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三十一章 約見   
  
第十八卷 第三十一章 約見

"紫日?你怎麼會在這?"對于我的出現,鬼手信長顯得異常驚訝.

"你們這麼多人聚早一起,我為什麼就不能過來攙和一下呢?"

"你在我們這邊安插有間諜?"鬼手信長突然說道.

聽到鬼手信長這麼問,我立刻笑了起來."你剛從幼稚園出來的嗎?這種問題也問我?"

"哼,你到這里來想干什麼?"紅蓮鳳凰知道鬼手信長被我壓制住了便出聲打斷了我們的話題,免得一會鬼手信長又要被我說的啞口無言了.

"我過來當然有我的事情,不過我可不是來找你的,實象點就乖乖給我退到一邊去."我的話是異常的囂張,基本上就等于是在當面扇紅蓮鳳凰和鬼手信長他們的臉,尤其是現在這個狀況,鬼手信長要讓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再跟著他干,那就得保住自己的面子.說白了我就是在激他和我們打一架,這樣我才好實現我的目標.

"你……"紅蓮鳳凰被我一句話差點氣背過去,但是面對我的強勢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她之前已經試過很多次了,每次她都以為自己能戰勝我,但是每次都失敗,除非再得到點什麼東西能加強她的力量,否則紅蓮鳳凰是肯定沒信息和我再戰了.

相對于紅蓮鳳凰的退讓,鬼手信長卻只能硬著頭皮站了出來.他和紅蓮鳳凰不同,紅蓮鳳凰現在只是日本名人,她並不是日本領袖,所以相對的,有時候她可以適當的選擇損失面子保存實力,但是鬼手信長不一樣,對他來說面子比實力更重要.

"這里是日本,在我們的土地上還敢囂張,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聽到鬼手信長的話我立刻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這人真逗!"說到這里我突然表情一凜,然後說道:"第一,這里很快就不是你們的土地了.第二,我就算在你們的土地上囂張,你能把我怎麼樣?這種地方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們誰攔的住我?是你?還是你?"在說這話的時候我不斷的用眼睛在在場的各行會會長臉上掃來掃去,被看到的人都不自覺的將眼光與我錯開,根本沒人敢真正和我對抗.畢竟已經打了這麼多次了,日本人就算再不記打也該知道我不能惹了.

鬼手信長看到那些會長的表情也想和他們一樣退讓下去,可站在這個位置上就意味著別人可以躲,他卻不能躲.當然,現在明面上還是松本正賀在掌權,但是鬼手信長想爭位,所以他就必須表現的英勇一點,否則人家憑什麼跟他混?

"好,既然你要這麼說,那我們手底下見分曉吧!"鬼手信長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這個時候哪怕被我干掉一次,那也算是有個台階下了.畢竟說出去他是戰死的,打不過別人不丟臉,不敢出手才是真正的丟臉.

聽到鬼手信長的話我就知道這家伙中計了,不過我這次過來是敲打那些日本行會的會長的,由我出手就達不到目的了.看到鬼手信長一副要和我干架的架勢,我微微向後退了一步,紅月帶著真紅他們立刻在我面前站成一排把他和我給隔開了.

"你現在還不配讓我動手,再說這次我也不是來找你的."我直接無視了鬼手信長的存在,將臉轉向了松本正賀."松本君,有膽和我單獨談談嗎?"

"哈哈哈哈……"松本正賀笑的異常爽朗,和當初第一次執政時的松本正賀比起來,現在的他明顯更有氣度了.當然,松本正賀能有這樣的氣度主要還有因為他現在和我是一伙的,所以心里有底.因為心里有底,所以氣勢上就不會像鬼手信長那樣發虛,自然就給人一種很有氣度的感覺.笑完之後松本正賀便大聲說道:"不就是說幾句話而已嗎!了不起死一次,有什麼可怕的?"

