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五章 坑人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五章 坑人

"松本正賀,你先退回來,我們和你一起合力干掉紫日."

"恐怕你沒那個機會了!"就在鬼手信長喊完之後一道影子突然出現在了鬼手信長的面前.

"哦,該死!"看到面前的敵人鬼手信長連忙後退,但他的敵人動作更快,就在他閃身後退的同時對方已經迅速貼了上去,六柄彎曲的蛇劍交叉著纏了上去.

夜月的突然出現將鬼手信長逼的連連後退,紅蓮鳳凰看這情況連忙追了上去打算幫助鬼手信長一起對付夜月,不過她才剛一動,另外一道身影便將她攔了下來.

"以多欺少可是我們的慣例,你們難道也想借鑒一下?"說話的是凌,而在她的面前,晶晶和玲玲正舉著各自的武器戒備著紅蓮鳳凰的突襲,在她們的後面,小純和凌並肩站在一起,這一黑一白兩位退役女神的聯合打擊可是異常的強悍,紅蓮鳳凰看到她們四個立刻就緊張了起來.

在紅蓮鳳凰被擋住的這會,鬼手信長和夜月已經拼了不知道多少刀.現在鬼手信長感覺自己的手已經快沒有知覺了,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夜月的揮擊速度似乎並不快,但不要忘記了,夜月可是能幻化出六條手臂的.鬼手信長就靠手里的一柄長刀就得擋住夜月的六柄蛇劍的輪番攻擊,就算他不打算還擊,也必須得有夜月六倍的攻擊速度才能勉強擋的住,可問題是他有那個速度嗎?

眼看著鬼手信長的動作越來越亂,夜月立刻加快速度一輪搶攻,逼的鬼手信長連連後退,而就在鬼手信長眼看著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夜月的水晶護目突然一閃,鬼手信長反應迅速的一偏頭,可還是被閃到了一下,整條左臂連著半個肩膀都一起變成了石頭.突然有一只手被石化,鬼手信長立刻失去了身體平衡,慌亂之中被夜月連續六劍劈的踉蹌後退,可雙腳卻突然被一股巨力收緊,不等他看清楚怎麼回事便被頭下腳上的吊了起來,而直到這個時候鬼手信長才發現纏住了自己雙腳的原來是夜月的尾巴.

將鬼手信長吊在自己面前之後夜月也沒急著攻擊,而是嘲諷道:"你們該不會以為擊敗主人自己就算勝過主人了吧?主人可不單單是個戰士哦."夜月的話猶如一盆冷水將在場的日本玩家全都澆了個透心涼.

"是啊!紫日不是戰士,至少不完全是個戰士.他最強的戰力不是他自己的個人戰斗力,而是那一大群魔寵.現在魔寵都還沒出現,我們竟然就在這里沾沾自喜了!"眾多日本玩家心里同時冒出了這樣的想法,只是他們卻根本無能為力.能夠和我的本體打個旗鼓相當的松本正賀就已經讓他們激動的都快流眼淚了,再加上這麼多的魔寵,再強的高手也頂不住啊!

就在日本玩家普遍陷入情緒低落之中時,松本正賀突然說話了."所有人都給我打起精神來.你們的氣概都哪去了?難道你們是只回欺負弱小的廢物嗎?紫日強,這沒錯,但你們知道他強就連抗爭的勇氣都沒有了嗎?還有你,鬼手信長.你還是日本玩家領袖呢!你的意志呢?你的傲氣呢?都哪去了?告訴你,真正的大和武士是不會被擊倒的,就在我被你們弄去當運輸隊員的時候,我也沒有放棄過抗爭,所以今天我還能站在這里.如果我像你們一樣稍不順利就頹廢不前,那麼我就將再也沒有出頭之日.你們自己想好,是打算像我一樣拼出一個希望來,還是就這樣被打倒?"

