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九十章 冤死的主神   
  
第十八卷 第九十章 冤死的主神

"耗死他當然也不是不行,只是以卡奧斯的屬性,估計那得打很久才行.我現在不過是讓死神守衛先消耗一下他的實力而已.你放心,卡奧斯不可能一直這麼被壓著的.他現在不過是還沒認清形式,一會等他明白自己的處境了,自然就會忍不住用大招把死神守衛都轟開的.到那個時候死神守衛就不管用了,不過能耗掉他的魔力值也算夠本了.對了,你快點讓他們給震蕩炮聚集能量,一會還要用呢."

之前卡奧斯一直打算破壞掉的那台設備其實也正是一開始那個假的卡奧斯想要破壞的那種震蕩炮,只不過之前那部比較大,屬于固定式的,而這個則是移動的.當然,體積雖然小,威力可沒減少多少,就算一炮轟不死卡奧斯,讓他吃個暗虧還是不成問題的.

之後的情況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在和死神守衛糾纏了幾分鍾後卡奧斯終于明白過來了.他再這樣和死神守衛糾纏下去,就算留著魔力也沒用了,因為只要他出不來,就只能被這些東西活活耗死,而想要出來就必須使用大型技能.雖然他現在的魔力非常寶貴,但再寶貴也得用,況且現在不用以後估計也沒機會用了.

這幾分鍾的僵持時間內,死神守衛們已經把卡奧斯給埋進了人堆之中.戰場之上只能看到一個隆起的人堆,根本都看不見卡奧斯了.不過,就在現在,這個人堆的縫隙中突然射出了無數道強到刺眼的白光,跟著死神守衛組成的肉山忽然向上微微隆起了一點,然後附近的所有死神守衛突然一瞬間就全部變成了冰雕.跟著只聽啪的一聲爆響,剛剛被凍成冰雕的死神守衛竟然全部被震成了碎片噴的到處到是.在那些裹著碎肉的冰塊落地之後,大家終于看到了場中的卡奧斯.只見此時的卡奧斯全身上下幾乎已經沒有什麼好地方了,到處都是死神守衛抓咬出來的痕跡.要知道死神守衛雖然是正規軍,但人家畢竟長了個狼頭,這麼好的資源沒道理不利用的.所以這一來二去就把卡奧斯身上給咬的全是牙印,搞的他異常的狼狽.不過雖然消耗挺大,但卡奧斯總算是從包圍圈中跑了出來.剛才那一下至少被他干掉了好幾百死神守衛,在他想來應該已經徹底把這些東西清理光了.不過,就在他剛想得意的多我放兩句狠話的時候,卻見周圍的地面突然一閃,竟然又多了一圈死神守衛將他圍在了中央,而之前被炸碎的死神守衛的尸塊也在那一瞬間全部化為了黑色的沙土消失在了地面上.

"沒關系,你盡管殺."我囂張的對卡奧斯說道:"這些死神守衛我可以無限制召喚,你殺多少我就招多少,看看是你的魔力多,還是我的時間多."

死神守衛當然不是無限召喚的,但問題是卡奧斯並不知道這點.雖說死神守衛沒有特別強的戰斗力,但只要有幾百個就足夠封住卡奧斯一段時間了.他想脫困就得使用剛才那種大招,而就算他用,每次也就只能干掉這幾百圍著他的死神守衛而已.以我的召喚量,他估計得連殺好幾百次才能把我的召喚量消耗趕緊,而且這期間他還不能停,要是給我時間的話,等他殺完一圈我就又能召喚了,那可就真的變成無限召喚了.

卡奧斯雖然不太相信我的話,但心里多少還是有些心虛.當然,就算他知道,嘴上也是絕對不能服軟的."哼,無限召喚?你的口氣到是挺大的.好,現在開始你召一批我就殺一批,我到要看看你到底能召多少."卡奧斯大概是真的發飚了,話剛說完也不管我召喚的死神守衛有沒有沖上去,立即就是一道極地冰環擴散開來,瞬間秒掉了所有出現在他附近的死神守衛.不過死神守衛的特性是不可能留下尸體的.隨著身體被凍結,那幫死神守衛立刻便變成了沙子消失在了地面上,而隨著這批死神守衛的消失,我立刻又補了一圈死神守衛上去.不了解情況的人看到第一批死神守衛變成沙子後馬上又冒出第二批,視覺上就會覺得是一批死神守衛在不斷的複活被殺被殺複活的來回變化,要是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的人肯定會以為這些死神守衛根本就是殺不死的.

