部分玩家小隊送進那個模型城市里搞破壞,而我也將帶著紫竹仙子和孫悟空一起跟著這批破壞者鑽到佛門的模型城市中去.但是我的目標和破壞者們不同,他們的任務是破壞那個巨大的模型,並給我們打掩護,而我們的任務則是找到那個'祭品’並加以破壞.

安排好計劃之後停頓了十幾分鍾讓大家做好准備,在晚上九點的時候偷襲行動准時發動.首先開火的是契約城市浮空炮台上的長程大炮.本來佛門是計算好了距離才建設城市的,所以按照一般情況來說我們的大炮是無論如何也打不到那座模型城市中的.不過長程大炮本身就是一種超遠距離攻擊的武器,而且在強裝藥情況下還能增加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射程,結果就是我們將炮彈全部打到了模型城市內.因為第一波炮擊開始的時候佛門的人以為我們的大炮射程不夠,所以根本沒想到要去攔截炮彈,所以第一波炮彈幾乎全數命中.本身在強裝藥模式下又是超遠程炮擊,命中率就根本無從談起了,不過好在我們的目標是座城市,即使是超遠程炮擊,想偏到城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組後基本上炮彈都落在了城里.

由于為了增加炮擊效果,我們在第一波的炮彈中裝的都是爆破燃燒彈,所以佛門的那些木頭架子做的房子幾乎是在第一輪炮擊開始後就被點燃了一大片,然後佛門就開始忙活了起來.一部分人飛上天空開始用神力抵擋後續的炮彈,另外一部分人則在城里到處救火.而這個時候,城市里的幾處不起眼角落同時出現了異動.

佛門的模型城市某處地面上,一塊木板忽然抬起了一點點.一根前端帶著一枚水晶球的觸手從木板邊緣伸了出來.綠色的水晶球在鑽出地面後立刻轉動了起來把四周都給掃了一遍,然後附近的一大片地面突然紛紛升了起來,在那些木制的地面下是一根根的藤條正支撐著那些地板.

"動作快."我一個翻身挑出了地面上的大洞,後面還跟出來一大群玩家以及NPC和機械天使.當我們都鑽出來之後玫瑰藤立刻將地面又拉回了地面重新拼成了平整的地面,只要不掀開看是根本發現不了下面已經被掏空的.

我們出來之後立刻開始四散分開,沿著街道上的房屋一間間的穿行.這里的建築都是按照契約城的樣式仿制的,所以地形我們全都認識.另外,由于房屋都是木頭做的,使得我們的人可以在房屋與房屋之間破牆前進,這就避免了走到街道上被佛門的人發現的幾率.

我帶著幾個玩家迅速摸到一處比較高的建築下面,這個地方是契約城的一個偽裝炮台,只要破壞掉這個模型城市中的這個偽炮台,即使佛門的法術生效我們的那個炮台也將會安全保存下來.

跟著我一起的一名玩家迅速從身上摸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水晶塊,然後把一捆圓柱狀物體捆到了水晶上,設定好時間之後塞進了偽炮台的地基下面.這東西就是個帶定時功能的遙控炸彈,如果沒有收到遙控信號,它就會在設定的時間自動起爆.因為這里的東西都是一層木頭一層泥的結構,所以我們還特地加了些助燃物,這樣一旦燒起大火,佛門想控制住火勢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什麼人?"我們裝完炸彈正打算撤離,忽然就聽到一聲大吼.

"你們先走,這個我來解決."讓其他人先跑,我和紫竹仙子以及孫悟空一起向那個發現我們的家伙撲了過去.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七章 應對之策    下篇:第十七卷 第五十八章 佛門的新手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