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意外的成功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意外的成功

"人呢?"

當我們繞過翻倒的拖車後才發現車後竟然已經空無一人了,剛剛我們明明沒有看到那兩個家伙跑掉,可是現在看起來現場卻好象從沒有人出現過一樣.

看到下面沒人我便主動從車上跳了下來,然後轉頭環視了圈周圍的環境,接著我一邊和凌他們說著話一邊將槍背到了背上.背好槍之後我的手又重新垂了下來,然後裝做無意識的將手搭在了掛在腰間的劍柄上,而就在我的左手碰到劍鞘的瞬間突然向前一送,右手跟著啟動抓住劍柄猛的向外一抽,同時借助拔劍瞬間的力量猛的轉身就是一個豎劈.

吱的一聲拖車的車頂被我一劍削開了一條一尺多長的開口,斷面處通紅一片,就好象是被燒過一樣,而在我切出這一劍的同時兩個身影也分別從虛空中摔了出來.剛才我那劍劈的位置正好就是兩人的中心點,本來這劍下去是應該切掉他們兩個的手臂的,但是因為那個戰士發現不對推了法師一把使他倆向兩邊分開剛好閃過了我這閃電般的一劍.

"哼,你們以為隱形了我就看不到你們了嗎?想從我的眼皮子底下溜掉,先學學光譜學再說."

那個法師顯然會使用類似于隱身術的某種魔法,但是知識體系的匱乏使得他們的魔法在我們面前顯得異常的蒼白.這種隱身魔法要說也確實神奇,竟然可以讓光線完全穿透他們的身體和身上的衣物,而且在此期間光線不會有任何的改變,這就使得依靠可見光觀察事物的人眼完全無法看到他們的身影了.不過不知道是這個法術有限制還是因為它們的知識面不夠全面,反正這個隱身術真正干擾的也就只有可見光而已.要知道平時地球表面所穿行的那些能量射線可不止是可見光這一個波段.真正的能量射線除了可見光還有我們所熟悉的電磁波,紫外線,紅外線和各種其他射線.簡單點講就是隱身術實際上只對可見光隱身,而我們的眼睛卻可以看見可見光以外的很多波長的光線,另外,我們的大腦也是可以感應電磁波的,所以對我們來說他們的隱身術根本就是擺設.

被我一劍逼開之後那個戰士立刻抽出了自己的長劍向我沖了過來,我站在原地沒動,一直等到他到我跟前的時候才突然一揮劍迎著他的那把劍就砍了過去.乒的一聲脆響,那家伙的劍瞬間少了半截.雖然我不知道他們那個世界的冶煉技術水平如何,但我知道不管是再硬的東西也肯定是頂不住我的劍的.分子震動刃的鋸割效應決定了它實際上可以輕松切開很多比它本身還要硬的東西,何況我的劍刃上實際還有激光導引線存在,也就是說凡是被切到的東西都會先被激光加熱,而一旦溫度升高,大部分物質都是會變軟的.在這種雙重切割作用下不管他的劍再怎麼牛也鐵定架不住.

似乎是不太相信,那名武士發現劍被削斷了還愣了好半天,不過我也能大概猜到原因.這家伙本身是個軍團長,又是名實力很強的大劍師,手里的東西絕不可能是一般貨色.所以我猜那就算不是把神兵什麼的,起碼也應該是把很稀罕的寶劍,只有那種被認為是無堅不摧的寶劍被我一劍削斷才會產生這麼大的震撼效果.

"好了,你們兩個是要繳械投降跟我們坐車回去,還是想讓我把你們都打成豬頭再掛在車後面拖回去?"

兩個人沒有回答,而是以行動表明了他們的意思.那個法師突然將法杖向我一指,一道藍色的閃電突然從天而降,然而閃電飛到半路卻突然拐了個彎朝剛爬起來的戰士飛了過去,啪的一聲響戰士便被擊飛了出去.

看到自己放的閃電竟然把同伴給轟飛了,法師也愣了一下,而我卻笑的非常得意."別怪我沒提醒你哦,閃電對我們沒用的."沒錯,雖然我們不會魔法,但我們可以控制電磁效應,也就是說不管是電還是磁我們都能控制.閃電顯然就是標准的電能,能打的中我們才有鬼呢.

在我引開法師的閃電之後凌和小純已經同時各壓縮出了一枚等離子閃電球向他扔了過去,法師慌忙激活了魔法護盾,等離子光球撞上魔法護盾後便拐了個彎,一枚打中了卡車的車頭,把車頭給轟出了一個大洞,另外一枚則飛到了一棵倒地的大樹上將整棵樹都給點燃了.

