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三十三章 連哄帶騙   
  
第十八卷 第三十三章 連哄帶騙

"紫日被爆了!"不知道是誰先喊出了這麼一聲,緊跟著周圍的日本行會會長就像突然爆發了一般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在日本人心里我簡直就是一個夢魘,一把橫在他們頭頂上的利劍,這麼長時間以來從未有人能在正面戰場上擊敗我,這個巨大的心理壓力似的所有日本人都覺得心里堵的慌.可是,就在剛才,松本正賀那家伙竟然將我干掉了.雖然這是占了先前偷襲的光,但不得不承認這本身也是實力的象征.畢竟就算獅子受傷了,那也不是一只兔子能搞定的,能殺死受傷的獅子至少也得是條狼才行.松本正賀現在的情況便是那條狼,而且比那條狼更傑出的是,獅子的傷原本就是這條狼造成的,盡管狼使了點手段,但那又有什麼關系呢?反正獅子掛了,狼還在,這是不爭的事實.

就在大多數日本行會的會長都在慶祝我被干掉的同時,也有幾個機靈的發現了還在場的紅月她們,不過當這些想占便宜的人剛沖上來便被放倒了一大片之後,剩下的人就再也不敢動了.而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想起來,眼前的這些人並不是躲在紫日這個大惡魔蝠翼下的小綿羊,她們是一群小惡魔,即使不如大惡魔那麼強悍,但也不是綿羊一般的角色.不管是大惡魔還是小惡魔,對他們這些"善良的農民"來說都是不可戰勝的.

松本正賀在等到在場的各行會會長死了一小半之後才裝模作樣的擋在了紅月他們面前."你們的老大都被干掉了,難道你們還想和我一戰嗎?"松本正賀的這句話可謂氣勢十足,在場的日本行會會長們感覺自己的腰板好象都變直了不少.

紅月她們互相看了看,然後還是由紅月站出來說道:"哼,偷襲勝了我們會長也不過是你們的僥幸,下次你們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了.今天我們就暫時休戰,下次我們戰場上再見吧!"放完狠話後之後紅月便轉身向身後的眾MM一招手:"我們走."

"想走?沒那麼容易吧?"之前一直被壓著打的鬼手信長這個時候又耀武揚威了起來,畢竟現在我不在現場了,所以他的氣勢自然也就上來了."這里可不是你們支那人的地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鬼手信長邊說邊向前走,但是在經過松本正賀身邊的時候卻被松本正賀伸手攔了下來.他驚怒交加的看著松本正賀問道:"你干什麼?"

松本正賀根本沒搭理他,而是對著紅月說道:"你們可以走了."

紅月回身向松本正賀抱了抱拳,然後帶著眾人撤離了現場.鬼手信長還想上前,可是卻被硬壓了回來,直到眾人啟動傳送陣消失在原地後鬼手信長終于爆發了."松本正賀,你到底什麼意思?老實交代,剛剛你是不是和紫日達成了什麼協議?"

聽到鬼手信長的話,一小部分日本行會的會長也沖了上來怒氣沖沖的看著松本正賀,但是更多的人卻是沒動.傻瓜畢竟只是少數,這年頭有大智慧的人不多,小聰明多少都還有點,何況在場的既然都是各行會的會長,智力方面必然不能太弱了,不然也爬不到這個位置上了.之前抵抗我的鏡頭恍惚在他們眼前重複著,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懷疑松本正賀的動機.至于鬼手信長說松本正賀和我達成了某種協議,這個到是說對了,只是在場的日本行會會長卻不會相信他,畢竟誰也不相信我們之間要真有點什麼黑色交易會這麼明目張膽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討論.

就在這些會長等待著松本正賀的解釋的時候,沒想到松本正賀卻突然身子一彎噴出了一口鮮血,跟著整個人也向後倒了下去,不過他並沒有真的摔倒,而是被沖過來的一個人給扶住了.這個人在場的人也都認識,他是松本正賀的跟班,雖然很少說話,但因為經常跟著松本正賀到處跑,在場的人大多也都認識他.

現在松本正賀倒下之後他便第一時間沖了上來,接住松本正賀之後便憤怒的瞪著鬼手信長說道:"你不是想知道松本君的陰謀嗎?這就是."停頓了一會之後他才在眾人疑惑和驚訝的目光中接著說道:"你們難道真以為紫日是個軟腳蝦啊?剛才那一段你們不覺得紫日被干掉的太輕松了嗎?"

