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五十章 好進不好出   
  
第十八卷 第五十章 好進不好出

索羅所說的那個神族據點其實離我們做實驗的地方並不遠,簡單點講就是兩個地方剛好就在一座山的兩側.因為神殿的後方是禁地,外面設置了強力偵測法陣,所以想從後面進去是肯定不行的.但是前山雖然因為人來人往而無法設立警戒法陣,但同樣,來往的人流也會增加我們潛入的難度.至于說殺上山去,除非我被打傻了,否則絕對不會往那方面想.我確實是很強,但我還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干掉個把神族賺點經驗是可以,主動去挑戰神族聚集地,那是自殺,不是練級.

因為我現在有心將索羅收入我們行會幫我辦事,所以接下來的危險行動就不能指望他了.在把我帶到位並介紹完他知道的一些信息後我便把他打發去了希望城等著我,至于這樣會不會威脅到西莉亞的安全,這個我到不擔心.以前索羅有武神撐腰,所以會比較囂張一些,但是現在他自己都還沒穩定下來,以他的智慧是絕對不會干出什麼出格的事情的.

在打發走了索羅之後我便蹲在神族聚集地的外圍仔細的研究起了這個地方的情況.

這片神族聚集地基本上就是建在山里的,雖然整個建築群都還保持著神殿的結構,但卻是陷在山體之中的,除了正面的大門之外神殿的後部和房頂都被山體包裹著.要不是開口比較大,簡直就是座防空洞.

通往這座聚集區的道路只有一條,而且是一段至少有幾千級的超長台階,想從這地方不被發現的跑上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那長階的每一級都銘刻著金色的符文,顯然不是一般台階.我估計其中至少會有限制飛行和偵測隱形之類的技能存在,至于還有沒有其他的那就說不定了.

看看這長長的台階,又看了看山上的那八名神族守衛,我頓時有種老虎啃刺猬的感覺,看著東西在那完全沒法下嘴啊!想了半天我最終還是先將大量的幽靈蟲和玫瑰藤一起派了出去.不管怎麼說,先把周圍的環境摸清楚,說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也說不定.

幽靈蟲剛一被釋放出來便四散爬開了,上百萬只蟲子分散到山體各處,幾乎將每片草皮都翻了一遍,結果除了又發現了一個不好的消息之外就啥也沒發現了.至于這個不好的消息就是,這一整座山竟然都被下了攻擊型魔法防護陣,任何外來生物除了走那條台階,不管從別的任何地方接觸到山體都會遭到魔法陣反擊.為了實驗這東西是不是存在漏洞,我甚至還犧牲了好幾千只幽靈蟲,結果證實那個東西根本就是無差別的防護,連地面下都密密麻麻的排了一層.像幽靈蟲這樣體積小撞上去還無所謂,對方只會以為是野生的蟲子碰到了法陣,要是我強行突破,肯定會立刻引發警報,到時候神山變蜂窩,幾百幾千的神族一起沖出來,再來一百個我也得全交代在這.不過我還算幸運,相比之幽靈蟲發現的那個防護法陣,玫瑰藤的入侵行動到是順利了很多.

在滿是植物的森林中,玫瑰藤只要不做出太明顯的動作,幾乎可以完美的融入自然之中,畢竟他本身就是植物,而在森林中看到植物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仗著這個先天優勢,玫瑰藤硬是緩慢的從雜草從中游到了台階下面.地面下雖然埋了報警法陣,但只要不鑽地就沒事.地面上的部分因為時常有神族進出,所以不可能安置報警法陣,再說這里光禿禿的就只有一層比腳面略高的雜草,一般人也不大可能從這里潛伏到台階底下,所以俄羅斯神族便沒有在這地方多下工夫.

在成功的潛伏到了台階下面之後,玫瑰藤先是試著將往台階底下鑽了一下,結果證明了俄羅斯神族的警報法陣根本就是無處不在,但是玫瑰藤又不能從台階上面爬過去.雖然他是植物,混在草叢中很難被發現,可一旦他爬到光滑的台階上,那簡直就是禿子頭上的虱子.

