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七卷 第八十七章 佛門的大圈套   
  
第十七卷 第八十七章 佛門的大圈套

順著凌指出的方向我迅速跑了出去,很快就在一大隊佛門部隊的中央發現了一名全身盔甲的家伙.一般來說佛門的神族單位中穿盔甲的並不多,因為整個佛門對外宣傳的就是慈悲平和的理念,穿著盔甲到處跑就顯得殺氣太重了一些,所以在佛門很好少能看到穿盔甲的成員,而一旦碰上,那必然是佛門的殺手锏級人物.

似乎有感應一般,我剛一出現那家伙的目光就聚集到了我的身上.出呼意料的理智,沒有因為自身的實力而小看任何人,眼前的家伙表現出了極端的戰斗本能.在我剛一出現的瞬間他就從眾多敵人之中找到了我,同時在還沒有交手之前他就意識到了在干掉我之前不可能完成搶奪凌的黑洞法術,因此他果斷的放棄了爭奪控制權的努力.沒有了他的干擾黑洞瞬間就恢複了穩定,在凌的操縱下黑洞一直保持著一個比較穩定的功率迅速在人群上方掃過,大量的敵人被吸入內部.

看著黑洞將周圍的雜兵都清理乾淨之後開始向外圍擴大戰果,我也迅速的走到了那個滿身金甲的家伙對面站定.剛准備張嘴說話,卻突然聽到了軍神的提示聲."老大,槍神要和你說話."

"接過來."

"喂,那個黑洞是怎麼回事?"槍神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耳邊.

"凌的法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你那是賴皮!那東西對付雜兵就跟洗塵器吸芝麻一樣,我拿的又不是金屬風暴,怎麼可能和你比速度?"

"我又沒強迫你打賭."我說完之後不等槍神回罵就直接掐斷了通訊,同時轉到軍神那里."再有那家伙的通信請求不要理他."

"明白."

搞定槍神之後我又看向了面前的金甲神."我是冰霜玫瑰盟會長紫日,你是什麼人?報上名號."

"你可以叫我'信’."

"信?這算什麼名字?"因為孔雀冥王和星火的加入,我現在幾乎擁有佛門的所有人員的戰斗情報,只不過全都存在了軍神那里.畢竟佛門人太多,數據很複雜,一般人短時間內是記不住的,所以我們把信息都發給了軍神,誰要是遇到難搞的敵人就可以向軍神請求情報支持.套這家伙的名字就是為了要知道他的戰斗特點,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先搞清楚這家伙的弱點和特長之後的戰斗就能省點力氣.

在我重複完這個名字之後耳邊立即響起了軍神的信息提示:"信,半能量生物.佛門廣收門徒傳播教義之後由信徒的意念聚合而成的強大信念之力中誕生的完美生命體,具有量子屬性."

"量子屬性?"

"你說什麼?"對面的家伙顯然並不知道啥叫量子屬性,而我只是因為軍神給的信息而忍不住叫了出來,被他當成了我正在和他說話.這個所謂的量子屬性其實就是中性物質屬性.在《零》中所謂的量子屬性其實指的就是半物質半能量生物,不過一般帶有這種屬性的都是高級亡靈生物,它們原本是活著的生物,死亡後變成魂魄能量體算是變成了能量生物,等實力強大後又開始重新聚集身體,出現了半能量半物質屬性,這就是所謂的量子生命體了,和現實中的量子生命體並不是一個概念.

"那個……我只是驚訝你的來曆竟然這麼誇張."

"你聽說過我?"

"沒錯.孔雀冥王和觀世音不是現在已經投入我們行會了嗎?我從她們那聽說的.據說你是從信念之中誕生的完美生命體,不知道你到底完美在哪里呢?"表面上我在和這個家伙說話,其實我是在問軍神,好在軍神的人工智能也不錯,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這家伙的身體只是個假象,他其實沒有實體,攻擊他根本沒有意義."聽到這我忍不住在心里罵了起來.原來完美生命體的定義就是攻擊無效,那還怎麼打啊?不過軍神很快又接著說道:"不過他的存在根本就是信念,只要信念消失,不用打,他自己就會消散掉."

原來是害怕精神攻擊.我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對那家伙繼續道:"不過,就算你是完美生命體,我一樣能干掉你."

"那是不可能的."

"馬上我就會讓你知道可能不可能."我說著立刻主動沖了過去,同時在心里啟動了心靈接觸聯絡上了公主和瑞貝卡.

"主人.什麼事?"

"你們兩個快點到我這里來,我碰上一個物理魔法雙系統無效的家伙."

"啊?物理攻擊和魔法攻擊都無效?那要怎麼打啊?"瑞貝卡驚訝的問道.

公主立刻替我說道:"這還不簡單.主人會叫我們倆,很明顯就是那家伙怕精神攻擊嗎."

"明白了,我們馬上就到,主人你先支持一會啊."

