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彪悍的幫手們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彪悍的幫手們

"看來不動點真格的是不行了!"真紅看著那層打了半天也沒見有什麼損傷的結界咬牙說道.

"動真格的?你該不是要用那個吧?"金幣一聽真紅的話立刻就猜到了她的意圖,當即就勸說道:"我勸你還是考慮清楚的為好,那東西燒經驗可是很快的,搞不好要掉級的!"

"掉級又如何?以前我可能還會擔心,現在我們有俄羅斯神族遺留下來的神界可以練級,升級根本不是問題,掉級而已,努力一點練回來就是了.要是再能碰上一兩個落單的俄羅斯神族余孽,說不定還能反過來升幾級上去呢."

"喂,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啊?"克利斯締娜看著真紅和金幣疑惑的問道.

金幣解釋道:"真紅想用我們國器持有者的特殊模式.這個模式可以大幅度強化我們的實力,而且在這個模式下能啟動各種變異技能,威力會比正常狀態強出很多.只是這種模式一旦啟動就會開始燃燒經驗值,本級經驗不夠了就會掉級,然後繼續燃燒下去,直到你關閉或者經驗值完全燒光變成二十級以下的新人.另外,這個經驗燃燒模式消耗經驗值的速度還是不穩定的,如果你支撐高強度的戰斗,消耗經驗值的速度就會提高,如果你只是站著不動,消耗速度就會非常緩慢.現在真紅想用這個技能打破結界的封印,那肯定是要用大招的,可是開著經驗燃燒用大招,搞不好一個技能下去就要掉一兩級的!"

"不用這招你說怎麼辦?難道在這慢慢等?"真紅有些著急的反問道.

克利斯締娜想了想道:"我到是有個東西,也能提高瞬間爆發力,只是那東西是一次性的,用完也就沒了."

玫瑰聽克利斯締娜說完便立刻說道:"克利斯締娜你那個東西先不要用,畢竟真紅的經驗值丟了還能練,你那種消耗品用掉就未必補充的起來了,還是留到關鍵時刻再用吧.真紅你盡管開經驗燃燒,大不了回頭我把紫日借給你帶你練級去."

"什麼?讓會長帶著練級?還有這種好事?"金幣一聽立刻改變口氣大叫道:"那還是讓我來吧,反正我也會經驗燃燒,回頭記得練機讓會長帶上我啊!"

"喂,金幣你也太現實了吧?"真紅看著已經在那擄袖子准備玩大招的金幣笑著調侃道.

"切,我金幣號稱無敵拜金女,你哪天要是發現我有好處不占,那個我肯定是別人假冒的."金幣一邊說著一邊果真開啟了經驗燃燒,而真紅在看到金幣身上突然升起的一層白光後便立刻退到了一邊不再打擾她了.經驗燃燒雖說不動就不怎麼消耗經驗值,但那只是相對于釋放技能的時候來說的,真要論絕對速度,即使不動它燒的其實也挺快的.

全身籠罩著一層白色光芒的金幣先是用天尊劍一指天空,劍尖指向的位置立刻便是烏云密布,緊跟著金幣突然將天尊劍向下一揮,天空就仿佛被人切開了一般,猛的閃過一道紅色的雷蛇,跟著便是一聲炸雷,震的地面都在顫抖.與此同時金幣的雙眼已經變成了一片雪白,耀眼的光芒從她的雙目之中射出,就好象兩部探照燈一般.完成了環境設置之後,金幣緊接著將天尊劍交到左手舞了個劍花後往背後一背,跟著右手先是在嘴邊一放,然後用剛剛咬破的手指在空中畫出了一個複雜的符文.隨著金幣的手指顫動,紅色的血液不斷的從她的手指尖上流出,並在空中仿佛定格了一般的懸浮在那里組成了一個完整的符號.在金幣完成那符號的最後一筆之後,她突然猛的收手,然後變指成掌猛的一掌拍在了那個字符之上,同時口中念著:"乾坤大道——破法神雷,降世."