"你們兩個就不能安靜點嗎?"我突然俯身沖向了那個法師,法師看到我沖近抬手就是一道風刃甩了出來,但是前進中的我身影突然模糊了一下,而風刃竟然從我的身上穿了過去.事實上我只是向側面讓了一步等風刃穿過後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只不過因為速度太快所以看起來就好象我的人影閃了一下.

風刃無效,法師已經來不及再准備魔法了.戰士看到情況不對連忙沖過來想保護法師,但玲玲卻先一步擋在了他的面前.看到玲玲手里和我那柄一模一樣的劍他立刻就停了下來,而且現在他的眼中震驚的情緒更加強烈了.本來他覺得能削斷他的那柄劍的應該在我們這邊也算是神兵利器了,可是放眼望過去我們這里六個人竟然人手一把,而且看這造型一模一樣顯然是制式裝備.想到我們這里的武器可能都是這個鋒利程度他就覺得非常的絕望,因為一個國家的實力並不是光看高端武力的.核武器固然厲害,但一種性能遠超同類武器而且可以大量裝備的步槍其實用價值往往要更大一些,畢竟核武器都躺在發射架上,反到是AK系列那些老掉牙的步槍每年也不知道要打死多少人.

戰士被擋下來之後法師眼看著我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也被逼到了絕路上,而正在沖鋒的我突然發現老法師的眼神突然變了,我幾乎是本能的往側面蹦了出去,而就在我閃開的同時幾百道紅色的半月形火刃仿佛霰彈一般從我之間所站的地方沖了過去,如果我還站在原地,死大概是死不了,去掉半條命是肯定的.然而沒有轟到我並不代表那火焰刀刃就此消失了,失去目標後火焰刀刃便開始四下亂飛,而我後面就是一片住宅樓,四下亂飛的火焰刀刃將靠近馬路的兩座樓打的千瘡百孔,不少房間的整面牆都被轟塌了,從破碎的斷口可以看到一些受傷的人在那里哀號著.

我的目光重新轉回來的時候身上的氣勢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火氣正在我的心中燃燒.老法師突然開始後悔剛剛的行為了,但是此時什麼都晚了.啪.我的身上和地面之間突然閃出了一道電弧,跟著藍色的電弧開始在我的身體和地面之間不斷閃爍了起來,感覺我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大團移動的閃電球.

"我不不……!"

"你不需要解釋,你只有躺在我的腳下才是最好的解釋."我在說完的瞬間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老法師便橫著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斷了一棵大樹便再沒了聲息.

放倒了老法師之後我又轉身重新面對那個戰士,對方到是很干脆,直接轉身就跑,但是玲玲和晶晶卻一左一右的擋住了他的去路.略微權衡了一下那家伙突然大吼了一聲,跟著身上也開始像我一樣發光,只是他身上的光是淡金色的.隨著光芒越來越亮,那個家伙真個人的氣勢感覺都不一樣了.

"讓你們見識一下大劍師真正的實力."那家伙放完狠話我還以為他會朝我們沖過來呢,誰知道他卻突然轉身向著背後翻倒的卡車撞了過去.不過接下來的事情真的是非常具有戲劇性.大概這家伙原先的打算是撞穿卡車並穿過去逃跑來著,但是他顯然太低估卡車底盤的硬度了.之前翻車的時候他可能撕裂過車門或者是車頂之類的位置,那些地方其實都是用的不容易上鏽的鋁板和玻璃纖維制作的,除了價格因素和抗腐蝕的優點之外這樣的材料本身也比較容易保溫,對于這種跑長途的卡車來說夏天需要開空調,冬天而必須保難,所以駕駛室的隔熱特性是非常重要的.只不過和駕駛室不同,拖車的底盤因為需要承擔巨大的負重和轉彎時恐怖的扭轉力,所以底盤上的大梁用的都是最好的錳鋼,那硬度跟駕駛室的大門可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結果這個白癡因為之前撕過車門就以為車底盤也是一樣的東西做的,結果當他全力撞向底盤時就出現了現在這一幕.

當.一聲金屬撞擊聲之後拖車的上層貨艙被他撞穿,但是他卻被卡在了底盤中,然後因為撞擊力太大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害的我們追了一個下午的這名戰士最後竟然自己把自己給撞暈了.

"靠,整個一白癡嗎!"看著拖車底盤上那個人形的凹陷我們都忍不住感歎道.

因為那個戰士自己把自己撞暈了,所以我們的工作也變的簡單了很多.進去把他給拉出來之後和那個法師一起堆到摩托上,通知了女媧找人來善後之後我們便騎著摩托趕往了之前拿摩托車的那個分部,在這里換乘垂直起降的運輸機返回南京本部,此時除了還在森林外面站崗的少量龍族成員之外,我們大部分人都已經回到了基地里.

