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人系統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人系統

"想讓我們自殺,你做夢去吧."小鳩健次郎最終果然選擇了頑抗到底,不過我早就知道他會有這樣的選擇,因此也沒太在意.

"既然你想讓我幫你去死,那我就不客氣了."現在時間緊迫,我也沒空再逗小鳩健次郎玩了.剛剛消滅那只大怪物的時候雖然我用的時間不長,但問題是這個該死的場景每次變化中間只有十五分鍾間隔,去掉對付那只怪物的三分鍾和之前我們耽誤的那會工夫,現在離下次災難發生估計最多不超過八分鍾,因此如果我們不能在八分鍾內結束戰斗,那麼一會我們就要面對一次像之前的熔岩噴發一樣的天災了.而且,就算度過了天災,之後還有兩只怪物需要我們來解決.根據剛才那只怪物的實力,我估計我的極限應該在八只以內,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能在一小時內干掉小鳩健次郎,我就壓制不住最後一批的十六只怪物了.

克利斯締娜她們那邊大概也是想到了一樣的問題,所以在我說完克利斯締娜便直接對我們喊道:"給我三分鍾,我一招把他們全部搞定."

"樂意效勞."真紅直接往克利斯締娜面前一站,然後對著對面的小鳩健次郎勾了勾手指:"來吧,三分鍾過不了我這關你就要准備好受死了哦."

"哼,你們不要得意,這邊還有我呢."松本正賀忽然從小鳩健次郎身後跳了出來准備參戰,不過他剛跳起來就見旁邊一道紅影一閃而過,瞬間便和松本正賀撞在一起,然後一起飛上了高空.

我指著天空上正和松本正賀纏斗的小鳳對依佛里特喊道:"依佛里特,上去幫小風."

"命令……確認."依佛里特聽到我的命令之後背上突然展開了一對巨大的噴口,跟著就聽轟的一聲依佛里特便拖著兩道粗壯的煙柱沖上個高空.

依佛里特起飛之後玫瑰立刻對抬頭看依佛里特的眾人喊道:"上面不用管了,先集中力量干掉小鳩健次郎."

聽到玫瑰的話小鳩健次郎被嚇了一跳.剛才我一個人都把他逼的手忙腳亂顧了這頭顧不到那頭,現在突然冒出來這麼多人,就算他是只老虎也架不住我們這麼一群狼啊!何況他還不是只老虎.

"你們有本事就一起上,我不怕你們."小鳩健次郎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話給自己壯膽.

真紅大笑著嘲笑他:"你不怕腿抖個什麼勁啊?"

"我那是剛才被紫日踢傷了,腿抽筋."

"哈哈哈哈,小家伙還挺要面子的."真紅說著回頭對金幣道:"替我一會,我去干掉他再說."

"你們做夢."小鳩健次郎一邊大叫著一邊主動朝真紅沖了上去,也不知道是急于送死還是在給自己打氣.

兩人的速度都不慢,眨眼之間便沖到了一起.真紅隔著七八米便是一個沖擊拳砸在了地面上,一道肉眼可見的地底沖擊波立刻沿著地面傳了過去,不過小鳩健次郎也不傻,他直接就舉著刀跳了起來一步跨過這七八米距離朝著真紅的腦袋上落了下來.一看這狀況真紅立刻後退了一步,同時手上金色電弧閃爍,猛的收肘蓄力,然後在小鳩健次郎落帶她面前時猛的一拳轟了出去.

小鳩健次郎一看那拳頭上的金色閃電就知道這拳威力不小,不過人在空中他也沒辦法閃避,只能將手里的刀架在了面前,但是真紅卻完全像是沒看見一樣一拳轟在了刀刃上.結果那柄剛拿出來的長刀就像橫在犀牛面前的筷子一樣被瞬間砸斷,跟著真紅的拳頭力量不減的穿過斷刀直接砸在了小鳩健次郎的胸口上.站在側面的我們能看到在真紅命中小鳩健次郎前胸的瞬間,似乎有道金色的龍形電流從小鳩健次郎的背後穿了出來,而小鳩健次郎直到那金龍消失後才像突然從時間靜止狀態恢複過來一般,整個人瞬間便向後倒飛了出去.