之前不說還沒人覺得,這要一說出來眾人也發現了不對,雖然我當時表現出來的是受傷了,但按照在場人員的想法,就算我受傷了也不該這麼不經打才對啊!之前他們是光顧著興奮了,現在仔細一想都發現了其中的不正常.

等眾人的眼神都從疑惑轉變了詢問之後,那個玩家才接著說道:"你們以為紫日毫無反抗的被松本君干掉了,其實他根本不是沒有反抗,而是攻擊速度太快,你們全都沒看見而已.還有你."說到這那個玩家突然指著鬼手信長厲聲道:"要不是為了救你松本君根本不會被紫日打中."

鬼手信長被說的嘴巴張的老大卻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松本正賀受傷這個已經看見了,屬于既成事實,而他到底怎麼中招的完全沒人注意到,所以不管這個玩家說什麼,他都沒法解釋.但是,如果不解釋的話,那就等于是默認了.可是照這麼說,等于是人家為他擋了一刀,他還把人家往火坑里退,忘恩負義的典范也不過如此了!這罪名要是坐實了那可真是名譽掃地了!

鬼手信長正在那想對策,誰知道松本正賀突然支撐著開口說道:"不要怪他,鬼手君也不是故意要被打的.要怪也只能怪紫日太卑鄙了,他故意等我和鬼手君在同一條直線上時才攻擊就是讓我難以選擇,如果我躲開的話鬼手君毫無防備,肯定是必死無疑,我不躲,好歹我還知道他發動出了攻擊,勉強擋下那招也不過是受傷而已,還不至于當場喪命."

聽到松本正賀的話在場的人全都了然的點了點頭,但是鬼手信長卻是汗都下來了.表面上松本正賀說是不怪他,其實卻是坐實了他恩將仇報的行為.這簡直比直接罵他一頓還要糟糕.

等眾人都反應過來了之後,扶著松本正賀的那個玩家又開口說道:"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松本正賀不讓大家追了吧?"見還有人似乎不太明白,那個玩家連忙解釋道:"這都想不明白嗎?你們想想,之前松本君在和紫日談話的時候,你們是個什麼情況?你們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剛才你們敢于沖上去追擊,不就是仗著紫日被干掉了嗎?可是就算紫日被干掉了,那又如何?那些女人根本不是你們能搞的定的,而松本君又是身受重傷,要是你們真沖上去了,那些女人勢必要還手.兩邊一交戰,就靠你們的實力肯定要吃虧,這個時候你們就會想到松本君,可是他根本就是為了嚇退那些女人而強撐著沒有倒下去,你們要他幫忙,你說他是幫還是不幫?"

眾人被他這麼一問頓時全都啞口無言了.大家都在想:是啊!當時要是自己真追上去了,那豈不是找死?

鬼手信長聽到這里已經知道今天算是倒黴到家了,剛才還以為松本正賀是因為他突然犯渾了,沒想到這根本就不是他的錯誤,而是自己的錯.這下好了,沒有將到松本正賀的軍,卻把自己給賠進去了!郁悶的鬼手信長雖然非常的懊惱,但事情已經做了他,他也夠光棍,竟然主動站到松本正賀面前鞠了一躬."對不起,之前是我鹵莽了!"

松本正賀裝的很大度的樣子說道:"算了,雖然我們之前有些不痛快的過去,但現在中國人對我們的威脅越來越大,我們日本人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實在是沒有太多經力讓我們玩內耗了!"

在場的人聽到松本正賀的話無不感動非常,畢竟之前自己這幫人還對松本正賀有所懷疑,沒想到到頭來還是人家救了自己,而且還大度的不做計較,這樣的領導者上哪找去啊!

過了一會,大概是氣氛有些尷尬,一個反應快的會長便說道:"對了.紫日他們來之前,我們還沒討論出個結果呢?之前信田君提議說趁中俄戰爭的機會,立刻發動反攻將中國人在日本的勢力全都趕出去,各位覺得這個方案如何?"

"這個方案非常不錯."鬼手信長之前吃了癟,現在見總算輪到自己發揮的機會了邊利馬跳了出來說道:"根據我的情報人員傳回的消息,俄羅斯的上千萬大軍已經插入了中國內陸地區,現在中國人正在集結部隊以抵抗他們的入侵,所以各地兵力調動頻繁,我們只要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反擊中國人在日本的勢力,必定能趁他們兵力空虛之時一舉得手."

"等一下!"松本正賀虛弱的聲音傳了過來.要在以前,他這麼小聲說話,別人肯定不會睬他,但現在松本正賀的地位和聲譽都不是之前能比了,所以眾人雖然只聽到了一點點聲音卻還是馬上安靜了下來轉身看向松本正賀等待他的下文.見眾人轉了過來,松本正賀便示意身邊的那個玩家將自己扶了起來,然後他先是從對方手里接接過了一枚藥丸吞了下去,然後才開口說道:"此事不可為."

