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遺忘的國家   
  
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遺忘的國家

沒錯.馴獸師就是不平衡職業,是整個游戲的龐大平衡系統中唯一的那一個不平衡的職業.當然,這種不平衡並不是簡單的不平衡,而是馴獸師所獨有的一種算不上BUG的BUG.

在《零》中所有職業都可以通過交叉平衡法獲得平衡,但惟獨馴獸師有點脫離控制.這種脫離控制的主要原因就在于《零》本身對魔寵數量的限制.

《零》的主體是一枚金融炸彈,它的主要功能就是吸收資金,因此為了保證吸收資金的能力,《零》中的各種物品一向都是數量稀少卻功能強大.魔寵也不例外,作為一種能輔助玩家大幅度提升戰斗力的特殊裝備,魔寵的能力一直都是眾多玩家公認的第一強大.然而與其強大的性能相對應的就是它那稀少的數量.整個《零》的世界中雖然每名玩家所能擁有的魔寵數量都是大致固定的,也就是說魔寵的總需求量是固定的.但正因為魔寵的這種不可替換性,使得很多人都不敢輕易將魔寵認主.這就使得很多人明明手里有魔寵蛋,自己卻沒有魔寵可用.因為無法騎驢找馬,大家都想一次性找到一個頂級魔寵,這就使的眾多玩家一方面會大量購買高級魔寵蛋,一方面又不斷的尋找更高級的魔寵蛋.而隨著玩家等級和整體實力的提升,後期出現的魔寵蛋只會越來越好.這就逼迫那些玩家不斷的購買和等待下去.可以說這種變態的循環只要《零》還在運營,只要《零》中還有更高的等級開放,那它就不會結束,而在這個循環運轉的過程中,龍緣集團卻可以不斷的從其中抽取交易產生的如稅收和手續費之類的附帶資金.

雖然這種刻意加強各類物品和魔寵的流通來提高手續費的方式只是一種賺錢的手段,但它既然是在利用游戲規則,那就不可避免的會對游戲本身產生影響.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為了增強玩家對各類物品的購買欲望,《零》一直在不斷的強化各類物品的效果.

強化物品效果這個能力看似很公平,但實際上它卻是不公平的.說它看似公平是因為裝備之類的東西你能用別人也能用,《零》又不是單獨在強化某一類玩家的裝備.它是在全面強化所有種族和職業的裝備特性,使玩家追求高端裝備.這本來無可厚非,畢竟大家都能得到高端裝備,你得不到只能說運氣和實力不好,怪不得別人.但問題是,魔寵是個例外.

裝備是個人就能穿,雖然戰士有戰士裝備,法師有法師裝備,但不管怎麼說,游戲內爆裝備的品種都是大致平均的.所以這種裝備強化不會使玩家實力出現明顯傾斜.可是魔寵不一樣.雖然魔寵不分職業不分種族,幾乎是玩家就可以帶,但是這些攜帶量卻成了馴獸師的特殊BUG.別的職業帶魔寵的數量通常都在一到三之間,運氣好的人能有四到五的攜帶量,但馴獸師的攜帶量通常都不會低于六.

可能有人會說,雖然馴獸師攜帶魔寵多,但畢竟魔寵不好搞,所以還是平衡的.對,魔寵不好搞確實沒錯,但如果算上外力因素可就不一樣了.這里的外力指的是錢和社會關系.我們雖然是在游戲里進行戰斗並獲得魔寵,但玩游戲的玩家並不是孤立的個體,他們在真實的社會中和游戲里的社會中都會有自己的關系網.如果一名玩家在現實中很有錢,而且交游廣闊,那麼他就可以用錢買魔寵,用關系去和朋友要,去和熟人換.當然,你可以說人民幣戰士買裝備也有相同的效果,但就算是買裝備其實也是公平的.你可以毛全套戰士裝備,我也能買全套法師裝備,雖然和那些沒錢買裝備的人比起來花錢的人確實會強很多,但他們成不了世界第一,因為有錢人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你能買別人也能買.就算你是世界首富,可游戲里的頂級裝備又不用花掉世界首富的全部財產,只要人家的資金過億就足夠買齊一套頂級裝備,而這樣的人全世界至少有好幾萬.所以說買裝備看似拉開了玩家間的差距,實際上依然無法造就世界第一.惟獨馴獸師不同.

