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入侵者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入侵者

正當我用手在那家伙面前揮來揮去希望喚回他的魂的時候,旁邊一名引導員卻是先一步擋在了那家伙的前面,然後露出了一臉誇張的笑容,嚇的我還以為他打算對我干什麼呢.

"嘿嘿,真不好意思,我這位同事他膽子小沒見過大世面,有點嚇傻了.還是讓我來招待你們吧.您是紫日會長是嗎?我可是您的粉絲啊!"那家伙一邊竭力保持著他那嚇人的笑容一邊客氣的套起了近乎.

我給他笑的有點心里發毛,只能回答道:"那什麼,雖然現在提倡微笑服務,不過你是不是臉有點抽筋了?"

"嗯?"那家伙疑惑的低頭向下看了一眼,隨後才想起來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臉的,但他還是大概知道了問題出在哪里,稍微收了點笑容.去掉那誇張的笑容後,這家伙看起來還算滿順眼的,甚至可以說有點小帥,要是再有一身拉風點的裝備估計倒追他的小MM就得排成排了.

"那個,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剛剛返回這邊,新作戰計劃需要調整軍隊,可能一會各行會的部隊都會撤回來,你們最好做好接待准備.還有就是我們這些人將在各行會的部隊整編隊伍的時候負責隔離俄羅斯人的部隊,所以麻煩你先帶我們去正在交戰的前線吧."

"哦,是這樣啊.我明白了,您稍等,我去吩咐下其他人准備接待引導前面回來的部隊,我馬上親自送你們去前線."

"好的."在我點頭之後那家伙立刻便打算轉身去吩咐別人辦事,不過他才剛轉了半個身子,我便突然一把將他拉了回來,同時左手閃電般伸出,啪的一下捏住了一根箭杆.這是一枝魔法箭,紅色水晶箭頭上充沛的火系魔力翻滾著好似隨時都會溢出來一般,而且射出這枝箭的弓或者說那個弓手也不是一般人物,因為即使是我捏住了這枝箭,它的尾部依然還在向後噴射著風系魔力.顯然這是根帶有風系加速的超大威力爆破魔法箭,箭頭的紅色水晶根本就是個被強行灌輸了大量魔力的魔晶炸彈,這種東西別說撞擊物品了,就算是稍微大一點的震動都有可能使其爆裂,而根據這東西的飛行方向和角度,我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它原先的目標.

被我拉住的家伙本來還在疑惑我為什麼突然拉他,但是在看到我手里捏著箭後立刻便反應過來了,下一秒我的喊聲更是讓周圍的人都知道了發生了什麼事.

"擋住傳送陣,是俄羅斯人的滲透部隊,他們要炸毀傳送陣."

俄羅斯的入侵者們有這麼大支軍團,其中不可能都是傻瓜,至少他們的參謀還是很聰明的.做為他們前進路線上黃河北岸的最後一座城市,也是離他們最近的一座城市,這些家伙不用想也知道這里是我們的傳送中轉點,而即使是業余級的軍事愛好者肯定也知道戰爭中打擊補給線是多麼的重要,而俄羅斯人的參謀團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要打擊我們的傳送陣體系,否則我們就可以功過這個傳送陣隨時補充戰場上的人員和物資損耗.俄羅斯人再怎麼強大,他們也無法規避出境作戰的負面影響,和我們拼補給顯然是不劃算的,所以摧毀我們的補給線對他們來說就成了重中之重.一開始他們不這麼做是因為我們行會的精銳都在,他們無力抽調高級人員出來搞破壞,而這段時間我們又是打俄羅斯神族又是對日作戰的,把我們的高手都調走了,這才給了他們可趁之機,而剛才那枝箭顯然就來自這樣的補給線破壞小隊.