松本正賀的話不但將鬼手信長罵了個狗血淋頭,而且還順便褒獎了自己一番,最重要的是他這番話說的大義凜然,誰也挑不出他的毛病來.

"我們不要做亡國奴!"一名松本正賀的托立刻跳起來叫喊了起來,周圍的日本玩家立刻受到感染紛紛開始奮力的沖殺了起來.看到這個情況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也不得不再次努力戰斗了起來.

在日本人再次恢複斗志之後,我這邊也不再留手,迅速放出了全部的魔寵將那些群情激憤的日本玩家全部擋在了外面,而我和松本正賀則依然在中心地帶你來我往的互相喂招.

其實剛才松本正賀刺激日本玩家的話是我讓他說的.之所以要刺激日本玩家的斗志主要是從鞏固松本正賀的地位的方面考慮的,但還有一層意思就是要穩定戰局.現在各行會的人員可還在各地搶奪日本人的地盤來著,要是我們這邊太早將日本人的防線沖破,那麼這些被殺回城的日本玩家必然會變成防衛戰中的生力軍,這將給其他行會的攻擊行為帶來相當大的阻力.

鬼手信長在和恢複了斗志之後也開始拼命掙紮了起來,試圖將自己從夜月的尾巴里弄出來,只可惜夜月的尾巴纏的太緊,努力了幾次都沒能成功之後鬼手信長只好再次將那枚夜明珠拿了出來.

我這邊和松本正賀的戰斗完全就是在演戲,所以我們兩個的注意力一直都是放在周圍的其他人身上的.現在鬼手信長剛一拿出那枚夜明珠,我便立刻注意到了.夜月剛一看到那枚坑坑窪窪的夜明珠也是一正興奮,在接到我用心靈接觸傳達的命令後立刻揮起蛇劍掃了過去.鬼手信長本想依靠那東西脫困,可惜被倒吊著的他根本沒辦法使用那玩意,眼看著一劍掃來他趕緊腹部用力拼命向上彎曲身體險險的閃過了那攔腰的一劍.不過,他剛閃過那一劍,忽然就見另外一只劍已經照著他的面門劈了下來.慌亂之中鬼手信長立刻橫起武士刀想要抵擋,卻忘記了他另外一只手已經被石化了.右手要抓刀,他本能的將夜明珠交到了左手,可左手因為石化根本就沒辦法握東西,結果等他注意到的時候夜明珠已經掉了下去.

成功將夜明珠弄下來之後夜月也不再管鬼手信長,尾巴一甩便將他扔了出去,然後彎玩便打算將夜明珠撿起來,只是還沒等她摸到夜明珠,一枚閃著綠光的箭矢便一下射在夜明珠上瞬間將其打飛了出去.

"紅蓮鳳凰."正在對抗晶晶和玲玲聯合絞殺的松本正賀突然聽到有人喊自己,雙刀架住攻來的劍盾之後側頭一看,頓時魂飛天外.只見那枚日本人最後的依仗竟然像個足球一樣在一堆混戰的人群腳下被踢的滾來滾去.她連忙釋放了一記大招震開晶晶,玲玲的聯合攻擊,飛身撲向了那枚夜明珠,只可惜她剛撲到夜明珠旁邊,那枚夜明珠便被另外一個人給踢飛了出去.

"鬼手信長,東西到你那邊去了!"

被踢飛的夜明珠竟然直直的滾向了之前被夜月扔出去的鬼手信長,而鬼手信長也立刻興奮的撲過去打算搶,只是就在他即將摸到那東西的前一秒,一只可愛的小東西卻突然出現在了夜明珠旁邊.這是一只全身毛茸茸的小東西,整個就是一個球的身體也看不出哪是頭哪是軀干,這個毛球的正面長有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和一只紅色的小鼻子,不過在它身上到是沒看見嘴這個器官,也不知道是沒有還是被毛擋住了.在小怪物的頭頂上長著兩只像兔子一樣的長耳朵,而在它那個分不出是軀干還是腦袋的身體四周則長著兩對超短的手腳,看上去非常的可愛.