切斷聯系的同時我已經和面前的家伙來來回回過了不下十招了.那家伙的速度快的驚人,不管我怎麼提升速度,他總是能搶在我前面完成攻擊動作,好在我的戰斗技巧也比較誇張,兩個人在一起以閃電般的速度打成一團,但卻沒有一下是有效攻擊,附近的人就看到兩團人影在那移動,根本看不清我們到底在干什麼.

就剛剛這一連串的互相攻擊我已經實驗了這個家伙的特性,果然就像軍神給的情報一樣,我的攻擊不但傷不到他,反而會逐漸增加他的戰斗力.根據我的估計,他的實力應該是來源于他自身的信念,也就是他越是相信自己會贏,他的戰斗力就會越強,如果他能強烈的相信自己,他甚至可以一個人挑戰佛門全部的古佛而不落下風,因為只要前面這段時間頂住了他就會逐漸相信自己不會被擊敗,然後進而相信自己會贏,這樣一步步強化下去他根本就是無敵的.完美生物的名頭果然不是蓋的,不過,可能是物極必反的道理,完美生物並非真的很完美,他最強的地方也就是他最弱的地方.和他的優勢一樣,他的缺陷也是異常的大.就在我們兩個連續轟了對方幾百招之後那家伙突然一記側踢將我橫著踢飛了出來,跟著他猛然縱身從空中撲下一劍向我的脖子斬了下來.這劍要是讓他砍實了我的腦袋絕對要和身體分家,只是就在他下落的過程中,突然就聽一聲嬌喝:"遮蔽."

在聽到聲音的瞬間那個原本空中殺氣騰騰的家伙突然緊張的四處張望了起來,跟著就見一名我沒見過的女性拿著根棍子從側面跳了上來一棍向那家伙的腦袋敲了下去,本來以我剛才和他交手的情況判斷,這棍應該是完全無效才對,誰知道事情卻大大出呼了我的意料.那根速度很慢的棍子竟然實實在在的一棍敲在了那家伙的腦門上,跟著那家伙卻仿佛炮彈一樣瞬間加速轟的一聲砸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突然的變故僅僅一瞬間就結束了,那名我沒見過的女性很從容的落在了我的身邊,而我也瞬間搞清楚了她的身份,因為她身上的感應正是瑞貝卡的.瑞貝卡是幻魔,會根據敵人的特點變化形象,但她畢竟是我的魔寵,所以我可以准確的感覺到她的氣息.當然,除了我之外,別人是根本沒法分辨的,幻魔雖然沒有攻擊力,但在這種幻變能力上卻是近乎完美的存在.說起來這點到是和眼前這個以信念為存在根本的家伙很類似.

"你……你為什麼會?"煙塵散開之後那個家伙艱難的從地上的大坑中爬了出來,看著站在我身邊的瑞貝卡心驚膽顫的問道.

"挨了一棍你還看不明白嗎?"瑞貝卡用一種很特別的聲音說著:"我已經和孔雀冥王她們一樣棄暗投明了,現在我是冰霜玫瑰盟的守護神之一,我給你兩個選擇.一,和我們一樣離開佛門加入冰霜玫瑰盟;二,馬上被我干掉.你自己選吧.不過可別讓我等太久,你知道我的脾氣."

"我……你……"

"什麼你啊我啊的?想好了沒有?快告訴我答案.或者說……你想讓我干掉你?"瑞貝卡在說出最後那句的時候就已經舉著棒子沖了上去.

看到瑞貝卡沖過來那家伙連忙舉起雙手拼命的揮了起來."別別……我歸順我投降,我要棄暗投明!"

"哼,真可惜,沒的殺了!"瑞貝卡裝做很生氣的樣子將棍子放了下來,然後轉身對我說道:"喂,那邊那個誰誰誰,你自己和他辦一下手續.這次算是我還了你們的人情,要不然我非干掉他不可.哼!"瑞貝卡說完立刻消失在了原地,而我的耳邊卻響起了瑞貝卡平時的聲音."主人快和他簽份系統擔保協議,記得要在懲罰條款里加上,如果他叛變我們行會或者出工不出力就會喪失所有的信念變成極端自卑的存在."

聽到瑞貝卡的提示我趕緊過去和那個哆哆嗦嗦的家伙簽署了協議.說起來這招還真夠狠的,這個叫信的家伙是靠信念之力來支撐自身的,如果他變成一個自卑的沒有任何自信的家伙,那他的實力絕對會低到連小孩子都打不過的地步,搞不好甚至會自己莫名其妙的就突然消散掉了.所以這份協議對他的約束力可謂是極端強大,不怕他事後知道了實情而反悔.事實上剛才是公主先用精神滲透讀取了那家伙的記憶,然後找到了瑞貝卡變化的那個人的信息.剛剛瑞貝卡變化的那個人其實是佛門的一個不算很強的個體,但她有個特殊能力可以完全壓制這個信,而這個信在佛門連如來都不怕,就怕這個女人,因為他只要自信就能連如來都給干掉,可就是干不過這個女人,因此瑞貝卡剛一出場他就立刻變的跟瘟雞一樣了.所謂鹵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這家伙只要有合適的條件可以說就能打便天下無敵手,可就是搞不過這個女人,現在被瑞貝卡變成那個女人的樣子騙了也只能自認倒黴.