戰士可以買裝備,法師也能買.馴獸師當然一樣能買.表面上看馴獸師自身沒有什麼戰斗力,買裝備似乎用途不大,好象是變相平衡了馴獸師的實力.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樣.沒錯,馴獸師的裝備再好也無法讓馴獸師本身強大起來,當然,這指的是正牌馴獸師,像我這樣還有主戰類兼職的另當別論.這些純種馴獸師的裝備確實不能讓他們和戰士或者法師硬碰又,但他們的裝備為什麼一定要加自身屬性呢?

戰士和法師的戰斗力來源于自身,他們的裝備強化自身屬性就是在強化自己的戰斗力,可馴獸師自身沒有多少攻擊技能,強化自身確實沒啥用.但問題是馴獸師的裝備既然是給馴獸師穿的,難道設計人員想不到馴獸師不需要強化自己的屬性嗎?這顯然不可能.因此馴獸師的裝備通常不是加輔助技能就是可以強化魔寵的屬性,一些神器級的馴獸師裝備甚至可以增加魔寵攜帶量.這樣算下來,戰士和法師能買裝備強化自身,馴獸師也可以.但馴獸師可以買魔寵強化自身,而別的職業卻不行,畢竟人家能帶一個班的魔寵,你頂多只能帶兩三個.就算大家一起買,一般職業也買不過馴獸師,這是屬性限制,就算你有錢也沒用.

除了在購買魔寵方面的優勢,馴獸師的優勢還有很多,比如說練級速度.

如果魔力夠用的話,法師的練級速度到是很快,但考慮到法師的魔力通常都是不夠用的前提下,法師的平均練級速度其實還沒戰士快,畢竟人家雖然單位作戰時間內沒有法師獲得經驗快,可人家能一口氣連打個把小時不帶停的,法師連續輸出能超過二十分鍾就算牛人了.但是,和馴獸師比起來,不管是有團隊用魔力藥水養著的法師,還是自力更生能力比較強的戰士,那都是浮云.因為,馴獸師可以掛機.

沒錯.就是可以掛機.雖然《零》沒有外掛,但掛機卻不是不可以,因為一旦有一只魔寵獲得了忠貞之心,那麼你的所有魔寵就都可以在你不在線或則死亡的情況下依然繼續戰斗.當然,在戰場上能進行無主作戰,在練級時自然就能用來掛機.只要你找一片相對安全點的區域,然後給魔寵指定一下大概任務,然後你就可以該干什麼干什麼去了.當然,戰士和法師等職業也可以讓魔寵掛機,可你就兩三個魔寵,人家有一大群,那速度能一樣嗎?還有就是,用魔寵掛機也不是說掛就能掛的.在掛機之前你起碼得達到兩個前提條件.一,你至少得有一只魔寵擁有忠貞之心.二,你的魔寵起碼得有高級智力.

忠貞之心就是親密度達到頂級後的進階表現,而親密度這東西看似誰都可以提升,可馴獸師畢竟是靠魔寵吃飯的專業人員.這就好象你可以養狗,馬戲團的訓導員也可以養狗,可論起訓練狗的技能,你能和人家比嗎?反正就我目前所知道的有能力用魔寵掛機的人中,除了一個是非馴獸師職業外,剩余的全都是馴獸師.畢竟不是馴獸師的玩家想提升親密度難度太高.

就算你有一只具備忠貞之心的魔寵,智力這關也是個大問題.魔寵要在沒有主人的情況下戰斗,那就至少得有獨立處理各種戰場信息的能力.盡管能戰斗的魔寵都有不低的戰場本能,但那畢竟只是本能.在有主人指導的情況下魔寵當然可以依靠一點點基礎本能作戰,但如果主人不在身邊,萬一遇到敵對玩家怎麼辦?打還是不打?碰到別人搶怪怎麼辦?遇到BOSS怎麼辦?這些都不是戰斗本能就可以判斷的,沒有高級智力的魔寵根本無法在這種情況下戰斗.雖說高級魔寵馴獸師可以有,別的職業也能有,但高智力魔寵又不是大白菜.《零》中魔寵本來就難搞,高級的更少,既高級又聰明那就更更難找了.但是,馴獸師卻和一般職業不同.馴獸師就是靠魔寵吃飯的,我們有一系列的輔助技能,可以全方位的強化魔寵的各項屬性——包括智力.因此,假設用魔寵掛機需要魔寵智力超過八十,那麼你得找八十以上智力的魔寵,馴獸師只要找到過六十的就行了.反正人家智力強化後數值夠了就行,先天不太差基本都能湊合.這就是馴獸師的優勢.

