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八十八章 虛晃一槍   
  
第十八卷 第八十八章 虛晃一槍

對于銀雪的存在我是早就知道的,而我之所以攬下對付俄羅斯神族的這個活,也正是因為銀雪的存在.對我來說她就是我的保險,只要我們能支撐到她蘇醒,被封了神力的俄羅斯神族根本就不夠銀雪幾招轟的.

面對如此巨大的力量波動,卡奧斯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形象,一路直沖過恩瑞克斯的身邊向力量波動的源頭沖了過去.從波動特征上他能感覺的出來,對方的蘇醒還要很長時間,但是他一點也不敢耽誤,因為他輸不起.一旦對方真的醒過來了,他也就完蛋了.

即使被封了神力,卡奧斯畢竟還是俄羅斯神族中最強的存在,幾乎是眨眼之間他便已經跨越了半個城市的距離沖到了那個力量波動的源頭之處.在看到了那個力量波動的源泉時,卡奧斯感覺自己的心髒都快停掉了.剛才距離遠還不太清楚,現在靠近了才發現,眼前這個長的很像鹿的生物所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竟然比自己強了一個量級,也就是十倍以上.之前在遠處感覺到的力量波動雖然也很強,但和現在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回事.現在看來對方在主意識還沒完全蘇醒的狀態下竟然就已經開始本能的約束起自己的力量來了.而能做到這種事情的,本身就已經是力量達到一定層次的證明了.因為沒有完善的力量控制,根本不可能做到這樣.

雖然心里怕的要命,但卡奧斯卻不得不繼續他之前的計劃.就算對方再怎麼強,只要沒完全醒過來就不可能會反抗,此時不下手等對方醒了就真沒機會了.想到這里卡奧斯立刻開始在手上凝聚力量.因為擔心對方有自然反抗屬性,所以他一上來就准備了現在所能釋放的最強招數,力求一擊斃命.不過,就在卡奧斯剛剛將魔力凝聚起來的時候,便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風壓從背後切了下來.

唰.卡奧斯突然消失在原地,一柄紅色的寶劍瞬間將他剛才所呆的空間直接切出了一道裂縫.從另外一處空間中走出的卡奧斯已經驅散了手上准備的魔法,他剛一離開傳送通道便回身看了一眼,結果發現自己身後批著的長披風竟然被從中間切成了兩半,變成了燕尾服的下擺一樣的結構.

"你的劍能切開空間?"卡奧斯清楚的記得自己穿進空間夾縫時披風還是好的,可出來的時候披風卻被切開了,也就是說披風是在他瞬移的過程中被切開的.能夠切入空間縫隙中准確傷到他,這可絕不是一般武器能做到的程度.

"虧你還一天到晚惦記著戒律之環,竟然都不知道切割法則嗎?"我說這話其實是在激怒他.戒律之環說起來是神族共管,實際上真正能直接接觸它的也就只有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而已.所以各神族雖然能使用戒律之環,對法則本身卻並不了解.

卡奧斯聽了我的話到是也不生氣,他只是有些著急的看了眼不遠處依然在散發著力量波動的那尊雕塑.權衡了一下之後他便突然轉身再次向銀雪撲了過去,不過我比他的速度更快,一步跨入虛空,下一步便從銀雪身邊走了出來.

"虛空行走?"

看到我的穿梭能力卡奧斯也是嚇了一跳.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我這個也是傳送的一種,但和一般的傳送不同,虛空行走的最大優點在于它不需要停頓,可以完美的繼承傳送前的慣性等各種屬性,因此在戰斗中這個技能比定點傳送和閃爍都要好很多,因為以上兩種技能都需要先有短暫的停頓才能傳送,而只有虛空行走可是在運動中傳送.能夠在運動中傳送就意味著可以毫不影響戰斗的隨意跨越距離,這樣的能力絕對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只要法力允許,光靠這一個技能就能把敵人活活玩死了.

"你到是挺識貨的."我說著便用永琣V他一指."怎麼樣?現在想和我打了嗎?"