卡奧斯雖然不是那種心理承受能力不行的人,但是他也被眼前的情況給搞糊塗了.隨著我新召喚出來的一披死神守衛出現,他又釋放了一次技能,結果那批死神守衛剛倒下,下一批立刻就出現了.就這麼反複搞了十幾次之後卡奧斯心里也開始打鼓了.他一開始猜測我只是能召喚很多死神守衛,但並不是無限召喚.這個猜測可以說基本上是猜對了.不過,隨著他殺的死神守衛越多,他的心里便越沒底,因為他雖然猜測我能召喚很多,卻沒想到會這麼多.剛剛那十幾次大招已經干掉了好幾千死神守衛,而他的魔力也下去一大截了,可是我似乎一點力竭的意思也沒有.照這個形式看起來,就算我召喚死神守衛不是無限制的,那個數量也絕對不是他能全部殺光的.想到這里卡奧斯便真的開始擔心了起來.單個的死神守衛卡奧斯並不擔心,可是他再牛也架不住人多啊!萬一不幸我真的可以無限召喚死神守衛,那他要考慮的就不是如何獲得戒律之環,而是如何趁魔力還沒耗光趕緊跑路了.

戰斗之時最忌諱的就是分神和三心二意,卡奧斯現在的狀態自然是無法完全集中注意力防備我和周圍的其他玩家.就在他剛剛釋放一個大招清掉了現場的死神守衛之後,忽然感覺一股強大的魔力正在自己身邊聚集.卡奧斯也算反應快,發現情況不對之後立刻就是一個瞬閃,只可惜他閃的還不夠快.也就在他剛移出半個身位之後,突然便感覺到一種從未遇到過的力量撞在了他的身上.跟著只聽轟的一聲,卡奧斯的整個右半邊身體上覆蓋的戰甲就好象是被磚頭打中的玻璃一樣轟然爆裂,跟著那股力量又將卡奧斯整個人帶飛出去十幾米才撞在後面的能量屏障上被擋了下來.

順著能量屏障滑到地面上的卡奧斯立刻支撐著爬了起來,而隨著他重新站起來,原本還掛在他身上的另外半邊盔甲也立刻掉了起來.這半邊盔甲本身到是沒什麼損傷,只是因為另外一半盔甲被完全轟碎了,所以這半邊盔甲無法獨立掛在身體上才會掉下來.幾秒之間還全副武裝的卡奧斯驚訝的看著地面上的那堆盔甲碎片,剛剛要不是他閃的快,估計現在碎的可就不止是盔甲而已了.不過即使只把盔甲轟碎了,這個結果也夠讓他震驚的了.要知道作為一方神族的老大,他身上的東西絕對是不會差的,可就是這樣的頂級裝備,居然都擋不住對方的一擊,這得要多強的攻擊力才能做到啊?

震驚過後的卡奧斯立刻將目光鎖定在了剛才攻擊到來的方向上,結果看到的正是之前那部他一直想要破壞的設備.那東西此時正在不斷冒著水蒸汽,而旁邊的一群人則在費勁的將其向後拉,顯然是打算暫時退出戰場.不過,雖然從現在的情況上看那東西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進行二次發射,但卡奧斯的心情卻一點也好不起來,因為他現在已經徹底變成在裸奔了.

之前剛看到那架奇怪的武器時卡奧斯為了一擊得手曾將自己的主武器當成誘餌扔了出去,結果卻被我們的玩家給挑飛了,而之後他也一直沒機會拿回來.後來他雖然換上了作為備用武器的長劍,但因為死神守衛的原因,那東西現在也不知道被踢哪去了.不過依靠身上的戰甲,卡奧斯到是還有戰斗的能力,畢竟以神族的體制,即使只用拳頭也是可以殺人的.只不過現在他連盔甲都被轟散了,全身上下僅剩了一個頭盔和半邊的護手護腿,其他地方都只剩下了一些碎布條一般的衣服,有些地方甚至連布料都不見了.如此狼狽的模樣別說戰斗了,站在那里都覺得丟人.幸好卡奧斯的褲子還沒爛掉,不然估計他就要變成第一個丟臉而死的神族了.