其實馴獸師在掛機方面的優勢還不止前面兩條,前面兩個只是掛機的必備前提,不是全部因素.馴獸師還有個不一頂必須,但對掛機影響很大的特點,那就是馴獸師魔寵多.低級馴獸師在魔寵數量上還不明顯,但高級馴獸師的魔寵攜帶量通常都不低.這魔寵數量一多,就可以對魔寵的能力進行搭配,比如像我這樣,自己的魔寵中既有肉盾又有負責傷害輸出的火力手,還可以配備輔助職業和後勤護士.光靠自己的魔寵儼然就已經組成了一個屬性全面的練級小隊,先不說這樣的隊伍戰斗力有多強,單就生存能力方面就已經足夠讓別人羨慕的了.一般職業只有兩三個魔寵,如果全是攻擊型,受傷了就只能等著自己慢慢恢複,這樣練級速度自然上不去.可馴獸師的輔助魔寵如果在場,受傷的魔寵也能持續作戰,這效率可就大不一樣了.

綜合這些因素,可以說馴獸師就是天生比別的職業強.當然,就像我之前說的,馴獸師的這種特征實際上是一種不算BUG的BUG.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馴獸師雖然有可能成為超越別的職業的最強職業,但馴獸師的弱點也很明顯.自身生存能力差,弱點明顯,魔寵戰斗力分散,最高傷害偏低,這一系列的屬性問題都可以說是馴獸師的弱點.但無可否認的是,只要你有辦法克服馴獸師的這些弱點,那你就將成為所有職業中的最頂尖人物.而其他職業即使克服了自身弱點,最終也不過是成為一流高手而已,想成為頂尖人物還得靠操作和運氣,但馴獸師只要能克服自身弱點,就算你操作一般,並且運氣也一般,那也一樣可以成為頂級高手.只不過相對于其他職業初期的艱難,馴獸師這個職業可以說是難上加難,所以游戲內的馴獸師才會這麼少.

總的來說馴獸師這個職業就有點像某些武林秘籍,難學難精,但是潛力無限,只要你學的會,鑽的下去,飛黃騰達只是時間問題.

冰封女妖他們確實都是俄羅斯的高手,但在場的卻沒有一個是馴獸師職業,這就決定了他們不了解我的戰斗能力.剛剛算計我的時候他們只想到了偷襲我,卻沒想到要去偷襲我的魔寵,結果才會在偷襲的情況下還和我拼了個兩敗俱傷.當我質問冰封女妖她的尊嚴,她的氣節時,她的心里也知道這次算是里子面子全都輸光了.不過嘴上她卻不能承認,否則以後就沒法領導俄羅斯玩家了.

"哼,兵不厭詐可是你們中國人發明的東西,不要說你不知道."

"行,既然你要這麼說,那我也就無話可說了,不過你既然知道什麼叫兵不厭詐,那就應該知道什麼叫一力降十會."

"怕你沒那本事."

"平常的我確實是沒那本事,不過現在嗎……?"我說著突然拿出了一枚黃顏色的水晶.

看到我手里的東西冰封女妖先是愣了一下.她知道我拿的是起爆水晶,這東西在游戲里就跟炸彈遙控器一樣,不認識的人非常少.不過,她雖然一眼就認出了我手里的起爆水晶,卻一時沒反應過來我到底把炸彈裝哪了.只是她雖然一時沒反應過來,可稍微愣了一會之後她到是明白了.

看到她將目光轉向旁邊的夢境魔法陣,我就知道她已經猜到炸彈的位置了.

"怎麼樣?你覺得我炸掉那東西之後你們還得用多長時間才能再造一個?"

