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片菜地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片菜地

我和紅豆MM帶著驚訝向水面游去.由于本身水就不深,很快我們就冒出了水面,只是眼前的景象卻更加讓我們震驚.當然,我們並不是發現了深藏地下的侏羅紀公園,《零》中的怪物可比恐龍有看頭多了,真發現一群史前生物我們也不會有那麼驚訝.真正讓我們驚訝的原因是我們看見了……一大片菜地.

沒錯,我們就是看見了一大片菜地,而且不是一般的菜地.就在我們所在的這個湖的旁邊就是一大片整整齊齊的菜地,一個方塊一個方塊的菜地密密麻麻一直從湖邊排到了遠處的一片岩壁下方,看這樣子要不是面積不夠了,估計這片菜地還會更誇張.當然了,一般的菜地並不會讓我們這麼驚訝,畢竟地球上的地穴人也是會種蘑菇的,這紅色星球上有會種菜的土著也不奇怪.真正讓我們驚訝的是這些菜,他們並不是白菜,土豆這樣的東西,而是一片片的人.

整片菜地之上密密麻麻的排列著幾千人,而這些人的身體全都被埋在了地下,地表上面只能看到一個腦袋.一種以前從沒見過的植物從他們的嘴里伸出,然後向上生長出了一片茂盛的枝杈,在這些枝杈上全都長滿了黑玉一般的葉子,而那些葉片之間則開著一朵朵血紅色的豔麗花朵.如果不看地面上的那些人頭的話,光看這些水淋淋的花瓣,那絕對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花朵,然而這樣的花朵長在人頭之上,給人的感覺就不是美麗,而是恐怖了.

其實要光是人頭上長花我們也不會這麼驚訝,畢竟現實中也有一種中藥是從死人的嘴里長出來的,游戲里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去了,人頭上長花也不算什麼.關鍵問題是這些人頭,他們並不是死人,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看到我和紅豆MM爬上岸後他們竟然還拼命的把腦袋扭過來用鼻子哼出聲音想向我們求救,這說明他們不但活著,而且還非常清醒.

紅豆MM從剛才爬上岸開始就一直躲在我的身後不敢出來,地面上的恐怖情景早把她嚇的不知道該干什麼了,此時她幾乎就跟長在了我身上一般亦步亦趨的跟著我移動.對于紅豆的反應我也沒說什麼,女孩子大多數都是比較銘感的,例如一些恐怖,惡心的東西她們的反應一般都會比男生要大很多,紅豆MM沒有嚇的轉身就跑已經算不錯了.

我在那些人頭的呻吟聲中走到了其中一個腦袋的前面,之所以選他沒啥特別原因,就是覺得看著順眼.不過我並沒有馬上動手,而是先蹲下來問道:"你是玩家?"

"嗯嗯嗯……!"那家伙拼命的點著頭,眼睛里連眼淚都快急出來了.

"好了好了,你別激動,我就是想先確認一下情況.放心,有可能的話我會把你們都救出來的."後面那句我是說給在場的所有人聽的.這些人中明顯大部分都是NPC,不過其中還是有不少玩家的存在,不過這些玩家也不是個個都在線,畢竟被困在這里肯定很不爽,除非是剛被埋下去,不然大部分都會選擇強制下線,畢竟玩家都是來玩游戲而不是來受罪的.

說完這句話先安撫下了眾人,然後我便對面前這個家伙說道:"現在我要先確認下狀況,你只管點頭或者搖頭就行了.明白就點頭."

那家伙一聽立刻拼命的點頭,不過由于嘴里那棵花的存在,他的點頭范圍很小.

看他點頭之後我又繼續道:"既然你明白就好辦.首先,這個花是不是可以直接拔出來?可以就點頭,不行就搖頭."

"嗯嗯嗯嗯……"那家伙一聽我要直接拔立刻就拼命的搖起了腦袋.

"不能拔?那我可以先把你從地里挖出來嗎?"

這次那家伙到是點頭了.

"好,那你別動,我先把你弄出來再說."