看到卡奧斯的這個樣子,我忽然想到了一個不錯的主意."卡奧斯閣下,我敬重你是一名有身份的神族,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是和你的身份不符.我看不如我們兩個來場體面一點的戰斗如何?"

"哼,你又想耍什麼花招?"卡奧斯雖然和我不是很熟,但我的性格他多少還是聽說過一點的.以他對我的了解來看,只要是我提出的方案,多半都是對他沒好處的.

"哎呀,你怎麼這麼不相信人呢?"我搖著頭一副很無奈的樣子說道:"我是看你現在搞的跟乞丐一樣實在不雅觀,所以才想申請開啟決斗空間,然後我們在里面進行戰斗.誰知道你竟然不領情.你要是喜歡在這麼多人面前裸奔我也沒意見,不過如果有什麼人把這個過程記錄了下來傳給別人看,我可就管不著了.你不想自己變成所有人的笑柄吧?"

本來卡奧斯是想著不能聽我的,但是在聽了我的話之後他的想法又變了.這就好象一個美女被人扒光衣服扔到大街上,然後有個長的很邪惡的陌生男人突然打開車門對她說趕緊上車一樣.雖然那個女人的理智告訴她不應該上陌生男人的車,但最後她多半還是會上去,即使之後那個男人會對她做什麼,那也是之後的事情了.現在的卡奧斯也是一樣的情況.他的理智正在不斷的警告他不能相信我的話,但他的主觀意識卻在找各種借口駁斥自己的理智,因為這樣半裸著站在這麼多人面前確實是相當的不雅.作為神族,即使死也要死的有尊嚴,現在這樣被人看猴子一樣看著,那真是比死還要痛苦的事情.經過一番思想斗爭之後的卡奧斯最終還是被羞恥心給打敗了.

"好吧.你有開辟決斗空間的能力嗎?"

"當然."我直接從身上摸出了競技場徽章.這個東西是以前從一個敵人身上爆出來的,其屬性就是可以提供各種規模的決斗或者是切磋場地.不過當初這東西的功能還比較單一,後來隨著使用次數的增加,它的很多新功能也逐漸開放了出來.目前這個東西最多可支持萬人以下規模的決斗,而且可以隨意設定比賽規則,只不過有一點要注意,那就是如果能讓對方主動同意進入決斗空間,那就是由你來制定規則.如果強行把對方拉進空間,那就必須由對方制定規則了.另外,如果對手的實力比你高出太多的話,甚至有可能出現拉人失敗的情況.那種時候徽章就會啟動強制模式,最終還是會把對手拉入決斗空間,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不但決斗規則要由對方來制定,甚至于還會出現自然幫助你的對手的自然生物,所以說如果能說服對手主動進入競技場,那是最好的.如果要強行拉人,那也必須找實力差不太多的.否則萬一得到了懲罰屬性,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了.

卡奧斯現在沒有神力,按說應該比我強不了多少,但是決斗空間是按照對方的整體實力計算的,因此拉人的時候不會考慮神力的封印與否,只會計算對方的整體實力.這樣算起來的話,想要強行拉卡奧斯進入決斗空間基本上就是在冒險,因此能說動他主動進入空間才是最佳選擇.

在我將卡奧斯設置成決斗參加者之後,卡奧斯立刻便聽到了一個提示聲."有人對你提出決斗申請,請問是否接受.一旦接受申請,你將被傳送至一處特殊決斗空間中,決斗規則將完全由對方制定,決斗分出勝負前無法離開."

"什麼?規則全部由他定?"卡奧斯本來覺得決斗也沒什麼,反正以他的實力根本就不用怕我.但是現在聽說規則全部由我來制定他利馬就不干了.規則都由別人定,那還打個屁啊?萬一對方規定你不許用武器不許用拳頭也不許用法術,那你怎麼辦?用牙咬嗎?

