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八十九章 人少就得被欺負   
  
第十八卷 第八十九章 人少就得被欺負

對于我們行會的玩家能否擋的住卡奧斯我是沒多少信心的,畢竟那可是主神一級的存在.想想迪坦斯和阿奴比斯的戰斗力.卡奧斯和他們比起來只會更強不會更弱,要不是現在他沒有神力可用,以這樣的實力想要突破我們的防線根本就是分分鍾的事情.

懷著忐忑的心情我終于穿過了長長的吸魔走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塞了一枚魔力回複藥劑到嘴里.吸魔走廊是不可關閉的,誰從那里過都得被吸掉魔力,我也不能例外,所以一從那邊出來我便馬上吞了一枚回魔藥.

吞下藥丸之後我的目光便立刻集中到了前方的戰場之中.因為第三防線是一大片空地,而第三防線和第四防線之間的隔離帶又是透明的能量屏障,所以我一眼便看見了正被大群戰斗人員圍在中間的卡奧斯.

在看到戰場之後我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而且還帶著一點點的小驚喜,因為從現場的情況來看,我們行會的玩家們不但擋住了卡奧斯,似乎還把對方搞的挺狼狽.

戰場之上的卡奧斯正背靠著能量屏障站在那里.他的身上穿著一套原本應該是銀白色的戰甲,只不過現在那套華麗的鎧甲之上卻多了幾大塊黑跡,好象是被什麼東西燒出來的.之前那個假的卡奧斯拿著的那柄假的金色長槍,這個真卡奧斯也有,而且和之前那趕比起來,真貨明顯要更加華麗一些.之前也就是我和卡奧斯沒怎麼接觸過,要不然根本不會被假的蒙騙過去.說真的,卡奧斯的那個戰寵的偽裝真的很業余,只不過我本來就和卡奧斯不熟,就算他找另外一個人來代替,只要外貌特征沒有什麼明顯不同的地方,估計我一時半會都發現不了.

和狼狽不堪的卡奧斯不同的是,站在他對面的本行會玩家看起來似乎並沒受到什麼打擊.雖然之前的戰斗我們這邊肯定有傷亡,但至少現在看起來堵著他的這群人都是完整狀態,而且氣勢上似乎還是我們這邊占優的樣子.

我剛走上第三防線的地面,對面負責警戒線的玩家便立刻發現了我的到來,隨後更多的玩家注意到了我的到來,甚至在現場引起了一次小的騷動.本來這麼好的機會卡奧斯是應該抓緊時間突防的,但是他卻沒有那麼做.當然,他不抓住這個機會肯定不是因為他想堂堂正正的沖進去,而是因為他不敢.原本在襲擊戒律之城之前,卡奧斯也和其他很多神族一樣對普通玩家不屑一顧.這些神族中的大部分人,除了覺得我還算有些實力之外,對其他玩家根本就是不放在眼里的.甚至有些比較自大的家伙連我都不當回事,更別說那些普通玩家了.我們行會的這些會員雖然在普通人眼里那都是精英,但在神族眼里卻根本和普通人沒啥區別.這就好象人類俯視螞蟻一樣,站的高度不同,觀點也會不一樣.螞蟻能看出來哪只螞蟻比較強壯,但在人類眼里,螞蟻就是螞蟻,再強壯的螞蟻也還是螞蟻,不會比其他螞蟻強出多少.在這次戰爭之前,卡奧斯也是這種理論的堅定支持者之一,他根本就不覺得那些普通玩家能對他構成什麼威脅.然而就在剛才,就是這些他平時根本看不上眼的普通玩家,愣是將他給擋了下來,而且還把他搞的灰頭土臉的.受到如此打擊的卡奧斯已經不敢再有什麼輕視這些普通玩家的意思了,而現在我的出現更是讓他忌憚不已,所以他才沒敢趁亂突圍.以他對我的了解,即使他的神力還在,也不能完全無視我的存在,而現在他的神力根本就無法使用,何況附近還有這麼一大群虎視耽耽的高級玩家,這就更讓他不敢輕舉妄動了.

