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七卷 第八十八章 最強雇傭軍駕到   
  
第十七卷 第八十八章 最強雇傭軍駕到

"不記得了嗎?"金甲神將提醒道:"我們在北極星君的仙府見過的."

"啊,我想起來了.你是那時候的守山神將."

"看來你還記得啊!"

"是的是的."我和那個神將熱情的寒暄了幾句之後就指著南天門內外忙碌的各種神仙和天兵天將問道:"他們這是在干什麼啊?"

聽到我的問題神將顯得異常的驚訝."不是准備等十二點一過就出面接手你們的戰斗嗎?"

"可是這也太亂了啊!"

"這個也是沒辦法的,所謂兵荒馬亂,大概也就是這麼個景象了!說白了天庭和你們人間界也沒多大區別,召集令一下大家都是忙著找位置,亂也是正常的."

"你們難道沒有安排引導人員嗎?"

"引導?那是干什麼的?"

"算了,當我沒說!誒,那個……你知道玉帝在哪嗎?"

"這會大概在靈宵殿吧."

"哦,那老哥你忙,我先去找玉帝聯絡下一會的事情."

"你忙你忙."

和這個熱情的金甲神將分開之後我就一路跑到了靈宵寶殿,果然玉帝和一大幫高級神仙都在這里,連上天三聖都到齊了.

"哦,原來是紫日到了啊."原始天尊這家伙胡子一大把眼神到不錯,我還沒進大殿就被他看到了,眾仙的目光也立刻轉了過來.

"各位辛苦."我做了個羅圈揖之後立刻說道:"現在離國土變更只剩不到十個小時了,不知道天庭這邊准備的如何了?"

聽到我的問題玉皇大帝向拖塔天王示意了一下,李靖立刻站出來回答道:"神兵部八十一路神兵接已在天庭之外候命,只是整隊尚需些時間.獸神部的神獸大多已經到達,少數還在往天庭趕來,預計一個時辰之內都可以到達."

"我想問的不是這個."我看著玉皇大帝問道:"我是想知道一旦國土變更完成,天庭是否有能力在轉瞬之間接替我們成為契約城的保護者?各位必須明白,我們行會以一己之力硬抗佛門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個奇跡了,盡管我們力求將每一個細節都做到最完美,但我們行會的總體實力卻並不是無限的,十二點就是我們的極限,再多三五分鍾,沒問題.但是再多十分鍾……萬事皆休."

"這個你不用擔心."玉帝又伸手示意了一下.

三名神將走了出來.第一名神將說道:"我乃掌管時辰的守時神將,一旦時間快要到達,我將提前十分鍾通知大家准備,然後在正點時立刻發攻擊信號."

第二名神將跟著說道:"我是南天門的門神,一旦守時神將發出信號,我就會將南天門直接開在契約城的正上方."

最後一名神將在前兩人說完後繼續道:"我是擂鼓神將,一旦南天門開啟,我將立刻擂響攻擊戰鼓."

最後拖塔天王李靖說道:"戰鼓是我天兵戰斗的號令,鼓聲響則全軍出擊.南天門就在你的契約城之上,不出三十秒我等就可以和佛門接戰,一分鍾內完全阻斷佛門對你等的攻擊."

我點點頭道:"這個計劃還算可以接受,但是我希望你們能注意戰斗的時候別把我的契約城給一起打爛了,最後你們的戰斗還得靠它支撐著領土范圍."

"這個我們會小心的."說完這句玉皇大帝突然想明白了我的真正意思,于是又補了一句:"最後等一切都結束了契約城的修複工作我們也會幫你報銷的."

我點點頭."那就沒什麼問題了.各位先在這里准備吧,我去契約城再看看情況."

離開天庭之後我並沒有急急忙忙的趕回契約城,而是繞道德國跑了躺歐洲黑暗神殿.歐洲這邊現在還是早上,再線人數並不多,不過黑暗神殿畢竟算是人員密度比較大的地方,周圍的玩家多少還有一些.看到我騎著夢魘直接跑進大殿,附近的玩家全都主動讓開了一條路.現在在德國鐵十字軍的影響力非常之大,連帶著大部分德國人都對我有了很詳細的了解,而越是了解他們就越是會小心謹慎的面對我,因為無知才會使人勇敢,懂的多了反而會去畏懼強大的存在.

看到我騎著坐騎就進了大殿,里面的神職人員到是沒有為難我,畢竟我和迪坦斯的關系已經不是他們這些小兵兵可以干涉的了.順著大殿的側面穿出一路跑到大殿後方的地洞入口,然後讓夜影直接沖了下去,兩邊的守衛直當我是透明人,看都沒看一眼.

"喂,迪坦斯,迪坦斯,你在哪?"到了地洞深處迪坦斯的宮殿之後我立刻大聲喧嘩了起來.

"你在哪鬼叫什麼啊?"滿臉不爽的迪坦斯帶著一群神仆從側面的一個宮殿走了出來.

"快快快,有事跟你說."我直接跳下夜影拉著迪坦斯就往側面的一個宮殿里跑,伸手將里面的幾個侍從全都推出了大殿之後我立刻把大門也給關了起來,然後才對一臉迷糊的迪坦斯說道:"和你談比生意."

