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雜魚清除行動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雜魚清除行動

雖說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他們說好了要使用三方的能力來對付我們,但這個能力並不是他們原本就有的東西,因此除了小鳩健次郎因為原本就有傳送能力而比較熟悉自己的技能外,紅蓮鳳凰和鬼手信長其實自己都還沒摸清楚自己的能力到底能干些什麼,至于配合,那就更不用說了.不過,雖然暫時還沒完全掌握自己的技能,但鬼手信長和紅蓮鳳凰畢竟也算的上是高手,至少技能上手要比一般人快不少,只要他們有這個想法,磨和起來也是很快的.

就在鬼手信長他們商量出了戰術的時候,我們這邊這邊也已經協調好了之後的戰斗方式.

按照一開始的計劃,我們這次集中本行會的最頂尖高手到這里,目的就是要震懾日本玩家,將他們原本因為連續勝利而爆棚的信心打回原點.就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我們的戰斗並不是說勝了就行的.要打擊到日本玩家的信心,我們不但要勝,而且要大勝,最好是那種秋風掃落葉一般的壓倒性勝利.要不是為了這個原因,我也不會讓隱藏了那麼久的克利斯締娜她們顯露出全部實力來了.

為了提升士氣,我直接對真紅她們說道:"不管鬼手信長有什麼特殊能力,都不會出現無敵屬性,《零》中的所有技能都是有兩面性的.只要找到技能缺陷,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我們現在既然連隱藏實力都拿出來了,那就不用再小心謹慎的限制自己的實力了.現在就讓我們放開手腳給我們的日本朋友們一次刻骨銘心的震撼教育吧."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真紅說完便突然猛的一蹬腳下岩石,整個人像炮彈一樣射向了鬼手信長他們那邊.

鬼手信長本來正在商量如何進行配合,沒想到我們竟然先攻過來了.沒辦法之下他們也只好先架住我們的攻擊再說.

小鳩健次郎第一個反應過來,整個人一步跨入虛空之中,瞬間便出現在了真紅的面前,然後一個重斬劈向了真紅的脖子.真紅看到小鳩健次郎出現也沒有任何的閃避意思,直接迎著對方的刀就是一拳揮了出去.只聽一聲龍吟之聲,一道金色的神龍拳力猛的沖了出去正好撞在小鳩健次郎的刀刃上,伴隨著轟的一聲爆響,小鳩健次郎整個人立刻由前沖便成了倒飛向後,不過就在他即將摔落熔岩之時他卻一下掉進了空間縫隙之中,下一秒便又安然無恙的出現在了旁邊的一塊岩石上.

擋開小鳩健次郎的攻擊後真紅根本沒管小鳩健次郎怎麼樣,而是直接朝著旁邊的那群櫻花小組成員撲了過去.那幫櫻花小組成員雖然在普通玩家中都算是實力出眾的人物,但就像是生活在老鼠窩里的狐狸突然跑進了老虎洞,原本的體型優勢蕩然無存不說甚至還變成了劣勢.這些櫻花小組成員對普通玩家來說那都是高手,但對我們來說他們的實力充其量也就是剛剛能給鬼手信長他們搭把手的境界,而現在真紅她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先把這幫一招死的礙事人員全部干光,最後再集中力量收拾鬼手信長他們幾個高手.

那些櫻花小組成員雖然平時在日本一個個都是心高氣傲不服人的類型,但在我們面前卻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因此看到真紅朝自己這邊撲過來,立刻就像掉進一只貓的鼠群一般瞬間朝四面八方奔逃起來.