"卡奧斯閣下真是好計謀啊!"看到戰場主動權還在我們這邊,我也不著急了,一邊慢條斯理的朝對面走過去一邊對卡奧斯說了起來.

"你們中國人不是說兵不厭詐嗎?我這也是兵不厭詐."卡奧斯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長槍往地上一插,然後從身上摸出了一平紫紅色的液體倒進了嘴里.

看到他的這個行為周圍的玩家立刻便緊張了起來.之前他們之所以能把卡奧斯死死的壓制在這里,一方面是因為他們人多,配合默契,另外一方面更是因為卡奧斯不敢放大招.吸魔通道的吸收能力可不是擺假的,他身上的魔力雖然沒被完全吸干,但剩的已經不多了.為了能夠維持持續作戰的消耗,所以卡奧斯根本不敢動用那些威力巨大的大招,只能用小技能和這些玩家對耗,所以才會被搞的這麼狼狽.但是現在他喝下去的明顯就是一種回複藥劑,而一旦他的魔力恢複了,那我們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神族的強悍之處可不止是他們的神力,掌握威力巨大的高級法術也是神族的殺手锏之一.一旦卡奧斯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那些大威力的技能了,那也就意味著普通玩家根本插不上手了.畢竟要想參加那種級別的戰斗最起碼要有能抗的住大型技能的防禦力,你連人家一招都擋不下來,還跟人家打個屁啊?正因為我們行會的玩家都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在看到卡奧斯喝藥的時候立刻便緊張了起來.不過,就在他們打算馬上沖上去消耗卡奧斯的魔力不給他回複時間的時候,我卻伸手制止了他們的行動.

"卡奧斯閣下想恢複魔力就讓他恢複就是了.我們總不能命令敵人按照我們的意圖做事吧?"說到這里我忽然又話鋒一轉道:"不過呢……雖然我們不能命令敵人怎麼做,但是我們可以決定自己的行為不是嗎?人家卡奧斯閣下想恢複魔力,你們難道就不會抓緊時間給咱們的超級武器充能嗎?"

場上的眾人一聽我的話都是一愣.我們行會的玩家是恍然大悟,卡奧斯卻是被嚇到了.就在他驚慌的目光掃視中,一台有點像衛星天線一樣的東西被推了出來,而那玩意後面還拖著一根老長的魔力管線,顯然是個耗能巨大的東西.幾乎是在那個東西剛被推出來的時候卡奧斯便意識到了不好,而直到那個東西開始充能之後,卡奧斯也終于等不下去了.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那個東西所散發出來的強烈魔力波動,單從這個魔力聚集程度上來看,那玩意的威力就絕對小不了.這次根本不用我們的人主動上前騷擾,他自己便放棄了拖延時間恢複魔力的計劃主動沖了出來,因為他知道,一旦那東西聚能完全,他也就離死不遠了.到不是說那東西肯定能一炮轟死他.正相反,他其實並不太擔心那東西的威力.真正讓他忌憚的是我和那東西一起發威.那玩意雖然不至于能一炮轟死他,但他只要挨上一發,肯定就會失去戰斗力,所以等那東西充能完成後他就必須時刻分心惦記著那玩意會不會突然給他來上一炮.到時候就算那玩意從頭到尾不開火,光這麼瞄著他就夠他煩的了.所以,他必須在那東西完成聚能之前將其破壞掉,免得一會陷入多面受敵的狀態.

能被我調到這邊來守戒律之環的自然都不是一般人,現場的玩家在我提示他們把那東西推出來的時候就猜到了卡奧斯一會肯定會主動出擊的,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備.這邊卡奧斯剛一動,那邊我們的玩家便立刻跟著動了起來.