在遠處看到玫瑰藤無法鑽入地下,又不能讓台階,我也開始焦急了起來.不過想了一會之後我突然眼前一亮,連忙用心靈接觸通知他往旁邊的花圃爬過去.大概是為了美觀,在那兩條台階兩側被種植了大量美麗的花朵,而且看樣子還經常有人修剪,因為看起來相當的整齊.這花圃因為常常需要有人修剪,加上本身高度就不高,也藏不住人,所以很可能沒有設置魔法警戒線.

玫瑰藤在得知我的意圖後便將一根枝條伸了過去想測試一下,結果很簡單的就被他鑽了進去.事實證明我的猜測完全正確.玫瑰藤在確認花圃里沒有報警法陣之後便開始迅速的沿著花圃向上移動,直到接近到了那八個神族守衛很近的距離後才逐漸降低了速度.

由于植物一般都是頂部的枝葉比較茂盛,所以貼著地面在花朵間穿行的玫瑰藤完全被花圃給擋了個嚴嚴實實,直到他爬到了距離最外面的那個神族不到一米的地方都沒被發現.

雖然成功潛伏到了這個聚集地的入口區,但玫瑰藤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了,于是只好發信息回來問我.我把信息轉給凌和其他魔寵後大家一起開始想了起來.經過一番分析之後凌給出了兩個選擇.

第一個方案是隱秘進入法.通過玫瑰藤的觀察,我們發現花圃的頂端離神殿外圍的花壇只有不到十厘米的距離,如果玫瑰藤能夠以超級慢的速度緩慢將自己的枝條伸進花壇,那麼那八名神族可能根本就發現不了.畢竟速度太慢的話不注意的人根本看不出來他在動,而如果只是一眼掃過,正常人都不會注意到花壇里伸出的一根枝條的.只要進入花壇,就可以一路潛伏到神殿的牆根下面,而在那里還種植了一大片爬牆虎,以玫瑰藤的外形,想混進爬牆虎中實在是太容易了.只要上了牆,想從哪里進入神殿內部那就隨我們高興了.這個方法的好處是夠隱蔽,就算潛伏進去了也不會驚動任何人.缺點是一來太費時間,二來過程有點冒險,三來最後等玫瑰藤進去了之後我還得啟動終極技能進行和體,然後以玫瑰藤為目標把我自己拉進去,而這個過程實際上會產生比較強烈的魔力爆發,以神族的魔力感應,肯定會發現一些不正常,只是他們無法確定我的位置而已.

第二個方案是暴力型方案.這個方法就是在玫瑰藤現在所在的位置啟動合體技能,然後把我自己瞬間拉到台階的頂端,跟著以合體狀態下的超高傷害輸出瞬間秒掉八名神族守衛,之後立刻沖入神殿再取消合體想辦法隱藏.這個方法顯然比第一個方法來的快,但問題也不少.一是合體後要干掉八個神族,這個過程實在有些冒險.即使以我進入合體狀態後的屬性,瞬間干掉八個神族也屬于極大的冒險行為.我自己最大的把握是趁對方不注意秒掉五名神族,六個七個的話可能有點玄,八個雖然不是不可能,我卻是完全沒把握.另外,就算能瞬間秒掉八名神族,可是之後沖進神殿也必然會搞出比較大的動靜,再想隱藏也是相當的不容易.總體來講就是危險多多.

兩個方案都不是十全十美,但是似乎也沒別的辦法了.考慮了半天之後我決定還是使用穩妥點的方法,也就是第一個辦法,雖然也有風險,但起碼成功率會比較高,相比之下第二個方案那就完全是在賭博了.