簽下這個實力不平衡的大神之後我立刻將他送到了後方交給素美去給他先做心理輔導去了,要不然讓他知道自己是被我們騙進來的一旦形成心理障礙,以後的戰斗力可就要打折了!

沒了這家伙的干擾我又再次沖入了敵人的陣營之中,有我的刀輪加上凌的超級黑洞,附近的小兵全都遭了殃,我們倆簡直比清潔隊還要猛,掃到哪里哪里就徹底乾淨了,不但是敵人,連地面上的死尸和建築殘片什麼的全都吸的干乾淨淨,除了建築有些破敗之外你甚至都看不出來這里曾經打過仗.不過我們的好日子也沒維持多長時間.佛門的高手並不是沒有參加戰斗,只是現在他們還沒找到合適下手的目標.我和凌這樣大面積的清理雜兵自然是非常顯眼的,結果很快就有高級神族被吸引了過來.

我們正沖殺的起勁,忽然一道金光照了下來聚集在了凌釋放的黑洞上面.仿佛是被堵住了一樣,黑洞的重力場瞬間消失,很多原本已經飛到半空中的神族雜兵和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一起掉了下來,房頂上地面上摔的到處都是.

"哼,無知凡人,竟敢挑釁神的威嚴."金光的主人很快降落到了我們面前.我和凌互相看了一眼,然後我突然身形一閃猛沖而出,那家伙似乎還打算先教育我們一番,沒想到我一個字也沒說就開始動起手來了.愣神之下不等他反應我就已經沖到了近前,慌亂之中他也只來及支撐起了一道金色的光幕企圖阻擋我的攻擊,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我卻突然身體一蹲跟著猛的張開翅膀縱身跳了起來,他的目光立刻跟著我向上移動,卻只看到我翻過他的頭頂向天上的另外一名神族沖了過去,而他這個時候才感覺到脖子上突然一涼,跟著就是止不住的鮮血狂噴.

剛才那家伙在我靠近之後確實撐開了防護光幕,只可惜那不是蛋形的光罩,而是一道只比他身體大一點的平面光幕,所以當我跳過他頭頂的時候他才要抬頭盯著我,那是為了保證光幕始終擋在他和我之間,不讓我有機會攻擊到他.只是很可惜,襲擊他的不是我本人,而是一直在我身邊到處亂飛的永硠雂う漱M輪中的其中一把.當他抬頭看著我時由于腦袋後仰導致咽喉整個挺了出來,就好象伸著脖子等死一樣,這麼好的目標我又怎麼可能會錯過?

天上的另外一個神族看到我向他飛來本來還非常的不屑,只是當看到同伴被殺之後才意識到不好,只可惜戰場上是沒多少時間用來擺造型的.那家伙抄著手背後披風隨著大風狂舞的樣子確實很酷,但酷過頭的結果就只能是找地方一個人哭了.在他慌亂的開始摸武器准備攻擊時我卻突然一笑,然後翅膀一轉猛的閃到了一邊,而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看到一直被我擋在身後的魔光球.剛才在朝這個家伙沖過來的時候我就調整好了自己的飛行路線,剛好處于他和凌中間的那段直線上,也就是說從他那個位置開下來凌會被我完全遮擋住,他根本就看不到凌.和我配合默契的凌在我完全遮擋住她之後立刻對著我的後背發射了一枚專門用來對付強大單體目標的黑魔光球,並且她還控制了光球的速度,使得本來應該非常快速的光球一直跟在我的背後保持著和我一模一樣的速度朝那個家伙飛了過去,直到我突然轉向讓出攻擊路線的時候光球才猛然加速沖了上去.所以那家伙在我閃開之後看到的就是已經近在咫尺的光球,根本沒有任何准備時間,那家伙的臉被光球直接命中,然後轟的一聲整個腦袋都被爆掉了.無頭的尸體因為引力開始下落,只是還沒落地就又被恢複過來的黑洞吸了起來直接朝黑洞飛了過去.剛才黑洞被第一個神族的光線罩住了一會,導致黑洞突然停止了工作,現在那個家伙已經掛掉了,黑洞就又恢複了吸力.

"我現在算是找到神族最大的缺點了."凌站在我身邊自信的說道.

"哦?你找到什麼缺點了?"