隨著我的一聲喊,周圍的普通玩家立刻就亂套了,有的人拼命的往外沖想去找什麼人在攻擊傳送陣,還有的人則是站到了傳送陣前面希望能擋下敵方的遠程攻擊,雖然目的都是好的,只是這樣一通亂跑顯然起不到太大效果.好在還有我帶來的這幫精英在,就算那些人啥也不做也無所謂了.

跟著我來的那些精英們一聽我的喊聲立刻便散了開來,近戰職業噌噌的就直接躥了出去,而法師則是迅速站到了傳送陣附近圍了個稀疏的圓圈,並高舉起法杖頂起了一層層的防護罩將傳送陣徹底包圍了起來,至于我們這邊的弓弩手類職業則是跟猴一樣三兩步躥上附近最高的幾個建築物拉開弓矢搜尋起了敵人的蹤跡.

"在那邊."一名最先爬上傳送殿頂棚的魔箭手最先發現目標,在大聲提醒的同時,他的箭便已經飛了出去.對面的那名俄羅斯玩家在發現位置暴露的瞬間便轉身從藏身的位置跳了出去,但還是晚了一步,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那個打算從房頂跳下去的玩家直接抱著一條腿摔到了下面的街道上,他的左腿膝關節處正穿著一支箭,將他的整條左腿都廢掉了.

就在這名玩家中招的同時,旁邊的一座建築上突然亮起了魔法的光芒,一名法師終于也不再隱藏站了起來,而他的法杖上那亮起的魔法光芒也說明了他的法術已經准備多時了.隨著白光一閃,一枚帶著點點幽藍的魔法光球閃電般朝著傳送陣這邊飛了過來.

看到那光球,附近的普通玩家根本來不及反應.不過還好這光球射來的方向剛好需要經過我身邊才能命中傳送陣,我直接一把把剛才拉過來的那家伙推到一邊,然後縱身跳起,永睎間變成一把長劍並亮起了一層藍色的光芒的."給我破."只聽嚓的一聲好象快刀切過西瓜一般的聲音,那枚魔法光球直接被我在空中一劍劈成了兩半,不過它並沒有就此消失,而是突然在空中爆裂,我和附近的地面乃至房頂都瞬間覆蓋上了一層冰殼,但是我人還沒落地身上的冰殼就全部消退了下去,只是地面和房頂的冰依然閃著晶瑩的光芒.

"飛鏢,白浪."我落地之後直接一指那名魔法師,身邊兩個光圈同時閃亮,跟著兩道白影先後射出.較小的白影剛一出現便像導彈一般朝著法師直沖而去,在他的防護法術還沒來及生效之前便沖到了他的臉上將其鼻子給咬的鮮血直冒.受傷的法師根本無法完成法術,伸手就想把臉上的東西拍下來,但是另外一個比較大的白影卻在出現後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在地上輕輕一點,下一步便飛上了旁邊的一座建築頂端,跟著踩著那些建築的屋脊幾個起落便沖到了法師身邊.那法師正在和臉上的飛鏢折騰,忽然就發現飛鏢不見了,但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一張長滿鋒利獠牙的長嘴一口咬中了脖頸,然後他便感覺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房定上撞飛了出去.附近的人只看到一個白色身影將那名法師從房頂撞翻了出去,然後兩個身影在空中糾纏著摔向地面,只不過在落地前的瞬間那個白色身影便突然蹬了法師一腳再次躍上了屋頂,只是那名法師的脖子卻扭成了一個極端不正常的姿勢摔落地地面,根本連掙紮都沒有那家伙便徹底斷絕了生機.

就在白浪剛剛躍上房頂之時,我突然雙眼睜大,手中永痝Q我當成飛斧給扔了出去.旋轉的永琣b空中閃電般穿過幾十米的距離噗的一聲穿入了一名從側面沖出來想偷襲白浪的戰士的胸腹之中,那人本來正打算起跳,突然中劍,腿上一軟直接便從房上滾了下來.

