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八章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八章 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喂?你們這是干什麼啊?我哪得罪各位啦?"

"什麼得罪不得罪的啊?"眾神族拉著我就問了起來."你到底在俄羅斯神界那邊什麼情況啊?怎麼半路把你們行會的神族也給拉過去了?"

"哦,原來你們是問這個啊?"我之前還以為哪里辦錯了,這幫家伙要找我算帳呢,原來他們是在擔心對俄羅斯神族的戰斗情況啊!"奇怪了,我們行會的人不是都回來了嗎?你們沒打聽清楚情況?"

"打聽了,不過你們行會的人一個個嘴巴都根粘住了一樣,我們也得問的出東西來啊!"

"還有這事?"我嘴上雖然裝的很驚訝的樣子,但心里其實明白是怎麼回事.我估計這個情況大概是玫瑰安排的.其實玫瑰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把事情先遮起來,等我回來便于安排說辭.畢竟這個戰斗結果事關重大,如果先不讓這些神族知道情況,萬一有點什麼需要隱瞞的之後也好辦,要是讓他們知道了什麼東西和我們後來說的不一樣,那到時候想再把話圓回來可就不容易了.玫瑰這麼做無非也就是先打個保險而已.

"我說紫日啊.不管戰斗結果如何,你好歹先給我們個准信啊?"一名印度神族說道.

既然他們著急,那我反到可以不急."這個事情先不急.你們還是先去會議廳等著吧.等我先把這邊的事情安排一下再去和各位詳細的說."

"什麼?我們現在就想知道結果."阿奴比斯攔在我面前說道:"你就被急我們了.快點說了吧."

"可是我真的很忙啊!"

"你忙?"阿奴比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問道.

聽他這口氣我立刻便擺出了一副很生氣的樣子說道:"合轍就你們有事我就是閑人怎麼著?"

太上老君大概是聽出了我的火氣,立刻出來打圓場道:"好了好了,反正事情都結束了,現在急也沒用.這樣,我們先去會場等著,不過紫日你也得先告訴我們個大概吧?"

我看了太上老君一眼然後道:"好,今天我賣老君個面子.這次的戰斗結果總體來說是我們勝利了.不過具體情況得一會再和你們說."

"行,我們這就去等著."

在太上老君的勸說下,眾神族只得跟著他一起先返回了會議廳等我的消息,反正他們現在只要知道俄羅斯神族已經失敗了,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至于戰斗的具體細節,說實話他們真不太在乎.

打發了那些神族之後我便迅速啟動傳送戒指傳送到了艾辛格的行會主會議大廳,而現場除了我之外,本行會的所有主要領導人員已經都在那里等著了.

看到我走進會議廳,不等我坐下,鷹便首先說道:"紫日啊!日本那邊的情況有些不太秒啊!"

"我知道,不過我們的人才剛回來,就這麼直接調到日本去似乎不大合適.你先等我把詳細情況搞清楚了再說."我安撫了鷹之後便坐到了座位上,然後抬頭對著上方說道:"軍神,把日本地區的戰場形式圖投影給我看."

隨著我的話音結束,會議廳四周立刻升起了四根三棱水晶柱,然後由會場周邊向中央投射出了四道光束,最後在會議廳的正中交織出了一副巨大的立體地圖.

軍神的聲音一邊演示一邊解說著:"各位現在看到的就是日本地區的戰場形式圖.其中藍色區域是我方目前控制區,紅色的是剛被日方人員占領不到三天的區域,黃色部分則是他們之前的控制區.從這副地圖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出來,其中最大一部分就是紅色區域,也就是說日本方面在這三天不到的時間內幾乎便將我們之前一星期的努力成果全部都給推回來了.而且,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最多再有一天我們可能就會失去在日本的全部控制區."

"情況已經嚴重到了這種地步了嗎?"我看著地圖說道:"雖然我們把精銳兵力都給調走了,可是日本人的反擊是不是也太快了一些?"