我們剛下飛機基地里便沖出一幫白大褂,推著一張金屬固定床和一張擔架跑了過來.固定床當然是給那個戰士准備的,整張床都是鋼制的,床下面還有個米字形的加強構件.在幾名白大褂閃電般的動作下那個戰士很快就被脫了個精光,反正他是外星人,我們這邊是不會有人跟他談人權的.被扒的赤條條的戰士又被抬到了床上,在手腕,腳腕,膝關節,腰部和脖子上各加上了一道足有兩厘米厚的純鋼固定鎖,床頭還有一台飲水機似的電子儀器,這東西可以監視他的神經活動狀況並通過連在他腋下的注射針向他的血管里注入鎮靜劑,保證他時刻處于麻醉狀態.之前就是因為麻醉失效才導致他們逃跑的,這次可不能再犯這種低級錯誤了.

相比之那個戰士,法師的待遇就要幸福多了.這老頭被直接抬上擔架就給推進了手術室,當然,他們不是要解剖他,而是要救他.之前因為生氣所以沒控制好力度,而這個法師在沒有魔力的情況下體內似乎也只能達到我們這里不怎麼鍛煉身體的青年人的水平,雖然這個強度對一個老頭來說已經算身體非常不錯了,但是以這種身體被我扔出去還撞斷了一棵大樹,沒死已經算他上輩子積德了.事實上如果不馬上手術老頭很快就會死掉,剛才在飛機上我已經給他簡單診斷過了,不但脊椎被我打的錯了位,而且內髒也有明顯的出血現象,除了我們龍緣的生物實驗室,不管他現在在任何一家醫院的急救室都鐵定是救不回來的.

在兩名逃犯被帶走之後我便和凌他們一起帶著扒下來的東西到了基地下面的武器實驗區.這邊現在已經差不多變成我們龍族的集會場所了,我到的時候大家都在這邊休息.除了龍族,這里還有不少研究人員也在,不過他們正在忙著檢查我們帶回來的戰利品.

"回來了?"玫瑰看到我們走過來便主動迎了上來.

我點點頭把戰士和法師身上扒下來的東西全都遞了過去,不過還沒等玫瑰接,東西就被旁邊一閃而過的一個小老頭給搶走了.

"我靠,不用這麼急吧?"看著那個家伙抱著東西往實驗儀器前面跑我也只能無奈的抱怨了一聲.

老頭根本沒搭理我,直接抱著那堆東西往儀器前面一堆,然後一件件的拿起來開始鑒定了起來.因為我很好奇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優點,所以便也走了過去.

"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嗎?"我走到儀器邊問道.

老頭一邊忙著手里的活一邊說道:"戰士身上的盔甲鑄造工藝相當落後,主要成分是鐵,其中的雜質含量很高,配比也很糟糕,硬度自然也不怎麼樣.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盔甲上鑲嵌的這幾塊寶石似乎有比較強的能量反應,但是具體是什麼能量暫時還搞不清楚.還有,看這里."他把拆開的盔甲內層展示給我們道:"看到了沒有?"

"這是……?難道是魔法陣?"我們在他指的地方看到了用特殊材料繪制的規則圖案,看起來花紋相當繁雜,而且印在盔甲內部說明這東西不是裝飾,那麼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用途才隊.

"不知道."老頭說道:"感覺上應該是有特殊意義的,不過顯然和我們的知識體系不一樣,這可能是另外一種全新的技術體系."我點點頭表示明白.隨後老頭又將那柄被我削斷的劍拿了出來介紹道:"相比與盔甲,這柄劍的鍛造技術其實也差不多,但是它的材料卻要比盔甲好很多,不過根據我的經驗這應該是塊天然形成的高硬度型合金,基本上其在自然環境下就已經形成了恰到好處的硬度和韌性,制作者也僅僅是把它熔成了一把劍的形狀而已,鍛造根本就談不上."

"那就是說對方的科技文明還很落後嘍?"

老頭點點頭道:"從這件盔甲和這把劍上來看對方的科技水平頂多也就達到了鐵器時代後期的狀態,可能能加工和生產一些簡單的小型工具,但是絕對還沒有進入機械時代."

"不,對方的技術水平剛到鐵器時代初期."女媧的電子投影突然出現在了我們身邊.

負責材料檢驗的老頭立刻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問道:"大姐頭你怎麼確定他們才到鐵器時代初期呢?看這冶煉技術在鐵器時代應該已經相當不錯了啊!"