我說著就召喚出了玫瑰藤,那個家伙看到玫瑰藤先是嚇了一跳,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是我的魔寵,便安靜了下來.對他這個反應我也注意到了,心里立刻有了個猜想,估計把他們當花肥的東西也是個植物系的怪物,而且和玫瑰藤非常相象,不然他不會看到玫瑰藤這麼大反應.

有玫瑰藤的幫忙我們沒用幾秒就把那家伙從地面下給弄了出來,他一出來就拼命的朝我比畫,可是比畫來比畫去卻還是搞的我一頭霧水.

"行了行了."我趕緊拉住在那手舞足蹈的家伙道:"你別比畫了,有話你直接寫給我看不就行了嗎?"一聽這話那家伙立刻恍然大悟的撲到沙地上開始用手寫起,不過他嘴里長著棵植物,視線受限制,寫起來相當辛苦.他在那寫,我就跟在後面一個字一個字的讀."當心.這有植物怪.會抖觸手拋種子.種子會跑,速度很快,會往口,鼻里鑽,進去後會被麻痹."

"你們就是這麼被抓住的?"讀到這里我問道.

"嗯嗯!"那家伙拼命點頭,點完頭他又在地上寫道:"你要當心,只要別被種子爬進口鼻,那植物不難對付.你是我們的希望,可千萬別被它們抓住,不然我們都要在這里當一輩子人頭菜了!"

"放心,既然我知道要注意什麼了就絕對不會有問題.不過你嘴里這東西要怎麼弄出來呢?"

那家伙聽了連忙繼續寫道:"這種植物怕冷,你會不會施展能降溫的法術?"

"降溫?"我打了個響指,霜雪立刻出現在了我的身邊."這是我的魔寵霜雪,冰凍系專長,你要降溫到多少度?"

"十度以下,但是別低于零度."那家伙再次寫道.

"小問題."

霜雪本身就是雪妖,制造個低溫還不是小意思.只見她先是讓那家伙蹲在了地上,然後伸出一只手虛浮在他的腦袋上方,跟著就見霜雪的手掌之中開始不斷的往下飄落白色的光點,而地上那家伙則是被凍的蜷成了一團,而且還在那直打哆嗦.不過雖然那家伙也凍的夠戧,但效果真的是非常好,只見他嘴里那珠植物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失去光澤,原本黑水晶一般的葉片迅速枯萎變成了燒焦的塑料一樣的狀態,而那些美麗的花朵則是全部從植物上脫落了下來,而且是剛一落地就融化成了紅色的液體滲入了沙地中.當那株植物徹底枯萎之後那家伙立刻一把抓住已經倒下來的植株往外一拉,伴隨著他的一陣劇烈嘔吐,那株植物終于被他從肚子里給拽了出來,而且在那植物的根的末端竟然還長著個好象土豆一樣的大塊物體,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給拽出來的.

"呼,總算得救了!"那家伙將植物拽出來之後興奮的在其上踩了幾腳以發泄心中的氣憤,不過這家伙到是知道現在還不算完全安全.他只蹦了一會就停了下來,然後拉住我說道:"那個,麻煩你的魔寵先把大家都弄出來吧!我去那邊給你們望風."他說著就跑到了這個石洞的出口位置伸出腦袋開始四下張望了起來.

其實我在剛出水面的時候就已經派出了大量的幽靈蟲出去搜索可疑目標去了,而且飛鏢也被我派出去探路去了,只不過幽靈蟲和飛鏢一個比較隱蔽另外一個速度太快,所以他沒注意到而已.

知道了解救方法後事情也就簡單多了,我先是召喚出了大量的麒麟武士把現場的人全都給挖了出來,然後集中到一起讓霜雪用一個大面積的降溫法術一次性把那些植物全給搞定了.當然,召喚生物們在忙,我也沒閑著.事實上我現在比他們還忙,因為我正倒掛在洞頂上試圖靠近頭頂那個大火球.

一開始我們還沒浮出水面的時候就被那個大火球給震撼了一把,只不過後來看到了一大片更嚇人的人頭花才讓我們暫時轉移了注意力.現在既然人頭花已經得到了解決,自然要研究一下頭頂上這個火球了.不過,這東西和我之前想的有很大出入.本來我以為那東西是掛在洞頂上的,可是等我爬到洞頂上之後才發現它其實距離洞頂還有三四米遠,而且那玩意發出的能量似乎也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強大,我一直接近到了離它只有幾米遠也只不過是覺得稍微有點熱度而已,根本沒有想象中那麼恐怖的熱能.