冰封女妖聽到我的話只能是雙目噴火的瞪著我,可是她卻拿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從我手里搶東西,那就是與虎謀皮,想都不要想的事情.至于說拆炸彈,那就更不要想了.起爆水晶的反應時間大約只有零點幾秒,從我捏碎手里的那塊水晶到另外一邊的炸彈爆炸絕對不會超過一秒.就算他們有人能拆炸彈,也不可能在一秒之內完成.何況他們現在連炸彈具體在哪都不知道,一秒連找到炸彈都不夠,更別說拆了.可是不排除炸彈,一旦那東西爆炸,眼前這魔法陣就得全部完蛋,到時候他們的殺手锏就算是徹底報廢了.至于說冰封女妖為什麼那麼確定我的炸彈一定可以把整個魔法陣都爆掉,這個其實很好解釋.因為我埋下去的那些液化魔晶蒸汽炸彈根本就是從冰封女妖那里搶來的.她當然知道自己生產的炸彈威力有多大,而且她也可以肯定,我埋下去的一定是她被搶的那批炸彈,因為那東西至今為止她都沒在戰場上看到過,如果我把那東西交給行會使用了,那她早該見到才對,到現在都不出現只能說明我把炸彈都帶身上了.那麼現在魔法陣下面埋的到底是什麼炸彈那還用猜嗎?

"你想怎麼樣?"冰封女妖無奈的准備談條件.

我壞笑著搖了搖手指."誰跟你說我要和你談條件來著?"我說著便在冰封女妖准備撲過來的瞬間捏碎了手中的水晶.

轟的一聲巨響,冰封女妖她們後方的一處魔法陣節點突然向上噴出了幾十米高的火焰,地面被完全掀開,早已架設完成的魔法陣節點瞬間便上了西天.

"我殺了你!"看到我起爆了水晶,冰封女妖憤怒的沖了上來,不過就在她即將沖到我面前的時候,她卻突然一個緊急刹車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晃著手里的第二枚水晶道:"其實吧,我一不小心把水晶的口袋弄亂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哪一枚具體管哪個爆炸點了.你猜猜我手里這枚具體是負責哪里的呢?"

"你……"

"誒……注意你的口氣哦,要是讓我不高興了,那可就……"我還沒說完場地中就是第二聲爆鳴響起,巨大的沖擊波瞬間將一處貨物儲藏堆掀飛了起來,附近的人員也被四處亂飛的建築材料砸死砸傷了不少.

冰封女妖憤怒的眼神從爆炸點周圍轉了回來,但當她看到我的表情時她也愣住了.因為我還站在那里,而且臉上的表情也是驚訝莫名的樣子.

"不是你引爆的?"冰封女妖試探性的問道.

我看了下手里的水晶,然後又連忙打開鳳龍空間從里面翻了一堆水晶出來,結果很快便在其中找到了一枚開裂的水晶.

起爆水晶都是一一對應的,一般情況下分為起爆端和接收端.起爆端體積比較大,捏碎或者輸入魔力都可以引起另外一端爆炸.但是如果接收端先被破壞了,那麼起爆端也會受到反向影響,不過起爆端不會爆炸,只會開裂,讓使用者知道它已經失效了.剛才我拿出的這堆起爆水晶就是對應魔法陣下面的那些炸點的,現在有一枚起爆水晶開裂,那就說明剛才的爆炸確實是炸點引起的,而且是炸點先爆炸反向炸裂了起爆端.

看到我翻出來的那枚開裂的水晶,冰封女妖立刻回頭對部下們大聲喊道:"快找,附近有第三方勢力."

對方引爆我埋的炸藥不大可能是無意行為,除非爆炸是沒有智力的低級生物意外撞上炸彈引發的結果,否則的話他一定是有著明確目的的.而這個目的十有八九就是挑起我和冰封女妖之間的戰斗.

既然對方想挑起我和冰封女妖的戰斗,那麼不管他是沖著我來的還是沖著冰封女妖來的,作為受害方,我都不可能放過他.

在冰封女妖回頭下令之後我也立刻抬起了一只手.相比之冰封女妖的那幫手下,我的魔寵們配合可比他們好多了.我只是抬了下手而已,凌立刻向後一揮手."搜索."

僅僅兩個字的命令也比冰封女妖的命令有些而迅速,盡管我們這邊人不多,但我們更專業.白浪繞開了那些鬼神和俄羅斯人先一步沖到了爆炸點附近,然後低頭聞了幾下,跟著立刻向著一個方向跑了起來.凌向那邊一指,幸運突然扇動翅膀緩慢的離開了地面,跟著地面猛的爆開了一個大洞,開拓者那龐大的身軀從地面下飛了出來並在空中被幸運一把接住,然後幸運就開始用力拍動翅膀帶著開拓者迅速向白浪那邊飛了過去.