決定好之後我便開始通知玫瑰藤動手,接到命令的玫瑰藤立刻移動到了花圃的後方並緩慢的伸出了一根枝條以超慢的速度緩慢的向花壇伸了過去,因為整個過程的速度太慢,一般人根本都發現不了他在動,只是這樣的速度移動起來也確實辛苦,畢竟太耗時間了.

我們在山下焦急的等待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後玫瑰藤才終于將枝條的前端搭上了花壇的邊緣,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只要枝條搭到花壇上之後玫瑰藤的移動就會變的不那麼明顯了,此時就算加快速度也不會引起人的注意,況且那些神族也不會想到就在自己身邊不到一米遠的地方就有一根魔藤正在試圖侵入神殿內部.

用了差不多十分鍾將自己的大部分身體都移動到花壇內之後玫瑰藤又不得不開始用之前那種緩慢的動作將自己的枝條逐漸收回花壇中,前後折騰可一個多小時玫瑰藤總算是徹底移動到了花壇內部.在嘗試了花壇下方的泥土並發現其中也有報警法陣後,玫瑰藤又小心的穿過花木之間的縫隙,移動到了神殿正面的牆根底下,並迅速游進了那堆爬牆虎之中.

俄羅斯神族的這個神殿正面並沒有開窗戶,但是在房頂上卻有一圈比較明顯的天窗,玫瑰藤以極快的速度移動到了牆頂的天窗口之後便打算從窗口鑽進去.誰知道凌卻突然通過心靈接觸大叫道:"別動."玫瑰藤被我們這邊傳達的信息搞的突然一頓,而就是這一頓讓我們躲過了一劫.就在玫瑰藤停下後不到一秒,他前面的那扇窗戶上突然浮現出了一個淡淡的魔法陣的虛影.剛剛通過心靈共享我們全都看到了那個魔法陣,凌立刻便認出了那是個報警魔法陣,只要一碰就會發出巨大的聲音報警,而且還有一定的攻擊性,可以說是相當高級的警報法陣.

"我靠,多虧你發現了,不然我們這麼長時間可是全白等了!"我心有余悸的邊感歎邊問道:"你剛才是怎麼發現那東西的啊?"

凌也有些後怕的道:"我其實根本就沒發現,我那是猜的!"

"啊?這也能猜?"

凌解釋道:"因為這個神殿外面的設計非常奇怪,一般來說神族都有比較明顯的優越感,認為自己實力很強,一般不會在自己居住的地方設計這麼多報警法陣,那是普通人才愛干的事情.可是這座神殿卻是被報警法陣層層保護著,感覺非常奇怪,而且我想既然他們連地底下都費勁布滿了魔法陣,沒道理單單把窗戶留出來啊!沒想到居然還真讓我猜對了!"

"呼,剛才真夠險的."我想了想用心靈接觸對玫瑰藤道:"你想辦法找個牆縫,試試能不能用腐蝕液燒出個洞鑽進去."

玫瑰藤傳回了一個肯定的答複後便立刻在牆壁上移動了起來.這麼大個建築自然自然不太可能全都嚴絲合縫,很快便被玫瑰藤在牆體上找到了一道裂紋,不過裂縫比較小,並沒有深入到建築內部,但有這個縫也就夠了.作為一種專門在地下打洞的植物,玫瑰藤對付特別堅硬的牆壁也是有辦法的,只是沒有開拓者那種暴力破拆快而已.

在小心的將自己吸附在裂縫附近後玫瑰藤便將一根花枝伸到了裂縫上,然後便見一種墨綠色的汁液逐漸從那根花枝的尖端滲了出來.原本堅硬的花崗岩牆壁一碰到那綠色的液體就像是將沸水倒在了雪地上一樣,瞬間便燒出了一個大洞,而且牆壁上的缺口還順著縫隙一直向外擴張了近半尺才逐漸停止腐蝕,可見這種液體對牆壁的腐蝕性有多大.

有了缺口剩下的就好辦了.迅速伸入一根帶有水晶眼的藤條檢查了一下房間內部的環境,確認安全後玫瑰藤便迅速鑽入了房間內部.