只聽轟的一聲雷鳴,整個戰場上的人冷不丁的嚇的一彎腰,有些膽子小的甚至坐到了地上.緊跟著那聲雷鳴,天空中的烏云突然像開鍋了一般的翻滾了起來,然後就見無數道紅色的點芒開始在云層間躥動,而金幣的身上更是電蛇亂飛,連真紅她們都趕緊和她拉開了距離避免誤傷.

鬼手信長他們搞出來的這個封印結界雖然能將人困在里面,但是它並不隔絕聲光的傳遞,因此在金幣准備大招的時候我和鬼手信長他們也都發現了天空中的異變.如果鬼手信長他們身邊有一名國器持有者存在的話,那他們肯定會提前做好防禦准備的,因為經驗燃燒這招是國器自帶的屬性,凡是國器持有者,不管你是哪國的,都會知道這個技能的.只可惜日本的情況比較特殊,他們的原裝國器一共就兩套,一套忍者套裝七轉八轉最後被我拆的七凌八落,其中最重要的武器更是到了我們行會的那個忍者語哲的手里,而另外一套陰陽師的裝備也很不幸的讓我給搞的不齊了.雖然國戰系統開啟的時候系統給日本補了兩套國器,但問題是後補出來的這兩套只是掛了個國器的名字,很多別國國器都有的能力它們都沒有,其中也包括這個經驗燃燒,所以在日本,幾乎就沒人知道國器原來還有這麼個隱藏能力,自然鬼手信長他們也是不知道這點的,所以在看到金幣的大動作之後他們還以為只是個比較大型的技能而已,根本沒往心里去.

不過,雖然鬼手信長他們不在乎,我卻不能不重視.我們國家的國器可不止兩套.先不說真紅和金幣都是我們行會的得力干將,就連我自己這身套裝也被系統提升成了第三國器,所以事實上經驗燃燒這個技能我也會,自然我也很清楚其真正的恐怖之處.簡單點講這個技能就是以經驗值換殺傷力,只要你舍得往里扔經驗值,你想要什麼樣的殺傷力其實都能做到.比如說如果我不介意自己從兩千級瞬間變回零級的話,使用經驗燃燒一招把天照大神秒掉其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當然,就算真有那樣的機會我也不會去那麼干就是了.干掉一個天照日本還會有其他神族出現,我要是沒了,世界戰力榜第一可就不是咱冰霜玫瑰盟的了.雖說等級是可以再練的,但是就算以我的魔寵和裝備,想從零級練回兩千級,那也不是三五個月就能完成的事情.而那麼長時間的頂尖戰力真空期,是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的.

不管怎麼說我非常清楚經驗燃燒的巨大威力,所以在看到金幣的法術即將完成的瞬間我便突然將飛旋于四周的劍輪全部收攏到了一塊,然後讓它們在我頭頂組成了一個巨大的防禦陣,跟著我便突然向後連續幾個彈跳退到了結界的另外一個邊緣.

鬼手信長他們本來正和我打的好好的,沒想到我卻突然退到了結界的另外一邊.小鳩健次郎當即就興奮的想要沖過來繼續打,因為他以為我這邊出了什麼問題,想要趁機占點便宜.不過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多少也和我打過不少次了,知道我是不可能無故後退的,所以他們果斷的拉住了小鳩健次郎,然後在觀察了我退後所做的事情後便不約而同的把頭仰到了天上,因為他們觀察我這邊得出的結論是我似乎正在准備防禦來自空中的打擊,而結界內除了他們就沒別人了,可他們又沒打算從天上攻擊我,所以他們判斷,我所防備的不是他們,而是結界外面那團正在翻滾的雷云.

"不好,那東西能擊穿結界!快防禦!"

紅蓮鳳凰第一個叫了起來.鬼手信長雖然沒叫,不過在紅蓮鳳凰喊出來的同時便已經做好了防禦准備,到是小鳩健次郎還傻站在那里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問道:"我們的結界不是打不穿的嗎?"

紅蓮鳳凰直接伸手一把將小鳩健次郎拉進了自己的防禦陣,然後解釋道:"你白癡啊?紫日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手下的戰斗力如何?要是那東西打不穿結界,他把武器都頂頭上那是要防誰?"