"這個情況是這樣的."會議廳中松本正賀的幻象投影忽然解釋道:"剛開始我也不知道,但是就在今天上午我才知道,原來為了在大家借助亡國保護時間搶奪地盤的機會中多得到一些實際利益,鬼手信長那家伙竟然瞞著別人偷偷的准備了一支NPC軍團,而且他還暗地里聯系了幾個行會做他的盟友,打算在我們發動反擊的時候趁機搶占地盤."

聽到鬼手信長的解釋,我忍不住冷笑了起來."好一個鬼手信長,居然想的出這種計劃來,夠毒."

"什麼意思啊?我怎麼不大明白啊?"大鍋飯疑惑的來回看著我和松本正賀一副我不明白的樣子.

素美忍不住說道:"大鍋飯哥哥真是笨啊!這還不簡單嗎?這次我們原本的計劃就是先占領日本全境,然後由松本正賀君充當日本玩家首領帶領日本玩家反擊我們,將我們'趕出’日本.這樣雖然日本還是在日本玩家的手里,但松本正賀君卻成了這片土地上的領導者,而通過松本正賀君我們就可以控制日本的整個戰場,必要的時候還能讓他們幫我們干掉那些擋在我們前面的勢力."

"可是這個和鬼手信長的計劃有什麼關系?"

"笨啊!我都說這麼多了你還不明白?我們的計劃雖然是這樣,但是鬼手信長並不想失去他的地位,所以他就偷偷的准備了一支部隊.這樣的話雖然到時候會發動反擊,但松本正賀君手下直接控制的人卻不多,鬼手信長只要能多占領一些土地,那他就還有挽回的余地.畢竟就算名義上是松本正賀君帶領日本玩家成功驅逐了我們,可鬼手信長卻實際上控制著大量土地.就算鬼手信長因為名聲的問題不能直接和松本正賀君翻臉,但聽調不聽宣還是可以的.那樣的話,我們的計劃雖然做了全套,可實際結果卻還是一樣.松本正賀君可以命令一般行會的玩家按照我們的需要去動作,可鬼手信長絕對不會那麼聽話,那麼我們唯一能做到的頂多就是讓日本人不主動攻擊我們而已,想要利用他們的力量去幫我們打江山卻是不可能了!"

"哦,原來如此啊!"

紅月忽然道:"不過這樣說來這次的事情到未嘗不是件好事."

"說的也是."我和玫瑰都點頭表示贊同.

見大鍋飯又想問,紅月干脆直接先解釋道:"本來如果不發生這次的事情,讓鬼手信長的計劃成功,我們的計劃可就基本等于是廢掉了.而且以後我們想再來一次這樣的大規模行動肯定是不行的,也就是說我們想再把日本玩家間接的納入我們的控制那是徹底沒指望了.不過,這次的事情卻正好是個機會.鬼手信長他們沉不住氣以為可以趁這個機會提前發動了反擊多占些地,卻不想這樣正好把他們的計劃給暴露了出來,等我們把計劃推回正軌的時候,他們可就再也玩不出花樣來了.而且因為這次的提前行動會讓日本行會元氣大傷,到時候就更能體現出松本正賀君的計劃的正確性,並可以讓以後的那些日本玩家更加相信松本正賀君."

"不,你有一點說錯了."

紅月疑惑的看著玫瑰反問:"我哪里說錯了?"

"鬼手信長不是以為這是個機會而趁機提前發動反擊,這根本就是他計劃好的."

"什麼意思啊?"紅月顯然不太明白玫瑰是怎麼確定這是個早就計劃好的行動.

我笑著提醒紅月道:"你不覺得那個新組建的反抗行會出現的很詭異嗎?"

紅月原本就不是笨蛋,一聽我的話便徹底明白了過來."你們的意思是……那個行會根本就是鬼手信長搞出來的?"

"未必是他一個人的主意,但肯定有他一份."

"怪不然呢!"

松本正賀笑著說道:"不過很可惜,他的計劃注定是不會成功了.因為他不知道,我的計劃之所以能成功,根本就是因為我們原本就是一伙的."