眼前這個大火球光直徑就有至少十米,按說這麼大個頭,就算它是堆木頭燒起來的篝火也應該熱力四射才對,何況它的亮度還如此驚人,可是現實卻是這東西根本沒啥溫度,顯然它輻射出來的並不只是熱能,或者說熱能只是它的副產品,這個東西應該在輻射著一種我們並不了解的能量.

"喂."

我正在那研究那個大火球,忽然聽到下面有人在喊.抬頭一看正是之前那個自告奮勇去望風的家伙,他此時正站在地面上拼命的跳正喊我.看到他著急的樣子我控制著腳下的抓鉤一收,整個人立刻從洞頂掉了下去,嚇的那家伙一聲驚呼,不過我並沒有直挺挺的摔在地上,而是在半空中輕巧的轉了個身,然後轟的一聲雙腳穩穩的站在了地面上,只不過腳下多了個沙坑而已.

"你叫我下來有什麼事嗎?"

"哦,是這樣的.我們現在既然已經都脫困了,自然是希望能回去了.那個,我們是不是現在就走呢?"

我伸出兩根手指."第一,救你們是順便,要走你們自己走,我沒有送你們回去的義務.第二,我根本不知道星陣的位置,你們拉上我也沒用."

"啊?那我們怎麼辦啊?"

"這個只能靠你們自己了,我救你們可不代表你們能賴上我.好了,還有其他事嗎?沒有的話我要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我說著就打算回去重新研究那個大火球,不過我才剛把翅膀伸開,就被一聲清脆的喊聲給叫住了.

"紫日會長."

"嗯?你……你是我們行會的?"我忽然發現叫組我的MM胸口竟然掛著我們行會的標志,這明顯是我們行會的會員嗎."你怎麼被抓到這里來的啊?沒有向會里的人報告嗎?如果知道你現在的狀況會里應該會派人來救你的啊?"

那個女孩子一聽立刻哭著說道:"不是我不想報告,而是沒辦法啊!我的大號和小號全都陷在這里了,我又沒有會里的人在現實中的聯系方式,就算下線也不知道怎麼通知你們,本來還以為再也出不去了呢!沒想到會長你竟然來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你也真是笨啊!你自己的號陷在這里了你不會找別人幫你去會里通知一聲嗎?現在玩《零》的人那麼多,你不會一個都不認識吧?就算他不是我們行會的,去報個信總沒問題吧?"

"我一時沒想到嗎!"

"好了好了,別哭了.你先跟那個紅豆呆一會,等我研究清楚頭頂這個大火球之後就帶你一起走."

女孩一聽立刻高興的說道:"太好了,終于可以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了."說完她又小聲問道:"對了會長,我在這邊還認識了一個朋友,可不可以把他也帶上啊?"

"那家伙不會還有別的朋友吧?"其實多帶一兩個人出去對我根本沒什麼影響,但問題是就怕他們一個帶一個最後把所有人都拉上,這里光玩家就有一兩百之多,要是再算上NPC,我就算是神也帶不出去那麼多人啊!

"沒有沒有."女孩一聽就明白我不想多帶人,趕緊否認,然後把她的那個朋友拉到了身邊."就是他,只要把我們兩個帶出去就行了."

這是一個長的斯斯文文的年輕人,要是換上一套休閑服再帶上一副眼睛,絕對是那種標准的學院派帥哥,一看就是那種很有氣質的類型.從他身上的法師袍來看這家伙是個法師,而且等級不低,到是和他的學院派形象很符合.

"你好,我是水鶴,真沒想到竟然能在這種地方碰到世界戰力榜第一!"

"水鶴是嗎?"我和他握了握手,然後指了指頭頂上那個大火球說道:"你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嗎?你們被抓到這里這麼長時間,多少總該了解到一些東西吧?"