"好,松本正賀果然還是那個松本正賀.請."我向側面做了個請的動作,松本正賀立刻向那邊走了過去.見他走動起來,我便也向側面走了過去.

鬼手信長看我們兩個要去單獨談話,立刻就著急的想跟過來,但是紅月她們幾個卻再次將其攔了下來."我們會長找松本正賀說話,你往那邊跑什麼?"

"哼,我不過去怎麼知道他們說什麼?要是紫日那個家伙使壞收買松本正賀……"

"白癡."紅月沒等他說完便突然冒了兩個字出來,聲音不大卻正好能讓在場的人全都聽見.

"你說什麼?"鬼手信長的火氣噌的一下就上來了.被我羞辱也就算了,誰叫他打不過我呢,可是被其他人羞辱,他的面子可就真的要丟光了.

紅月和一般人可不一樣,雖然戰斗力也很強,但她的主要工作還是行會管理人員,所以相對一武力,她的智力更誇張.對于鬼手信長的話她根本沒接,直接一扭頭無視了他的存在,順便用鼻子哼出了一聲鼻音,充分表示了對其的鄙視.

本來就被我搞的尷尬異常的鬼手信長這下算是徹底爆發了,也不管和紅月動手會不會降低自己的身份了,直接抽刀便砍,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刀還沒抽出來便被一根法杖給頂住了.

戰士和法師近身格斗還被人家一招制住,這面子可丟大發了.鬼手信長驚訝的低頭看了下頂在刀柄上的法杖,然後立刻一個短跳拉開了雙方的距離.照正常情況來說法師肯定是不擅長近身戰的,但是紅月是個例外,她有一種特殊的狼人血統,雖然她很少用這個屬性戰斗,但她其實肉搏能力很強,只是知道的人不多而已.

鬼手信長也算不錯,本來照正常情況戰士對法師是應該近身的,但在一招被制的情況下他便意識到了紅月有古怪,所以便主動拉開了距離.只可惜他雖然發現了紅月近身很強的特點,卻忘記了紅月本身還是個正牌法師,拉開距離也不等于就一定安全.確切的說應該是拉開距離其實很危險才對.

見鬼手信長主動拉開距離,紅月也是絲毫不含糊,抬手只指,一道黑影便從紅月背後躥了出去.鬼手信長就見眼前一黑,連忙順地滾了開來,結果以毫厘之差避過了致命一擊,但是等他滾開之後剛一抬頭,一道血紅色的刀芒便緊追而至.鬼手信長連忙向後一仰,那紅色的刀芒便帶著一股勁風從他的面前刮了過去.等那道紅芒飛過,鬼手信長已經嚇出了一身冷汗.看到空中飄落的一小撮頭發他才明白過來剛才那一刀有多危險.

連續閃開兩次致命打擊後鬼手信長終于等到了援軍,前方傳來的兵器碰撞聲終于讓他有機會從地上爬了起來,而直到此時他才看清楚剛才襲擊自己的是什麼東西.正在和紅蓮鳳凰交手的是一只全身都裹在一件巨大的黑色斗篷中的骷髏,而且和一般的骷髏不同,眼前這家伙不但有眼球,而且還紅的跟燈泡一樣.更嚇人的是這家伙的手里還抓著一柄近三米長的血紅巨鐮,加上其懸浮在半空的狀態,傻瓜都知道這肯定是死神之類的高級亡靈.

其實紅月的這個魔寵原本只是只夜靈王,不過作為行會首腦,在資源方面肯定有優勢,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催化,當初的夜靈王早就進化過不知道多少次了.現在這只看起來很像死神的東西其實已經不能算是亡靈了,不過他卻繼承了死神最厲害的兩條屬性和兩個法術能力:物理傷害無效,物質穿越以及死亡凝視和死亡凋零.

物理傷害無效這個屬性最簡單,但也最要命,那簡直就是戰士系的噩夢.雖然現在的玩家多少都有幾條魔法傷害屬性,但就靠那點傷害想要干掉一個高級生物,那得砍多少下啊?

