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二章 死不了的神   
  
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二章 死不了的神

按照正規情況來說,一次大型戰役,只要是涉及到行會三分之一以上戰力的,那麼它就可以被稱為行會戰級的戰斗.而相對的,在這種戰爭中行會的會長和主要領導人員都會在戰後得到經驗值提成.這個提成的來源是系統補償,而不是從玩家在戰斗中獲得的經驗中扣取,也就是說雖然我們分到了這比經驗值,但行會里的會員卻不會因此減少經驗值的獲得量.

不過,雖然這個提成不是從玩家身上扣的,但是其數量卻取決于本行會的玩家和NPC等戰斗力在本次戰役中所實際產生的經驗值,而系統會將這個部分作為基數,再乘以一個比例,然後得到的就是各行會領導人員所獲得的實際經驗值.當然,這個比例一般會比較小,通常都是萬分之一以下的某個數值,不過因為基數通常比較大,所以行會領導們最終分到的經驗值往往比自己參戰獲得的更多.

不管怎麼說,這種用于行會戰的經驗提成總歸是一種象征.當行會首領們得到了這個分成的時候,那也就意味著戰役結束了,而沒有拿到的話,那麼就代表……"小心."一道虛影突然從側面閃了出來,一下沖到了我的背後,然後一只手環過我的肩膀緊緊的勒住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則將一柄尖銳的武器頂在了我的咽喉下面一點的位置上.

"我警告你們,不要以為他穿著全身甲我就捅不進去.這是神罰匕首,可以無視一切防禦直接傷害受攻擊者的靈魂,他的防禦再厚也休想擋的住."出呼意料,說話的竟然就是剛剛在眾人面前和金幣拼了個同歸于盡的那名女法師.

雖然有些驚訝,但我卻並沒有害怕.畢竟我是玩家,雖然玩家都不想死,卻沒有誰會真的怕死.再說了,一般玩家不想死一是因為怕疼,二就是因為掉級需要重新練.但是我不同.有玫瑰這個全世界等級最高的複活法師做老婆,我死亡幾乎是可以不掉級的,除了當時疼一下,死亡對我來說幾乎沒啥實際意義.

"喂,這位女神殿下,戰斗打到現在這個程度,你多少也該看的出戰場走向了吧?我勸你還是不要頑抗了,你們族中不少人都投靠了我們行會,你不如也學他們一起投靠了我們行會算了,這樣至少還能保證你的生命安全不是?"

"投靠你們?"出呼意料,那名女神居然擺出了思考的樣子."也不是不可以."

"小心."就在那名女神說話的同時,我突然猛的一個後肘擊在了她的肚子上,跟著一偏頭閃開她的匕首就勢下蹲一個掃腿將那女人掃倒在地,翻身便騎到了她的身上,同時右手刃爪已經彈了出來,頂在那女人的咽喉之上.搞定這個女人之後我立刻抬頭對著另外一邊的女人喊道:"你敢動手就別想再看到你姐姐了."

被我這一聲咋呼,對面突然顯形的戰斗型女神頂在紅月咽喉上的匕首便定格在了那里.一個翻身挪到紅月背後像之前劫持我的樣子劫持著紅月後那女神才對我喊道:"放開我姐姐,不然我就干掉她."

其實之前在我和這個被我控制住的法師型女神討論招降問題的時候就已經在懷疑了.那兩個女人之前的配合那麼的默契,說明兩人的關系必然是非常好的.可是我們干掉了她的姐妹,她卻一點憤怒的表現也沒有,反而考慮起了要加入我們的事情,這擺明了就是在和我們開玩笑,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再聯系她之前死而複生的事情,不難猜到她的姐妹應該也沒死,而是用什麼方法隱藏了起來.所以我才會在出聲提醒之後突然發難反制住她.

"干掉她?"對于那個戰士型女神的話,我表現出了嗤之以鼻的態度."你覺得你的威脅有用嗎?"

"她是你們的首腦人物,難道你們不在乎她的生命嗎?"

"在乎,當然在乎,但是和你比起來你覺得她的生命有你珍貴嗎?"

"為什麼沒有?"女神略帶驚訝的反問.

一聽她的話我立刻就明白過來了.合轍這是個從來不出外勤的宅女神,根本不知道他們神族和我們玩家之間的區別."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我們為什麼不在乎."

我還沒說話,紅月就自己先說道:"真沒想到居然還有人連這個都不知道的.你是神族,應該了解自己的特性.你們一旦死亡就會真的死亡,不會再有重來的機會.但是我們玩家不同.我們的生命是可以重複的.死亡對我們來說雖然不是好事,但我們可以無限複活,死亡只會損失一點點的實力而已,並不會真的消失.如果能用我的一點實力換你一個神族的命,你覺得到底是誰比較吃虧?"

"你們冒險者是這樣的嗎?"

"這又不是什麼秘密的東西,誰便問問都知道了."