水鶴點點頭道:"了解談不上,但多少總是發現了一些特別的地方."他說著突然伸出一只手,然後微微一抖,一個紅色的大火球突然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上.這個火球的直徑在半米左右,托在手中感覺非常的大,但是它卻異常的穩定,其中的火焰連抖都不抖."你看,這是我的技能爆裂火球,但以我的實力不應該會這麼大,而且在別的地方我也根本控制不住這個火球,一旦形成就必須盡快扔出去,不然就會失控發生爆炸,可是現在我不但能這樣輕松的托著它跟你聊天,甚至還能這樣."他說著手里的火球竟然開始緩慢縮小,最後竟然完全熄滅了."你也看到了,我不但可是穩定,還能逆向分解這個火球.要知道這個可是火元素,最狂暴也最不穩定的元素,理論上除非我的實力達到這個技能要求的十倍以上,否則是絕對不可能把火球玩的這麼隨心所欲的."

聽完水鶴的話我先是沉思了一會,然後忽然想明白了點什麼,連忙伸出手來展開五指,跟著就見我的大拇指上突然升起了一團火焰,跟著食指上突然結了一層冰霜,而中指上方緊跟著就冒出了一團白色的電球在那跳來跳去,接下來無名指上忽然亮起了一個白色的光球,而小拇指上則同步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光球.

"哇……會長你好厲害,五系法術可以一起用出來嗎?"那個我們行會的MM顯然腦袋不太靈活,竟然還沒發現問題所在,不過他旁邊的水鶴卻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那東西一定要弄走."我突然收掉手上的五系魔法抬頭看著那個大火球說道.那玩意實在是太厲害了,我之前就覺得附近的環境似乎有些異樣,而直到水鶴的提醒我才真正注意到問題所在.原來我之前感覺到的異樣是一種平和的感覺.那個光球真正的能力不是發光發熱,而是魔法穩定.沒錯,那東西能讓任何魔法元素穩定下來,而且完全不影響魔法本身的威力,甚至還有增強作用.要知道魔法穩定和魔法增強簡直就像光明與黑暗一樣,是兩種完全對立的屬性.其中魔法穩定的最強代表就是禁魔,在這個屬性狀態下魔力不是消失,而是完全失去了活性,穩定的就好象塊石頭,不管你怎麼折騰它就是不活動,所以魔法也就失效了.而魔法增強這個屬性的極端表現就是元素潮汐,在擁有元素潮汐的地方,你隨手使用一個火球術搞不好飛出去的就是個太陽光球,不是你魔力增加了,而是在元素潮汐之下所有魔力都活性化了,它們就像是一堆調配好的烈性炸藥,就等你點火了.想象一下,這樣兩種恐怖到極點的特性如果能完美的融合到一起,那會是什麼狀況?

魔法威力翻倍,越級使用強力魔法,魔法施放速度提升,瞬發低級法術,同時釋放多個法術,法術釋放到一半臨時變更另外一個法術,任意終止或收回一個已經完成的法術,法力恢複加速等等等等.只要有了這個光球,以上這一切很難做到,乃至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都將變的易如反掌,這東西簡直就是法師們的超級守護神.只要有這個偽太陽的照樣,一個法師完全可以輕松干掉七八個同級的戰士類玩家.只要我能把這玩意帶回去再分成小塊,法師們絕對會搶破頭的.

"那個,我想問一下."水鶴小心的說道:"你打算怎麼把那玩意帶走?"

"我正在想呢!"按照一般理論,既然這個火球用途如此之大,必然會有人像我一樣想要得到它,那麼按照系統定制任務的慣例,必然不會存在無解的任務,也就是說那東西肯定是能帶走的,只是需要你動點腦子."喂,所有人聽著."我突然轉身對剛剛得救的眾人說道:"我剛剛救了你們,但是我並不指望你們能報答我,不過我也不可能免費帶你們離開這里,所以,如果你們之中誰能想出辦法幫我把那東西帶走,我就可以帶他一起走,而且可以指定攜帶最多三名同伴."

我的話一出口場內不管是NPC還是玩家都開始思考了起來,畢竟在這麼危險的地方,如果沒有我這樣的高手帶著,很容易再次遇到危險,到時候可就不一定能像這次這樣碰上我這樣的人來解救他們了,所以大家都想著怎麼才能爭取到這個跟我一起走的機會.