我在神殿外面通過心靈接觸一直看著玫瑰藤的行動,發現他進入房間內之後便立刻啟動了技能."神域——終極完全體."虛影一閃我整個人便迅速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我啟動技能的同時守門的八名神族全都驚訝的猛的轉向了玫瑰藤所在的位置,因為他們剛剛都感覺到了那個地方爆發出了一陣強大至極的魔力波動,其恐怖程度甚至超過了他們的實力.但是,那陣波動雖然非常強烈,但卻異常的突然,幾乎是在出現的瞬間便終止了.

實際上我啟動終極完全體只是為了把自己傳送到房間里,而且這個終極完全體會產生虛弱狀態,所以我也不敢多停留,傳送剛一完成便立刻解除了合體.那一秒不到的合體狀態雖然也會產生副作用,但卻微弱的幾乎可以忽略.

雖然沒搞清楚為什麼那個魔力爆發只持續了一秒不到就結束了,但是守門的八名神族卻還是立刻分出了四人沖入了神殿內部,半路上又遇到了另外幾名感覺到波動沖過來的守衛,結果等最後沖到那間房間外面時居然已經聚集了二十幾名神族護衛.當先一名神族護衛也不管什麼神殿財產了,上去一腳便將大門踹開,然後沖了進去.但是,就在他進入房間後卻完全傻在了當場.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跑進我的花園里來了?"一名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漂亮小姑娘正拿著個噴壺在那澆花,對于突然闖入的神族守衛問道.

事實上神族守衛更郁悶,他明明記得那道門後面應該是雜物間才對,可是一腳踹開大門後卻一步跨進了一片巨大的花園之中,別說雜物間本身就是神殿中最小的房間之一,就算是整個神殿也趕不上這里面積大啊!不過,就算是闖入了別人的花園,以神族的心態應該也是不會有所緊張的,但是眼前這個小女孩身上傳來的力量波動卻已經快把這個神族給嚇哭了,他甚至都覺得自己現在還沒尿褲子已經算是自己意志力堅強了.

見這個家伙剛沖進房間就不動了,外面的神族守衛還以為他遇到了麻煩,便連忙推開他一起沖了進來,結果進來的人就全都傻在了當場,而就在他們一個個表情比哭還難看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時候,我卻正在一邊偷笑一邊指揮著玫瑰藤以酸液在房間的地板上開洞.

實際上我根本沒有離開房間,那些神族的反應可謂是超級迅速,我到是想一進來就跑來著,可惜那些家伙速度太快,根本就不給我轉移的機會.眼看對方沖到門口了,我突然急中生智將大地之門給打開立在了房間的門口,使得房間門正對著大地之門.只要有人跨過房門就會一腳踏入大地之母的花園之中.雖說大地之母的花園也只是個花園,但那畢竟是大地之母的花園啊.那就跟皇帝的禦花園差不多,沒經過皇帝允許,你一農民跑進去了想干什麼?找死嗎?

沖進房間的這幫神族雖然是神族,但他們只是下位神.不管高級神族還是低級神族,那都是他們自己封的,甚至于連下位神這個稱號都是上位神們為了方便我們理解而起的名字.按照大地之母的原話,不管是天庭的那幫子神仙,還是阿奴比斯或者迪坦斯之流,其實統統都只能算是高級生物,而真正能被稱為神的就只有他們十大上位神而已.在上位神眼里這些所謂的下位神和普通人的區別也就相當于螞蟻和食蟻獸的區別.食蟻獸可以說是完克螞蟻,但再強的食蟻獸也就是只普通動物而已,和獵人比起來那就是盤菜.對上位神來說干掉一名下位神比干掉一個普通人麻煩不了多少,那都是一個意念的事情而已.