"哦?這次又有誰要倒黴了?"聽說我要談生意迪坦斯立刻露出了感興趣的樣子.雖然我平時是愛占小便宜了一點,但迪坦斯他們這些和我關系還算不錯的神族都知道,談到生意我是絕對的公平公正,至少我不會讓自己的合作伙伴虧本,所以一般他們也不會拒絕我的生意.

"你知道我最近在忙什麼嗎?"我不答反問.

迪坦斯點了點頭."聽阿奴比斯那家伙說你最近好象是在幫你們國家的那什麼天庭和佛門在打仗,怎麼樣?雇傭兵玩的還不夠過癮想改行當強盜了嗎?"

"改行當強盜?"我一臉詫異的看著迪坦斯."我本來就是強盜,啥時候做過雇傭兵啊?"

"好,你夠無恥."迪坦斯伸出了個大拇指諷刺道.

我拉著他繼續道:"說正事.既然你知道我在做的事情就好辦了.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佛門眼看就要完蛋了,所以趁火打劫這種事情我覺得還是值得一做的."

"你該不是想趁機把佛門都搬空吧?"

我趕緊搖頭."怎麼可能呢?別說我辦不到,就算能辦到,你覺得天庭辛辛苦苦打下佛門會一樣好處也不拿嗎?天庭吃肉我也就跟著分點湯而已,不過我不太滿足于喝湯,還想順便撈點肉渣子吃."

"說吧,要我做什麼?事後我有什麼好處?"

聽到迪坦斯干脆的問話我就知道找對人了.和天庭客氣來客氣去的風格不同,歐洲的神族大概也帶有歐洲人的習慣,辦事比較直接,乾淨利落直接切入主題,不會像我們國家的人習慣先在那互相猜謎,猜對猜不對先不說,速度上絕對沒有歐洲人來的快.

"我這次的計劃是這樣的.之前佛門設計害我,結果不小心讓我把他們的寶庫給轟塌了."

"所以那地方現在被埋了?"

"正確."我拍著迪坦斯的肩膀問道:"怎麼樣?有興趣把那地方挖出來嗎?"

迪坦斯雖然很眼饞那個所謂的佛門寶庫,但他的顧慮也不少."先回答我幾個問題.第一,你自己為什麼不去?第二,如果我願意幫忙,你要怎麼解決國境線的問題?我的人可是不能離開歐洲范圍的."

"我自己能去的了我還找你干什麼?那地方塌陷的很厲害,沒有大量人工或者個別擅長特殊法術的強力人員根本搞不定.你也知道我現在在和佛門死磕,你覺得我有閑工夫派人去挖寶藏嗎?再說我那都是些低級人員,真調個幾萬幾十萬勞工上去,你當佛門白癡啊讓我們在那慢慢挖?"

"說的也是.可是就算我想分一杯羹,那鬼地方在印度我要怎麼過去啊?"

"看看這個."我伸手遞過了一根卷軸,趁著迪坦斯在那翻開的機會說道:"這是佛門這次攻擊我們使用的卷軸.你也知道,佛門其實根本沒有借口對我們開戰,不管怎麼說我們建立契約城是玩家過度之間的入侵戰爭,雖然其結果是會導致神戰爆發,但畢竟還沒有真打起來不是?所以佛門就想了這麼個齷齪的辦法,把自己的部隊全部變成了雇傭軍,打著玩家行會的名義都給派上了戰場.不過我們也不傻,反正知道肯定會有人接這個任務,所以我們干脆就自己派了幫人偽裝成印度人接了這個任務,所以實際上現在攻擊城市的佛門掛的是我們行會分出去的一個小行會的名義,這樣至少我們可以得到全部的戰場信息.至于你手上拿的這份東西,就是佛門和我們的那個小行會簽署的合同.嘿嘿?我們也簽份類似的如何?"

"這個……是不是太不要臉了一點?"迪坦斯有些為難的看著.這家伙明顯就是一副想偷魚又怕粘的一身腥的表情,不過我根本不甩他,天庭也好佛門也罷,神族其實都這德行.

"佛門現在是借用這份合同繞過系統限制強行攻擊我們這個小行會,所以他們很無恥,但我們不一樣啊.我們又不用搞那麼多部隊不是?你只要借我幾個能打洞的高手就OK了.不過我這還有另外一份協議,作為你參加這個計劃的附帶協議."

"讓我看看."

其實我的附帶協議內容也很簡單,就是讓迪坦斯借我兩三個高級神族頂過今天晚上的戰斗時間,這其實和我們從天庭買兵是一樣的,只是這次是租用不是買斷,這些高手只為我們服務一個晚上,過了十二點他們就可以離開了.當然,為了利益最大化我干脆讓迪坦斯把他用來挖寶貝的那些人也一起加到這個協議中去了,這樣就可以順便利用一下迪坦斯的心理.只要迪坦斯想要那些佛門寶藏,那就必須得派出強大的打手給我們幫忙.