卡奧斯突然將插在地面上的長槍提了起來,然後猛的對著那台武器擲了出去,跟著自己也追在長槍後面沖了過去.不過,就在他擲出長槍之後,一名穿的跟鋼鐵巨人一樣的玩家便突然擋在了那台機器前面,然後猛的揮動手中的巨斧照著長槍的槍頭便砸了下去.只聽當的一聲巨響,那名玩家手中的巨斧被反震力瞬間彈飛,連他自己也跟著向後摔了出去.不過他這一下也把長槍給砸偏了.原本朝著那台機器飛去的長槍一頭紮向了地面,但是因為中央區的建築都是經過法則強化的,所以槍尖根本沒紮進去,只是在地面上擦出了一片火星之後便猛的彈了起來一下蹦起幾丈高.

雖然扔出的長槍被擊偏,但卡奧斯並沒有任何的遲疑,反正他原本也沒指望扔杆槍就能把那東西破壞掉.不過,就在他本人跟在長槍後面快要沖到機器前面時,他的面前便突然一閃,十幾道雷電竟然同時砸在了他的前進路線上.如果他堅持保持這個速度和方向,那就只能自己撞進雷電之中.要是他停下,或者轉彎,那就勢必要失去突擊的機會.現在周圍到處都是我們的人,他只要一停下,馬上就會被我們的人纏住,到時候再想破壞那台機器可就沒那麼容易了.如果他現在神力還在,說不定他就硬頂著雷電沖過去了.可問題是現在他沒有神力了,而眼前的雷電又明顯不是來自一個人的.同時被多個人的技能同時命中,這個傷害雖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在這種強敵環視的狀態下也和要命差不多了.所以,雖然很不情願,但卡奧斯最終還是選擇了暫時避其鋒芒.

不過,盡管卡奧斯選擇了退讓,我們的人卻沒打算就此放過他.就在卡奧斯硬生生的刹住身形打算向左面繞道迂回前進的時候,突然就見一排投槍同時飛了過來,那個目的顯然和剛才的雷電一樣,就是要讓他要麼受傷,要麼繞道.不過,雷電和投槍畢竟不同.雷電這東西擋不住,投槍卻是可以擋的.卡奧斯看到投槍根本沒停,而是迎著投槍沖了上去,同時抽出背後的長劍猛的擊向還在半空的投槍.不過,就在他全神貫注的盯著投槍准備將其擊落的時候,他卻突然感覺到背後的寒毛全都立了起來.可惜,雖然身體已經感覺到了危險,他卻根本不知道要怎麼閃,何況前面的投槍也不是好對付的,他如果躲避背後的危險搞不好就要被前面的投槍給命中了,而且在看不見襲擊自己的是什麼東西的前提下,即使他閃避也未必能閃的掉,所以權衡了利弊之後卡奧斯還是沒有變招,繼續迎著那排投槍沖了上去,只是速度卻快了很多,希望借此擺脫後面的危險.只是很可惜,他低估了後面的威脅靠近的速度.就在他以為自己能甩開那個威脅的時候,那東西卻已經刺入了他的後背,而他身上那套頂級神器竟然就像層白紙一樣完全沒起到任何防護作用便被洞穿了.

所謂一步錯步步錯.因為低估了背後接近的危險的速度和破壞力,卡奧斯被直接打了一個踉蹌,身體猛的向前撲了出去,而因為身體受傷失去平衡,前方飛來的投槍他也沒能擋住,除了原本就不會碰到他的那幾杆槍之外,剩余的三杆竟然全部命中.雖然他的盔甲擋住了其中兩支,但還是有一支從他的小腿後面插了進去,瞬間便將他的腿上弄的血水狂噴,地面上很快便紅了一大片.

連中兩招之後卡奧斯並未喪失活動能力,他迅速的握住插入背後的那件武器奮力向外一拔,想把那東西抽出來.誰知道他這一下不但沒能把那東西拽出來,竟然還連著遭到兩次打擊.首先是那東西的尖端居然在他體內變形成了狼牙箭的箭頭一樣的結構,尖銳的尖端周圍布滿了倒刺,插進去容易,想拉出來就麻煩了.不撕下一大塊肉根本別想拔的出來.另外,除了那東西的尖端變形牽扯到傷口造成的巨痛外,卡奧斯竟然還被那東西的臥柄給電了一下.這把襲擊他的武器居然是專署武器,跟本不讓他碰,雖然以他的力量是可以強行握住那武器的,但那東西的反抗也搞的他非常難受,畢竟要抵抗電弧反擊也是需要調用魔力的,而卡奧斯現在全身是傷,魔力更是寶貴,哪經的起這樣消耗啊?