"如果對方能大量生產這種武器和盔甲確實可以算是鐵器時代後期了,不過很可惜,這套盔甲的擁有者是個相當于軍區司令一級的人物,他身上這種盔甲在他們那里屬于個別出產,所以不能代表他們的整體水平."其實這個技術評定很好理解,就好象我們現在可以把人送入太空一樣,那就是典型的個別情況,不能因為人類已經可以把人送入太空就說我們進入宇宙時代了吧?如果哪天人類可以像造汽車一樣造成千上萬的宇宙飛船,那才叫進入宇宙時代.這套盔甲也是一樣的情況,雖然盔甲本身是鐵器時代後期的水平,但這東西他們無法量產,僅靠一兩個大師級的工匠每年生產出個一兩套,那不能代表一個國家的水平.

老頭聽完女媧的話也點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確實不能算是鐵器後期."他說著又從桌上拿起了一根卷軸准備打開,嚇的我趕緊把那東西搶了回來.老頭立刻疑惑的看著我問道:"你干什麼?"

"我在救你!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一根卷軸."

"對,是一根卷軸,但卻是魔法卷軸."我說著直接一指旁邊的大屏幕,然後將之前和法師戰斗的畫面通過無線網絡顯示在了大屏幕上.因為我們的電子腦可以將我們的眼睛和耳朵等器官接收到的信號錄下來,所以剛才的戰斗畫面我們都有保存,畢竟那是和外星生物戰斗的珍貴數據.

在看到那個法師扔出了一張和我手里這根一模一樣的卷軸後產生的那恐怖火焰刀,老頭的下巴幾乎掉下來."這東西這麼厲害啊?"

"不知道,反正他扔出來的那張就是這麼厲害,威力差不多等于把三十多支火箭筒捆在一起同時發射的效果.當時我背後那兩棟樓幾乎都被轟爛了."

女媧說道:"按照那條叫做法婭娜的龍說的情況,再參考這根卷軸的效果,我想我們大致可以將其定義為一根魔法卷軸,而且就目前所知道的情況來看,魔法卷軸可能是只要打開就會生效,因此在沒搞清楚具體情況之前你們最好還是不要亂動它."

女媧在基地中可是比基地主管還要牛的,這里的研究人員全都把她當成大姐大來對待的,所以既然女媧都發話了,那個老頭立刻就把卷軸接了過去放到了桌子上並用一個特殊容器給裝了起來.這種東西簡直就是枚大炸彈,在沒搞清楚觸發原理之前還是少動為秒.

相比之那個戰士身上的東西,這個法師身上的東西可是要多的多了.在收好那根卷軸後老頭又從那堆東西里翻出了一塊不太規則的多面晶體,經過掃描檢測最後確定了這個東西內部有很強的能量反應,但這既不是電能也不是別的什麼我們所了解的能量,只不過因為它一直在往外散發著很強的放射線,所以判定其應該是高能量體.

老頭在檢測完之後說道:"真沒想到這雞蛋大小的晶體里面竟然有這麼強的能量,從其輻射的射線來看這東西內部的能量絕對不會低于一噸汽油完全燃燒所釋放的能量."

女媧補充道:"法婭娜說這東西叫魔核,在他們那邊是作為能量補充來使用的.你們拿到的這枚好象等級還不低."

我點點頭道:"那老頭用了一路的魔法都是從這玩意里面抽取的能量,而且這東西來這里之前也不知道是不是滿的,所以說它原先所蘊涵的能量肯定更加恐怖."

"真想到那個世界去研究一下他們那邊的東西,簡直太神奇了."老頭感歎道.

在簡單的鑒定了一下兩名異界來客身上的各種裝備後我們便將這些東西根據其特點分別送到了各個研究部門進行深入研究,我和玫瑰她們對研究都不擅長,所以這種事情還是讓專業人士去忙吧.我們在把戰斗過程錄象傳輸到電腦上之後便轉去了法婭娜那邊,作為比較明智的一開始就投靠我們的異界生物,我們覺得這個法婭娜還是值得深入了解一下的.

法婭娜雖然沒有幸運他們體積大,但好歹也是條龍,和人類比起來那依然是大的驚人,所以她現在被安頓在了幸運他們住的那個倉庫改造的臨時居住區.這個地方不但空間大,而且還有貨運電梯可以直通後山機場,比其他地方方便多了.

當我們乘坐電梯下降到了倉庫大門口後電梯門便自動向兩邊滑了出去,而就在電梯門打開的瞬間,幸運那震耳欲聾的大笑聲便傳進了電梯."哇哈哈哈哈,我會用魔法啦!"

"啊?"聽到幸運竟然說他會用魔法了我們都是一愣.法婭娜不是說地球上沒有魔法元素嗎?那幸運是怎麼學會的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攔截失敗    下篇:第十七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魔晶武器新時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