本來卡奧斯只是因為驚訝而忍不住喊了出來,沒想到那個聲音居然回答了起來:"主動進入競技場即被認為是接受對方制定的決斗規則,不過規則必須是雙方性的.即對方如果制定一條規則限制你不許使用右手,則他本人也無法使用右手.場中的所有規則都是同時對雙方生效,絕不偏袒.請確定是否進入?"

"進入."聽了決斗規則的解釋後卡奧斯也沒多想,直接就選擇了同意,因為他現在這樣半裸著站在那里實在是丟人,加上規則已經說了,所有限制都是雙方性的,看起來很公平的樣子,所以他根本沒來及多想什麼就直接同意了.

要是我能知道卡奧斯此時的想法,肯定會將其狠狠的鄙視一番.雙方性規則難道就不能玩鬼嗎?那也太小看我鑽空子的能力了吧?本來我還以為卡奧斯會要求我先制定好規則,等他看完了再進入決斗空間的.沒想到他居然直接就同意了.虧我剛剛還在費勁想怎麼制定一種看起來公平,實際上對我有利的規則呢.現在看來啥也不用想了,直接用不平等條約玩死他就行了.

按照決斗空間的說明,這里制定的所有規定都是同時對雙方生效的,但是這樣就能保證絕對公平嗎?顯然不是.決斗徽章本身就是件裝備,要是對它的主人一點好處都沒有,那誰還會要它?看似公平的規則其實一點也不公平,因為決斗雙方既不是孿生兄弟也不是克隆人,同樣的規則作用在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上就會有完全不同的效果.打個比方.如果把一只鷹和一條蛇放進決斗空間中讓其決斗,並制定規則不許使用翅膀,你覺得鷹有可能獲得勝利嗎?要是把規則換一下,變成不許用毒,不許纏繞在敵人身上,那你覺得那條蛇有勝算嗎?同樣的道理,我和卡奧斯根本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我只要把他擅長的東西全部封掉,然後只開放我擅長的戰斗方式,那他根本就別指望勝利了,甚至于有可能他連碰都碰不到一下.

進入決斗空間後卡奧斯首先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結果發現這里的情況很簡單.腳下是一片巨大的平原,周圍空曠到完全看不到任何障礙,視線所及的范圍內就是一望無際的紅土地.對于這樣一個環境,卡奧斯可謂是非常滿意.在他想來,地形越簡單我越無法玩鬼,所以這種單一的環境反到是他最需要的.

在觀察完周圍的環境後,卡奧斯便對站在對面的我說道:"好了,你快點制定規則吧.我還想快些去拿戒律之環呢."

"好,那你現在聽好了."我壞笑著說道:"第一,本次決斗中不許使用神力."

卡奧斯剛聽到這條還打算說我傻來著,因為他以為自己的神力還被封印著,不過話還沒出口他便發現不對了,因為他現在分明感覺到了自己的神力居然又能用了.

看到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所以直接說道:"是不是奇怪為什麼神力又能用了?這個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這里是決斗空間,不是你們的神界,超出你們那個魔法陣的范圍,你的神力自然也就恢複啦."

知道了原因後卡奧斯到是沒表現出什麼不滿,反正之前他也沒打算利用神力戰勝我,所以對此他並沒有任何期待,現在被封了他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

"下面一條規則是什麼?還是你只有這一條規則?"

"當然不可能就一條規則了."我戲謔的笑著說道:"第二.本次決斗中不得使用除體術,召喚術,幻術,精神魔法,黑暗魔法,光明魔法以及法則之力以外的任何一種法術或技能."

剛才聽第一條規則的時候卡奧斯表現出來的是不在乎,但是聽完第二條規則後卻變成了氣憤.因為我這已經是明顯在欺負人了.說起來限制是雙方的,他不能用的法術和技能我也一樣不能用,但問題是誰都知道我最擅長的就是體術和召喚術,而剩下的幾種則是我的魔寵們擅長的東西.更讓卡奧斯受不了的是,以上這些技能和法術,他除了召喚術和體術略為懂一點之外,其他的一個也不會.照這個規則玩下去,他基本上就只能靠普通攻擊和我戰斗了,這不明擺著欺負人嗎?