不過,雖然小東西確實長的很可愛,可是鬼手信長卻恨不得將其給做成生魚片吃下去,因為那個小東西竟然就在他即將摸到夜明珠的前一秒搶先一步將那個夜明珠抱起來就跑,結果鬼手信長啃了一嘴泥卻啥也沒摸到.

"快抓住那個小東西."沒撲到東西的鬼手信長連忙大聲喊著附近的日本玩家和NPC去搶夜明珠,畢竟這里目前還是日本人的人比較多,我們行會的部隊大部分都還被擋在城牆那邊,這邊過來的人也主要集中在城門附近.經過那麼長時間的戰斗,我們現在的位置已經移動到了日本人的後方,所以附近除了我的召喚生物外並沒有多少自己人.

在鬼手信長喊完之後附近的日本人也終于注意到了扛著夜明珠一蹦一跳逃跑的小東西,不過小東西的身高實在是一個很讓人頭疼的問題.還不足成人小腿高的毛球抱著個夜明珠就跟耗子一樣在眾人的雙腿之間穿來穿去,想抓住它除非飛身撲擊,否則就必須彎腰去抓,可是彎腰速度太慢,根本碰不到這個靈活的小東西,沒辦法附近的日本人只好一個個的縱身飛撲了出去,但結果除了摔了一地的人之外卻是啥也沒撲著.

連續甩掉多人的小東西回頭看了一眼,發現眾人的窘迫樣之後便得意的笑了起來.不過可能是樂極生悲了,就在它轉身准備接著跑的時候,卻突然撞上了一面盾牌,一下被彈了回來,夜明珠也脫手滾了出去.重新爬起來的小家伙連忙跑過去將滾出不遠的夜明珠再次搶到了手里,只是它自己也被三個日本人給包圍了起來.

看到眾人終于堵住了小東西,鬼手信長立刻興奮的跑了過去加入到包圍圈中.小毛球本想故技重施從眾人雙腿之間穿過去,不想這些人也學聰明了,直接從身邊的人那里接過幾面盾牌插在了地上組成了一道盾牆將小毛球給困在了中間.

鬼手信長慢慢的蹲下身來一邊向小毛球靠近一邊說道:"來,不要跑了,快把東西還給我吧?不要再猶豫了,你是跑不掉的.來,快把東西給我."鬼手信長說著便伸手要去拿那個夜明珠.

看到鬼手信長伸過來的大手,小毛球連忙將夜明珠藏到了身後並磨蹭著往後挪,不想後面的人卻趁機偷襲一把抓了過去,好在小東西機靈的很,最後還是被他給閃了過去.不過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周圍的日本人正在不斷的往中間聚攏,小東西的活動空間已經被壓縮的根本沒地方可躲了.眼看著就要被抓到了,小東西卻突然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在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他們驚愕的目光中小毛球的肚子上突然裂開了一道縫,露出了一張超級大嘴,然後仰頭將夜明珠舉到了嘴的上面.

"別……別……不要啊!"鬼手信長他們看到這個情況哪能想不到小東西要干什麼?連忙叫喊著沖了上去,只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小東西的爪子一松,那個夜明珠就咕咚一聲掉進了他的大嘴里.

吞掉了夜明珠的小東西還伸出他的大舌頭舔了一圈嘴,然後用那兩條小短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好象吃的很飽的樣子.旁邊錯愕的眾人愣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鬼手信長當先大叫了一聲:"給我抓住它,快把夜明珠給我掏出來."

眾人一聽這話立刻沖了上去,已經處于包圍圈之中的小毛球根本躲無和躲,立刻便被一名手快的日本玩家抓了起來.也不知道是急于立功還是怎麼著,這個家伙抓到小毛球之後便立刻將一只手從毛球的嘴巴伸了進去想把夜明珠掏出來,然後他這一伸手才發現不對.