松本正賀的話可謂是一針見血.我們和松本正賀之前布置的那個計劃完全就是電視劇中的打斗場面,早就套好了招,我們推的時候松本正賀就讓,松本正賀推的時候我們就讓,這樣看起來好象是一個由攻轉守,一個由守轉攻,但實際上全是我們在互相配合著演戲.可是鬼手信長卻把這個計劃當了真,他還真以為松本正賀的計劃可行,所以便玩了個借雞生蛋的把戲,以為可以把松本正賀的計劃成功給搶過來.殊不知這個計劃之所以能成功的前提就是計劃的受益者是松本正賀,而如果是他接替了松本正賀,那我們自然是不可能去配合他的.盡管日本方面的戰斗力不會變,可原本松本正賀反擊的時候是我們主動讓勁,而現在鬼手信長反擊,卻會一頭撞上我們的拳頭,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好了,現在情況是清楚了,可是我們要怎麼安排呢?"鷹問道.

我略做沉思之後道:"直接把部隊調上去是肯定不行的,這樣萬一打成添油戰術對我們更沒好處.這些兵力擺平了日本人回頭還得去踢那幫子俄羅斯大笨熊的屁股呢!"

玫瑰聽到我的話便對軍神道:"這樣情況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軍神立刻道:"根據我知道的資料,我覺得有個戰術可以試試."

"說."

"首先我們將這次返回的精銳部隊分成兩部分,抽調出其中最精銳的那部分頂尖力量馬上派到前線去."

"最頂尖的?那要抽多少人?"

"不用計算人數,只要最猛的那幫人.篩選標准就是可以一個人在千軍萬馬之中隨意進出,完全不會因為敵方人數多就被圍死.只要符合這個標准就能算一個."

"標准這麼高,最後能入選的恐怕不會超過一百人吧?"鷹略帶懷疑的問道.

紅月又補充道:"加上我們行會的高級NPC和超級機動天使,應該能湊出三五百來."

"不需要那麼多."軍神說道:"我們只需要精銳中的精銳,以最強的武力插入敵人的前鋒之中,一舉將他們的攻擊進程打停住."

"你這是要敲山震虎?"

"不,我只是想讓他們遲滯一下日本部隊的進攻速度,以便于我們利用這個機會收縮防禦."軍神說完又繼續解釋道:"我們的高級兵種如果就這麼派到前線,效率必然是大打折扣,想要發揮他們的戰斗力,必須得先把前面的炮灰部隊撤下來和高級兵種進行混編.飛機大炮固然厲害,但不要忘了,戰場主力永遠都是那些炮灰一樣的步兵,單單依靠高級兵種只能打打局部戰爭而已,步兵才是最後的決定力量.所以我們必須給低級兵種爭取時間,讓他們撤下來和我們的高級兵種混編,然後再把實力強大的混合軍團重新派出去.到時候我們才能借著日本人的部隊被我們的高端武力打的沒了士氣的機會,一舉將戰局扭轉回來."

"計劃不錯,不過執行起來有點難度."我說著便下令道:"軍神,你馬上把行會里的高級戰力進行一次篩選,選出符合要求的人通知他們去前線,具體戰術安排由你負責."

"行會里的人員資料我這都有,高級武力我已經選好了,隨時可以出發."

"那就馬上派出去吧."

"那麼你呢?"軍神忽然問道.

我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軍神是問我是否參戰.要說高端武力,我們行會最大的高端武力就是我了."這個……我現在還很忙,你先算我一個名額,但我不能馬上過去,等我把手頭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再過去.哦對了,那幫派過去的人也別太寒酸了.他們是要靠幾百人阻擋住整個日本部隊的進攻的,各種高級藥品和晶石都給他們帶足了,別太小氣."

"明白."

因為現在只要送幾百個單位去日本,而且戰線很廣,所以運輸壓力反而小了很多.大部隊出發還得集結布陣,這些都是高端武力,根本不需要什麼陣形,直接以單人或幾人小組的方式派出去就OK了.

在軍神指揮這幫人去日本的同時,我又詢問道:"俄羅斯這邊的情況呢?"

軍神反正是台電腦,一心二用對他來說根本不是問題,那邊在調動兵力,這邊還在報告著情況."俄羅斯部隊這邊已經突破了我們原本的防線,現在離我們的最終安全線已經只有幾十公里遠了.估計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接觸我們的最後防線.一旦此防線被突破,我們國內的那些重要城市就將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俄羅斯人的面前."