"不能正視自己的敵人."凌很肯定的說道:"不管自己多強,都應該做好殺雞用牛刀的准備,哪怕用不到,起碼也應該把牛刀擺在旁邊准備好以防萬一.佛門的這些家伙都是一個德行,把我們當成是小雞崽,把牛刀都給扔一邊去了,等發現我們不是小雞而是野牛的時候再慌亂的到處找宰牛刀已經來不及了."

"你說的到是不錯,不過佛門自大一些不是正好對我們有利嗎?"

"對,所以我們應該高興佛門的這種自大行為.不過隨著他們的人員損失越來越大,我估計很快佛門就會吸取教訓開始正視我們了."

凌的話確實很有道理.佛門就算再自大,出動這麼多雜兵和高手不分在晝夜的連續強攻了這麼久不但沒攻破第二道防線,反到損失了這麼多人,除非整個佛門都是由白癡組成的,否則他們肯定會注意到我們的戰斗力根本不象他們想象中那麼弱,而等到那個時候我們的好日子也就快到頭了.

看看時間,現在已經快中午了,也就是說離戰斗結束只剩十幾個小時了,按照我們這個殺敵速度,估計下午三點之前佛門肯定會反應過來.那麼,最艱難的時間段應該就是晚上六點以後到戰斗最後結束之前的那個時間段了,但願我們能擋的住佛門的瘋狂進攻吧!

帶著擔心繼續沖殺了一個中午,到下午兩點左右,也不知道是我們的戰斗導致佛門傷亡過大還是別的什麼原因讓佛門的領導層提前醒悟,總之戰斗比我們預期的提前進入了瘋狂狀態.原本還在互相掩護有一定秩序的佛門部隊突然就好象集體狂化了一般開始瘋狂的向我們的陣線壓了過來,這些人根本就不計傷亡,完全就是一副以命換命的打法.往往是我們行會的玩家一刀砍過去,對方卻主動將身體頂上去,然後用雙手抓住砍進自己身體的刀刃死抱著不放,之後周圍的人開始瘋狂的撲上來圍住這個玩家就是一通亂砍.這種瘋狂的方式雖然導致了佛門的傷亡率大幅度上升,但它也同時導致了我們的傷亡率開始成直線上升,但是這個情況實際上對我們來說才是最糟糕的,因為佛門比我們人多,他們不怕傷亡,我們卻拼不起,哪怕一個換三個我們都鐵定吃虧,何況在這種狀態下我們實際上的傷亡比例也只有一比二而已,也就是我們每死一個人,佛門就要死兩個,只可惜他們的總兵力大概是我們的十多倍,就算一比二還是我們倒黴.

"會長,你在哪?"我正在和佛門的瘋子們混戰,忽然聽到後面有人喊我.

"這邊."我大喊一聲,跟著猛的抬腳將面前的一個敵人給踹飛了出去."什麼事?"

"有群敵人沖破了防線,我們的精英團擋不住他們,副會長讓你馬上過去."

"知道了,你去通知精英團過來兩個編隊接手我這邊."

"是."

那名玩家離開後很快就叫來了兩支精英團小隊,而我自己則迅速脫離戰線跟著那個玩家向城市內部跑了過去.一路上所見到處都是忙碌的身影.由于城市戰線後撤,所以我們行會的玩家將一些能移動的大炮都給拖到了還沒有失守的地區,直接架在大路上就開始開炮射擊.我一路跑過去身邊一直就是炮火不斷,佛門的大部隊就算不要命也必須頂著密集的炮火硬往上沖才能靠近我們的防線,而由于前方防線的阻擋,佛門的隊伍實際上移動的速度非常之慢,這就造成了更大的傷亡.當然,這個傷亡數字雖然很大,但佛門的人都知道,沖不過去遲早也得完蛋,所以他們現在是不會在乎傷亡的.

在城市內部的街道上七拐八彎的跑了好幾條街之後前方突然出現了大群的近戰職業者,我身邊的玩家則提醒我道:"就是那里."

我點點頭道:"你自己小心,我這就過去了."

"永."嗡.永琣A次化身刀輪飛了起來,然後跟著我一起向前面密集的人群沖了過去.

那個帶我來的玩家在後面大喊了一聲:"讓條路,會長來了!"

前方原本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的隊伍突然猛的一回頭,看到是我之後立刻讓出了一條通道,我帶著飛舞的刀輪直接從通道沖了進去.剛一沖到圈子內部我就發現了情況的不同.雖然早就猜到了能沖破防線的肯定不是一般貨色,但直到看到了這群人我才真正明白為什麼他們能沖進來.眼前這幫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佛門成員,要是沒人說的話估計大家第一眼就會認為這是一大群妖怪.事實上國內的妖族勢力並不是唯一有妖怪的地方,佛門和天庭都有很多妖怪,只不過叫法不一樣罷了.比如說孫悟空那家伙,被扣押在佛門當人質的時候他叫斗戰勝佛,到了天庭改叫齊天大聖,但是說白了他就是一妖怪,真正按祖籍劃分的話他絕對應該算是妖魔一類的.還有現在加入了我們的孔雀冥王,她在佛門的正式稱號應該是大輪孔雀冥王,或者叫大輪冥王,但她的本體其實就是一只孔雀,也就是說孔雀冥王其實也是妖族出生.在佛門之中這樣的妖身人員非常之多,被我們干掉的寶樹王也是其中之一,還有在佛門很出名的金翅大鵬鷹和寶象王,百獸王,這三個家伙號稱佛門三傑,其實也是仨妖怪.