物質穿越這個屬性到不是攻擊或者防禦類的能力,但用處也很大.在空曠的地方還不太明顯,當你在植被茂盛的密林中或者是狹窄的建築之中碰上了帶這條屬性的生物,那就有的你受的了.它們會在密集的障礙之間穿來穿去,搞的你暈頭轉向,別說攻擊了,對方下一次從哪冒出來你都搞不清楚.

死亡凝視和死亡凋零這兩個法術就不用說了,死靈系生物招牌技能.死亡凝視可以直接把目標給看死,雖然有個成功概率問題,但只要成功發動,即使你等級高瞪不死你,至少也能讓你在十幾秒內跟得了小兒麻痹症一樣半身不遂,走路都像跳霹靂舞,打架那就更別指望了.至于死亡凋零,這個法術到是威力不大,但卻可以讓你的各項屬性隨時間的推移而越來越低.只要對方有耐心,完全可以先用死亡凋零把你給折騰個半死,然後再出來補最後一刀,這絕對屬于極度無賴的打法,而且除了盡快干掉對你用了死亡凋零的那個亡靈,或者你身邊有會高級驅散的牧師,否則這幾乎就是無解的戰術.

以上這四個技能都很變態,而紅月的這個魔寵偏偏四個都會,而且和一般亡靈不一樣,他不但會,玩的還極為順溜.最重要的是這家伙眼睛里那倆眼球,那可不是一般東西.真正的骷髏眼窩里就一大洞,根本沒眼球.這個家伙眼睛里的那倆東西其實是兩件魔導器,是人造物體.那東西的作用就是增強死亡凝視的發動概率,而且不是增加一點半點,而是增加好幾倍,基本上和他作戰都得當心,搞不好他幾分鍾就能成功凝視一次,一般人中招了也就等于被干掉了.就算沒直接瞪死,之後的麻痹時間也絕對夠人家把你切片磨粉了.

就在鬼手信長觀察那個召喚生物的時候,紅蓮鳳凰卻在和紅月的召喚物拼命對砍.雖然夜靈王不怕物理攻擊,但他自己卻可以進行物理傷害,而且夜靈王手里的鐮刀是確實可以變成實體的.鬼手信長看紅蓮鳳凰打的辛苦就想上去幫忙,但是還沒等他出手,忽然就發現紅月的法杖尖端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球,他連忙朝紅蓮鳳凰喊道:"小心!"

紅蓮鳳凰和夜靈王正打的不可開交,突然就到鬼手信長的提醒,他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只能下意識的往後退,而就在她後退的同時,那只夜靈王也突然沉入了地下.沒有了夜靈王的遮擋,紅蓮鳳凰終于看見了從夜靈王背後射來的那枚藍色光球.因為有了之前後退的距離,紅蓮鳳凰也有了反應時間.看到光球飛來,她立刻將手中長刀倒豎了起來,然後自下而上的一個挑斬,瞬間便將光球從中一切兩半,只是還沒等她從光球撞擊劍體的力量中恢複過來,卻見之前沉入地下的夜靈王又鑽了出來,正好出現在她的面前,而且幾乎是貼著她的臉出現在她的身前不到兩公分的地方.

在夜靈王出現的時候紅蓮鳳凰便意識到了不妙,可是等她發現夜靈王突然亮起的雙眼時已經晚了.只感覺一股過電一般又疼又麻的感覺從眼睛里爆發出來,瞬間傳遍全身,使得紅蓮鳳凰當場喪失了行動力向後倒了下去.見到機會的夜靈王立刻揮起那柄血色巨鐮切了過去,不過就在巨鐮即將掃到紅蓮鳳凰的時候,鬼手信長突然沖了上來一只手架住了巨鐮,另外一只手則托住了即將倒下的紅蓮鳳凰.

"喂,別傻站著,快過來幫忙啊!"鬼手信長一個人對付眼前的夜靈王就已經很辛苦了,現在手里還抱著一個人,當然就更不行了,無奈之下他只好向後面的其他人求救.