開拓者是地下生物,以地面下的移動速度來說他確實是世界級的,但是在地面下鑽的再快也不可能與地面上的生物比較,畢竟空氣和泥土的阻力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被幸運抓起來的開拓者迅速被帶到了白浪身邊,然後幸運就這麼一直跟著白浪飛.白浪追了很遠突然仰頭大叫了一聲,幸運立刻猛拍兩下翅膀越過白浪然後爪子一松將開拓者扔了下去.開拓者在空中便調整好了姿態,仿佛被扔進水中的魚一樣在頭部接觸地面後便唰的一下鑽入了地面之下,跟著就見地面下猛的股起一個土包並迅速向著前方移動了起來.

隨著開拓者在地面下的高速運動,地面上那個土包前方突然又冒出了另外一個土包,顯然是之前搞破壞的家伙被開拓者逼了出來.

"金剛."

隨著我的一聲呼喊,金剛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他先是直立起來,然後將胸腔挺起,強而有力的雙臂對著自己胸口一陣猛錘,發出咚咚咚咚的沉悶撞擊聲,跟著他便突然縱身躍起,幾個起落便到了那兩個土包前方.剛一落地金剛便猛的抬起右臂,然後握掌成拳對著地面猛的一拳砸了下去.只聽轟的一聲,周圍的地面立刻以他的拳頭落點為中心向周圍翻起了一圈土浪,而那兩個移動的土包中靠前的那個則是在撞上土浪邊緣時猛的一頓,在原地靜止了一兩秒之後那個土包才開始轉向另外一個方向跑了起來.

雖然僅僅停頓了一兩秒,但開拓者追擊的速度可不慢,況且雙方距離本來就不遠,這一遲疑開拓者立刻就追了上去.地面上我們只見兩個土包迅速融合在一起,然後突然慢了下來,跟著地面猛的向上隆起了一個大包,然後又突然下沉露出了一個超級大坑.不少附近的俄羅斯玩家全都掉進了坑里,旁邊的人則連忙伸手想把他們拉出來,只是坑底不知道有個什麼東西在下面,那些掉進坑里的人突然開始慘叫了起來,隨後便紛紛被拖入了地面之下.

因為冰封女妖也很想知道是什麼人在同時算計我們雙方,所以我和冰封女妖都非常有默契的停止了互相攻擊.現在看到自己人都掉進了坑里,冰封女妖先是看了我一眼,在我伸手做了個請便的動作後她便立刻向旁邊的人吩咐了幾聲.一群俄羅斯人迅速推著個板車跑到坑邊,然後將一枚巨大的鐵球扔進了坑里.

扔完鐵球的那些人連車都不要了,立刻拔腿就跑,我也迅速下令開拓者閃避.大約過了五秒之後,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地面下猛的掀起了幾十米高的沙塵,跟著地面就仿佛被撞了一圈圈的炸彈般以一米為間隔一圈接一圈的連續爆炸了起來,地面之上飛起的土圈一圈接一圈的持續向外延伸,一直伸開了一個半徑超過一百米的巨大圓形區域才算是徹底停止.

老實說我對俄羅斯人搞的這個炸彈還真有點興趣.這玩意的威力雖然不見得有多大,但效果卻非常不錯.要是在突擊要塞城市的時候扔一枚到對方的城市中,那可就爽歪歪了.

爆破過後我立刻聯系了開拓者,從開拓者傳回的信息看開拓者只是被震的有點暈,但同時開拓者也發回信息證明那個敵對生物並沒有被炸死,只是受了點傷.以開拓者的智商,讓其描述敵對生物的種類和形象顯得略微有些麻煩,不過我還是從他的敘述中大概明白了那種生物的特征.

襲擊爆炸點的不是玩家,至少不是玩家直接干的.被開拓者追擊的那只生物長的很奇怪,它有著一個好象蛆蟲一般的身體,但是在頭部卻長有幾十根幾乎和身體等長的環節狀觸手.這樣的生物我以前反正是從來沒見過,在開拓者沒抓到它之前想靠這個外形確定凶手大概是不可能了.

在略微清醒一些之後開拓者便從隱藏的深層泥土中鑽了上來繼續和那只怪物糾纏,而地面上我已經讓幸運把玫瑰藤和我的守護鋼爪也扔到了坑邊.