"他們還真夠狠的."我說著又問道:"日本那邊你預算下需要多長時間才能抽調精銳力量離開?"

"估計至少需要三天."

"那麼俄羅斯這邊如果我們不做增援,能擋多久?"

"最多二十個小時."

"一天都不到嗎?"

"二十個小時已經是最大時間了.我預測的最可能的結果是防線會在十六小時後被突破,那多出來的四個小時已經是我把一切都按最好情況計算的結果了."

"那我們需要增援多少兵力才能保證他們堅持到日本這邊完事?"

"至少一個精銳軍團.要求全員九百級以上戰斗力,人數不低于五萬."

"五萬?我的死神守衛和麒麟武士加一起到是快夠了."

"不行."軍神說道:"你召喚的死神守衛實力足夠,但麒麟武士的等級偏低,不足以充當這個軍團中的戰斗力,況且即使他們可以算是高級戰力,其實際數量也還是不夠數的."

"真麻煩.日本這邊戰斗情況如此緊急,你讓我上哪去抽掉五萬人出來啊?"

"你的死神守衛可以頂一部分."

"那剩下的那兩萬呢?"

"這次回來的精銳中大概可以抽調一萬出來."

"那不是還差一萬嗎?"

"那就得看那幫妖怪的了."

"妖怪?"說到這里我才突然想起來,貌似為了對抗俄羅斯神族的陰險計劃,天庭好象把妖魔指派給我幫忙守衛家園來著.之前因為要對付俄羅斯神族的那幫家伙我都把這事給忙忘了,現在才想起來我們還有這麼一支盟友.不過可惜的是,雖然俄羅斯神族被滅族了,但是天庭的那份協議是系統擔保的,所以即使俄羅斯神族不存在了,他們依然無法參戰,要不然有天庭幫忙守家,我怕他們個球.

"會長你忘記了嗎?"

"剛想起來."我伸手道:"那麼妖魔這邊你就別管了,我會安排他們幫忙的."說到妖魔,我到是想到一個事情.好象之前我還求過黑麒麟幫我打一仗的.雖然當時黑麒麟說只幫我出戰五分鍾,但他也說了,他一出場就會用大型技能,爭取在五分鍾內把他的魔力全部耗光.以黑麒麟的實力,五分鍾內把他的魔力全部耗光,天知道那能干掉多少人.聽說俄羅斯人這次把部隊都集結在了一起,到是方便黑麒麟的法術發揮最大威力了.但願他能一招把俄羅斯人全轟死,那我們就徹底省心了.

討論完了兩邊戰場的問題之後我又對玫瑰問道:"對俄羅斯神族的戰役已經結束了,這次可謂是好處多多,但損失有不少.戒律之城基本上已經打廢了,估計重建費用不會比當初的建設費低多少,搞不好算上清理廢墟的錢還有可能超出一些.另外,我們的高級戰力在這次的戰斗中損失也不少,光是機動天使就損失了一大堆,外加那些不可再生的高級NPC也死了不少,這個損失我們要怎麼辦?全部找那幫子神族報帳嗎?"

"那當然,不找他們要找誰啊?"紅月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不不不,打住."玫瑰伸手制止了我們的話.

紅月很疑惑的看著玫瑰問道:"你平時不是最摳門的嗎?今天怎麼突然不計較了?"

玫瑰搖搖頭道:"這不是摳不摳門的事情,而是能不能摳的問題.之前戰爭沒打響,那幫家伙求著我們辦事,自然說什麼是什麼,但是現在人家不是那麼需要我們了,事情自然也就不一樣了."

"過了河就想拆橋,神族的那幫家伙未免也太不是東西了吧?"闖王說道.

"這不是過河拆橋的問題,而是邦交關系的問題."玫瑰說道:"我們和神族之間就像是國家與國家之間一樣,沒有什麼情誼,恩德可講.國與國之間可以有利益關系,也可以有仇恨,但卻不要指望有什麼恩情.我們和神族也一樣,現在大家利益一致當然有交情可攀,一旦我們和神族變成了無關或者敵對關系,那之前的交情立刻就會變成一個屁.所以我們不能把事情想的太簡單."