扔完飛劍,我迅速一抬手像是拋東西一樣向上一拋,同時飛鳥閃電般鑽出訓練空間直沖云霄."去上面幫我們定位."

看到飛鳥升空,大概那些襲擊者也知道再也藏不住了,干脆一鼓作氣全都從藏身之處跳了出來.本來我對這次襲擊到是不太在意,畢竟這種襲擊補給線的事情屬于正常情況,一般有點腦子的指揮者都會干的.但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們居然派了這麼多人出來,而我們這邊居然沒人發現.那些鑽出藏身地的人員數量竟然都快達到五十人了,這麼大的規模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啊?這邊的安全檢查未免也做的太爛了點吧?

雖然驚訝于城市防衛能力的低下,但混進來的人卻不能不管.看到那些人沖出隱藏的地點,我立刻對身後還沒動的那些精英玩家喊道:"除了保護傳送陣的法師,其他人全都跟我上."

"是."眾人回答之後立刻便跟著我一起沖了出去.對面那些剛從隱身處跑出來的人在發現我們之後也沒有任何退縮的打算,而是主動迎著我們沖了上來.

由于我本來速度就快,加上站位靠前,所以理所當然的我也是第一個和那些俄羅斯人接觸的人.

跑在最前面的那名俄羅斯玩家一邊跑一邊就把雙手伸到了腦後,然後閃電般拽出了兩柄飛斧朝我扔了過來.高速旋轉的飛斧和一般的投擲性武器不同,這東西速度雖然不一定很快,但力量卻出奇的大.好在這只是兩柄一般的投斧而不是俄羅斯人最常用的那種雙刃斧,不然就這一把斧頭就能把一名血牛戰士給直接撞飛出去.當然,以上情況指的是一般玩家之間的戰斗,這些東西對我並不適用.

看著飛來的斧頭我根本躲也沒躲,直接在空中伸手將兩柄斧頭給接了下來,然後借助斧頭向前的慣性向下一帶,斧頭在空中舞出一個圓圈後被我又給扔了回來.雖然斧頭還是那兩柄斧頭,但不同的人扔出來效果顯然是不一樣的.被我的力量扔出去的飛斧帶著恐怖的力量幾乎是瞬間便插在了它們原本主人的雙肩之上,強大的動能直接將那名正在全速沖刺的戰士給撞飛了起來.他的下半身因為奔跑的慣性還在繼續向前,而肩膀卻被斧頭帶著向後飛去,上下運動不一致的結果就是他整個人瞬間變成了平躺的姿勢,然後兩股慣性相互抵消之後他才平躺著摔在地面上,就算那兩柄斧頭毫無殺傷力,單就這一下也足夠摔他個半身不遂.

閃電般出手干掉跑在第一位的俄羅斯玩家之後我立刻向著遠處一伸手,插在尸體上的永琣b尸體上來回晃了兩下便嚓的一聲從尸體中退了出來然後閃電般射入我的手中,而此時第二名俄羅斯玩家也剛好沖到我面前.

手握剛剛到手的永,我直接一個斜劈和那名玩家的雙刃戰斧對砍在一起,跟著就是切豆腐一般的輕松,永睎間將足有一尺寬的巨斧從斧刃中央一切兩半,然後去勢不減的直接切入那名玩家的腦袋並直接帶走了眼睛上部的所有部件.少了半拉腦袋的戰術在經過我身邊之後又跑了兩三步才一下栽倒在地,腦殼中剩下的半個腦子也一起摔飛了出去.

干掉第二名戰士後我依然沒有減速,反而加速前沖了兩步,然後三步並做兩步沖上旁邊的牆壁,借助慣性腳在牆上一蹬,整個人立刻便飛了起來,然後借助蹬牆的反作用力向斜側跳起,借助下落的慣性和蹬牆的力量整個人在空中高速旋轉了起來,然後直接落進了三名戰士組成的戰斗小組中,旋轉的永痟N仿佛絞肉機一般瞬間便將三人齊齊斬于劍下.