卡奧斯原本一直想著先把銀雪扼殺在萌芽狀態,但是在發現我有虛空行走技能後便只能放棄了這個打算.所有短程傳送技能中虛空行走是速度最快的,我有這種技能肯定比他傳送速度快,所以他不可能繞過我攻擊到銀雪,想要阻止她的蘇醒唯一的辦法就是先把我放倒.

想明白了這一點的卡奧斯便不再抱任何幻想了,但這不等于說他就不打銀雪的注意了.只見卡奧斯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又從我面前冒了出來.剛一離開傳送狀態這家伙便猛的舉起手中長槍向我刺了過來.本來照正常情況我應該閃開這招才對,不過這個卡奧斯實在是太壞了.他瞄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我背後的銀雪.如果我閃開,他就可以直接傷到銀雪,那樣他反而會更高興.所以我不但不能閃,反到要主動撞到他的槍口上去阻擋他的進攻.

當.永睄C和那家伙的槍刃猛的撞在一起擦出了一串火星,劍身順著槍刃一路下滑,最後被卡在了槍刃和槍柄的連接處.

卡奧斯用的是趕兩米多長的黃金槍,槍頭部分有段兩尺多長的鋒刃,感覺就像是柄劍,只不過這柄劍的劍柄有兩米長而已.在槍刃和槍柄的連接處有四根分出來的鋼叉,形成了一個簡單的護手,而且在戰斗中這個護手還可以使槍身在橫掃的過程中具備更加強大的殺傷力,只要被其掃到,絕對能在身上開倆窟窿.

對于我能架住他的攻擊,卡奧斯顯得非常驚訝.他本以為這一下就能把我拍倒來著,沒想到我卻擋下來了.

"不錯嗎.居然能接的下我的全力一擊!"

"白癡.你以為戰斗力高低是以誰力氣大來區分的嗎?"聽到我的話卡奧斯先是一愣,但是很快他便明白了我的意思.只見我突然松開了手里的永,因為壓力還在,所以卡奧斯的槍便猛的向下砸了下來.而我不但沒去擋,反到抓住槍身向下猛拉,跟著我的人也向後躺了下去.由于本身卡奧斯就在往前用力,加上我的牽扯,卡奧斯很輕易的便被我帶倒了下來.但是我可不是要把他拉倒這麼簡單.在我的背部撞到地面後,我直接順著向後翻倒的力量用腳蹬在他的肚子上往外一送便輕輕松松的將他從我身上拋了出去,而在他飛出去的同時我又瞬勢向回一勾將他手里的長槍給拽了下來.

卡奧斯原本沒想到我能這麼輕易把他扔出去,更讓他驚訝的是他的槍居然都被我給搶了下去.剛才那一下他摔的到不重,剛一落地便馬上彈了起來.但他心里受的打擊卻比身上要重的多.一個實力比他弱很多的人能這麼輕易的把他扔出去,這完全就是另外一種力量體系,和他所了解的戰斗方式完全不一樣的一種體系.

忽然,一個名詞突然出現在了卡奧斯的腦海中."這難道是你們中國的格斗技?"

我將卡奧斯的槍隨手向後一扔,然後雙手在面前畫出了一個太極圖並緩緩的道:"別把你們那狗熊打架一樣的格斗技和我們國家的武術混為一談."

"哼,吹的懸乎,說到底不過是使力技巧而已."卡奧斯說著便再次沖了上來.

看著沖過來的卡奧斯我一點要閃避的意思也沒有,直到他沖到我的身邊一拳向我的面門打來我才微微一蹲身閃過他的拳頭,跟著右肩向前一送,配合著他前沖的力量猛的撞在他的胸肋之間,巨大的反震力直接將卡奧斯送出去十幾米遠才落地.

"現在感覺如何?我們中國的使力技巧還算上得廳堂嗎?"