小鳩健次郎雖然還是不太明白,但是也沒反抗,而是選擇繼續躲在了紅蓮鳳凰的防禦圈中,不過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天空中卻是突然一閃,八道紫紅色的雷射突然從四面八方的云層中鑽了出來,然後一起彙聚到了結界的正上方並猛的撞在了一起.八條雷蛇碰撞的瞬間便仿佛在眾人頭頂引爆了一枚核彈,天地瞬間變的一片雪白,不少抬頭望天的人都被閃到了眼睛,紛紛抱著雙眼慘叫著滿地大滾,不過他們的叫聲很快便被一陣震天動地的巨響給蓋住了,與此同時紅蓮鳳凰他們辛苦了半天才撐起來的結界便像是肥皂泡一樣在那聲巨響中轟然碎裂.

看到結界粉碎,鬼手信長的下巴險些掉下來.他在看到我進行防禦時就大致猜到了接下來的攻擊恐怕會很強,而他也想到了這個結界搞不好會撐不住,只是他完全沒想到結界居然這麼不中用,竟然連第一波攻擊都沒撐過去就被整個轟散了.不過,他的驚訝只持續了一秒不到便被接下來的景象給硬生生的打斷了.因為那八條撞在一起的雷蛇竟然互相纏繞糾結在一起組成了一條全身完全由雷電組成的神龍,跟著突然朝著下方無遮無攔的地面撞了下來.

雷龍就好象一枚導彈一般轟然砸中地面,跟著整個地面上便蕩漾開了一圈藍白色的耀眼光環,只不過因為此時大部分人的眼睛都被閃花了,所以真的看見這一幕的人其實並不多.不過不管有沒有人看見,雷電沖擊波可是確實存在的.那東西就好象一道翻滾的海浪一般向四面八方擴展了開來,瞬間便撞上了櫻花小組的那幫人,畢竟雷電原本就是以他們為中心砸下來的.

盡管那幫人都因為我的防禦動作而提前做了防禦准備,不過因為本身就不太相信那攻擊能擊穿結界,所以他們都只是簡單的防禦了一下,等到發現結界竟然擋不住的時候再想換強力防禦已經來不及了.幾乎在電光接觸到人群的瞬間便將周圍的人群掃倒了一大片,跟著被雷電掀起的泥土和水蒸氣便迅速的將那些櫻花小組成員和鬼手信長他們三個一起淹沒在了一片泥雨之中.

相對于鬼手信長他們來說,我站的離雷電的落地點就要相對遠很多了,而且由于事先就撐開了大型防禦陣,加上本身我和金幣就是一伙的,大型法術就算不能區分敵我,起碼在計算傷害上總是比敵人要多得些好處的,因此最後我雖然也不幸被卷進了雷暴中,不過最終也只是身上被電的一陣酥麻而已,其他到沒什麼不良反應.

"呼!"放完大招的金幣直接雙腿一軟坐到了地上,玫瑰趕緊過去扶住了她,而真紅她們三個主戰型的卻是直接向尚未完全平息的雷電場中沖了過去.

被落地的雷暴轟飛的鬼手信長剛一落地便被摔了個滿眼金星.本來以他們的水平,這種沖擊應該威力不大才對,不過因為雷電的麻痹作用,所以他們幾個全都是以半抽筋的方式落地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別說平衡了,能保證不用腦袋落地就算不錯了.

被摔的渾身到處都是土的鬼手信長支撐著剛爬起來便突然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朝自己撲了過來,他慌忙回身一刀砍了下去,誰知道泥土煙塵之中卻突然伸出一只紅色的拳套一拳將他的刀刃打偏,跟著另外一只拳頭又飛了上來,照著他的面門便砸了下來.驚慌之中鬼手信長幾乎忘了反應,不過格斗輔助系統卻幫他做出了反應.鬼手信長只感覺自己的腰身猛的向後一個對折,差點把自己的腰給擰斷,不過卻因此剛好讓過了那直搗面門的拳頭.只是他還沒來及高興,便突然感覺下體傳來一陣巨痛,整張臉瞬間便是一片慘白.