看到迪坦斯拿著協議在那猶豫我又說道:"這麼好的條件你還猶豫什麼?不是我說你,要不是實在沒辦法了我才不想和你分那些寶藏呢!今天晚上的防衛力量肯定會異常的艱難,我怕到時候根本擋不住,一旦佛門滅不掉那就什麼都免談了.但是就算成功了,天庭只要一滅掉佛門就會反回來挖走這些寶藏,我是肯定不能明目張膽的跟天庭搶東西的,所以到時候就沒我的份了,頂多就是玉皇大帝那些老謀深算的家伙假裝大度的讓我隨便挑,可是我能把整個寶藏都挑走嗎?所以說找你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給你三成已經是很不得了的報酬了,要知道你就是派了幾個人去把東西拿回來而已就白拿了三成的寶藏,這還不夠賺的嗎?"

迪坦斯想了想之後又看了看我,然後說道:"我要一半."

"你……"

我剛說了一個字就被迪坦斯給打斷了,他搶先說道:"你先聽我說完.我要一半,但不是這個你所指的那個被埋的寶藏的一半."

"啊?"

"你不是需要挖掘人員嗎?我可以給你三萬名低級巫妖,他們每個都有一件空間裝備,你覺得以巫妖穿梭物質的能力和挖開土層把東西拿出來哪個比較快呢?"

"就算你給的巫妖速度比較快你也不能跟我要一半的寶藏啊?"

"當然不止如此了."迪坦斯繼續說道:"除了他們之外,我還會另外派給你五十名陰影行者."

"陰影行者?就是那種號稱能穿過時間夾縫的超級生命體?"

"沒錯."迪坦斯得意的說道."以陰影行者的能力,可以輕松的潛入防禦嚴密的地方而不被發現."

"可就算他們善于潛入,也沒辦法進入密封的地下寶庫啊?哦,難道你是想讓他們潛入佛門總部大雷音寺搶東西?"

"你總算明白過來了."迪坦斯說道:"佛門為了自己的生存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把兵力都扔到你的城市里去,那麼相對的大雷音寺是不是就空出來了呢?就算有個別高手坐鎮,你覺得以五十名陰影行者的能力是不是可以潛入進去呢?"

我點點頭道:"可能性非常大,不被發現的安全帶出大量寶藏的概率在八成左右,被發現後依然能帶出寶藏的可能性占一成,拿不到東西但是陰影行者安全撤離的可能性占一成,完全失敗被干掉或者被抓組的可能性無限接近于零."

迪坦斯笑著道:"這樣的話你是不是就有希望得到更多的好處了呢?而且不止這些,我會另外增加合同中的高手數量,幫你安全的度過今晚的總攻."

不得不說歐洲人真的很直接,他們對利益的需求是那麼的赤裸裸,佛門是被逼到生死存亡之境才想出了這麼無恥的方法對我們開戰的,而迪坦斯在聽說有好處之後就立刻決定使用這種看起來很丟面子的方法參加這次的戰斗,如果天庭也能像迪坦斯他們這樣完全不顧形象的和我們簽署協議借我們之名直接出兵,佛門早就完蛋了,哪還用我們忙成這樣?

"哎……天庭的那幫老糊塗要是也像你這樣不要臉就好了!"

"你這是誇我還是罵我呢?"

"嘿嘿,那麼這次的協議就這樣了,你到底要派哪些人來幫忙?趕緊把人員定下來我們就能簽協議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幫你挑些人來."迪坦斯離開之後我就開始掃蕩起侍從送進來的魔力之果,反正不要錢,不吃白不吃.不過迪坦斯很快就回來了,身後還跟著十七名亡靈神族."來,這就是這次給你幫忙的人員.因為這次我們只是雇傭兵,所以不太適合派出太多的部隊,因此我就盡量挑選了有些實力比較強的個體,這樣總數不多,但戰斗力卻很強悍."

我點點頭問道:"他們都是些什麼戰斗類型的人員啊?"

"這幾位是法術型的."迪坦斯伸手將幾名巫妖介紹給了我,這些家伙看起來和一般人類法師沒多大區別,除了身上的法師袍比較特殊之外簡直就像是普通的人類法師.但就是因為這普通的外表才更說明他們的不凡,畢竟這些家伙可是巫妖啊!要知道一般的巫妖都是沒有實體的,就算法力很強也只不過能讓自己看起來稍微凝實一點而已,真正能做到像現在這幾位這樣和人都分不出來的,那絕對是強到變態的超級巫妖才能做到的.

在聽完迪坦斯介紹這幾名巫妖的名字之後我又被介紹給了剩下的那些戰斗人員.十七人中剛才的巫妖占了七個,剩下十個之中有九個是戰術類的,不過他們的職業不是一般的亡靈騎士,而是清一色的幽龍騎士,據說這個職業有著任意顛倒能量屬性的特點,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最後剩下的一個個體是個看起來很瘦小的女人,或者說她曾經是女人.現在的她是一名憎惡武士.說實話迪坦斯沒介紹之前打死我都不信這麼漂亮的一個美女竟然會是個憎惡,要知道憎惡可是用死人尸體縫起來的東西,你想把一堆亂七八糟的尸體拼在一起能有什麼美觀可言?想當初我在中國的黑暗神殿見到的那些憎惡,哪個不是身高三米以上全身爛肉,比獸人還要丑三分的形象啊?眼前這個實在是和憎惡半點不沾邊.