"哼."這次卡奧斯到是不說什麼了,直接跳起來一拳猛的砸向了腳下的地面,跟著就見他命中的地面被瞬間凍結,停頓了半秒之後突然轟的一聲,他的拳頭前方的地面上猛的冒出了一根兩尺多長的冰錐,跟著那根冰錐前方又接二連三的冒出個更多更密集的冰錐,而且那些冰錐的延伸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到了我的面前,只要我反應慢一點,絕對會當場被穿成冰糖葫蘆.

眼看著冰錐蔓延到我的面前,我並沒有立即閃避,而是突然雙手畫圓在面前組成了一個圈,跟著右手高舉猛的向下一劈:"無雙切水."

原本正在于不可阻擋的勢頭向我這邊蔓延而來的冰錐竟然在最後接觸到我之前的瞬間突然停止了,對面的卡奧斯卻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般猛的向後摔了出去.

"忘記和你說了.基礎系魔法對我沒用的.你要是不會進階法術就別丟人現眼了.說實話我真的很好奇,同樣都是一方老大,我們天庭的老大牛到不行,你怎麼就這麼菜呢?"

"你……!啊……我要殺了你!"不知道是因為原因,原本表現還算正常的卡奧斯在聽到我說他菜的時候竟然突然狂化了.只見那家伙猛的一掙,身上的鎧甲竟然像爆竹一般全部炸裂開來,露出了里面鋼鐵般的肌肉塊,而卡奧斯的整個身形也跟著漲了一圈,現在的身高足有兩米五以上,看起來就像是個小巨人一樣.

"切,你以為變大了我就會怕你嗎?"

"吼."巨型化的卡奧斯似乎已經完全喪失了理智,甚至連人話都不會說了,居然一邊發出動物一般的吼叫聲一邊沖了上來.

"奇怪!"看到狂化的卡奧斯我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驚慌,正相反,我的眼中滿是疑惑.之前的卡奧斯看起來還算比較威風,戰斗力雖然有些偏低,但也並不是很弱.可是現在情況卻似乎不大對頭.狂化雖然會導致智力下降,但怎麼說也是一種主動技能,也就是說它的副作用應該沒有主觀作用大才對.只是現在看起來情況卻完全相反,卡奧斯在狂話後不但智力下降的非常明顯,甚至連戰斗力也跟著在降.狂化又不是詛咒,如果用完之後智力和實力一起下降,誰還敢用這種技能往自己身上扔?這明顯說不通嗎!不,不對.隨著狂化的時間延長,眼前的卡奧斯的實力不但沒有任何提升,反而開始有越降越快的趨勢,現在已經明顯低于我的力量很多了,再這麼降下去搞不好連普通玩家都打不過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我疑惑不已的時候,眼前的卡奧斯卻是一路猛沖了過來.只是他的速度卻是越跑越慢,而且跑著跑著竟然還將兩條胳膊也放到了地上跟著腿一起動了起來.這還不算完,卡奧斯現在的身形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膨脹,而且剛剛我看到的那有如銅澆鐵鑄一般的肌肉也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逐漸生長出來的一層白毛,而且其整體結構也由強壯開始向肥胖的方向發展了.

到這個時候傻瓜也能看出來情況不對了,我甚至連防禦的架勢都放了下來,因為那家伙居然開始七竅流血了.在快要跑到我面前的時候,原本的卡奧斯的速度已經慢到只比正常人慢路略快的地步了,而且此時他已經完全失去了人形,整個看上去分明就是一頭巨大的北極熊,而且還是那種快要掛掉的北極熊.

這頭北極熊最終還是以老年人一般的蹣跚步伐"沖"到了我的面前,然後口鼻噴血的揮起一只熊掌向我拍來,只是那速度慢的就跟慢鏡頭一樣.看著那逐漸伸近的熊掌即將碰到我的時候,我略微向後退了一小步.大概是知道自己再也碰不到我了,那頭北極熊終于徹底放棄了掙紮,那巨大的肉山一般的身體終于搖晃著轟然倒地,眼耳口鼻之中無一不在往外流著血水,口中也只能發出含糊的意義不明的聲呻吟,直到一分鍾後才徹底沒了反應.