那些行會的會長本來是不想管的,畢竟鬼手信長現在的地位還沒確立,幫他不一定有好處,搞不好還會得罪松本正賀,但是因為目前的敵人是我們行會的人,所以他們又不得不出手.權衡了半天最終那些人還是沖了上來,畢竟他們就算不當日本領袖,起碼也是個行會首領,要是讓下面人知道自己不敢和中國人戰斗,那以後誰還聽他們的?

無奈沖上來的人分成了兩撥,一部分迅速架開了夜靈王的攻擊,另外一部分則把紅蓮鳳凰給拖了下來.剛才還算幸運,死亡凝視只發揮了一半威力,只是麻痹了紅蓮鳳凰的神經,要是讓她碰上那總共還不到百分之一概率的必殺之眼,那就徹底沒救了.

本來紅月一個人擋住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靠的就是突襲產生的出其不意,現在突然沖上來十幾個人,她一個人自然是擋不住的.不過我們這次可是有備而來,怎麼可能讓紅月在這里吃虧呢?

就在那些人沖上來打算圍攻紅月的時候,一道金色的影子突然從天而降,轟的一聲將廣場地面給砸出了一大片蜘蛛網般的裂紋,那些准備沖上來的人都被地面閃過的金色光圈給撞飛了出去,一時之間摔成了一團.等煙塵散盡,眾人才看到一身鎧甲的真紅站在廣場龜裂的中心對他們說道:"你們也太沒用了吧?不以多欺少就打不過我們嗎?"

"就是."金幣也跳了出來說道:"紫日會長那是世界第一,你們打不過群毆也就算了,紅月姐可是普通玩家,這你們也要一起上嗎?來來來,我們反正也還有幾個人,大家群毆對群毆,人數上讓你們占點便宜我們也就不計較了."

金幣一向都不是老實人,這話說的也相當的不老實.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確實是日本人在數量上占優勢,而且還不是多一點半點.在場的日本人比我帶來的人起碼多了一倍還多,表面上確實很占便宜,可是實際上這些人都是來自各行會的會長和會長隨從.這些人的實力雖然肯定超過一般玩家,但他們卻分別屬于幾十個行會,配合度幾乎為零,真打起來不互相礙事就不錯了,想要形成整體戰斗力那就是天方夜譚.但是我們這邊不一樣.真紅和金幣雖然不太常在一起戰斗,但好歹也曾一起出過幾次任務,加上她們倆的裝備剛好就是我們國家的兩套國器,本身就是互相配套的,所以戰斗時的配合度明顯要高于一般人.紅月雖然和其他人沒怎麼配合過,可她是副會長,在場的都算是她的手下,等于處于統一指揮之下,自然不存在配合問題.至于剩下的冰冰她們,因為本身樂師職業極為稀少的原因,一直被集中在一起訓練,根本就是一個戰斗小組,配合上早就磨合過了,而且還能使用很多種組合攻擊.所以說我們這邊完全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而日本人那邊雖然還不至于到一加一小于一的地步,但肯定不到二.看起來好象是日本人人多,其實卻是他們吃虧.

廣場那邊雙方人群混戰在一起,另外一邊我和松本正賀卻是聊的很開心.

"你怎麼想起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約我說話啊?"松本正賀問道.

我笑著解釋道:"你不是正犯愁壓不住這些人嗎?我這不就來幫你提升人氣了嗎?"見松本正賀搖了搖頭不明白我的意思,我便直接說道:"能在陣前談判的必然是雙方領袖,就算那些人心里不想承認,但既然他們讓你出來談了,那就等于是表面上臣服了,雖然未必能形成多少約束力,但總歸在大義上你就能壓他們一頭了.至于他們的心里嗎……紅月那邊不是正在幫你敲打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章 一只蟲子換來的獎勵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二章 兩個大騙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