看我好象明顯不相信,迪坦斯突然伸手抽出了那個女憎惡的配劍,然後揮手一劍將她從左肩到右胯斜著切成了兩半.我正想罵迪坦斯神經病,卻突然發現被切開的女憎惡竟然一點痛苦的表情也沒有,而且分成兩斷的尸體竟然也不流血.她就這樣用一只手將掉出來的內髒都塞回了身體里,然後將另外半截身體拉到身前接到了一起,一陣肌肉蠕動之後斷成兩半的身體竟然又長了回去.女憎惡從地上爬起來之後依然是面無表情的樣子,然後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被切爛的衣服順手從空間戒指里又拿了一套出來換上,同時對迪坦斯說道:"下次你再敢這樣我就把你也切成兩段."

迪坦斯笑著對我說道:"看到啦?她可是難得一見的另類憎惡武士,是以前我和上一任黑暗主神搞研究的時候做出來的以外產品,雖然後來我也曾經試圖複制她這樣的憎惡,但一直就沒成功過."

"她很強嗎?"

"論戰斗力到是很一般,頂多也就相當于你的那些鈴音騎士的平均水平,不過她有兩項極端屬性,就算是我也不敢輕易得罪她!"

"極端屬性?"

"嗯.一條是生命搶奪,另外一條是不可殺死."

"啊?不可殺死?竟然還有這麼變態的屬性?到底是不是真的殺不死啊?還是說一定殺傷力量范圍內殺不死?"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是真的殺不死.就算被黑洞吸進去了都能活著爬出來.她還曾被光明神殿的一名次神級天使自爆摧毀過,結果連空間都給炸塌了,她當時也變成粉末了,結果那些那些粉末又自動聚集到了一起蠕動了幾分鍾就又恢複過來了."

"那上位神的規則力量呢?"我兩眼放光的問道.

"那個就不知道了!畢竟那是我也接觸不到的東西啊!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除了上位神的規則力量,在人間界她就是不死的."

我突然想到這個女憎惡好象還有條生命搶奪屬性,既然迪坦斯把那條屬性和不死之身聯系到一起,那這條應該也不是一般屬性."對了,那條生命搶奪屬性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這條更變態."迪坦斯說道:"如果你把她給切碎了,或者不小心被她的身體殘片沾到,那個部分就會在你身上發芽,然後把你的身體和力量全部吸收掉,最後你會變成另外一個她.當戰斗結束後她往往能生成一大群自己,然後這些她會走到一起互相融合,最後再次變成一個,但是實力卻會上升很多."

"那不就是吞噬嗎?"

"比吞噬可強多了,你有聽說過吞噬能吞掉能量體嗎?"

"啥?能量體也能吃?"

"是的是的."旁邊一個巫妖幫著迪坦斯證明道:"安琪兒連幽靈都可以吸收掉轉化成另外一個靈魂狀態的她,然後和其他生命體一樣最後都可以融合到她的本體之中."

"安琪兒?"

"嗯,是她的名字."

"她一個憎惡,長的這麼漂亮這麼小巧也就算了,竟然還取個名字叫天使?"

"你有意見嗎?"安琪兒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動到了我的身邊,而且一只手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嚇的我趕緊跑的遠遠的,順便還拿了塊布出來拼命的擦肩膀上被她碰過的地方."喂,迪坦斯,她這樣不會也吞噬成功吧?"

"放心吧!她的生命搶奪能力是可以控制的,不會肆無忌憚的到處寄生的,要不然我也不敢要她這樣的部下啊!"

"說的也是.那麼我們馬上把合同簽一下吧."

快速的搞定了合同之後我迅速帶著這幫雇傭軍返回了契約城.這邊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離最後的時限只剩七個多小時了.戰場之上混亂依舊,佛門的攻擊越來越瘋狂,而且大量高級兵種開始逐漸充斥著戰場,原本還能算是勢均力敵的普通部隊之間開始出現了力量傾斜,我們這邊的隊伍被打的異常的狼狽,要不是我們行會的武器比較好,估計現在防線就已經提前崩潰了.

"各位,現在就看你們的了."我指著前方的戰場說道.

"既然主神將我們暫時派給你指揮,那我們就會盡力的."出呼意料,那個女憎惡竟然是這幫人的首領,不過我也只是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任務就和他們分開了.當然我也絕對沒有什麼清閑可言,因為雖然離開了這幫子雇傭軍我還得去忙些別的事情.

偷偷摸摸的離開了契約城之後我迅速跑到了之前星火帶我去准備搶劫的那個佛門寶庫,雖然這邊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但對巫妖這些沒有實體的存在來說鑽地卻是最簡單的事情了.給這些巫妖指明了大概的位置之後剩下的就得看他們自己的了,交代他們搜索到寶物之後就馬上將這里搬空,如果我沒有及時趕回來就要他們直接去喜馬拉雅山頂上的戒律之城等我,只要到了那里我的寶貝就算是安全了.