看到卡奧斯聽完第二條規則後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後,我又得意的說出了第三條規則."第三,本次決斗中雙方魔寵死亡不受懲罰,可以無限制重複召喚.決斗勝負只以我們兩名主人的生死為判定標准."

"不行."之前那條規則卡奧斯還能忍,這條可是堅決不能聽的.魔寵無限制召喚?那還得了?誰不知道我是全世界魔寵最多的人啊?要是魔寵無限制召喚,那我不是無敵了嗎?反過來再看卡奧斯,他一共就只有三個魔寵,其中之一就是那頭大笨熊,還有兩個也都不是什麼厲害的生物.因為卡奧斯自己的實力太強,所以他的魔寵都是真正意義上的寵物,養著純粹就是好玩的,根本就沒指望他們能幫忙打仗,所以一開始就沒找什麼厲害的東西,純粹就是按照卡奧斯喜歡和不喜歡為標准來篩選的.在這樣的篩選方式下,就算卡奧斯會兼顧一點戰斗力方面的問題,那選出來的生物也肯定不會強到哪去.況且就算他們很強又怎麼樣?我的魔寵那可是多達兩位數的,想要壓制住卡奧斯的三只魔寵那純粹就跟玩一樣.到時候只要其中幾只魔寵負責看住卡奧斯的三只魔寵,剩下的魔寵完全可以仗著不死之身去和卡奧斯輪流拼命,而我只要在旁邊看著就行了,不怕玩不死他.

對于卡奧斯的反對,我直接回答道:"反對無效.之前已經說過了,你主動同意進來,規則就得由我來定,你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現在給我聽好了,還有第四條規則."

"還有?"

"我又沒說只有三條,那當然就是還有了.好好聽著吧.這第四條規則就是,整個決斗過程中雙方的魔力和生命值不會自動回複,但魔寵不受限制."

"你……!"卡奧斯現在是徹底崩潰了.生命和魔力不自動回複那就只能靠藥品或者是輔助法術來恢複了.可問題是卡奧斯的魔寵都不會恢複性的輔助法術,而他自己因為之前的第二條規則,就算會也不能用.那麼,剩下的就只有吃藥這一種方法而已了.可問題是,藥品就算再多也是有數量限制的.藥吃完了要怎麼辦?相對的,我這邊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我的魔寵中會恢複法術的很多,尤其是凌和小純,一個光系特別擅長回血,一個暗系特別擅長回魔,兩者結合那根本就是生命,魔力無限狀態.當然,魔寵的魔力也是有限制的,可問題是我之前說了,魔寵是可以無限複活的.到時候只要我的魔寵沒魔力了,自殺一次就可以自動補滿了,根本就不用擔心魔力有用完的時候.在這樣的不平等狀態下卡奧斯要是還能贏,那簡直就可以評選本世紀第一大奇跡了.

看著被氣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卡奧斯,我再次說道:"好了好了,別在那你啊你的了.不就幾條小小的規則嗎?你有必要這麼大反應嗎?好了好了,再聽最後一條規則我們就開打吧.省的你說我制定一大堆不平等條約陷害你."

"我……"

卡奧斯剛想說話便被我給打斷了.

"好了好了,別說話,仔細聽著.最後一條規則是決斗過程中不許吃藥.怎麼樣?簡單吧?一共五條規則,不多吧?"

看著我在那完全當他是透明人一樣的自說自話,卡奧斯氣的幾乎要吐血了.對一般的戰斗來說五條規則確實不多,可我這五條那是一般規則嗎?這根本就是卡在他脖子上的項圈嗎!他所擅長的技能全部被封,對手有一大群打不死的魔寵,自己不許吃藥還不能恢複生命和魔力,只能看著自己被對方的魔寵給活活玩死,這是決斗嗎?這根本就是在玩人嗎!

"我不服,我不承認這個規則!"卡奧斯終于徹底爆發了,他歇斯底里的叫囂著,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回應他.

就在卡奧斯發瘋的過程中,天空中也響起了決斗空間的提示."決斗規則已接受,本空間將自動調整規則成為基礎基礎法則,三十秒後開始決斗,請雙方做好准備.二十九,二十八,……三,二,一,決斗開始."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八十九章 人少就得被欺負    下篇:第十八卷 第九十一章 體面的死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