"漂亮."金幣在後面豎起了大拇指."下一招是不是就能搞定他了?"

真紅搖了搖頭."那家伙的屬性真變態,這麼重的一拳居然只打出了輕度傷害,這要是一般人直接就給我打穿心髒掛掉了,沒想到他繼承的屬性居然還能阻擋我的斷擊."

聽到真紅的話我直接道:"他現在防禦厚的像犀牛一樣,你就別指望用斷擊了.還是換武器上吧.穿透傷可能威力還能大點."我說著自己便端著永硠雂う犒_鐮槍沖了上去.

小鳩健次郎被一拳打飛出去幾十米遠,人落地之後居然還順著地面一路滾出去足有二十多米,算上之前飛過的距離,他居然被真紅一拳打到了百米開外,這力量實在夠恐怖的.不過,相比之真紅的攻擊力,被打飛這麼遠居然都沒什麼明顯傷痕的小鳩健次郎的防禦實在是更變態一些.不過,就在他暈暈乎乎准備爬起來的時候卻突然發現我居然端著鉤鐮槍沖了上來.

現在時間緊,我也不指望一個人搞定他了.我人還在半路,嘴里就已經喊了起來."米拉,玲玲,幫我開路."

"閉眼."米拉在聽到我的喊聲的瞬間便突然雙手在面前一個交叉,一道紅色射線以近乎閃電的速度瞬間射中了對面的小鳩健次郎,而小鳩健次郎卻在格斗輔助系統的幫助下居然提前橫刀擋下了這一擊,不過就算攻擊被擋住了,他人還是被炸的往後滑了三四米後又連退了還幾步.

那邊被米拉的毀滅射線炸的身形不穩的小鳩健次郎還沒恢複平衡,這邊玲玲便從我的頭頂呼嘯而過一劍劈在了小鳩健次郎剛剛架到頭頂的新刀之上.只聽叮的一聲響,小鳩健次郎剛拿出來的武器又斷成了幾截,而且巨大的沖擊力將本就沒站穩的小鳩健次郎給硬生生的轟的作到了地上.

將小鳩健次郎成功擊倒的玲玲並沒有就此停止攻擊,而是猛的揮起手中聖劍朝著小鳩健次郎的脖子切了過去.小鳩健次郎身上到是還有備用武器,但現在一時之間他根本來不及拿出來,只能向後一仰頭躺到了地面上閃過了這危險的一劍.要知道玲玲的聖劍和我的永琱@樣都屬于忽視防禦型的武器,這樣的武器對付他這種防禦高的敵人最是好用,只要對身體上的主要連接點一刀切下來,貫穿傷根本不會計算防禦,直接就能要人命,再不濟也可以讓他變殘廢.

被玲玲的劍嚇的躺到了地上的小鳩健次郎還沒爬起來就聽玲玲背後突然傳來我的聲音."閃開."

聽到聲音的玲玲立刻張開翅膀用力向下一扇,同時雙腿猛的一用力整個人立刻就躥上了半空,而我則是在玲玲飛起來的瞬間從玲玲身下一閃而過,手中鉤鐮槍猛的朝還躺在地上的小鳩健次郎紮了下去.

眼看著近在咫尺的鉤鐮槍小鳩健次郎真是徹底放棄了.就算他實力再怎麼強,如此之近的攻擊他也是無論如何都閃不掉的.

和小鳩健次郎想法一樣,我也認為這下可以搞定他了.不過,今天大概是小鳩健次郎他們的幸運日.就在我即將一槍穿透小鳩健次郎的心髒之時,地面卻突然猛的一抖,跟著我腳下一歪,原本瞄的很准的一槍不但沒紮到小鳩健次郎的心髒居然連他的邊都沒擦到.槍頭一下插進了小鳩健次郎身側手臂和身體之間的夾縫中,槍頭側面的鋒利刀刃距離小鳩健次郎的盔甲只有不到兩毫米的距離,可就是這兩毫米決定了小鳩健次郎絲毫沒受任何傷害.