毛球的身體只有排球那麼大,那枚夜明珠比它也小不了多少,按說應該一伸進去就能摸到才對,可是那個家伙的手一伸進去卻感覺啥也沒摸到.如果單單是沒摸到夜明珠還好說點,可小東西至少該有內髒什麼的吧?為什麼會什麼都摸不到呢?就在他疑惑的時候,異變突生,還沒等這家伙反應過來,手上的小東西突然將嘴咧開到一米多寬,用力往前一包,瞬間便將那家伙的整條手臂連著腦袋一起包進個大嘴之中.附近的人撲上去想幫忙把同伴從毛球的嘴里拽出來,可毛球的嘴卻不斷的蠕動著一路向前將那家伙的整個上半身都給套了進去.本來只有一個排球那麼大的毛球能吞下一個人的上半身就已經夠奇怪的人,更讓人無法理解的四毛球本身的體積卻沒有任何變化,除了嘴部被那人的腰部撐大了很多之外身體根本沒有任何變化.一大群圍上來有的抱人有的抓怪物,拼命往兩邊拉,可是毛球卻鍥而不舍的不斷向前吞噬,很快那個人就只剩兩只腳還在外面了,而那個小東西的本體卻還是只有排球那麼大.

後面的日本玩家飛撲上前拼命的拽住了那僅剩的兩只腳使勁往挖拉,可是就在那只腳往外退了一點點好象要被拉出來的時候,那只毛球的嘴卻突然再次張大,這次不但那雙腳被完全吞噬,連拉著他的那個人的雙手也被帶了進去.

跟在後面的人看到這個情況連忙喊道:"不要拉了,快放開他,把手抽出來,不然你也會被吞掉的!"

那個手被吞了的人一邊拼命往後拉一邊滿頭大汗的喊道:"根本沒用,我的手被吸住了,拉不出來!"

周圍的人一聽立刻有人叫道:"干掉那個毛球,把它宰了!"

反應快的人聽到提示立刻揮劍對著毛球就是一刀劈了下去,但是就在刀刃切過毛球的瞬間,只聽嘭的一聲仿佛開香檳一樣的聲音,那只毛球竟然一分為二,而那個家伙的手正被其中的一只咬著,而另外一只則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看到兩只毛球分開,周圍的人立刻傻了眼.一個人的腦袋不斷在兩只毛球之間來回的轉動,並問道:"這可怎麼辦啊?夜明珠到底在哪只的肚子里啊?"

本來有很多人一時之間還沒想到這方面的問題,現在一聽也想起來了.毛球一分為二,之前吃的東西到底在哪個肚子里呢?或者說根本就哪個也不在呢?那個毛球看起來就只有排球那麼大,吞了一個人下去竟然完全沒變化,說明那東西的肚子肯定連著某種空間通道或者儲藏區,反正不可能把一個人直接塞進它的肚子里.這樣說來的話,就算把兩只毛球都抓住並把它們的肚子殺開也未必能找到夜明珠.

雖然有人想到了這個問題,但大多數人卻根本沒反應過來,他們依然在想辦法攻擊那兩只毛球,但是其中一只已經跑開了,另外一只咬著人的被連砍了十幾次,結果一只也沒殺死,反到變成了一大群毛球.

一個了解情況的日本玩家看這情況趕緊喊道:"別再砍了,那東西是紫日的行會守護獸,特長就是吞噬和無限分裂,你們越打數量越多!"

"那怎麼辦啊?"

"不知道,以前聽說好象用空間類或者是法則類的法術可以消滅它們."

"怎麼都是冷門法術啊?那種東西誰會啊?"