"我靠,紫日你學過七傷拳嗎?"之前我和卡奧斯作戰的時候紅月就在旁邊,自然也看到了我使用太極拳的那段.事實上從頭到尾,我一共也就擊中了對方幾次而已,照現在這個情況看起來到真的很像我會什麼內功直接震傷了對方內髒的樣子.不過問題是我自己知道我根本不會啊!再說了,就算我會內功,游戲里也帶不進來啊!《零》的系統中雖然有內功這一說,但那是中國的武術家職業的專署技能,我是不可能用的出來的,更別說用內功將對方的內髒震碎這麼誇張了.隨便學招內功就能把一支神族的老大一招擊斃,這內功的威力未免也太變態了些吧?真要是那樣,全世界的玩家還不集體刪號改練中國武術家職業啊?

"這不是我打的!"

"不是你打的難道是我打的嗎?"紅月看著我問道.

"這個真不是我打的!"

"真不是你打的?"紅月想了想便突然停了下來,她也不傻,自然知道我就算再強也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再說我也完全沒有騙她的必要,也就是說眼前這個家伙真不是被我打的.但是,如果卡奧斯不是我殺的,那他到底是怎麼死的呢?

"這不是卡奧斯的戰熊嗎?"一個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索羅?"出現在我們耳中的聲音並不是有人在我們身邊說的.以我和紅月的實力,是不太可能被人近身還一無所覺的.剛剛那個聲音實際上是從水晶通訊器里傳出來的,而出現在通訊器的另外一端的正是之前從俄羅斯神族叛逃過來的索羅."會長您真厲害啊!居然能把卡奧斯的戰寵給打死,真是厲害."

"什麼?你說這頭熊不是卡奧斯?"

索羅被我問的一愣,然後疑惑的回答道:"當然不是了.卡奧斯是北地神族的領袖,怎麼可能會是頭熊呢?這是卡奧斯的戰寵極地熊王.我以前跟武神混的時候曾經見到過幾次,絕對不會錯的."

"那就是說這東西真不是卡奧斯了?"

"當然啦!"索羅說完想想語氣又軟了下來."除非他被施加了幻術,否則我就很確定這個不是卡奧斯.真正的卡奧斯是個很帥的家伙,而且他也不會變形術啊!"

紅月在一旁說道:"這樣說來到是比較合理.如果真是卡奧斯絕對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你給干掉的.如果說這只是卡奧斯的戰寵,那就比較合理了."

"合理什麼啊合理?這個要是卡奧斯的戰寵,那卡奧斯呢?"我忍不住叫道.

"這個……"紅月也是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兩軍對陣,對方主帥居然不在現場,這個有可能嗎?

"那個……"索羅忽然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我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什麼事?"

"哦,是這樣的.我們剛剛已經戒律之城了,不過我剛想到北地神族的裝備和其他物資不是放在一起的,您覺得我是先去搜刮裝備還是先搜刮別的物資呢?"

"先找裝備,記得只要高級貨."

"好的,我明白了."

切斷與索羅的通訊後我又開始思考起卡奧斯的問題來了.按說俄羅斯神族這次行動的終極目標就是獲得戒律之環,而戒律之環則是在戒律之城的中心區,所以卡奧斯就算想玩花招應該也是在這里玩才對.可是他本人卻不在這里,這個似乎就有點說不通了.

"不對."我忽然叫了起來.

紅月本來也在想問題,現在被我這突然一聲喊給嚇了一跳."你發什麼神經啊?到底什麼不對啊?"

"我說卡奧斯的行為不對.他們的目標就是戒律之環,只要戒律之環在這里他就沒道理會出現在別處,所以他應該還在戒律之城."

"那他為什麼要讓自己的戰寵冒充自己呢?"

紅月的問題讓我腦袋突然一清."我知道他在哪了!"我一邊說一邊已經轉身飛奔了出去,而紅月此時卻還是一頭霧水的站在那里想追又不敢追.之前分配任務的時候就說好了的,她要負責保護銀雪的蘇醒,而我則負責盯住卡奧斯.之前只不過是因為我們以為卡奧斯跑來襲擊銀雪了,所以才會集中到一起來的.現在我去找卡奧斯了,但紅月卻不能動,否則銀雪可就危險了.