雖然疼的要命,但卡奧斯畢竟是一方霸主,心也夠狠的.發現那東西的特點後他並沒有放棄,而是咬牙手上加了把力硬生生的將那東西從他的背後給拽了出來,只不過那玩意卻也真的從他背上撕下了一大塊肉來,搞的他背後那一大片都血肉模糊的,就好象被霰彈槍近距離的轟了一槍一般.

剛把那玩意從傷口中拽出來,卡奧斯還沒來及看一眼,就見那玩意竟然自己飛了起來向著遠處電射而去.而接住那東西的人正是最讓他忌憚的我.

實際上剛剛命中他的不是別的東西,就是我的永.當時我還在隔離屏障之外,別的東西都來不及,只有把永皕磾舅M扔了出去.如果當時卡奧斯知道自己背後飛來的是我的主武器永,估計他就不會做出硬抗的決定了.畢竟和我比較熟悉的神族都知道我的永琣b神器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高級武器,一般神族可不敢硬接這玩意,搞不好那可是會要命的.

被永畯奕衁漸d奧斯憤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後伸手又從懷里拿出了一枚藥丸打算恢複下傷口,但就在他剛把那枚藥丸遞到嘴邊的時候便突然感覺手上一輕,再一低頭卻發現藥丸不見了.

"卡奧斯閣下身上的好東西還真是不少啊?"此時遠處的我正拿著一枚藥丸在那里端詳著,而我的肩膀上則停著一只雪白的狐狸樣生物.這只生物當然就是我的魔寵飛鏢,而我手上那枚也就是卡奧斯剛剛想吞下去的東西了.

本來卡奧斯還不清楚怎麼回事,但在看到我手里的藥丸之後便什麼都明白了.不過飛鏢的速度給他帶來的不僅僅是驚訝,更多的還是恐懼.盡管這個小東西看起來沒有什麼殺傷力,但速度如此之快的生物可不僅僅是能用來搶藥那麼簡單啊!

"你的魔寵相當厲害啊!"卡奧斯沒有和我在藥丸上糾結,而是迅速又拿了一枚藥丸塞入嘴里.飛鏢的速度確實很快,但還不至于快到能在對方有防備的情況下把他手上的東西搶下來的地步.像飛鏢這樣的速度型魔寵,其真正的意義並不在于冒險獲得戰果,而是那種讓對方時時刻刻分心防備的威懾力.就像一句很著名的話說的一樣,最危險的子彈是還沒發射的子彈.一旦被打出去,那麼子彈就只有兩種結果——打中或沒打中.但是,只要子彈還沒發射出去,它就可以威脅到一個或是一群人,因為對方都怕自己被打中.飛鏢的意義也是一樣.就算讓他去把這枚藥丸搶下來,那又如何呢?卡奧斯既然早就想好了要偷偷潛進來竊取戒律之環,就應該知道會有可能被大隊人馬圍攻,因此他身上的輔助藥品絕對帶的非常足,少個一枚兩枚根本沒什麼影響.但是反過來,只要飛鏢不動,他就必須時刻提防著飛鏢搞突然襲擊.這種小型速度型生物的防禦一般都很弱,但他們的攻擊力卻並不一定就很低,即使他的攻擊力不高,如果在自己施法的過程中來這麼一下,那也夠要命的.

看到卡奧斯吞下了丹藥之後,我也順手把剛剛搶來的那枚丹藥吞了下去.雖然我沒受傷,但這東西卻還帶順著漸漸恢複魔力百分之二十的功效.說實話剛剛從吸魔通道里出來我的魔力也見底了,要不然剛才就不是把永皕磾蜈C扔而是直接發動技能了.