就在眾多日本玩家爭吵著到底要怎麼辦的時候,那只咬著人的毛球又再次動了起來,這次它往前咬了一大口,那個家伙的雙臂連著腦袋一起消失在了毛球的嘴里.周圍的人現在是打又不能打,只好使勁拉著盡量減緩毛球吞噬的速度,不過總這麼拉著也不是個辦法,畢竟速度慢歸慢,毛球可是一直在向前吞,再這麼下去這個人遲早也得被吞進去.

趁著眾多日本玩家手足無措的時候,一只毛球已經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我的腳下,然後它突然張開大嘴一下將那枚夜明珠給吐了出來.

"在那里."周圍這個多日本人,總有幾個眼睛好的.毛球剛把夜明珠吐出來便被發現了,不過他們發現歸發現,我和松本正賀身邊可是劍輪光彈滿天飛,他們就算看到了也不敢往上沖.

"松本君,快把那東西搶下來,那個是強化物品,可以幫助我們戰勝紫日."不敢靠前的日本玩家只能對著松本正賀大聲喊道.松本正賀當然也注意到了那個夜明珠,而事實上我讓毛球把那東西弄過來也就是為了給松本正賀用的.那玩意啟動好象是需要咒語的,而鬼手信長是肯定不會讓我知道咒語的.所以我就想了個辦法,既然我用不了那就給松本正賀用.雖然鬼手信長不會大方的把那東西給松本正賀用,但如果是我從他手里搶過來,再被松本正賀搶回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再加上現在的緊張狀態,我完全可以用松本正賀和全日本人的共同利益壓迫鬼手信長,如果他屈服,就得把使用方法告訴松本正賀,如果他不屈服,那更好,從此他將再也得不到任何日本人的支持.

正在和我戰斗的松本正賀假裝聽到了眾人的呼喊,在我隔空對著夜明珠一伸手,夜明珠自動脫離地面飛起來之後,他突然一個手印打了出來.一只寶石花突然前沖圍著我繞了個大圈,然後穿過劍輪組成的防線一下將飛到半路的夜明珠給撞飛了出來.不過,為了這個夜明珠,松本正賀的一只寶石花也"不幸"被我的劍輪擊落地面.

在付出了一只寶石花的代價後松本正賀終于成功接住了那枚夜明珠,不過還沒等他拿穩,我便突然貼了上去,一翻驚心動魄的貼身短打之後周圍的日本玩家都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蹦出來了.不過雖然這個過程中松本正賀幾次遇險,但最後夜明珠還是被他抱在了懷里.

看到松本正賀終于成功控制住了夜明珠之後周圍的日本玩家全都興奮的蹦了起來,不過因為少了一枚寶石花,松本正賀的處境也變的越來越危險.這個時候我們安排的托終于又再次發揮了作用.

"鬼手君,快把鬼力的使用方法告訴松本君,松本君快支撐不住了!"

聽到這樣的要求鬼手信長的臉色順便變的極為糟糕.現在的情況等于是一群狼和一只虎把他堵在了獨木橋中間,過去是老虎等著他,退回來狼群也不會放過他,而站在橋上就更不安全了.他要是把那東西的使用方法告訴松本正賀,那松本正賀就可以大顯神威,而他的地位也必然會進一步下降.可是如果他不給,那麼他的人品必然遭到全日本玩家的質疑,大家會說鬼手信長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將整個日本的集體利益給犧牲了,有著這樣的名聲,他的領導地位也就算是到頭了.

盡管非常為難,但鬼手信長知道這種時候等待更不是辦法,不但最後會兩種選擇的不幸同時發生,還會讓日本玩家認為他缺乏領導者的魄力,因此哪怕是做出一個錯誤的決定也比不決定要好.不過,鬼手信長畢竟也還不算太傻,經過短暫的思考之後他便迅速的將那枚夜明珠的使用方法告訴了松本正賀.之所以會做出這個決定,鬼手信長其實也是經過了思考的.如果不給的話,日本玩家立刻就會將他推下台,而給了的話也無非就是提高一些松本正賀的聲譽而已,自己雖然會受到更大的挑戰,但地位至少不會因此有直接下降,相反,到時候還可以以此做文章為他自己贏得一個團結同盟一致對外的好名聲.