見到那幫櫻花小組成員逃跑,真紅到是沒有亂.不過她也沒有馬上找個目標去追殺,而是猛的一拳朝著自己原本的落腳點砸了下去.帶著龍形真氣的拳風再一次命中岩漿河,跟著便炸開了漫天的熔岩.雖然在場的櫻花小組成員都得到了系統給予的50%抗火獎勵,但那畢竟只是抗火,不是真的不怕火.看著漫天飛舞的熔岩液滴,眾人連忙回身用武器隔擋企圖掃開那些熔岩,但是真紅卻在他們回身的瞬間,在空中再次揮出一拳.一條金色神龍氣旋猛的順著真紅的拳頭飛出,直撞向人員最密集的那處位置.剛剛震開熔岩的那幾個櫻花小組成員看到已經沖到面前的金色真氣全都傻掉了,這東西體積太大,閃都沒地方閃,無奈之下他們只能舉起武器擋在面前打算硬抗.不過,就在他們以為這下要糟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卻突然擋在了他們面前.

擋住這幫家伙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紅蓮鳳凰.要是可以選擇她肯定也不想去接真紅的拳頭,畢竟真紅的攻擊力那是出了命的高,除了個別防禦變態的特殊人員外沒人會傻到去硬碰硬的接真紅的拳頭,何況紅蓮鳳凰本來就不是以防禦見長的人物.不過現在她卻是想不接都不行了.雖然她也和鬼手信長一樣崇尚利益,希望控制日本玩家,但有一點她和鬼手信長不同.那就是紅蓮鳳凰沒有鬼手信長那種莫名其妙的信心和自尊心,說白了就是鬼手信長有點日式大男子主意情結而紅蓮鳳凰剛好沒有.相比之鬼手信長那種在明知道狀況不利的情況下依然堅信自己一定會贏的特殊情感,紅蓮鳳凰的行為相對就要理性的多,也正因為如此,她往往能用腦子而不是感情去處理問題.就好象現在.紅蓮鳳凰第一個反應就是如果櫻花小組成員全部陣亡,單靠她和鬼手信長加上小鳩健次郎三個人肯定是干不過我們的.所以她在明知道不應該接真紅的拳頭的情況下還是毅然決然的沖了上去硬接了這一拳.

看著直沖而來的拳勁,紅蓮鳳凰也知道自己未必擋的住,所以她並沒有選擇正面硬接,而是在拳勁即將沖到自己面前之時猛的揮出了一道紅色的火焰撞上了那道金色龍形拳勁,兩者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並最終使拳勁發生了些微的偏差,最後紅蓮鳳凰又用手里的神刀斜著擋了一下,雖然仍被震的雙手酸麻,但好歹是把拳勁擋開了.

盡管這拳沒能奏效,但真紅卻並沒有停頓.第三拳接著轟出,不過不是朝人打,而是對著下方的熔岩.這一拳直接轟開了河面,然後真紅降落河床雙手突然開始沿著一個奇怪的軌跡在周身游走了起來.

看到真紅落入熔岩河後原本紅蓮鳳凰還以為她會像上次一樣再跳出來,但是直到熔岩開始回流她都沒看到真紅出來,反到是回流的熔岩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居然開始圍著真紅落下來的位置緩慢旋轉了起來,而且那熔岩旋轉的速度竟然越來越快,范圍也在逐漸擴大,很快熔岩河上便多了一個巨大的直徑超過二十米的巨型旋渦.

"快閃開,她在准備大招."紅蓮鳳凰還傻站在那里發呆真紅為什麼沒冒出來,鬼手信長到是先發現了問題,不過他現在更應該關心的是他自己而不是紅蓮鳳凰.

就在鬼手信長提醒紅蓮鳳凰的同時,一道人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背後.鬼手信長感覺到有人接近,第一時間便是回身一刀切了過去,只是他快速劈下的一刀卻被一個人用兩根手指給夾住了.

"這種時候還有心思關心別人,你還真是悠閑啊."我看著鬼手信長驚愕的表情手指微一用力便聽到叮的一聲響,被我夾在手中的日本刀應聲而斷.