我身邊可不是只有開拓者這一個地下生物.玫瑰藤雖然不太擅長地面下戰斗,但輔助能力多少還是有些的.何況開拓者說對方有很多觸手,而玫瑰藤最不怕的就是觸手多了,要比觸手誰有玫瑰藤多?至于鋼爪,雖然他不是魔寵,也不是地下生物,但人家畢竟很擅長挖洞,就算無法在地面下戰斗,幫忙把那家伙挖出來應該還是可以做到的.

冰封女妖大概有知道我的魔寵能力比她的手下強,所以看到我的魔寵們下到坑里之後她就把自己人都撤到了一邊以免發生誤會.雖然我們雙方暫時停止了戰斗,但那不過是想先搞清楚水想利用我們之間的矛盾,我們之間的敵對關系可是一點沒變,想要一起行動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為了避免一方提防著另外一方而互相影響,還不如只由一方出手效率比較高.

本來開拓者和那個生物的實力就是基本相當的,現在那生物被炸彈震傷,開拓者又得到了三個幫手(紫日和銀月各有一只守護鋼爪),戰場局勢立刻就發生了傾斜.

地面上的土坑中一陣翻江倒海的翻滾,突然從其中伸出了八九根觸手將我的兩只鋼爪猛的纏了起來.但是還沒等那些觸手將鋼爪拖下去,早就等在一邊的金剛便突然一手一只將兩只鋼爪連著他們身上的觸手一起捏在了手里,然後就見金剛猛的一使力,土坑之中瞬間爆發出漫天的塵土,一只巨大的怪物被金剛硬給從地面下拽了出來.

"吱……"那東西剛一被拉出地面便立刻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拼命的捂住了耳朵,可就是這樣還有不少人被震的眼冒金星.

"扔它上去."我直接遠程發送命令,金剛立刻將兩只鋼爪從怪物的觸手中弄了出來,然後把那只怪物猛的朝天空中一拋,就見那個龐然大物猛的飛上了天.

把一只擅長鑽地的生物扔到空中,那基本和魚兒上岸,旱鴨子下水差不多.被拋起來之後那家伙就拼命在空中揮舞著自己的觸手,奈何周圍都是空氣,啥也碰不到.

就在它即將失去上升力要往下掉的時候,凌忽然抬手射出了一枚光彈.只紅轟的一聲,那怪物的土褐色的外殼上直接被轟開了一個大洞,大量黃泥漿一樣顏色的液體從怪物體內流了出來,不過我有防護氣場保護,一點也沒沾到,到是附近的俄羅斯人沾了不少光.

受到魔法直接轟擊的怪物再也無力發出那種刺耳的聲波攻擊,剛一落下來就被金剛接住,然後金剛在我的命令下直接和幸運一起將怪物的觸手全給拔了下來.這怪物的身體就像開拓者報告的一樣,除了觸手之外就只剩一條蛆蟲一樣的環節狀身體而已,現在沒了觸手它連攻擊手段都沒了,想攻擊也不成了.當然,這不是說它沒有別的攻擊手段了.實際上這家伙的腦袋上有個大洞,洞口外面一圈生長的就是那些觸手,而在洞口內部則有著一圈圈的尖銳牙齒.不過因為沒有觸手輔助,它那肉滾滾的身體實在是無法發揮這些牙齒的作用,所以被我們直接無視了.

重新將怪物拉下來後幾只巨型魔寵立刻便將怪物控制了起來,然後凌便走到了怪物身前,然後將自己的手輕輕到了怪物的身體上並閉上了眼睛.

幾乎在凌閉上眼睛的瞬間,那只怪物便發出了撕心裂肺一般的淒慘嚎叫聲並劇烈的掙紮了起來.不過雖然它的垂死掙紮力量很大,但附近的高級魔寵太多了,再掙紮也不可能達到和金剛,幸運他們這樣的力量型生物抗衡的地步.

看著凌把手按在那怪物身上仔細感受著怪物的思維,我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打攪凌,所以我始終忍著沒出聲.不過我雖然知道,可冰封女妖並不知道我們在干什麼,她忍不住問道:"你們在干嗎?"