吞下了藥丸的卡奧斯又順手將腿上插著的投槍也給拔了出來,然後轉頭盯著我看了一會,最後他忽然將手里的投槍朝我扔了過來,然後自己卻突然一個轉身繼續朝那台機器沖了過去.

看到投槍飛來我只是微微一側身,手中永琱@豎,當的一聲便將那枚投槍給架開了.這東西和卡奧斯的武器完全是兩種東西,即使他力氣再大也不太可能產生多強的殺傷力.不過卡奧斯本身也沒指望那東西能傷到我,他要的就是耽擱我一會方便他沖擊那台機器而已.不過,他似乎忘記了我的特長可不是自身的戰斗力.

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了卡奧斯的面前,跟著卡奧斯就見一大片劍芒好象一堵牆一般罩了下來.因為不知道對方的實力,他也不敢硬接,萬一要是又和之前的永琱@樣,那不是虧大了嗎?

狼狽的從進攻轉入防禦,一邊揮劍隔擋一邊連退十幾步後卡奧斯才最終脫離了劍芒的覆蓋范圍,而此時他也才看清楚襲擊他的到底是什麼人.擋住他去路的是一名全身都罩在黑甲之中的戰士.這名戰士全身上下都被包的嚴嚴實實,只有眼睛所在的位置是由水晶擋起來的.不過,雖然對方包裹的很嚴實,但卡奧斯卻並沒有從這名戰士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生命氣息.這是個高等亡靈,這是卡奧斯的第一判斷.

雖然猜出了對方的身份,但卡奧斯卻並沒有什麼好辦法來對付眼前的存在.事實上俄羅斯神族和亡靈原本就是不相干的種族,所以兩者之前幾乎沒有什麼交集.卡奧斯既找不到克制對方的方法,也不完全了解該怎麼殺死對方,他只知道亡靈生物一般都很難真正的殺死,尤其是那什麼巫妖,只要那個命盒不損壞,就可以無限制複活,簡直就是變態一般的存在.

國王在出現在卡奧斯的面前後就顯得異常的興奮.本來亡靈是不該有興奮的情緒的,不過國王現在已經是高級亡靈了,所以各種情感比較豐富.另外,由于英靈本身的特性,國王異常喜歡和強大的敵人作戰.越是實力強大的敵人越能讓他感覺到興奮.

第一次交手之後雙方都停了下來開始觀察對方的實力,但卡奧斯是真停,我們卻是假停.伴隨著一道金色的光芒閃過,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一只巨大的魔法陣,跟著就見維多利亞從其中緩緩升了上來.在我召喚維多利亞的同時,國王也沒閑著.魑魅和魍魎一起從他背後走了出來,然後四道目光同時鎖定了卡奧斯.

卡奧斯本來是想停下分析下戰況順便等魔力恢複一些再用大招一次搞定眼前的對手來著,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一停不要緊,對方居然召喚了倆同伴出來.當魑魅,魍魎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時,卡奧斯本能的打了個冷顫.別說他是北地神族的老大,本身就住在寒帶,就算是普通的熱帶神族也絕對不可能有怕冷的情況出現.所以這個冷顫絕不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卡奧斯慌忙檢查之下卻是大驚失色,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生命值竟然都在緩慢下降,而且自己的攻擊防禦等屬性也在跟著往下掉.他的魔力現在到是還在增長,只是卡奧斯知道,那是因為他剛吃完魔力回複藥,肯定是恢複速度抵消了一部分魔力消耗的速度,不出意外的話他的魔力應該也和生命值一樣正被快速吸收著.

之前穿過吸魔通道的時候卡奧斯的魔力就被吸收了一大半,後來被我們的行會連番攻擊搞的沒空回複魔力,雖然吃了幾顆藥,但被我打了幾下,魔力都用來恢複傷口了.現在好不容易又補回來一點,結果就碰上這麼兩個能吸魔的生物,這樣下去他就永遠別指望使用大威力的法術了.