在想清楚利弊的情況下鬼手信長毅然的將秘密咒語告訴了松本正賀,不過這家伙說完咒語還不忘喊了一句:"你一個人用的話只要一點點就行了,千萬別一起用掉了.那大塊東西夠強化好幾千萬人了!"按照鬼手信長的計劃,就算告訴了松本正賀使用方法,但是只要有後面這句話,那麼松本正賀的聲譽上升就不會太多,畢竟他是靠外力而不是自己的力量戰勝我的,而且這樣喊的話,松本正賀也不敢使用太多分量了,最後剩下的部分還是得回到他鬼手信長的手里,可謂是一舉多得.

在聽到鬼手信長的話之後松本正賀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不過這家伙可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有我這個敵人狀態的盟友在,很多事情都會變的好辦很多.剛才鬼手信長告訴松本正賀咒語的時候用的是密語模式,所以其他人並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大家都只聽到了最後那句.但是松本正賀卻並不需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全部的鬼力都用掉,至于剩下的部分嗎……他自己拿不了不是還有我嗎?

"想嗑藥?沒門."我突然加快攻擊速度,一番搶攻逼的松本正賀連連後退,不過在後退過程中松本正賀還是抓住機會從那塊大家伙上挖了一小塊下來,並且按照使用方法激活了它.不過還沒等那東西生效,我卻緊跟著沖了上去,刃爪一個揮擊便將那剩下的大團夜明珠給擊成了十幾塊碎片,然後我和松本正賀便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各搶到了其中的一部分.我因為有隔空取物的能力,所以速度比較快,大部分碎片都被我是搶了下來,而松本正賀只拿到了四塊不太大的碎片.

就在碎片被我們分別收入囊中的同時,之前激活的那塊碎片也已經發動了.就和之前鬼手信長用的時候差不多,那東西似乎確實無法控制使用對象,僅僅能有針對性的調整某幾個人的接收比例.在場的所有日本人,連那些NPC都分到了一部分碎片產生的熒光粉,不過和之前鬼手信長用的那次不同.這次松本正賀不但切的塊比較大,而且他給其他人的分量都是最少的,而剩余的部分則幾乎全部集中到了他一個人的身上.如果是之前的鬼手信長這樣用,別人肯定說他自私,但現在情況不同了,日本人都想著松本正賀能擊敗我,所以對于他獨自用掉了絕大部分的熒光粉不但沒有任何怨言,甚至還希望熒光粉能不用分,全部集中到他的身上去,畢竟在日本玩家看來只要能消滅我這個敵人,用多少那種熒光粉都是值得的.

之前鬼手信長接受這種充滿鬼力的熒光粉洗禮後整個人都變成了惡鬼的形象,而松本正賀的情況卻完全不同.當那從夜明珠上切下的碎片化為熒光粉鑽入他的體內之後,松本正賀的全身突然像是通了電的燈泡一樣亮了起來.他身上的那套盔甲上所有的寶石都好象內部裝了燈泡一樣,瞬間便將松本正賀變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霓虹燈.這還不算,在讓松本正賀全身的寶石都亮起來之後,松本正賀身邊的那些寶石花也紛紛亮了起來,而且每一朵花都自動綻放開來並從其中長出了好似蓮子心一樣的東西.不過那些寶石花的這一變化最直接的效果不是讓寶石花變成了蓮花,而是把原本只能單發發射光束的寶石花變成了多管機關炮一般的連發模式.幾乎就在強化完成的瞬間我便被密集的光束給完全覆蓋了,要不是發現情況不對及時稱開了絕對屏障,搞不好這次還真要出演出事故了!