現在我看到的這群沖破了我們的防線的就是一群由妖怪組成的大軍,當然其中也有不少人形的,只不過很多都是一眼看上去就能發現是妖怪的存在.這些家伙的數量到是不太多,我一眼掃過去頂多也就二三百,但戰斗力卻異常的恐怖,我們的人根本很難近的了他們的身.現在真正在內圈能夠擋的住這些家伙的就只有機械天使和少量高級玩家而已了,而能在敵人內部沖殺的好象我就看到紅月和紫月兩個人,別人根本不敢靠近.

"哈哈,又來一個送死的."幾只怪物看到我沖出外圍的包圍圈之後立刻得意的撲了過來.雖然這些家伙靠著強大的單體作戰能力硬是沖破了我們行會的防線,但他們也在突破過程中損失了大量的人員,要不然以天庭的妖魔數量不可能只古來這麼點.由于人數下降,加上沖破防線後遭到了軍神的重點照顧,因此他們被剛剛調過來的機械天使部隊給攔了下來.盡管機械天使生產工藝複雜造價高昂,但不得不說這些人工生命體的戰斗力絕對能頂的上高級玩家,甚至于在某些方面比高級玩家還要牛.這些妖魔和佛門的一般部隊不同,他們的攻擊力超強,而且運動能力也數倍于普通佛門士兵,仗著這兩點優勢他們才突破了第一道防線,可是現在被機械天使圍住之後他們的優勢也就蕩然無存了.機械天使的主體是使用魔偶技術制作的機械骨骼系統,外面包了一層利用魔像技術生產的金屬肌肉,最外面還套上了一層坦克裝甲一般的超重裝板甲,強大的動力和極端的防禦使這些家伙具備了超強的抗擊打能力,這些妖魔的強攻擊力在他們身上幾乎就起不到多大作用.另外,由于裝有輸入了戰斗技巧的人造靈魂,所以機械天使的格斗能力遠超這些基本靠本能戰斗的妖魔,而且魔動技術比較類似現代電子機械,在反應速度上遠不是妖魔能比的.這兩大優勢剛好完全壓制了妖魔的特長,使得妖魔們在沖破了防線後就被堵死在了這個地方無法寸進.不過紅月心疼這些價值連城的機械天使損失太多,所以才把我叫了過來,而那些妖魔由于一直沖不出包圍圈,所以被打的非常郁悶,好不容易看到我這麼個主動沖進來的自然要興奮的沖上來創造戰果了.只可惜這些家伙在佛門顯然別的沒學會,到是把佛門目中無人的壞習慣給學了個全套.和我們行會都打到這份上了他們居然都不知道我是誰的,要是在現實世界中有這樣的人估計就可以直接拉去人道毀滅了.

看到怪叫著沖來的那個豬頭妖魔我連正眼都沒看他一眼,一只刀輪從控制以斜三十度角快速切入,嚓的一聲甩了個彎帶著一條血線又飛了起來.那個豬頭人脖子上丑陋的豬頭直接從肩膀上滾了下來,咚的一聲掉在地上後被他自己的身體給一腳踢飛了出去,而他無頭的身體又向前跑了好遠直到沖到包圍圈的外圍被機械天使又補了幾劍才栽倒在地.這些妖魔別的不說,就是生命力特強.我以前曾找妖魔實驗過,他們的回血速度大概是天庭的NPC士兵的十倍,是普通玩家的三十倍,要是沒有一定的攻擊強度和攻擊頻率一般玩家是很難干掉妖魔的,尤其是當他們恢複本體的時候.一般只要妖魔恢複本體狀態體積都會變的很大,畢竟成精了的都不可能是普通動物,而一旦變大之後他們的防禦力就會成直線上升,畢竟像青龍,白虎那樣本體有幾十公里長的超級怪物,光表皮可能就有好幾米厚了,一般的武器就算全插進去了都還沒刺穿表皮呢,哪里還談的上什麼傷害?雖然一般的妖魔不可能有青龍,白虎那麼大,但十幾米的身長那是基礎數值,皮膚厚度少數也有一寸多,除了永痝o樣的兵器,一般武器還真不太容易刺的進去,而且以他們的體積,就算真插進去了也就相當于我們被針紮了一下而已,除非正好命中什麼要害位置,否則很難造成嚴重後果.這個被我剁了腦袋的豬妖在沒了頭之後還能一直跑到防禦圈外面就是很好的證明,要不是腦袋掉了算致命傷害,搞不好還真得費點事.