看著眼前的大地之母,眾神族護衛也不敢說什麼入侵者了,一個個拼命的想往後退,而後面的人則干脆就直接轉身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對他們的表現大地之母只是微微一笑,在她眼里這些神族和我的戰斗不過是貓狗打架,普通人看到貓狗打架頂多也就是一笑了之,沒聽說還有誰沖上去幫著一方打另一方的.

好不容易跑出大地之母的花園之後眾神族護衛全都沒形象的往地上一癱再也爬不起來了.一名護衛一邊拼命擦冷汗一邊說道:"我的個天地啊!剛剛那是上位神吧?我連心髒都嚇的忘記跳了!"

"我靠,我現在算是知道那幫子普通人在我們身邊是啥感覺了,那簡直就是螞蟻碰上巨龍了啊!"另外一名神族剛感歎完又突然問道:"誒不對啊!這不是雜物間嗎?我們怎麼會沖進上位神的地盤的啊?"

"靠,中計了!對方肯定是修改了大門口的空間坐標,把大門直接連接到了上位神空間了.快,誰還能動的趕緊砸牆進去把入侵者找出來!"一名等級稍高的護衛神說道.

他身邊的神族護衛立刻求饒道:"不行了老大,我腿軟,你讓我先把氣喘勻了再說先!"

雖然那個等級稍高的神族護衛拼命催促,但眾護衛卻死活也爬不起來,最後還是他自己在休息了近兩分鍾後才勉強支撐著爬起來,就這樣他的腿還在那打顫,至于其他神族護衛那就更加不堪了.不過說起來他們這樣還算走運了,多虧他們在門外的過道上癱了一會,要是他們直接就沖進來,那我肯定會趁機把他們全殺光.畢竟這麼多虛弱無力的神族紮堆的事情平時可不多見,這可都是經驗啊!不過很可惜,當時我正忙著逃跑,根本沒往這方面想,而他們沖進來的也晚了點,等他們砸穿牆壁進入房間的時候我已經順著地面上的那個大洞跑掉有一會了.

剛剛就在那幫神族護衛在外面休息的工夫我已經成功進入了下面一層的房間,然後又橫向打穿了兩間房才進入過道順著通道離開了神殿前部的辦公區進入了後方的真正核心區.

說起來世界各地的神殿雖然建築風格各不相同,但是其內部的建築布局卻是都差不多,前面的主殿看起來大卻並不是核心,一般都是負責對外的公開事物的,簡單講就是個大型接待處,只有後方的後殿才是真正的重要區域,那里一般都是神族的住所或者研究東西的地方,而前殿和後殿之間一般還會有個花園什麼的東西作為分隔,這個基本上就是標准神殿建築風格.這里的神殿因為整個都嵌在了山里,所以中間沒有作為分隔的花園,不過前殿和後殿卻還是分的比較清楚的,中央的區域雖然沒種花卻留出了一大片空地,而且這里也不是空的,而是有個巨大深井一直通向地底,在深井的外圍還有一圈旋轉向下的階梯沿著那個大洞的邊緣旋轉向下.

看到這個洞我便猶豫了起來.按照一般結構來說後殿才是神殿的核心,可是這座神殿卻多了個深井,那麼最重要的東西到底是放在了後面還是下面呢?想了半天我最終還是決定先下井去看看.雖然後殿一般都是神殿核心區,但這個神殿的造型比較奇怪,多加了個深洞,而且之前我們已經證實了神殿地下全都是防護法陣.一開始在外面我還沒注意,現在想來搞不好那些防護法陣根本就不是用來做警報器用的,那根本就是為了這個地洞而加的防護層,這樣想的話似乎地洞里有重要東西的可能性還要更高一些.

決定了方向後我便迅速的摸到了那個大洞的外面,由于之前在上面的房間吸引走了大部分的護衛,這邊現在只剩下了兩名神族在把守地洞入口,而且由于這個洞口的直徑已經超過了三十米,所以兩邊的守衛實際上距離是非常遠的.當我突然從前殿跑出來的時候兩個守衛中只有一個發現了我,另外一個因為背對著我根本就沒注意到我的出現,直到聽到這邊這個神族護衛的呼喊才發現我,只是此時他再沖過來已經晚了.