想明白了現在的情況,卡奧斯也不在遲疑,直接使用超魔技巧對著國王那邊一揮手:"極地霜凍."唰的一下,我肉眼可見的范圍內幾乎瞬間便化為了一片冰雪世界,而且不少等級稍低的玩家全都被凍在了冰里,即使是等級高的,也是腿腳被凍在了地面上根本無法移動了.如此大范圍的魔法還有如此威力,可見其本身的級別相當高,而且為了不經過准備瞬間釋放這種大型法術,卡奧斯更是使用了超魔技巧.現在他的魔力值別說恢複了,連剛出吸魔通道時的數值都不到了.

一招凍住了在場的大部分敵人,卡奧斯絲毫不放過機會,直接朝前方的機器沖了過去.本來照他的想法,我在他背後,根本來不及攔截,而前面的人都被凍住了,正好可以趁級破壞那台設備.不過,就在他剛沖出沒幾步的時候,忽然發現周圍的冰面全都在閃光.

冰本身自然是不會發光的,卡奧斯立刻意識到了那是自己背後的什麼東西在發光,而且非常的強烈.他一回頭正好看見巨大的黃金命運之輪正在天空之中緩慢的旋轉著,跟著就是一道金色的光箭電射而出.

看到那支箭,再加上之前感受到的那個金色輪盤上的壓力,卡奧斯理所當然的認定這支箭的威力絕對非同凡響,所以他立即放棄了進攻開始閃身躲避.命運之箭的威力自然是無與倫比的,畢竟所有和法則沾邊的東西都不簡單.只不過卡奧斯搞錯了這種威力的方向.命運之箭的威力可不是體現在直接殺傷力上的.

閃身躲避的卡奧斯完全沒想到這東西還能跟蹤,結果自然是被命運之箭直接命中,整個人嚇的連退了好幾步才站穩,期間還險些被自己搞出來的冰給滑倒.實際上命運之箭是沒有任何沖擊力的,卡奧斯之所以後退完全是心理作用.不過,雖然形體效果看起來像一道幻影,但命運之箭可是確確實實有著自己的作用的.在命運之箭命中之後維多利亞立刻便向我報告道:"主人,抽到了憤怒屬性!"

"憤怒?"維多利亞的命運之輪說起來很強,但也問題不少,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抽到哪種屬性完全沒譜.憤怒屬性說起來是負面屬性,但有的時候其實也挺討厭的.這個屬性可以使目標生命值和防禦力下降50%並且耐力消耗翻倍,但目標在被削弱的同時卻可以獲得正常值三倍以上的攻擊力和敏捷,且各類技能釋放失敗概率翻倍,但釋放後威力為正常值的三倍.也就是說處于憤怒這個命運控制下的目標會變的異常的極端化.他的生命和防禦下降,所以會比較容易掛掉,而且由于消耗增加,所以持久性會大幅度下降.但與此相對的,中招生物在持續作戰能力下降的同時卻會得到超高的殺傷力,搞不好就會造成一招秒掉對手的情況,尤其當目標是像卡奧斯這樣原本就很強的存在時,這個弊端就會變的更加明顯.

因為我知道命運之箭的特點,所以我現在對卡奧斯並不是完全的放心,畢竟他現在的攻擊力實在太高.但是卡奧斯自己並不知道自己的情況,在下次攻擊之前他只能看到自己的防禦和生命下降了一半,所以他比我的顯得要更加擔心.

"這是什麼東西?"卡奧斯看著我問道:"難道你已經在使用那個東西了?"

"你說戒律之環嗎?"我忽然從身上拿出了一塊刻滿了符文的水晶石道:"你既然已經決定反抗其他所有神族的聯合體竊取戒律之環了,那你就應該有這樣的准備."