真紅雖然是個女性,但是不得不說在我們行會里除了紅月就數她性格最彪悍了.要不是那一頭飛揚的紅色長發和比較秀麗的面龐,估計她到是很適合當個假小子.剛才照著鬼手信長面門的那一拳自然就是出自真紅之手,不過鬼手信長有格斗輔助系統,關鍵時刻既然讓過了那一拳.只是真紅的手段也夠暴力的,一拳不中正好看到鬼手信長挺著個肚子仰在那里,把男人最重要的要害完全放在了最前面.這麼好的機會真紅當然不會放過,所以她就毫不猶豫的上去就是一個膝撞,瞬間便將鬼手信長打的連叫都叫不出聲了.事實上鬼手信長還得感謝多虧這是游戲,要是現實中被人來這麼一下,估計他的下半輩子就很成問題了.

要是平時,一個男人的那個部分被命中,就算你是張三豐在世,估計這會也只能跟個蝦米一樣蜷著,不過鬼手信長身上現在有格斗輔助系統,所以盡管鬼手信長現在已經疼的臉色都不對了,但他的身體卻依然像沒事人一樣站在那里,甚至還擺出了個防禦動作.

看到鬼手信長中了這麼一下居然沒倒,真紅也是愣了一下,然後她就問了一個差點讓鬼手信長爆血管的問題."難道你是女人?都不疼的嗎?"

鬼手信長這會很想說他不是女人,也很想承認他確實很疼,但他卻什麼也不能說,因為他這會已經疼的根本沒法說話了.他的身體能動,那是因為格斗輔助系統在幫他控制身體,而說話這種工作顯然和格斗沒啥直接關系,那個輔助系統就算功能再強有不大可能幫他說話的.

雖然沒得到答案,但真紅反正也不是喜歡追根究底的人,直接將雙拳往面前一架擺出了個搏擊姿勢,然後雙拳先是向下猛的一甩,只聽嘩啦一聲,兩只滿是金屬尖刺的護板便從真紅的手背上翻到了拳頭前面,跟著真紅又抬起拳頭左右各虛空揮了幾下.每一次她的拳頭揮動都能看到金色的電光伴隨著她的拳頭一起舞動,看的鬼手信長一陣心驚肉跳.

試完了拳頭之後真紅自己點了下頭,仿佛很滿意現在的狀態,跟著便突然啟動沖了鬼手信長面前抬手就是一個下勾拳.鬼手信長瞬間退後半步,然後右手握刀橫向揮了過來,希望借助真紅下勾拳的空擋襲擊她的腹部,但是真紅卻突然向前進了一步貼到了鬼手信長懷里,同時揮出下勾圈的右手猛的又落了下來和左手一起勾住了鬼手信長的脖子猛的向下帶.鬼手信長因為真紅貼的抬近,而失去了攻擊距離,加上脖子被一股巨力向下拉去,為了保證腦袋不被直接扯下來,他也只能順著真紅的力量向下彎腰.不過就在他彎下腰來的同時,真紅卻突然跳了起來,右腿膝關節猛的抬起照著他的胸口便撞了上去.

鬼手信長雖然腦袋被拉下來了,可眼睛卻沒瞎,看到那突然撞上來的膝蓋,左手連忙護在了胸前先一步頂住了真紅的那條腿.不過,有句話叫做胳膊扭不過大腿,雖然鬼手信長單手接住了真紅的膝蓋,但接住歸接住,想要完全擋下來卻是不可能的.最終真紅還是成功的撞上了鬼手信長的胸口,砸的鬼手信長肺里的空氣一下全都噴了出來,而鬼手信長更是一口氣被壓住,險些給撞背過去.不過他最終還是頂住了,噔噔噔的連退了好幾步總算沒倒下去.只是他才剛站穩,前面的真紅便又貼了上來.這次也不用啥勾拳了,直接就是一個直拳照著他的面門就砸了過來.