刀刃斷裂的鬼手信長到是沒有驚慌,反正自打他們知道我的永琤i以削斷別的武器之後,日本玩家和我戰斗的時候都已經做好了更換多把武器的心理准備,因此對于自己的武器斷裂鬼手信長一點緊張的感覺也沒有,即使我是用手指將他的刀夾斷的也一樣.

看到自己刀刃斷裂的鬼手信長果斷的松開了手里的半截刀刃,然後迅速回手從背後又抽了一把刀出來,然後照著我的脖子便削了下去.不過,他的刀剛削到一半便被我再次用兩根手指像是捏一張紙片一樣給捏住了.不出意料,伴隨著叮的一聲脆響,鬼手信長的新刀又被捏斷了.

其實剛剛在傳送過來之前我就已經將永琱壑ぁX了一小部分,然後使之附著到了我全身各處的刀刃和手指上,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至少空手捏斷刀刃這一招對打擊別人的信心非常有成效.

看到第二把武器又被捏斷鬼手信長也急了,不過這次他卻沒有換刀,反而將手里的道握的更緊了.然後他猛的向後一抽刀,不過並沒有把刀完全抽離,只是後退了不到一毫米使之脫離我的手指控制,然後便猛的使力順著之前的方向再次切了下來.看著那迅速削來的刀刃,我壓根沒動,直接抬腿一腳將鬼手信長給踹飛了出去,不過這小子也挺牛,人都飛出去了還把那截斷刀當暗器扔了過來.我腦袋一偏閃過飛來的半截斷刀然後手指一彈,手里的另外半截刀刃便朝著鬼手信長飛了過去.

鬼手信長看到我扔出的刀刃根本沒去理睬,直接單手在下方的一塊岩石上一暗,跟著人便騰空而起掛到了洞頂上去了.在洞頂瀉掉沖擊力後這家伙居然又朝我撲了過來,當然他也沒忘記又換了一把刀,只是這小子實在很不幸.就在他剛跳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聽到小鳩健次郎對他大喊:"快閃開!"

聽到小鳩健次郎的呼叫鬼手信長連忙回頭,結果只看到一只魔法彈朝自己飛了過來,之前的撲擊動作不得不半路放棄,回身擋開那枚魔法飛彈之後鬼手信長的飛行方向已經被生生震偏了一大截,以這個方向繼續飛下去他別說砍我,自己都不知道會掉到哪里去了.不過這家伙反應到是不錯,單手在洞頂的熔岩柱上一勾,身體繞了個彎便又向我撲了過來.

看到這小子還敢過來我也沒說什麼,干脆的雙翅一張騰空而起便主動迎了上去.會飛和不會飛在這種情況下表現的異常明顯,我和不會飛的鬼手信長在空中迅速的撞成一團,閃電般幾次交手後我翅膀一扇便迅速從翻滾中恢複過來又繞了回去,而鬼手信長因為我的撞擊已經飛離了之前的方向正向著下方的熔岩河掉下去.

落井下石這種事情我向來是最喜歡的了.看到鬼手信長向著熔岩河中落下,我立刻一個俯沖朝他撞了過去,只是我人剛飛到一半突然便見到小鳩健次郎從我前面冒了出來並一刀朝我的翅膀削了過去.看著那切來的刀片我干脆翅膀一收,整個人仿佛炮彈一樣撞進了小鳩健次郎懷里,然後雙手一按小鳩健次郎的胸口將我們之間分開一小段空隙,跟著我便猛的弓身收腿,將原本在身後的雙腿收到腹前頂住小鳩健次郎的肚子用力一蹬,瞬間我們兩個人便向兩個方向飛射而出.只不過我是再次騰空,而小鳩健次郎則是被我直接一腳踩進了熔岩之中.

"哈,搞定一個."

"想的美."幾乎就在小鳩健次郎掉進熔岩的同時,我的背後突然再次出現了空間波動,下一秒小鳩健次郎便帶著一身還在燃燒的熔岩從我背後冒了出來."給我去死."近乎瘋狂的小鳩健次郎猛的揮起長刀對著我的脖子再次削了下去,而且和上次不同,這次他連技能都啟動了,也就是說這招不光是他的基礎攻擊力,還要帶上他的技能傷害.