"那你的意思是這次的損失我們自己承擔?"紅月試探著問道.

玫瑰搖了搖頭."什麼叫自己承擔?我們是開慈善機構的嗎?"

"那你的意思是……?"

"跟他們哭窮,把這次的損失盡量說的慘重點,虛報數字總會吧?"

"哪還用虛報,我們這次確實是損失慘重嗎."紅月一旦反應過來那也是賊精的人,立刻便換了副口氣,搞的我這個當事人都感覺好象我們這次真的賠的很慘一樣.

玫瑰看紅月明白了便接著說道:"我們要讓他們面子上抹不開,但在補償問題上咱們卻不能強求,他們愛給就給,不給更好."

"這啥意思?"鷹疑惑的問道:"你哭窮干嗎還要裝大方?"

"誰說我要裝大方了?"玫瑰說道:"咱們這次在俄羅斯神界肯定有搞到不少好處吧?"玫瑰最後這句是沖我問的.

"對哦,紫日哥我們這次到底撈了多少啊?"素美問道.

"東西不少,而且很多還沒清理出來.不過我覺得最大的收獲應該是整個俄羅斯神界.那邊就好象是個副本地圖,而且沒有任何其他行會跟我們搶怪.最重要的是那邊的怪物在實力相等的情況下經驗值比這邊起碼多了五六倍,以後我們可以在那邊修建城市,然後專門到那邊練級,絕對可以快速提高本行會的實力."

玫瑰點頭道:"東西多就好.到時候你先和各神族談戰爭補償問題,目的就是讓他們覺得虧了我們,不要去和他們爭什麼補償.之後等這個談妥了我們再談戰利品問題.雖然按道理來說我們多少得和那些神族分一點戰利品,但誰叫他們之前虧了我們呢?這次我們完全可以把戰利品少拿些出來.只要面子上過的去,即使東西少到那些神族一眼就能看出來我們扣了不少,他們也絕對不好意思說.到時候嘿嘿……之前在戰場補償上的損失還不都在這里挖回來了?而且還能多撈不少呢."

"我算是知道我們行會為啥這麼有錢了!"大鍋飯忽然說道:"照玫瑰嫂子這個計算法,買了人家東西人家還得倒找我們錢呢!想窮也窮不了啊!"

"你要死啦?我多算計一點還不是為了大家的福利?"玫瑰說著又道:"事情咱們就這麼安排,大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趕緊問.沒問題的話我們就馬上開始執行,兩邊戰場都等不起了!"

在大家的一片沒問題的聲音中我最終宣布會議結束,然後所有人便立刻各自傳送了出去各忙各的去了.說起來我們行會的指揮層人員不少,但考慮到我們行會的攤子那麼大,實際上一個人要管的事情卻一點也不少,平常連個休息時間都擠不出來,至于練級什麼的那就更被說了.我估計系統給行會首領的經驗提成就是因為領導層太忙沒時間練級而給的補償,要不然估計行會首腦就只能轉行當非戰斗職業者了,不然全行會都是高手,出來一會長級別跟人家小號一樣,那能有面子嗎?

離開艾辛格這邊之後大家都是趕赴戰場而去,不過別人都是去真正的戰場,而我去的是卻是舌戰的戰場.戒律之城的那幫子神族可都不是省油的燈,玫瑰說的計劃雖然可行,但那也得看誰去.碰上個嘴巴不利索的就算知道計劃,說不定還是會被那幫神族給繞進去.

到了戒律之城這邊我便開始一邊想著一會怎麼說一邊往會議廳走,不過,路才走到一半,我卻突然發現凌擋在了我的前面."你這是干什麼?"我疑惑的問道.凌沒有直接說話,而是直接把我的屬性面板給拉了出來指著上面讓我看.本來我還疑惑凌干嗎自己跑出來攔著我又不說話,可是一看那屬性板我就徹底傻了."我的個神啊!有這麼多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七章 打折的收獲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九章 超高級別獎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