從前殿出口到地洞入口總共也就二十幾米遠,等那兩個神族注意到我的時候我已經沖過了一半的路程,當先正對著我的那名神族護衛迅速的抽出了自己的配劍做好了迎擊准備,而我也已經跳了起來,身體帶著巨大的慣性猛的撞入那家伙的懷里,跟著兩人抱在一起翻滾著從那個大坑的邊緣摔了下去.對面的神族護衛看到我們滾下去了之後便也跟著跳了下來,只是他剛跳進大洞便愣住了,因為他突然發現面前竟然浮著一只構裝生物.

我早在抱著正對我的那個守衛滾下地洞的時候便放出了依佛里特,而依佛里特也迅速開始為手上的武器進行了聚能,等另外一名神族護衛跳下來的時候正好迎上了依佛里特待發狀態的新武器.只見烏光一閃,那名跳下來的神族護衛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命中,跟著他只覺得自己好象被人用大錘在腦袋上來了一下一般,瞬間便覺得天旋地轉雙耳嗡嗡作響,別說戰斗,連方向都搞不清楚了.

看著幾乎被死亡射線打暈過去的那名神族,依佛里特絲毫沒有留情,發射完射線後手腕一動,那只長槍一般的死亡射線發射器立刻收回個胳膊之中,跟著只聽咔啦一聲一把紅色的火焰之刃便從他的胳膊中滑了出來,趁著那名神族意識模糊的幾乎猛的沖了上去,借助對方下落的慣性和自己上沖的動能,輕易的便一劍將那名神族護衛捅了個對穿.

"嗚……"腹部被捅穿的神族護衛還沒有馬上死亡,剛才的疼痛反倒讓他迅速的恢複了意識,只是還沒等他有所反應,依佛里特便突然一甩手將他從自己的刀上甩了出去,而在他飛出去的那個方向,一張張開的大口已經等待多時了.

一口吞掉那名神族護衛後黑炎滿足的縮回了訓練空間中,依佛里特也緊跟著沖了進去並關閉了入口,下一秒,訓練空間突然在深井的中段位置打開了一道縫,而我和那名被我撞飛的神族正好從上方落了下來.原本抱在一起的我們兩個在半空中突然互相蹬了一腳,然後雙雙分開,只是分開之後那名神族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掛了一層冰晶,而且這層冰看起來很薄,但硬度卻超強,即使以他神族的體制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掙脫,不過他很快就不用再擔心冰晶的問題了,因為一張貪婪的大嘴正在下方等著他呢.

連著吞了兩名神族之後黑炎的體型明顯又增加了一圈,照這個速度長下去,估計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超過小龍女成為我所有召喚生物中體積最大的那個了.

干掉兩名守衛後我便張開翅膀調整好了下落姿態,然後平穩的降落在了深坑的底部.原本我還打算落地後和這里的守衛大戰一場來著,誰知道這底下竟然一個守衛都沒有.巨大的坑底竟然只有兩道門而已,而且看樣子這也就是一道普通的門,並不是什麼防護型的門.

看到那兩道門後我也沒多猶豫,反正兩邊看起來都一樣,走哪邊其實都是在碰運氣,與其慢慢猜不如隨便選一道.雖然我干掉了兩名通道守衛,但上面那幫神族護衛只是暫時被引開了而已,他們遲早是會追下來的,所以我必須得盡快搞清楚這里到底是干什麼的,否則的話等護衛來了我就算能打的過那麼多神族恐怕也沒辦法繼續調查了.

推開選中的那扇門後我迅速閃了進去.大門內部和外部簡直就是兩個世界,外面那個深井完全就是在山體中硬挖出來的,牆壁就是岩石本來的樣子,連棱角都沒磨過,可是這門里卻是整齊的通道,牆壁好象好象用土系法術強化過,不但整齊異常,而且還有陣陣魔力波動散發出來.