我本來以為這樣說了對方會放棄威脅紅月,誰知道她聽完卻是微微一笑:"那麼很不幸的告訴你們,我們也是可以無限複活的."

"什麼?"

"不相信你可以試試看,不過我覺得你們應該可以相信我,畢竟我是不會拿自己姐妹和你們開玩笑的."

"既然我們雙方都是可以無限複活的,那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互相交易的."我對那個女神說道:"反正大家都是可以重生的,而你們神族的命又比我們精貴,交換人質你們並不吃虧吧?"

"你當我白癡嗎?"那名女神說道:"我們交換完人質,說起來是公平了,我們卻還被包圍著,反正我們也跑不出去,還不是要被你們再干掉一次?"

"你總不能用一條命換那麼多條件吧?"

"你只要說你換不換就行了."

對方在這個時候跟我耍無賴,我也是無能為力.紅月雖然不怕死,但能不讓她白犧牲一次那最好就不要犧牲為好,畢竟練一級也不容易啊!不過,雖然不想犧牲紅月,但也不能白白放跑了這倆神族啊?

"我說二位."我對著正被我壓在身下的女神說道:"反正你們俄羅斯神族已經注定要完蛋了,你們不如改投我們行會如何?何必非要拼個魚死網破呢?"

"加入你們?"地上的那位女神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你們有本事就把我們都殺了,反正我們可以複活,大不了再打一次,看看我們到底誰怕誰?"

"喂,你不要把話說的那麼狠."我在頂住那女神的刃爪上加了點力量,然後道:"就算可以無限複活,我想你們的複活也不是無條件的吧?這個世界上肯定是不存在絕對不死的存在的,你們的複活應該也有限制,比如像我們一樣會每次複活損失實力,也可能是複活時間上有限制什麼的,總之我不相信你們可以徹底無限複活."

"那你可以試試啊!"那個女神盯著我絲毫不讓的說道.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們居然一點要服軟的意思也沒有,再談下去顯然也是不可能有什麼緊張了.我正打算動手,忽然看到克利斯締娜朝我眨眼,再看她背在背後的手上居然還捏著個閃光的等離子球.

看到克利斯締娜這個動作,我便朝她使了個眼色,用眼角比了一下對面挾持紅月的那個女戰士.我的意思是讓她動手把紅月救下來,可是克利斯締娜卻是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顯然沒明白.我正在那著急,忽然聽到耳朵里傳出了軍神的聲音."你們倆放著通訊器不用在那擠眉弄眼的干什麼?現在統一聽我安排.一會我在耳機里通知你們開始你們就動手.你們注意分工,紫日就控制住你身下那位,別讓她有機會出手就行了.克利斯締娜把你的等離子電球收掉,換麻痹閃電,一會我說動手你就照紅月身上扔,誤傷也沒事,反正不致命.真紅那邊我已經聯系過了,你們別管了."

因為身下壓著一個,我也不好說話,只能微微的點了下頭.我這邊一點頭,軍神那邊便通知了其他人准備.大家都得到軍神的詳細安排之後便全部戒備了起來.

"准備."軍神的聲音在所有參與的人耳機中響了起來."開始."

隨著軍神的提示我最先動了起來.擺出一副非常生氣的樣子大聲對著身下的那個女神說道:"既然你們要這麼強硬,那就別怪我了."我說著便突然舉刀做出了要往下刺的動作.我當然不是真要干掉她,做出殺她的這個動作不過是要把她姐妹的注意力吸引過來而已.

果然,我這邊剛把刀舉起來,那邊的女戰神便叫了起來."別."

她那邊一分神,克利斯締娜立刻便動了起來.一道紫紅色的閃電突然從克利斯締娜的手里飛了出去,對面紅月早就聽到了軍神傳達的命令,克利斯締娜這邊剛一動,她立刻便就勢向側面一閃.那名戰斗女神本來就在分神,突然發現紅月想跑本身就已經慢了一步,再想攔截之時卻發現前方克利斯締娜的閃電剛好到達.雖然閃電最終被攔了下來,但那不是追求攻擊力的殺傷性法術,而是麻痹閃電,主要表現就是麻痹效果.擋住了閃電之後,那個女神整個人立刻就是全身一麻,紅月趁這個機會連忙一個翻滾拉開距離,跟著就是一個震撼波砸出去將想要追上來的女神給震的向後一退.不等她第二次沖上來,真紅便猛的插進了她和紅月之間一記重拳將那個女神硬給震退了兩步.

紅月和那個女神剛一拉開距離,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機關炮立刻便火力全開,瞬間將女神壓的不斷後退.恢複過來的紅月也沒閑著,轉身就開始准備大威力的法術.雖然剛才被制住了,但紅月畢竟是強力攻擊型人員,一旦恢複過來,其本身的戰斗力就足以將那名女神壓制住了.

"你不要管我,快點走."眼看著情況急轉直下,被我壓制住的那名女神立刻對著自己的姐妹喊道:"別管我,你快走."

"不,我要和你一起."!