沖在最前面的豬妖被放倒之後第二只刀輪緊跟而至,但是跑第二的那只豹子頭的妖怪卻異常的靈敏,他突然雙膝一彎身體後仰,一個下跪滑行的姿態從刀輪下面穿了過去,但是剛穿過刀輪他剛抬起頭打算重新站起來就發現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沖到了他的附近.又手刃爪彈出,手臂下垂刀口向前借著前沖的姿態猛的向斜上方一撩,那只豹妖的肚子上立刻多了三道巨大的裂口,紫紅色的腸子和一些亂七八糟的內髒一起從裂口擠了出來,疼的那家伙不斷的慘叫了起來.

"幫忙."我在給這個家伙開了膛之後就沒再管他,而是叫了這麼一聲.以妖魔的生命力被開膛也不一定就會死,但是在我喊完這句話之後他就徹底沒救了.因為外圍的幾部機械天使突然同時抬起了右臂對准了那個家伙,只聽噗噗噗三聲,三根帶著鋼索的狼牙箭先後穿進了那家伙的兩條大腿和一邊肩膀.後面一個妖魔發現同伴中招立刻就想上前砍斷鋼索,只可惜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步,鋼索迅速繃緊將那家伙給拖進了包圍圈的人牆之後,想上前將同伴搶回來的那個妖魔被三四個機械天使聯手擋住,而那個受傷被拖進人群的妖魔則瞬間被分成了十幾塊扔到了四面八方,就算他是蚯蚓也死定了.

看到這個情況一直在外圍參加指揮的素美突然叫了起來:"去拉台粉碎機過來."

"啊?要粉碎機干什麼啊?"一個玩家愣愣的問道.

素美眼都不眨的說道:"再有受傷的妖魔就像剛才那樣把他拖出來,然後直接丟進去.這些妖魔生命力很強,不處理的徹底一點是殺不死的."

旁邊的玩家看著還是小姑娘的素美竟然說出了這麼殘忍的話都忍不住直搖腦袋,不過素美小大人的行為已經被大家接受了,加上她本身就是行會骨干,地位比大家都高,所以雖然很吃驚,但還是有人很快拉了兩台用來處理建築廢了的粉碎器.這東西里面裝有粉碎魔法陣,任何東西只要被從入口扔進去,出來之後就會變成灰塵一般的碎片,除非是細菌或者病毒那麼小的生物,否則從這里面出來就絕對沒有生存的可能.

粉碎機拉到位之後我也在妖怪群中連續擊傷了不少人,有了配合的經驗之後外圍的機械天使和玩家的速度也都快了不少,只要發現有機會,別說是受傷的,就算是完全沒傷的妖魔有時候都會被莫名其妙的釘了一身的狼牙箭給拖出陣營丟進了粉碎機.雖然這種恐怖的絞肉機粉碎法比較殘忍,但不得不說效果真不錯,除了粉碎機的出口會噴出很多腥臭的血霧之外連尸體都不用處理了.

在連續干掉十幾個妖魔之後我終于殺到了紅月和紫月身邊.這倆妞還真夠猛的,人家都在外圍殺敵,她們居然沖到怪物堆里來了.不過紅月以前就是很牛的人物,雖然現在主要管理行會事物不太注意練級了,但行會首腦都是有戰爭經驗可以分的,所以除了戰斗數量變少了一些,她的等級其實並不低,至少在這些妖魔之中她到是殺的很輕松.紫月雖然在級別上要比紅月低一些,但她的屬性比較好,況且她的很多技能也比較牛,真打起來她其實比紅月還厲害一些.

"你倆沒事吧?"我一把捏住一只砍向我的鋼刀,跟著抬腿一腳將那只怪物踢飛了起來,紫月和我配合默契的甩手將一把剛奪過去的鋼刀扔了出去,正好命中那只怪物的肚子,還沒等他落地又被數道鋼索狼牙箭貫穿給拖到了防禦圈外面,等待他的只能是那台已經完全被染紅了的粉碎機.

"你好慢,再晚點我們自己就搞定了."紫月笑著和我開起了玩笑.

紅月在干掉一個敵人後抽空對我問道:"外圍防線怎麼樣了?"

"暫時還算穩定,只是我們的會員大多很疲勞.這種高強度的連續戰爭一般玩家根本頂不住,剛才那一會我就看到了十幾個會員因為疲勞度太高被強制下線了."

紅月道:"說實話我的疲勞度也快到了,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佛門的戰斗策略雖然很愚蠢,但愚蠢到一定程度就會產生反效果.他們這樣的添油戰術固然損失了大量的人員,但我們的玩家也大多被拖跨了,再這樣下去最後的戰斗就只能靠我們的人造生物和NPC部隊來防守了!"