一個人一種思維,一個人一種機遇,這里有這麼多人,對我來說可能不好辦的事情對別人未必就是難事,不管你再怎麼強悍總有不擅長的東西,不管那些普通人再怎麼弱,總有他們能做而你做不了的事.現在我就算是徹底發動了一回人民的智慧,結果不出兩秒就有人舉手大喊了起來."我有辦法!"

"過來說."我向那個玩家招了招手.

這家伙迅速擠開人群跑到我面前,然後從身上摸出了一片撲克牌那麼大的透明水晶片."這是時空水晶卡,可以封印任何一樣體積不超過十萬立方米的非生命物質,而且可以隨時再放出來.只要用這個把那個大火球封進去,然後帶著這張卡回去再把它放出來就可以達到你的要求了."

"真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這麼好的東西.OK,這東西借我用一次,把那火球帶回去之後就還你,我負責帶你回到地球.你最多還能再帶三個同伴,你要帶人嗎?"

"要,不過不用那麼多,我就一個同伴."那個年輕人說著從人群中拉出了一個漂亮MM,不過我一看就知道他們也是才認識不久,不得不說長的漂亮就是占便宜,這種名額都有人白送.

"OK,那麼你快點把火球封進去,我帶你們走."

"啊,你們不能這樣啊!"一聽我們要走其他人也著急了.沒有我帶著他們,他們的生存概率無限接近于零,所以沒人會放棄這樣的機會.

周圍的人剛開始還只是喊喊,發現我們不為所動後情緒越來越不受控制.NPC還好,因為我的威懾屬性他們都不敢太放肆,可是玩家根本不受那東西影響,幾乎全都圍到了我身邊,我不帶他們走他們就不讓我出去.

"都給我閃開."我突然開啟了傷害模式,一記震蕩將周圍的人全部沖開了一米多,很多外圍的人都摔了個四腳朝天."不要以為你們人多我就怕了你們,把你們救出來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們不要得寸進尺."

"可是你帶了四個人出去,就應該把我們也帶出去."有個躲在人群後面的家伙叫道.

"沒錯,我是要帶他們四個離開,但這位將要幫我把那個火球帶走,我們是互相幫助,至于他帶的女伴,那也是交易的一部分,我們是合作關系,根本和你們不沾邊.至于剩下的兩位,這位是我們行會的成員,我身為回長自然要帶自己人出去,旁邊這位是她的同伴,看在她的面子上我也得帶上.你們和我都是素不相識,我根本就沒有義務一定要幫助你們,出手將你們救出來就已經是義舉了,你們不要指望賴著我,這招對我沒用.一會你們誰再鬧,可別怪我開殺界了."

"等一下!"一個NPC突然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我立刻擺出了要攻擊的姿勢,他嚇的連忙揮手."別,我不是要賴著您,我是想您既然可以和他做交易,我也可以和您做交易."看到我沒有阻止,那個NPC老頭又繼續說道:"我這里有一張地圖,標記著一處非常重要的寶藏.我當初就是為了找這個寶藏才來到這里被抓了起來,只要你能帶我出去,我願意用藏寶圖作為報酬.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們可以簽魔法契約."

"行,算你一個."反正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只要不超出能力上限,帶一個人和十個人其實並沒多大區別,到是那張藏寶圖,說不定還真能搞到什麼好東西呢.畢竟紅色星球可算是高級危險區,在這種地方接到的任務本身難度都比較大,獎勵也絕對垃圾不了.

剩余的人看到這個老頭也獲得了跟隨權,也都紛紛開始計算自己有什麼能拿來買命的東西,不過還沒等他們想出個結果我卻是微微一頓."所有人注意,馬上散開找地方藏好,那些植物怪過來了."

就在我喊完不久,一直在外面望風的那個家伙也跑了回來."快快,那些怪物回來了,大家快藏起來."聽到這家伙的話大家都是一愣.守門的才發現怪物,我又是怎麼知道的呢?而且比望風的人發現的還早.不過,雖然大家很疑惑,卻也沒時間思考這個問題了,眾人都迅速的找到了能藏身的地方躲了起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深淵中的光明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五十章 彙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