離開這個寶庫之後我又帶著剩余的那些陰影行者開始往大雷音寺趕,不過這次我可不敢靠的太近了.那座寶庫現在埋在地底下,佛門以為一般人短時間內根本挖不出那些東西,所以根本沒安排多少人在那里看守,但是大雷音寺可不同,不管戰斗再怎麼緊張這里畢竟是佛門總部,不是那麼好潛入的.陰影行者本身就是專門負責滲透的生物,他們的特長就是悄無聲息的摸到敵人的大本營之中,我可沒他們那麼牛.本著專業工作還是交給專業人士的原則,我在大雷音寺很遠的地方丟下了那些陰影行者後給他們指明了方向,然後就返回了契約城.對我來說這邊才是最能發揮我的戰斗力的地方.

我剛從契約城浮空島上的傳送陣走出來就發現鷹和紅月他們幾個竟然都在這邊.看到我出現他們立刻把我拉了過去."這幫人你在哪找到的啊?"鷹一邊拉著我往走到觀景台旁邊一邊問道.

"你說什麼人啊?"鷹指向了前方的空中.

我順著鷹的手指看了過去,只見天空中十幾名全身金光閃閃的佛門高手正在和七八名幽龍騎士混戰在一起,看那些佛門高手的招數,應該都是實力很強的高級人員,只是他們在這些幽龍騎士面前卻是有力無處使.只見佛門高手們不斷的向幽龍騎士發射著各種法術攻擊,但是幽龍騎士卻完全不閃不避的硬接了他們的每個一個法術,只是這些法術非但傷不到那些幽龍騎士,反到被他們給抓在了手里反扔了回去,結果那些佛門高手就被自己打出的法術砸的到處亂躥狼狽無比.

"靠,早知道這些家伙這麼生猛我就多要一些了!"

"還有更生猛的呢!"

"更生猛?"我目光一轉,果然看到不遠處那群巫妖正在天上對著地面上的佛門雜兵釋放著大面積攻擊法術,下面的佛門雜兵簡直就像是割麥子一樣成片成片的往下倒.我點著頭道:"早知道這些家伙是變態,只是沒想到居然變態到這種地步."其實我覺得這些巫妖的法術最大的特點不是威力大,而是效果好.和一般的大型法術相比,他們的法術似乎更適合在自己的城市里進行防禦作戰,因為巫妖們的法術全都是靈魂類的,雖然覆蓋面積很大,卻完全不會傷到周圍的建築物,而且靈魂法術還自帶敵我識別,完全不用擔心誤傷自己人.像現在這樣在城市里混戰,他們反到是如魚得水,根本不用管哪里有建築哪里有自己人,閉著眼睛四處亂扔就行了,所以看起來才這麼牛.

看到我看著那群巫妖在那里贊歎,一旁的紅月突然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臉給轉到了另一邊."我說的是她."

"我靠,這怎麼回事啊?"

順著紅月給我指的方向我一眼就發現了那名女憎惡,不是因為她有多麼的引人注目,而是因為那個方向放眼望去一大片全都是她.迪坦斯說她的攻擊力其實很一般,但是那兩個特長卻異常的變態,現在我算是見識到了.只見沖在最前面的女憎惡不斷的被敵人砍倒,斷肢碎肉飛的到處都是,但那些敵人只要沾上一點她身上的殘骸碎片,很快那個家伙就會逐漸被她的細胞侵蝕變成第二個她,結果這樣往複循環下去就是現在看的情況.從這里一眼望過去前方至少有好幾千名長的一模一樣的女憎惡正在像野火一樣向四周蔓延,不管有多少個她被砍死,之後都會變成更多的個體,甚至于連天上那些佛門高手都完全無法壓制這種瘋狂的生長.不少看到這邊情況不對企圖過來清理這一片區域的佛門高手全都著了道,因為他們都以為會去和雜兵戰斗的肯定都不是高手,只是沒想到他們自己雖然輕松的干掉了不少這種奇怪的敵人,可自己卻很快被對方感染迅速變成了對方,而且不管是使用神力還是別的什麼都無法驅除這種侵蝕,即使有些佛門高手在發現自己被沾到之後立刻砍掉了自己被沾到的部位都完全沒用,反到使自己砍下來的部位和自己的本體變成了兩個女憎惡.

"我的神啊!這女瘋子是個人形病毒嗎?"

"我看也差不多了!"素美道:"一開始這些人剛加入戰斗的時候那個女人是最先被干掉的,我們當時還以為她很差勁呢!誰知道之後砍了他的那個敵人和另外兩個靠的比較近的人竟然在幾秒之後身上突然長出了那個女人的一個腦袋,跟著順著那個腦袋向下蔓延,很快對方整個身體都被同化變成了她,之後被砍成兩斷的那個女人的尸體自己長成了兩個個體,而那三個敵人也變成了三個她,然後這五個女人就一起向敵人沖了過去,但是很快又被殺了,只是由于數量變多,傳染也變的更快了,後來她就這樣一路繁殖下去,最後變成了這麼一大片."說到這里素美回頭問道:"她這種能力有上限嗎?要是這麼一直繁殖下去,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我看她一個人就能把整個佛門都擋下來了!"

"你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她是我從迪坦斯那租來的雇傭兵,我只知道她有不死身和搶奪生命的能力.不光是肉身,連沒有實體的生物她都能寄生並進行搶奪,就是不知道對機械生命體和魔導生命是否也一樣."

"對靈魂也有效?"

"迪坦斯是這麼說的."