感覺到背後即將到達的攻擊我到沒有完全不管,畢竟上次擋開他的刀是因為我在脖子上包了一層永睊臚う熔G體,而現在永痝ㄢQ我分布到了全身幾處攻擊位置上去了,脖子上根本沒有永,要是再被砍到肯定是要被計算成要害攻擊了.不過,就在小鳩健次郎即將得手的瞬間,我背後的翅膀卻突然猛的伸開對著小鳩健次郎便扇了過去.

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的小鳩健次郎完全沒反應過來便被我一翅膀給扇飛了出去,在轟的一聲砸斷了一排熔岩柱之後這家伙才想起來再次啟動傳送消失在了空中.事實上這也不能怪小鳩健次郎戰斗技巧不行,主要是他戰斗經驗太少,根本不知道像我這樣有六肢的人還可以用翅膀直接襲擊背後的人,所以才會著了道.正常玩家的戰斗中躲過戰斗力較強的正面區域從背後偷襲已經成了一種戰斗規則,而小鳩健次郎也就是按照這種規則去做的,只是他沒想到我這樣有翅膀的人實際上是沒有攻擊死角的,畢竟背後那對大翅膀理論上比我的胳膊還要有力量,要不是靈活度不如手臂,絕對是比手更可怕的攻擊肢體.

一翅膀扇飛了小鳩健次郎後我便再次朝著已經逃到一塊岩石上的鬼手信長沖了過去,而看到這個情況的小鳩健次郎卻再次傳送了回來企圖擋住我,只是他剛出現便聽到鬼手信長在下面喊:"別管我,去幫紅蓮小姐阻止真紅釋放大招.那女人的強力技能我們擋不住的!"

小鳩健次郎驚訝的回頭看了一眼鬼手信長,最終還是在我即將臨體前的一瞬間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對于小鳩健次郎的離開我並沒有任何要阻攔的意思,因為我也沒打算在這里跟他玩捉迷藏.真紅要釋放的那個大招我知道,只要她釋放成功,瞬間便能解決掉最少一個目標,總比我們這樣打來打去要好的多,所以我在小鳩健次郎離開的瞬間便猛的一扭頭在空中畫了個漂亮的半弧朝真紅那邊飛了過去.

小鳩健次郎使用傳送肯定比我速度快,不過他剛傳送到旋渦上空便突然仿佛撞到了什麼東西一樣從虛空中摔了出來,要不是紅蓮鳳凰反應快及時接住了他,搞不好他就要這樣直接掉進熔岩中去了.

"你怎麼回事?"紅蓮鳳凰將小鳩健次郎放到岩石上問道.

小鳩健次郎看著前方的虛空皺著眉頭擠出了兩個字."領域."

"領域?"

"沒錯,是我的元素領域."克利斯締娜忽然從前方的熔岩旋渦中升了起來,之前紅蓮鳳凰和小鳩健次郎都沒看到她是什麼時候進去的,不過現在他們更關心的是那個領域的事情.本來照正常情況來講克利斯締娜是不應該告訴人家自己的技能特征的,但是現在反正是要震懾外面正在看我們互相搏斗的那些日本玩家,所以克利斯締娜也沒有按照一般情況處理,而是自己說道:"元素領域是以我的魔力為基礎張開的完全由我操縱的空間,在這個范圍內我可以絕對控制一切法則.包括空間.所以你就不要在我面前顯擺你那無用的空間掌握能力了,你那種跨越空間的技巧不過是了解空間法則後利用法則的一種能力,而我卻可以直接抹消或重建法則.研究法律並從中尋找漏洞的律師和可以隨意制訂刪節法律條款的立法機構你覺得誰更強大一些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法則融合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戰力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