"看來必須想點辦法了!"我邊打邊想,過了好半天才道:"這邊已經沒剩多少妖怪了,你們兩個自己搞定吧,我必須去通知行會里的疲勞度過高的玩家統一下線休息,不然這樣搞下去最後的防守肯定要出問題."

"沒關系,你去就是了,現在剩下的這點怪物還不至于搞出什麼事來."

退出了包圍圈之後我立刻跑到了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開始聯絡軍神,然後通過軍神向全行會的玩家下達命令讓他們把自己的疲勞度指示報告上來.雖然這種統計數字的工作在現實中非常的麻煩,但因為我們有軍神這台超級電腦,所以事情就變的簡單多了.彙報上來的數字被很快彙總了出來.

"情況怎麼樣?"聽到結果出來了我趕緊詢問道.

軍神平靜的彙報著統計結果."根據之前的戰斗強度情況開看,能不下線支撐到戰斗結束的會員不超過百分之十五,大多數玩家無法堅持到最後.估計今晚十一點開始會出現大批玩家集體被踢的情況."

"什麼?"我被這突然得到的結果驚出了一身冷汗,因為這個數據顯然不像是自然數據,到像是認為操縱過的.

軍神這個超級聰明的電腦依舊用他那萬年不變的聲音說道:"看來你也注意到了."

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然後才想起來軍神根本看不到我."那個,你馬上把行會一級和二級首領全部接入通訊系統,我要開電話會議."

"已經接上了."

"老大怎麼回事?""出什麼事了?""為什麼突然開電話會議?"……眾多首腦突然被接入之後大家立刻開始七嘴八舌的詢問了起來.

"軍神,你把剛剛的統計結果和大家說一下."

"大家注意,事情是這樣的……"

經過軍神的一番介紹大家總算是反應過來了,畢竟這個事情也不是很複雜,只是一開始大家沒注意到罷了.

玫瑰的聲音最先出現."照這麼說佛門其實並不是沒有戰術的,他們是在犧牲低級人員的生命以求拖跨我們行會所有玩家的體力是嗎?"

素美跟著道:"佛門的戰斗方式比較松散,對付比他們弱很多的勢力到是沒什麼,一旦遇到像我們這樣組織嚴密進退有度的軍事化組織就會有大問題.佛門顯然也知道自己的缺陷,所以他們才會使用這種看起來很愚蠢的方式.不,這個方法一點也不愚蠢,除了傷亡比較大之外,這其實才是最有把握的方法."

"說的沒錯.這次的戰斗關系到佛門的生死存亡,所以佛門不敢大意,因此才使用了這種極端戰術."我總結道:"不過不管佛門為什麼使用了這麼一種戰術,我們所要面對的問題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如何應付這個戰術.也怪我不好,之前沒有注意各種統計數據,直到現在才發現問題."

"這個不能怪你一個人,我們大家都有責任."紅月說道:"何況現在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按照這個統計數據,最後到十一點左右的時候我們行會的玩家將會出現大批量的集體被踢下線的情況,而十一點左右估計就是佛門總攻的時間,在這個關鍵點上我們的指揮系統突然癱瘓掉,我想誰都能想到結果會如何吧?"

"要不然我們讓會員們現在提前下線休息一下?"修羅紫衣建議道.

"休息是肯定要休息的,只是不能下線休息."玫瑰說道:"以現在大家的疲勞程度,一旦下線睡著就很難再醒過來了,就算定鬧鈴估計也會有很多人睡過頭.況且《零》本身就有輔助睡眠系統,我們為什麼不用呢?"

鷹同意道:"這到是真的.起碼使用輔助睡眠在游戲內休息可以快速進入深度睡眠,只要每個人休息一到兩個小時應該就能恢複大部分疲勞度,至少不會影響晚上的戰斗.再說在線上休眠,我們起碼比較容易把他們喚醒."

玫瑰跟著道:"那麼安排睡眠這點就不用討論了,關鍵是時間.佛門是不可能給我們足夠的時間讓大家安心睡覺的,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擠出時間來.還有就是具體讓大家休息多長時間比較合適呢?這個大家說說看?"

軍神忽然插嘴道:"休眠時間上最低需求是三十分鍾,如果不能保證這個時間,那麼休不休眠其實都一樣.但是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時間最好能加長,會員們越是精力充沛戰斗力就會越高,人在疲勞的時候神經反應會變慢,這會嚴重影響到大家的戰斗力發揮.不過就像大家所知道的,我們沒有多少時間給大家睡覺了,根據我的計算目前能夠允許的最大性價比睡眠時間是七十四分鍾,這個睡眠時間對我們戰斗力的影響最小,算是最好的時間安排了."

"時間就暫時這麼定了,那麼怎麼安排大家休息呢?總不能一二三大家一起下線吧?如果我是佛門的指揮者肯定會趁這個機會提前發動總攻的."紅月問道.