"你們誰也走不了."真紅突然猛的沖入戰局抬手就是一記重拳將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擊偏,跟著照著那名女神的面門就是一拳.發現臉部遭到襲擊,對方立刻抬手遮擋在面前想要阻擋攻擊,誰知道抬手等了一秒卻沒有預計的攻擊出現.感覺到情況不對的女神趕緊松手後退,不過手才剛放下就發現前方密集的魔法飛彈像暴雨一般砸了過來.

原本她已經被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暴雨砸習慣了,以為這次還是一樣,誰知道剛擋了幾下卻突然發現眾多的魔法飛彈中夾了一枚紅色的閃光飛彈.雖然當時就意識到了不好,只是想閃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接下了這記奇怪的魔法彈.

"臥倒!"看到那名女神打算硬接攻擊,紅月趕緊叫了起來.剛才混在克利斯締娜的魔法暴雨中的那枚大號魔法光球其實是紅月發射的,而且那也不是一般的法術,而是准備了很久的大招.

現在靠對方最近的就只有真紅一個人而已,聽到紅月的提醒,真紅連忙放棄了攻擊轉身向後連退了幾步並縱身撲倒在地.幾乎就在她剛剛接觸到地面的瞬間,邊聽到背後轟的一聲巨響,真紅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一股力量硬生生的向前推了一截,同時地面上也傳來了劇烈的震動感.

"我的個娘誒!誰扔的這麼大個炸彈啊?"真紅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吐著嘴里的土一邊問道.

"那可是神族,不用大型技能我能搞的定嗎?"紅月一邊走過來將真紅扶起來一邊說著.

"喂,你們兩個還是不要靠的太近比較好."克利斯締娜提醒道:"她們可是說她們能複活的,你們當心點."

被克利斯締娜這麼一說真紅和紅月立刻便緊張了起來,不過等了半天連之前爆炸的煙塵都完全消失了,那名戰斗型女神也沒出現.

"半天沒出現,應該被干掉了吧?"真紅試探性的問道.

"不對,她還在附近."我提醒道:"她要是掛了,這位會一點反應都沒有嗎?"

從剛才那名女神被命中的時候開始,我這邊的女神就一直沒什麼明顯反應,以她們姐妹的關系,如果真的死了一個,另外一個怎麼可能無動于衷?

大概是被我說中了,就在紅月他們問的時候,紅月身邊突然出現了一片虛影.因為一直處于戒備狀態,幾乎在虛影出現的瞬間紅月便第一時間給自己連刷了三層防護罩,不過讓人驚訝的是虛影在晃動了一下後竟然又消失了.下一秒,紅月突然看著我驚叫道:"紫日當心!"

"啊?"突然聽到這樣的提醒我第一反應就是一低頭,可是沒想到被我壓在身下的女神卻猛的抬手對著我的肩膀猛的向上一推,原本我低頭應該躲閃掉了之前的攻擊,可是被這麼一推,我卻正好撞上了背後襲來的打擊.一股恐怖的力量震的我猛的向前一撲,整個人都向前飛了出去.落地之後我到是沒停下,趕緊繼續向前一個翻滾拉開距離,然後才轉身觀察情況,只是讓我驚訝的是我居然又看到了一個我.

驚訝的其實並不止我一個.那名女神猛的一掌拍在我的背上,本來按照她的計劃,應該是一掌將我的靈魂從身體里拍出去才對,可她雖然看到了我的靈魂從身體里飛出去,但我的身體卻沒有倒下,反而突然回頭一拳打中了她的肚子.這還不算,就在我的拳頭命中她的腹部之後,我的手腕上突然猛的彈出了三根尖銳的刀刃.鋒利的刃爪噗的一聲便全部穿進了她的身體里,跟著我便猛的一抽手,刃爪上的倒鉤瞬間從她的肚子里拉出了大片的內髒組織和血肉.

吃疼之下的戰斗女神立刻便從虛影中摔了出來,而地面上的法師型女神沒了姐妹的配合也主動放棄了反抗.雖說是女神,可她現在既用不了神力,又被我這個近戰型人物壓著,想反抗那根本就是找死.剛才配合自己姐妹來那麼一下還好說,現在連唯一的希望都被我重創了,再反抗那就真是找死了.

"你……你為什麼……?"倒地的那名戰士型女神捂著血肉模糊的肚子指著我似乎想問話.

"為什麼靈魂離體了還能動是吧?"我的靈魂體從遠處逐漸走了回來,然後緩慢的融合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說道:"其實很簡單.因為我有兩個靈魂."隨著我的話,幻影逐漸在我的身邊顯現了出來."介紹一下我的貼身魔寵幻影,他就是我的第二個靈魂體.好了,現在我已經說了我的秘密,輪到你了.我很想知道你剛才是怎麼把我的靈魂拍出來的?俄羅斯神族好象不是很擅長靈魂方面的東西吧?你那一掌怎麼感覺起來好象是佛門的滅靈印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一章 誰漏網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三章 招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