"為什麼?"鬼手信長現在是真的要發飆了,之前他說要追擊紅月她們,結果被攔住了,雖然事後確實證明了他是錯的,可這次不同啊.這次他有情報來源,而且從一般情況上推斷也是完全符合道理的.可是松本正賀現在居然又反對他的提議,這要是再被證明他是錯的,那他以後還混不混了?

松本正賀早就知道鬼手信長要問,但是他也是早就准備好了說辭."各位可能不知道,在當初鬼手君接替我執掌日本各行會勢力的那段時間,其實我並沒有閑著.這段時間內我不斷辛苦努力提高自己的實力,而且還利用最後的資金收買了一些中國人做為我的內應."

"你在中國有間諜?"

"確切的說是我在冰霜玫瑰盟里有間諜."松本正賀簡直就像一枚重磅炸彈掉進了人堆,瞬間便將在場的日本行會會長炸的人仰馬翻.我們行會的反間諜措施在所有行會里都是堪稱變態級的,能把間諜安插進我們行會,那簡直就和擊敗我一樣令日本人崇敬.

"你居然能把人安插進冰霜玫瑰盟?"鬼手信長不太相信的問道.

松本正賀點點頭,非常平靜的說道:"我有我一套我自己的辦法可以讓間諜混進冰霜玫瑰盟而不被發現,不過這個方法的限制也很多,所以至今我也只送了幾個人進去."

松本正賀說的輕描淡寫,旁邊的人卻是聽的心驚肉跳,能往我們行會里安插間諜本身已經很不容易了,松本正賀居然還說他一插就是幾個,這簡直就是奇跡中的奇跡啊!

"你你你……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快告訴我們啊!"一些行會的會長激動的問道.

"你們覺得能說我會藏著不說嗎?"松本正賀說道:"實話和各位說吧!你們中的不少人行會里都有一大群冰霜玫瑰盟的間諜,只要我現在在這里把這個方法告訴你們了,我保證你們不但一個人也安插不進去,而且連我的人都會被掃出來."

"什麼?"有人驚呼道:"你怎麼知道我們行會里有間諜?"

"這是我的間諜探聽回來的消息,只是暫時還沒搞清楚到底是哪些人而已."

"什麼?"在場的行會會長幾乎都要跳起來了.松本正賀說他的間諜正在搞關于各行會潛伏的冰霜玫瑰盟的間諜的消息,那就是說松本正賀安插的間諜級別已經相當高了.畢竟諜報工作在任何組織之中都是屬于絕對機密的東西,能接觸到這個的,肯定不會是一般的小嘍啰.

見眾人反應有點大,松本正賀又安撫道:"你們都別激動,如果我搞到了各位行會里間諜的名單,我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各位的,只是現在大家還是不要太過計較,也別一回去就大動干戈的到處搜查間諜.先不說到底能不能搜出來,萬一誤傷自己人,或者打草驚蛇,那都是得不償失的事情.現在我們應該關注的就是中國人的行動計劃."

"對啊!快說說你們探聽到了什麼樣的計劃?"眾人這個時候才把注意力集中了回來,卻沒想到他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在心里承認了松本正賀在我們行會中安插有間諜這個事.

松本正賀略做沉吟便接著道:"根據我的間諜傳回的情報.俄羅斯人的軍隊其實是中國人故意放進去的."

"什麼意思啊?"

"意思就是中國人根本沒怎麼抵抗,他們就是故意把國門打開,放俄羅斯軍隊進入了自己國家內."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有人問道.

"各位還記得現在的中國是怎麼建國的嗎?"松本正賀突然問道.

有個人回答道:"好象是一個姓毛的人帶著一堆農民打敗了我們國家的軍隊和當時的中國國內另外一支力量後建立的新國家."

"沒錯."松本正賀說道:"那個人就是現在這個中國的建國偉人,而他的軍隊最擅長的一種戰術就是游擊戰.這個戰術的核心內容就是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不與敵人打正面戰役,而是以不斷的騷擾和穿插逐漸蠶食敵人的有生力量,將對手的戰略物資耗盡,戰斗意志拖跨,直到雙方實力發生扭轉後,再以幾場大規模的正面戰役一舉摧毀敵軍戰斗力,這就是他最經典的戰術理論."