松本正賀當然是沒想把我干掉來著,只不過他也沒想到那東西的強化效果會這麼生猛,所以一時之間沒收住手,才導致差點誤傷我.不過我們畢竟是在眾人面前表演,所以絕對不能出紕漏,即使知道可能干掉我他也還是得硬著頭皮攻擊.當然了,松本正賀之所以會放開手腳攻擊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知道我絕對不會被他干掉的,這種攻擊雖然猛烈,但也頂多就是上我受點傷,真想干掉我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我和松本正賀的心里活動外人自然是不知道的,反正周圍的日本玩家就看到我被淹沒在了暴雨一般的光束攻擊之中,就連那些囂張的劍輪都被打的東倒西歪幾乎墜地,這在以前是日本玩家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暴雨一般的攻擊很快結束,而眾日本玩家看到的是一個閃光的防護罩和其中的我.在我的身邊,被防護罩保護的區域沒有絲毫變化,而外圍的土地卻已經變成了一片焦土,有些地方甚至已經出現了結晶化反應.

"松本君萬歲!"我們的托適時的喊了起來,周圍的日本玩家立刻便跟著喊了起來,一時之間日本玩家可謂是氣勢如虹,要不是我還沒死,他們搞不好都要跳起舞來了.

"真沒想到你強化過之後竟然會強到如此程度."撤掉絕對屏障後我淡然的說道."看來是我太小看你們日本人了.我承認日本人之中還是有值得我出全力的人存在的,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我說著忽然將手平伸了出去,原本在我附近飛舞的劍輪紛紛向我的手集中了過去,一陣叮叮當當的碰撞聲後三十六柄劍輪互相融合成了一柄,然後又逐漸化為永琲獐衪膇庥A,也就是鞭劍的形態慢慢的落在了我的手中.接住永琱妨嵺琲瘍]寵們也突然全部消失在戰場上,跟著又詭異的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邊,然後只見我將永琣V天一指."神域——終極完全體."

"快跑,那是紫日的超級大招,你擋不住的!"這聲是紅蓮鳳凰喊出來的,她以前見過一次我用這個技能,當時那種毀天滅地的威勢真的是把她嚇到了,以至于今天再次見到的時候讓她不顧身份的喊了出來.

盡管紅蓮鳳凰喊的很大聲,但松本正賀是不可能真跑的.即使他今天戰死在這,他也是賺的,畢竟掉一級問題不大,聲譽的大幅度提高已經足夠抵消他的損失了.何況松本正賀本來就是我的人,他也知道我不會輕易讓他白白損失一級,所以現在的松本正賀是有恃無恐,在場的人中包括我在內就數他最輕松了,盡管在別人眼里他才是那個正對危險的人.

隨著我的技能發動,我的所有魔寵幾乎同時化為半透明的虛影向我集中了過來,然後和我融合成了一個整體,包括小號銀月也出現在我的身邊並融合到了我的身體中.所有魔寵融合結束後,我的盔甲已經失去了之前那種低調中透著高貴的氣質,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近乎誇張的華麗.雖然還沒有松本正賀的光明皇帝戰甲那麼騷包,但我的這套全新鎧甲也差不多少了.流線型的戰甲以黑,紅,金,銀四色為主基調,高對比度的色差使得整個鎧甲顯得鮮豔異常,繁雜的魔紋閃爍著耀眼的紅光,除了裝飾性之外也透著強大的威懾力,至于我身上一管不缺少的各種鋒利刀刃,在這套新盔甲上也得到了完美的保留,而且那些從盔甲上各個便于攻擊的位置伸展出來的鋒利刀刃還起到了一定的點綴作用,使得盔甲整體看上去更加唯美夢幻了.