"凌,幫我看下這些牆壁."我迅速召喚凌出來幫忙.

凌剛一出現便將手貼在了牆壁上,然後閉眼感受了兩秒,隨即便睜開眼睛說道:"牆壁是用土元素強化過的,牆體內還埋了一層雙向隔離法陣."

"隔離法陣?"

"就是魔法威力測試區用來保護牆壁的那種法陣.相當于高級防護罩,只是啟動需要大量能量,而且反應比較遲鈍,不太適合戰場上使用."

我聽完之後又問道:"你剛剛說雙向,難道這個法陣還有對內的?"

凌點點頭道:"不但有對內的,而且似乎比對外的要強."

"這里難道是武器實驗場不成?"一般來說防護法陣都是對外的,主要是防止敵人從外部強行破壞建築牆壁而進入建築內部.當然,對內的防護法陣也很常見,比如說關押危險生物的牢房,和魔法分級測試區的實驗場.不過這里既然是神族的神殿,為什麼又要設置對內的防護法陣呢?就算這里是用來研究秘密武器的,那也不用連過道都加上防護魔法啊!誰會傻到在過道里測試武器呢?

想不通這些問題,我們也只能繼續向前搜索,不過才走了沒兩步就走不下去了,因為前方突然出現了一道門.如果只是過道里有道普通的門我肯定不會這麼大驚小怪,關鍵問題是這道門竟然是用一整塊神石做成的.

神石在物理特性上和一般的石頭其實沒啥區別,它真正的特殊之處在于它可以抑制神力,也就是說下位神只要一接近神石就會變成普通生物.以神族的力量,能弄到神石我不奇怪,但這里是神族聚集地啊.俄羅斯神族腦袋讓驢踢了在自己家里放塊神石玩自虐?這顯然說不通嗎.

凌走到門邊摸了摸那道門上的神石,然後皺著眉頭道:"不對,這東西還不完全是神石,里面似乎攙了神力獸的魔核粉末."

"神力獸是個什麼東西啊?"

"神力獸是一種很罕見的稀有魔獸,但是它什麼魔法都不會,唯一的特長就是力氣大.不過他有個很變態的特征,那就是在他周圍半徑五百米之內都無法使用魔法,說白了它就是只會走路的禁魔球,而他的禁魔特性就來源于它的魔核.以前我在黑暗神殿的時候也見過這種東西,不過那時候我們都是把它磨成粉攙在鋼水里制作成枷鎖之類的工具,專門用來拴那些強大的魔獸的."

"你的意思是這種粉末可以使物品具有抗魔屬性?"

"不是抗魔,是完全禁魔.這道門中不但攙了這種粉末,而且分量還不少.我估計除非是上位神,否則就算是天庭的那位老大來了也別想破壞掉這道門.封神又禁魔,這東西簡直就是用來……"說到這里凌忽然頓住了."這里該不會是……?"

我看著凌點了點頭,表示我和他想的一樣."這里連通道都設置了防護法陣,顯然不會是為了武器實驗的需要,而這道門又修的這麼變態,除了那種地方,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搞成這樣了."

"哈哈哈哈,你們猜的一點也不錯,這里就是一座監獄,一座專門用來關押神族的監獄."一陣狂妄的笑聲伴隨著囂張的語言突然出現在我們之前進來的那條通道中,隨後我們便看到一名一身金色鎧甲的神族帶著大量護衛一起出現在了通道中."原來是紫日會長啊!我早該猜到是你的.中國的神族和我們簽了協議不能參加這次的戰斗,而中國的凡人之中也就只有你有能力殺死神族了.不過,你的好運現在算是到頭了.進了這眾神監獄,你就不要指望再出去."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四十九章 變態的常規武器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五十一章 強行進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