"噓."我首先示意冰封女妖不要出聲,但看到她不滿的表情後又聯想到追查第三方人員可能需要他們的配合,所以我又小聲的解釋道:"我的魔寵可以讀取被捕獲的生物的大腦記憶,現在不要打擾她,讓她仔細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找我們的麻煩."

我這邊話音還沒落,忽然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動在我們斜後方不遠處爆發了出來.現在在這附近的都是高手,大家反應都不慢,那能量爆發才剛出現,現場的人已經有一大半都把目光轉了過去.

幾乎是在我們轉頭的瞬間,就見那邊一道藍色的光柱沖天而起,直接給我們指明了敵人的方向.幸運和瘟疫幾乎是在光柱出現的瞬間就已經騰空而起飛了過去.冰封女妖那邊的人反應稍慢,但也只是慢了一兩秒而已.不過雖然起步差別不大,但巨龍的爆發力卻是玩家無法比擬的.所以最終幸運和瘟疫還是比那些俄羅斯玩家早了好幾秒到達了那堆建築材料附近.

為了節約時間幸運和瘟疫根本沒有飛躍那堆材料,而是直接在即將撞上材料堆之前直接將頭低了下來以堅硬的頭冠和頭上的尖銳龍角直接撞上那了堆建築材料.沖在前面的瘟疫在撞上材料堆之後直接抬頭一挑便將前方的建築材料全部撞飛了出去,而材料堆後方的人也被四除亂飛的建築材料給活生生從藍色的光柱內給砸了出去.

"吼."緊隨瘟疫之後到達的幸運也沒看那光柱內到底是什麼東西,張口就是一道龍炎瞬間將地面上的一只小型便攜式傳送陣給融成了一堆赤紅的糊狀物,天空中那道藍色光柱也因為傳送陣被摧毀而瞬間熄滅,不過傳送陣中的人到是因為之前被建築材料撞飛而幸免遇難,也算是變相的因禍得福了.

在幸運和瘟疫以強悍的破壞力直接摧毀了對方傳送的機會後,周圍的俄羅斯玩家也先後到達了傳送陣附近.地面上的建築材料廢墟中晃動了幾下,然後就見一名全身板甲的戰士從下面站了起來.在那名戰士的身下居然還護著一名法師一名刺客以及一名弓箭手.

"精簡版特戰小隊啊."看著這個四人小組我忍不住說道.

一般的戰斗小組通常都是七到八人,因為複雜環境下想要保證全面的作戰能力,至少得有這麼多人才能把職業大致分配開.不過在某些特殊情況下,四人小隊也是可以接受的.在這樣的小隊中法師就相當于重火力手,弓箭手就是狙擊手,刺客負責偵察,戰士則是突擊隊員加防護盾牌,治療靠藥物也可以頂一下,輔助法術由法師兼職.這樣算下來四人小隊到是也能勉強保證全面作戰能力.

眼前這支小隊雖然剛從一堆亂七八糟的廢料下面爬出來,但看樣子卻是一點也不狼狽.居中的那名戰士身高至少一米九,雖然全身都被金黃色的鎧甲包裹了起來,但看鎧甲外面的結構,這家伙的肌肉絕對不比狗熊差多少.

和帶著頭盔面具的戰士一樣,旁邊的法師臉上也罩著個奇怪的小丑面具,不過從她的身材來看,這顯然是個女性,而且我從她的裝備上看,這女人八成是個罕見的雷系魔法師.

在法師身後站著的是名刺客,不過和大多數身材嬌小的刺客不一樣.這家伙雖然套了一身刺客的緊身軟甲,但身材卻和那名戰士不相上下,一米八五以上的個頭,肩寬幾乎有一米二,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個倒三角形,要不是他那一身刺客裝備,說他是玩健美的絕對有人信.

四人中最後一人就是那名弓箭手了.和之前三位一樣,這家伙的臉也是遮起來的.不過他的偽裝比較個性,看起來就是一堆泥巴.沒錯,他本來是沒帶面具的,大概是臨時將地面上的泥土用水泡軟抹到了臉上,所以現在看起來他就跟非洲人一樣.不過這家伙身上的裝備卻是相當之華麗,閃著各種魔法光芒的長弓說明這家伙至少是個高級魔弓手,而且他那一身裝備也絕對在精銳裝備以上級別,不是聖靈裝就是神器.