剛剛我拿出的東西就是戒律之環的使用許可,這個東西並不是紙面上的許可,而是一個魔法密碼一樣的東西.某個神族許可了就可以在其上打上一個密碼,只要集齊全部密碼就可以操作戒律之環.之前我從俄羅斯神界回去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這個東西給搞到手,因為一旦被俄羅斯神族拉進俄羅斯神界,這東西就將成為我的最後一層保障.只要我可以隨意調動戒律之環,別說是俄羅斯神族這樣的中等神族,就算是天庭那樣的大型神族也休想搶到戒律之環.

卡奧斯聽到我的回答更加確信我剛剛使用的就是戒律之環的力量,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要由旁邊的那個女人來發射,而不是我自己.不過這不是重點,卡奧斯真正關心的是自己的狀況.本來陷入包圍的時候他就已經相當的擔心了,現在居然又被削弱了一半的防禦和生命,這樣搞下去別說是戒律之環了,他連自己的命都不知道能否保的住了.

"哼,借用戒律之環的力量對付我,你還真是好算計啊!"

"你圖謀戒律之環的時候就該想到這點.之前你也是戒律之環的擁有者之一,我自然無法使用它主動攻擊你,但是現在你既然違反協定在先,那麼按照當初的眾神協議我就將自動獲得戒律之環的臨時使用權.不過我現在並不想在這里使用戒律之環,它的威力實在太強,而且不太好控制,我不想為了你把我的城市也給賠進去.你要是聰明點就馬上投降,我可以幫你和其他神族說說情.雖然肯定保不住整個俄羅斯神族,但保住你應該還是不成問題的.怎麼樣?這可是你最後的機會了."

"哈哈哈哈!"卡奧斯大笑著說道:"你覺得我現在還有回旋的余地嗎?從我開始計劃得到戒律之環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沒有退路了.要麼是贏,要麼是輸,沒有中間可能."

"你到是明白的很."我說著便打了個響指,周圍瞬間便出現了一大群的魔寵."既然如此,那你就准備好死在這里吧."

"想留下我,你得有那個本事才行."卡奧斯說著便突然朝我沖了過來,不過他剛沖到半路便突然被一大片狼頭人身的死神守衛給擋了下來.卡奧斯當時就是一愣,不過很快便反應了過來猛的揮起手中的重劍照著眼前的怪物就是一劍,只是被他砍的怪物卻並沒有要躲閃的意思,反而主動迎了上去.卡奧斯雖然成功將眼前的死神守衛給劈成了兩半,但是旁邊的怪物卻突然一起撲了上去將劍刃給牢牢的抓住卡在了那只死去的怪物的身體里.卡奧斯一看這架勢哪還不知道我是想玩無賴戰術用召喚物拖死他.所以他也不去管那把劍了,直接松手就想往後退,只是身邊的死神守衛動作卻快他一步.他剛退開半步而已,一名死神守衛便已經從外圍跳了過來.卡奧斯回身一拳便將那名死神守衛擊飛了出去,只是還沒等他收回拳頭,第二名死神守衛又撲了上來.那名死神守衛也不攻擊他,只是一下抱住了他的胳膊掛在了他的身上,然後不等卡奧斯有所反應,第三只,第四只死神守衛又接二連三的撲到,抱頭的抱頭抱腿的抱腿,幾秒之內卡奧斯身上便掛了滿滿一層的死神守衛.卡奧斯雖然身上掛了一層死神守衛,但他卻並沒有放棄,而是拼命的掙紮著想把身上的死神守衛給甩開,只是那些死神守衛根本就不放手,死了一個就再補上一個,反正以我現在的等級差不多能召喚三萬個死神守衛,以他這個速度,沒個把小時是別指望殺乾淨了.況且死神守衛的召喚數量是可以恢複的,就他這個速度,累死他也殺不光我的死神守衛.

看著之前相當囂張的卡奧斯被密密麻麻的死神守衛困在場中後我們行會的玩家才總算是松了口氣.其中一個帶頭的玩家走到我身邊問道:"會長你就打算這樣把他耗死?"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八十八章 虛晃一槍    下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章 冤死的主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