"當然不能讓大家一起下線,我們最好還是分批下線,具體安排軍神你能計算出最佳方案嗎?"

"應該可以,如果大家都覺得分批下線比較好,那我就馬上安排時間."

"還有人有意見嗎?"我問了一下之後看大家都沒反應就對軍神道:"那麼你馬上開始計算如何下線比較好,同時根據部分玩家不在線的情況調整下防禦安排,我不想因為有人睡覺去了而導致我們的戰線崩潰."

"明白."

"好了,大家先忙各自的事情去吧.等軍神計劃完我會讓他把各位的睡眠計劃發到你們手里,你們自己提前做好交接准備就行了."

不得不說軍神這樣的戰場指揮電腦真的是太實用了,像今天這個情況要是沒有他的存在我們肯定會被佛門算的死死的,最後等到戰斗的最關鍵時刻看著突然少掉的大片玩家我們就算哭都來不及了.

用了大約幾分鍾時間軍神就計算完了各自的安排,因為他那里有所有會員的疲勞度記錄,所以他就根據大家的疲憊狀況結合人體生理學的知識進行了一下合理分配.如果是由人來計算這個安排的話,估計最後肯定是把玩家分成幾個批次,然後分別安排他們休息,一個批次睡醒之後再讓另外一個批次休息.但是軍神卻不這樣,他安排的計劃全都是單人的,而且他還修改了部分人的睡眠時間.因為行會里的玩家負責的事情不同,所以大家的疲勞度也是不一樣的,軍神根據這個數據合理調整了一下大家的安排,有些不是太疲勞的人就讓他們少睡了一點,而疲勞度高的人則多給他安排點時間,總之只要保證最後大家都能挨到戰役結束就OK了.另外,由于軍神不是成批次的安排人休息,所以在我們的整個防線上看起來人員的缺失就不是那麼明顯了,雖然能感覺到部分區域壓力明顯上升,但總歸還在控制范圍內,沒有出現防線崩潰的狀況.總之處理這種煩瑣的事情軍神實在是比人要強太多了,任何細小的細節他都不會遺漏,要是讓人去處理這些東西肯定會故此失彼到處出錯.

在軍神將大量玩家都安排去睡覺了之後我就開始忙了起來,因為第一批休眠的人中我們的行會首腦占了一多半,主要原因是軍神認為越到後面戰斗越需要高級玩家支撐,所以他就安排了比較高級的玩家和行會首腦優先休眠,等這些人睡醒了其他人再睡的時候行會的戰斗力反而會逐漸增強,這就可以在戰略上誤導佛門的指揮者,讓他們感覺我們也沒有把最後的底牌亮出來,這樣他們就會猶豫,而一旦他們的戰術動作不夠干脆,以軍神的強大指揮能力就能立刻抓住對方的漏洞加以反擊.反正現在我們就是要抓住一切機會削弱敵人,要不然這最後的十個小時我們是無論如何也撐不下去的.

"報告會長,東113區出現防禦空洞."一名會員跑到我面前緊張的報告道.

"知道了,我馬上過去處理."

"報告,西12區防線告急,有少量敵人突破進入內城區."

"馬上調獵殺者小隊去擋住敵人."

"報……"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時間我幾乎就是在這樣的不斷到處補漏中度過的,真不知道玫瑰他們平時都是怎麼過的,幸好我們行會的管理層人比較多,真要像現在這樣都落到一個人頭上不被搞瘋掉才怪.其實說起來我現在這個狀況已經算不錯的了,因為我們好歹還有個軍神在那支撐著,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他在處理,只有部分可能影響之後布局的決策性方針才需要我來處理,要不然事無巨細的全都扔給我一個人,估計我連聽報告都來不及,別說是處理了.

"啊!睡了一覺果然感覺好多了!"好不容易堅持到下午三點多,紅月和玫瑰他們幾個終于打著哈氣出現在了戰場上.

"你們總算回來了!這一個多小時我真是度時如年啊!實在是太恐怖了!那麼多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根本就沒完沒了的,太可怕了!"

"我們這不是回來了嗎?"鷹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不去休息嗎?"

"誒……我之前休息過了,再說我的疲勞度也沒到,軍神說不用安排我休息了."我現在是龍族,根本就不用睡覺,可是又不能和鷹他們說,只好打馬虎眼."哦對了,既然你們都上線了,那我就先去天庭看看他們那邊准備的如何了,這邊就拜托你們了."

"放心吧."

將防務權限交接之後我立刻離開了契約城直接殺奔天庭.雖然離上次來這邊才過去不到一天,但是天庭這邊的景象卻是大變樣.上次我過來的時候這邊還是一片優哉游哉的樣子,但現在卻變成了一片熱火朝天的忙碌景象.

"紫日?你怎麼又跑回來啦?"我剛進南天門就被一名金甲神將給拉住了.

"請問你是……?"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七章 佛門的大圈套    下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八章 最強雇傭軍駕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