鬼手信長猛的抬手擋在面前想要接住真紅的拳頭,誰知道剛一接觸便立刻發現不對,只感覺自己的手好象完全沒起到任何作用便被打了回來,跟著就感覺身體一下離開了地面,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真紅的兩條胳膊上套的是千金臂,那玩意的擊打力量都是論噸算的,光靠一只手怎麼接的住?這也就是鬼手信長不了解情況,雖然知道真紅拳頭重,他卻從沒有親自試過,沒想到第一次碰到就發生了這種情況.

被轟飛出去的鬼手信長其實還算幸運的,好歹他用手擋了一下,雖然那條手臂幾乎都失去知覺了,但如果真被真紅一拳砸在臉上,估計他人到是不會飛出去,但是腦袋搞不好會自己飛出去.相信鬼手信長肯定是認為還是讓身體和腦袋同甘共苦一起飛比較好,要是讓腦袋自己飛,那可就太悲劇了.

在真紅壓的鬼手信長喘不過氣來的這會工夫,紅蓮鳳凰和小鳩健次郎其實也好不到哪去.和鬼手信長不同,紅蓮鳳凰的職業防禦力要略高一些,加上她會的技能比較多,所以在剛才的雷暴中比鬼手信長要好很多.因為紅蓮鳳凰的原因,小鳩健次郎也占了點便宜,他和紅蓮鳳凰一起共用了一個防護罩,所以受的傷基本差不多.

兩人在鬼手信長被轟飛之後也相繼落地,只是因為紅蓮鳳凰撐起的防護屏障被雷暴轟碎了,雖然兩人落地之後便分別向兩個方向滾了出去.

紅蓮鳳凰剛滾出幾圈便敏捷的一撐地面從地上跳了起來,只是還沒等她跳起來落地,一枚不知從哪飛出來的紅色光彈卻正好命中了還在半空的紅蓮鳳凰,一下將她又給炸飛了出去.由于人還在半空中,根本沒法借力,所以紅蓮鳳凰這次雖然只遭到了一個魔法飛彈的襲擊,被炸飛的距離卻別上次還要遠.

再次落地之後的紅蓮鳳凰第一時間便是向側面一個翻滾,然後立刻就想要爬起來,只是她還沒來及行動,前方便已經出現了十幾個魔法球密密麻麻的排成了一個扇面砸了過來.現在到是省事了,不管紅蓮鳳凰往哪個方向閃,這麼多魔法彈她肯定是閃不過去的,只好干脆雙手護住頭部准備硬扛,反正魔法飛彈雖然發射速度快,但威力一般都不大.

轟的一聲紅蓮鳳凰整個人順便被一團紅色魔法彈命中,劇烈的爆炸出呼了紅蓮鳳凰的意料,強大的爆風竟然再一次將她掀飛了出去.

"該死!"再次落地的紅蓮鳳凰這次是徹底火了.從剛才被雷暴炸飛開始,到現在她已經連中兩發魔法彈了,傷到沒受什麼傷,可是被打了這麼多下卻連敵人的影子都沒看見,這未免就太讓人生氣了.

在紅蓮鳳凰氣憤的罵完之後前方的迷霧到是散開了一些,隨之紅蓮鳳凰就看見了一個人影從那煙塵之中走了出來,而在看到來人的同時紅蓮鳳凰的瞳孔便是猛的一縮.克利斯締娜歐洲第一炮台的名聲甚至比真紅和金幣成名都要早,甚至于有人說她其實就是世界第一炮台,只不過因為系統沒有這方面的評選排行,所以無法公證而已.不過不管克利斯締娜是不是世界第一炮台,但是紅蓮鳳凰非常清楚,她的魔法絕對不是一般法師可以比的.和克利斯締娜交過手的人都知道,和她交手那根本就不是在和一個人交手,你會感覺自己面前的不是一個法師而是一個法師團.因為克利斯締娜不但能將低級魔法像暴雨一般扔到你的頭上,她甚至還能一邊用魔法暴雨把你壓在原地不能動彈,一邊還可以准備她的大型法術.也就是說克利斯締娜實際上是可以同時准備兩個魔法的.不過,事實上外界知道的這些消息其實並不准確.克利斯締娜的確是可以同時操縱兩個魔法,但那只是因為她只需要同時操縱兩個魔法,她真正的實力其實遠不止這麼點.根據我從克利斯締娜那里聽到的情況,克利斯締娜的極限其實應該是四個魔法,也就是說她其實是可以同時操縱四個法術的.