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的小鳩健次郎一看這麼好的機會哪回放過,他猛的抬腿就是一腳朝我的肚子踹了上去.不過我也不是吃素的,系統幫他那是他的運氣,我卻更相信自己的實力.就在小鳩健次郎一腳踹上來的時候,我猛的一撐插入地下的永盚_鐮槍,身體立刻向側面翻了過去.小鳩健次郎一腳踹空立刻變踹而甩,小腿直接朝我的肚子踢了過來.我在翻身倒地後立刻一推永,自己向側面連續幾個翻滾拉開距離後雙手一拍地面便再次彈了起來.朝永琩疑鉹@伸手,永琣b地面上晃了兩下便突然飛了起來直接射入我的手里.

抓到永琱妨嵺琩S有馬上攻擊,而是再次用左手朝遠處一伸,之前被我放出來的那些重力跳彈立刻像霰彈一樣呼嘯著飛了過來,瞬間便在我身邊布下了一圈由鋼珠組成的防禦圈.

"玲玲."

"來了."幾乎在我喊的同時,玲玲已經從天空之中俯沖了下來,同時她手中的聖劍上更是光芒四射,一看就是蓄了大招的.

聽到玲玲回答的聲音小鳩健次郎一抬頭便發現了玲玲,但是等他再把頭低下來的時候卻發現我已經不見了,然後他才反應過來這種時候應該趕緊跑才對,可惜之前他耽誤了太多時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玲玲從上面俯沖而下,他所能做的也無非是在最後關頭換了面盾牌頂在了腦袋上.

玲玲的聖劍當初能砍斷我的聖龍之牙,現在就能劈看小鳩健次郎的盾牌,只見一道白光閃過,小鳩健次郎頂在腦袋上的盾牌瞬間少了半邊,然後就在小鳩健次郎以為自己用盾牌換了自己一命的時候,玲玲卻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前方的天空中,高舉的聖劍猛的變成了一柄長達十多米的巨型光劍.在小鳩健次郎驚恐的目光中玲玲猛的向下一壓,巨型光劍就像倒下來的擎天之柱一般轟然砸在了地面之上,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火山都為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一擊完成玲玲也沒在原地多做停留,在我的召喚下她迅速返回了我的身邊.前方被她砍出來的那道巨溝之中現在還在冒煙,所以我們暫時也不知道小鳩健次郎到底是死了還是沒死,不過上面的松本正賀沒通知我們,估計應該就是還沒死.松本正賀和小鳳他們的戰斗就是做個樣子而已,他其實清閑的很,所以小鳩健次郎如果死了他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我.

過了十幾秒之後我們沒等到爬出深坑的小鳩健次郎,卻等到了一個一次比剛才更加猛烈的地震,然後就見剛剛玲玲劈出來的那個大坑居然開始向兩邊延伸出了兩道裂縫,而原本被直接劈開的區域竟然開始往外噴起了岩漿來.剛開始我們還以為這只不過是玲玲把比較薄弱的地面打穿了,但是隨後卻發現情況似乎不大對頭,因為地面上的裂縫在延伸出來一段之後居然開始向四面八方蔓延了出去,而且不少地面的地面縫隙處都開始往外噴起了高壓蒸汽,這明顯是地表快頂不住下面的壓力了.

"靠,玲玲你的攻擊力未免也太高了點吧?"看到地面變成這個樣子真紅忍不住開起了她的玩笑來.

"不是我啦!"玲玲聽了真紅的話居然還想辯解.

我拉住她道:"別聽她的,你頂多就是個導火索.看來是那個該死的系統限制又要發作了."

"不是還有兩分多種嗎?"金幣問道.

"系統只說十五分鍾一變更,又沒說變更時間從哪開始計算."我看著眼前越來越不對勁的地面道:"看來我們都把情況搞錯了."

"什麼東西搞錯了?"金幣還是不太明白.