事實上我也不是怎的完全確定卡奧斯在哪,只是大概有個猜想,但是不管是不是,總得去驗證一下才行啊.

一路飛奔向戒律之城的中心區,我心里不斷的祈禱著自己猜錯了,因為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樣,那我們行會這次的行動可就危險了.要是我們行會的玩家不爭氣,搞不好這次陰溝里翻船都是有可能的.

我這邊正跑著,忽然就聽到通訊器中傳出了一陣焦急的聲音."會長不好了.俄羅斯神族的老大偷偷潛入了中心區,前兩道防線都被他混過去了,在第三道防線才被發現.現在他已經打穿了第三道防線,被我們的守衛堵在了第四道防線上."

"什麼?為什麼到現在才報告?"

"我們也沒辦法啊!對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干擾了水晶通訊器的信號傳輸,我是從中心區跑出來才能聯絡的上你的!"

"好了,我知道了.告訴我他在哪個區段?"

"十四區."

"我馬上到."

切斷聯系後我便迅速的沖到了戒律之城的中央區.作為戒律之環的存放處,戒律之城的防衛其實遠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戒律之城的外圍防線有著一般城市類似的防衛力量,但真正的關鍵卻是在城市的中央區,也就是我正趕往的那個區域.作為戒律之環的最後保障,這個中央區其實才是戒律之城的防衛重點.整個中央區由八道同心圓形狀的防線組成,每道防線都有自己的特殊用途,可以分門別類的攔下任何一種入侵者.

第一道防線,也就是最外圍的防線,其實就是一座巨大的迷宮.當然,一般的迷宮肯定是擋不住神族入侵的,而戒律之環雖然是各神族共管的,但由于各神族勢力的互相懷疑,所以戒律之城的這個中央區的主要防備對象恰恰就是神族本身.

因為中央區需要防范的主要對象就是神族本身,所以為了能夠擋住神族的暴力破壞,這一整個中央區的所有牆壁都做過特別處理.我們利用手頭最直接的資源,也就是戒律之環給這里的所有牆壁都追加了堅固法則.別說是這些神族,就算上位神來了也一樣得按事先留出來的通道走,想穿牆那根本就是做夢.

除了牆壁是加固過的之外,這座巨型迷宮內部的通道也都是經過特別設計的.迷宮通道的主結構是由本行會的設計人員繪制的,不過最初一共准備了八張圖,最後用的哪張圖實際上就只有我們行會的幾個高層知道,而迷宮的建設工作則都是由低級魔偶完成的.對于這些沒有記憶力的魔偶來說,泄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了迷宮本身的迷惑性之外,我們在迷宮內還增加了很多複雜的陷阱,而它們的承建者就是那些神族.所有陷阱都是由參與建設的神族分別獨立完成的,然後由我們行會的施工魔偶負責安裝.至于具體哪個陷阱裝在什麼地方,這個就只有我們的督建人員知道.那些負責陷阱制造的神族只知道自己建造的那部分機關的結構,至于具體被裝到什麼位置去了他們則根本不知道.所以就算哪家神族想玩鬼,也找不到自己的機關到底在哪,等真的踩到了,估計就算是自己設計的也很難跑出來了.再說了,就算哪家神族有辦法完全避開自己造的陷阱也沒用,因為陷阱並不都是他一家造的,能避開自己的陷阱有什麼用?別家的陷阱可不會跟你客氣.

當然了,除了陷阱之外,整個迷宮中暗藏的守衛也是多的驚人.另外,除了那些守衛和陷阱,迷宮通道中還有很多次元門.不認識路的人一不小心就會被傳送到不知道什麼鬼地方去.加上這個迷宮中還有活動門存在,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改變一次路線,除了操縱它的人之外,根本沒人知道下一分鍾路線會變成什麼樣.所以就算是哪家神族想利用職務之便一條條的把路都試出來也沒用,因為路線根本就不是固定的,前一分鍾試對了,下一分鍾就又不對了.