紅蓮鳳凰在看到自己的對手是克利斯締娜之後立刻便放棄了之前的憤怒與不甘.被一個小人物打的如此狼狽那是丟面子的事情,被一個成名已久的高手襲擊受傷,那根本不算什麼,因為被頂尖高手擊敗不等于你就是最弱的人,只能說明你沒有人家頂尖而已.何況現在紅蓮鳳凰也不是真的被擊敗了,她只是因為被之前的爆炸轟飛了出去而失了先機,以至于被一路轟的抬不起頭來,不過現在情況卻不一樣了.既然克利斯締娜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那就代表戰場天平已經恢複到了水平狀態.

"真影分身!"紅蓮鳳凰突然一聲大叫,然後猛的跳了起來,跟著整個人在空中一閃之後便突然變成了兩個人落到了地上.重新落地之後的兩個紅蓮鳳凰以完全相同的語速說著:"哈哈,克利斯締娜,我知道你的魔法速度快,不過同時對付兩個我,你有把握嗎?"

克利斯締娜看到紅蓮鳳凰的分身根本沒有任何的慌張表情,她也沒有回答紅蓮鳳凰的問題,只是隨手在面前一揮,一只巨大的火焰鳥便突然在她的面前成型,跟著那只火焰鳥突然一閃,居然分成了兩只火焰鳥,然後兩只火焰鳥又一閃,變成了四只鳥,接下來的場面就誇張了.克利斯締娜居然就這麼一變二,二變四的把最初那只火焰鳥變成了五百一十二只火焰鳥,而且這些火焰鳥的體積居然一點也沒見小,每一只都有鴕鳥那麼大,五百多只聚集在一起幾乎變成了一道火牆,將克利斯締娜和紅蓮鳳凰之間的所有通路全都給隔開了.

完成了這麼多火焰鳥的召喚之後克利斯締娜才在紅蓮鳳凰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說道:"火鳥雖然只是中級魔法,不過我想以你的實力,八個打一個應該足夠搞定你了.我這里有五百一十二只火焰鳥,你有本事變出六十四個自己來我就承認你比我強."

紅蓮鳳凰的分身極限確實不止兩個,但是六十四個能戰斗的實體分身卻未免太誇張了些.分身術中比較低級的是幻影分身,也就是分出來的分身只是有個真身的樣子,其實根本沒有戰斗力,只要一被攻擊到立刻就會消失.這種分身紅蓮鳳凰到是可以變出二三百來,但那是用來欺負新人的招數.像克利斯締娜這樣的高手肯定會高級偵察之類的技能,幻影分身對她來說屁用都沒有.再說克利斯締娜的那五百多火鳥可不是假的,那火焰炙烤的溫度確確實實的說明了那是五百多個真實的存在,不是五百多個幻影.所以紅蓮鳳凰想要和克利斯締娜拼,那就不能用幻影分身,必須得靠真分身.和幻影分身比起來,真影分身的優點很多,比如具備真實戰斗力什麼的.但是高級技能的要求顯然也會高很多,即使紅蓮鳳凰能釋放真影分身,也絕對搞不出六十多個來,那實在太誇張了一點.但是雖然紅蓮鳳凰搞不出六十四個分身,她卻並不太擔心,因為克利斯締娜說的話也是有水分在里面的.她紅蓮鳳凰好歹也是高級戰斗人員,火鳥那東西雖然看起來很像鳳凰,但它畢竟不是鳳凰,而只是魔法構成的鳥形火焰而已.這東西的威力絕對不至于八個就能搞定紅蓮鳳凰的一個分身,所以紅蓮鳳凰也不需要搞出那麼多分身來.當然,兩個是肯定不行的,起碼場面還是要撐一下的.