"注意嘍,接下來我可要出全力了,小心別死的太快."在說完這句話之後我便突然一抬手,一道近兩米長的紅色劍芒瞬間穿過我與松本正賀之間的那段距離,但松本正賀卻神奇的擋下了那一擊.其實松本正賀的反應速度並沒那麼快,裝備和物品能強化的只是大家的屬性,反應速度這個東西還得靠各人的腦子.我的攻擊速度本身就快,正常人是肯定來不及反應的.松本正賀之所以能擋下來是因為我在攻擊前就已經告訴他我要怎麼做了,他完全是和我對好了路子的表演,所以看起來驚險其實一點危險也沒有.當然了,如果不是松本正賀現在得到強化,就算他事先知道我的攻擊路線也是鐵定接不下來的,因為他會出現附近的那些倒黴蛋一樣的情況.

松本正賀確實擋下了那一擊,但就像之前我把他的攻擊光束反射進了日本人的陣營一樣,這次松本正賀也把我的劍芒給擋偏了,而劍芒拐彎之後卻依然威力不減的一路前沖,沿途到是有不少人做住了抵擋的姿勢,只可惜他們的武器和身體都承受不住這樣的攻擊.集合了我和我全部魔寵攻擊力的一擊很輕易的便將所有擋路的人一分為二,直到劍芒一直消失在遠方,那些人的尸體才突然從被切開的地方斷成兩截倒了下去.

原本沒見過我使用超級技能並對松本正賀信心滿滿的眾日本玩家在看到這道劍芒所造成的傷亡後全都沒了聲音,這種攻擊威力已經不是正常玩家所能表現出來的狀態了.剛才我揮出的那道劍芒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型技能,那只是我處于和體狀態時使用的普通攻擊,而就連普通攻擊都達到了這種程度,可想而知在這種狀態下使用超級技能會有什麼結果.

"我纏住他,你們快躲開."松本正賀這個時候突然壯烈的喊了一嗓子,然後主動沖了上來和我戰做一團.不過,雖然松本正賀直接沖了上來,但他自己卻沒受什麼傷,真正傷亡慘重的反到是正在逃跑的日本玩家.我和松本正賀此時的攻擊全都變成了威力恐怖的大招,任何一次攻擊都至少要把幾十人給卷進去,而且我還在有意帶著松本正賀往人多的地方跑,搞的日本人這邊更是傷亡慘重.松本正賀在這個時候又喊了一句."鬼手信長,你和紅蓮鳳凰幫我擋住彈出去的攻擊,防止誤傷!"

原本鬼手信長還打算先避一避的,現在松本正賀這麼一喊他是想跑都不行了.紅蓮鳳凰到是沒啥意見的沖了上來,只是還沒等她靠近就見一道白光甩了出來,她連忙上前抵擋,結果她背後的人到是保住了,她自己卻被打的在空中翻了十幾個跟頭才一頭栽到地上,整個人都差點摔散了架.

鬼手信長看這情況就更不敢往上靠了,可是不上去又不行.這就好象抗洪搶險的時候,別的領導干部都上大堤去了,你卻躲在後面,以後還想不想當領導了?現在松本正賀在最前面擋著我的最強攻擊,只是讓他和紅蓮鳳凰擋住那些溢出的攻擊,而紅蓮鳳凰也確實盡力在擋,如果他不上去,那以後日本玩家會怎麼看他?

搞到現在鬼手信長算是徹底想明白了,松本正賀就是在故意坑他.雖然他還沒猜到我和松本正賀是串通的,但他已經猜到了之前的那一系列情況都是松本正賀在有意害他,而他也知道松本正賀害他的原因.當初落魄的松本正賀被鬼手信長整的那麼慘,換誰也不可能完全不放在心上.可以說松本正賀找鬼手信長的麻煩完全就是天經地義的,只要松本正賀不明著干,誰也不能說他什麼.

盡管猜到了問題所在,可鬼手信長卻不能告訴別人,而且就算說了也沒人信,他只好硬著頭皮沖了上去准備按照松本正賀的話去抵擋那些溢出的攻擊.

在看到鬼手信長靠上來後我和松本正賀同時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嘿嘿,看我們這次不玩死你."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四章 最真實的謊言    下篇: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六章 超級事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