當然,迷宮陣也不是一定就能擋住所有人.如果有人能僥幸穿過這個迷宮陣,那他就將進入中央區的第二防線.這個區域整個就是一條環行通道,不斷的盤旋轉向,看起來和之前的迷宮很像.但是這個區域實際上不是迷宮,因為通道中根本沒有岔道和死胡同,你只要順著通道一直向前最後就能穿過去.不過,這里的整條通道內都被刻滿了吸魔法陣.也就是說從你進入通道的那一刻開始,你的魔力就會不斷下降,而盤旋的路線正好延長了通道的長度,這就使得你的魔力會被大量消耗在這個通道中.設置這道防線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讓穿過迷宮陣的敵人失去魔力,而等到敵人從通道里出來的時候,就算他想反抗,估計也沒多少戰斗力了.

在這吸魔通道之後就是中央區的第三道防線.這道防線和前面狹窄的迷宮通道和吸魔通道正好相反,這里除了外圍的那圈圍牆之外就只剩下一大片的空地而已.事實上這第三道防線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防衛力量,這一整個區域不過是條警戒線而已.整個第三防線的區域內都被戒律之環琠w了永久性的真實法則,也就是說在這個區域內一切偽裝都會失效,不管是隱形還是幻象,在這里通通不管用.此外,這個區域的整個地面都是由無數個壓力感受器組成的,而整個中央區實際上都處在禁空領域之中,所以根本無法飛行.在這樣的情況下,入侵者只要一踏上第三防線的地面立即就會觸發警報,而且地面上的感受器會立刻變換顏色告訴防衛者他們的敵人在什麼位置.如果入侵者移動位置,地面上被踩下的區域就會跟著變色,而他離開的地方則會立刻變回原來的顏色,這樣不管他站在哪,那里都會顯示出與周圍不同的顏色.防衛者們甚至能根據地面變色的程度和范圍大致估算出目標的體積來.事實上除了反幻象,反隱形的真實法則和地面上的壓力感受器之外,這個第三防線實際上還有第三種偵察手段,那就是魔力感應器.不管是神族還是玩家,不管是生靈還是亡靈乃至是構裝生物,只要你是戰斗人員,必然會帶有一定的魔力,而這東西幾乎是無法隱藏的.第三防線上裝有大小數萬個魔力感受器,通過它們感受到的魔力強度的變化可以精確鎖定敵人的位置,即使對方此時依然保持隱形也別想再藏的住了.

卡奧斯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穿過第一,第二道防線本身已經相當了不起了,但他最終還是沒能躲過這第三防線.不過和其他防線不同的是這第三防線只有警戒系統而沒有防衛人員,所以他即使被發現了也能輕松突破第三防線.事實上第三防線因為安裝了太多的高級感應器,所以並不適合戰斗,一旦守衛和入侵者在那里打起來了,那估計第三防線上的檢測器就該保不住了,所以我們將主要的戰斗力都集中到了第四防線上.

這第四防線和第三防線之間並沒有牆壁阻隔,分割兩道防線的實際上是一層能量屏障.不過這層屏障不是對外的,而是對內的.任何人都可以穿過這道屏障進入第四防線,但想出去可就沒那麼容易了.現在卡奧斯就是被我們的人給堵在了這條防線上.經過前面三道防線的洗禮,現在的卡奧斯身上所有的偽裝應該都已經不存在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話,他的魔力估計也沒剩多少了.畢竟那條吸魔通道就是專門為神族准備的,能從那里跑過來,就算你魔力再多也絕對剩不下多少了.

不過,盡管按照正常情況來說,此時的卡奧斯應該根本發揮不出他的全部實力才對.但是我依然非常的擔心.不管怎麼說卡奧斯也是俄羅斯神族的老大,那可是和鴻鈞教主一個級別的存在.光靠我們行會的那幫玩家和那幾台秘密武器就真的擋的住他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八十七章 對抗    下篇:第十八卷 第八十九章 人少就得被欺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