"看來我們還是小看歐洲黑暗神殿了,他們還真有些壓箱底的貨色呢!對了,她是什麼生物啊?是大惡魔還是人類?看著好象都不太像啊!"

"誒,這個……!"

"有什麼問題嗎?"素美和其他人一起疑惑的看著我問道.

"你們可別吃驚,事實上我剛知道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別看她長的非常漂亮,但她其實是個憎惡武士."

"啊?憎惡?就是那種用一大堆尸體縫起來的有著食尸鬼之稱的亡靈怪物?"

"沒錯,就是那種東西.我知道你們不太相信,不過她就是個憎惡.還有,雖然發生了一些奇怪的變化,但你們不覺得她的搶奪生命再生能力和憎惡吞噬尸體增強自身的能力很類似嗎?只不過普通憎惡是把敵人的尸體吃下去加以消化,她卻是在體外直接蠶食敵人,而且不管對方是死是活她都能直接吸收,連靈魂都不放過."

"這麼說來她根本就是個超強版的憎惡嗎!"紅月感歎道.

大鍋飯在一旁傷心的道:"虧我還以為她是個大美女呢!之前我還吻了她的手呢!這真是嘔……!"

"切,你惡心個屁."我一腳將假惺惺的大鍋飯給踹到了一邊."她同化敵人和我們吃東西其實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她用的是體外消化方式而已.難道一個靠吃豬肉長大的人和豬是一樣的嗎?她只是將敵人的身體當成能量和物質來源,她自己的組織結構還不都是她自己的?"

"可還是會覺得惡心啊!畢竟是一堆尸體變成的嗎!"

"你平時吃的菜還是大糞澆灌出來的呢!也沒見你惡心過嗎?"不理假惺惺的大鍋飯,我繼續看向了城外那一大片的女憎惡問道:"她從一個人變成現在這麼多用了多長時間?"

"大概四十多分鍾吧."紅月回答完反問我:"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我只是在想她的實際利用價值.按照這個數據來看她比迪坦斯介紹的要強出很多,有她一個人就足夠幫我們擋住佛門的全部攻擊部隊了."

"是啊!等她的分身變的足夠多她一個人就能頂的上佛門的大部隊了,到時候佛門肯定不是她的對手."大鍋飯在一旁叫嚷著.

紅月拍了他一巴掌把他趕到了一邊,然後說道:"你是不是覺得她強的太離譜了?"

我點點頭承認道:"根據平衡原則,除非是那些超級大BOSS,不應該會有這麼強的人才對.所以……"

素美接口道:"所以她肯定有缺陷,而且這個缺陷大到足夠掩蓋她如此強悍的戰斗力,以至于她僅僅是個屈居于迪坦斯之下的高級神族而沒有成為神族領袖."

"那麼她的缺陷是什麼呢?"鷹問道.

我搖了搖頭."迪坦斯應該知道,只是他大概不會告訴我.老實說我開始對她感興趣了."

"你不是想把她拉進我們行會吧?"紅月有些驚訝的問道.

我笑了起來."那又如何?反正八字還沒一撇呢,成功固然是好,失敗又不損失什麼不是嗎?"說到這里我轉身拍了拍手道:"好了,難得有個這麼強的打手把大部分敵人都吸引了過去,大家抓緊時間調整本行會的防禦陣線,傷兵什麼的趕緊治療,大型武器也趕緊冷卻充能,總之趁著有人幫我們頂在前面給我把所有防禦設施都恢複到最強狀態,佛門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打跨的,我請的雇傭兵也不是萬能的,等他們擋不住了我們還得靠自己."

"說的是,大家都別站著了,快動起來."紅月回身拍著手把人都給趕了出去,我也跟著大家一起離開了這個觀景台,之後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

離開浮空島之後我先是去前線巡視了一番.因為那個女憎惡一個人就把接近三分之一的防線都給接管了,我們這邊的壓力明顯下降了很多,甚至有些玩家都開始趁機找個牆角什麼的地方靠著睡起了覺,反正武器就在身邊想參戰隨時都可以參戰,敵人也不會突然就跑到他們面前,他們現在抓緊時間休息反到可以在晚上發揮出最大戰斗力.

在我巡視的過程中那個女憎惡的個體數量還在不斷的增加,之前我離開浮空島的時候她還只是一個人承擔了防禦圈的三分之一任務,現在幾乎半個城市都是她一個人在那擋著,而且和另外半邊比起來她這邊反到顯得更加輕松一些.佛門那邊到也不是沒有注意到這麼個另類的敵人,只是高手上去好幾撥卻一個接著一個的被干掉,根本毫無還手之力.那些佛門高手畢竟不像雜兵那麼多,就算佛門再瘋狂也不能這麼早就用高手當雜兵填,再說面對這個變態就算把高手都給填進去了也未必就能起作用.