"等等,這個好象有點問題."一名會長說道:"按你的說法,紫日他們現在就在跟俄羅斯人玩游擊戰,可是游擊戰不是應該是己方實力弱于對手時才采用的嗎?冰霜玫瑰盟現在就算不能同時兼顧兩場戰爭,也不至于打不過那幫北極熊吧?他們為什麼要和俄羅斯人玩游擊戰呢?"

"這就是關鍵所在."松本正賀說道:"根據我的間諜傳回的情報,中國人不但沒有向中俄邊境增兵,反而將部隊全都調到日本來了."

"什麼?"在場的人全都叫了起來.

松本正賀沒管他們有多驚訝,而是繼續說道:"實際上現在中國的邊境區域根本就沒多少人了,他們不但把部隊撤走了,連物資和NPC都給撤光了,現在的整個中國北方幾乎就是成片成片的無人區,在那里唯一剩下的中國軍隊就是上千支突擊小隊.這些小隊每個在十到一百人不等,全部裝備精良,有著遠超一般玩家平均實力的作戰能力,基本上就相當于是一千支特種小分隊.而這些,就是中國人的游擊隊.根據我的間諜發回的情報,目前這一千多只游擊隊已經和俄羅斯人交戰了不下萬次,也就是說每個小分隊至少已經和俄羅斯人打了十次以上了.你們知道他們的戰果和損失嗎?"不等在場的人問出來,松本正賀便自己回答道:"他們干掉了俄羅斯十幾萬人,雖然其中大部分都是NPC士兵,但被他們破壞或者搶走的戰爭物資,直接價值已經高達兩億水晶幣了.俄羅斯人可謂是損失慘重,然而他們自己目前總共就死了一百多人次,總經濟損失還不到俄羅斯人的萬人之一.戰爭打的就是錢,錢的損失就是實力的損失.一比一萬的戰損比,你們覺得俄羅斯人能撐多久?"

"這個……"

"我可以告訴你們,這種戰損比已經讓俄羅斯軍隊的推進速度大幅度下降了.他們現在的部隊幾乎都被收縮成了一個個大集團,每次移動都要前後探察才敢出動,說他們是步步為營都是保守的.想象一下,在這種情況下俄羅斯人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到中國人不得不守的位置?"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松本正賀又接著道:"雖然我們不知道俄羅斯人需要多久才能推進到那個中國人不得不守的位置,但我卻知道,在俄羅斯人到達那里之前,他們的主力部隊完全就是閑著的.你們覺得以冰霜玫瑰盟的指揮能力,有可能把全國的部隊白白的閑在家里,卻只靠那幾千支小分隊去執行襲擾任務嗎?"

眾人全都搖起了腦袋,顯然大家都覺得這個推論不太靠譜.

松本正賀也接著說道:"對,他們不會,因為除了俄羅斯人的入侵戰爭,他們還有一場戰爭要打,那就是他們入侵我們的戰爭."

說到這里要是誰再反應不過來,那就真的該自殺了.我們行會現在要打兩場戰爭,而其中一場戰爭就只用了一千支小分隊就暫時穩住了戰局,那麼我們剩下那麼多部隊干什麼呢?當然是打日本了.

"他們難道想先把我們這邊的戰斗結束掉,然後再返回去和俄羅斯人決一死戰?"終于有人猜到了松本正賀的意思.

"沒錯."松本正賀說道:"這可不是我的推論,而是我的間諜帶回來的確切情報.事實上中國人已經在運做了,所以我才敢在這個時候把事情告訴你們,因為他們的部隊已經調了過來,就算他們現在知道消息敗露,也絕對不可能再改變計劃了.他們耽擱不起,所以就算明知道暴露,他們也還是會打過來.當然了,說句不太好聽的,現在以我們的實力,中國人還真不太在乎我們是否知道他們的計劃,反正我們也打不過他們,知不知道都不會影響這個結果."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聽到松本正賀說出來的驚人消息,在場的不少人都慌了神.不過他們現在同時也很慶幸,多虧沒聽鬼手信長的馬上發動反攻,要不然等他們反動反攻的時候正好碰上我們也發動全面進攻,日本人的實力本來就被打的沒剩多少了,這會跟我們玩大決戰,那根本就不會有絲毫意外,日本人鐵定戰敗,而且和松本正賀之前說的那個計劃不一樣,這種戰敗是徹底的,因為他們會把日本最後一點戰斗力也敗掉,之後即使我們把大部隊掉走去打俄羅斯人,他們也再沒有實力反抗我們了.到那個時候才真是欲哭無淚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二章 兩個大騙子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三十四章 順藤摸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