玫瑰幫我解釋道:"我們一開始以為可以在每個場景中停留十五分鍾,但現在看來我們搞錯了些東西.系統說的十五分鍾應該是從變更開始時間計算的.這里的場景與場景之間切換並不是瞬間完成的,就像我們剛剛被從熔岩通道里沖出來,那個過程足足用了幾分鍾時間,而實際上我們現在所站的這個場景的十五分鍾時間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計時的."

"什麼?那豈不是說馬上就要發生天災了?"金幣問道.

我點點頭道:"系統設置的這個天災看來並不單單是拿來坑我們的,它還有切換場景的作用,只是這個切換過程需要消耗的時間也被算到了我們的戰斗時間內.現在看來系統是要發動下一次天災來切換場景了.大家趕緊靠過來當心別被傷到.克利斯締娜,趕緊取消技能,時間不夠你准備大招的了!"

高級技能准備需要時間,撤消也是需要時間的,不過好在克利斯締娜也就是剛開始准備,所以撤消也快的很.取消了技能的克利斯締娜迅速退到了我們身邊,只要情況一不對她就會立刻使用領域將我們保護起來.

在我們這邊做好准備的同時,松本正賀和小鳩健次郎那邊也都動了起來.地面上這麼大動靜他們兩個又不是瞎子,怎麼可能看不到?其實剛才在玲玲一刀劈下去的同時小鳩健次郎就已經用傳送技能跑出去了,所以之後我們才一直沒看到他從坑里爬出來,至于松本正賀那邊,因為我把小鳳和依佛里特也召喚了回來,所以他也脫身跑到了小鳩健次郎身邊.

隨著時間的推移,地面上的裂痕開始變的越來越大,最後幾乎是到處都在往外冒蒸汽.突然,就在我們附近不到一米遠的地方傳來了噗的一聲,一枚拳頭大的石塊好象炮彈一樣飛了出去,然後便是一陣刺耳的哧哧聲從那個石頭飛走的地方發了出來,同時那塊石頭剛才所在的位置更是噴出了一道三米多高的白色蒸汽柱.

"我怎麼感覺我們好象站在了一枚炸彈上面啊?"真紅看著剛剛出現的那個噴氣口說道.

玫瑰說道:"不是好象,這根本就是.我們之前戰斗的地方已經很明顯是條巨型熔岩管,而現在這個地方就是個活火山,我估計這地方現在是達到臨界點了,可能一會就要有大噴發."

金幣一聽有大噴發便驚訝的問道:"還噴?之前把我們噴出來的時候不是已經爆發過一次了嗎?"

"不一樣.剛才只不過是清清嗓子,一會的爆發才是動真格的."

"希望別太誇張才好!"

雖然金幣的祈禱也是我們所希望的,但很不幸,場景變化不是我們希望什麼就會出現什麼,而是系統希望它出現什麼就會出現什麼.現在系統顯然比較傾向于來一次世界級的火山噴發,而這個場景就是系統的傀儡,系統希望它怎麼變,它就會怎麼變.

從玲玲將地面砸出一道裂縫開始到現在還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我們腳下的這座山就已經被密密麻麻的裂紋給完全覆蓋了.看著那四處亂噴的高壓蒸汽和地面下已經隱約可見的紅色,我都開始後悔當初不應該召喚玲玲的.不是說玲玲的戰斗力不行,而是我發現我搞錯了狀況.之前我一直把我的對手當成是鬼手信長和小鳩健次郎他們,但是現在看來,他們不過是盤菜,我真正的敵人應該是系統設置的這個場景才對.丫的這決斗場根本就不是讓人比賽看誰厲害的,而是讓大家比賽看誰比較命大.從我們進入這里開始到現在才多長時間?先是熔岩管大爆發,現在又來個超級火山噴發,全世界一年都輪不到一次的自然災害居然在半個小時之內就讓我們遇上倆.接下來的十五分鍾我們要是搞不定小鳩健次郎,鬼知道還會出什麼狀況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三章 強弱之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五章 地裂了,天崩也不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