單從四人的裝備和職業上看,我完全無法判斷這個戰斗小組的勢力歸屬,畢竟不管是法師還是戰士,那都是全世界通用職業,刺客和魔弓手也一樣,不屬于特殊類職業,是個人就能選,完全沒有地域限制.這樣的職業想要知道他們的具體勢力單靠裝備是肯定看不出來的.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膽敢在中俄雙方尖端武力交戰時過來搗亂,膽子還真不小啊."一名俄羅斯玩家站在一堆雜亂的建築材料上問道.

四人在聽到那人的問題後並沒有說話,而是擺出了戒備的動作.我一看到他們這個反應立刻就說道:"看來不是內鬼."

不管是俄羅斯人還是我們國家的人,在這種時候多少總會說點什麼,但如果是第三方國家的人,那他們就什麼也不敢說了.至于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語言.雖然《零》中有翻譯系統,但如果對方選擇了拒絕翻譯,那就算你開了翻譯機,對方聽到的依然會是你的原話.這就決定了如果對方一張嘴,立刻就會暴露他們的本國語言.現在這個時期全世界大部分國家的玩家勢力都基本統一了.也就是每個國家最多也就有幾個比較大的勢力而已,並不像游戲剛開始那會一個國家分成無數個陣營完全互不統屬.現在的國家內雖然依然還是有很多行會,但就像我們行會隱隱有中國行會領導者的趨勢一樣,別的國家也都有幾個比較強勢的行會領導著各自的小弟行會,所以說現在基本上可以把每個國家分成一個勢力.要是游戲初期,就算暴露了本國語言,可對方國家有一堆亂七八糟的勢力,你即使找到他們國家也未必知道是誰個自己作對.可是現在不同了,知道是哪個國家直接找那個國家算帳就行了,根本不用區分對方是哪個行會的,反正對方整個國家基本就是一個勢力.

就因為這樣的原因,這四個人都不敢說話.他們自己之間可能還在用團隊頻道在互相交流,但和我們他們是絕對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的.否則的話同時得罪中俄兩個超級大國可不是好玩的.

冰封女妖雖然站的離我不近,但她耳朵不錯,況且我也沒有故意壓低音量,所以在聽到我的話後她立刻用團隊頻道喊道:"高級玩家上,注意別下殺手,逼他們著急."

俄羅斯玩家聽到命令後立刻沖了上去,四名特戰人員也立刻開始反擊.

之前抓大怪物的行動一直是我在主導,這會自然輪到冰封女妖他們出力了.看到俄羅斯人主動沖了上去,我干脆把魔寵都召到身邊看著他們打.

那四名被圍攻的家伙戰斗力出呼意料的高,在場的可以說都是俄羅斯的精銳力量了,可他們四個雖然無法對抗這些人,卻能在他們的圍攻中堅持著不倒下.盡管這里面有冰封女妖的命令的原因在里面,但這四人的戰斗力也算不錯了.

冰封女妖眼看自己人壓住了場面,立刻開始獨立指揮某些人從中分割,很快就把四人分成了四組給分別包圍了起來.在分開四人後,冰封女妖立刻把目光鎖定在了四人中看起來最弱的那名女法師身上.盡管法師通常都是團隊里的重火力手,但一旦落單,他們反到是死的最快的.冰封女妖趁她被手下逼的手忙腳亂之時突然縱身撲了上去.

那女人顯然沒想到冰封女妖會親自下場,畢竟我和冰封女妖的身份在那擺著,這種戰斗通常我們都不該插手的.不過冰封女妖顯然是不喜歡走尋常路的人,突然就來了這麼一下.那女人淬不及防之下連忙回身扔出了一道法術射線,只可惜對付冰封女妖顯然威力不夠,直接被冰封女妖一劍震散之後本人也被冰封女妖的冰系魔力凍結.只聽啪的一聲,那女法師頭上的面具瞬間便被震成了冰渣,而女人的臉也立刻露了出來.

"中國人?"看到那女人的相貌冰封女妖明顯愣了一下,畢竟她之前聽到我說這四人不是我們雙方的內鬼來著.

"是蒙古人."看到冰封女妖投來詢問的目光我直接說道:"她是亞洲人種,相貌介于中俄之間,不過對方是女性,相貌比較柔和,而且她明顯修改過相貌,所以看著像中國人.不過那是你們的眼光,中國人一看就知道她不是中國人."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交叉平衡法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暗藏的殺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