閃電般連續干掉了四個人之後我也沒再繼續向前,而是用力一甩手將永琱W沾的血跡甩乾淨之後對後面追上來的人說道:"剩下的交給你們了."

之所以我沒有一直往前沖,主要是因為最強的那幾個都被我干掉了,剩下的都是一般人,而那些精英又不是幼兒園的小朋友,多砍點敵人反而可以累積戰場經驗.不過事實證明我的想法顯然有點多余,因為這幫精英根本就是群殺人專家,經驗這東西別人可能需要,對他們意義已經不大了.剩余的那些俄羅斯突擊人員在這幫精銳的手下沒過二十秒就被全部放倒了,這其中還有一大半的時間是浪費在了追擊中,真正出手的時間實際上也就兩到三秒,幾乎是兩邊剛一接觸人就倒了.

從第一支射向傳送陣的爆破魔法箭,到最後一名襲擊者倒下,這整個過程總共也沒超過一分鍾,有些別的行會的人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到底出了什麼事就發現敵人已經躺了一地了.那個負責給我帶路的玩家之前在看到我不再往前沖了之後也跑到了我跟前准備說些什麼,誰知道卻看到我們三兩下就結束了戰斗.他目瞪口呆的看著走回來的本行會精英們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這就是冰霜玫瑰盟的高手嗎?太恐怖了!"

"恐怖的不是我們,而是你們的城市防護."我轉身對那家伙說道:"這里是我們全軍的補給線樞紐點,可以說是重中之重.如果對方派出三五個尖端玩家潛行滲透或者硬沖進來我都不覺得奇怪,可是對方派出的只是幾個稍微強點的高手加上群普通人,而且人數還多達三五十之眾,你們的守衛都睡著了嗎?"

"這個……抱歉,我也不是負責這塊的,暫時也不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不想說什麼,而且我也沒資格管你們的行會防衛,只是想提醒你們,既然你們現在責任重大就要多當心,萬一出事了,聯軍有所損失是必然的,可損失更大的絕對是你們自己."我說到這里又頓了一下,然後才道:"你沒什麼事的話就馬上帶我們去前線,既然俄羅斯人都提前來拜訪了,我不去給他們回點禮實在是有些不禮貌."

"哦好的好的,我這就帶你們過去."

在周圍玩家驚訝和羨慕的目光中我們很快便再次集結,然後跟著那名帶路的玩家一起向戰場飛去.因為我們趕時間,所以沒空慢慢散步,在確定了帶路人選之後大家就直接把守護長槍召喚了出來,至于那名向導則是騎在了我的守護長槍上,我反正有飛鳥可以當坐騎,而且因為紫日和銀月雙號一體,所以我實際上有兩只守護長槍,加上飛鳥等于我有三只噴氣式坐騎,多帶個把人完全沒啥問題.

那向導大概是第一次坐長槍,緊張的不得了,好在他還知道給我們指路,所以很快我們便到達了戰場.

這邊的情況和想象中的稍稍有點不太一樣.本來那些行會的會長來說戰場情況十萬火急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們只是想催促我們加快出兵速度,可到現場一看才知道他們說的其實一點也不誇張.此時的一線戰斗區域中已經根本看不見中國玩家的防線了,大量中俄玩家和NPC部隊絞在一起互相厮殺,地面上到處都是打爛的裝備,冒煙的焦土,死去的戰士和還在呻吟的傷員,可以說整個戰線已經處于一種半穿透狀態了.所幸這是游戲,玩家通常都不怕死,要是在現實中打成這樣估計戰線早崩潰了.

"會長,戰線都打成這樣了,我們怎麼組織防線啊?"一名跟隨我的會員問道.我們的任務是組織防線將俄方和中方的部隊分開,可現在兩邊都打成一鍋粥了,這要怎麼分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抵達前線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章 隔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