"哼,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實力."兩個紅蓮鳳凰突然同時捏指在面前念了一段咒語,跟著她們身邊猛的藤起了一片煙霧,而後就見煙霧中突然蹦出了好幾個紅蓮鳳凰,最後等煙霧消散之後場地中居然站著十二名一模一樣的紅蓮鳳凰.

"多重分身術玩的不錯嗎?"克利斯締娜看著那十二名紅蓮鳳凰微微一笑,紅蓮鳳凰立刻就意識到不好,只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克利斯締娜卻先動了起來."不過你可以去死了."隨著克利斯締娜突然轉變的語氣,紅蓮鳳凰只看見那些懸浮著的活鳥竟然一瞬間全都不見了,她這個時候才知道自己中招了.那火鳥根本不是真實的火鳥,剛才克利斯締娜用的也不是火焰魔法,實際上她用的是幻術,而且那幻術攻擊是隱藏在最後那個魔法彈中的,以至于紅蓮鳳凰連自己被攻擊了都不知道,加上克利斯締娜以前很少用幻術,所以紅蓮鳳凰一時之間根本沒往那方面想.只可惜她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來不及了.隨著那些火鳥的消失,紅蓮鳳凰才發現她自己根本沒離開之前摔落的位置,也就是說第二次被魔法彈轟飛完全是她的幻覺,她其實在第一次被命中時就已經進入幻象中了,而現在不過是幻象解除了.只是紅蓮鳳凰在知道幻象解除後卻一點也不高興,因為掠食者解除偽裝的時候通常也意味著他們進入最後殺招階段了,克利斯締娜雖然不是掠食者,但她的行為卻是一樣的.幻術解除的唯一原因就是她的攻擊已經完成了,不再需要幻術幫她掩蓋了.

事實也證明了紅蓮鳳凰的判斷,在幻術消失後紅蓮鳳凰才發現自己確實被包圍了,只是不是被火鳥包圍,而是被密密麻麻的漫天魔法彈給包圍了.在紅蓮鳳凰和她的分身周圍密密麻麻的聚集著數萬個魔法彈,一時之間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五顏六色的魔法彈在空中懸浮著,根本連條縫都沒有.

克利斯締娜在撤掉幻術後才對紅蓮鳳凰說道:"准備好去死了嗎?"說完她便幽雅的伸出了一只手,然後張開手掌猛的一握,那聚集在紅蓮鳳凰周圍的數萬個魔法彈隨著克利斯締娜的這個虛握的動作就好象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給捏到了一起一樣,突然全部向中間的紅蓮鳳凰沖了過去.絕望的紅蓮鳳凰根本什麼都沒來及做就被密集的魔法彈給淹沒了,而且由于她用了太多的分身,導致本體實力下降,現在遭到的攻擊不但一點擋不住,還要承受雙倍傷害.要是這世界上有後悔藥,估計紅蓮鳳凰非得一口氣吞一瓶下去不可.

被克利斯締娜捏成了一團的魔法彈最後全部聚攏到了一起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光罩將十二個紅蓮鳳凰整個罩了進去,然後就見那個光罩先是猛的一縮,然後就好象再也壓不住其中的力量了一般,從中投射出萬道光芒,跟著便是轟的一聲巨響,整個世界都清淨了.紅蓮鳳凰剛剛站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大坑,十二個紅蓮鳳凰也消失不見,只在坑底躺著一個全身破破爛爛好似乞丐一般的紅蓮鳳凰,而且看她那氣若游絲的樣子,估計也就比死人多口氣而已了.

克利斯締娜站在坑邊望了眼下面的紅蓮鳳凰,然後很不屑的說道:"還高手呢!不過如此嗎!"

"哦?你這麼認為嗎?"就在克利斯締娜站在坑邊鄙視紅蓮鳳凰的時候,冷不丁的她的背後卻突然傳來了這麼一聲嚇了克利斯締娜一跳,而當她轉過身來的時候卻正好看到破衣爛衫的紅蓮鳳凰拿著一柄雪亮的匕首頂住了她的咽喉.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逐個擊破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炮台的展開模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