在視察完城防之後我就一直跟在那個女憎惡的身後觀察著她,一方面是想多了解些她的信息,另一方面也是萬一她遇到麻煩我在附近也能及時把她救下來,畢竟她這樣的生力軍要是被干掉了那可就太可惜了.盡管她現在表現的異常強悍,但我們之前已經分析過了,她身上絕對有著某種重大缺陷,而且那一定是非常致命的缺陷,否則不可能迪坦斯那麼不在乎她的.至少如果她真像表現出來的這麼強完全沒弱點的話,別說歐洲黑暗神殿,即使是天庭這樣的超級勢力也會把她當成寶貝給供起來的,哪會像迪坦斯那樣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呢?所以我的看護是非常重要的,萬一佛門發現了這個缺陷我正好可以順便了解一下,同時還能把她給救下來,畢竟雇傭兵在執行任務過程中掛掉我可是要出撫恤金的!

我跟著女憎惡看了半天之後佛門並沒有找到她的弱點,反到被她給連續干掉了不少高手.那些高手每次沖下來都是虎入羊群一般放倒一大片的女憎惡,但是很快他就會變成女憎惡大軍中的一份子,這種比亡靈轉換還恐怖的再生能力實在是讓人無比頭疼.不過佛門沒有發現她的缺點,我到是從中看出了點名堂.首先就是女憎惡似乎並非想象中的那種複制體與本體不分的樣子,有一個她似乎是主體,因為從頭到尾她始終就沒有參加過前面的戰斗,雖然她也混在隊伍里一直在往前跑,但從後面看過去卻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始終是在那做樣子,根本就沒參戰.由于她本身就一直在移動,加上這里的女憎惡都長的一模一樣,所以別人根本就無法找到她,要不是我的電子腦可以對她做三維標記估計也早就跟丟目標了.另外,除了這個本體不參戰之外我還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隨著複制體的增多她這個主體不但沒有變強,反到有越來越弱的趨勢,只是這個比例很小,而且每次一旦快支撐不住了她就會融合掉一部分分身,雖然她的分身總數一直在增加,但融合掉一部分分身後她似乎就能吸收其中的力量使自己強壯起來一小會,但不久就又會變的虛弱下去.看到她的這個情況我更加確定她的這個類似病毒的寄生繁殖的能力肯定有重大缺陷,而且這個缺陷就在她最強的能力生命搶奪之上,只是我們暫時沒搞清楚那到底是個什麼類型的缺陷罷了.

輕松的戰斗過程發展的到是很快,不知不覺天就黑了下來.大約是晚上八點多的時候佛門的雜兵部隊突然開始向後撤退,搞的我們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我趕緊聯絡了我們的間諜.

"佛門的雜兵為什麼退下去了?"通訊剛一接通我就急忙問道.

"是佛門在撤換進攻部隊."那個間諜報告道:"老大你請回來的那個會寄生的女人太強了,佛門顯然是意識到了雜兵只會增加她的力量,所以開始撤換部隊了."

"這次換上來的是什麼部隊?"

"不知道,一種從來沒見過的兵種,看起來全都像是廟里供的佛像.身高三米多,全身肌肉板結,每個都頂著一個如來佛那樣的大包頭,而且全身金光閃閃的看起來很厲害."

"他們有武器嗎?"

"沒有.這些人用的都是身體,我剛剛查了下屬性,他們的防禦力很變態,攻擊力卻不是很強.他們沒有盔甲沒有武器,全靠身體戰斗,估計戰斗技巧應該很不錯,不然不可能赤膊上陣的.哦對了,這些家伙好象會聯合技能,需要當心."

"聯合技能?"

"類似法師群釋放的戰略魔法,需要多人聯手釋放,但是比法師准備時間短很多,威力方面不太清楚,屬性上寫的很模糊.不過需要這麼多人一起釋放的法術估計威力不會差到哪去的."

"好的,我明白了."

切斷通訊後我就將隨後收到的詳細數據通過軍神發到了全行會的人手里,有了資料至少大家能了解一些佛門的部隊的特點,不至于亂打一氣.佛門那邊的動作也相當快,整個部隊切換過程前後也就半個多小時也就完成了,快九點的時候佛門大新部隊終于開始發動了全面突擊,我們這邊的玩家也終于全部休息完畢進入了戰場.

看著前方仿佛一條金色大潮一般湧來的佛門部隊我讓軍神接通了行會廣播."各位會員們,我是會長紫日.現在我在這里向你們發布最後的戰斗號召,現在離最後的時限只有三個小時了.佛門已經完成了部隊切換,可以說之前的隊伍都是用來消耗我們的體力和彈藥的,現在才是動真格的.我不要求你們能擊退佛門的那幫瘋子,我只要你們給我守住三個小時.三個小時之後不管成敗,你們都是勝利者,如果三個小時之內我們丟掉了最後的城市核心,那麼我們這麼多天來的一切努力和投入都將化為烏有.現在告訴我你們的決定."

"打倒佛門,決不後退.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巨大的吼叫聲異常的整齊,不需要水晶通訊機的傳輸直接回蕩在整個城市上空,任何人都能聽見那震撼心靈的吼叫.雖然這只是一個游戲,但它傾注了太多人的心血,盡管這里沒有現實中的生死之憂,但作為玩家,這幾天幾乎是連軸轉的在抵抗佛門一刻不停的進攻,現在這個時間大家的心力都已經憔悴無比了,但是就像那句話說的——堅持就是勝利,這最後的三個小時就看我們和佛門誰先頂不住了.頂過去了就是勝利,頂不過去就完蛋,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給會員們打完氣之後我第一個向已經沖近的佛門部隊發動了遠程魔法打擊,雖然我的法術攻擊和近戰攻擊比能比,但好歹能鼓舞士氣,這種時候也沒誰會去統計那個法術到底造成了多少傷害不是?

隨著我的法術發射之後後面的各種長短武器以及法師團的大威力法術開始接二連三的發出,不過最恐怖的卻是一團看起來不怎麼顯眼的灰色云彩.那團云比較古怪,看起來只有一個冬瓜那麼大,就算停在人腦袋上也就搞好能罩住一個人而已.然而就是這團不起眼的云團卻跟台轟炸機一樣不斷的往下掉球形閃電,一排排的球形閃電簡直就像是轟炸機丟下來的炸彈一般到處亂飛,那朵云彩飛過的路線上幾乎沒有人能站的住,所有被球形閃電擦到的人全都瞬間化為了飛灰.

"我靠,那是誰的法術?怎麼這麼厲害?"

"我的."克利斯締娜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得意揚揚的說道:"這是我升級之後新學會的法術,名叫閃電雷云,我自己稍微做了點改進,提高了它的發射速度,而且還有一項很特別的好處哦."

"特別的好處?"

"你看."只見克利斯締娜突然舉起法杖對著天上一指,口中念叨著什麼,然後天空之中突然一閃,一團一模一樣的云團再次出現在了天空之上,然後那個云團就跟不遠處還沒有消失的另外一個云團一樣開始一邊向前飄一邊跟下蛋一樣拼命往下扔球形閃電.不過這還不是最驚人的,更驚人的是克利斯締娜似乎並沒有要停的意思,她還在不斷的往天上施法,而那種云團則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最後克利斯締娜一口氣放出了三十多團那樣的云團才停下來灌了兩瓶法力藥劑,還沒喘口氣她竟然又開始放了起來.看了半天我現在算是明白克利斯締娜說的那個特別的好處是什麼了,這東西根本就是發射後不管的,每個云團都是全自動的,只要法術釋放成功它就會不斷的攻擊附近的敵人,不但自帶敵我識別,而且似乎還能自動聚能,因為它們連續不斷的丟出大量球形閃電後並沒有任何要消散的意思,只是會偶爾停頓一會,但是只要十幾秒之後它就又會開始瘋狂的往下丟球形閃電.

"靠,這下你不光是歐洲第一炮台了,我看你以後可以叫歐洲第一轟炸機群了.那些東西一個就頂一名法師了,你一口氣能扔出三十多個,一個法師團也就你這樣了!"

"嘿嘿,其實那個技能是需要特殊裝備的."克利斯締娜將胸口掛著一把握柄上刻著雷電標志的銀白色鑰匙拿起來炫了炫."看到了?這是我用行會貢獻度兌換的閃電神之鑰,沒想到竟然可以和我的法術組合之後產生這種變異法術.不過說起來還是會長你最牛了,這麼厲害的東西都能打的到."

"啊?這東西是我打出來的嗎?"

"你不記得了嗎?"

"我平時打出裝備都是鳳龍幫我撿的,只有合適我用的她才會通知我,其他的裝備不管好壞我都會每個星期清理一次,全部扔到行會裝備庫統一處理."

克利斯締娜笑著說道:"既然這樣下次我還是先到你這里來掃貨比較賺,畢竟會長遇到的都是些超級牛的大BOSS,雖然你不經常練級,但你干掉的敵人全都很厲害,爆出來的裝備也應該都很強大.其中肯定有適合我的好東西."

"知道了,以後有你要的東西我會提前通知你的,不過現在你還是控制下你的閃電吧!你看都飛哪去了?"

"哎呀,光想著要裝備了,我先去對付敵人了."克利斯締娜一邊繼續往天上釋放那種閃電云團一邊蹦蹦跳跳的跑掉了,也不知道這丫頭是實力太強沒有危機感還是神經太大條,不過被他這麼一鬧我附近這些人的緊張感到是緩解了不少.

我拍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來."好了,都別看美女了,現在都給我集中注意力,敵人要靠上來了."

隨著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對面的敵人身上,前方的佛門大部隊也終于沖到了我們面前.說實話,現在沖上來的這幫佛門新兵比之前的雜兵還要古怪.之前的雜兵是真正的很像雜兵,因為毫無組織紀律可言,就好象是一群山賊,而現在的這些敵人卻更加的古怪.雖然從之前從間諜傳回的消息里我們已經大概知道了一下這些家伙的特點,可實際看到的時候卻完全是另外一番感覺.

"這些難道是克隆人?"我身邊的玩家忍不住問道.不是他傻,而是前面的佛門軍隊就是這樣的.那些渾身肌肉的彪形大漢一個個全都金光閃閃的,而且所有人的面容全都一模一樣.如果只有四五個這樣的人我們還能認為是五胞胎什麼的,可是突然看到好幾十萬長的一模一樣的人,除了複制人之外我們還真想不到別的可能性.

看大家這麼驚訝我連忙大聲喊道:"都給我鎮定,不管他們是什麼,我們只要監守陣地就行了.全體結陣,准備防禦."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八章 最強雇傭軍駕到    下篇:第十七卷 第八十九章 最後關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